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东江湖旅游


我叫王小祥,今年25岁,大学毕业三年了,现在一家纯男人国的公司上班。我的女朋友周芝琳今年23岁,在大学学的是酒店管理,现在一家大酒店做大堂副理,她所在的酒店与我所在的公司刚好相反,她们酒店几乎全是女的(除几个保安外),所以她们那里就差不多是女儿国了。
我和周芝琳是在一次朋有聚会时认识的,我们是那种一见钟情的爱情模式,那次朋有聚会后,我们很快就热恋上了,不到一年的时间我们就到了如胶似漆的程度,白天我们各自上班,下班后就总是粘在一起;只要我们在一起就可以什么都不管了,我俩都有那种想见恨晚的感觉。

春天来了,在家都脱掉了厚厚的冬装,感受着春天的气息,转眼女节就要到了,这是妇女们高兴的日子,用她们的话来说就是这一天是她们单独的节日,男人们没份;今年“三.八”节她们酒店准备分批组织到东江湖去旅游几天;晚上周芝琳把这个消息告诉我,我听了以后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却不高兴;周芝琳也看出了这点,周芝琳翘着嘴对我说:“人家也不是舍不得离开你嘛,可是听人说东江湖很好玩的,不去怪可惜的。”我说:“我也不是不让你去,只是你 这一走就好几天,能让我不想你吗?”这一夜我们玩得都不开心,干什么都没劲,
我把芝琳送回住处就回来了,在床上我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正在迷迷糊糊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我想这个时候了,谁还会来电话?我拿起手机一看是芝琳的 电话,忙问:“喂,芝琳什么事?”芝琳说:“你还没睡呀?”“我睡不着!”“那好我问你,到东江湖旅游你想不想跟着去?”我高兴地说:“想呀,当然想去呀。”芝琳说:“你跟我们去也可以,因为我们一起去的都是女生,你必须无条件听我的安排,否则你就甭想去!”我一听可以跟她们去东江湖,马上说:“行,行,只要让我去,我一切都听你的。”芝琳说:“好,就这么定了。”“好,一言为定!”

去东江湖旅游是定在3月8日早上,芝琳要我7日下午就到她住处准备,我问怎么要准备?她说你来了就知道了;7日这天我向单位请好了假,把手头的工作交待完,下午我带上换洗衣服就到周芝琳的住处,芝琳已经在住处等我了,(周芝琳为了方便,独自一人在酒店附近的小区租了一套住房,是一室一厅带卫生间和厨房 的。) 我一进去芝琳就说怎么现在才来?我说现在还早呀,芝琳说:“别说了,快把衣服脱光。”我一楞说:“干嘛,要脱光衣服?”“怎么就不听我的安排了?”我急忙说:“我脱,我脱还不行吗?”于是我把衣服全脱光了,当然还剩短裤,芝琳说:“短裤也要脱了。”我说:“为什么?”芝琳说:“听从安排。”“好吧。”我顺从地把短裤也脱了,整个赤身赤裸裸地站在芝琳面前,我那“小弟弟”被暴露在外,马上就开始抬头,芝琳见了说:“别想入非非了,来把这个抹到身上,除了头发和眉毛以外。”我听从地接过芝琳递过来的东西就往身上抹,有些抹不到的地方就由芝琳帮忙抹,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就是感到那东西抹到身上凉凉的,我问芝琳那是什么东西?芝琳说等下你就知道了,大约过了十分钟,芝琳叫我去洗澡,我正感到有些冷,听说去洗澡,我赶紧跑到卫生间去洗澡,淋雨一冲,我身上的毛全部被冲破掉了,我一声惊叫,这时芝琳站在卫生间门口哈哈大笑,我忙问:“你给我抹的是什么?”芝琳笑着说:“是脱毛膏,你看现在你多光滑。”我一看卫生间里的镜子,我全身除了头发和眉毛,全身光光的,一根毛也没了(我是典型的南方人,个子不高,只的168cm,骨架子也不大,看上去比较斯文,整个脸型有点女性化,更糟糕的是我的喉结几乎看不出来,加上家在城里,皮肤也比较白。),所以我这光光的身子看上去的点象出水芙蓉,芝琳收住笑容说:“没想到,你还这么有女人潜质。”我被芝琳看得不好意思,我擦干身子披着浴巾就出来了,芝琳热情地拿了杯水给我喝,我吃了中午饭就到芝琳这里来了,现在还真有点口渴,见芝琳递来一杯水,我接过来一口就喝完了,喝完一会我就感到很想睡觉,我对芝琳说:“我怎么这么困?好想睡觉。”芝琳诡密地说;“你想睡就到我的床上先躺一下吧。”我刚一躺到床上就什么样都不知道了。
芝琳见给我喝的药马上就见效了立马就开始了她的工作,首先拿开我身上的浴巾,然后拿出事先准备好的一对义乳,在我的胸前比划,调整好位置就往我的胸前粘上;又拿出一个女式假下阴,小心地把我的“小弟弟”套进去,别在里面,最后拿出那种特制胶水把我胸前的义乳和假女式下阴的**,用这种胶水胶上。这一切都是在我昏睡中进行的,我毫无感觉;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感到脸上一凉,我打了个喷涕就醒来了,我争开眼睛,看到芝琳正用一种怪怪在眼神看着我,我正不知道怎么回事地准备起床,一侧身发现自己胸前多了两堆肉,我一惊,顾不上穿鞋就跑到卫生间往镜子里一看,我的胸前怎么忽然就长出两个咪咪?我茫然地问芝琳:“这是怎么回事?”芝琳看着我一直在偷偷地笑,我又朝下身看去,糟,我的“小弟弟”也不见了,换而代之的是一条深深的沟,我急了,抓着芝琳的手问道: “快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就成这样了?”芝琳哈哈大笑地对我说:“看把你急成这样,现在这样子有什么不好?你看现在多漂亮?”我着急地问:“我怎么就成女生了?”芝琳说:“看把你美的,难道你没看出来那些都是假的?”“什么?是假的?”我这才仔细看了胸部和下阴,还真是的,如果不提示,不非常注意,还真是一点都看不出来是假的,用手摸上去手感很好,自己摸到乳头还有一种全身触电的感觉,很舒服;这些东西做的太逼真了,当我的手摸到下身时,才想起我的“小弟弟”呢?