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装成新娘


我的公司今年效益很好,于是决定将部分外地的苦干员工提前一周送回家过年,这样既是对员工一年辛苦的回报,又可以走访他们家庭以示关心。

那天早晨下着雨,我怕苏北冷,特地偷偷地在里面穿上了一条紧身连裤袜,开着别克GL8商务车带上7名员工上路了。三小时后,车已到了盐城,车上只剩刘音一位了,因为她家离下面县城还有一大段泥泞的小路。

中午时分到了刘音家,她忙碌着非要留我吃饭,我推辞不了就留了下来,发现她家没有其他人,而且是在村庄的尽头就她家一家。吃饭时我问她时,她未回答只是一而再地劝我喝酒,我说不行要开车回去。

她自己喝了点酒有些失态地说:「不要紧,这里地方大,安静,当是疗养院休养几天,也好让她有机会好好地招待老板。」我没责怪她,只是严肃地拒绝了。

她没再说什么,又恢复常态热情地招待,最后上了碗海鲜汤我觉得不错就都喝了。不一会儿我就迷糊起来……等我醒来,发现已躺在带有空调的房间里,是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浑身无力。看窗外天色已暗,我起床找衣服却找不到,这时刘音端着东西进来看见我在窗前,就放下东西过来扶着我在床上躺下,一边喂我喝她煮了半天的营养汤,一边解释她下了迷荤药是为了留下我,因为她很早就爱上我了。

她还详细说了她的故事:「她结过婚,丈夫是建筑包工小头头,很能干也很爱她,可是三年前为了讨工钱,被建筑商雇的打手打成残废。虽赔了点钱,但工钱还是欠着不给,同村的工友不理解还天天上门讨要,加上夫妻生活也没法过的思想包袱,一时想不开就跳井自杀了,于是村里人都说她是扫帚星是灾祸,受尽了白眼只能外出打工。

说着说着她流下了眼泪,我非常同情她,但又对她的做法很生气,就是没力气走。这时刘音笑了,转身下楼提了桶热水,很认真地帮我檫洗,轮到擦JJ时,她也脱去所有衣服,尽情地娱乐着。说实话刘音很漂亮,皮肤白又嫩,三十岁就守寡是太可怜,但不管她怎么弄,我的JJ就是不能敬礼。

她失望的问:「为什么?」

我说:『一是生气,二是喝了迷药。』

忽然刘音想起什么,神秘地问我身上怎么穿着女式紧身连裤袜?我被问得脸红了,只好说:『这是爱好而已。』

她又笑了,是那种天真烂漫的!接着问我:「夫人知道吗?」(我夫人是个女强人,开着二家公司,刘音也是从夫人公司那里调过来的人才,我的爱好跟夫人的强大有关)

我说:『当然不知道喽!』

刘音贴着我安慰地说:「没关系,只要我喜欢她就支持。」

我明白此时我四肢无力,怎么也走不了,何况还没穿衣服?我求她明天让我走,否则夫人那儿无法交待。她盯着我咬了一下说她已按排好,下午用我手机已与我夫人联系过说我在开车不便,让她告诉我夫人:我要去连云港客户那儿拜年,几天后回去。

所以这几天我是她的了,休想走。接着刘音一口一声老公叫得我不知所措。刘音确实厉害!在我夫人公司时就因会公关而很出色,与我夫人成了好姐妹,所以才会放到我这里来,目的是监视我。现在她把这秘密说了是在做我的思想工作,她表示不会影响我的正常工作和生活,只是在报答我们一家的厚爱。

她说了很多很多,也套了我很多的话,但我的JJ还是不行,她却不急,用方言打了几次电话,并且用软尺量了我一些尺寸,还架起我车上的家用摄像机拍下了我俩亲密的画面(是她强制于我),最后用她的几条丝巾把我双手绑在床上;两腿绑紧了和她的一条腿连在一起;我俩脖子也被她紧紧的绑在一起。就这样说着话直到进入梦乡……第二天醒来,我还绑着,刘音已出去,这时我感觉有力了,可就是没处使。一小时后她回来了,还带了个包。她问我感觉如何?我说这样绑着不喜欢。她又问这几天能听她安排?我想了想:都已摄象了还绑着,能以老板身份自居吗?

我答复:『可以,但不能伤害我。』

她高兴极了,吻了我,又是洗擦,又是口对口喂早餐,就是不松绑。唉!没辙!刘音打开包,先拿出来一只红色的文胸,卸下肩带给我戴上了,较紧了点是带有钢托那种,她把我胸前的肌肉往罩杯里塞,接着扣上肩带,然后拿来化装盒就在我脸上动了起来;拔眉毛(说只是小整理一下),上粉底,等等,光在眼睛上就花了很长时间,最后描上唇线涂了口红。此时我受不了这种在下属面前的刺激,小JJ已有动静。她早已察觉(其实她一直在观察那里,时不时地用手、脚、臀甚至嘴碰碰),高兴得脱下所有衣服,但又打开了家用摄像机,硬是把我给“强奸”了。呜呼!

