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胶女体


乳胶女体(上)

叮当~~叮当。
「是谁呀」
「请问你是否王先生吗,我是今早来电的那位梁小姐。」
「是梁小姐 吗,这么早就到了。」我开门应道﹕
「王生,真不好意思,我早到了,还以为你会不在家呢。」
「那又不会,答应了你会在家等的,一定会等。妳 就是这么多行李吗。」
「是呀,下机后在酒店住了两天,找工作,找地方。很幸运地找到了工作后,又从报纸上找这处有房间出租,真是很好运气呢。」
「是 了,这里只有我一人住的,有上下两层,梁小姐就住上层吧,屋内什么设备也有齐了,妳只要将行李入衣柜里就可以了。」
「什么,整层也给我住,我没有 听错吧。」
「妳没听错呀,当然是整层也给妳住呀,妳是单身女子,我也是单身男子,不可以住在同一层的。」
「来吧,我帮妳将行李拿上二楼 吧。」我边行边向她问道﹕
「梁小姐就只有这两袋行李吗,这么少的。」
「是呀,刚从外国回来,我的家人都住在那边,只有我一人回港工作,衣 服也不必带太多了,而这袋是公司给我穿的制服,明天我就要上班去了,今晚要早点儿上床睡呢,不然明天没有精神上班呢。」
上到二楼,我告知她的房间 在那里,洗手间在何处等,很快就来到房间的门口了。
「多谢王生的帮忙,行李我自己拿就行了,谢谢。」
「不用客气,都是同屋主了,帮忙是应 该的。我也该下去了,妳快点放好行李后洗个澡就休息吧,明天要上班呢。」
说完后我便返回下层去,如是者过了一夜……
这天天约下午三时左 右,我在下层大厅看电视,忽然大门有开门锁的声音,随之大门被打开了,入来的是一位漂亮的女子,但是认识她的,她中等身材,头发及肩,身穿OL套装,A字 短裙,黑色闪光丝袜,四吋高跟鞋。之后这位女子就往上层走去。
「喂,这位小姐,请问妳找谁呀,我好像不认识妳的,妳怎会有我家大门的锁匙呢。」
「王 生,是我呀,梁小姐呀。」一把很甜美的声音从她的口中说出。但这声音不是梁小姐的。
「妳是梁小姐。」我走近点的去看清楚。
「是呀,我的确 是梁小姐呀,王生。」但她的咀并没有开合过,声音从何来呢。
我再放眼看清楚一点,这才发觉原来这张面孔不是真的,好像是一个面具似的,但是做得很 迫真。真的很迫真。
「妳真是梁小姐吗,干吗妳会变成这样子的,妳为何会带上这面具的。」我问道:
「王生,我真的是梁小姐呀,其实这面具是 公司给我穿的制服其中之一而已。」
「啊!公司制服要员工带面具吗,这是什么工种呢?」
「其实这不单是个面具,你再看清楚一点,我身上穿的 是一件连着这面具的全包式人皮衣呢。」
「是一件连着面具的人皮衣,真是神奇呀,有什么工种要员工穿成这样上班的。」
「其实我应该是在要离 开公司前就要将这件人皮衣脱下来的,可是我这件人皮衣的锁匙却漏了在我房间内,所以我迫不得已才将它穿回来呢。」
「妳这件人皮衣要锁着的吗,我可 真没听闻过,要员工穿连着面具的人皮衣上班,真是千古奇闻呀。」
「其实也没什么的,只是要穿上一件连着面具的乳胶衣服吧。呀是了,我还是上房拿锁 匙开了锁脱掉这件连着面具的乳胶人皮衣才跟王生再说吧。」
我留意到梁小姐说话时面部是没有表情的,因为面具上只是有一幅很甜美的面孔,无论说什么 话,只能见到面具咀部有小许动作而已。
「那么妳快上房脱掉它吧,上班要穿着上锁的衣服我真是第一次见呢。」
于是梁小姐就往上层走去,在上 楼梯的同时,一声清脆的段裂声,从梁小姐的四吋高跟鞋跟发出,随之是一声惊叫,跟着是有物体从高处滚下,我回头一望,只见梁小姐已从楼梯上滚了下来,我忙 上前看过究竟。
「哎……哎呀……很痛呀……我的手很痛呀……」
「梁小姐妳怎样了,伤了那里呀。」
「哎…我的…我的手很痛 呀…~~…」
「没事的,待我看看吧,我也曾学过小许救伤的;不要惊慌,待我扶妳上楼到妳的房间去,才给妳看看伤了那处吧,来,我扶妳上楼吧,妳可 以走动吗。」
「哎…可以的,但真的很痛呢。」
「痛是必然的,希望没伤到肋骨吧。」
