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路


1节一扮女装
林梦萝鼓掌道:「既然主人已经同意,那么就开始罗,开始扮装了罗。」
张子路虽然同意了,不过此时却 皱眉道:「不过我这体型,扮成的女孩子,
应该怎么也不会好看吧,那,那这?」
凤玲美笑着解释道:「我们这么多研究院的姐妹, 共同商量着研究了这么久
的计划,怎么还可能留下如此大的破绽,放心,子路主人,你只要按我们说的一
步步去做,保证最后的结果连你都吃惊不 已。」
其实刚才的话不过是张子路最后一个想办法拒绝的借口,事已至些,他知道
凭他一个人,是绝对扳不过这么多女孩子的。所以 他也不再有半点言语,事实上,
经她们如此这般一番详细的解说,他也已经非常好奇了,想看看最终自己会变成
什么模样。
是美?
还是丑?
他真的非常期待。
林梦雪招呼道:「子路哥哥,请跟我来,要按我说的一步一步 做哦,嘻嘻。」
她先带着线子路爬到了一个密封着装满了不明透明液体的圆柱玻璃缸体上,
打开了缸盖,对张子路道:「子路哥哥, 先脱了衣服进去浸泡一下吧,有特殊作
用哦。」
张子路皱眉道:「这液体倒很像我为你们调配的几种营养液的一种,究竟有
什 么作用,首先声明哦,那种太过厉害的,会弄得人像变性了的液体可不行,我
……」
没等张子路说完,林梦雪打断他的话笑着道: 「怎么可能,姐姐们真要这么
干的话,我也不准的,这液体的作用我就给你讲明了吧,是加强缩骨功作用的。
毕竟你的体型太大,若是只要你短时 间变装的话,凭子路哥哥的缩骨收肌功就完
全可以办到。但若要长时间的话,因为维持缩骨收肌后的形样要不停的消耗功力,
并不是说子路哥哥恢 复的功力比不上消耗的,而是那种情况很耗精力,若你什么
例如醉酒之类的情况,就可能维持不住恢复过来,这种液体呢,则是让你变得如
同用了 缩骨收肌功后一样的了。不用复原浸泡的话,是无法复原回来的。」
张子路哦了声道:「原来是这样,看来研究院的姐妹很用了不少心嘛,不 光
能想到这个点子,最厉害还真能弄出这样的缩骨收肌液。」
他又皱眉道:「可是缩骨收肌功,我自己知道该缩骨收肌什么地方,但 这液
体是全身浸泡,怎么控制我身体什么地方该收缩呢?」
林梦雪又格格的娇笑道:「子路哥哥,你还想说,别是把不该消的地方消 了
吧。安啦,不会的说,看到玻璃柱的四根钛金柱没有,到时会由那里,配合电脑,
在你身上投射映应电波,操控着液体对你身上起作用,绝不会 让缩骨收肌在你身
上乱来的。」
她微笑着道:「而且我们的主题是变装,因此这缩骨收肌液只是让你变得容
易有好变装的体 型,出来后你甚至一时间察觉不出身上有那些地方发生了变化,
只是有小地方改变了,让你就得容易变装而已。」
张子路呵呵笑道: 「原来如此,我就放心了。」
他再不犹豫,大方从容的退去衣服,露出完美得比罗素雕像作品「思考者」
更具男性魅力 的身体,慢慢的全身浸泡进了缩骨收肌液中,最后在口含一根
氧气管的情况下,全身都浸泡进了液体中。
他在液体中,按林梦雪的指 示,是闭上眼睛的,为了打发浸泡所需的三小时
无聊时间,他在里面运行起天命弈魂大法,就这么竟然练起功来,很快在里面功
行三十六周天,待 到他听到林梦雪的呼叫声,才又慢慢浮上液体面。
林梦雪望着张子路笑着道「子路哥哥,你已经在里面呆了快五个小时了,嘻
嘻,这 下比姐姐们预期的效果肯定还要好了吧。」
张子路一听,不由得焦急道:「我竟然呆了这么久,你怎么不到时间就叫醒
我呢?会不会 泡过头啊。」
林梦雪摇头笑道:「不会,绝对不会有泡过头的说法,子路哥哥,你也知道,
我也是完美主义者嘛,所以多的两个时间 我是为了能尽善尽美而加的,注意到了
很多的小细节。这样子,绝对是完美,来,你先看看,有那些地方有什么变化。」
等到张子路 从玻璃缺顶走下来,林梦雪引领着张子路来到了一个超高超宽,
显然是为这次扮装让张子路观察自己而特设的落地镜面窗边。
果然如 梦梦雪所说,张子路乍一看下,并没有发觉自己与浸泡前有什么明显
的不同,不由得微讶道:「好象没什么变化嘛。」
林梦雪掩嘴偷 笑道:「子路哥哥,你再仔细看看,比如身高啦……」
张子路仔细对比了一下,惊讶道:「怎么我变矮了这么多?」
凭 他的目力,无需用什么尺子量,已经知道自己矮了有十厘米左右,更何况
还有在镜子旁边,还有虚似显示屏正有他以前现在的身体不同数据,在显示屏上
以 对比的方式显示出来。
虚拟显示屏上其中便有一组他身高的对比数据,张子路,以前身高182厘
米,现在身高,172厘米。
林梦雪笑着道:「经过我们姐妹研究,最合主人的身高应该就是172,这
才是真正美女应有的黄金身高。所以给子路哥哥你,制度的也是这个身高,你 在
注意一下别的地方,看看有什么不同。」
张子路这才真正打量起自己有什么地方变得不一样了。
首先,他发 觉到自己皮肤变白了,至于光滑度,因为他修炼的天命弈魂大法
本来就使得他皮肤比之婴儿的皮肤还要更嫩更好的样子,所以并没有觉得有什么
更 大的不同。
然后他发觉到自己的整个脸型看起来变小了些,更是鹅蛋脸的脸型了,以前
他虽也是如此的脸型,但没有这次这么清晰容 易的看出来,别的地方还有什么变
化他一时间看不出来,但最容看出来的是自己的脚变小了,变成了娇小的脚型,
完全不象是男子的脚了。
而是时间岛上众女孩子中身高脚长比例最小的那类脚型了,现在他还没有变
装成女孩子,踩着这样一双小脚,一时间感觉似乎挺别扭的。
不由得苦笑了笑道:「你们似乎把我的脚变得太小了吧。」
林梦雪伸出脚比了比,惊讶道:「的确,子路哥哥,你现在还是比我高四厘
米, 脚却好象比我的还小了呢。不过,没什么好别扭的嘛,这样才好看嘛,你不
是常说,女孩子小脚越小越好看吗?」
张子路苦笑道: 「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恢复过来。」
林梦雪格格娇笑道:「不能恢复过来也没什么,子路哥哥,你以后就扮女孩
子也很不错呢,免得万 一你出到现实世界,惹得那些笨蛋丑女人犯花痴,麻烦死
了。」
张子路一震道:「什么,不能恢复过来了?」
「不,我可没说过,当然能恢复过来了,怎么可能会恢复不过来,我刚才是
开玩笑的说的了。」林梦雪连忙摆手否认道。
张子路仔细 想想,的确没有恢复不过来的可能,况且,他还有天命弈魂大法
护体,既然没有什么恢复液,他也能凭自己的修炼恢复过来,完全没有可担心的
地 方,便完全放下心来道:「那,下一步我们该做什么?」
林梦雪引领着张子路前行道:「接下来的步骤就很简单了,就是穿上变装衣
啦, 配合变装面具了,到那一步后,就基本上完成变装了。」
张子路有些不能置信的道:「这么简单,开始听你们说起来好象这次变装弄
得 很复杂似的嘛。怎么现在做起来,我倒觉得似乎并不复杂似的了。」「才不是
这么简单呢。」林梦雪解释道:「我是担心你怕太复杂,所以说得很简单的, 实
际上这些工序,那变身装,才没有我说的这么简单,可是费了研究院的姐妹们很
大劲才设计出来的呢。」
张子路点点头 道:「我想想也是,那,接下来我应该怎么做呢?」
林梦雪道:「我们姐妹们都是追求完美的,所以这个扮女装,从最开始你就
应该 知道,绝不是表面上扮成女孩子那么简单,而且最后还要到蓝培星去接受检
验,所以从里到外都要变装成功才行。现在,你先躺到那边的床上去。」
说是床,其实却只是一块斜斜的光滑的木板样。
林梦雪从身边的随侍女子拿起了装备,举着介绍道:「这便是重要的假阴了。」
假阴?