刘音换下了录像带,放好后就给我松绑,唉!她多聪明,这些动作明确地告诉你有短处被掌握着,别想不听话。可她嘴上就是不说,还软绵绵地筹合你:穿好红内裤(这是她的)、花保暖内衣、连裤袜、九分裤、米黄色羊绒衫、女长裤、披上黑色呢大衣、39号中跟鞋,戴好披肩假发后又补了补妆,就拉我来到镜子前,哇!镜子里分明是个淑女!刘音给我戴上眼镜(只有这一件是我自己的),围上绑我用的丝巾说:「走,去她小姐妹那里。」

车还是我开,但车窗被放下来,我脱了鞋小心翼翼开着,怕有事故争执露馅,因为车外看我是女士,可要走路、说话就不是了。开了半小时路来到县城刘音的好姐妹小梁开的婚纱店。这店规模蛮大,临近过年生意也旺。我很别扭地走着,被安排在大化妆间。看来刘音这里很熟出去帮忙了,我没事就耗着时间转悠转悠,看着几位新娘打扮、穿婚纱,倒也很有意思。晚上关门时已是九点,店里的帮工离去了,小梁是住在店里的。下午我还帮忙当了几回车夫;当了一回电工修了电路。音说我们今就住在这里,小梁有事要我们帮忙,梁进来歉意地打招呼:「太忙了,让你也受累了。」早就听说过你,等等。

客套过后小梁直奔主题:「连云港的干妈对她恩重如山,这店就是靠干妈资助办起来的,干妈的丈夫是做水晶大买卖的,总是在全国各地或外国跑,常常不在家,常言说男人有钱就坏、女人坏了就有钱,而如今有钱的女人就傻,结果干妈养了个小白脸小冯,最近冯家奶奶病重,他小时候没了母亲,父亲按习俗非要他年前结婚(小冯以前在他父亲面前说过已交了个女朋友),否则奶奶过后三年内不可办喜事。」

「干妈知道后给了他八万,还搞了张贵州的身份证及假证明,叫他回去准备新房、家俱、打结婚证等,新娘的事就落到小梁身上,因为冯和梁是在一个县城里。梁第一就想到刘音,刘音结过婚有经验,现又单身,但这里的风俗很厉害,曾经闹新婚时把新娘奸污了,后新娘自杀。音坦诚地说不愿意,巧的是我来了,她打上了我的主意,昨天晚上又量了尺寸感觉可行,想请我后天充当新娘。」

我惊呼:『行吗?』

梁说:「现在不行,可有她呢!」她也能算是个艺术家可把我这原胚塑造成美丽新人,关键是我能接受这挑战吗?音在旁一个劲的鼓动着,梁又说明天下午干妈会送来进口的化装道具,到时我会更有信心。

唉!无可奈何!说干就干。梁拿来晚礼服穿上后又拿出足有十公分的高跟鞋紧巴巴地穿好系上带子,开始两人扶着我走,后又让我自己按她们指导方法走,那可是靠十只脚指头、脚面绷得紧紧的、重心靠前的走啊!一小时后我就吃不消了,音忙帮我脱鞋按摩,说我已有女人味了。我很受鼓舞竟换了厚衣服和音跑在大街上练习去了。

开店门的声音叫醒了我,又一天开始了,我感觉脚和腿又疼又酸。梁过来说她今天专门为我服务:先把头发理成很短的寸头,用丝带把微挺的肚子裹到20寸,接着音过来帮着套上连裤袜,叫我蹲下用丝带扣住男根往后拉经过股沟系在腰带上,再贴上簿型卫生巾拉上连裤袜,站起来后下面跟女人完全一样。

接着戴上白色的无肩魔幻胸罩,下面穿好Y型蕾丝裤,还是系昨晚的高跟鞋,套上一件白色的婚纱,是前面系上脖子的那种,那花边正好掩盖了我的喉结,而前面也不是太露然后坐下化装,旁边音整理我的手,再后套上假发,戴上鲜花,最后套上长臂手套来到大厅镜子前,音给我戴好眼镜说:你真漂亮,你自己看看。我这时已惊呆了,眼前是一位亮丽的眼镜妹,张着嘴,睁大着带有长睫毛眼睛发呆;太漂亮了,与昨天相比不可而喻的美。大厅里的客人也围上来赞美几句,混然不知我本是男人。这时已过了三个多小时,梁悄悄地说:你已初步成功,等下午小冯来一起拍几套婚纱照,你也可以先拍个人照,然后帮她在店门口当模特招揽生意,如何?

我点点头,非常高兴的答应了。她叫音取来件女式大衣关照我披上。叫我来客人时别出声,微笑就行,顺便练一下形体和表情。下午一点,我刚换上红色晚礼服已很自然地站在门口时,进来一位蛮酷的年轻人,1米78的个儿,可惜开口却结结巴巴说不清楚,我把他领到小梁那儿才知他是我所要“嫁的老公”。梁把我推到他身边介绍说:这是你贵州的媳妇,是聋哑人,眼睛也不太好,可人却是美人。

年轻人点头哈腰了半天才表达出一切听从老板娘的。他换了衣服,很快花了妆出来和我拍了几张照走了。我呢继续换衣服做模特,而刘音也常常过来陪我说说话。总之我慢慢的习惯着:心里享受着美丽带来的快乐,而身体却承受着美丽带来的痛苦。

这天,梁的婚纱店顾客满盈,不知是否因为门口有我这么一位高挑模特有关(足有1米80),而我还是不敢大胆的放开,还是时时刻刻地遮掩着某些有别当前身份的原胚。也有几对情侣被我吸引进来要我介绍,都亏刘音照应给挡掉了。梁今天特高兴,时不时的递来饮料,大概也看出了我的使用价值,我呢也暗暗地佩服小梁的手艺;居然一整天还没人瞧出破绽。四点过后,肚子感觉饿了这才想起我未吃中餐,而店里的人都分批进餐过了,我问音为什么没我份?我身上除了身体,什么都不是我的,连眼镜也藏起来了,是怕我溜走吗?

音回答:「你暂委屈一两天,梁姐交代过你只能喝流汁,都是高档的水果汁,有好处。」接着又递来一罐,这时我急了要解手,音陪着我进里面卧室的豪华卫生间,让我解了手又做了次爱,然后装扮好,途中要我如明天碰上此情况能挺就要挺住。唉!堂堂一男人在苏北竟遭遇如此刺激而又苛簿的招待。我该怎么办?

