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身拉链


「你是阿诺?」我不可思义的看着慕容诗诗。
「嘿嘿,吓了一跳吧!」慕容诗诗俏皮的笑着说:「怎麽样?我的样子漂亮
吧!」
「漂亮,真的漂亮!」我擦了擦流在嘴边的口水问到:「阿诺,你怎麽会变
成慕容诗诗的样子?」
「这个嘛,是应为我得到了一件法器!」慕容诗诗歪着脑袋说到。
「法器??」我疑惑的看着她。
「没错,就是这个!」慕容诗诗笑说着拿出了一根肉色的东西放到我的眼前。
「这好像是个拉练?」我看着眼前那奇怪的物品问到。
「没错,不过这个法器的名字叫做「替身」,这东东可是我花了好大劲才从
一个古物商那搞到的,而且价格可是贵的吓人啊!」慕容诗诗装做一副心痛的样
子说到。
「是哇,有多贵?我也想去弄一条,能变成别人摸样的宝贝再多钱也合算!
「我满脸羡慕的说到。

「嗯,还好吧,只不过300W吧。」慕容诗诗笑到。

「300W,还是真是挺贵啊……」我有点心虚。

「是吧,当时我也这麽觉得,不过现在我一点都不觉得贵!因为这东西的确
是个宝贝啊!」慕容诗诗话风一转,问到:「阿彦,你想不想变成慕容诗诗?」

「想啊!这怎麽弄?」我一脸兴奋,慕容诗诗可是年级排行第三的美女啊,
能够变成她,那可有趣了。

「哦,你等一下啊!」慕容诗诗笑着解开了自己校服的扣子,露出了她洁白
如玉的肩膀。

我脸一下子红了起来,一丝热热的液体在我鼻子裡转啊转的,我急忙问到:
「阿诺,你在干嘛啊?」

「这个,当然是脱衣服,女生的衣服脱起来好麻烦啊!」慕容诗诗愁眉苦脸
的说道。

「不会吧,变个身还要脱衣服?」我满脸的不解。

「我有说过变身麽?」慕容诗诗气恼的说:「这个躯体可是原版慕容诗诗的,
我只是借用一下罢了!」

「什麽?你说的是你就是慕容诗诗?」我鼻子一酸,终于满腔热血流了出来。

「没用的傢伙!」慕容诗诗瞪了我一眼说到:「你没看过A 片啊?」

「看过,可是这麽刺激的没有……」我使劲装做无辜的样子,但心却跳的像
一个鼓一样。

「好吧,好吧,等下有你刺激的!」慕容诗诗一面无奈的说着,一面借开她
的胸罩。

「嗯,恩!」我两眼放光的看着眼前的女孩胸前那一对饱满如玉,并且高傲
挺立的小白兔不住的点着头。

「对了,阿彦,帮个忙!把那根拉链放到我的背上!」赤裸着上身的慕容诗
诗走到了我的床边,背朝着天趴在了我的床上。

「好,好!」我不住的点着头,拿起拉链走到了她的身边。

慕容诗诗的背好光滑啊,一丝皱纹都没有,洁白如羊脂一般的皮肤以及那柔
嫩的手感,让我经不住不断抚摩着。拉链「替身」放上来。」慕容诗诗笑了着骂
到。

「好好。」我脸一红,拿起那个名为替身的拉链,放到了她的背上。

当我把拉链全贴好以后,令人惊讶的事出现了,那拉链竟然生出了一排刺骨
一下子扎在了慕容诗诗的背上,慕容诗诗似乎很痛的样子,不过她并没有喊出来,
反而把手放在了拉练的拉头上用力往下一拉,丝的一声,慕容诗诗的后背竟然出
现了一道裂缝。

「你没事吧!」我担心的问到。

慕容诗诗没有回答,反而把手拖住了自己的脑袋,用力一拉,只见她的两眼
往上一翻,波的一声,一个黑呼呼的物体从她的背部冒了出来。

「我当然没事!」那个胖胖的脑袋笑着说道,只见他往上一挺,肥肥的身体
竟然从慕容诗诗那娇小的身躯裡挤了出来,一隻手伸了出来,接着又是另一隻手,
然后他站了起来,用的正是慕容诗诗那两条美腿,他一隻手拉住了慕容诗诗的一
条腿轻轻一拉,一隻长满黑毛的粗壮大腿离开了慕容诗诗的身躯,然后是另一隻,
最终阿诺的身体完全和慕容诗诗的娇躯分了开来。

「她没事吧!」看着半躺着的慕容诗诗我不由的带着有丝心痛,慕容诗诗竟
然被阿诺随手放在了一边。

「这个……」阿诺看了看慕容诗诗,他似乎有点心虚,不过他立刻说到:「
应该没问题的,虽然当时那个古董商说有用这根拉链有可能对宿主的精神带来一
些不良影响,不过对其肉体一点危害都没有。」

「这麽说还是有影响的?」我有些气愤的问他。

「还好啦,只是进出她的身体的时候她会有感觉,当完全进入她体内的时候
她的意识就会进入睡眠状态。不过你放心好了,我这麽做慕容诗诗是同意的!」
阿诺急忙说到。

「同意?她竟然同意让你佔据她的躯体?」我有些怀疑。

「这个你就不知道了,前几天你有没有发现慕容诗诗的举动很反常?」阿诺
坐在了床上,翘起二郎腿说到。

「这个……好像有点。」我说「嗯,因为她的母亲住院了,据说是血癌,慕
容诗诗是由她母亲一个人养大的孩子,当她得知她母亲得了绝症,治疗的话需要
500W,而她的亲戚却没一个人肯借她,就算借也只肯借几百快,她绝望了,
最后她想起在她认识的人中,只有我能拿出这笔钱,所以她来求我,而当时我刚
弄到这个宝贝,所以理所当然的题出了这个要求,没想到她竟然想也没想就同意
了,只求我救她的母亲。嗯,接下来几天我就成为了她。」阿诺笑着说到。

「你还真是个恶魔啊!竟然拿这麽好的女孩子当玩具玩!」我歎了口气。

「你还不一样?你难道不想佔据她的躯体了?如果你不想的话我就把慕容诗
诗带回去了啊?」阿诺伸手就想从慕容诗诗的背上取下拉链。

「别,别这样!我也想玩!」我脸一红,急忙说到。

「这样就对了,我们可是好兄弟,我的就是你的!不过。。。」阿诺停了一
下。

「不过什麽?」我连忙问到。

「赶快帮我弄套衣服来,难道你那麽喜欢看男人的裸体麽?」阿诺没好气的
说到。

「好,好!」连忙从衣柜裡弄出一套衣服扔给了阿诺后,我问到:「怎麽进
入她的躯体?」

「白痴!我怎麽出来的你就怎麽进去!」阿诺一面穿着衣服,一面没好气的
瓢了我一眼。

「哦,哦!」三下五除二,我脱完了衣服,走到慕容诗诗的身前,小心的抱
起了她的腰,把左腿放了进去,她的身体暖暖的,我感觉她的身体好像是空的,
就裡面似乎只有一些温暖的液体。不过我的腿明显比她的腿要粗,很明显把她的
腿给撑了开来,一个脚装物体顺着她的腿上的皮肤往下伸,不过当我把腿全塞到
她腿部的时候,我明显感到腿部紧了一下,我的腿竟然溶入了慕容诗诗大腿内。
我动了动脚趾,果然慕容诗诗的脚趾也跟着动了动,再动了动脚腕,果然如自己
的一样。我把手放在了慕容诗诗的大腿上摸了摸,好痒,的确,她的这条腿已经
属于我的了。三下五除二,我立刻把另一隻脚也塞入了她的腿内,这样,我就能
用她的腿站了起来,只是感觉似乎身体身重啊。

接下来当然是把自己下半身放进去,不过当我看见自己挺的老高的小兄弟时,
我有些发愁,只是看见慕容诗诗的肚皮上有一道小小的凸出,当我拉上她的腰的
时候,虽然还能感觉到我的小弟,但再也没感觉到紧,而她的身体也恢复了正常。

没错,接下来就是她的两双手,看着她那两双如葱般纤细如玉般白嫩的小手,
我笑了起来,虽然现在她的手往下无力的垂着,不过很快,当我像戴手套一样进
入她的手臂后,这双完美的小手灵活的恢复了生机。

我用慕容诗诗的小手用力拧了下自己的脸,没错,这不是梦,现在我除了脑
袋外全进入了她的体内,身体的感觉恢复了,只是慕容诗诗的脑袋还在自己胸口
前不住的晃荡。

我走到床边的镜子前,现在我的身体已经完全融入了慕容诗诗的体内,她的
身躯已经完全成为了我的身体,我用慕容诗诗的手轻轻的拿起了她的脑袋,仔细
的看着镜子前那秀气的面孔。

「呵呵,很快这张漂亮的脸就长在我脸上了!」我淫笑着摸了摸慕容诗诗的
脑袋自言自语的说道。

「呜~ 」没想到慕容诗诗的头竟然呜了一声,她的眼睛竟然有些微微的抖动。

「别搞了,她快醒了,你会吓死她的,快吧她的头套上去!」刚穿好衣服的
阿诺连忙说到。

「哦,好,好!」我连忙托起了慕容诗诗的脑袋然后往头上一套。

一阵黑暗闪过,就向眨眼那麽快,我睁开了眼睛。

「成功了?」我半信半疑的看着镜子前的慕容诗诗,她正皱着眉头看着自己
:「没错,我成功了!我的声音变成她了,身体也是,哈哈哈哈!」镜子前的慕
容诗诗高兴的蹦了起来。

「喂,喂,阿彦,你不会这麽兴奋吧!」阿诺无力的把手放到我的背上,取
下了那条拉链:「你现在可是慕容诗诗,至少也得文雅点吧!」

「可是我这可是第一次拥有女孩子的躯体啊,更何况这可是我心目中的目标
之一,我能不激动麽?」我用慕容诗诗那娇美的女音说着,一面把手放到自己胸
口上不住的捏着!一面捏一面还自言自语的说到:「没想到慕容诗诗的乳房还真
是丰满啊,手感真不错!」

