办公室里变装记


(一)重操旧业—白手起家
大学毕业以后,我被分配到某大型企业的科室工作。该科有近200人。其中女的占了百分之三十几,有70多人,以30岁以下的年轻人居多,主要分布在图文处理的小组里,例如图纸描晒、资料保管、图书管理等等,大多有一定的来历或靠山。科里每两个组住一个大办公室,中间不隔开。这样,每个大办公室里一般有十七、八个人。
在这以前我已经多年没有变装了。到了工作单位以后,科里大多数的年轻女同事都是浓妆艳抹的。特别是,从五月份开始,天气越来越暖和,时髦的女同事们穿得越来越少,什么一步裙、长连衣裙、迷你裙、迷你连衣裙、高腰裙甚至吊带裙等等,还有开衩开到接近大腿根部的旗袍,应有尽有。她们有时穿了这些时装到各个车间去联系工作,被车间里的女工们看到后,暗地里骂得要死。后来厂里就规定不许穿裙子到车间生产现场去,说是为了保证安全,其实内中也有不影响车间里女工们的生产积极性的因素。
科室里女同事们的“化妆和时装表演”也诱惑了我,使我产生了重操旧业,继续变装的念头,但苦于没有变装的衣裙和化妆品。我所在的城市不大,平时白天要上班,星期天和其他休息时间又不敢上街去买女装和化妆品,怕万一遇到同事不好解释。人言可畏啊。
正当我一筹莫展的时候,发现了一种解决燃眉之急的行之有效的方法。当时,那些“时装MM们”下班前大多把裙子换下,放在办公室里,隔几天再拿回家去洗,又换一条来穿。因为那时女式车不很多,她们怕骑自行车回家上车时挂破裙子;而且,在夏日阳光下骑车晒出一身大汗,会把心爱的裙子弄脏了。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当然,现在回想起来是那样的难为情,而且越发觉得太荒唐了,真是对不起那些和我亲密无间,形同手足的姐妹们。那天晚上,有家庭的同事都回家了,少数住在厂外集体宿舍也去看电视了。整栋办公大楼里,只有我还在办公室里看书写文章, 一个人很清静,也很寂寞,有时写作累了,就在近80平方米的大办公室里迈方步。有一次,突然看到了某“时装MM”的座位上放着一件真丝的印花连衣裙,旁边还有文胸和淡粉色透明丝质镂空小内裤,一下子又激发了我就地取材时尚变装的欲望。我马上把门锁保险保好,熄掉所有日光灯,借着窗外的月光,脱光身上的衣裤,套上那条连衣裙。那真丝连衣裙V字领口,长及膝下,刚好合身,穿在身上凉爽爽的,舒服极了。我把那小内裤在身上比划一下,镂空结构好象能使隐私部位一览无遗,穿在身上肯定非常性感。但当时我实在不敢穿,主要是怕不卫生,另外,如果穿上后,我的小弟弟与那内裤裆部紧密接触,岂不是成了……我想还是只穿连衣裙好……
我穿上连衣裙后,继续在办公室里迈方步。连衣裙穿在身上后滑爽的感觉,使我放松了不少。我继续看书、写字。但过一会儿,我想到楼上楼下走走,进一步体验一下穿真丝连衣裙散步的美妙。我的办公室在四楼,3-5楼都是我们科室的。我先到五楼走了一下,再回到4楼,顺便在走廊东头的洗手间照了一下镜子。只见镜子里一个穿了连衣裙的短发女孩在笑,好象既激动又紧张,但仔细一看,里面分明是一个穿了裙子,没有化妆的男孩子,因为“她”胸前扁扁的,但下面大概由于兴奋竟把裙子顶了起来。我突然觉得这样做有一定危险性,万一有人上楼来就麻烦了,就赶紧走回办公室去。
走了一圈以后,穿女装的兴趣越来越浓了。我重新拿起那小内裤,把它放到台灯下仔细查看研究,发现它很新,刚洗过,在身上比划一下,觉得大小差不多。为了满足自己好奇心和迫切尝试的欲望,我忘记了原来的恐惧,毅然地脱去裙子后穿上了那小内裤。
那丝质镂空小内裤很有弹性,穿在身上紧绷绷的,使我的小弟弟与那内裤的裆部紧密接触。我感觉越来越紧张了,好象在与那“时装 MM”紧密接触。我的脸一下子红了,好在我努力克制住了。小内裤的淡粉色很悦目,透明的面料,使人可以从外面很清楚地看到一切,镂空结构使得下面露出少许物品,显得更加性感。