哪里去了?我现在小便怎么办?芝琳说:“你真是个笨蛋,你的“小弟弟”就在里面。”“这样子我怎么小便?” “说你笨你还真笨了,你不会蹲着小便?”“什么?我要蹲着小便?那我不真成了女生?”“对,你现在就是女生;从现在起你要给我老老实实做几天女生。”我忙说: “不行,不行!你也不经过我同意就把我弄成这样?快帮我弄下来。”芝琳不理我,我就自己往下掰,可是怎能掰都掰不下来,而且弄得皮肤生痛;芝琳看着我说: “你别废力了,这样是掰不下来的,得用专用药水才行的;我早就跟你说过了,你同意的,跟我们到东江湖去旅游,你无条件地听我的安排,怎么现在想反悔?你现在就是想反悔也来不急了,你身上粘上的那些东西没我的同意,你是拿不下来的,你就乖乖的听我的话,跟我做几天女生吧!”我急忙说:“这跟去东江湖旅游有什么关系?”芝琳说:“是这样的,我们这次到东江湖旅游是三.八节出游,所以我们去的全都是女生,你说你一个大老爷们去了多不方便,而且大家还说好了,不许带男朋友去,可不让你去你又不高兴,再说了我也舍不得和你分开呀,所以我就想到让你男扮女装和我们一起去;这样我们既不用分开,又不会不方便,难道这样不是两全其美的方案吗?”我说:“芝琳你简直是疯了,这要是让人知道了怎么得了?”芝琳说:“你身上这些东西那么逼真,连你自己开始都没看出来别人又怎么会发现?而且有我和你在一起,你不用担心!”我一想都这样了,我还能怎样?为了不和芝琳分开、为了旅游,我豁出去了;芝琳说:“来,把这衣服穿上。”我这才发现床上己经放了不少女装,芝琳先拿起一条带蕾丝边的女式三角短裤让我穿上,并且拿出一块薄薄的卫生巾来帮我垫好,我说:“还要垫这个呀。”芝琳说:“傻瓜,不穿这个怎么行?以后你要蹲着小便,你的小弟弟在那里面,总会有些尿流不干净的,如果不垫上卫生巾,会把三角裤弄湿的,会很不舒服的,尽管这样每次小便后还要用手纸擦干净。”我说:“这么麻烦呀。”“当然了,你以为做女生那么容易?”三角裤穿好后感觉跟皮肤贴的很紧,感觉怪怪的。随后芝琳拿起一件乳罩让我穿,我说:“这个也要穿呀?”芝琳说:“少废话,你现在的咪咪这么大,不穿乳罩你走几步试试?”我走了几步觉得胸前的两堆肉下坠的厉害,而且随着脚步的移动,两个咪咪一晃一晃的,很不舒服,于是我红着脸让芝琳帮我穿上,(这乳罩我跟本就不会穿,背后的挂扣环扣不上去。)穿上乳罩后,我才真正体会到乳罩的作用,她把我的两个咪咪—义乳托的很舒服,固定得很稳。走起路来也不会乱晃了,芝琳选的义乳是一双大号的,所以我穿的是一件36B的乳罩。现在看上去象两座小山峰非常诱人,芝琳又拿来一件紧身束腰,当芝琳把紧身束腰的最后一个扣子扣好时,我都快出不了气了,呼吸都有些困难。我说:“不行呀,穿上这个很难受。”芝琳说:“没关系的,习惯了就好了。”外面套了一件女式紧身棉毛衫,下身是一条女式牛仔裤,穿上这些后芝琳围着我转了一圈,点点头说:“看不出来你还挺有女人潜质的。”牛仔裤兜起了我的臀部,束腰把我的腰束的细细的,胸前的一对义乳傲然挺立;一个标准的美女身材展现了出来,最后芝琳把一件做工精细的大红暗花布扣唐装夹袄给我穿上,这时连芝琳都看呆了,芝琳想:想不到王小祥这一打扮还真是一个活脱脱的大美女,而且气质很好。我的个子在男生当中算矮个子(168cm,)比较文弱,缺少阳刚之气,也几乎看不出有喉结,加之我一直留的是长发,所以变起装来省了许多麻烦;芝琳说就剩下鞋子了,这鞋子也刚好合适,是39码的,实际上这些都是芝琳根据我的身材尺寸量身定买的,穿上高跟鞋人自然就挺起了胸,心想难怪女生为了挺胸都喜欢穿高跟鞋,只是这高跟鞋我穿起来一下子走不稳,芝琳说:“不急,慢慢来,练习几步就好些了。”确实的,我走几步后就好多了,望着自己从里到外的一身女装及义乳假阴,我问芝琳这些东西你都是从哪里弄来的?怎么这么合身?芝琳说:“现在只要有钱,什么东西没有?这些衣裤都是按你的尺寸买的,能不合身吗?好了现在我们出去。”(我毕竟是第一次变装,虽然我心里挺喜欢的,而且我也没想到变装后我会这么漂亮;但还是不敢出门,怕被别人看出来。)我忙问:“现在出去干么?”芝琳说:“你今天什么都不要问,一切听我的安排就行了;你现在就是想后悔也来不急了;你看你现在这个样子,谁还能相信你是男生?”我一想也是,我反正是没有退路了,只好听她的安排;出了家门芝琳带我进了一家美容院,本来我还想问到这里来干什么?可一想算了,问了也没用,反正芝琳都安排好了,在美容院里只见芝琳在一个美容师的耳朵旁说了几句,那个美容师就先把我带到一个椅子上坐着,开始给我做发;然后又把我带到一张美容床上给我进行面部的全套美容,由于时间太长了,在美容床上我都睡着了,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感到两个耳朵突然象被针扎了一下样,我才醒来,美容师说好了,并拿来一个镜子让我照,哇,镜子里的那个美女是我吗?脸上画了个淡妆,淡淡的口红,眉毛被修剪成柳叶型,两耳垂上已经给我戴上了耳花(这还是芝琳怕我不同意,按芝琳的意思是要给我戴上个大耳环。)本来我想说美容师修眉和穿耳怎么也不问问我?可我想这也一定是芝琳的主意,现在一切已经变成了事实,说了也没用,等下再找芝琳算帐;出了美容院我就质问芝琳:给我修眉、穿耳为什么不跟我说一声?芝琳说:“拜托,你也不用脑子想想,我们这次一起去旅游的全是女孩子,你那么粗的眉毛就不怕人家怀疑?你就不怕露馅?现在的女孩子谁不修眉?至于穿耳洞吗,这也很正常,现在的男孩子也有许多穿耳洞的;过几天你恢复男装没人会因为你穿了耳洞而感到奇怪。”看来芝琳是什么都有想好了,怎么说她都有理。