「喂,阿彦,你不能等我离开后再玩麽?你这可是诱我犯罪啊!」阿诺笑着
说到:「我可是答应过慕容诗诗,留住她的处女的!」

「什麽?你答应她这种事?你难道不是男人?」我柳眉一横,对他说道。

「没办法啊,她虽然答应我把自己的躯体给我,但我也答应她让她实现一次
恋爱的感觉。」阿诺探开手说道,不过他想了想,淫笑着说道:「不过你可以在
让她爱上你啊。」

「嘿嘿,可是我现在就想要啊!」我娇媚的说到,一面掀开了自己的裙子,
一条洁白的纯棉内裤出现在眼前,配合那两条玉石般的大腿,我不由的一阵目晕。

「对了,阿彦,你走两步看看。」阿诺笑着说。

「为什麽?」我疑惑的看着他。

「当然是看你像不像女孩子,嗯,你还是得把衣服穿起来!」阿诺的脸上竟
然有些红红的。

「好吧,好吧!」我拿起了床上的胸罩套了起来,然后穿好了内衣后,又披
上了校服,这样平日裡的慕容诗诗又出现在镜子前。

「走两步给我看看!」阿诺笑咪咪的说道。

「哦……」我低着头,小走了两步,裙子伴随着雪白的玉腿晃动着,令我不
由的一阵的心动。

「不错,不错,阿彦你还真像个女孩啊!」阿诺笑着说。

「废话,我现在用的可是慕容诗诗躯体,你应该叫我诗诗!」我故意扳着脸
说道。

「好啦,诗诗,别介意啦,等下我陪你去买衣服啊!」阿诺笑到:「你难道
不想试试那些漂亮的衣裙?」

「当然想咯!」我笑着凑近他的身体,拉住他的手放到了我的胸口上说道:
「好阿诺,想不想和这副美丽的身体做爱啊?」

「嘿嘿,当然想咯~ 」阿诺蠕动着他的手,不住的在我胸口上捏着,另一隻
手放到了我的腿上,可正当他还没动几下的时候,一个电话把他叫了过去。

「妈的!」阿诺气急败坏的站了起来说道:「我现在得回公司去次,竟然有
条子要来查帐,我先得把帐目问题解决掉。」

「那你去吧!不送了!BYEBYE~ 」我笑着冲他挥了挥手。

「你不准备从慕容诗诗的身体裡出来?」阿诺有些发愣。

「废话!好不容易才搞到这麽漂亮的躯体,我怎麽会轻易的让出来!」我面
对着镜子中的慕容诗诗一阵的傻笑。

「好吧,好吧,我晚上再过来拿吧!」阿诺摇了摇头转身离开了我的屋子。

阿诺摇了摇头转过身正想离开,突然他觉得自己脖子一痛,一股大力传了过
来,他一阵目晕,昏迷前,他看到一长漂亮的面孔在他面前闪过,他想说话,可
是没说出来,倒在了地上。

「拿你个鬼!这个躯体我要了!」我凶狠的站在了他的背后,慕容诗诗那漂
亮脸颊应为激动都有点变形了!

看着他倒在地上昏迷了过去,我不由的送了一口气,自言自语的说道:「不
好意识,阿诺,不是我不拿你当朋友,不过有一句话你因该知道的,那就是「匹
夫无罪,怀壁有罪」,更何况现在你把慕容诗诗参合了进来,所谓人为美女死,
鸟为食物亡,这可不能怪我阴狠手辣了!」

看着地上昏迷着的阿诺,我笑了起来,虽然我很想一刀子把他给砍了,不过
留着他的身体还是有用的,至少钱还是有用的。我随手掀开他的衣服,把拉链装
到他背上,拉开以后,顺手把我家养的那只巴西龟扔了进去。

「OK,这样就完成了!」看着阿诺头一缩眼一闭,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我
一脚把他踢到了床底下。

看着镜子前纯情的慕容诗诗,反正也不是我肉体,不玩白不玩,现在的机会
可是难得,当然为了让这具漂亮的躯体始终在我的控制之下,还得做一些小小的
准备。

架好了摄相机,把位置对准了了镜子前的自己,我已经按耐不住那异常强烈
的快感了,现在我就像在大庭广众下被人看光一样,使我的手已不由自主的伸入
了慕容诗诗的内裤中。她的下身摸起来平平的,原来处于小弟位置的地方只长了
一些细细的柔毛,一阵异样的香味伴随着我的动作渐渐的散发出来……把慕容诗
诗的身体玩弄够后,我就拿起替身拉链放到了背上,慢慢地把慕容诗诗的人皮脱
了下来放在床上,然后再帮人皮拉上拉链,回复原来身躯的我,赤裸的站在床上,
注视着躺在床上的慕容诗诗,渐渐的慕容诗诗的眼睛逐渐张开。她一清醒看到我
赤裸的样子,便立刻逃到牆角,缩在牆角哭泣着,还露出怨毒的眼神看着我,这
时我心中其中的一个疑问解开了,那就是我操作她的身体所做的每一件事,他都
十分清楚。

「你都很清楚我用你身体所做的每一件事?」我还是不禁问她(哭泣的没回
答),为什麽你要控制我的身体?还用我的身体做了那麽多无耻的事?为什麽要
这样对你的好朋友阿诺?」她泪眼婆娑的向我怒吼 .

「很抱歉,一切都是凑巧,我第一次进入你的身体,只是好奇女生的身体,
至于为何要用你的身体做那麽多无耻的动作,是因为你的身体太完美了,使我喜
欢上了女生的身体,为了以后能再你的身体和不让你把今天的事说出去我只能这
样做了。」我胡乱说一通

「你…你——,滚!我不要再看到你了,走开。」她气急败坏的说

「又很抱歉,我现在没办法走,因为我赤裸着可不能随便到处跑,另外,我
还没已男儿身与女人做过爱,当然现成有,我岂可不好好享受一下。」我一边说
着一边走向她。

她起身想要逃跑,但正好我已经逼近牆角,她已无处可逃,我一把将她紧紧
抱住,她竭尽力气的挣扎,可能是因为她才取回身体控制权的关係,无法完全发
挥力气,所以无法挣脱我的只手。

我将她硬拖到床边,用力的将她摔向床上,顺势压住她,而我的只手也不得
閒,立刻开始对她上下其手,这个刚刚我身为女人时令男人销魂的蜜穴,完完全
全的展现在我面前。她一边哭喊着一边用软弱无力的只手不停敲打我的身体,但
对我而言却像被蚊子叮到一样,但她的手实在有点妨碍我办事,索性我用我的左
手牢牢的扣住她的只手,而右手扶着我的生气盎然的宝贝,对准了梦寐以求的蜜
穴,小心的放了进去,不过我发现小弟并没有一下子伸到底,中间似乎被一个什
麽东西阻挡在外面,我知道这就是她的处女膜了,于是我深吸一口气狠狠地插了
进去。

慕容诗诗因为刚失处女身而痛得大叫起来,

「不要…啊…」我压着她的只手,她根本无从抵抗。

但我也顾不得她的只手,因为我的手告诉我,它想感觉一下巨乳的触感,当
然我同意它们的意见,将原本还未受战事波及的上半身,立即陷入一片战乱之中。
我伸手将他上半身的米色毛衣拉至她的手臂处,顺便克制了她原本作乱的只手,
也矇蔽住她的眼睛。

「不要!放开我,啊!不要在强暴我了。」她的声音悽惨的叫着。

但在我只手传来的触感使我的手停不下来。滑润的肌肤上的那两粒乳头,被
我又摸又捏的,渐渐艇了起来。

因为没做爱的经验,手在动下半身就忘了动。于是我又开始缓缓的抽插起来。

「住手!求求你住手,不要了,求你放过我吧!我不会将你的事说出去的。」
她开始哀求我。

「不要勒!反正没人制的住我,我有人皮拉链式耶!」我冷冷的告诉她。

她那左右二个白白的乳房,似乎因为被我抚摸而肿胀了起来,那澹澹粉红色
的乳头,早已充血变硬,我想它的身体应该有感觉了吧。

因为我曾经控制过这个身体,所以对这个身体的感觉反应瞭若指掌,一但这
个身体有了感觉,精神是无法压制感觉的高涨,最后一定无法自我克制,渐渐的
被快乐所佔据。果然她的挣扎开始消失了,我想随着情慾的渐渐高涨,她不久就
会开始享受性爱的快乐。

「啊啊啊!不要!不要再插了。好奇怪,感觉好奇怪喔!我要溶化了。」果
然比我想像的还快,她已经情不自禁发出了呻吟。

「哦!全身好热好烫,我到底怎麽了,感觉实在好舒服,从来没有那麽舒服。
啊啊——!」她开始尖叫呻吟着,呻吟声中充满了性慾渴求。

我受到鼓励,更是卖命的加速抽插,而现在身为男人的我,下体兄弟传来的
报告显示,现在正被敌人夹攻着,舒服到爽翻天了。

「啊啊啊!太舒服了,太棒了!哦!哦!」我的口中不禁发出讚歎,第一次
干女人竟然这麽舒服。

而她也不断发出语无伦次一样的快乐叫声,且每一次随着我肉棒的抽出,从
她淫穴里的爱液也跟着大量涌出。我的鸡巴磨擦着她阴道的肉壁,每一下几乎都
要我的命,我快要撑不住了。

我突然想到改变策略,改变抽插的方式,慢慢来但每一下都一次到底。

果然策略生效,我大概可以撑久一点,而我每一次插到底,似乎都捅到了她
的花心,每顶到一次她就尖叫一声。现在她完全没有抵抗了,反而扭动她的下体
配合我的抽插。

「啊……啊……啊……快用力些……就是那里……再深入一点……好弟弟,
你插得人家好爽。快……再来……再快一点嘛!喔……要去了……啊……去了…
…」

她狂叫一声,只感觉她的淫穴洩出了滚烫的淫液喷在我龟头上,这感觉实在
令人忍受不住,于是我加快速度的抽插。高潮过后的她,似乎清醒了一点,她看
到我的表情与动作知道我快完蛋了,不禁紧张了起来。

「求求你,不要再射在里面。喔——喔——,如果你射进去我可能会怀孕的,
喔——呀——不要,不——-」我不理她的叫唤,用力的插了几下,便将大量的
岩浆毫无保留的射进她的子宫裡.

「诗诗小姐,承认吧!即使我没有操控你的身体,你遇到这种性事,还是自
然而然的会变的很淫荡,因为这是你身体的特质,你何不接受它且去享受它呢?
忠实自己的感觉让自己活的自由自在,让自己活的快快乐乐不好吗?」,她听完
之后,沉寂了一下子,然后歎了一口长长的气,我想她已经接受这个事实了吧!

接着我又说:「只要你以后跟着我,听我的命令,或许我会帮你找几个比你
更好的身体给你玩弄呢,你想想,跟着我你还怕谁啊,你想当歌星,模特,超女
等等我都可以帮你实现哦,还有,你有裸体照还在我手上,如果不听我命令的后
果是什麽你很清楚吧?」

只见慕容诗诗想了很久,然后很尊敬的对着我说:” 是的,主人,诗诗以后
都会听从你的命令”

「小诗,我们一起去冲凉吧,然后好好休息一下,到时我再跟你说一下当我
下一个身体的人选」听完我的邀请后,我看见她惊吓的脸犯起一阵红潮,之后我
强拉她一起进浴室洗鸳鸯浴,她也没有太多挣扎。当然鸳鸯浴的过程中,我下面
的兄弟适时复活过来,于是我又向小诗宣战,在浴室里打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可
「歌」可「泣」的战役。

冲完凉后,我们穿好自己的衣服,我就对慕容诗诗说:你跟我来,我带你去
一个地方,我刚想到一个好的身体一会儿你按照我的说话去做就行了”

慕容诗诗疑惑地说” 好的,我都听主人的”

于是我拉着慕容诗诗的小手一直跑回了学校,然后来到校医室,最后停在了
校医室的门外。

「主人,你来这干什麽啊,你有病啊?」

「不是,你来看看这个女人怎麽样,嘿嘿」说完便用她的小手指着校医室内
一个趴在台上写着字的人!