张子路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东西的真品,他一时间看不出来这据说是研究院
众女苦心研究出来的装备,有着什么玄妙,不由 得笑着道:「好象看不出来什么
特别的地方,你能介绍下,有什么奥妙吗?」
林梦雪忽的一拍额头,吐吐小舌头道:「哦,我差点忘 了,还要给子路哥哥
全身涮上脱毛液,把全身的细毛都脱一次呢。」
张子路哈哈笑道:「我早就在奇怪,还以为没有这道步骤了,原 来竟然是你
给忘掉了啊,那好吧,不过,我的头发不用脱吧?」
林梦雪摇了摇头道:「不行,子路哥哥现在的头发虽然很黑亮帅气, 但是对
于女孩子来说,却仍显得有得粗硬,不够柔顺,所以也要完全脱掉,不但如此,
子路哥哥,连你的眉毛,眼睫毛都要脱掉呢。」
这次张子路再忍不住,失声道:「什么,连眼睫毛也要脱掉,太夸张了吧。
脱掉头发,我还可以理解,可以用假发,但这脱掉眉毛,眼睫 毛?「
林梦雪同样失声笑道:「子路哥哥,不用担心,这儿我要说明一下,脱去头
发,也不会用假发,而是等会抹上特殊生发液,配 合特殊的仪器扫描剌激,保证
可以使你很快自然的生长出最完美女子应有的流云秀发,同样道理的,眉毛,眼
睫毛也是这样的。」
张子路哦了声道:「原来竟然是这样,看来还是我小看了研究院的姐妹所做
的准备了。」
林梦雪令随侍少女队送上脱毛液,指挥着 四个少女给张子路全身小心翼翼的
涂上了特配的脱发液,什么地方都没放过。
当然,各个地方涂的脱发液其实并不一样,比如说脱头 发的脱发液,脱眉毛,
脱眼睫毛,脱去胡子茬,脱去全身绒毛,各个地方的脱发液并不一样,有的是永
久性的,有的是一次性的,这也是为什么不 用浸泡脱毛液,而是改用全身涂抹的
原因。
等涂好后,张子路又在林梦雪的指示下,去冲洗间将全身冲洗了一次,等他
从冲 洗间出来时,全身细白光嫩,再找不出一个地方有半点毛发,而且脱发液还
特有收肌紧肤,细嫩皮肤的作用,让他本来就很光嫩的皮肤变得犹如女子般光 肤,
虽然仍远达不到时间岛众女的要求标准,但若到世俗界去比,却已经可放在女子
中间评个皮肤中上标准了。
这次张子路 正式躺在被林梦雪称为「床」,其实却是变装台上,开始穿假阴。
当然不是他亲自动手,而是在林梦雪的指挥下,由随侍少女队操作。
在穿的过程中,张子路发现这假阴还真的紧,两个少女各自扶着他的腿,很
慢很小心的才穿上去,在穿的过程中,他又发觉到了不对的地方,迷惑的问林 梦
雪道:「怎么这假阴做得很象贞操带?好象没看到肛门开口,而且你们也没有给
我插导尿管,还有现在剌激得我小弟弟变这么大,也不处理一 下?这是怎么回事?」
林梦雪掩嘴轻笑道:「这是秘密,等会儿,子路哥哥,你就自然明白了,嘻
嘻!」
快把 假阴穿到位置时,随侍少女按指示,又在假阴内部刷上了一层特制融合
胶液,这胶液张子路是知道的,一般的穿假阴都要用特制的胶液粘贴处理,一方
面 是使得假阴边缘能和人正常的的皮肤融为一体,另一方面当然也是为了防止意
外脱落。
但张子路知道这融合胶液肯定不会这么简单, 无奈无论他怎么追问,林梦雪
都死咬着不松口,说一会儿变装完后会系统的给他解释的。
在这样剌激的事情鼓荡下,本来已经自由由 心控制小弟弟充血胀大的张子路
第一次有些力不从心,他心知这变装的事刺激是一个原因,更重要的原因可能是
先前浸泡的变身液在起古怪,一时 间他不能适应身体的新变化,所以控制不了此
时小弟弟的胀大。
但林梦雪,还有几个随侍服务,为他变装的少女,看到他胀大如小儿 臂般粗
的xx,都毫不为意,那两个为他穿假阴的少女,就那么将假阴极力拉伸,把他
的xx向下摁住,就往假阴里套,一如给他穿条普通的内裤 般。
张子路心中奇怪,这样套上去的话,自己的小弟弟难道不会将假阴如同内裤
般顶出一个大帐逢来吗?
那怎 么还可能变装得成功?