在美容院里耗了几个小时,出了美容院天已经快黑了,我第一次着女装走在街上心里虽然高兴,可总有些虚,生怕别人看出来是男扮女装,芝琳为了使我放开,有意挽着我往人多的地方走,慢慢地我也胆子大些了,因为我看出来了,人们跟本就看不出我是变装的,有几位男性还把我当成美女死盯着看,害得我都不好意思,芝末却得意地对我说:“怎么样?我的杰作还可以吧。”一路走下来,我也确实放心了,说实在的,从外表上看我已经没一点男性的影子了,头发是刚在美容院做的,前面梳着刘海,齐肩的长发随意拢在后面;两个耳朵在灯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弯弯的柳月眉挂在美丽的刘海下,映射出女性的妩媚;挺立的在做工精细的唐装衬托下,显得更加诱人;身上的紧身束腰,使我细细的腰身在高跟鞋的作用下,走起路来一扭一扭的;全身上下无一不是我理想中美女的形象;现在连我自己都爱上了自己。芝琳说:“肚子都饿了,我们吃点东西吧。”于是我们随意找了家饭店坐下准备点菜,一位服务小姐过来问:“两位小姐想吃点什么?”我第一次被人称作小姐,心里觉得怪怪的,我正准备开口,芝琳怕我一开口说出男声,就抢先点菜;饭后我以为可以回去了,可芝琳说现在的任务是给你买衣服,我问道:“给我买什么衣服?”芝琳说:“难道出去几天你就不换衣服?”我这想起除了现在身上穿的,再也没有女装了。在服装店里,热情的导购小姐给我推荐了几款春秋装,她们对我说:小姐长得这么漂亮,身材又好,穿什么衣服都好看;按我的本意是买一套普通的、比较中性的外套就行了,可芝琳非要我买那套裙装,衣服是左胸前配了一朵紫色花的休闲衣,裙子是齐膝盖的包裙,我从试衣间里一出来,导购小姐就说这套衣服穿在我身上就是绝配;我看着穿衣镜里的自己,也情不自尽地想:镜子里的美女难道不是我梦寐以求的吗?没想到我变装后也能成为大美女;芝琳笑着对我作了个怪动样子就对导购小姐说:“好了,就这套吧。”为了配这套衣服,还专门买了一 双靴子,说是穿春秋裙装必须穿靴子;买好全套内外衣裤后我们才往回走。晚上九点我们才回到住处。我憋了一下午的尿,早就想上侧所了,由于我是第一次女装外出,自己都有搞不清是上女侧还是男侧;所以一直憋着,现在回到住处我第一件事就是上侧所,我跑到卫生间拉开裤子拉链,伸手去掏小弟弟,却掏了个空,这才想起我的小弟弟被裹在假阴里面,要想小便就必须要脱了裤子蹲下才行;嗨,看来我是要过几天名符其实的女生生活了;我解开裤了老老实实蹲下尿尿;憋了一下午的尿终于顺着假阴慢慢流了出来;完事后我正准备站起来就被芝琳叫住:“等等,你这样站起来就不怕没流完的尿弄湿你的裤子?来,用这个擦干净;否则一来不卫生,二来也会把裤子弄湿,虽然我给你垫了卫生巾,但 弄湿了总是不舒服。”说完递过来纸巾,让我擦干尿;做女人真麻烦,每次都要用纸巾,难怪女生每月要比我们多几块钱卫生费。出了卫生间我就倒到沙发上把高跟鞋脱了,初次穿这样的高跟鞋真累人,以前我只是知道女生穿高跟鞋好看,没想到脚那么糟罪;芝琳见我这么不雅地躺在沙发上就对我说:“你现在是女生了,要注意形象,你这样让外人看见会笑话你的,你淑女一点行不行?”我说:“我做了20多年的男生,我怎么做得了淑女?”芝琳说:“也是,来,我现在就教你。”于是芝琳就象礼仪老师一样教我,淑女应该有的站、坐、走、躺;手和脚的摆放;弯腰时要注意自己的咪咪,不要太露出来了,最多给个乳沟让那些男人想去吧,穿裾子时抬腿一定要注意不要走光;芝琳说了一大通,我说行了,你一下子说那么多,我怎么接受得了?慢慢来吧;芝琳说好吧今天就到这里;现在去洗澡,我拿出新买的内衣裤就进了卫生间;脱了衣服后镜子里出现了一个体型完美的美女,看到这么美的美女,我都情不自尽地抚摸起来,摸着摸着我的“小弟弟”开始硬了起来,可我的“小弟弟”被套在假阴里没皮气;我洗完澡穿上蕾丝边三角短裤,套上睡裙就出来了;芝琳看了看我说:“不行,你要把乳罩和紧身束腰穿上,特别是紧身束腰,因为你的腰比女生还是要粗些。”我现在一切都是听芝琳的安排,谁让我一开始就答应听她的呢?我乖乖地拿起一件乳罩费力地穿上;紧身束腰就只好让芝琳来帮忙了,这紧身束腰一穿上,一个少女的漏筛标准体型就出来了,虽然有些难受,但为了美也没办法;芝琳洗完澡出来后,她一边弄头发一边对我说:“今晚就只好委屈你睡沙发了,现在也不早了,早点休息吧。”说完就进房拿出一床被子和一个枕头放到沙发上;我知道芝琳比较注意,婚前是不会让我占有她的,于是我有心要开个玩笑,我说不是吧,怎么能让我一个人睡沙发?你看我现在也是女生了,我要和你一起睡!芝琳说你想得美?晚上我一个人躺在沙发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脑子里想了许多问题,芝琳将我改装成这样,让我一下子难以适应,半天的时间内彻底转换我的性别;我是一个男生,现在多了一套女性器官,让我既兴奋又担忧;我与芝琳谈朋友一年多了,虽然进入了热恋,但芝琳始终格守着最后一道防线;所以芝琳如今仍是处之身;现在我摸着自己身上的女性器官,使我全身出现一各种一冲动,我起身就往芝琳的房间跑,进去钻进了芝琳的被子里;此时芝琳也没有睡着,她也正值青春少女,想着自己心爱的人就睡在客厅,也是内心一阵阵的骚动,久久难以安睡,现在看到我钻进了她的被子里,也热情地与我拥抱在一起,一个长长的热吻让我都快喘不过气来,我们相拥在被子里享受着对方抚摸的快感,使我们两个青春少男少女很快就达到了高潮;可是我这个外表是个不折不扣的女人而内心却是男人的人,面对怀里的女朋友,也只有望洋兴叹的份;我俩只有想入非非;而不能实施其事;最后我感到下面有液体流出,我脱了短裤一看,是我的精液从假阴里流出,辛好我垫了卫生巾,芝琳说看见了就说再去换块卫生巾,于是我到卫生间把卫生巾换了(现在我知道怎么换卫生巾了。)。