于是我扶着梁小姐一拐一拐的上楼梯,来到梁小姐 的房门前,梁小姐从衫袋里拿出房门匙给我将门打开,入房后将梁小姐小心地座在床上再看她的伤势如何。
「梁小姐,妳现在的情况如何,最痛的地方是在 那里呢。」
「王生,最痛的是右臂呀。」
「…待我看看…」;「我按下去,痛的就出声吧。」
「呀!~~是这儿了,痛得很呢。」
「唔, 妳可能弄伤了手骨呢,但妳现在穿成这样,我无法看清楚的,妳还是换了衣服和脱掉这件人皮衣后我才能看呢。」
「呀~~我现在连举起手臂也痛得要命, 我真不知如何脱掉衣服和人皮衣了,王生你可以帮我吗。」
「这……好像不太好的,毕竟男女有别呀。」
「我…我…也不介意……你也不用害怕 呢,就当是帮我一把好吗。」
「既然梁小姐也这样说,我只好照做呢。」;「我会先将妳身上的衣服脱下,再脱这件人皮衣的。」
首先,我将她的 四吋高跟鞋脱下,再解开她身上的衫钮扣,将之脱下,之后是A字短裙,现在只剩下胸罩和丝袜,我绕到她身后将胸罩的扣解开,在我的笨手笨脚下胸罩也从她身上 松开了,解下胸罩后,我可以清楚的看到她胸前的两团肉是多么的圆浑,坚挺结实。最后我开始脱她的丝袜了,我将双手放在她腰间用力把丝袜脱出来,但丝袜仍然 紧紧的贴着双腿,原来她穿的是有塑身功能的丝袜。现在的她光着身子,在我眼里是多么的美,但她现在是穿着一件用乳胶做成的人皮衣,这人皮衣做得很合身,如 果不是认真点看,真的看不出原来是件用乳胶制成的人皮呢。
「梁小姐,那我现在要脱妳这件人皮了,但我应该怎样才能脱掉它呢。」
「我的人皮 衣是上了锁的,你先将我头上的假发摘下来才找到这个隐蔽的锁。」
原来她的头发是假的,我将她的假发摘下,但好像有东西扣着似的,我细心的再看一 下,原来假发和面具头顶有数个很细的小扣将假发的底部扣实,用来防止假发松脱的,于是我小心的扣实假发的几个小扣解开才能将假发摘下来。当假发摘下来后, 我看到的是一个光着头的面具,而面具后的顶部我则看到一个很小的不锈钢密码锁,锁还连着一条很隐蔽的拉链将锁和人皮衣紧紧连结,原来就是这个小小的锁锁着 这个穿着这人皮衣里的人,如果不将这个锁打开,里面的人就没法子脱掉这人皮了。
「我已将假发摘下来了,现在我应该怎样做呢。」
「王生,烦 你到床侧的柜子里将那条红色的小锁匙拿过来好吗。」
于是我到柜子里将那条小匙拿出来,这条小锁匙怪怪的,尖端有一处的特别厚的。
「锁匙找 到了,但它怪怪的,我要怎样才能将这个锁打开呢。」
「是这样的,你先将锁匙特别厚的那段插进这个面具背后这锁顶部的这个小孔,然后向横边九十度按 下,好像推杠杆原理一样,之后再将锁匙拉出来,你会看到锁匙上有四个数字,那就是这密码锁的开锁号码了,你只要按这组数字按入,这锁就会打开了。」
「哗, 这锁做得很精密呀,原来锁匙不是真的用来打开锁,锁中的那段密码才是真命天子,但是自己是开不了的呀,因为根本就看不到那密码锁上的按钮,梁小姐妳怎样打 得开这锁呢。」
「萁实我们每次下班时都要到部门主管那儿给她开锁的,因为我们的锁匙都是给她保管,如果没有别人给妳将锁打开及按下按钮开锁,自己 是没法脱下这件人皮衣的,而我是新人,不清楚换衣程序,所以才要穿这人皮衣回来。」
「原来不只妳一人要穿人皮衣,还有其它人都要穿吗,妳这份工是 什么工种呢,我真的百思不得其解呀。」

乳胶女体(中)

「呀!我还是快点给妳脱掉这人皮呢,看看手臂骨有没有受伤呢。」
于是我将锁匙插入她带着的面具小锁,撗向的九 十度按下,然后拉出锁匙,再按匙上的密码将锁打开,「卡一声」,面具上的锁打开了,我将小锁上弹起的小手扣拿着再向下拉开,人皮衣终于能脱下来了,拉链打 开的同时,我看到她的长发随着拉链被打开后露了出来,我再一直将拉链向下拉,直到拉链拉到腰部为止,这时的她背部全都露了出来。
「要脱下面具了, 妳准备好了吗。」
「唔,我准备好了,真的麻烦你了。」这时的梁小姐的声音又回复了自己的声音了,原来这人皮衣装置了变声器的。