五点刚过,一辆苏G牌号的宾士车悄然在门口停下,一位衣着华丽的中年妇女下车走进店堂,我知梁的干妈到了。梁迎上去亲热的叫着,勾着手臂进了里屋。先下车的保安站在门口,司机从后备厢取出两精美箱子提了进去。一会儿,梁嘱咐店员谢别客户下班,把我和刘音叫了进去。干妈盯着我看了一遍又一遍,看得我从自然到不自然起来,同时干妈开始动手摸这摸那评论着,和梁交流着不足。此时我心里由不安开始生恨:瞧这对看似姐妹的母女把我比做女奴一样评头论足,好歹我是一法人,是男人,怎么能这样?干妈观颜察色挺厉害,一下子就瞧出来了,忙拉着音和我的手打招呼,刘音也是第一次与干妈见面,自然相互间很是热情。干妈拿出两万元钱给我说是劳务费,并指着那两精美箱子道:这是澳大利亚来的化装道具,是好东西,里面她已请人翻译了说明书,现在就我们四人知道这计画,我的新名字叫王莉,是她的干千金,也就是说:明天她是以富裕的丈母娘出现。

我此时表态:『请她们不要对我期待过高,结婚是大场面、耗时间的大事,明天不知会出什么事情?我不要钱,但我想知道干妈为何要办这事,岂不是害了小冯和他家?』

于是干妈解释:「冯是她老公聘的保镖之一。因生意得罪了人,常有人动粗甚至绑票。有一回她代夫要帐被扣,小冯凭他扎实的武功救了她,自己也被砍成重伤。伤癒后,老公瞧冯老实;口吃不爱讲话;又是年富力强,为照顾她(老公比她大14岁)就让冯做了贴身保镖,结果家境贫寒的冯自然也答应了,只是瞒着家里父亲。既然是这样我也没话可说,钱我让音收好,反正我已溜不了,点头算答应了。干妈吻了我一下开心地去住宾馆了。还是我们三人。梁打开箱子,一箱是几瓶罐状密封的溶液,它带有保温材料;另一箱是人全身的假面具、头发、手脚及身体部分–这些是连着的,还有一些长短不一的条子及两个假阴,所有这些颜色、质地跟人的皮肤相同。我看到了一张说明书上表明的价格6900澳元。

有人送来了外买,当然是她们俩的,还好由于束腰得紧我喝了些果汁也就不饿了。刚看完她俩吃好,小冯和他姑姑来了,他们对明天结婚的时间、过程都一一敲定后,小冯拿走了已做好的婚纱照并留下一些首饰走了。梁打开了豪华卫生间的所有电器:热水器、取暖器、大小灯,而且又在大浴缸里放起了水;音则解除了我身上所有的束缚,让我躺进水缸中。她俩相互极力调情着,使我的小JJ一次次地竖起又被她们相互击倒,直至五次后再也没动静了才罢手。梁捏着我软软的大腿满意地说这才刚去掉些阳刚之气,并告诉我她是独身主义者,但非常欢迎我去她那儿,当然是变装的我。说着说者又拿出了大针筒一筒一筒的把温水注入屁眼,终于膀胱受了刺激成大便之式泻了出来,同时也带出些污物。就这样三四次后我被她们洗得干干净净地站在浴缸旁。

此时的我应这样描述:1米70高、54公斤重、因缺乏锻炼而无肌肉、又因百般折磨而无精打采可怜稀稀地站在她俩面前。她们才不管这些,打开一密封罐,用刷子在我全身涂着象蜂蜜似的溶液,连头发里、脚趾里等细微处也仔细地涂过。干了以后又涂了一遍。

音首先用那些长带把我的腰裹紧,带子一头是涂上另一瓶里的特种胶水粘好的,梁则拿出带有皮套的假阴,先套紧我的根部,然后整个JJ套住,之后把JJ后拉,让假阴盖住,又用电吹风对着假阴吹了几下后。奇怪假阴不但粘住了,还有种收紧的感觉。梁告诉我:「是这材料遇热会紧缩的缘故,这样我的小JJ以后想大也就不太可能了。」

音这时忙着用一块特殊的条子粘在我脖子上,是中间厚且有凹洞两边簿的条子,这样我的喉结就从外表消失了。

紧接着她们又用胶水在腰部假阴及脖子上涂了一边,梁这才拿着那连衣道具说:「真正的变化开始了!」

那是一件后背开口的道具。梁和音小心翼翼地帮我从脚部穿起,由于该道具材质有伸缩性,所以下面穿好后,很容易地把手部和头部套好了。接着她们俩一遍遍地从头到脚细微地整理着,把该到的都一一整到位。

头部:留着孔正好把眼睛露出,而眉毛却换成了柳叶型。梁用化装颜料掩盖住孔边;鼻孔里塞进了连着的小塞子,虽有点不舒服,但不是刻意地挖是掉不出来的;口中套上了也是连着的牙套,那牙套上的牙齿很白;头发是披肩长发,黑色里面带有棕色。手脚部:手指比原来长了些,指甲却很漂亮,同样脚趾甲也一样漂亮。胸部:开始时只有较大的乳晕和乳头,但梁把又一瓶中的溶液通过乳头中伸出的细管注入后,我的胸部就挺立起来,而且是音用尺量到90公分时才停止,此时胸部有些凉,可一会儿就没感觉了。音没忘了剪断了细管。下体:臀部有了些厚度;阴部带有浓密的阴毛正好盖在了已粘好的假阴上,梁还在里面滴入些甘油,掀开阴毛及外表可以看到以假乱真的女性器官;关键的是次套道具没有屁眼,梁用一较硬的塑胶小袋注入水后强行带着道具皮塞进了我的屁眼,而后抽出水,这样那双层硬塑胶正好在里面顶住了屁眼,然后梁又将塑胶小袋的出口塞好涂上和屁眼相同的化装颜料就完成了下体的塑造。