谁知出乎他的意料之外,被假阴套住的小弟弟,就此消失不见了,完全没有
将假阴顶出一个账逢,就好象,就 好象,小弟弟通过假阴,通到另一个空间去了,
又仿如,这假阴面对小弟的一面,有着须弥纳介子的作用,轻易将那巨大的xx
收纳了。
张子路一下明白过来,这假阴原来是利用了他提供的次空间技术,刚才两个
随侍少女摁着他的小弟弟套向假阴的地方,应该就是假阴上附带的次空间入口 所
在。
等着他明白了这些的时候,两个随侍少女已经为他穿好了假阴,对着面前的
巨大落地境仔细观看,发现到他的下身与 此时也已退去衣服的林梦雪,几个随侍
少女的下体完全一样了,看不出区别,甚至还有精巧维美,边缘处也因为使用了
特制融合胶液的原因,而看 不出丝毫不妥当的地方。
这种奇异的景象剌激着他的感官,使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的龙根小弟弟仍一如
既往的充血膨胀到极点中,表面 却完全看不出半点异样,不由得他不感叹这特制
变装假阴的厉害。
接下来的事就接着进行,是为他穿上一对义乳。
义乳的穿戴过程比较简单,涂抹上特制的融合胶液后,把经过时间研究院经
过完美计算制作出来的漂亮完美到一百分的义乳粘贴到张子路胸前指定位置 上,
就算是完成了。
现在,站在镜子前的张子路,除了张脸略不象女孩子外,自颈部以下,已经
是完美的百分百女人了。
张子路问道:「现在应该完成了吧,是不是下面只需要对我的脸作一下化妆
处理就行了?」
林梦雪将食指放到嘴边摇了摇,微笑 道:「才没有这么简单呢,若是这么就
完了,就完全用不着前面的脱毛程序了,现在是最重要的换肤程序。使子路哥哥,
你完全具有女孩子的感性 皮肤。若不如此的话,这样的变装那里称得上完美,也
无需研究院的姐姐们化费百年的时间之久研究了。所以说,最重要的部份是体现
在这个换肤 程序上的。」
张子路大吃一惊道:「换肤?难道是要通过手术式的程序将我皮肤换去一组?
但我说好的,只答应做到变装的地步,如 果那样,岂不完全等同于手术变性了,
不行,绝对不行。」
林梦雪的嘻的一声忍不住笑了出来道:「子路哥哥,你不用担心,所谓的 换
肤,并不是要换去的皮肤,实际上是穿上一件类似皮肤的紧身衣而已,你应该知
道姐姐们的那些全包式橡胶紧身衣吧,等下就是要你穿一件这样 的紧身衣而已。」
这下张子路才明白了一点,点头答应。
(随着慢慢穿上了换肤紧身衣,然后又去特配合液池浸泡了三 小时出来,到
最后张子路站在落地镜前,已经完全连自己都认不出自己来。修改内容。)
所谓的换肤紧身衣,的确如名字所说,相当 于是在他身上换了一层皮肤般。
整个紧身衣在穿前,并不是完全连体的,而是分成三截的,从脚到腰际为一
截,乍看就象带脚趾的女 孩子们穿的裤袜,从腰到颈部又是一截,就象是带手脚
套的T恤杉,然后是头部一截,就象是全包式头套。
但等穿起来,配合边缘的 特别处理,张子路才发觉到不同的微妙地方。
穿的过程中的一些困难先不说,穿起来后的效果才是让张子路真正吃惊的地
方。
在完全穿好后,张子路第一个感觉就是,他什么都没穿过,刚才穿所谓的换
肤紧身衣的一些过程都有若幻象,他是根本什么都没穿过一样。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张子路倏的明白过来,这所谓的紧身衣,实际上就是一
身假肤,超过以假乱真境界的假肤,与他本身完全溶为了一体,所以他才完全 在
穿好后,反而感觉不到假肤的存在了。
其次是假肤各个接口处的边缘处理,让他惊讶。
假肤本身分为三截的 对接接口先不说,先让他惊讶的是别的地方的边缘处理。
人体毕竟不是一个方方正正的东西,而是生来便天生便面有七窍,下身还另
有 几窍,现在他变装为女子,下身的处理就更得小心了。
他刚才穿的假阴,因着内部奇妙的装备,再加上边缘的极妙处理,已经变成
了 他身体的一部份,有若他的下体本来就是那么长成的样。因此,保留有肛门口,
还有被大小阴唇包着的xx口,尿道口三处开口。新穿的假肤在肛门口还顺 着伸
进去几厘米,用一种奇怪的凝液胶粘牢了。
在外阴处,假肤一直探进到润红的小红唇处,通过特制凝液粘紧了。
处理好,完全溶为了一体,再找不到半点假肤的边缘。
将整个头蒙起来的面具假肤,处理与此类似,口唇处的粘实在牙床处,眼睛
处 甚至粘在了眼皮内。
这时张子路才明白为何边眼睫毛也要脱去的原因。等整个假肤完全穿好后,
张子路再走到镜子前,更是惊讶的不 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镜子前所站的,再不是刚才他所看到有十足气的男子,而是如水清蒙,如玉
温润,如梦似幻,淡雅若仙的女子。
一时间,用任何言语都无法形容这女子的那种美丽,那种清幽令人视觉享受
如梦的感受。
这还是女子仍是光着头给人的感觉,真不 知若披上如云秀发,会是如何的动
人心魂。
虽然是完美的女子样,张子路却似稀仍找得出自己的影子,就有若是自己的
一个 血肉相边的真实亲生姐妹来到了镜前一样。
他不由得惊讶失声道:「这是我吗?太神奇了。」
话一出口,又发现件令他 惊讶得的事,原来就是这声音,也变得完全是甜菜
美的女子声音,幽谷清鸣般的动听声音,不再是他事前的沉润男子声音了。
利用天 命弈魂大法,张子路当然也可以做到男声女声随心发,可刚才他并没
有用变声技巧,且既便用上变声技巧,也绝不会发出这样自然和谐的完美的女子
声 音。
他转头望向林梦雪,惊奇的道:「这是怎么回事?」
林梦雪甜甜笑道:「就象子路哥哥你虽可以运功缩骨收肌,但 却需分神且消
耗功力维持,甚至可能在无意间恢复原形一样,虽然你也可以运功变声,但也可
能无意间恢复原声啊,所以这假肤配合原前的缩骨销 肌液对你喉节的修正下,又