我绕到她前 面,双手用力的找着面具的拉链两侧,然后用力向我的方向拉下,这时我将面具从梁小姐的面上脱了下来,但仍然和人皮衣连在一起,她回复了自己的容貌,现在我 清楚的看到梁小姐这时的表情是很痛苦的。
「没事吗,面具终于脱了下来,接着我现在要脱下妳这身人皮了。我会先脱下左臂这部份,然后才慢慢的脱下右 臂,但是会很痛的,妳要忍耐一点呀。」
「唔,我可以了,来吧。」
我开始拉下人皮衣的左臂,慢慢的左手臂脱出来了,这时梁小姐还没怎样,但 当我脱右臂时,她实时发出杀天巨向,看来臂骨是脱臼了,我只好慢慢的脱,同时拿了一些硬物给她咬着,好不辛苦才将人皮衣的右臂脱下来,但梁小姐已痛得满头 大汗。
「好了,终于脱了出来了,妳现在怎样了。」
「哎~~,好了…脱了出来……很痛呢。」
「不要说这么多了,快把人皮衣下半部也 脱下来吧,妳还要去看医生呢。」
「那…那么请王生…将我下体的人皮衣也脱下来……」
这时我只好将她身上的下半部人皮衣也脱下来,现在梁小 姐身上一丝不挂的在我眼前。
「梁小姐妳快穿回衣服吧,我和妳要快点去看医生呢,不然妳的手臂会很痛呢。」
「王生你可否给我穿回衣服呢,因 为我的手很痛,无法拿衣服来穿呢。」
「那好吧,请问妳要穿那套衣裙呢,我代妳去拿出来吧。」
「就衣柜里的右边那套吧,谢谢。」
这 时我随手就将从她身上脱出来的人皮衣放在自己的肩膀上,走往衣柜里拿出这套衣裙帮梁小姐穿上,穿好后再拿一双波鞋给她穿,完成后小心地扶她下楼准备去看医 生,这时梁小姐对我说﹕「王生你将人皮衣放下来吧,给他人看到不知会怎样了。」
「呀,是了,我差点儿忘记了,真不好意思呢。」
于是我将人 皮衣放了下来,接着便和梁小姐去看跌打医生了,如事者到了晚上……
卡…卡…大门打开了
「好了,好了,回到家了,医生只是说妳脱了臼,现在 涂了药休息一周就没事了,真是不幸中之大幸呢。」
「唉,真是不幸才真呢。」
「梁小姐妳为何这样说呢,只是休息一周吧了,干吗说不幸呢。」
「王 生你有所不知了,我现在受了伤,就无法上班了,我上班只是一天就要请假,恐怕我这份工要完蛋了,真不知拿什么来生活和交租金给你了。」
「呀…这… 妳可以打电话给公司说妳现在受了伤,可否请一周假期呢。」
「事到如今为有试试吧。」
「喂,妳好,是何主任吗,我是昨天上班的「宝莲」呀, 是这样的,我昨天回家时不小心弄伤了右臂,现在脱了臼,医生说要体息一星期才康复,我想请一星期假可以吗……」
「呀…是是…我……知道……但…… 这……这可以吗……但……我尽管试试吧。」
只见梁小姐一面无奈的放下电话,垂头丧气的走过来坐下。
「完了,完了,这份工看来没定了,我真 是当黑呢,只是上了班一天就被抄鱿鱼了……」
「干吗妳要这样说呢,妳的主任向妳说了什么呢,为何妳要这样说呀,可以告诉我吗,看我可以帮妳吗。」
「王 生你是帮不到我的,看来我还是认命吧。」
「不要这样说,凡事总有解决方法的,说出来听,一人计短,二人计长呀。」
「多谢王生你这样说,但 这是不可能的。」
「没有事是不可能的,即管说来听听呀。」
「是这样的,刚才打电话给何主任请假,她说妳只是上了班一天就要请假,其它同时 要是学妳这样做,公司岂不是就要结业了吗,不能请假。但我说现在受了伤,无法上班怎办呢,她说妳可以找个朋友代妳上班一星期那就行了,一星期妳康复后就可 以上班了,这是公司给妳的最后让步,不然的公司为有解顾妳了,妳自己想想吧。何主任就是这样说了。」
「那有何难,妳只要找个好朋友代妳上班一星期 就行了。是吗。」
「唉,王生,这就是问题了,在香港我根本没朋友,即使有她也未别愿意代替我去上班呢,而且还要……」
「还要什么,说出来 听听。」
「是…是…要穿上这件人皮呀……那…那怎会有朋友帮忙吗……」
「呀!那倒又是呀,要穿上这人皮呢……」
「都是算了,我还 是打电话回公司辞职算了……」
「就算要找人帮忙,倒要时间呀,不是要找到就找到的,是吗,妳可以打电话回公司推辞一日吗。」
「这…我想也 可以的,但我没有人帮忙呢。」
「A……梁小姐,我倒想到一个办法,但不知行得通与否呢…」
「王生是什么办法呀,说来听听呀,你有女朋友可 以帮我吗?」