梁告诉我这样就不能大便了,这就是一整天不让我吃东西的原因。最后梁在我后背用一条印有一束玫瑰花的条子涂好胶水紧紧地粘上又涂上化装颜料。这时她们才松了一口气,梁走过去放起了热水,并且打开了浴缸里的电热器,音则在安慰我,让我尽量放松。等我走到浴缸旁,我已感觉到身体的不同之处:如胸部有了会动的乳房等,但还未细细品味我已被她俩抬起,整个人浸泡在浴缸里,只是时不时地让我抬头呼吸一下。我无意间看到水温表上是48度,但我却不觉得烫,没多久我就感觉全身都在收紧,特别是腰部收得特紧,我呼吸急促起来。。。。半小时后,我出了浴缸,音拿着浴巾擦了起来,梁则拿着那电吹风慢慢地吹干了我那长发,后又帮我化了塑身后的第一次妆。只见她们俩相互感叹了一下,拉起我来到了大镜子前,只见镜子里三个赤条条的美女站着好似在比着谁更美。我看着镜子中的我激动起来:高窕的我已完全脱换成美女,要身材有身材,要胸部就挺着硕大的乳房,特别是那皮肤白又嫩,下体一辍浓黑的阴毛显得非常性感!!

我喃喃地说:『是不是太完美了,简直是一个尤物。』

梁拿着许多饮料进来说:「来,祝贺一下,辛苦了四个小时,终于成就了一个艺术品。」

我喝着饮料美孜孜地遐想着,不料她们俩大笑着说:「在饮料里她们又放进安眠药,现在只要我早点睡觉就行了。」果然我困惑起来,终于在她们地搀扶下躺下睡着了。

天还未亮,我在她们声声呼唤下醒来,披头散发很不习惯地完成了洗嗍,我回想起昨天的塑身,东摸西摸感觉穿上的道具现在已变成了我的皮肤,体温和手感都是真实的,连抓一把头发缀一下也感觉头疼,可在小便时还是出了问题,发现我已不能站着了,她们请我换个姿势–蹲下试试,虽然有点困难,但毕竟方便出来了,她们看着说:和女士已一样了,还提醒我别忘了用卫生纸擦擦。我们喝了些粥来到了大化粧室。先检查了一遍道具的穿着情况,在背后补了点色彩,全身擦上了一层芳香的润肤膏,然后给我穿上粉红色文胸、带有绒花的T型内裤、白色的保暖内衣、套上有亮光的吊带长筒丝袜、一件进口的花样独特的粉红色羊绒衫套上后我坐上了化妆台。做头发是一件耗时又头疼的事情了,梁把我的头发一缕一缕地盘上了头固定住,头顶上放上很多鲜花。两个小时后从镜子里已看出非常漂亮的新娘发饰,发髻还插上了代表喜气的头饰。戴上小冯送来的项链、戒指后开始了化新娘妆,大约费了一个多小时才完工。

穿上一套酱红色呢制套裙、一双5公分高的红色皮鞋,就这样我变成了即将出嫁的新娘,等待着一天的表演和挑战!!!上午8点,梁的干妈来了,看得出她很满意。小冯的迎亲车队也来了。冯也很帅气,他给了我一大辍鲜花,我捧着花在梁和音的拥戴下进了花车,此时我披上了高档次的大衣。梁店里的花车–依维科载着我的其他新装和备品也在车队中。9点58分,车队还未进入小冯家的村庄,就听见传来持久的鞭炮声,我知道舞台到了,音和梁小声地在我耳边叫我放松,提醒我是聋哑人,不要说话。村口人山人海,我们下了车,冯挽着我左手,我右手捧着花,沿着乡村小道在人们的注视下走进了新房。感觉不错,多亏梁和音的培训,只听村民们称赞我美丽的赞叹声。当然路中也有跨过火盆等仪式。中午在村庄的广场摆上了二三十桌酒席,主要是村领导、长者、村民及冯的远方亲戚,我陪着冯一一敬酒,而音和梁也时刻在我身旁。还好没出现难对付的局面,我只是一个劲的微笑着,反正我是聋哑人。当然干妈的出面也是没法少的,她基本上掌握住了场面。下午5点,酒席在冯家大院进行。来的客人是冯的朋友和村庄里大部分村民,年轻人多,光在喝酒时就挺难对付了,我左挡右挡终于熬了下来:居然还有几个冯的小朋友因为冯娶了我这样漂亮的新娘而斗气,寻事拼酒,非要我来劝,音也拼命调解,不料一位仁兄不甚酒力,竟把污物吐在我胸前,此时因是晚上我穿着低领的晚礼服,那污物顺着内衣趟了进去,我哭笑不得、狼狈不堪,忙回到新房换衣。我一边换着一边叫着:『我该怎么办?怎么办?到闹新房时怎么办?』

音捂住我的嘴,边擦边安慰说:「小声点,隔墙有耳。」

我忍不住对着她怒吼:『不能再干了!决不干了!』

音好言相劝见压不住便板起脸威胁道:「你是不是不想要正常的生活了。这里谁都不认识你,继续干对你有利而无害,你会因帮助我和梁而得到我俩的芳心,否则我们一走了之,这样的后果你自己考虑吧。再说小冯并不知内情,他家又是那么淳朴你忍心叫他们出丑吗?我相信你是生意人,会正确选择好的。」

梁在旁把我的一只手放在她胸上,音也仿效着拉起我另一只手。我看着变色的音不知说什么,深深地呼了一口气,慢慢地平静了下来,虽然我外表是女人,但内部却是个敢做敢当的男子汉,我决不会半途而废。