修正了子路哥哥你的声音,现在你就可以放心的随便说,完全不需考虑什么运功
变声了。这样就能防止意外了。」
「原来是这样。」张子路这时才注意到自己的喉节也早就消失了,变得和女
孩子一样,点了点头道:「这就完了吗?」
林梦雪摇摇 头道:「还没有,可能子路哥哥你也发觉到了,你最后穿的所谓
紧身衣,实际上就是一身假肤,所以要和你的身全完全溶合的话,还需要到类似
最 开始你所泡的缩骨收肌液那样的炼合液中浸泡最少一天。」
张子路早知道就不可能这么简单完成,自然点点头,随后在林梦雪引领下,
进 入了所谓的炼合液进行全身浸泡。
还是老办法,他为了打发无聊时间,在浸泡时练起了天命弈魂大法。
等到他功行三十 六周天,自然醒来时,已发觉林梦雪早在玻璃柱外面笑嘻嘻
的看着他,并传音进来道:「子路哥哥,早就过了时间了,快出来感觉一下有什
么变化 吧。」
刚一跨出玻璃柱,张子路就感觉到了不同。
一点很轻微的微风吹拂到他身上,很轻柔,很舒服,清凉写意,这种 感觉,
完全如同他在没变装前,刚刚冲凉出来的感觉完全一样。
此时的他才真正吃了变装后的第一惊。
先前他 的吃惊是变装的奇异装备,以及变装后的真实感,眼睛仔细看也看不
出破绽,但那毕竟还只是眼睛看不出破绽,但现在,不要说别人,连他自己的感
觉 都感觉不出破绽,整个变装就和他溶为一体了。
拿句最简单的话来说,就有若他的灵魂真的移身到一个女子身上了一样,这
简直已经 不能用变装来形容了。
接着他发现到一缕如丝秀发随着淡淡的微风飘浮到眼前,才惊觉的发现到,
原来他已经不是光头的尼姑,而是 有着齐腰长发的女生了。
「不是吧?什么时候给我戴上假发的?」张子路疑惑道。
林梦雪掩嘴笑道:「子路哥哥,你先 随两位姐姐把身上的炼身液洗净了,我
知道你肯定不止这一个问题,等一下我给你全部解答。」
在淋浴的时候,张子路便发现头上的 头发不是假发,而是实实在在由他身上
长生的,绝对天生,接着发现身上也按女孩子本应有的长满了淡淡的细绒毛,要
知道,他身上是套着光滑细 致无比的假肤的,最开始并没有细绒毛的,他不由得
惊奇无比。
他开始以为是假肤配合浸泡炼体液时,假肤自己原带有的绒毛种子挺 立长出
来的,并不是他身体长出的,但越洗越往后越发觉不是这个结果,不由得惊疑起
来。
等到他再次来到落地镜前时,他 已经充满了无数的疑问。还未等他说话,林
梦雪已靠在她身边,柔声娇气甜笑道:「我知道现你肯定有好多疑问,我一个个
没有关联的解说起来可 能反而会让你越来越糊涂,让我从头到晚详细解释吧。」
张子路点点头道:「的确是这样,你怎么一下子变这么聪明了,那快从头仔
细 讲给我听,我不明白地方再问。」
他此时甜美的女子声音,不要说别人,连他自己都有些想多说几句,因为那
种好听感觉绝对是种享 受,令他自己都非常舒服的享受。
林梦雪半搀扶,半强拉着张子路,来到镜子前,微笑着道:「首先,我要说
一件事,子路哥哥,你 看你现在变装后的样子,我是不是不应该再叫你子路哥哥,
而应该叫子露姐姐了啊?」
张子路愕然道:「什么,子路姐姐?」
林梦雪撒娇道:「子露姐姐,你不要误会,当然是上雨下路的露啦。子露姐
姐,变装并不是从外表上变成女孩子就算结束,恰恰相反,是刚刚开始,你要 熟
悉女孩子的一切,否则怎么可能不被蓝培星系的二百三十亿姐妹发现真身。所以,
这改名是熟悉女孩子的第一步。」
张子 路无奈道:「好,好,这点你说得在理,算了,我现在这样子,你如果
再叫我子路哥哥,连我自己也觉得怪别扭的,就叫子露姐姐吧。」
林梦雪兴奋的吻了张子路一下道:「就知道子露姐姐会同意的。」
张子路苦笑的摇摇头道:「被你们这么一搞,都到了这一步了,看来我早 就
落入你们算计中了。你也该给我仔细讲讲变装中的一些奥妙了吧。」
林梦雪忽然变得有些不好意思,吞吞吐吐道:「子露姐姐,我 要是全说了,
你可别生气啊,其中有些地方,其实有些那个,那个的……」
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张子路觉得再有什么意外的情况也 不能再让他惊异了,
至于生气,更是完全谈不上,毕竟最开始变装是他所同意的。
他摇了摇头道:「我不生气,绝不生气,你快说 吧。」
林梦雪高高的拍手笑道:「就知道子露姐姐会同意的,那我就从头开始说吧。」
她拍拍手,两人面前,便出现了 三维投象,三维的主象是张子路变装前的实
体模似化,看起来就象是忽然多了一个真实的没变装前的张子路站在两人面前一
样。
接着最先给张子路所穿的假阴也在两人面前三维投象中虚拟产生,往虚拟中
的人象套去。
张子路早在最开始穿上时,就怀疑假阴中 有类似于须弥纳芥子的空间,所以
才能将他鼓涨的小弟弟全部都套进去,不露丝毫痕迹,可他觉得并不是这么简单,
此时一看形像,问道:「那假 阴里有一个空间吗?我的xx小弟弟是不是藏在里
面了?」
林梦雪笑着摇头道:「不是这么简单,马上就有详细解释了,子露姐姐看 了
不要生气哦。」
张子路终于有些不耐烦的催促道:「快说吧,我刚才说了嘛,我绝不生气的。
况且,最开始 我同意变装时,就知道你们一定不会这么简单的搞变装的,已
经很有心理准备了。「
「嗯。」林梦雪应了一声,拍拍手道:「注意 哦,接下来的另一组传送过来
的图像是另一个岛上某处连子露姐姐也不知道的新研究基地的即时影像传送,不
是录影哦。」
接着便在先前虚拟的张子路旁边,虚拟出另一副图像。
张子路一见之下,大吃了一惊,无论先前他多吃惊,都没有这次这么吃惊:
「你 们……」
原来在另一组印象中,是一个看起来同样宽大的大厅,大厅中间放着一张改
正过的床一样,中间特殊固定的人物模型,只是 初具男人特征,并没有做得完全
象真人,但是这模型的下体处,象是装着特殊装备,外形只略有点内裤样,中间