「唉,女朋友我就没有了,但我想这方法倒是行得通的,但要怎样说好呢…」
「快说出来听呀。」
「那好吧,我就说出来, 妳这份工作既然是要穿这人皮衣,那即是什么人也可以代替妳去上班,只要找到人愿意穿上它就行了。」
「你说了等于没说过,我何来找到人来给我穿上 它,除非是……」她的眼角向我一望。
「你…你的意思是说……」
「对了,我想妳想得对了。」
「你的意思是你想……」
「我就 是这个意思了,妳看行不行呢。」我笑笑口的说着。
「这……这我也不知行不行呢。」
「绝对行的,我看到妳的人皮衣有个佷了得的功能,它有个 很了得的变声装置,只要穿上它后,它可以将妳本身的原有声线改变呢。」
「但……但你是男生呀。」
「这个我也知道,但是妳现在何来找到人来 帮妳穿上它呢,我想这是最好的方法了。」
「但是这样,王先生,为了我你这样……」
「不要这样说了,这是我自愿的,除非妳不愿意吧了。」
「那… 我怎会不愿意,只是…只是有点难为了你吧了。」
「不要这样说,这是我自愿的,但是我也不知道做得成了吗。」
「其实我的工种也不是什么困难 的工作,只是要留意某些程序就可以了,这个我可以告诉你的。」
「这那就没问题了,妳可以安心在这里养伤了,我可以代替妳去上班,直至妳完全康复为 止。」
「我真不知怎样多谢你了,真的感谢你呢。」
「不要这样说,我还要妳交租呢,这是保障我的租金吧了。」
「王生,多谢你。」
「妳 还是打电话回公司向她说要迟一天才能有人上班,看看她能否通融一天吧。但妳要说她只能在家穿这人皮衣上班和穿这人皮衣回家,她不能在公司脱下这人皮衣的, 这是她的要求。」
「这…我尝试打电话回公司试试吧。但我要多说一句,多谢你。」
之后梁小姐就致电话回公司说出这样的要求,而公司也答应了 她的要求。

以后的发展会怎样呢,请多点回帖,下集会很快推出,谢谢。

乳胶女体(下)

「梁小姐,妳公司答应了妳的请求了吗。」
「是,公司已答应了,王生,你不要再叫我梁小姐了,叫我宝莲吧,我的 朋友都是这样称呼我的。」
「呀,这样好吧,我以后就称呼妳做宝莲吧,但妳以后也不要叫我王生了,以后称呼我华夫吧。」
「好,华夫你好。」
「是 了,我们都要好好的商讨一下后天的工作,妳要将在公司的工作性质告诉我,待我好好的实习一下呢,而且我还要习惯穿上这乳胶人皮呢。」
「对呀,乳胶 人皮不知合不合你的身形穿呢,我一时也没想到呢。」
「是呀,我只想到怎样帮妳,但却没想到人皮衣合不合身穿呢,这真失败呀。」
「看来华夫 你要试穿上它,看看合身与否。」
「是…」于是我拿起乳胶人皮衣开始试穿,但实时发现了问题所在…
「我好像缺乏了一些什么似的,那是什么 呢……」
「我知道了。」
「是什么呀。」
「是**。」
「呀,是了,就是**,拿起人皮时就察觉到了,但总是联想不起,真失 败呢,那…现在怎算。」
「真是简单不过了,买一对义乳就行了吗。」
「呀,对…对。但怎样买呢。」
「你真笨,我和你一起去买就成 了。」
于是我和宝莲一起去买义乳。回家后我们一起进入宝莲的房间开始试穿乳胶人皮衣了。
「好了,到底要怎样穿呢,宝莲妳要告诉我呢……」
「不 要紧,妳只要照我的程序去穿上它就行了。首先你要脱去上衣,待我将义乳固定在你的胸前,用这特制的专用胶水可将这对义乳固定在你的胸前。」
宝莲将 胶水涂在义乳上然后用力的按压在我胸前,胶水很快的就干涸了,而义乳亦紧紧的贴在胸前,仿佛就像我身上生出了**一样,很坚挺,很有弹力。我双手也不奇然 向双乳抚弄一番。
「华夫,你现在可以穿上这件乳胶人皮衣了,看看合不合身,但我想是应该很合身的,因为这义乳是照足我的身形购买的,应该和乳胶人 皮配合得很好的,但是你却比我高少许和胖少许,不知……」
「不要想这么多了,只要我试一试就行了。」
「华夫你只要这样…这样…的穿,就可 以将乳胶人皮穿上身了,你坐下来试穿吧。」