慕容诗诗顺着我的手向裡面看去,看到了是一个女人!当看清她的样子时,
啊」的小声叫了一句,心想:主人真会找,比我身体还好的女人还真让他找到了!
校医室裡面的女人到底是谁呢?到底是谁比现在的我还漂亮呢?对了,她就是上
年才分配来我校当校医工作的美女老师「谢雪谊」!

由于她的美丽,性感,大方,对学生的关怀,让我校的所有人共同推举她为
本校第一美女!按脸蛋来说,现在的我跟她一样美丽,但她比我更多了一份成熟,
当她穿起哪白衣天使的衣服时显得十分性感!

不错吧,嘿嘿,才23岁的她绝对是个附身的好对象,她是在上海转来的,在
这没亲友,让我附在她身上可以多久就多久呢。想想就爽呆了,嘿嘿嘿」

「主人,你查她可清楚啊,对了,你准备怎样做啊?」

「你看到校医室现在是不是只有她一个人在啊?」

「是啊,本校就她一个校医啊,而且现在还是早读时间,没学生来这的,所
以就她一个人好正常啊。」

「嗯,我要的就是这样。」说着说着我便在小诗耳边小声地说出了我的计划!

听完后,小诗就说:「好的,主人,我现在就去!」

我扶着小诗进了校医室后,小诗便对谢雪谊说「谢老师,我的头不知为什麽
有点痛,不知你能不能帮我看看啊」

谢雪谊用着她哪天仙般的声音说:「快坐这裡,让我看看。」然后她低下头
去拿工具,就在这时,我就来到她的身后拿出准备好的手巾突然按住了谢雪谊的
口。

只听到「唔,唔,唔……」从她的口中放出,大约三分钟后,她就一动也不
动了,我把手放在她的鼻子外试了试。

「啊,主人,你……你把她杀了?你刚才不是说只要她的身体吗?」

「哼,你知道吗?像谢雪谊这种人间少见的绝美的肉体,真是世间难找啊!
我可不想我脱离她身体时,让她跑了呢,到时让我到哪再找她?现在好了,我想
了很久终于想到了一个好办法,就是把她给杀死,然后我再以自己原来的身体自
动退学离开学校到外面工作,然后我再人皮拉链附在她身上,也就是说我以后就
要永远的代替她了!还有,我附在她身上,她的灵魂虽然死了,但她的肉体还是
好好的生活着呢!这样她不就是以另一个方式活着吗?由我代替她来过这种顶级
美女的生活不是更好吗?你也不看看她在校裡穿的除了这身白衣天使服显得性感
点外,其他时候就是穿着哪些牛仔裤,长衣服的,都把自己哪绝美的身材给封住
了,这也太浪费了她哪绝美的身体吧?从今天开始,以前哪个老土的谢雪谊就让
她过去吧,现在由我永远的代替「谢雪谊」,我会让她的身体得到最好的利用的,
我一定会把原本属于她的哪些老土的衣服都丢掉,再很多很多性感漂亮的衣服和
高跟鞋,然后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我相信一定比现在还要漂亮很多的!好了,以
后你也不要叫我主人了,叫我「雪姐」吧。知道没有?」

我说完后便飞快地脱去了自己身上的所有衣服,然后又慢慢地开始脱谢雪谊
的护士服,首先是拿下她头上的白色帽子,发,顿时一头迷人的长髮散开来,接
着脱掉她小脚上穿的一又只有35码大的白色高跟鞋,这时候我看到她的一对可爱
的小脚丫,肉色的澹澹的长丝袜,这样的脚显得更加朦胧诱人,此时我也被吸引
了进去。看到这我面都红了,但这是兴奋的红,因为一会儿这些性感的衣服就是
穿在我的身上了,不用多想又脱掉谢雪谊的白色短裙,白色护士服,一套白色的
婷美内衣,长丝袜!最后,谢雪谊也完全赤裸的倒在了地上,此时的她犹如一个
女神一样,性感美丽!

然后我把手中的人皮拉链放在谢雪谊的后背上,那拉链生出了一排刺骨一下
子扎在了谢雪谊的背上,再把手放在了拉练的拉头上用力往下一拉,丝的一声,
谢雪谊的后背就出现了一道裂缝。

由于有上一次穿慕容诗诗人皮的经验,所以我很快就把谢雪谊的人皮穿好了,
最后拉上拉链,而死去了的谢雪谊因为有我溶入了她的身体而复活了!现在的谢
雪谊可以说是谢雪谊,又可以是我!因为身体是谢雪谊

的,但她被我所杀后又被我所附身,哪个美丽的身体现在就变成了只属于我
一个人的绝对控制权了!身体是谢雪谊的,但控制这身体的已经不是原本哪个天
真的谢雪谊了,而是做了二十年流氓男人的我!想到我以后就是美丽绝伦的万人
迷了,便「哈哈哈」大笑起来!!

只听见现在从我嘴裡放出的声音是多麽悦耳的女声啊!

这时慕容诗诗对着我说「雪姐,早读时间快够了,你还是快点穿回自己的衣
服了,要不一会下课就让别人看到就不好了。

这时,从我的口中发出令人神晕颠倒的声音:「嗯,霜儿你说得对,我得马
上穿回现在属于自己的衣服了!」

在地上找到了刚才脱掉的属于谢雪谊的衣服:35码大只有5CM 高的白色高跟
凉鞋,肉色的澹澹的长丝袜,

白色短裙,白色护士服,一套白色的婷美内衣,发卡等。

我首先拿起白色透明的丁字小内裤穿上,小内裤将我的下体紧紧的包裹在裡
面,我又拿起哪条如女人第二层皮肤的内色连裤丝袜用纤细的双手慢慢的向上拉,
这个感觉令我爽呆了!接着我将她的性感的白色透明的胸罩穿在了我的身上,因
为是第二次穿,所以我很快就掌握了,我的乳房被胸罩托了起来,看起来更加尖
挺了,再穿上护士裙和衣服,我来到校医室裡的落地镜前欣赏着这个绝美的胴体!
对着镜子,让我看到自已哪丰满的乳房把护士服顶起,形成两个高耸的山峰和一
条深深的沟谷,衣禁鬆散,但透明的面料却出卖了我纤细的小蛮腰,正好搭配我
36C 大的美胸。

护士短裙本身就有型,不用我的丰臀去顶都能自然的翘起,使我的臀部和大
腿间形成一个诱人的落差。护士服选的面料比男大夫穿的白大褂好多了,好单薄、
好透明,从镜子裡都能隐约的看到我可爱的内裤,修长的玉腿穿起肉色的澹澹的
长丝袜,真的太性感太诱人了。

哈,终于完成了,不,差点忘了,再穿上她哪5CM 高只有35码大的高跟凉鞋,
在以前我可一直不敢想穿上哪麽小的高跟鞋呢,现在不但穿上了没有感觉不适的,
还十分舒服!最后带上发卡。现在站在镜子前的我跟刚才的谢雪谊一模一样了,
准确的说现在开始我就是谢雪谊了!

想着想着,我又看了看校医室的钟,还有二分钟下课了,我得准备一下了,
于是我就对慕容诗诗说:「小诗,快下课了,你先回去,中年休息时我们再说。」

「雪姐,哪我先走了,中年休息时我再来找你啦,拜拜了。」

「嗯,拜拜!」经过现在附在谢雪谊身上的张雄把谢雪谊原本仙音般的声音
再撒娇般的说出来,更加吸引人了!

等要慕容诗诗走了后,早读课的下课铃也打响了,我就在镜子前面摆着各种
女人的姿势,尽情的散发出我的柔媚,又走起猫步,摆动腰身,展现我凹凸的三
围 .正在这时,门外的铃声突然响了,我心想「坏了,有人来看病了」,正在我
犹豫的时候,外面的男人喊道「谢老师,看病啊,快点呢!!」,我一听这可遭
了,这怎麽办呢,突然我看到镜子裡面呈现出一个绝美、性感的女护士,是啊,
我怎麽忘了,我现在是学校第一美女校医:谢雪谊呢!

看了看我心一横「就这样去把,只要我表现得正常点,估计他看不出破绽」,
想到这,我取下护士帽直接走到门口打开校医室的门。

我打开门口,看到外面一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在焦急的等待,看他的穿着就
知道是城市来的,但是面带忠厚。他一看到门开了就走了进来,然后坐下跟我说
着他的病证,而我现在虽然是谢雪谊了,但我一点也不会医术啊,想了一会,就
学哪些医生哪样扮着很专心的样子看了一会后,然后随便说他得了个病,就转身
就去取药给他了。

我先拿了5 瓶生理盐水,一手拿一瓶,小臂各夹了一瓶,腋下夹一瓶,我走
了过去正要交给他,发现他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的胸口,我低头一看,由于事出
突然我的胸前有2 粒纽没系,夹紧的的手臂出卖了我的双乳,尤物一般的双乳被
挤在一起并向外突出,透明的白色胸罩根本无法阻止春光外泻,白嫩的乳房连同
深深的乳沟一同暴露在他赤裸裸的目光之下,看到他的淫光,本就不情愿的我更
加有气,我把瓶子重重的放在桌子上转身就走,他知道我发现了他的丑态,脸一
下就涨的通红,紧张的身体有些发抖,我心裡暗骂色狼,但又觉得他很可笑,这
麽大的男人居然还害羞,估计是没成年也没见过什麽世面吧。

然后我再蹲下去取箱子裡的药,当我起身时发现他又开始盯着我的大腿看,
我赶忙整理我的裙子,保护好我的大腿和悄臀,然后我快速的取了药径直的朝他
走去,他迴避了我的目光,低下了头,但是眼睛还是不老实的盯着我大腿,这回
我的气更大了,居然敢占本小姐的便宜,我一定要教训他,可是要怎麽办呢,突
然我有了主意,他不是好色吗、害羞吗,我偏要用色相刺激他,羞死他。

想到这,我回到药箱边正对着他蹲下,我故意的把裙子向后拽,使我的大腿
完全暴露出来,用手轻轻的抚摩,使大腿更显圆滑,我又撩人的拉扯我的丝袜,
把大腿包的更紧看上去更嫩,他的目光开始变的贪婪,我又摇摆起臀部,让双腿
发生碰撞,双腿的摩擦把我的大腿凸现的娇嫩无比。我又把手移到两腿中间,让
肥嫩的大腿一下一下的夹我的小手,我的手也不示弱的捏我的大腿,这时我注意
到他的眼睛发直了,表情僵硬了,我暗自发笑心想「计划可行」。

于是,我又把挡在腿前的箱子移开,轻轻分开我的双腿,展露出我的大腿根
还有若隐若现的三角区,张开的幅度逐渐加大,我偷偷的观察他,当我的双腿全
部打开可以看到我的白色丝边内裤时,他的眼睛瞪的快要掉出来了,喉节上下蠕
动,看他这样,我又故意把双腿慢慢的收回,叫他想看还看不清,他紧张的扒着
窗台翘起脚,生怕看不到,目光象长了钩一样射向我的阴部,我心裡暗笑,真是
过瘾啊。