到了这个时候,为了扮女人,我反正豁出去了,就一不做二不休,拿起那个文胸戴在胸部,并把肩带调整到合适的位置,使那罩杯刚好托着我的乳部胸肌。那罩杯圆圆的,海绵很厚。等我穿好裙子以后,再跑到走廊东头的洗手间照了一阵镜子,但见镜子里一个穿了连衣裙的短发女孩胸部凸出,还是激动而又紧张,不过尽管兴奋,裙子下面可没有顶了起来。那淡粉色透明丝质镂空小内裤真伟大啊。
不过我仔细看看,由于没有化妆,头发太短,明眼人,我想特别是女人一眼就可以看出镜子里还是个穿连衣裙的男孩子。
我穿着女装回到办公室里,觉得太累了,就躺在办公室中间的会议桌上休息,一会儿竟睡着了。
(一)金属mm
我一觉醒来看见天色大亮,已是早晨5点。看看自己,身上穿着一件印花连衣裙,胸部凸出,就急急忙忙脱掉连衣裙和海绵文胸,并把那文胸肩带调整到原来的位置;又脱下那淡粉色透明丝质镂空小内裤。这时,身上一丝不挂的我仔细地检查了这些衣物,生怕在上面遗留了诸如毛发一类的异物,然后,按照原来的折痕折叠好,放到原来的位置上。
这一天我非常紧张,生怕衣裙的主人发现异样以后追查起来,那就麻烦了。但出人意料的是,这一天风平浪静,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下班以后,我和往常一样吃好饭以后去澡堂洗澡,然后再到办公室去看书。
办公大楼里静悄悄的,只有我的办公室的门还开着。我觉得很奇怪,进门一看,惊呆了,原来那印花连衣裙的主人–“时装MM”还没有回去。
“时装MM”名叫赵雅芬,年龄大概比我大四、五岁,所以我称她为“赵姐”,因为我的名字叫 “雅琳”,她常常叫我小弟,又因我的名字好象有些女性味道,所以她有时候开玩笑地称我是她的“小妹妹 ”,我也顺势亲热地叫她“姐姐”。
这时,我已经走进了办公室,就笑嘻嘻地说:“我的姐姐,你怎么还没有回家?”赵姐笑了笑说:“等你回来啊。我打算今天要好好打扮打扮我的小妹妹了,准备给你化个靓妆,变成我的名副其实的妹妹,而且是浓妆艳抹的妹妹,怎么样,激动吗?先把门关上。”
我一听糟了,她发现了。她的脾气我是知道的,而且,我一下子明白了这是她故意做的套,因为她以前也常常把好多漂亮衣裙放在办公室里,而我直到昨天才钻进了这个圈套。看来我只能做她的时装人质了,否则,万一她声张出去就不可收拾了。
我关上门以后说:“姐姐,妹妹我很难为情的,既然姐姐你都知道了,我全听姐姐发落。”赵姐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妹妹用不着难为情。今天姐姐我把你漂漂亮亮,可以基本上满足你的要求。不过姐姐把你打扮好了,你应该喜欢哦。”我说:“姐姐给我怎么打扮,我都愿意。”
赵姐非常高兴,她说:“昨天你穿过的衣裙,今天我已经换上了,你穿我今天带来的。”她叫我坐在她对面,脱去我身上的衣服,给我戴上那大红色海绵文胸,把肩带调整到合适的位置,并在那罩杯里分别塞进一个用连裤袜卷成的小球团,这样,文胸就鼓鼓的了。她又拿出一条本白色的透明丝质镂空小内裤给我穿上。这条本白色的小内裤实际就是两根细带连着一块二指宽三寸长三角形小布条的丁字裤,这小布条是镂空半透明丝质细纱,穿上后里面的小弟弟清晰可见,最性感的是两边还露出一些体M。她把裤腰上的带子紧紧地扎紧了,然后调整好背后的带子,使之刚好嵌在我的后庭里。她又给我穿上一条玫瑰红的吊带纱裙,然后让我站起来。只见那玫红色吊带纱裙刚好及膝,很薄,隐隐可见里面大红色海绵文胸;而那本白色丁字裤却是透明的,穿上后,紧绷绷的,把下面的给压扁了,而且里面黑乎乎的一览无遗。赵姐看了以后,又要我坐下,掀开我的裙子,脱去丁字裤,用剃刀把小弟弟附近的体M全部刮干净,并把小弟弟往下拉,将小弟弟两边的dan皮拉过来压在小弟弟上,粘上胶水固定,在胶水未干,还没有起到胶接作用时,还用胶带纸加强固定。胶水干了以后,取下胶带纸,只见小弟弟隐藏在 dan皮下,头部只露出一小点,外面看过去好象是一个小洞洞,而固定起来的皮肤恰好形成一条小缝缝,小缝缝边上还留了一些体M。赵姐笑着说: “怎么样,有的象女孩子的小妹妹了吧,满意吗?”她给我穿好丁字裤以后,从裙子外面看,隐隐约约的,下面真象有个小妹妹似的。太好了,我的小弟弟变成了小妹妹了,尽管是山寨版小妹妹。接着,她又把我腋下的体毛也刮干净了。