早晨6.30分我们被闹钟吵醒,芝琳推我起床说:“快起来,抓紧时间洗漱。”我懒洋洋地到卫生间去,很快就洗漱完毕出来,芝琳说:“你怎么这么快?”我说:“早晨洗漱还不快?这还要多长时间?”“什么?你现在是女生呀,你以后每天早晨起来洗漱必须要用洗面奶认真洗干净脸、梳好头、画好妆,就你这样出去还不让人笑话?”“哎呀,真麻烦,做女生要多那么多事?”芝说:“少废话,快点,今天我帮你,以后就自己来了,看着点,慢慢学。”于是我又重新洗过脸、描好眉、涂上口红,脸上打了点粉底,画了个淡淡的生活妆,这样镜子里就了现了一个青春靓丽的美女,我穿上昨天下午的牛仔裤和夹袄唐装后,芝琳左看右看总觉得哪儿不对劲,噢,芝琳好象是突然想起来一样说:“是头发不对。”(因为我原来的头发就比较长,已经过了肩,我现在是用橡皮筋随意扎在脑后,芝琳发现的问是我现在穿的是唐装与这种发型不搭配。)就拿来一把梳子把我的头发重新梳好盘在脑后,再喷上定型水,这样我变成了一个美丽少妇,丰满动人;我看了后对芝琳说: “你怎么把我打扮成个少妇?”“停,还有一个问题,你的声音还要改变一下;你说话的时候声音靠前些试试,这样会好些。”我按照这种方法练习了几下,好象有些较果,基本听不出是男声,只不过是有点象沙哑的女声;一切完毕,我们8点整出门。

8点半是我们到酒店集合的时间;因为离酒店较近,步行十分钟就到了,当我们赶到时那里已经有几个姐妹在那里等候了,因为是出 去旅游,所以大家很高兴,先到的姐妹们已经在那里开玩笑了,芝琳首先跟她的姐妹们打招呼,随后把我介绍给她们:“这位是我表姐,叫王小琼,以后请大家多照顾。”我礼貌地向她们点了点头,表示打了个招呼,在这些女人堆里,我感到很拘谨,生怕被她们看出我是男生,所以我站在一边,这样反而让人感到我很害羞,而芝琳却早已与她那些姐妹打闹开了,只听一个女生对芝琳说:“琳姐,这次出去旅游好几天,你的那位能舍得你?”芝琳红着脸瞟了我一眼说:“我才不象你呢,你跟男朋友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那个人又说:“琳姐老实交待,昨晚是不是跟男朋友玩了通宵?你看眼圈都是黑的。”芝琳忙辩解说:“我才没有呢,我是想到今天要去旅游一高兴,好久都没睡着,那象你跟男朋友粘着就分不 开,昨晚干什么了?老实交待吧!”在嬉笑中快就到了出发的时间,这次带队的负责人是酒店的副总经理刘姐,刘姐把人数清点好,并讲了些注意事项就上车出发了,为了不引起别人注意我和芝琳坐在最后排。从我们这里到东江湖有3个多小时的行程,我们坐的是中巴车,在车上姐妹们开始都有很兴奋,因为是酒店第一次组织旅游,姐妹们叽叽喳喳嘴都没停;过了两小时后就都不嚷嚷了,全都没打精彩地想睡觉了;这时带队的刘姐说话了:“姐妹们怎么都打瞌睡了?来,我给大家讲个笑话,给大家提提精神,我这也是抛砖引玉,我讲完后你们也要讲,到时我点到谁,谁就得来一段,我看谁睡得最香就点谁。”刘姐这一招还真灵,大家都不敢睡了;接着刘姐就开始说了:从前有家药店,有一天老板对儿子说:“我要出去办事,你有没有把所有药名记起来?”儿子阿达说:“记起来了。”过了一会儿一位教授来了问阿达: “令尊在吗?”阿达想了一下说:“店里没有令尊。”教授又问:“那令堂在吗?”阿达又想了一下还是说店里也是没有令堂。教授一听就知道这阿达是个“宝仔” ——即傻瓜的意思,就走了;他爸爸回来就问有没有人来买药?阿达说:“有。可我们店里没有他要的药。”爸爸问:“什么药?”阿达说:“是令尊和令堂。”他爸爸听了就给了他一巴掌然后说:“令尊就是我!令堂就是你妈!”第二天爸爸又出去办事了,教授来后又问阿达:“令尊、令堂在吗?”阿达一听就打了教授一巴掌说:“令尊就是我、令堂就是你妈!”车上的人听了全都哈哈大笑,睡意也没了;刘姐又说:“现在由阿萍说一个笑话了,大家欢迎!”于是大家都鼓掌,阿萍也就没有退路了,想了一下说:“我说一个年轻人和一个大富翁的笑话吧。”阿萍说:从前有一个年轻人对大富翁说:“我可以给您介绍一桩赚50万元的生意。”大富翁说:“好啊,你说给我听听。”“听说谁如果娶了您的女儿,您就给他100万元?”“一点不假。” “可我呢,我要是娶了您女儿只要50万就行了。”大家听了又是一笑,说哪有这样赚钱的?接着刘姐又点了阿丽,阿丽想了一下说:“ 我来讲一个脑筋急转弯吧,让姐妹们动动脑筋。”阿丽说:大家看到地上有100块钱,为什么没人捡?听了阿丽的话,大家都在动脑筋想这是为什么?姐妹们七嘴八舌地乱答;阿丽都有说不对,我想了一下告诉芝琳说是阴币;芝琳听了就对阿丽说是阴币;阿丽说回答正确;阿丽又说:什么球身上长毛?那些姐妹又是乱说一气,我又告诉芝琳是羽毛球,阿丽说对了,又说:“我最后说一个,人走路时两只脚有什么不同?”这回那些姐妹干脆不说了,阿丽这回又望着芝琳,看芝琳怎么架答;我装着看外面,趁机告诉说是一前一后;芝琳听后马上回答,阿丽说:“琳姐,你怎么这么厉害?” 芝琳笑了笑不作声;阿丽见芝琳不作声就向大家提议:“下面由琳姐讲一个好不好?”众姐妹马上就符合说好;芝琳是从来不会讲笑话的,现在大家要她讲笑话真是为难她了,芝琳求助地看着我,没办法,我只好尖着嗓子说:“我们来猜个迷语吧:兄弟六七个,围着柱子坐,大家一分手,衣服全扯破;打一植物。”我说完大家都没有马上猜,都在思考;过了一会儿有人说是这、说是那,没有一个人猜对;最后是刘姐说:“大蒜。”我看着刘姐点了点头。就这样几个小时的路程 在不知不觉中过去了。午餐后我们第一站是到万华岩游玩;这个位于该市西南面17公里处的万华岩,是一个千姿百态的石钟乳溶洞,主洞长2000余米洞内有溪,溪水贯穿全洞,1988年美国溶洞考察队在此探险时,认为万华岩“可与世界上最美的溶洞相媲美。”可谓“世界洞穴奇观。”在溶洞里芝琳一直和我在一起,飕飕的凉风吹过,溶洞的奇观使人留连忘返,芝琳挽着我慢慢地跟着队伍走,观光完万华岩回到宾馆已经天黑了。

晚饭后安排房间时芝琳抢先对刘姐说:“我和表姐住一个房间。”(因为全是双人房间,所以我正好我芝琳一间。)辛苦了一天,感到很累,头回穿高跟鞋,所以两只脚就更累了,进了房间我倒在床上就再也不想动了;芝琳说:“起来,快去洗个澡再休息。”我说:“昨天才洗的澡,今天又要洗澡?”“我告诉你,女孩子天天都要洗澡,特别是内裤一定要天天换。”“哎呀,做女生真是麻烦。”说归说,我还是拿起换洗衣服进了卫生间;我洗完芝琳也跟着了洗澡;芝琳出来的时候仅用浴巾围着,我看着这出水芙蓉,激起我一身兴奋;我抱着芝琳就一阵乱亲,芝琳也被我抚摸的全身发热,可我们亲热归亲热,抚摸归抚摸,可就是行不了房事;我的“小弟弟”被牢牢地套在假阴里面,憋得我非常难受,我真是美女抱在怀,什么也干不来;看到螺丝内不得出。我们就象两个同性恋的女人抱在一起。