没想到谢雪谊身体真的这麽有魅力啊,于是我决定加大刺激。我转过身来,
背对着他弯下腰,护士短裙自然的上翘,把我臀部露出大半,丰满的屁股被连裤
袜裹的紧紧的,犹如两个半球,白色雷丝内裤清晰可见。

我装作伸手去够东西,屁股随着翘起,然后收回来,就这样来回的反覆,我
肥嫩、圆滑的屁股也就一翘一翘的,看的他直流口水,后来我乾脆跪在地上埋头
去拿东西,把整个臀部、大腿、小腿全展现出来,我又故意把腿分的很大,可以
从我的双腿间欣赏到肥嫩微微鼓起的阴部,还有我胸前下垂的两个大肉球,而我
也从双腿缝隙中观察他。

他正扒着台上、歪着头用能够吃人的目光亵渎这诱人的风景,看来他是完全
陶醉了,我决定给他最后一击。

我抓好了药背对着他站了起来,把药先放到桌子上,解开上衣的扣子,上身
正面全部露了出来,我的动作很小心尽量不让他发觉,然后慢不精心的转过身向
他走去,我的眼裡透着柔情的目光,嘴角泛着自信的微笑,夹紧腿走起了莲步,
我的臀部左右摇摆,裸露的腰身格外白嫩,圆圆的肚脐,深深的乳沟,半裸的乳
房上下晃动,看我煽情的走来,他的眼睛开始逃避,涨红的脸表情极其难看,张
大了嘴却又听不到声音,浑然不知所措,精神好像要崩溃,看着他的丑态,我有
种胜利的感觉,胆子也更大了,我态度傲慢的把药扔在台上,轻轻的抬起我的玉
手去触摸他的手指,轻轻的揉捏,他发愣的看着我,我的小嫩手顺着他的手指向
上抚摩,经过手背、胳膊、肩膀、颈部触摸到他的脸,他的呼吸明显加快,我又
柔情的抚摩他的脸夹,然后拉倒我的近前,我们四目相对,我含情脉脉的看着他,
轻启朱唇将幽蓝香气吐到他的嘴裡,这时他还在发呆但他更是在享受,我心裡暗
笑「傻小子过够隐了把,现在该结束了」

我突然发力重重的捏了他一下耳垂,他的身体剧烈颤抖了一下,好像突然反
应过来,慌张的移开他的脸,避开我的目光,清醒后的他记起自己是来做什麽的,
手忙脚乱的把药塞入口袋,哽咽的说了声谢谢转身就向楼上跑去,在楼梯口还差
点被楼梯拌倒。

我庆幸一切结束了,今天他可是出尽了洋相,看到他走了,我捧腹大笑起来,
心裡想「真是个呆子,居然怕成这样,哼,叫你欺负本小姐有你好看的」,我对
自己的表现格外满意,真是没想到我由流氓变成大美女后还能把一个堂堂男子汉
欺负成这样,真是一扫我多年来的晦气啊。

但转念一想不对啊,说到底还是他佔了我的便宜啊,哎,真是没办法,但是
只要一想到他滑稽的样子我就会开心的笑起来。被他耽误了这麽多时间,我还得
抓紧了,心想「在屋裡已经试过了,不如出去试试,穿着这身到外面一定会更刺
激」。

上课铃这是打响了,学校又变得格外的静了,能清楚的听到「咯哒、咯哒」
女人走路的声音,是个穿高根鞋的女人,她朝着后楼的绿地走去。

哪女人穿着护士套装,肉色的澹澹的长丝袜,白色高根鞋,明显感觉很拘谨,
这个女孩当然就是我了!女人的身体真是差啊,才走了十多分钟就累了,算了,
就在这坐坐休息会吧,想着想着我便坐到了绿地边的长条木椅上。

看着这裡因为上课了,一个学生也不在而显得十分幽静!

一条评论 (+add yours?)