挖个大洞,从大洞中露出一根粉红 色的xx,还软塌着,两个蛋蛋很可爱的收缩
在下面。
在这床周围,围着几个女子,正笑意盈盈的面对着采样摄影仪,因此在张子
路 面前,这几个女孩子的虚拟投影也是正面面对着他,都满脸含笑。
其中有凤玲美,林梦萝,谢婉婷,还有柳雅兰,以及身着装备的戴口球的随
侍 少女。
张子路开始还奇怪怎么这人物模型别的地方做得这么粗糙,但为什么下体却
做得如此真实,他以为那可爱粉红色带着点莹白的 xx是做出来的,还奇怪为何
会做成软塌的,接着便马上恍然大悟。
那并不是做出来的,而应该就是他自己的xx,要知道世俗界中 的男人的x
x不是黑色,便是很深的肉红色,只有他经过天命弈魂大法的修炼,使自己的小
弟弟xx变得粉红色还带着莹白,颜色份外好看。
之所以会如此,应该就是最先穿的假阴,自己的小弟弟并不是进入了一个专
有的次空间,而是借助一些奇妙原因,进入到了另一个地方,那假阴不过是个 另
一个空间窗口。
想不到时间岛研究院的众女竟然捣鼓出了这样的发明。
那另一个空间,应该就是凤玲美她们 所在的地方。
显然林梦萝众女所在的地方,也把张子这边的情况同步虚拟投影了过去,所
以凤玲美看到张子路吃惊的样子,笑着对林 梦萝道:「主人果然厉害,一下子就
明白了呢,婉婷,开始行动了。」
谢婉婷微笑着俯下身去,靠近固定在床上的人体模型,伸出纤 纤玉手,执住
了粉红色软瘫着的xx,然后樱桃小口一口含下去,吮吸舔弄起来。
她的技法很高超,并且是全心意的投入服务,整个 动作加上她本来的天生丽
质,和她身上还穿着的在世俗界登台演出的亮丽舞台装,有一种特异的诱人心魂
的美感,带着玄妙的靡靡性感诱惑力。
若是世俗界中的男人见到,世界知名的玉女偶像歌后谢婉婷为自己XX,不
需要真实的看到画面,光凭想像就会立马热血充顶,下体嘭的一声挺立起来, 更
不用还有那高超得让人无法想像的技巧在内。
当然世俗界的男人也只能想像这情况,谢婉婷是绝不会有半点机会给这些男
人 的。
张子路之前也经过这情况,他的全身都因着天命弈魂大法的修炼,控制得如
臂使指,包括下身的充血挺立,但是这时诡异的情 况,却使得他第一次失控,下
体不由自主的充血挺立起来。
因为他现在正变装成超出人美梦想像外的美女,亭亭玉立,刚沐浴完,全 身
尤带着清蒙水气的站在那,但是在眼前的虚拟投影中,当谢婉婷口含着那模型上
的xx时,本该被假阴包裹藏起来的xx立即传来被人含进口中 以独特技法舔弄
的那种快感,不但份外提醒着虚拟影像中被含入的xx正是通过假阴,将不知多
远的距离截缩为零,跨过空间透出的自己的xx, 还将那快感加大不知多少倍放
大了刺激过来。
既便是张子路,也一时之间控制不住,有了男人本应有的反应。
感觉自己的xx嘭涨几乎变大到自然大能到的极限,但自己下体的完全密合
只有一条粉红线的最漂亮女阴却没有丝毫变化,这种种奇异的感觉交织,令到他
完 全一时间没法去想自由控制。
谢婉婷感觉到手中,嘴里的**变化,更是得意,有些卖弄技巧的把微舔,轻
含,转圈等种种技法施展 了出来。
凤玲美笑着拍了下她的屁股道:「好了,婉婷,该帮雅兰妹妹了。」
旁边的柳雅兰早已退去全身衣服,露出了 被世俗界中人称之为最不可思议的
完美魔鬼身材。当然,因为她的脚是芭蕾舞脚的原因,所以,还是穿着透明可爱
的水晶高跟凉鞋,因为是在时间 岛的原因,不用顾及世俗界中人惊讶的目光,她
穿的是是使自己脚尖完全掂直的凉凉鞋,看起来更是亭亭玉立,份外动人。
然后林梦 萝扶着柳雅兰的纤细似不盈一握的柔腰爬到了床上,跨坐到了人体
模型上。
谢婉婷吐出口中已嘭涨到极点的**,帮着柳雅兰,一手 扶着xx,另一手调
整着柳雅兰下蹲的位置。
等柳雅兰下蹲到**处时,谢婉婷伸手掰开了柳雅兰仍闭合得紧紧完全是一条
粉 红色线的小穴,扶着肉xx棒,对准小穴口。
「嗯!」柳雅兰一声舒服的呻吟,小穴完全将肉xx棒吞没进去,屁股撞击
到了人体模 型的腹部。张子路同时在这一刻,感受到**进入到一个紧密幽深的洞
穴,最后撞击到尽头一个奇妙的地方,龟头似乎撞到一个套环的地方。
然后随着林梦萝扶着柳雅兰的纤腰帮助下的起起落落,小穴将**吞吐得进进
出出,但小穴仍闭合得太紧,除了**插入处,周围的阴唇紧紧咬合过来, 犹如一
个胶套一样套住xx。这副奇异的景象,若是传入世俗界肯定所有人都会首先想
到是合成,而不是真实的。因为谢婉婷和柳雅兰是两个完全 是对头的音乐公司的,
两人更是相互传出绝对不合,绝不会象现在这样,竟然在一起做这种事。
张子路此时却感到了比之平常与女孩 子做受更奇妙的感受,他此时正一身全
身变装成美女,可众女的动作却联系到他的神经,让他清楚知道,被柳雅兰小穴
吞吐进出的xx,正是他自 己的。
这种种刺激,若是一般男子早已经忍不住射精了,但张子路此时却并没炼气
化精,因此并没有此事发生,但一股股如潮般的快 感却不断袭来。
他终于从这种享受到极点的事,趁着柳雅兰一个较缓和的动作到来,腾出一
丝精神,讶异的道:「梦雪,这,这究竟 是怎么回事?」
在他面前,完全与真人没什么区别的凤玲美闻言笑道:「还是由我来说吧,
主人,这是时间岛众女早就计划好了的。 上次主人的世俗界游玩计划,就开始了
偷懒,有好多姐妹没得到主人的炼神液了,这次主人的闭关修炼,说是转化天命
弈魂大法的修炼,却更让姐 妹们担足了心,以为你会突破到原大法的第八层。这
次主人的变装,若是老式的变装,岂不又要开始偷懒,不知道会出现什么变数了。
所以,研究院的姐妹特别设计了这种装备,这样主人可以放心变装去做别的
事,而主人的工作也不会落下了。「
什么,为了不让我 的工作落下,竟然搞出这种发明。
张子路心中苦笑。
不过他也理解这想法,且不说他本有的偷懒心态,要知道,无论是 如何好色