于是我脱去剩下来的衣服,指的是身上穿的长裤和内裤,但脱到内裤时就停了下来,因为在女性面前有点儿害 羞呢,我只好转过身来背向宝莲,最后连内裤也脱了,我拿起乳胶人皮开始试穿,我坐下来先将双脚放进乳胶人皮衣的双脚脚筒内,好像丝袜一样的慢慢穿上,但比 丝袜难穿好几十倍呢,我只能续小续小的穿,每将乳胶人皮向腿上拉高一吋,压迫的感觉就强了一倍,而且还非常紧的贴在腿上,穿好双腿时已用了近半小时了,于 是我站起来将乳胶人皮拉上大腿位置,这过程比在小腿时更为费力,又用了近十五分钟,这时乳胶人皮已接近拉至下阴的位置,我将小弟弟向下及向后的拉放,然后 将乳胶人皮拉高至臀部,这时乳胶人皮已将我的小弟弟完全覆盖着,而且压迫得和女性一样的平坦,外表看来真像女性的下阴呢,接下来再将乳胶人皮拉高至腰部的 位置,这时我转过身来面对着宝莲向她说:「这件乳胶人皮真的紧贴得太利害了,它将我的小弟弟压迫得很紧,真不明白妳是怎样会穿上它的。」
「但这件 是女装的乳胶人皮,是给女性穿的,而你是男生,所以……如果你穿得不舒服或是太紧的话就脱下来吧,你毕竟是个男生,穿这件乳胶人皮真是难为你了,我还是致 电回公司辞职算了。」
「A…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这乳胶人皮真的太紧了,我有点儿不习惯呢,一会儿待我习惯后就不会了,妳放心吧,我说过帮妳就不 会反悔的。」
说过后我再继续穿乳胶人皮,这时我将左手手臂穿进乳胶人皮的左臂臂筒内,像穿手套一样,手掌滑进乳胶人皮的手指位置,慢慢的套弄好, 使每一根手指都和乳胶人皮的手指位对准位置,再慢慢的向上拉扯,直至左手手臂完全套进乳胶人皮衣里,然后再重复右臂继续穿带,直至两条手臂都完全穿带好, 这时我再将乳胶人皮的双胸的乳杯对准我胸前的双乳,小心套弄着,使双乳放进了乳胶人皮的乳杯内,这时乳胶人皮也差不多穿好了,只差面具和将背后的拉链拉好 就行了。
「真的很费神和费力呢,穿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多点呢,才穿到这个地步,还剩下面具还没带上呢。」
「是呀,是难穿一点的,昨天我也要 穿一个多小时才穿好。」
「我还是赶快将面具也带上,看看合不合身呢。」
于是我将乳胶面具往头套进去,然后整理一下,好让面具完全紧贴着我 的脸孔,之后我伸手往背后准备将拉链拉上,但是这件乳胶人皮实在太紧窄了,我无法自己将拉链拉上,只好叫宝莲替我将拉链拉上,宝莲虽然只有一只手可以用, 但总比我背着手拉的好得多了,因为这件乳胶人皮只是为她而设的,我的身形和她相比是高了点和胖了小许的,当宝莲用手将拉链拉上时,我全身都被压得紧紧,每 当拉链拉上高一吋,我的身体就被压得越来越紧,当拉链拉到面具的顶端时,我清楚的听到「卡」的一声,然之后我感觉到宝莲好像将锁匙向上九十度的推上,再用 力的拉出,这时再听到另一声「卡」的声音,我感觉到面具的小板扣好像磁石一样回到面具的小锁内,而面具和乳胶人皮又再次融合,没有这条红色小锁匙是没法打 不开的。
「华夫,你现在觉得怎样了,可以说话吗。」
「嗯,我想可以的。」这时我的声音已变成一把很甜美的女声,很神奇的变声装置呀。
「好 了,你现在是一位美人了,过去衣柜的镜子看看你现在的样貌吧,我想你定必满意的。」
于是我走到镜子面前看看,发觉到被这件乳胶人皮衣覆盖着的身 体,甜美的面孔,丰满的身材,纤细的腰肢,修长的双腿,真的不敢相信这个会是我,在镜子面前我抚弄着双乳和这甜美的面孔。
「真是太神奇了,我想也 没想到可以变成这样的一个美人儿呢。」
「华夫,你现在走走路和做一点儿动作,看看这乳胶人皮对你有没有做成不便。」
于是我在房间内走了两 圈,又将手和脚起起落落的循环活动,不但没有不便,而且还觉得很好呢,像没穿衣服一样,起初很紧的感觉现在没有了,反而代之是一种贴服的感觉,贴服不是 紧,是像乳胶人皮就是我身体的皮肤一样。
「真的很贴服呢,这件乳胶人皮的设计真的很棒呢,它使我由男生变成女生,而且还有一个很好的变声装置,如 果我不脱下面具,我想没有人知道我是男生呢,这件乳胶人皮到底是谁人发明的。」