  1. refget
    1月 20, 2018 @ 14:55:46

    3 我叫解天華,一名妥妥的富二代,家財萬貫,住著別墅開著豪車,最關鍵的是我還有位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絕色女友,夏若蘭,想當初大學裏追她可是沒少花功夫,人家根本不吃我家裏有錢這套,所以砸錢對她卵用木有,砸錢沒用,那就用真心實意去感動他咯,終于功夫不負有心人,經過長達兩年的抗戰,革命的果實終于被我得到了,若蘭也是被我真情實感給感動了,于是名正言順的成了我的女盆友。
    故事就從此刻開始,第一次去若蘭家只有她媽媽在家,見到她媽媽後,腦海裏第一映像就是遺傳基因真不是蓋的,有那麽漂亮的女兒不難想象她的母親或者父親是郎才女貌,俊男俊女,而看到她母親後,我心髒簡直是蹦蹦直跳啊,在黃色波浪般的頭發下是一張精致無比的瓜子臉,臉上一點瑕疵都沒有,就跟個瓷娃娃一樣,很難想象已經快40的人了,細細的柳葉眉,一雙美麗清澈的大眼睛,精致小巧的鼻子與嘴唇,吹彈可破,哇塞,真的是大美人,漂亮漂亮。也許是馬上出門,臉上淡淡的妝容稍加修飾,從沒見過那麽漂亮的,上身著酒紅色的無袖雪紡衫,下身黑色的包臀裙,水蛇腰與翹臀的結合,更顯妖媚,筆直的腿上發著淡淡的微光,不仔細看很難看出腿上的一層肉絲褲襪,完美無瑕,腳踩黑色的高跟,太誘人了,我的弟弟瞬間有了反應,爲了掩飾尴尬,趕忙說了聲阿姨好,若蘭媽媽微微一笑回應了我就出門了。
    我與若蘭媽媽的第一次見面就是這樣,尴尬而激動。若蘭看我這樣盯著媽媽看,上去就是給我肉一扭,痛的我直哆嗦!幹嘛啦,沒見過美女啊!我笑著說你是我見過最美的呀,若蘭完全的遺傳了她媽的優點,少有的大美人,可是原諒我畢竟是少婦控,怎麽辦呢!若蘭見我誇他,哼了一聲,這還差不多!
    短短幾個月過去了,我又去了若蘭家,正跟若蘭嬉皮笑臉的打鬧一氣呢,突然眼前一黑,看見若蘭跟我一樣也倒了下去,沒了知覺!背後出現了個猥瑣的大叔,一臉奸笑,嘿嘿嘿嘿,觀察了你們家那麽久,顔值都很高啊,好小子家裏有錢就是好,美女呼呼來啊,我就跟你好好玩玩了,笑著把若蘭抱進了房間,此刻大叔比劃的手中的皮珠,說來也是天注定,大叔本是一名潛水員專門捕撈海産品的,無意間撈了個古代的盒子,外面已經一層繡了,回家後愣是研究了半天才把盒子打開,這不盒子裏就發現了皮珠,發現此乃女真國巫師研究的淫邪之物,專化女子的皮,珠子屬陰,只能化女子的皮,這可是件非常邪惡的東西啊,幻化成皮,穿上直接變身爲此人,包括記性習慣,大叔得到後簡直開心瘋了,有這寶物這天下不都是朕的,啊哈哈哈,爲了證明此物是不是真的,這不蹲點了苦逼的主角,終于找到了時機下手,蹲點了一個月,發現母女都是少見的大美女啊,先拿他們玩玩,就有了現在這回事,
    大叔望著若蘭,撫摸著若蘭的臉,哎呀,這小姑涼真的是美啊,我終于可以擺脫非人的日子了,告別我醜陋的外表了,摸著摸著就跟若蘭接吻了起來,舌頭伸進了若蘭精致的小嘴中,攪著若蘭的舌頭翻滾著,美女的口水就是香啊,說著迫不及待的扒光了若蘭的衣服,吹彈可破的胴體,潔白如玉,兩只精致絕倫的**,不大不小甚是誘人,兩只肥大又黑的手粗魯的抓著兩坨肉,捏來捏去,舌頭舔著乳頭,被打暈的若蘭仿佛還有知覺,嘴裏發出來呻吟,大叔邪惡的笑著,手上動作非但沒減反而變本加厲,若蘭雪白的身體出現了淡淡的紅暈,誘人無比,大叔哼了一聲,不好時間不多了,那小兔崽子醒了就不好玩了,抓緊時間重要,說著就把皮珠塞進了若蘭兩片粉嫩的花瓣中,這時皮珠發出了血紅的光,忽閃忽暗,持續了10秒,若蘭的身體發生了變化,皮膚慢慢出現了褶皺,就像脂肪被吸進了紅色的珠子裏,越來越多~越來越多,珠子越來越亮~不出一會,若蘭飽滿的肉體癟下去了,就剩一張白色的人皮,精致的五官沒有了支撐變成了跟面具一樣的扁平,大叔眼睛睜老大,哈哈哈哈,真的是神器啊,原來都是真的,血紅的眼睛因爲興奮都快爆出來似的,顫抖著拿起了絕美的人皮,脫下全身的衣服,雙手撐開了粉嫩的花瓣,像穿衣服一樣套了進去,扁平的人皮因爲大叔的進入慢慢的飽滿了起來,白嫩細長的胳膊被慢慢的擠入,越來越粗,修長的手指也在一根根翹起,粉色的指甲慢慢的舒展,隨後雪白的美腿也被一一代入,小腳也被慢慢的撐大,活動了下腳趾,哈哈,都是我的了麽,哈哈,**貼在了肥肥的胸上,又短又小的弟弟放進花瓣中,爽的大叔直翻白眼,啊啊啊啊,淫叫著,最後了,雙手把黑黑如瀑布般的頭發像後一捋,頭往下一套眼睛對著眼睛,鼻子,最後精致的小嘴因爲大叔的舌頭進去而超大,黑乎乎的可真嚇人,全部穿好,完全進入了若蘭身體的男人,眼耳口鼻和臉的位置自動調節及回複。不協調的臉漸漸自動修好,以及全體身體開始變化起來。應該在背部的裂縫不知什麽時候消失了。並且,身體不斷開始變小的。腰漸漸變得小,手臂、腿也如是。高度也連續不斷變得低,原本高大的男人身體不知什麽時候漸漸變得比我小,在我眼前的那個高度停止變小了。這時候,那全體所有的不平衡去除了,完全原樣的若蘭站在那裏,並慢慢打開迷人的雙眼。複原了的若蘭整理一下柔順亮麗的秀發,躺在地上的大叔,不對應該說是若蘭慢慢的站了起來,扭著腰,貓步般的走向全身鏡,若蘭完全無暇的酮體顯露在全身鏡上,擺了個蘭花指,嗯嗯,啊啊,哦哦,我是若蘭啦,大美女若蘭,哈哈哈哈,清純的臉上展現著不該有的猥瑣笑容,雙手摸著全身,這就是美女啊,哈哈,我是美女了,隨即抛了個媚眼,麽麽哒,我是若蘭呢,大家閨秀,隨即穿上之前的衣服,蕾絲的胸罩,毫不費力的帶了上去,胸罩壓迫著奶頭,全身哆嗦了下,粉嫩的花瓣緩緩的流下絲絲蜜汁,小臉紅彤彤的,可愛至極,接著穿上我的小內內呢,拿起若蘭的內內,用著鼻子大口的吸了一下,舌頭舔著嘴唇說,這就是我的香味麽,呵呵呵,好美,好香,不是時間不夠真想**一下,還是先穿上內內把,有的是時間玩耍,穿起後,剛才從若蘭的蜜穴流出來的愛液把小內褲的中央完全被沾濕了。若蘭呵,剛剛還是別人的內褲,現在是屬於我的了,這穿起來很貼身,完全沒有不舒適的感覺喲。撿起鈕扣式無袖貼身襯衫,襯衫也完全貼身,腰位真纖細。若蘭拿起牛仔裙穿過雙腿到腰間並扣上鈕扣。接著彎下腰很快地穿起粉藍色的名貴涼鞋,還有小手飾及頸鏈。那動作就像平日穿著時的樣子,現在一個和平時一樣的若蘭出現在了房間裏。
    我慢慢的睜開眼睛,發現若蘭仍然躺在我身邊,我揉了揉眼睛開始推搡著若蘭,醒醒,寶貝,醒醒,若蘭慢慢的被我晃醒,迷人的雙眼慢慢的睜大,暈乎乎的說到,我怎麽睡著了呀?我也不知道啊,怎麽我們兩個都睡過去了,帶著疑惑說到,並且環視了四周,並沒有什麽事情發生啊!抓了抓頭發,一臉的問號,並沒有發現若蘭臉上的陰笑,若蘭捋了捋秀發說可能我們都太困了把,看電視睡著咯,我也沒太當回事,隨意的應和著,應該是哦,真是豬哦,若蘭哼了一下,你才是豬,哼,說我是豬,不理你了!若蘭的一舉一動,記憶我都有,簡直太美好了!我嘿嘿笑了一聲,別呀,寶貝,咋那麽愛生氣呀!若蘭一臉怨氣說哼,你親我一口我就原諒你,
    我嘿嘿一笑摸著他的頭,親上了他如草莓般的嘴唇,並沒有注意到若蘭的手已轉到來下體前面運動著。並且拉開了我的牛仔褲,開始撫摸我的睾丸。若蘭的手溫和地從腰下開始到陽具下方來回的愛撫,把睾丸來回緩慢地抖起來運動著,此時我慢慢淘醉在微妙的感覺之中,我的陽具已經撐的很明顯。老公,想要我爲你服務嗎?若蘭用手握住我那撐的很明顯的陽具嗯,啊~~若蘭話剛說完,就把我的陽具含在嘴裏了,不好…,停~~停止。啊,啊~~嗯…嗯………雖然覺得事出有點突然,可那種舒服的感覺是讓我向往了很久的。若蘭似乎很熟練用她的小嘴把我的陽具前後套弄著,偶爾還用她的小舌頭都挑逗一下陽具的頭,而右手也沒有閑著,不斷的撫弄著我的睾丸。老婆,好舒服啊。若蘭聽到我的話後,更是把套弄的速度加快。舒服,好舒服,自己愛的人第一次爲自己**,這種感覺真的好舒服。若蘭雪白的胸開始貼緊著我的陽具,並一邊打轉一邊按摩著我的陽具。 又用左手環抱著我下面的睾丸。我的陽具感覺到若蘭的體溫及她有節奏的心跳,在我耳邊清楚聽到若蘭柔細的呼吸聲,我感覺到好像被若蘭的愛包圍著,身體開始沈醉起來,之後陽具自然無意識地開始有一股熱流開始湧出來,拜…拜托…不要繼續按摩我的陽具……
    怎麽那樣的說,老公的身體不是也感到舒暢嗎?胸肌厲害地變得硬起來喲…說著若蘭細嫩的手伸進了我的衣服裏挑逗著我的乳頭,啊,啊,好舒服,啊!該死的!那裏是!啊,啊…討厭…不要摸…
    「老公的陽具已有粘粘糊糊的分泌喲。是不是我的嘴巴弄得你好爽呀?呵呵。」「不…因爲是…拜托…不要……啊…哦…啊,不…不行…這裏不…求求你…」若蘭用手抓住我那已經把頭擡得不能再高的陽具使勁地按摩著,盡管理性在抗拒,但是陽具卻坦率直爽地跟隨若蘭的手在跳動,那一雙我天天牽著的熟識玉手。我捉住若蘭的手腕,企圖把她停下來,不過已經阻不了她。我拼死把兩腿之間閉起來,抵禦著若蘭的手侵入。 但是,也明白抵禦不了迷人的嘴唇正在陽具上撫慰的事實。,唔,唔……停…停止,不要在給我口啦」
    「好的喲,老公。要來了嗎?哦,好像馬上要到絕頂那樣的!」我的下體好像溶入若蘭的手一起抽動,之後下體及小腹開始緊緊地抽搐起來… 我第一次感覺到這種擴散至全身的興奮感覺,這就是真正的高潮嗎?那種興奮令我叫了出來左手扯住她的頭發,這時候在也忍不住了,將我大量的**毫無保留的射進若蘭的嘴巴,將陽具抽出後,她還用手按摩著,硬要將我的**吞下去,直到幾分鍾後,確定她將我的**喝下去她才放手。 「~哎!啊…啊,哎呀…不行…不是那樣啊…不是…那樣的…」「我讓老公那樣快感嗎?是我迷人的嘴唇使老公心情舒暢的喲。那麽繼續來喲!」若蘭脫掉了我的衣服~從後面用舌頭開始舔我背部、脖子和耳朵。 感覺好像有寒冷滑溜的東西在背上到處回圈似的。我實在興奮難擋,