第二天我们是到东江湖区游玩,东江湖有160平方公里湖面,烟波浩森,80多亿立方米的湖水晶莹透澈,数十个岛屿星罗其布,被称为“东方瑞士”。我们随着导游小姐在东江湖整整玩了两天;在变装的三天里,我是既兴奋又辛苦,兴奋的是这三天我是过足了女装瘾,和一群女生旅游,由于比较小心,也没有出现什么破绽,几个和芝琳玩的好的姐妹也跟着芝琳,琼姐长琼姐短的地叫我,这几天我也让她们叫习惯了这个称呼;辛苦的是本来旅游就累,芝琳给我买的又是高跟鞋, 走起路来倒是很好看,可就是累了一双脚;想想今晚就可以到家了,回去就可以恢复我的男装了;我虽然也喜欢女装,但我还是没变性的倾向,我认为这个世界还是男人主宰。我们在东江湖吃最后一餐晚饭,大家正高兴地谈论几天游的趣事,突然一声巨大的雷声,把大家都吓了一跳,一下了天就全黑了,豆大的雨点打在地上发出吡吡叭叭的响声,看样子雨势还很大,这么大的雨司机说为了安全,等雨小些再走,看着这倾盆大雨,估计一会儿还停不了,我为今晚赶路担忧起来,果然没多久就传来消息——回家的路被洪水冲跨了。完了,看来是下雨天,留客天,天留人也留。鉴于这种情况,刘姐宣布我们今晚不走了,就在宾馆休息,我们只好拿着行李回房间。
第二天早餐时,我们大家都很关心什么时候可以走?可得到回答是道路还没开抢修,因为昨晚下了一夜大雨,受灾的地方很多,我们这条路一时半会还通不了,要我们各自回房等候消息;回到房间我对芝琳说:“怎么办?我只请了三天假,原来以为昨晚到家,今天就可以上班,现在超假了。”芝琳说:“那有什么办法?这是天灾;你先给单位打个电话,说明一下情况。”我说:“那怎么说呀,因为我对单位没说是出来旅游的,我只是说家里有急事。”“那你就说家里的事还没办完,请求再续几天假。”我想也只有这样了,于是我调整了一下嗓子(因为这几天说话都有是用的女声。),找了个理由请续了几天假,单位说赶紧把家里的事,办完回去上班;这几天单位有几件急事也急需要人手;我说办完家里的事一定赶紧回单位;现在单位那头是说妥了。只是这边的路不知什么时候才能修好。在当地军民的奋力抢修下,第三天道路终于修好了,下午我们一行人才回到家,这次出游我们前后共去了七天,比预计的多了三天时间;由于我现在是着一身女装,所以我只能先到芝琳的住处变回男装再回去;一进门我就要芝琳先帮我解决我胸前和下身的两个假东西,我好换回男装赶到单位去,芝琳找来溶解剂涂到我的义乳和假阴**;过了约十分钟,我看好象没什么反应,我用手扯,好象跟开始粘上去时一样,一点动静都没有,我急了,忙问芝琳,芝琳过来说:“怎么会不溶解?等一下,我再看看说明书。”芝琳拿出说明书仔细一看,说糟糕,我说:“怎么回事?”芝琳把说明书递给我一看,脑袋一嗡,我趺坐在沙发上,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原来说明书上写得清清楚楚,这种溶解剂只能在144小时内(即六天时间)用才能溶解那种胶水,现在已经在已经七天多了,超过了30小时,所以那种溶解剂不起作用;事情的突然,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芝琳这时象个做错事的孩子,站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眼里含着泪水对我说:“对不起,都怪我没有注意细看说明书,把你害成这样,对不起,对不起!”说完就自己哭了起来,我说:“行了!别哭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我看着自己身上的这些外来物,也不知怎么办好;现在的问题是:在没把义乳和假阴弄下来之前,我没法回单位上班,而且这两样东西一天不弄下来,我就一天没法恢复男装。

我们虽然旅游回来了,可我仍然只能着女装,所以我哪里都不能去,在恢复男装前,我只能老老实实呆在芝琳这里。几天的女装生活,我也习惯了上侧所蹲着小便,每天早上起床后象女人那梳理扮;粘在胸前和下身的东西质量还可以,还比较透气,粘在身上也没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晚上我仍然和芝琳睡,她知道我反正无法对她实施“伤害”;倒是芝琳还在为我的事感到内疚,作为补尝芝琳上床后总是主动搂着我,这样的亲热我倒是喜欢,可就是苦了我的“小弟弟”。
后来芝琳到购买义乳的商店去问了,人家说象我这种情况暂时还没办法;建议到医院去咨询下,医院说:义乳倒是可以通过手术拿下来,但是会留下疤痕,假阴就没办了,因为“小弟弟”在里面,除非“小弟弟”不要了;我还没有做变性的打算,所以只好以后再说;这样我在芝琳的住处住了一个月了,其间单位也多次打电话来问怎么不去上班?我没法解释,只能说暂时回不去。
在这一个月里我什么也干不成,因为我现在是装女装,以前的朋友、同事没法去找他们,成天除了看电视就是等芝琳回来,我成了真正的家庭妇男;这无聊的日子实再难过,而且我也不能总这么呆着,我要出去做事,不能让芝琳来养着自己;于是我与芝琳商量,我出去找份工作,可这样问题又来了,我是一个名牌大学的本科高材生,但这些都是王小洋的身份,我现在是王小琼,是个连身份证都没有的女孩,更别说什么本科文凭了;现在到哪里找工作不是先要看身份证,再看文凭?就算身份证可以到那些电线杆的广告里找人做,可文凭却没用的,用人单位上网一查就知道真假了;后来芝琳倒是想出一个办法,可又说这样太委屈我了,我说:“是什么办法?你先说说看?”芝琳说:“你先办个女性身份证,然后由我介绍你到我们酒店做服务员,因为你没有文凭,只能先从服务员做起。”我想了一下,也只能这样了,去做服务员也总比成天在家强,于是我也就同意了;第二天由芝琳帮我打扮一番,去照相馆照了张漂亮的女装相,然后由芝琳联系办证。