「以我所知这乳胶人皮是公司的董事长发明的。」
「那妳的董 董事长应该是个男的吗。」
「不是,是女的,而且是个高龄女士呢。」
「那倒奇怪了,高龄女士干吗要妙龄女子穿这乳胶人皮呢。妳在公司是做何 等工作呢。」
「工作是和那高龄女子畅谈,就是这么简单了。」
「妳不是说笑吧,只是和她畅谈,但干吗要穿这乳胶人皮呢。」
「这个我 也不太清楚,只是见工时她们特定的要求吧了,而且也不只我一个呢,还有三人是这样,因为我们每天只要穿这乳胶人皮四小时,之后就有人接替我们的工作,我们 其中有一个人放假,就会有另一个人顶替,所以我们是四人一起工作的。」
「呀,只是谈谈话就能了,这工作真是易事了,那到底要谈什么呢。」
「无 所不谈。」
「就这么简单,那干吗要妳们穿成这样呢。」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我们上班就要穿成这样,不然就不用上班了。」
「那 我明天就要以这个姿态上班了,我倒要好好的习惯一下了。」
「是呀,你现在要习惯一下穿女装,而这些是我每天都要穿的衣服,你现在就试穿一下吧。」
「那 好吧,试穿试穿吧。」
「呀,还有一点你要紧记的,穿了这乳胶人皮后,你要喝小点水,因为没有锁匙是没可能脱下这乳胶人皮的,你必小看这乳胶人皮, 它是弄不破和割不开的,所以你要紧记呀。」
「是吗,如果妳不为我脱下,我岂不是要永远都穿着这乳胶人皮了。」
「华夫你真会说笑了,我怎会 这样做呢。」
「我只是说说笑吧了。」

乳胶女体(续1)

这时我将宝莲给我的衣服一一穿上,胸罩、丝袜、A字短裙及OL套装衫,最后穿上四吋高的高跟鞋。现在的我是一位美丽 的少女,我走到衣柜前欣赏一下我这身打扮,实在是美呢,乳胶人皮配上这身打扮,如果我不说话,真的看不出我是一个穿着乳胶人皮的男生呢。
「很合身 呢,只是说话困难了一点儿呢。」
「是呀,因为面具设计的关系,说话时是有点不方便,这点我也和董事长反映过呢。」
「妳第一天上班就和她说 这种话,妳倒也大胆呢。」
「不是大胆不大胆问题,问题是穿乳胶人皮的人是我,自己觉得什么不舒服就要说出来,干吗要不敢说呢。」
「那么董 事长怎样回答妳的问题呢。」
「她说已在改良乳胶人皮的面具设计和下体的设计,古计数天后就有新的乳胶人皮给我试穿了。」
「给妳试穿,只是 妳一人吗。」
「我想是了,董事长说乳胶人皮做成以来,穿着的人都不敢说出像我这样的话,她说我是第一个,而且还是对着她本人说出来。」
「妳 的胆子真不小呢。」
「是吗,明天你就要代替我上班了,今晚你就早点睡觉吧,不然明天就没精神上班了。」
「那么好吧,我穿多一会儿,待习惯 点后才脱掉它去睡觉呢。」
「嗯,那我们就在这里坐谈一会,让我说多一点董事长的事给你听,好让你明天的工作呢。」
就这样我们坐谈了个多小 时,之后我就开始脱掉乳胶人皮,但脱的时间比起穿的时间还要久呢,足足是两小时呢,很费力气,现在只脱剩胸前的义乳,宝莲说还是不要把它弄下来,不然明天 又要再从新弄上就麻烦了。这时也接近午夜十一时了,于是我拿起乳胶人皮和其它衣服鞋袜离开了宝莲的房间往下层走去,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放下了乳胶人皮后, 走进浴室洗了个澡后才上床休息,如是者又过了一晚……
「铃……铃……」这时闹钟响起来了,我抬起头看看钟,原来是早上七时正了,于是我起床到洗手 间梳洗一番后,就到厨房弄了两个早餐,之后就往上层叫宝莲吃早餐,当我正想打房门时,宝莲也从房间里走出来。
「呀,宝莲早晨,我正想叫妳下来吃早 餐呢。」
「呀,华夫早晨,这么早就起床吗,还弄好了早餐呢。」
「是呀,早点吃完早餐,坐一会儿,看看要不要上洗手间,然后就要穿乳胶人皮 上班去了,幸好这上班时间是早上十一时呢,在这里去到公司也只不过要半个小时多一点,有两个多小时给我穿乳胶人皮呢。」
「华夫你想得倒也周到呢, 我们快点吃完早餐,待我帮你一起穿乳胶人皮吧。」
「那我们快点吃吧。」