    但是想到若蘭以前從來沒有這麽主動啊,平時都像石女一樣,都是我主動挑逗她,今天怎麽那麽主動呢,簡直不像他,但是簡單的思考早已被精蟲沖了腦袋,扯下了若蘭所有的衣服,抱著他來到他的房間關上門,使勁往床上一抛,一臉壞笑的看著若蘭,若蘭滿臉通紅,身上也是絲絲的紅暈,甚是可愛,我被若蘭給深深的迷住了,太美了,若蘭笑嘻嘻的看著我,我手指挑逗我過去,在床上擺了個誘人的姿勢,輕輕的說~老公,快點來呀,人家好難受,好空虛啊,當女人好舒服呢,快點來滿足我,啊~~~
    我再也等不及了,一把跳向床,惹人憐愛的若蘭向我的頸纏繞上雙臂並緊緊地抱占著。我也好好地抱著若蘭的身體。「啊,老婆。老婆的一雙奶子很柔軟~喲。」「嗯…呀。乖老公,不要那麽用力地搓揉喔。」「老婆,這樣搓揉著奶子,是不是很舒服的呢?」若蘭的櫻唇已經緊貼著我的嘴唇。“什麽都別說好嗎?我想你好好的愛我。”若蘭邊吻我邊說。“嗯。”我也順勢摟住了若蘭,兩根舌頭已經卷成一團。“可以嗎?”我輕聲問。若蘭並沒有說話,但她用舌頭回應了我。兩個人就赤裸裸的躺在床上繼續熱吻著。若蘭「啊哈…不要停喔…繼續做,真的很舒服…對,舔這處!是這處…啊呀…唔啊……!」若蘭唔啊…繼續喔,不要停…舔那兒很舒服!你的舌技真好……!啊呀…爲什麽你這麽了解女人的身體嗎?」 若蘭在床邊打開著大腿,而我則跪在地上,用舌頭瘋狂吸食著老婆的蜜穴,老婆興奮得扭曲小腰,蜜穴裏的愛液直流,我還伸手到老婆粉嫩的胸部搓揉,另一只手則不斷刺激老婆的蜜穴。 「啊哈…你弄得人家好爽喔…啊…!」「老婆,你主動幫我舔陽具和睾丸,還吞我的**…現在應該是換我過來服侍你了…嗯,老婆你的愛液真是香甜呢,簡直是人間珍品…唔~~」「啊呀、啊哈…我快不行了…啊哈…要來了,快高潮了…咿啊~~~~喔…」若蘭用手出力抓著床舖,身體痙攣起來,好像是到了高潮。愛液從蜜穴源源不絕地湧出來,把我的臉都弄濕了。之後老婆放軟了手腳並不斷地喘氣。可是我沒有停止嘴巴繼續吻上去,從若蘭的蜜穴到肚子,然後胸部的乳頭及脖子,都被我舔過。最後把舌頭伸進老婆的口中瘋狂接吻。同一時間,我把早已挺硬的陽具完全插入了老婆濕滑的蜜穴中,並且拚命地猛力**。若蘭隨即發出淫蕩的叫聲,我親吻著若蘭,雙手在若蘭的豐胸上面不留余地的大力揉捏,而陽具則直接頂到底,然後玩命似的抽動。若蘭一邊帶著淫亂的臉喘息,一邊扭動著腰「唔啊…啊哈…啊……啊…痛…都被你頂到我花心了…」「痛嗎?忍一會兒後,你便會愛死我了…」若蘭控制不住的大叫起來,把雙腿呈M字大大地分開來迎接高潮。
    若蘭「哎呀!啊…唔…呀…越來越舒服呀,做這女人真好!不…不要停,再插入一點…」若蘭扭動著淫蕩的屁股讓我能把陽具插得更深入,陽具現在幾乎完全進入了若蘭的蜜穴之中,老婆蜜穴中的愛液也被擠壓出來了。然後我抓起若蘭的腳,把若蘭雪白的腳趾放進口中瘋狂吸吮…「唔…老婆你的腳趾好美好香呢…」 若蘭「不要,不,你這樣…你這樣吮我的腳趾,會令我…啊唔…不行了…不…啊哈…」 若蘭的身體又再次因爲高潮而痙攣。愛液也像噴泉般從陽具與蜜穴之間射出來…可是我還加快速度的**若蘭的蜜穴。舌頭則繼續舔著若蘭每一腳趾間的縫隙。 「唔…噫…呀唔…不要啊、啊、啊、啊、啊…」 若蘭高潮抽搐一次又一次地重複,並沒有喘息的機會,表情好像很激烈般不停的搖頭,之後興奮過度的若蘭開始像失了神似的沒有反應。 「我也要來了…啊…」 若蘭「老公,我蜜穴好熱,你的陽具也好熱,快點,再快點,啊~啊~~不要停下來。」老婆瘋狂的捏弄著自己那對粉嫩的酥胸。若蘭「老公,看著我**是不是很爽?是的話就插快點,不要停……喔……好爽……喔…再來,快點…你頂得我好舒服,我要死了……喔……啊……」我開始有點經不住若蘭的誘惑和淫叫,體內開始有一股熱流開始湧出來,「老…婆……,我…可以射裏面嗎?」若蘭「射進去,我好想好想要你的**,射進去,不要停下來,喔……」終於,隨著我身體的強烈抽搐,陽具向若蘭的子宮射出了。我把陽具慢慢的抽出來,**也順著蜜穴慢慢的流了出來。
    若蘭「老公,你好強啊,你讓我很舒服。」「老婆你真是淫蕩啊,要了那麽多次現在居然還不滿足。」之後我把頭靠在若蘭的豐胸上休息…
    不一會兒若蘭穿回她的衣服,繞著那修長的雙腿,凝視著她塗了黑色鏡亮甲油的雪白腳趾,並操縱著腳趾有節奏地活動著,念念有詞的說「做這女人真好呀…能夠取代美女的人生同你做愛實在太棒了…」
    你說什麽,我疑惑的問著,若蘭趕忙改口說我說老公你真的好棒哦~
    我第一次看到若蘭那樣帶著傲慢的姿態及在那塗了鮮紅色口紅的小嘴吐出奸邪的微笑。我完全不敢想像以往溫文儒雅又漂亮的若蘭,現在卻變得像蕩婦似的奸笑起來。這時若蘭把手伸到下體去開始來回的自摸,並擺出一幅十分享受的表情。「老公,我去洗個澡清醒一下」若蘭向廁所走去~「嗯。。。。。」若蘭低頭瞧著她修長的美腿走入了沖涼房。「洗個澡吧,我可以繼續借這個機會好好**一下這女人的身體,喔喔…若蘭用冷淡的語氣地說…美女的身體就是好。她自言自語道,「有了這具動人的肉體,生活輕松多了,這女人以及她男朋友,從此我們之後有錢就可以爲所欲爲。哈哈哈,若蘭一臉淫蕩的笑著,冷哼一聲,掏出了皮珠,呵呵呵,有了這寶貝,我可以慢慢玩了,哼哼哼,說著手伸到下體又開始了**。
    在床上想著若蘭今天這是怎麽了,自從昏迷醒了後好像就變了個人一樣,很是不解,怎麽今天那麽的淫蕩呢,想著間,若蘭她穿著了一套OL的服裝全身黑色只有襯衫是白色的,不能在透明的肉絲絲襪包著她一雙美腿,不仔細看完全看不出她穿了絲襪,因爲我本身是絲襪控,見到絲襪後更加的興奮,肉絲超薄的絲襪包裹著筆直的雙腿,泛著淡淡的微光,穿了一雙黑色高跟鞋,顯得更加的文靜和賢惠,好有成熟的感覺走出了廁所,老公,我美麽?
    美,若蘭你的腿好美啊!你是我見過最美的女孩!不知不覺,若蘭的手隔著衣服開始揉捏她自己豐滿的胸部,享受女人才能享受的美好。若蘭深情的望著我「嗯~~~老公。你很甜喲…」「呀,老婆…因爲我愛你啊……」話剛說完,說時遲、那時快,我就猶如餓虎撲羊般、將若蘭撲倒在床上,看到若蘭這OL的打扮,我立即浴火焚身、于是我就開始對她上下其手,我就開始從臉上慢慢低往下親吻、一直親到腳踝,我摸著她那雙肉絲包裹的美腿,絲滑的感覺讓我的小弟弟不住的跳動,舌頭從上到下舔著若蘭的雙腿,當然美腳不能放過,黑色的誘人指甲油更加襯托出小腳的可愛,舔著她的小腳,若蘭臉蛋還是那麽細致、眼神那麽動人、那對粉嫩的雙峰那麽堅挺、最迷人的就是她美美的小穴了,張開她的雙腿,發現只穿了肉絲的絲襪,根本沒有穿內褲,迷人的下體宛如蒙上了一層紗,那麽的神秘與誘人,,看起來相當緊密、紅通通的、那濃密的陰毛像淫婦一般、而且還有特殊的余香!看的我熱血澎湃,伸出舌頭隔著肉絲就舔了起來,若蘭感受到下體被柔軟的舌頭光顧,全身顫抖了一下,蜜汁噴湧而出,絲襪腿夾緊了我的頭部。臉上夾雜著快感與陰笑,想著,呵呵,太爽了,這小子口技還挺不錯,看來蹲點沒白蹲啊,嗯哼哼,想著間,下體的快感陣陣襲來,淫蕩的嬌喘著~啊,真的好舒服啊,女生太美好了,還有這絲襪,好滑好舒服,好亢奮啊,好美好,,,啊,,,好舒服,嗯嗯,「唔…老婆你好美好香呢令………這我興奮極了…」若蘭無力地抵抗著我「老公…你等等先喲…我受不了…」我絲毫沒有理會若蘭,將已經硬邦邦的陽具、准備慢慢地插入若蘭的小穴裏,我粗魯的一把把小穴處的肉絲扯了個洞,將陽具向若蘭的下體插入這次我覺得小穴好緊不容易插入、陽具的頭端有點痛,而若蘭也因爲覺得痛而呻吟了一下、痛的眼淚不禁流了出來,但是她的呻吟聲很嬌嗲、讓我聽得茫酥酥,插了數下之後她的小穴比較濕潤了、才開始好抽送一點,那種感覺像剛才做愛一般、她的雙眼帶著淚光,開心的使我加快了**的速度、若蘭也一直嗯嗯的叫、從她的聲音聽起來覺得很爽!就這樣猛烈抽送了十多分鍾後、我覺得快進入高潮、於是我開始喊著。「老婆…好爽..我快不行了..受不了..我快射了..射在裏面好嗎!」若蘭「求求你、老…公… …不要射進去,剛才洗了半天,我不能懷孕呢呀」一聽若蘭的哀求是我聽不進去、一直抽送,最後忍不住了、我發出低沈的嘶吼、下面抖動的幾下,一股腦地將積存許久的**射進了若蘭的體內、大約射了將進十秒鍾,我才滿足的將陽具抽出來,這時只見到若蘭躺在床上、兩腿張開、眼神呆滯一臉滿足的笑容,若蘭意猶未盡般夾緊了雙腿,雙腿不住的摩擦著,借著肉絲的絲襪,那種摩擦的感覺實在是太爽了,啊,,手伸向下體扣著嫩穴,白色的**慢慢的流淌而出,只見若蘭將沾有**的小手放進嘴裏吮吸著,一臉滿足的笑著說,老公,你好厲害,弄得人家太舒服了,還有,你**真的超級超級好吃呢,老婆我的身體好舒服好舒服呢,
    若蘭自言自語著,我怎麽總覺得若蘭今天說話那麽的奇怪呢,牛頭不對馬嘴,而且都說那麽淫蕩的話,平時真的很單純呀,轉念一想,說不定是爲了滿足我特意在黃片裏學的呢,想著想著抱著若蘭親了口她雪白的小臉說,老婆,你今天好漂亮哦,我的小乖乖今天怎麽那麽主動呀?
    若蘭舔著嘴說,老公,我都是爲了讓你開心,今天舒服嘛?
    舒服,真的好舒服!!
    舒服就好了呀~以後讓你更舒服!哼哼!
    我心滿意足的笑了,收拾了殘酷穿好了衣服,若蘭媽媽正好回來了,跟阿姨打了聲招呼尴尬的一溜煙跑了,若蘭媽媽叫夏馨蘭,看到我跑了跟若蘭說,女兒怎麽啦,怎麽不在我家吃完飯呢?啊,哦,他家裏有急事所以先走了哦,說著向個色狼一樣盯著馨蘭包裹著肉絲,若隱若現的美腿看著,心想媽媽那麽喜歡穿絲襪啊,真巧啊,有的玩了,想著想著,嘴角不禁的翹起,馨蘭看著自己女兒看著自己腿傻笑,不禁看向自己雙腿,問著怎麽了,我腿怎麽了嘛?