在芝琳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了副总经理刘姐的办公室;芝琳对刘姐说:“刘姐,我表姐来了,你看是安排做点什么?”刘姐说:“你那天跟我说了以后,我想了一下,依你表姐的情况,只能是先到餐厅干服务员;我看这样吧,就让她先到民族厅做服务员吧,我已经跟人事部门说好了,你带她去报到吧。”我和芝琳向刘姐道了声谢就去了人事部,报到后又到后勤部门去领服装,后勤部门的人根据我的身材拿了两套衣服给我,我一看,怎么是大襟衫?就是现在这个季节穿的春秋大襟夹袄;一件是兰底白花包边、全部是布扣的上衣,裤子也是一样的布,只是裤脚也绣了边;另一件是红底白花的,式样都是一样的;还有两条和衣服想配套的头巾、围裙及布鞋;这么女性化的衣服我能穿出去?芝琳说:“没关系,民族厅体现的就是民族特色,所以民族厅的服务员都是穿这样的服装,你习惯了就好了。”领了服装芝琳和我来到民族厅报到,在休息间里找到民族餐厅的领班阿英,芝琳对阿英说:“阿英,这是我表姐——阿琼,今天刚到,以后请多关照。”阿英早已接到通知,听到芝琳的介绍就点着头说:“琳姐,看你说的,琼姐欢迎,欢迎;以后我们就是同事、姐妹。”说完就把我介绍给在休息室里的其她姐妹;阿英是在“三.八”旅游时就认识了(因为酒店的三.八旅游是领班以上的干部才有资格),随后阿英带我到更衣室,给我一把钥匙,告诉我每天上班前先到更衣室换衣服,换下的衣服自己锁在柜子里,领来的两套衣服一天换一套,今天统一穿红色的,明天统一穿兰色的;我拿着衣服站在那里不知怎么好?因为有阿英在场我还是不好意思换衣,我毕竟是男生,正在这时芝琳过来了,芝琳看着我的样子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便对我说:“表姐呀,没事的,这里都是女生,来换衣服。”阿英听了笑了笑说:“我还以为什么呢,没关系的,大家都是在这里换衣服,慢慢习惯了就好了。”我不好再犹豫了,转过身把自己身上的外衣脱了,叠好放到柜子里,换上刚领的衣服,穿裤子还好说,是松紧带的裤头,拉上来就好了,可衣服就不一样了,半天都没穿好,因为是大襟衫,是从右边开口的,右边腋下的布扣子我怎么也扣不上去,最后还是芝琳过来帮忙才穿好(因为是新衣服,所以布扣更难扣);害得我红着脸对芝琳说了一声谢谢,芝琳作了个鬼脸说:“不用谢,我的好表姐。”气得我举起手掌装着要打她的样子;待我穿戴完毕,阿英说:“琼姐,同样的衣服,怎么穿在你身上就那么好看、漂亮?”芝琳把我推到穿衣镜前,确实,镜子里出现了个大美女;头发是刚才芝琳帮我盘在脑后的,并系着与衣服同样花色的头巾,(因为餐厅服务员,为防止头发掉到食物里,要求长发服务员都必须把头发盘好。)一套红底白花便衣,腰间系着同样花色的围裙,使我的胸脯显得更高,细细的腰身(由于我里面穿了一个多月的紧身束腰,我现在的腰围可以和芝琳媲美。),脚上穿的是黑色平底女式布鞋;一个完整的乡村美女展示在镜子里,我这一身打份,比较完美地凸现了一个具有民族特点的美女型象。阿英说还有一件事——照相,阿英说服务员都要戴胸牌上班,现在穿了这身工作装照好相,马上就可以给你制作出胸牌,你戴上就可以上班了;胸牌上有相片、职务和编号。
在餐厅里,阿英把我交给了另一个服务员小慧,阿英对她说:“这位是新来的琼姐,这几天你多带带她,帮帮她。”说完对我说:“琼姐,这位是小慧,你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就问她。”我谢过阿英后就跟着小慧去了;小慧是个乖巧的姑娘,小巧玲珑,个子也不算高,估计160cm,这在我们南方也不算矮,(我168cm的个子在南方女生中就算较高了。)我对小慧说:“小慧姐,我初来乍到,有许多地方不懂,以后还请多指教。”小慧一笑说:“琼姐,我可能还没你大呢,我今年才 21岁,你就叫我小慧就行了,我们能在一起做事算有缘份,不用那么客气。”我说:“小慧,不是我客气,我是第一次做服务员工作,肯定会有许多不懂的地方。”“其实这也没什么,主要注意几个字就行;一是勤字,即手勤、脚勤,手要勤快,多做事;脚要勤走,要多走动,特别是客人多的时候;二是要学会忍,服务员是受气包,因为顾客是上帝,顾客永远是对的,所以要忍,而且还要微笑服务;大部分顾客都是不错的,只是少部分不文明顾客难侍候;不过也不用怕,我们这么大的酒店一般是没什么大问题,最多也就是语言上的不文明和一些小动作,只要不理他们也就没事了。”这些我也知道一点,因为我也曾经作为男性顾客到酒店消费过,那些场面我也见过不少,现在只是角色换了,身份换了。现在开始为午餐准备了,先是跟着小慧给各包厢摆碗筷,杯子,完了后还要叠餐巾纸,这餐巾纸的折叠还有讲究的,主席位子的餐巾纸最难叠,小慧教了我好几遍我才学会;其它位子就是普通的叠好就行了,顾客来了要让顾客先行,身体要前倾15度,做个请的手示;客人坐的位子是有讲究的,你要注意他们坐位子的秩序,主人是坐主席位子,主席对面的位子是主陪,也是埋单的位子,主席右手边的客人是最重要的客人,主席左手边的客人次之;那么你在斟茶或斟酒时一定要注意这个顺序,即最先是给主席右手边的客人斟茶水,依次是主席左手边的客人,再是主席位子,这样才显得对客人的尊重;还有一些,我一下子也讲不完,以后我们慢慢聊吧。”
我对小慧说:“没想到当个服务员还有这么多的讲究,看来我还要多向你学习学习。”小慧说:“今后我们在一起就是姐妹,用不着那么客气。” 我们边干活边聊,不一会儿就把几个包厢的活干完了,午餐时我和小慧负责一个包厢的服务,这一桌的顾客都是40多岁以上的,看上去象是老板请政府官员的那种关系,所以整个就餐时间里也还算文明。我开始还有些担心,一是怕顾客看出我是男生,二是怕出差错。我学着小慧的样,总算第一次服务没出洋相;临走时老板对我们说:“两位小姐服务不错,以后我还找你们。”小慧说:“谢谢老板,欢迎下次再来!”