就这样,吃完早餐后我开始穿乳胶人皮了,有了昨晚的经验,穿起来倒 也快了点,不会像昨晚般笨手笨脚了。「卡,卡」的两声,面具锁已重新锁上,乳胶人皮已穿好了,将假发也套上并固定好位置,再将其它衣服也一一穿好后。
「宝 莲,我现在要去上班了,妳不需要胆心的,我会紧记昨晚妳说给我知关于董事长的事,妳放心好了。」甜美的声音从我带着的面具发出来。
「华夫真是辛苦 你了,要你穿着这乳胶人皮去上班,而且其间还不能脱下来,真是……」
「不要这样说呀,这是我自愿帮妳的。好了,我要上班去了。下午三时半左右我就 会回来,到时我们再详谈吧。」
又过了几小时后,大门的锁匙孔有插入声……卡的一声,大门打开了,坐在大厅中的宝莲回过头来看看是谁入了来,但这个 当然是穿着乳胶人皮的华夫是了,而且手中还拿着一袋东西呢。
「华夫你回来了,今天的工作顺利吗。」
「这个妳还用问了,当然是非常的顺利 了,这位董事长真的很和蔼可亲呢,和她详谈后才明白她为何要我们穿这乳胶人皮呀,真是……」
「真是怎么样了,别说了一半就停下来呢,快说下去 吧。」
「别这么心急呢,我还没坐定下来,我刚从公司回来不久,让我坐下来休息一会儿才告诉妳听好吗。哎~~穿着这高跟鞋真是辛苦呢。」
「呀, 是了,我帮你脱掉这高跟鞋,再帮你按摩一下小腿,你就会舒服得多了。」
「呀,真的舒服了很多呢,穿这高跟鞋真是痛苦呢。」
「华夫,你现在 回来了,你还是脱掉这乳胶人皮呢,穿着它你会很难受的。」
「不,我还是要多穿一会,想起董事长的一番话,我真的想永远也穿着它呢。」
「华 夫,你说什么,你想永远也穿着这乳胶人皮,你不是说笑吗。」
于是我将和董事长谈的一番说话告知宝莲(………「内容容后再说」)她听后泪水不断的留 出。哭泣着……
「宝莲不要这样,为了董事长,我想我会永远穿着这乳胶人皮的。」
「但华夫你是我的替工,一星期后我可以上班时,你就 会……」
「这个妳不必胆心了,我已经和董事长说过妳的事了,而她也知道我是妳的替工,只是她不知道我是男生而已。她还说只有我和妳能和她谈得这么 投契,其它的三位人皮(女同士)就没有话和她说,上班了就等如没上班一样,使她很不是味道。」
「是吗,嗯,华夫,你拿回来的这袋是什么东西来 的。」
「这袋东西,就是妳所说的新一代的乳胶人皮了,我和董事长谈了半天话,董事长就急不及待的拿了这套新一代的乳胶人皮给我试穿了,她还说要我 即场试穿给她看看,我便说我没有带锁匙回公司,乳胶人皮没法脱下来,怎知董事长说她有后备锁匙可以给我脱掉它,当时我不知怎样面对,情急之下只有大胆说如 果要即场脱下这乳胶人皮,那我就不干这份工作了。董事长看我有这么大的反应,她也不免强我,并说:能穿这新一代乳胶人皮的就只有宝莲和你了,这两件乳胶人 皮你就带回家吧,你既然穿得上宝莲这件乳胶人皮,那我也不用重新为你量身了,一件是给你的,而另一件是给宝莲的,烦你把它带回给宝莲吧。」
「董事 长她真的这样说吗。」
「还会假吗,新一代的乳胶人皮我也带回来了,这还会有假的吗。妳看看这新乳胶人皮呀。」
我从手揪袋中拿起其中一件乳 胶人皮,样貌和我现在穿的是一样的,但质感和我现在穿的不太一样,手感摸起来比较柔软而富弹性,下体方面有一小阴唇,是方便小解的,后方则有一小缺口是用 来大解的,前后两侧则有记型乳胶来定位,穿着后会牢牢固定下体位置而不会走位的,而面具方面口部的设计已给改良了,它可以随意开合,变声装置也从口部移至 颈部,眼睛也比现在的更为神似,拉链设计也直接采用六位数字密码钢锁,锁芯固定在面具的顶端。
「华夫,你不如现在就试穿这新一代的乳胶人皮吧,看 看合不合身呢。」
「这也好呀,反正明天我也要穿上它的,现在也该试穿上它呢。宝莲妳得帮我脱掉这身衣服呢,然后再脱乳胶人皮。」
于是我开 始脱掉身衣的衣服,上衣、裙、胸罩、丝袜、假发等衣服,跟着开始脱乳胶人皮了,宝莲将锁匙插入向下推然后拉出,照着密码按下号码,「卡,卡」两声,面具锁 打开了,宝莲给我将拉链拉下,我自己就用力将面具从我的面上脱下,可能穿的时间久了,面具上沾了一些汗水,随着面具已脱下,乳胶人皮也可以脱出来了,只是 要花点力气而已。可能经验多了,脱的时间比昨晚快了点,不需一小时就行了,但乳胶人皮脱出后,身体不景有不小汗水留出呢,还是洗个澡才穿新一代的乳胶人皮 吧。