的人,天天只准与女孩子们做爱,不准干一点别的事,不要说做几千年,那怕只
是几十年,怕也会受不了,更何况他本意是处男身修炼到 肉身成圣地步的人。
就说他在转化天命弈魂大法时,不止一次差一点在心态动稳下,就跨步进入
了原大法的第八层,到达天情地步, 若不是对众女的羁绊,因着众女的企盼修正
过来,此时他不知到那个宇宙时空去逍遥了。
这次的变装,也是他最开始的理所当然的偷 懒机会,变着装,总不会强拉着
他要去工作,要与上岛的女孩子们做爱吧。岂知众女竟然会有这一招,这样一来,
他别想有半点偷懒的机会了。
事已到此,他知道反抗也无用,只好一面强忍着似超越巅峰的美妙享受,一
面问道:「那这次变装还有别的什么奇妙地方?」
林梦 雪笑指着在她手边又显示出来的虚拟假xx:「这靠近子露姐姐身体的
一面,其中的玄妙子露姐姐已经知道了,在另一面,显示到外面给人看的一面,
其 实并不只有一个假的大阴唇,小阴唇,xx口,尿道口等单纯的模拟女孩子的
下身阴部的外部结构形状,其实里面同样利用次空间技术,真实的有扩张有仿 生
xx,子宫等,除了因为考虑到子露姐姐毕竟变装前是男孩子,对处理女子的月
经不熟悉,以及麻烦外而没有模似月经外,别的功能全有,换句 话说,就相当于
给子路哥哥做了真变性手术,从一个女孩子身上移植了全部女阴给现在的子露姐
姐你呢。」
张子路讶异的看 着自己的下身,那美妙的闭合成一条粉红色小缝的小穴道:
「真的是这样,不会连感觉都是真的联系到一起了吧?」
林梦雪笑道: 「那当然,这其中的微妙变化,子露姐姐就会知道了。其中的
模拟神经元完全联系到子露姐姐身上了呢,就绝对是属于你身体的一部份了一样,
等 姐姐以后就知道其中的神奇了。还有,子露姐姐这菊花穴内部,假阴也深入进
去一部份,附有次空间技术,可以把五谷轮回物送到另一个空间去,使姐姐不 用
浣肠,也随时保持里面干净无比。当然,这也是为了后面假肤穿的方便,实际上
假肤那儿是与子露姐姐身体的神经联结处,现在子露姐姐的菊花 口里面是完全被
封死的,外面的美丽粉红菊花样是模拟的。」
张子路听到自己的屁眼被封死了还是吃了一惊,不过想到里面的五谷轮 回物
实际上是通过次实间技术每产生一点就自动流入到另一个空间去了,相当于排出
身外了,也就释然了。
他生气道:「你 们做得真狠,把我的屁眼都封死了还说得这么好听。」
林梦雪撒娇道:「这是因为子露姐姐要到世俗学习女孩子行为一段时间,免
不 得要吃五谷杂粮,自然会有五谷轮回,那当然会臭死了,子露姐姐因为是主人,
又绝不准给浣肠,那就得想办法了。这样一来,不但子露姐姐的菊花穴会一 直是
最美丽的形状,最好看的颜色,更是可以配合假肤,一直是全身清香,不会有半
点臭味的。」
张子路问道:「别的什么 地方没什么特别的地方了吧?」
林梦雪道:「没太特别的地方了,可能子露姐姐已经觉得身上先前穿的假肤
紧身衣特别了吧,你现在 捏捏手上,感觉一下。」
张子路不止是捏了捏手上的肉,还在全身揉捏,令他惊异的是,他只感觉到
在捏自己身上的肉,有痛感,没 有感觉到身上原来所穿的假肤,搓拔捏拿之下,
根本分离不出那假肤,就有若假肤消失了,他完全是在捏身上的肉。
虽然早有预感, 但真的知道事实的确如此,张子路还是吃惊不已。
林梦雪「嗯」了声道:「虽然子露姐姐原来的皮肤就很白嫩,但那毕竟是男
子的皮 肤,不是女孩子的,所以全身还是有不少皮肤毛孔粗大的情况,研究院的
姐妹怎么可能容忍这种不完美的情况发生,所以研发出了这种假肤,配合子露姐
姐 先前的浸泡,已经使得假肤和子露姐姐完全合为一体了。」
张子路吃惊到:「那我以后怎么脱下呢?」
林梦雪扑哧笑 道:「子露姐姐完全不用担心,自然研究院的姐妹们开发了有
分离液,等变装完成后,子露姐姐经过三天液的浸泡就可以分离了。之所以假肤
会分 成三截,既是为方便穿,也是方便以后脱。」
张子路道:「这么说我不能随便脱下了。」
林梦雪微笑道:「当然,要变 装就要专业,只有这种不能随便转换的变装,
子露姐姐才会很快符合可以去到蓝培星系的要求。而且,子露姐姐发现没有,因
为假肤的原因,子露 姐姐可以省去一件女孩子最麻烦的事,也是最不容易学好学
精的事。」
张子路一听到有偷懒的机会,当然高兴,但却仍迷惑不解道: 「可以省去什
么事?」

林梦雪掩嘴轻笑道:「那就是可以省去化妆打扮这一步啊。子露姐姐,你现
在的面部假肤,是最精妙 的打扮都不能达到的极限完美,完全就省去了化妆打扮
这一步,是不是很幸运啊?当然,你不要想当然以为这是假肤,实际上这假肤神
奇到因为先 前的浸泡,已经和你完全溶为一体,与你的血肉相连了,所以你的任
何表情变化,都是你的皮肤真实变化。实际上你根本没穿什么假肤,对不对。」
张子路道:「这么神奇,如果我受伤呢,当然,我是说如果,以我的身手是
不会受伤的。」
林梦雪点头道:「当然,任何事情都有 可能发生,以子露姐姐的身手,也不
能完全防止这种意外发生的,我是知道子露姐姐会忍不住管一些不平事的,会有
意外发生是很正常的。不过 呢,因为这就是你身上的皮肤,所以受伤了什么的,
都和你的皮肤一样,会自然愈合哦。与真实普通人皮肤唯有的一点不同,就是不
用什么特殊消 痕药,你现在身上的皮肤愈合后是没有半点疤痕之类留下的,会恢
复到最完美的状态。」
张子路诧异道:「这么神奇?」
林梦雪微笑道:「当然这么神奇,子露姐姐,难道你没发觉吗,你的头发,
你的眉毛,眼睫毛,身上细细的女孩子特有的淡淡绒毛,都是自然生长而出的 吗,
这是你没穿假肤的最佳证明。所以以后要脱肤时,还得进行一次全身脱毛的过程
呢。」
张子路终于明白了这一整套变装 装备的神奇。
林梦雪拍拍手,有随侍少女推来一套时装台,分门别类放着女孩子所穿的衣
裤鞋之类。
她拿起一 根粉红色的缎带道:「子露姐姐,你不能一直这么光着身体啊,来