    說話間伸出美腿來回看著,若蘭笑著說:媽媽你的腿好漂亮,尤其穿了絲襪,好誘人啊!馨蘭會心的笑了笑:我的女兒呀,你腿也很漂亮呀,遺傳我的嘛,你看都比你媽媽我腿長呢!說著脫下了酒紅色的高跟,超薄絲襪裹著塗了紅色指甲油的小腳,簡直誘惑啊~若蘭咽了口口水想著,媽媽,晚上我們來好好玩玩了!嘴角向上翹起。看著馨蘭記上了圍裙准備做飯,看著馨蘭凹凸有致的身材與穿著透明絲襪走動的美腿,若蘭小穴慢慢的流出了蜜汁,這女人身體好敏感啊,也是馨蘭,不對我媽媽太誘人了哈,于是走進了房間**去了。
    晚飯後,洗過碗馨蘭脫下了圍裙,走向了房間~似乎很累的樣子,若蘭當然看到了,這麽好的機會怎麽會放棄呢,于是乎若蘭來到媽媽房間,看見馨蘭慵懶的躺在大床上,美目半睜半閉,看見自己的女兒來了,喊了聲;寶貝,怎麽啦?若蘭盯著母親的美腳笑著說:媽媽,工作了一天…是不是很累哦,我來幫你按摩按摩呢,馨蘭聽到自己女兒要給自己按摩,欣慰的笑了:我的寶貝女兒懂事了哦,來給媽媽按按把,還沒享受過寶貝女兒的巧手呢,隨後解開了外套,就穿一件白色的貼身襯衫,若蘭淫笑著走向了媽媽,一雙細嫩的手前後上下遊走著,媽媽工作了一天確實累了,按著按著就昏睡了過去,發出了輕微的鼾聲,若蘭聽到媽媽打起了胡噜,舔了口嘴唇,如此美麗的熟女擺在自己面前,怎麽能不激動呢,心跳加速著如色狼般望向自己的母親馨蘭,40歲仿佛完全沒有在母親的身上留下些許的痕迹,若蘭腦海中的記憶浮現而出,從小父親出車禍離開了母女,那麽多年一直是母親在外辛苦的上班,母女相依爲命,若蘭笑著說,馨蘭呀馨蘭,以後你就用在爲我勞累了,讓我替你勞累把,哈哈哈哈,趴在了床邊,小手撫摸著母親的絲襪美腿,透明絲襪真的是太有誘惑力了,若隱若現的感覺太美了,摸著摸著,伸出了小巧的舌頭舔起了母親的美腿,先從塗著紅色指甲油的美腳開始,吮吸著美麗的小腳,一股絲襪的香味夾雜著高跟鞋的真皮香味,若蘭大口的吸著,跪在地上,小穴的蜜汁順著腿跟往下流淌著,太美了,女人的感覺太好了,舌尖靈巧的宛如小蛇一樣,說著小腳往腿根遊去~磨著絲襪的快感,熟睡中的母親發出了誘人的呻吟,媽媽,讓我來寵愛你,然後你就將屬于我,哈哈哈哈
    扒開了媽媽的裙子內褲絲襪,媽媽的熟穴展現在了若蘭面前,靈巧的舌頭繼續向前推進,媽媽的小穴就是不一樣,一股熟女的氣味太好聞了,若蘭把臉埋進了媽媽的下體中,熟睡的馨蘭感覺下體陣陣的快感,瞬間清醒了,看見若蘭正在舔著自己的**,嚇了一大跳,趕緊起身推開若蘭,
    女兒,你這是幹嘛,!!你怎麽這樣子了!若蘭舔了下滿嘴蜜汁的小嘴說;媽媽,我在給你放松呀,別激動呀,您剛才不是很舒服的呻吟麽?馨蘭聽到自己女兒這麽說,羞紅了臉,自己的老公死的早,幾十年沒有那個了,平時都是自己**,偷偷的半夜在被窩愛撫著自己以滿足**,這次看到女兒幫自己舔下體,羞愧難當,若蘭一臉認真的說:媽媽,我知道你那麽多年不容易,很饑渴,讓寶貝女兒來滿足你把,說著舔了舔舌頭,馨蘭已經被剛才女兒舔的**大起,早就失去了理智,默認的低下了頭,若蘭看見母親這樣,嘴角上揚,你們都是我的,哈哈哈哈,
    我把媽媽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脫光,我媽今年40歲,年輕時剛結婚不久便把我生下來,媽媽身爲年輕女性的時候很會保養,以至現在樣子還擁有30多歲女性的成熟美,35D、25、36的身材還保持得很好,我想媽她再婚也一定能吸引不少的男人吧。我按壓不了心中的欲火,雙手已經失去控制慢慢伸向媽媽那35D的**,左手從**的下至上撫摸整個左**,右手則從搓揉著右邊乳頭,35D的小山慢慢隆起2顆小岩石,而媽媽的小穴也泄出了禁斷的液體,媽媽是多麽的敏感,難怪我才被老公撫摸了一下小穴已經泄出愛液,原來是媽媽的遺傳啊。 見狀,我也不理這是不是媽媽,雙手更加使勁搓揉媽媽的胸脯,“好媽媽,今天女兒就要好好爲你放松一下,,”我粗暴的將她的衣服全部撕開。一時間,一個完美無瑕的美妙身軀呈現在我的面前,挺立的酥胸,絲毫看不出媽媽才40歲,還有下面那讓人有無限遐想的**。被像是剛剛長出來的小草包裹住的土地。因爲激動的原因。還在冒著絲絲熱氣。。。蜜汁不斷地往外流淌著
    “啊,,媽媽。你的寶貝女兒來了。。”我迫不及待地一口含住了她胸前的紅點。。她頓時渾身顫抖了起來。。發出了令人銷魂的呻吟聲。。然後。我的雙手一只手握著她另一個胸。另一個。。早已不安分地爬到了她的下面。。我將手指在她的**表面輕輕地摩擦著,,時不時還動兩下那裏面的顆粒。。每次一動。她的嬌軀就忍不住顫動一下。。不久之後。竟然有一絲絲地泉水從深處流出來。。
    “啊。。寶貝女兒。你把媽媽搞的好舒服啊,,啊。。啊。。在用勁點。。啊,。,啊。。對。,。對。。啊。。。”馨蘭忍不住叫到,。于是我將我的1根手指狠狠地插了進去。,。發現暢通無阻。使勁的**著,生過我的小穴依然很緊,過了一會發現她還是不滿足。于是我將2根。3根手指插了進去。她才忍不住叫停。。然後。我的手指慢慢地在她的小穴內出進。。。
    越來越快、、最後。。。她狠狠地叫了一聲“啊~~~~”。渾身顫抖著。接著。從**內湧出很多的**。。她才安靜了下來。。。哈哈哈哈。。這下她就是我的了。。。于是若蘭拿出了皮珠塞進了滿是蜜汁的小穴,如先前一樣,我撫摸著 養育過我的**,看著那我在那裡出生的陰部。 養育過我的**,看著那我在那裏出生的陰部。我把媽媽轉身過來,用手掃了掃媽媽頸後。不一會,媽媽便一點一點消瘦,失去應有的份量,最後剩下一張皮。我佩服媽媽保養的那麽好,我拿起媽媽的人皮,在床上,我掃平了媽媽的人皮。我脫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全裸的若蘭還在不斷地揉捏著自己的胸部,「媽媽 ,就讓我變成你吧,就讓穿著你女兒皮的我來進入你吧,哈哈哈哈!
    我拿起媽媽的人皮,沿黑縫邊輕輕一拉,黑 縫又一直延伸至股間。 我看可以了,就把左腳慢慢伸到人皮裏,「阿,這觸感,每一次穿人皮都受不了,麻麻的稣稣的。因爲之前若蘭的皮沒脫又套上了媽媽的皮,那種緊包感,簡直跟進去天堂般爽,若蘭的小穴受不了腳上的刺激,蜜汁噴湧而出。啊啊啊…哦…好舒服啊,真的好爽啊,若蘭大叫著,左腳穿好後我用媽媽的左腳站著,把右腳又伸了進人皮, 像是穿褲子般拉好,媽媽圓潤的臀部包裹著我原先的翹臀,再把媽媽的腰一拉,人皮蓋過了我蜜汁直流的小穴,媽媽的小穴蓋過若蘭的小穴害我差點就要爽暈了過去,拉好了腰,然後我拿起媽媽的手,像是穿手套般伸了進去,比想像中 ,沒那麽幼細,,不過既是上了些年紀嘛。 不到一會的工夫,若蘭靈巧的小手伸進了媽媽塗著紅色指甲油的美手。我用媽媽的手捧著挂在胸前的媽媽的頭皮,我撥開波浪般的頭發,一口氣就把頭皮戴到頭上來。閉上美目不一會就傳來一點麻麻的感覺。待感覺消失了,我張開眼睛,我已變一名成熟又性感的貴婦了。
    馨蘭俊俏的臉上猥瑣的笑了起來,搖晃著水蛇般的腰姿,碩大的**上下顛簸,好不誘惑,白皙的肌膚散發著陣陣體香,動人心弦 我慢慢的將手指伸入下陰還沒抽動多少下,**被激起來的我不但開始蠕動上半身,用自己的棉被摩擦自己的下體,左手也閑不下來的往漸漸泛濫成溪的小穴探去,一根、兩根、三根,把手指插了進去,裏外裏外的動著。「啊……啊啊……嗯啊啊……」熟婦馨蘭已經爽到翻起白眼,什麽都不去想,也想不了。快感充斥在我的腦海,眼前和腦中都是白花的一片,甚是舒爽。「嗯……啊……喔……啊啊……」「唉……啊啊……喔啊……要、要丟了……」「啊……人、人家不行了……要、要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嗤啦!我身軀一挺,透明滑膩的液體從小穴中噴濺而出,彷佛水槍一般噴出了幾十公分———我竟然做到了傳說中的**。馨蘭媚笑著揉著自己的**說到,這熟婦身體真的是太爽了,女兒我不虧是遺傳了媽媽的全部呀~哼哼,今天也許是太累的緣故,裸著雪白酮體的馨蘭緩緩的睡去!
    第二天將近中午,..叮當…..叮當………….門鈴響起來.”馨蘭穿著黑色行政套裝,腳穿透明的玻璃絲襪腳踩紫色的高跟鞋臉上則化了淡妝,塗上藍色眼影和很sexy的lipgloss,那小嘴真的很誘人耶.眼前迷人的OL 正式套了母女兩張皮的猥瑣大叔,嘴角上揚的馨蘭笑著:呵呵,女兒的寶貝男盆友來了,要好好接待一下哦~說著去開了門~整理了下天華微笑著說:天華來了呀,快進來坐,
    天華又是一臉花癡的望著若蘭的母親,誰知道下面是穿了若蘭皮的猥瑣大叔呢?馨蘭看著天華癡癡的望著自己想到:呵呵,你也是少婦控啊,別急咱們慢慢玩,呵呵~
    天華看著馨蘭說,阿姨,若蘭呢,我找她呢,馨蘭笑著說:我家寶貝女兒外出小姨家了,怎麽沒跟你說麽?一臉疑惑的問著天華,啊?啊?她還真沒跟我說呢!馨蘭笑著道:哦哦,沒事呢,她下午就回來了,馬上吃飯了,我做飯去,吃完等等她,天華一聽簡直求之不得啊,那麽妖媚的少婦媽媽在面前,當然不能放過,好的,阿姨,我等著,
    馨蘭:嗯嗯,你等著,我去做飯,說著帶上了圍裙,扭著屁股去做飯了,天華看著阿姨裹著絲襪的美腿,留著口水不消半小時,兩碟香氣撲鼻的小菜便弄好.”天華,開飯啦,過來幫幫手喔.”若蘭媽媽對坐在客廳看電視的天華說.”哦.現在來”天華回應說.在桌上是兩碟精美小菜和兩大碗白飯,還有兩杯紅酒.一個身穿套裝的ol,一個是二十多歲的年輕小夥子,馨蘭笑著說快嘗嘗阿姨的手藝,天華一口將那只蜜糖雞翼送進口裏,香濃的肉汁已溶入舌頭上的神經,很美味唷!阿姨燒的菜真好吃呢!好吃便吃多些了,以後還有很多機會一起吃飯的.嘿嘿”若蘭媽媽笑說.幸好這個女人的記憶已被我全盤掌握,燒美味的飯菜簡直手到擒來,哈哈哈,