音和梁开心地重新把我打扮得分外妖娆,就象舞台上的演员一样浓妆,她们拥着我又出现在大众面前。

冯家为了办得更气派,特在村庄广场搭了个舞台,还请了戏班子。在开演前,我和冯被强行推上了舞台,做主持的梁在村民们的喝彩及要求下逼着我们做些亲呢动作:或抱、或吻、或背、或共吃移动着的水果等等,让乡亲们尽了兴后我们鞠躬谢幕回到了新房。

一批冯的年轻朋友闯进了来,虽然闹新房时间不长,但很乱。在混乱中我感到有人在我身上乱摸、乱顶、乱捏,我多处受到了侵犯。

外面阵阵掌声和喝彩传来,表明戏演得相当精彩。突然冯的姑姑跑进来,让我卸下所有贵重物品换上她带来的假首饰和一般衣服,我刚不知所云地换上,就闯进了五六个悍妇把我抬到了村庄的另一间农房。那里已有好多女人等着,我还未回过神,一位叫冯嫂的妇女叫声开始,她们疯狂地把我推倒在草堆上抢夺起来,直至一丝不挂,披头散发。我清楚的记得我的内衣裤和外衣是撕碎了才抢去的。居然还有人用针刺我乳房和臀部,这是通过道具刺到我皮肉才感觉到的,估计是出血了。我来不及自卫,可能也是弄疼了,或许也是为了真实,我流下了眼泪。看见我优美的身段和背部鲜艳的花朵,她们吱吱喳喳地议论起来。冯嫂过来安慰说:「这是这里的风俗,不要怕,这样以后大家就能坦诚相待了。再说新娘子的东西是吉祥的,会给大家带来喜气。」

此时门被激烈的敲打着,我知道是冯、音、梁他们来救我了。那邦妇女立刻将稻草一捆捆地把我压住,同时也覆盖住了我,然后她们从后门一轰而散。由于我二天未进食无力而动弹不得,又不可以出声,只得干等着他们找到。还是音最先找见我,她忙把男人赶走用一床单裹住了我,让冯进来背着回到了新房。

就这样让我经历了一场刻骨铭心的抢新娘游戏。我怕,真的怕露陷,但我忍,必须忍着!!!!

冯让音和梁留在新房里安抚我,把其他所有人都赶了出去,他自己也应付那邦酒友去了。音和梁尽快而又简单地把我重新打扮了一下后告诉我一切仪式都结束了,让我安心地睡一晚上,明天会早来接我的。接着她们吻别了我,走了。这时我已平静了许多,指手画脚的要了些点心,吃完后发觉早已过了零点,我脱下新服穿上粉红色睡袍,取下发卡、发夹,整理了床铺躺下了。就在迷迷糊糊睡着时,小冯摇摇晃晃地被人推了进来,他未侵犯我,只是胡乱地说些听不清楚的话在床旁的沙发上倒下睡觉了。我起床给他盖了条被子,自己也就上床睡着了。

由于花的精力太多,我疲惫不堪地沉睡着,以至于天未亮时有人通过没上锁的房门偷偷地溜了进来也没醒来。我做了个梦,梦中我完完全全变成了一个美女,找到了象周润发那样的如意郎君。在床上他吻着我,全身被强烈地抚摩着,最后被解下胸罩、脱掉小内裤,用他那粗大的阳具拼命地向我阴部顶去。。。哇!我不由地冷抖一下醒来,睁开眼睛却看不见什么,因为有个人整个身体都压在我上面,他用我的睡袍盖住了我的头,两手紧紧地压着我的手,而我的双手压着袍子,也压住了我的头发使我无法动弹;他的阳具终于找到了假阴洞口,虽然进去了一点,但因没有阴道而无法深入。我一是被顶得较疼,二是还存在些阳刚之气而不愿就这样被制服,我情不自禁地叫了一声:啊!那人明显惊住了,正好让我抽出一腿狠命地踢了过去。那人措手不及倒向床边的沙发把小冯给弄醒过来,那人来不及拉上裤子快速的跑走了。毕竟冯是练武的,没多远就抓住了。村民们以为是小偷出现也起来了,得知情况后把那人绑了一顿痛打押到了村委办。冯嫂进来抱着我比划着慢慢地与我沟通着,我呢又惊又冷还在冯嫂的怀里颤抖,真的象受人侵犯而值得同情的新娘。

我穿上衣服由冯嫂陪着来到了村委办,村长正严厉地痛駡着那个叫二狗的同村老光棍,见我进来就询问我如何处理他,因为有人要报警,冯出于对我负责也持这种倾向。我怕报警后检查而露馅就指着外面的大树,冯明白地把二狗吊上了大树。我冲过去尽量用女人特有的姿势死命地抽打起来,直到累了才由冯嫂搀扶着要回新房,此时二狗突然大叫:那哑巴是假的,是假女人!我一听心又紧张起来。很快我平静地想好了策略,我象听不见似的毫无反应,直之冯嫂一遍遍地比划着告诉我,我表现出非常气愤,让冯嫂表达我想证明一下:先让小冯取来了大盆,我在大众面前毅然脱下了裤子,把憋了一整天的尿较为顺利地解了下来,这样谁都看见了我的下体,没人会怀疑我的性别。冯嫂端起那盛着我尿水的盆子走到二狗面前说:「小莉已放过了你,你还这样污蔑她,呸!把她的怒水趁热喝下去,我们就把你放了,否则天亮报警。喝!!」众人也纷纷骂着要他喝。村长让几个人摁住二狗,捏着他鼻子张大嘴把尿灌了进去。

我开心极了,一种从未有过的舒畅。回到新房,小冯爱伶着我,陪着我到天大亮,我想他肯定是动心了,是爱上我了。

我独立地慢慢着打扮起来,虽然不怎么顺手,但也完成了。只是梳头遇上了麻烦–我不会,怎么办呢?经历这么多事情的我已没有怕的了,我理顺了头发后就用发饰扎了个马尾。一切了理完,我和冯就出新房见过了他爸,接着下橱烧起早饭,开始尽一个新媳妇的责任。

音是在下午把我和冯接走的。到了梁的婚纱店,干妈早已在等着小冯了。他们走后,音和梁一步一步的帮我卸妆,光那道具就让我在浴缸了泡了三四个小时。当我讲起她们走后的故事时,她们都惊得张大了嘴。她们争相吻着我,直呼都亏没让音冒充,要不就掺大了!