试试衣服吧。」
本来张子路开始是对自己现在这副女孩子一丝不挂 的裸体样子毫不介意的,
因为他潜意识还是认为自己穿着阴肤等等,没有裸体,但随着林梦雪的详细解说,
他对自己现在是没穿任何东西,天然的 光着身子的认同感越来越高,此时终于完
全认为自己没穿任何东西,惊声道:「天,我竟然一直这么光着身体,真是让人
觉得难为情。快,帮我穿 几件衣服,我不懂女孩子该怎么穿衣服的。」
林梦雪笑着道:「知道。」
她轻轻挽起张子露现在的如云秀发,全数拨到 脑后,用手中的粉红色缎带穿
过,轻轻的束紧扎起了一个蝴蝶结。
毕竟现在的张子露美丽无比,无论任何样子都好看得不得了,只是 这么轻轻
一扎,立时又令人眼前一亮,另有一种独特的惊艳味道升起。
然后林梦雪拿过一个半罩杯式文胸,比划着轻轻放到张子露胸 前,蒙住张子
露胸前一直那么骄傲挺拔,雪白玉润的双乳,轻轻的按顺序套上肩带,在背后扣
紧。
文胸是蕾丝的,用特制的 异星彩蛛丝编制,不但样子颜色好看,更是人体感
觉非常舒适,加上这整套服装,都是研究院众姐妹精心准备的,最合现在张子露
的身材,更是令 得张子露在被轻轻穿上胸罩时,双乳接触到胸罩时就有种触电的
舒服感,忍不住微嗯了一声。
再混合上这种第一次戴上女子胸罩的独 特剌激感应,令通过假阴穿过空间虫
洞到达另一个地方的**更是充血挺立,变得更坚硬起来。
正在张子路**上不断如观音坐莲般 起伏的柳雅兰感受到被自己小穴吞没的x
x变化,微咦一声,轻笑道:「主人开始发威了呢,xx变得更大更硬了,雅兰
的小穴被充实得满满的, 烫得好舒服。嗯,主人,雅兰也要用绝招了哦。」
旁边的三女还有周围的随侍女子闻言都微微一笑。
扶着她腰,帮助她 上下起伏用力的林梦萝微笑道:「嗯,雅兰妹妹,快使出
你新学会的招数,让主人尝尝味道。」
正伏着身,趁着柳雅兰小穴吞吐** 不断吞吐xx,露出半截xx的空隙伸出
丁香小舌舔弄xx与小穴接合处的谢婉婷抬起头道:「等会我也要让主人尝尝小
婷的招数。」
一边正在退去全身衣服的凤玲美盈盈笑道:「不过你却是最后的,等会要看
我登场了。」
这边的张子露正被林梦雪安排到一张圆凳 上,为她穿上一条同样材质的蕾丝
内裤,轻薄丝质的三角内裤套到大腿根部时,将只有一条粉红线的小穴缝包裹住
时,那种舒适的触感,令到张子 露有第一次穿上女子内裤的感觉,偏又有下体隐
藏起来的自己xx被一个奇妙小穴吞没的感觉。
男子的感受,女子的感受,男与女的 感受,此刻奇异的交织到了一起,令张
子路一时间分不清自己是张子路还是张子露,美妙羞涩的感觉令到她飞越到巅峰。
此时林梦雪 正展开自己被时间岛众姐妹称之为涡穴的新名器的第一轮对张子
路xx的强攻。
所谓涡穴,简单一点说有点象葫芦,开口小,里面 大,然后过一段距离又缩
小,再变大,当然不止象葫芦那样只有两截,而是最少十多截以上,最奇妙的是,
那开口大小的地方会移动,就象给挤奶 一样。
柳雅兰的小穴刚才吞没了张子路的xx,只是控制小穴内紧紧的夹住xx,
让张子路有xx被紧握的感觉,完全不下于第一次 给柳雅兰破处时的紧凑,甚至
还要紧,只是这种剌激,若不是这种种奇妙情况,加上张子路的天命弈魂大法多
少发挥了些作用,恐怕也早就射了。
此时的涡穴招数一出,张子路只觉得自己的xx象被不知道多少双小手分段
握住,一次次向上挤压,象是在给挤奶一样,令得他都忍受不住,差点精关把 激
不住,就要激射出去一般。
但此时她又穿上了蕾丝内裤,有种象成年人要尿尿射到裤子上的羞耻感涌上
心头,最后一步压 制住了精关的爆发。
林梦雪凭着小穴的感觉,知道了这种变化,甜甜的一笑,继续施展涡穴的绝
招。
她的小穴 内,那道道如葫芦中间缩小的地方,实际上是一道道肉环,随着她
凭着玉女心经的发动,使得肉环可以向里推动,就把张子路的**向上挤,这只是
一 个招数,肉环还可以旋转,给**更大的剌激。
这两个招数的同时使用,只是小穴全数吞没**不动,内里使功,已足以给人
无上的 享受剌激了,更何况还随着林梦萝扶着柳雅兰的腰,在一上一下起落吞吐
**,还有谢婉婷灵巧小舌的不时舔拭,更是给张子路刺激不断。
这边的张子露只觉得全身慢慢发热,高潮般的剌激让她浑身发软,手足无力,
只能任由林梦雪的摆布。她只觉得全身皮肤微红,下阴小穴内更有种微微湿 润的
感觉,似乎就象林梦雪她们被挑逗时自然小穴分泌的润滑液,可那毕竟是假的啊,
又怎么会和她身体现在的感受联动一起呢,非但如此,她更 感觉到自己乳房也有
点感觉,最明显的是乳头充血,顶得蕾丝胸罩上有两个小突点了。
感觉完全是自己身上的,没有半点假的感受, 似乎林梦雪也看到了,故意微
笑着不说,在挑选着给她穿什么衣服合适,张子露也只有暂时压到心里不说。
最后林梦雪给张子露穿上 了上身一件无袖粉红色小背心,下身是斜拉长裙,
一边几乎拖到地,另一边却减少布料,使得裙面倾斜到了几乎张子露大腿根部。
然 后林梦雪给张子露拎来一双缠丝小晶凉鞋,鞋跟足有四厘米高,本来是很
小的水晶鞋,不长的鞋面,因着这四厘米高的跟,看起来就象是鞋根非常高的高
跟 鞋了。
张子露看着这凭他眼力一眼便可看出只有十七码大一点,不足十九码的小巧
水晶凉鞋,惊讶道:「这鞋太小了吧,我怎么可能 穿是上?」
「试试嘛,」林梦雪神秘的笑笑道:「试试就知道了,子露姐姐,保证出乎
你意料。」
结果果然出 乎张子露意料,她轻轻巧巧的便穿上了这双水晶凉鞋,刚好合她
现在的脚。
林梦雪鼓励道:「子露姐姐,站起来走走看。」
张子露站起来,出乎她意料,无需任何过程,就仿佛她已经穿过高跟鞋很多
次一样,一下子便掌握了平衡,要知道她现在穿的可是相对于她的小脚来说, 倾
斜度非常高的高跟鞋。
她又试着走了一下,微呀了一声道:「我怎么穿着高跟鞋感觉到脚非常舒服。」