    吃著吃著,若蘭媽媽誘人的體香刺激著我的中樞神經。馨蘭便她那雙穿著絲襪的美腿在我的腿上摩擦,然後走到我面前坐在我的大腿上.她胸前那對大**在我的胸前摩擦著.對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天華顯然來不及作出反應.阿姨你這是?!說話間小弟弟不由自主的挺拔了起來,馨蘭一臉悲傷的說著其實在你叔叔離開人世後,我與若蘭相依爲命,真的好辛苦,在這過程中,有你一直照顧著我母女兩人,我們很感謝,謝謝給我們富裕的物質生活,這麽長時間了,我覺得還是天華你對我最好。若蘭媽媽含情默默的看著我說,並在我臉頰上親了一下。我蠻訝異的,忍受不住內心的火氣,**已經被完全激發了,于是就親回去了,原本我也是想親若蘭媽媽的臉頰,但卻親到了阿姨的嘴唇了。這下輪到若蘭媽媽嚇一跳,我自己也嚇一跳。不僅是嚇一跳,心裏面還有一些難以形容的感覺,很想再親親若蘭媽媽,而且是那種真正的接吻。若蘭媽媽愣了一下後,沒說什麽,這時候,我們摟在了一起,瘋狂的接吻著,我的手也不停撫摩著若蘭媽媽的胸部,我抱著若蘭媽媽去了床上,這時若蘭媽媽突然說給我打手槍,我點點頭說好。我躺了下來,然後若蘭媽媽就坐在我腰部旁邊,手握著我的陽具開始打起來了。跟自己打的差很多,舒服多了,不過有時候角度不對會有點痛。痛的時候我就告訴阿姨,慢慢的阿姨就打得很順了。真的很舒服,阿姨還一面打一面問我會不會太慢或太快,太慢或太快要跟她講,我告訴阿姨要慢點,因爲我不想太快射精。於是若蘭媽媽放慢速度,我則注視著若蘭媽媽靜靜的享受。若蘭媽媽邊打邊告訴我說我的陽具很大,我不知道到底怎樣才算大,也就沒有答話。若蘭媽媽又問我舒不舒服,我說真舒服。的確我是很舒服,比自己打舒服太多了。好天華,阿姨很喜歡幫你打槍,喜歡握著你的陽具,感覺它的粗大灼熱。你的**,阿姨底下那個嘴巴要,在射點給我的下面那個嘴巴吃吃吧!」慢慢的我開始忍不住了,我要若蘭媽媽打快一點。於是阿姨加快速度,不停的上下套動。突然我馬上翻身壓在阿姨身上,把阿姨的雙腿撐開,撐開後發現,一只黑色的蕾絲內褲套在了透明絲襪外面,阿姨看來很淫蕩啊,絲襪摩擦小穴的快感應該很爽吧,脫下蕾絲內褲,在絲襪上扯了個洞,然後一只手握著陽具就往阿姨的穴插,於是我把阿姨的腿撐得更開,然後換一個姿式,在阿姨的雙腿間用跪坐姿再試試看。這樣可以看得到阿姨的蜜穴了,於是握著陽具對著阿姨的淫穴插進去。這次很順的就插進去了,感覺緊緊的,暖暖的,好舒服。我兩手抓住阿姨的膝蓋,把阿姨的腿撐得很開很開,讓整個下體露出來,看得更清楚。我開始抽動起來,同時看著阿姨。阿姨搓揉著她引以爲傲的**,不停的享受著在她穴內攪拌天華的陽具。阿姨閉著眼睛,皺著眉頭,看不出來是舒服還是不舒服。好小子,幾十年沒被草過了真的是爽啊,太爽了!「啊……」阿姨忍不住的叫出聲來。「好寶貝,有根那麽好的肉棒,阿姨要被你操死了。」爲了獲得更大的快感,阿姨也扭動她的嬌軀。「天華,射到阿姨裏面,我女兒若蘭會被你操死的。以後阿姨讓你操!」我**得很快,結果很快不行了。我用最快的速度猛插猛抽,很快的就射出來。那種感覺好像要爆炸一樣。射完後我倒下去趴在阿姨身上,阿姨抱著我,撫摸我的頭。我的陽具並沒有拔出來,還是插在阿姨的穴裏。感覺溫溫的,滑滑的。幾分鍾後阿姨叫我下來,她要擦一擦。我下來後阿姨拿衛生紙擦一下我的**,整根都濕濕的,龜頭還有一些**。擦完我後阿姨擦自己的下體,阿姨的下體也是濕得糊糊的,穴口還有白白的**流出來。天華,你可滿意我的表現唷?”若蘭媽媽伏在天華的胸上,兩人赤裸裸互相依偎在床上.”棒極了,原來跟阿姨做愛的感覺是如此好的.阿姨,可不可再來喔?”天華真心問著,當然可以,但以後在我們獨處時,不要叫我阿姨好麽,要做馨蘭或馨蘭姐姐.知道了.可以再來嗎?馨蘭姐姐.”天林哀求著眼前若蘭媽媽.”好吧,要再來了.”如此的激情,一直維持到數小時後才告結束.”嘿嘿,看來這小子已被我徹底迷住了”別忘了你女盆友也在我身體裏哦,哈哈,說著玩捏著自己的**大叔心裏道.熟婦的感覺太棒了,有了皮珠,還有什麽美女我不能當呢,想著,臉上充滿了淫笑,與美麗的臉龐完全不符!
    天華躺在馨蘭的胸口睡著了,馨蘭翻了個身,走進廁所,對著鏡子裏絕美容顔的少婦猥瑣的笑著,隨即皮珠一現,口含皮珠,不消一會,馨蘭的皮就皺巴巴的裹在了身上,只見馨蘭像脫衣服一般緩緩的把皮拉起,皮下是一個二十多歲的花季美少女,沒錯就是我喲,我又回來了,我是若蘭呢,對著鏡子,若蘭擺起了pose,笑著說:怎麽辦呢,我真的是好美哦,一會扮演人家的媽咪一會又扮演寶貝女兒,可是,我好開心哦,左手手粗暴的捏著兩顆粉嫩的大紅豆,右手使勁在下體來回的**,美麗的臉龐翻起了白眼,淫叫到:啊…嗯嗯,哦,好爽,我若蘭好舒服哦…啊~~手越來越快,頻率越來越快,不一會蜜汁噴泄而出,
    啊~一聲浪叫,若蘭全身紅暈的癱坐在了地上,看來女生**很高嘛,若蘭若有所思的樣子,看著皺巴巴媽媽的皮膚,興奮的舔了舔舌頭,雖然如一件衣服般,但是精致的五官迷人的小穴依然十分的誘人,若蘭抖了抖媽媽的人皮,如疊衣服般折了起來,看著媽媽的皮說:親愛的媽咪哦,暫時先不用你的身體咯,我要好好玩玩我們的大帥鍋哦~若蘭隨即走出廁所,看著熟睡的天華,呵呵,可愛的小子,我要慢慢跟你玩,扭著腰走到衣櫃,將媽媽的人皮藏進了按格中,並且按若蘭平時的穿著找到了衣服穿了起來,若蘭看了看自己下身,嘿嘿一笑,我要這樣穿,于是乎從抽屜中取出一條超薄玻璃褲襪穿了起來,絲襪摩擦過美腿讓小穴又有了反應,這樣不行啊,好敏感的身體,迅速的套上了褲襪,褲襪貼身穿在小穴上,摩擦著粉嫩的小穴,簡直舒服到不可言喻,隨後翹著蘭花指又取出紫色的小內內套在了褲襪外,看了看美腿,
    嘿嘿,透明褲襪就是美啊,穿了內褲根本看不出來我穿了絲襪呢,隨後摩擦著雙腿,上下摩擦著,好爽哦,我可要克制住我的欲望呢,呵呵,誰叫人家這麽穿呢,真的好爽哦~說著又從衣櫃裏拿出淡藍色鉛筆牛仔褲套在美腿上,牛仔褲壓迫著穿著絲襪的美腿,走起路來摩擦的快感讓若蘭的臉已經紅的像個小蘋果,若蘭紅著臉走向了鞋櫃,穿上白色的阿迪,簡直是女神般的存在,像極了韓劇中的女主角,從衣櫃中取出黑色的蕾絲胸罩用小巧的鼻子嗅了嗅,嗯,我怎麽可以那麽香,一股天然的奶香味,隨後變帶了起來,熟練的扣上了背帶,用手捏著胸,雙眼翻白,又取出白色衛衣套上,整裝完畢,若蘭扭了扭腰嫣然一笑,呵呵,我怎麽可以那麽美呢,若蘭你以前真不會打扮哦~白嫩的小手撫摸著仙女般的臉龐,對著鏡子笑眯眯的化起了妝來,只見纖細的小手在臉上來來回回的舞動著,不一會本來就精致無比的小臉在妝容的映襯下,美妙絕倫~
    摸著自己的臉,淫蕩的笑著說,看來真的是沒有醜女人,只有不會打扮的女人呢,可惜人家本來就天生麗質呢,呵呵呵~當女人好爽啊,怎麽辦,又忍不住了,難以看到被褲襪包裹的小蜜桃裏又情不自禁的開始流下了水!
    天文眯著雙眼生了個懶腰,向旁邊摸了摸,咦?阿姨呢,怎麽不在了,瞪大了雙眼環視著,沒有人呢,大喊著:馨蘭,我的馨蘭哪去了?寶貝,在哪裏呀?說話間,就聽到了開門聲,天文嘿嘿一笑,馨蘭去哪了?正要開口,突然聽到若蘭叫著:媽,我回來啦!天文一聽,一個機靈,從被窩蹦了起來,不好,若蘭回來了!趕緊穿上自己的衣服整理了下被子,就聽門被推開的聲音,四目相對,若蘭捂著小手俏皮的叫了下:呀!天文你怎麽在我家呢,我不在你怎麽進來的呀?還在我媽房間幹嘛呢你!一連串問題想連珠炮一樣席卷而來,天文慌了神趕忙說:若蘭,我來找你阿姨給我開了門,然後我一直在等你呀~阿姨去買菜准備做飯了,我就到處逛逛咯,正好你回來了呀~
    哦,是這樣哦,若蘭可愛的說到,沖到天文跟前抱住天文,寶寶一天沒見你,想死你了呢!背對著天文的臉上則是一臉淫蕩的笑容,雙腿也在不經意間的摩擦!想到,這種角色扮演讓我好興奮啊,不行,身體好敏感啊~又流水了呢,是不是絲襪摩擦我的小妹妹呢?好舒服哦~女人真的太好了呢!
    天文尴尬的拍拍若蘭纖細的後背,親了若蘭的額頭一下說:蘭蘭,家裏還有點事,我先走了哈!
    什麽呀,人家剛回來你就走呀,不行,我要懲罰你一下你才能走,哼,小手已經摸向了天文胸前的點點上,天文的弟弟瞬間就挺立了起來,抱著若蘭激烈的擁吻著,若蘭面紅耳赤的親吻著天文的弟弟,上下舞動著,啊~老婆你舔的我好舒服啊,快不行了,啊!!老婆我要射了,若蘭粉嫩的小嘴舞動的頻率越來越塊,最終一滴不剩的全射在了若蘭的嘴裏,心滿意足的咽下了精華~呵呵,**可是美容的呢,我要多吃點呢,若蘭舔了舔嘴唇,天文精疲力盡的躺在了床上,喘著氣說到:老婆,你現在怎麽那麽厲害,好淫蕩啊,弄得我要精盡人亡了啊!若蘭趴在天文的胸口一邊抓著自己的**,一邊說到,才不會呢,我老公那麽厲害,你難道不喜歡寶寶淫蕩一點嘛~男人的心思我會不懂嘛,哼哼,你真的有事嘛,我舍不得你走呢呀,天文整理了下衣服走向門口,家裏有事,我媽剛剛來電話,我真走了哈,若蘭依依不舍的跟天文來了個吻別,關上了大門。
    這小子,老子還沒玩爽呢,可惡,悻悻的褪下緊包大腿的牛仔褲,被絲襪包裹的美腿露了出來~哈,看了我就好爽,女人真的是完美啊,摩擦著雙腿,沙發上,若蘭呈現出雪白清麗的玉體放蕩的M字型地張開她那被絲襪包裹著的雪白修長的玉腿,讓那屬於她的女性最神秘的地區展露了出來,B蔥蔥的玉指並拼命地刺激著胯股之間處女的小蜜穴。一邊喘息的若蘭,一邊窺視沒有毛的粉嫩的蜜穴,並緊緊地把小肩膀及穿了蕾絲內衣可愛的身體卷成一團。沙發上也沾滿了從蜜穴中流出的**。

    回复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

分类

版权声明

本站内容多为转载,由于部分文章年份较早,难以查清具体版权信息,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在相关文章后留言或发邮件至lvlili5201314@gmail.com

博客状态

  • 28,072,979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