晚上我比芝琳先回到住处,她因为是大堂副理,总有些锁碎事要处理;我第一天当服务员,还真觉得累,因为客人就餐时我们服务员都是站在那里守着,一直到客人离开;一般来说到酒店吃饭都会喝点酒,所以一般一餐下来起马都一个多小时以上,服务员就得站一个多小时,而且还要随时注意客人需要什么?以前和朋友到外聚餐时倒不觉得,还总是怪服务员服务不周到,现在轮到自己做服务员了才知道这服务员的辛苦;特别让我不习惯的是站在那里看着顾客吃。
我洗完澡刚出卫生间芝琳就回来了,芝琳问我怎么样?我说:“还行,就是有点累,开始时还有些怕别人看出我是男生。”芝琳搂着我撒娇地说:“洋哥,你自己都不知道,你现在已经是一个很有女人味的女生了,今天我看见你穿上那身红色大襟衫夹袄,我都怀疑自己的眼睛,你是否还是我的洋哥?我真担心哪天会有男生看上你,和我来竞争。”我过去抱着芝琳亲了一口说:“看你还笑话我?”
我现就是想对芝琳使坏都有不行,因为我的“小弟弟”受到限制;芝琳知道我对她不能怎样就又一本真经地说:“看来我也要改口叫你琼姐了,免得以后不小心在外人面前叫漏嘴;琼姐你说呢?”“你都已经琼姐、琼姐的叫上了,还问我干吗?”“琼姐,对不起,现在这样子让你受委屈了。”说完也在我脸上亲了一下,算是表示安慰吧。芝琳洗完澡后就把我带回的大襟衫工作服也洗了,我们民族厅是每天换一套衣服,两件衣服倒着穿,所以晚上必须洗干净晾好,不然就会没得穿。

时光一晃就过去了,在不知不觉中我在民族厅当服务员已经一个月了,当我拿到第一个月的800元工资时,我不知道是高兴还是悲哀;我堂堂一个名牌大学的高材生,学的是经营管理,在我原来的单位也是受到重用的,工资远不止这些。现在我还是原来的我,只不过是变了装,就与以前有天壤之别;为了生活,现在只能乖乖地穿着这身大襟衣,老老实实地做女服务员。一个月来我已经习惯了这种非常女性化的装束;上班前到更衣室里更衣我也很自然了,因为是初春,大家里面都穿了衣服,所以大家在一起换衣服我也不觉得别扭;而且我换衣服的速度也比以前快多了,穿那种大襟衣已经难不倒我了;上侧所也很自然进女侧所了(好在女侧所都是单独有门的,谁也不影响谁。);空闲时我也可以大方地跟着小慧她们溜出去上上街;在街上人家一看我们这身装束就知道是酒店的服务员,在这群服务员当中我是身材最好、个子最高的;我算不上什么天姿国色,但是这身民族装束穿在我身上是最谐调的,所以我的回头率是最高的。小慧经常取笑我说:“琼姐,你可不要单独行动哟,小心让色狼盯上你,到时候就惨了。”
一天中午来了一帮客人到我负责的包厢吃饭,当知客把客人引进包厢后我进包厢服务时,把我吓了一跳,原来这些客人其中一位是我原来单位的一位经理——李经理;我变装后是第一次碰到熟人,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正想转身出去时,一位顾客说:“小姐,倒茶呀,还楞在那里干什么?”这时我已没有退路了,只好硬着头皮小心翼翼地给他们倒茶,当轮到李经理时,他看着我说:“小姐,你叫什么名字?怎么跟我的一位同事长得那么象?”我一听坏了,忙急中生智地说:“对不起,你可能是认错人了吧。”他这句引起了其他客人的注意,其中一位说:“怎么?李经理,你那里也有这么漂亮的小姐?怎么也不把那漂亮小姐带来?”李经理又摇了摇头说:“长的太象了,只是我那同事是男的。”听了李经理的话,我心上的这块石头才算是落了地,心想总算是瞒过去了。
其实我的担心是多余的,你看就从头说起,我的头发被盘在脑后,是一个标准的发鬏,再戴上一条和衣服一样花色的小三角头巾。眉毛早就被整成了细细的柳叶眉,两只耳朵戴着芝琳新买给我的玉石耳坠,重重地挂在耳朵上,把那两个耳孔拉的大大的;脸上光滑细嫩,(前几天洗脸时芝琳又让我给脸部脱了一次毛.)并画了淡淡的生活妆,(我们上班要求画淡妆.)我的喉结本来就看不出,加上穿的上衣又是中式立领的大襟衫;所以根本不用担心被人发现喉结,细细的腰上系着条围裙, 使我的胸部更加醒目,左胸前的工作牌是个点缀,让人不自觉地多朝它看几眼,(不知那些人是看我的工作牌,还是想看我的胸部?如果他们知道里面是义乳,不知会怎么想?)匀称的身材、高高的个子,一身纯女性打扮,哪里还能找得到一点男性的影子?谁又能相信我就是从前的王小洋?几杯酒下肚后李经理的话多了起来,女人——这个男人永远的话题;在我给李经理斟酒时,李经理用眼睛盯着我的胸脯说:“小姐叫什么名字?”并用手来模我的胸牌,在看似无意中在我的义乳上捏了一把,我急忙转身,可在转身的瞬间,臀部又被他捏了一下;我气愤地瞪了他一眼,他却装着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地说:“小姐,你怎么没给我斟酒就走了?”好象他还理直气壮,我吃了哑巴亏还得给他斟酒。这次我学乖了,离他远些,让他的小动作使不出来。没想到这个以前在我眼里是个正人君子的李经理,竟然是个有性骚扰习惯的色狼。
三个月后由于我工作成绩突出,被升职做领班。在我看来做领班也照样是屈才。我是学经营管理的高才生,做个领班管理民族厅还不是小菜一碟?现在我穿的衣服和以前不一样了,现在穿的是旗袍,也是从右边开衩的那种,(因为要体现民族特色,所以民族厅的衣服都很传统)头上盘发鬏后还要插上发簪,脚上穿的是高跟皮鞋,走起路来一扭一扭的,站在那儿婷婷玉立;我更象一个大美人。到了夏天,在更衣室里每次更衣时都让我的“小弟弟”憋的难受,因为夏天姐妹们都只穿一件衣服,换衣服时就变成了穿三点式。以前我只是看过芝琳的身子,现在几十个姐妹在一个更衣室换衣服,全让我一览无遗;芝琳也撒娇地对我说过几次,说在更衣室换衣服时不许乱看;反过来我也是那些姐妹们羡慕的对象,因为芝琳给我配的义乳是大号的,穿文胸都是36D的,有几次在我换衣服时几个姐妹就过来摸我的义乳,说我的咪咪怎么就长这么大?吓得我赶紧穿衣服,生怕她们发现我的是西贝货;其实芝琳给我装的义乳太逼真了,一般是发现不了的,要不然怎么会连自己开始都几乎被骗了。