林梦 雪微笑着解释道:「子露姐姐知道我们时间岛柳雅兰姐姐们她们的芭蕾
舞脚的原理吧,其实在给姐姐变装前最开始的缩骨收肌步骤时,就针对你的脚进
行 了芭蕾舞脚的一些处理,所以你现在穿高跟鞋会很舒服的啦,不要说是四厘米
高的根,就是更高的,子路姐姐你都可以轻松应付。相反到是现在你穿平底 鞋,
才可能会有些不习惯呢。」
张子露微咦了声道:「哦,原来是这样。」
林梦雪道:「现在子露姐姐穿的是 四厘米的,以后可能穿的较多的应该是六
厘米的,可惜子露的小脚太可爱了,却也只能最高穿八厘米高的高跟鞋,那还得
脚尖完全掂起直立才行 呢。」
张子露笑着道:「六厘米就很很高了,更何况是八厘米的,你还想更高,真
是不知足。」
她试着走了几 步,当她一个试着一个旋身,让斜步拖地的裙角一侧飞起来时,
忽的惊咦一声,立时满脸羞红,几乎跌倒。
林梦雪赶紧扶住张子露 道:「子露姐姐,你怎么啦,突然。」
此时的张子露完全象小女孩子一样,羞红着脸直摇头。
林梦雪忽的捉胁一笑,猛 的捞起张子露裙角,手如闪电,一下子摸上了张子
露刚穿上的蕾丝内裤:「哈,原来是子露姐姐……嘻嘻!」
若不是张子露此时自觉 羞愧难堪,兼又为居然会有此事,惊异于变装装备神
奇至此失神,林梦雪是绝不可能得手的,此时只有更羞红脸道:「怎么,怎么会
这样,好象我 真的变成了女孩子一样,该怎么办?」
林梦雪嘟嘴道:「子露姐姐本来就是女孩子嘛,什么叫好象,这是正常的现
象,谁叫凤姐姐她 们那边正在捣乱呢。不过这种子露姐姐本来的工作,是一刻也
不会担搁,所以这种正常现象,会一直有的。所以子露姐姐要学会使用卫生巾或
者卫 生棉条了。我建议子露姐姐使用卫生棉条,最舒适了。」
「什么,卫生棉条?」张子露有些不能置信的道,只是变装,怎么会用到卫
生 棉条。
林梦雪点点头道:「子露姐姐是女孩子嘛,当然要学会使用卫生棉条了。我
们女孩子身体非常敏感,稍有剌激,便会自己分泌 润滑液的。而子露姐姐的工作
又不能停下,所以学会使用卫生棉条是必须的。因为子露姐姐现在是处女身,将
来也一直永远都是,所以用卫生棉条 最合适了。等下子露姐姐去沐浴一下,我教
子露姐姐使用卫生棉条。」
此时那边柳雅兰因为好久没与主人做爱了,加上一直由她主动 的起伏,所以
在前一刻到达高潮,换上了凤玲美,凤玲美一上来就使用了名器「净穴」的招数,
剌激得这边的张子露又一阵极妙享受,只觉全身无 力。
但她毕竟功力深厚,仍能坚持,此时自觉内裤被濡湿浸润得更难受,在林梦
雪等众女面前极觉羞愧难当,强忍着全身的无力,进 入了沐浴间。
或许是这边凤玲美的招数太厉害,又或者一下子便沾上了女孩子爱干净的天
性,进去了半个多小时,直到又换上了林梦 萝上马,张子露才从沐浴房处经风干
室简略的抹干身上的水出来,这还得感谢林梦萝没一上场便用上名器「柔穴」绝
招的原因。
张子露有些忍受不了下身一直湿湿还杂着其它滋味的感觉,一出来便请教林
梦雪卫生棉条的用法。
林梦雪让张子露躺到床上,拿出 一盒十条装卫生棉条盒,取出一条道:「这
个卫生棉条是研究院特制的,吸收包容性特别,别的优点我就不说了,只是它的
吸水量,既便女孩子量 再大,也可吸水十多天,所以,子露姐姐,你只需要一个
月换两次就行了。」
她分开张子露的双腿道:「这个放卫生棉条很简单,子 露姐姐一下子就会的,
不过我们这儿这么多人,子露姐姐一定不好意思,就由我代劳吧,嘻嘻,我还是
第一次帮人放卫生棉条呢。」
张子露的女阴漂亮诱人,是时间岛美身研究院美阴研究科特别设计的,美到
极点了,既使双腿分开到极限,也仍然只会闭合成一条粉红细线,只是两边的 弧
度会因牵引改变,成为最美丽的起伏。此时当然也仍闭合成条线。
林梦雪小心翼翼的分开紧闭的小穴大阴唇,再用手指挑开小阴 唇,终于找到
xx口,因为处女膜还在,只有中间有个五角星样的可爱星形小孔。
她小心的将卫生棉条慢慢塞入,只余下一个线头。
这整个过程,因女孩子自然反应羞红了脸闭着眼的张子露,可以轻易的感觉
到林梦雪的所有动作。
林梦雪拍手微笑道:「好了,该 给子露姐姐换衣服了。」
林梦雪此时又给张子露换上了另一套衣服,还拿出来一双吊带丝袜。
只要是女孩子的衣服,张 子露都是第一次穿,这女孩子的专属物品吊带丝袜,
等到林梦雪给她慢慢穿上时,那种丝质顺滑的柔感,令到她舒适得几乎微咪眼睛,
呀道:「难 怪你们女孩子都爱穿丝袜,原来是这么舒服的。」
林梦雪接着给张子露穿上长袖牡丹小丝衣道:「嘻嘻,这下子露姐姐可以品
味到女 孩子的一些滋味了,子露姐姐,有了这番感受,等以后你一定要多设计些
好的虐恋装备哦。」
张子露点了点头。
林梦雪最后给张子露穿的是雪白的丝质半百褶裙,只有一边是百褶,斜斜的
而上,在此时的张子露身上穿着,显得份外可爱。
最后 给张子露穿的是高跟透明凉拖鞋,微笑道:「请子露姐姐再走走看。」
张子露再起身走了几步,几个微微旋身,只觉得全身舒适不已,因着卫 生棉
条的原因,虽然仍感受到凤玲美那边的剌激,但却不用担心内裤濡湿了,柔笑道
:「感觉好象好多了,舒服极了。」
林 梦雪拍手跳起来笑道:「子露姐姐的变装终于完成了。下一步就该到世俗
界接受考验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分类

版权声明

本站内容多为转载,由于部分文章年份较早,难以查清具体版权信息,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在相关文章后留言或发邮件至lvlili5201314@gmail.com

博客状态

  • 9,066,132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