到晚上我才恢复了男儿身。我们三人上了县城最好的饭店祝贺。我首先向音和梁敬酒,感谢她们给了我如此非凡的经历;梁也站起来激动地表示她那儿永远向我打开,那套道具也永远给我留着;音呢则一个劲地直呼老公不停。

就在那饭店我们开了房,一阵风雨过后,我左右抱着两美人幸福地、美孜孜地睡了个好觉。第二天早晨,我带着刘音离别了梁,开着我的别克车回到了音的家,换回我的一切依依不舍地和音分手,音在最后没忘记给了我一包东西,里面除了二万钱外还有连云港的一些住宿发票、过路票据等等。我把那二万抽出扔到了她怀里,说声:『这给你过年,祝你新年快乐!』而后绝尘而去。

※          ※        ※

第二部  第一章  在度变成女人

一年后……的过年前几天

我的夫人因为要拜访国外的客户,所以要出国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因为是过年,所以就跟以前一样,提前让员工回去过年。

而刘音说今年想去关岛玩,求我跟她一起去,这样两人也比较有伴,可是我跟说我们两不是夫妻,不方便一起出游。

刘音说没关系,只要把我在变成女的就可以了,而去年的影带也还在她那里,我有什么样的理由说不呢!

就这样我们两在次回到县城,回到刘音的好姐妹小梁所开的婚纱店。

我和刘音到小梁的婚纱店已经是傍晚了,大概是因为过年期间,她的店里好多客人,她的店员还以为我和刘音是要结婚的一对新人,而小梁也好久没有看见我,就亲自过来跟我们聊天了,而我也就跟她说明这次过来的原因了。

小梁听完后大致知道了前因后果了,而自己也好久没有好好的休息了,也好想跟我们一起出去走走,于是小梁就说:「我也要跟你们一起去玩可以吗?」

刘音听了也很高兴的说:「好啊,我们就一起去,反正人多才好玩啊,你说是不是啊?」

『好啊,没问题。』我还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我们两个人来这理的主要原因是要把他在一次的变成女人,之后就要出国的好好的去玩几天,那你要什么时候跟我们出发呢?」刘音担心的问小梁。

小梁说:「当然是越快越好啊,我们明天就出发。」

『那你的店要这么办呢?』

「这没关系,就当是提前放假而已。你们在等一下,我去跟他们说一声。」于是小梁就起身走向员工们,跟他们交待一些事情,也跟在店里的客人说声抱歉,就这样提早的关门休息时间了。

小梁说因为去年有人来拍变装照,看中了我的道具,于是就用很好的价卖给他了。之后她又从美国订了一批新的道具,听说是美国FBI(电影名称:小姐好白)在用的,效果很好,是一种透气排汗都很好,无论从外观颜色还是手感都跟真的一样,品质都特好,而要用专用胶水粘上后,只要你不用专用的溶胶剂,不管你是洗澡还是在水里或游泳池里泡,你泡几天都不开胶,而且可以长时间穿在身上都没有问题,重点也没有人会怀疑你不是真的女人啊。

于是小梁就跟刘音大致说明的一下,因为跟上次的道具大致相同,刘音一听就懂,也就是要变身的开始了。

于是小梁打开了那间豪华卫生间的所有电器:热水器、取暖器、大小灯,而且又在大浴缸里放起了水,让我躺进水缸中。

小梁说为了要让我有完美的身材,还是一样要灌肠,就这样说着说者又拿出了大针筒一筒一筒的把温水注入屁眼,终于膀胱受了刺激成大便之式泻了出来,同时也带出些污物。就这样三四次后我被她们洗得干干净净地站在浴缸旁。

刘音打开一密封罐,用刷子在我全身涂着象蜂蜜似的溶液,连头发里、脚趾里等细微处也仔细地涂过。干了以后又涂了一遍。

小梁要刘音用那些长带把我的腰部裹紧,带子一头是涂上另一瓶里的特种胶水粘好的,小梁则拿出带有医学级皮套的假阴,那是一种有假阴道(作爱用的)和有一小段的套头(套住JJ用的),因为这是一体成行的,所先要用套头将JJ整个紧紧的套住,然后将套住JJ的套头往后压,随后在把套有JJ的套头粘在假阴道旁,再来让整个假阴道粘贴在阴部,再用电吹风对着假阴吹了几下后。好让整个假阴粘住。小梁还告诉我这材料遇热会紧缩(你也是知道的),但是它多的一道有如处女般的假阴道,就这样我的小JJ就变成的小妺妹了,和男人做爱也没有人会发现你是男人的。