穿好衣裙以后,她把我的手指甲和脚趾甲全部涂了一层红色指甲油,又给我穿上一双白色高跟凉鞋。
接着,我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她命令我把手放到背后,从手提包里拿出一把手铐把我紧紧地铐住,又从抽屉里拿出一副脚镣锁住我的双脚。她说: “锁上手铐脚镣以后,你就成了我的女奴了。你是我的好妹妹,所以只给你戴手铐脚镣。不过如果以后违反了我的命令,我就要把你五花大绑了,押解到外面绑在水泥电杆上示众。”我说:“姐姐,妹妹一定听你的命令,做个好女奴。”赵姐说:“这就对了。实际上我们是在做游戏,你戴手铐脚镣也是一种享受么!乖乖的,听话。”
化妆开始了。她先把我的眉毛修成一对柳叶细眉,再在脸上打粉底,等粉底快干了又在两颊上抹了粉红色胭脂,扑上定妆的亮闪粉,接着粘上假眼睫毛,刷上蓝色睫毛膏,描了细细的柳叶眉,眉下的眉骨用银粉打亮、画了重重的蓝眼线,搽上炫彩闪亮眼影,打了鼻影。赵姐又给我描画了精致的唇线,用大红口红把她的双唇涂得很丰满,再在口红上涂上一层液体水晶唇膏,亮晶晶的。化完妆,又给我戴上耳环、耳箍和项链,戴了棕色及腰假发,她想了想又把假发盘到我头顶,做成发髻,并在我脑门上方别了一个镶有珍珠和水钻的发夹。
这样她折腾一个多小时以后,总算把我打扮好了。赵姐说:“这种浓妆是夜总会的xj化的妆,人家称它‘yj妆’,我给我的mm化妆,就叫‘mm妆’吧 。”她拿了一面镜子给我, 我对着镜子,妩媚一笑,说:“yj太美丽了,‘yj妆’太迷人了,我就是要做美丽的yj,化浓妆艳抹的 ‘yj妆’。不过,我是一只干净的yj,不会去哪儿的,但是,如果姐姐需要,我一定全心全意地伺候您。”当时,我只不过是油腔滑调而已,但她却是听者有心,我后来竟变成了地地道道的“mm女”–一只整天戴着手铐脚镣或者五花大绑浓妆艳抹的 “yj”–当然,这是她和我做游戏而已,并不是真的。
赵姐打开我的手铐,给我双臂戴上臂箍以后,就把我的双手铐在前面,然后用一片卫生巾衬在丁字裤和我的小妹妹之间。她说:“双手铐在前面是为了便于你夜里睡觉,你戴着脚镣去卫生间不大方便,少量的尿可以撒在卫生巾上,但不能把丁字裤弄湿了,也不能把妆弄坏了,明天早晨我来给你卸妆。如果弄脏了衣裙,弄坏了妆,明晚我会狠狠惩罚你。怎么惩罚呢,五花大绑。”她又用一根细细的链条一头固定在手铐上,另一头系在脚镣上,这样,我可以用戴着手铐的双手提着脚镣,使我走路时不会发出锵锵的响声,以免在静悄悄的夜晚,这清脆的声响惊动楼下的过路人,招徕不必要的麻烦。
赵姐走了以后,我觉得有点累,双手戴着手铐没法写字,就坐下来一边休息,一边仔细察看我身上的装备和打扮。我看到紧紧铐住我双手的手铐,好象是打了大洞的两块圆钢板用几个粗大的订书钉订在一起做成的。那两块圆钢板上的大洞的距离很近,“订书钉”很难活动,这样迫使我的双手紧紧靠在一起,双臂不能相对移动,戴着这手铐非常难受。我那10个手指甲上全部涂了一层令人激动的紫红色指甲油,上面还有闪闪发光的金色亮粉,手臂上套着金光闪烁的臂箍,这些与银光闪闪的手铐倒也相映成辉。
我又抬起脚来,脚上一双白色高跟凉鞋,细细的跟涂了一层闪亮的金属,跟高约10厘米,鞋帮上镶嵌了许多闪闪发光的人造水钻和珍珠,组成了一朵百合花;再仔细打量我戴着的脚镣。只见那脚镣的镣环圆圆的,镣环和连接两个镣环的长大约40厘米的链条都非常光滑。这条脚镣估计有5~6斤,沉甸甸的,大大限制了我双脚的自由。脚趾的10个趾甲上也和手指甲一样,全部涂了一层令人激动的紫红色指甲油,上面也有闪闪发光的金色亮粉,和双手一样,银光闪闪的脚镣与金光闪烁的紫红色趾甲组成了一幅美丽的图画。