转眼就到年底了,酒店为了更好地拓展业务,需增设一名总经理助理,决定通过考试招聘;本酒店员工也可以参加考试,择优录取,芝琳鼓励我参加考试,我想现在反正是恢复不了男装,与其这样在基层干,还不如争取个总经理助理干干;于是我通过几个晚上的复习备战,信心实足地参加考试,并且以优异的成绩夺魁。
这天酒店罗总经理找我谈话。我忐忑不安地来到总经理室,不是我怕见世面,而是对未来无法预测,不知道将来是福是祸;我敲门进去,罗总正站窗台边望着窗外,罗总是个40多岁的中年人,高高的个子,较好的身材,一看就知道是个魅力型男人。罗总笑着对我说:“小王,你到我们酒店工作也有大半年了,我才发现你这么个人才。”我马上回答说:“罗总,您过奖了。”罗总说:“不是过奖,我这个人从不乱夸人的,我看了你的考试卷,你不仅有一手刚劲漂亮的字,而且你的文笔也很好,你关于经营管理的论点、论据都很新颖,我很欣赏;昨天酒店研究决定聘任你做总经理助理,希望你能胜任。”我一听马上高兴地说:“罗总请放心,我一定竭尽全力为酒店工作,作个称职的助理。”我激动得手心都出汗了,尽管现在是冬天了,我也只穿了件旗袍,但酒店的空调很暖;罗总又说:“好了,就这样吧,你今天就不要上班了。回去准备一下,明天报到上班、正式上任。”我起身谢过罗总就去找芝琳了,我要在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告诉给她,让她与我一同分享这份喜悦。下午芝琳请了假,陪我一起到美容院进行了一番彻底的全套美容,我重新纹了眉、纹了唇线,还染了淡淡的眼影,把指甲涂上了粉红色指甲油;变装后我也和芝琳来过美容院几次,但那时都是做一般性美容,随时都准备恢复男装;现在要做总经理助理了,反正恢复不了男装就彻底做女生吧;我现在从外表看已经是个不折不扣的女生形象;再也不用担心别人发现我是男生了。说实在的,有时候我自己也忘了性别。晚上芝琳说:“琼姐,你该进行一次全身脱毛了。虽然你身上的毛不多,但是女孩子还是光滑点好。”我想也是,我只是刚开始变装时全身脱了一次毛,这几个月只是给脸部脱过两次毛;洗澡时我把脱毛膏涂满了全身,十分钟后我准备冲洗时,一个意想不到的发生了,让我惊喜地大叫芝琳,芝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忙冲进卫生间问:“琼姐,什么事?”我转身对着芝琳说:“芝琳,你看,我的义乳脱开了!”芝琳一看也高兴地说:“琼姐,是怎么脱开的?”“我也不知道。”“脱毛膏。”我俩同时脱口而说。我对芝琳说:“可能是脱毛膏里的某种元素与义乳上的粘合剂发生了化学反应,所以才使义乳松开。”芝琳说:“这下好了,你终于可以拿下这两个西贝东西了。”我洗干净身子,围着浴巾就出来了,义乳拿下了胸部轻了许多,可走起路来反而有些不习惯,感到胸前少了点东西。义乳在胸部粘了九个多月,现在冷不丁没了,走路有点向后仰的感觉;假阴去掉倒不影响走路,只是小弟弟得到了解放。现在又出了另外一个问题——衣服,我住在芝琳这里九个多月了,一直是着女装;除了“三.八”那天准备旅游时穿的衣服外,我在这里的衣服全是女装,包括睡衣;我正不知怎么办时,芝琳说话了:“今晚你就还是穿原来的女装睡衣吧,反正这些衣服也是你以前穿的。”我想好吧;当我把女装睡衣穿在身上去照镜子,镜子里出现的仍然是一个秀色美女,只不过是胸部平平的而已,我又找来原来的男装外套换上,这下好了,镜子里出现了一个女扮男装的美女;我好象觉得哪里不对劲,我身上的两件假东西虽然去掉了,但是我看上去仍然是个女生形象,我着急地问芝琳:“芝琳,你看我这样子能穿回男装吗?我该怎么办?”芝琳看着我说:“你现在的样子是不能穿男装,你穿上男装反而感到怪怪的,倒象是个男装美女。”我敲了一下芝琳的脑袋说:“都这个时候了,你还笑话我。”芝琳模着被我敲痛的脑袋笑着说:“不是我笑,事实确实这样嘛;我看你暂时还是不能恢复男装,看你现在的眉毛、眼睛、嘴唇,还有两边的耳坠,哪样不是典型的美女?眉毛拔成这样没有一年也难长出来,眼影和纹唇也不是一时半会能恢复的,耳坠把两个耳孔坠的那么大,就是把坠取下来也明显看出两个大耳孔,这些都暂时改变不了,这是其一;再就是你原来的单位早已辞职,你现在不可能再以王小洋的身份回到原单位,也不可能以王小洋的身份出去找工作,那样别人会以为你冒充王小洋;而这里又有个女装王小琼的总经理助理的职位;所以你目前只能以王小琼的身份来做这个总经理助理;否则你又将失业,而且你以前的努力又白废了;因此你明天还只能是王小琼,什么时候变回王小洋?也只能到时再说了。”其实我也知道自己目前的情况,听了芝琳的分析,我想也只能认命吧。睡在床上,我想着自己的心事;芝琳看我楞在那里没说话,以为还为对变装的事埋怨她,就主动搂着我说: “别想了,以后总会有办法的,”我现在这个样子什么时候才能恢复男装?将来怎么办?难道我就一直这么女装下去?姐妹们请帮我想个办法,大家说怎么办好呢?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分类

版权声明

本站内容多为转载,由于部分文章年份较早,难以查清具体版权信息,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在相关文章后留言或发邮件至lvlili5201314@gmail.com

博客状态

  • 16,295,776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