注:就像女生的阴道是阴道,膀胱的导尿口是导尿口,是分开的,在来用的是人工假皮,也有阴蒂。

在来小梁拿出一块特殊的条子粘在我脖子上,这不是去年的那一种,而是多了变音的功能,小梁在调整声音时,是用自己和刘音的声音为基础在做改良的。

「好了,你说说看,你喜不喜欢这个声音?」小梁很高兴的说。

『啊…啊……这声音是。』我的口中发出了甜美又高雅的女声。

『这声音真好听。』我都吓一跳的。

「这样你才能说话,我们是出去玩的,又不是要你装成哑巴啊。」

紧接着她们又用胶水在腰部假阴及脖子上涂了一边,小梁这才拿着那新的连衣道具说:「真正的变化要开始了!」

那一件还是后背开口的道具。小梁和刘音小心翼翼地帮我从脚部穿起,由于该道具材质有伸缩性,所以下面穿好后,很容易地把手部和头部套好了。接着她们俩一遍遍地从头到脚细微地整理着,把该到的都一一整到位。

头部:留着孔正好把眼睛露出,而眉毛却换成了柳叶型。梁用化装颜料掩盖住孔边;鼻孔里塞进了连着的小塞子,虽有点不舒服,但不是刻意地挖是掉不出来的;口中套上了也是连着的牙套,那牙套上的牙齿很白;头发是披肩长发,黑色里面带有红棕色。手脚部:手指比原来长了些,指甲却很漂亮,同样脚趾甲也一样漂亮。胸部:开始时只有较大的乳晕和乳头,但梁把又一瓶中的溶液通过乳头中伸出的细管注入后,我的胸部就挺立起来,而且是音用尺量到90公分时才停止,此时胸部有些凉,可一会儿就没感觉了。音没忘了剪断了细管。下体:臀部有了些厚度;阴部带有浓密的阴毛正好盖在了已粘好的假阴上,梁还在里面滴入些甘油,掀开阴毛及外表可以看到以假乱真的女性器官;差别是这次道具在屁眼旁有一个小洞,梁用一种人体胶水在屁眼周围涂好,粘性很强,没有用专用的溶胶剂是不好拿下来的,就这样不会像上次那样不能大便也不用像上次一样要塞东西了。

最后梁在我后背用一条印有一束玫瑰花的条子涂好胶水紧紧地粘上又涂上化装颜料。这时她们才松了一口气,梁走过去放起了热水,并在热水里加了几种药水,并且打开了浴缸里的电热器。等我走到浴缸旁,我已感觉到身体的不同之处:如胸部有了会动的乳房等,但还未细细回忆我已被她俩抬起,整个人浸泡在浴缸里,只是时不时地让我抬头呼吸一下。我无意间看到水温表上是48度,但我却会觉得烫,因为能透气排汗,所以我才会觉得烫并开始排汗了,没多久我就感觉全身都在收紧,特别是腰部收得特紧,我呼吸急促起来。。。。半小时后,我出了浴缸,刘音拿着浴巾擦了起来,小梁则拿着那电吹风慢慢地吹干了我那长发,之后又帮我化了塑身后的第一次妆。

只见她们俩相互感叹了一下,拉起我来到了大镜子前,只见镜子里三个赤条条的美女站着好似在比着谁更美。我看着镜子中的我激动起来:高窕的我已完全脱换成美女,要身材有身材,要胸部就挺着硕大的乳房,特别是那皮肤白又嫩,下体一辍浓黑的阴毛显得非常性感!!!!!

我喃喃地说:『是不是太完美了,简直是一个尤物。』

「34D 24 36 的三围还满意吗?」刘音则拿起皮尺帮我量起身来。

『真的太满意了,连声音都变太好听了。』

第二部  第二章  我的第一次

小梁從另外一個箱子拿出一個帶有假陽具的皮帶穿在下面,也拿一個給劉音穿,就這樣她們二人下面都有一個很粗大的假陽具。

這時小梁從後面用她那雙手給我那完美的乳房按摩,抱住

(本文未完,求后文,如有知道请告知)

一条评论 (+add yours?)

  1. chinacd
    7月 11, 2012 @ 18:05:16

    我,而她那双手就把我那完美的乳房按摩,一边按摩一边对我说:“这样完美的乳房,你还喜欢吗?”

    “啊……喜欢!”我轻吟的不知所错的说了一句。

    而小梁就这样一边玩弄者我的胸部,一边者用那假阳具在我的屁眼旁来回的磨擦。

    而这时候刘音就蹲下来,用她那美丽的香舌在我那假阴部那里的亲吻者。

    “啊……嗯……刘音,不要拉……那里……”我开始的胡言乱语了。

    “莉莉,等一下就会让妳知道当女人的幸福知味了。”小梁在我耳边轻轻的说者。

    “小梁,女人的幸福知味是什么?”

    刘音看我那假阴道水水的,就起来和我深深的一吻。

    “嗯嗯……”

    “啊………好痛……刘音,不要拉……好……”刘音将她那假阳具狠狠的插入我那假阴道里面。

    “这就是女人幸福的知味,能和自己心爱的人来做爱,是一件很幸福的知味。”

    “啊……”小梁也跟在刘音的后面,也是一样将她的假阳具狠狠的插入我那小小的屁眼里。

    “刘音说的很对,不过往往在第一次的经验里是很痛的呢。”

    “是啊,不过等到习惯了,就会知道那幸福是什么了。”刘音接这说。

    这时,那两枝假阳具开始同时抽动的起来了,小梁和刘音二个人好像很有默契似的,一个拔出来,另一个插进去;这个插进去,那个又抽出来,见我那假阴部给那两枝阳具插得一点空隙也不留,只有不断的发出“吱唧”“吱唧”的交响。

    “哎……哎……轻点……哎……哎……我……痛啊……!”