我一会儿抬起右脚,右大腿放到左大腿上,翘起右脚,欣赏银光闪闪的脚镣与金光闪烁的紫红色趾甲。又用戴着银光闪闪的手铐双手的把右脚捧起来仔细端详,觉得那脚镣和紫红色趾甲太可爱了!我用双手捧着右脚,把红趾甲放到嘴里品尝,味道真是好极了!同样,我又品尝左脚的红趾甲。在这一过程中,戴着银光闪闪的手铐双手牵动了双脚上银光闪闪的脚镣,脚镣又妨碍了手脚的行动,光滑的镣环在脚脖子上摩擦,这一切使我心猿意马。
我忽然想到,要是到洗手间对着那里的大镜子搔首弄姿,一定会更加刺激。
我用戴着手铐的双手提着脚镣,穿着白色高跟凉鞋,一小步一小步地走向走廊东头的洗手间。高跟凉鞋的跟太高了,脚上又戴着沉重的脚镣,我走起路来重心不稳, 一晃一晃的。我只好尽量昂首挺胸,使身体保持平稳。但这样,提着脚镣的双手觉得太累了,一松手,脚镣的链条与水泥地面碰撞,发出锵锒锵锒声响。这锵锵的响声在静悄悄的夜晚,直觉得清脆悦耳,美妙动听。我就设法卸下连接手铐脚镣的那条细细的链条,干脆用双脚拖着沉重的脚镣,昂首挺胸大踏步地向洗手间走去,管他楼下有没有过路人。这时,我真有的儿巴不得让很多mm来围观呢!
洗手间大镜子里的我又妖又艳,张着一张瓜子脸,皮肤细嫩,腮红显得粉中带白,白里透红,又闪闪发光。下巴浑圆,稍微带一点尖,端然托着一只娇小玲珑的嘴。唇上浓浓地涂抹着大红口红,鲜如玫瑰、娇艳欲滴。嫣然一笑,露出一排雪白、齐整的贝齿。一头棕色长发在头顶盘成发髻,脑门上方的珍珠水钻发夹在灯光下闪耀着银光。两鬓下垂着螺旋发卷,把亮丽、典雅的耳饰凸现了出来。延颈秀项上的三排珍珠项链熠熠生辉,显得特别雍容华贵。这美丽的面庞,这钩魂的媚眼,这性感的朱唇,这迷人的身段,无不使人陶醉欲仙;薄薄的玫红色的吊带纱裙,隐隐可见里面大红色海绵文胸,巨大的双峰骄傲地挺立在胸前。镜子里简直是一个红色妖妓!
我举起被银光闪闪的手铐紧紧地铐着的双手,蹬着高跟鞋的双脚锁着沉重的脚镣,在镜子前面手舞足蹈,做出各种妩媚的动作。虽然手铐脚镣使我不能行动自如,但却使我更加刺激。那玫红色吊带纱裙下,丁字裤的三角形小布条紧紧压着我的山寨版小妹妹,丁字裤的带子紧紧地嵌在我的后庭里,一开始觉得不习惯,非常难受, 但随着我的优美舞姿,渐渐地也变成了一种刺激,越难受就越觉得刺激。那山寨版小妹妹和后庭受到越来越剧烈的刺激,很快高度兴奋。
看着镜子里浓妆艳抹的我,妩媚而性感,我的快感一下子达到了高潮,这高潮一直不退。一个大男孩浓妆艳抹以后变成了山寨版的“人妖 ”,又被紧紧地锁着手铐脚镣,在这面大镜子前,竟然心旷神怡。这就是一种享受!这时,我突然觉得如果双手反铐在背后,镜子里的我会显得更加可怜而楚楚动人。这是经过这种实践才能有的深刻体会。
我不断兴奋地扭动身体,变得越来越激动,我的快感也到达了最高潮。我感觉到裙子底下固定着的小弟弟或者现在应该算是山寨小妹妹在不停的晃动和扭曲中越来越坚硬,随时有喷发的可能。我赶紧把两腿夹得紧紧的。我急急忙忙地挪动双脚,一小步一小步地走到卫生间里,蹲下,急忙用紧紧铐着手铐的双手拨开丁字裤的三角形小布条,想让里边的山寨小妹妹露出来。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山寨小妹妹坚持不住,山洪爆发,洪水喷涌而出。这下可坏了,卫生巾湿透了,丁字裤也湿透了。
我在卫生间里艰难地脱下湿透了丁字裤,取下卫生巾丢掉,用戴着手铐的双手,洗干净丁字裤。然后,拖着沉重的脚镣,垂头丧气地回到办公室里,一头倒在会议桌上睡着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分类

版权声明

本站内容多为转载,由于部分文章年份较早,难以查清具体版权信息,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在相关文章后留言或发邮件至lvlili5201314@gmail.com

博客状态

  • 20,795,402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