    “莉莉,忍耐一下,很快就过去了。”小梁在我后面温柔的说。

    “是啊,每个女人都是要经过这么一次的啊。”刘音说。

    经过的几分钟,我开始生吟了,“嗯嗯……跟刚才的感觉不一样呢。”

    “刘音,妳先躺在床上,莉莉,妳在坐在刘音的上面。”小梁在后面引导我们。

    “刘音,妳在前面帮她好好的按摩她的胸部。”

    “啊…啊……好…好舒服…啊…啊……”

    “莉莉,妳就好好的享受当女人的幸福把。”说完时,就在一次的把她的假阳具插入我的屁眼里,顺势也把我的双手抓到后面。

    “啊…啊…爽…爽死了…啊啊…啊…啊…啊…轻一点…啊啊…不行了…啊…太…太舒服了…啊……停 …啊…不…不…不…行…啊……死…死了…啊……天…啊…啊…饶…饶…命… 啊……”

    “感觉真好……不要停……快点……不要停……喔……嗯……真好……真爽…”心想,这就是当女人的幸福吗,感觉真好。

    “喔……喔……喔……喔……啊……喔……喔……喔……嗯……嗯……真好…真好……真爽……喔……啊…”我也只有不停的叫者。

    就这样我们三个人一直玩到很晚才抱在一起的入眠了。

    直到饭店的morning call 叫醒我们。

    刘音把我唤醒后,并叫我坐在化妆镜前,她开始帮我整理我的头发,也顺便的帮我化好妆。

    “好美哦…”我有点吃呆的看怎镜中的自己。

    “王莉,别发呆了,快来穿衣服了。”小梁在床边的说。

    “哦,好的,为什么我没有什么行李呢?”我好奇的问了一下。

    “莉莉,我们是要去玩顺便也去买新衣啊,所以只有随身的包包啊,还是你想要这时候带一个大…的行李箱出国呢?”小梁边回答边帮我扣上背后的粉红色胸罩扣环。

    “来,把这穿上。”刘音拿着一双粉红色的厚丝袜给我。

    当我把所有的衣服穿好时,在看看镜中的自己,上衣是几件保暖毛衣和一件长裙,全身都是粉红色系列的,外套是一件Hello Kitty粉红色的羽毛外套。

    在看看刘音,是全身蓝色系列的休闲风格。

    小梁者是火红色系列的紧身皮衣。

    就这样我们三人开始要去热带的关岛渡假了。

    …………

    当我还在回想这美好的时光时,就听到“碰”的一声,原来是我们坐的出租车和人相撞了。

    因为在车上等了一会时间,没看到司机回来,我因好奇的下车看看到底是发生的什么原因。

    我刚下车就看到那位司机一直在骂一个很漂亮的女生,那个女生也一直在向司机道歉边说声对不起。

    我察看了一下,不就是在车辆中最常发生的小擦撞吗?在看看也不是那么的严重啊,也不过是后方的保险杆被小小的撞了一下,有的小凹痕而已啊。

    那个司机一直要向那位女生要钱,说是要补偿他的损失。

    “司机先生,那也只不过是小小的凹痕而已,就不要太惟难人家了,这点损失就算在车资里好了,我们还在赶时间呢!”我在他们二个人旁的说。

    “小姐,谢谢,太感谢妳了,因为我也在赶上班所以没有太注意到前方的距离,可不可以留下妳的电话,好让我可以还妳钱呢?”

    “没关系不用了,我们还要去赶飞机了,下次如果有缘在说了,拜拜了。”

    车,在一次的走在路上,这时司机边开车边说:“小姐,妳人长的又美心又好,跟妳的人一定不少哦,下次妳在坐我的车时,我在给妳打个8折好了。”

    “好的,谢谢。”我微笑的说。

    就这样在往飞机场的路上,发生了一个小小的插曲。

    下了车,刘音还一直的骂我鸡婆,多管闲事,没事找事做。

    “等一下我去航空公司的服务柜台去办报到手续,顺便看看有没有候补的机位给小梁,因为小梁是临时加入的,不一定会有机位,你和小梁在这里等我回来。”

    “小梁,对不起,因为我不知道刘音没有安排到妳的机位,如果没有坐位时,那我也和妳不要出国玩,去别的地方也可以。”在柜台前面的坐位和小梁说话。

    “王莉,真的好好的,我想刘音她当你的员工一定很幸福也很快乐。”

    “那里,我这个老板平常也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的啊,大多的事情是她和我老婆一起做的啊。”

    在我和小梁聊到一半时,就听到路人甲说:“你看,那个穿红色紧身皮衣的女人身材好好哦。”

    路人乙:“嗯,身材真的很好,那个穿Hello Kitty粉红色的羽毛外套女人也很美啊,真希望能和他们二个同一班飞机啊。”

    我和小梁就面对面的笑了一下。

    (那个女人在听到有人说她美,那里会不高兴,一定都会开心的一笑。)

    路人甲:“哇,你快看啊,他们笑的时候更美的啊。”

    路人乙:“是啊,是啊,看了我快要流口水了,真美。”

    “刘音妳来了,没有没问题呢?”我对这刘音说。

    刘音这时走过来和我们说明的一下,“小梁,莉莉,我们真幸运,可以一起出国去玩了,刚好有几个候补的坐位,所以没有问题。”

    路人甲:“哇,那位叫刘音身穿蓝色衣服的也很美呢,还叫他们二位叫小梁和莉莉呢。”

    路人乙:“是啊,我们也真幸福,来到机场就看到三位美女呢。”

    听到这时,我和小梁就笑的更开心了。

    “什么事情那你们二位那么开心,一定是发生了我不知道的事,快说。”

    “刘音,我们边走我一边说给妳听。”

    就这样我们三人往海关那里走去了。

    回复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分类

版权声明

本站内容多为转载,由于部分文章年份较早,难以查清具体版权信息,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在相关文章后留言或发邮件至lvlili5201314@gmail.com

博客状态

  • 13,333,280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