洗澡后……
开始穿新一代的乳胶人皮了,这件新人皮和现在的有什么不同的感觉呢,快点穿上它试一试吧,于是我拿起新人皮坐下来将腿穿入 新乳胶人皮的腿部筒内,感觉很紧,但很柔软,不像以前的那套有拉紧的感觉,两腿都放进后,我站起来将乳胶人皮向上拉,像穿丝袜般续渐向上拉,到达臀部位置 时,我发觉乳胶人皮的下阴唇位内有凹陷位置的洞,正好将我的小弟弟放进去,当要小解时,水份会随着洞内的小管将水份排出体外,而乳胶人皮臀部位置则有一处 开口位,这位置的两则有记型的乳胶定位,所以当乳胶人皮拉过臀部时,记型乳胶就会将臀部型状固定记录下来,任你怎样郁动都不会走位,方便大解之用,之后再 将人皮再向上拉,将两手也放进乳胶人皮的手套内,拉紧调整一下,再将双乳放进乳胶人皮的双乳罩杯内,调整好后,最后是将面具带上脸了,面具的双唇上下位置 有两块记型乳胶将我的咀唇固定在面具的双唇上,而眼睛位置则有两个透镜装置,好让我从眼球内向外望也能像平时看东西一样的视野广阔,面具带好后调整一番, 使面具完全和面型贴紧后,宝莲才将乳胶人皮的拉链拉上,当拉链拉上时,背部、腰部和颈部开始续渐收紧,而拉至面具顶端时,「卡」的一声,面具锁锁上了,而 面具因锁上了,面具和面之间再没半点虚位,两唇的记型乳胶也同时固定了位置,两唇可以自由活动了。
「华夫,怎么样了,可以说话吗。」
「我 想可以吧。」又是这把甜美的声线,发自我的乳胶人皮变声装置。
「真是太好了,你可以开口说话了,那就是你也可以吃东西了,上厕也没问题了,看看你 的臀部会不会移位呢。」
我伸手去摸摸臀部,发觉臀部两侧的记型乳胶已固定紧贴在臀部的两块肌肉上,怎样拉扯也不会移位。
「真是太神奇了, 我景然可以穿上这样神奇的乳胶人皮,感觉和以前那件乳胶人皮大大不同呢,以前的那件穿上后有种拉紧的感觉,而且是像有层胶的物体贴在身上,不太舒服,而这 件就不同了,穿上后不但没这种感觉,而且很有质感,像真的皮肤一样,很柔软,很有弹性,而且还好像透气似的,一点也不觉得有焗的感觉呀。」

穿 上这新一代的乳胶人皮的我以后的发展会怎样呢,请看下回

乳胶女体(续2)

「宝莲,我有个想法,不如我们出外到超市买点食物和饮品回来好吗,看看有没有人认出我是穿了乳胶人皮呢。」
「华 夫,你真是爱玩的,给人家看穿了怎么办呀。」
「我想是没有人会看穿的,这乳胶人皮的仿真度这么高,而我也能开口说话,要不是妳已知道,我想连妳也 看不出呢。」
「那又是的,就算是以前的那件,不说话也看不出来呢。何况这件仿真度更高,连背后的拉链的隐藏度也处理得很好,拉上后像完全隐形似 的,完全看不出来呢。」
「真的是吗,那就好了,快点将假发弄好,穿回衣服,我们快点出外试试吧,我也想以这甜美的声线向超市的售货员说话呢。」
「好 吧,那我们就快点将假发弄好及穿衣后就出发去吧。」
就是这样我穿回刚从公司穿回来的OL套装裙、丝袜和高跟鞋,拿起手袋就出发了。我和宝莲走到一 所超市内去购买一些生活用品、饮品和食品,然后推车到收银处去结帐,收银员看到我和宝莲就说:「小姐你们好,请将物品拿上来这儿吧。」
「好的。」
嘟… 嘟…的几声过后,「小姐这款卫生巾加二元就有这款护肤面膜送了,请问要吗。」
「那好吧,给我一片吧。」
「那小姐多谢妳五十元。」收银员 说。
「这里一百元。」
「是的,收妳一百元,找回五十元给小姐妳,欢近下次再来惠顾。」
就这样我和宝莲从超市买完物品后就离开了, 途中经过一间百货公司,宝莲和我有个眼神接触,我们到百货公司里去购物,进入百货公司后,我走到一直都不敢走近的女装内衣部去,这时售货向我这边走近,并 说:「小姐有什么可以帮妳吗。」
「嗯,我想看看这款调整内衣有没有我的尺码呢。」
「小姐,当然是有的,妳的身材这么适中,这款调整内衣一 定有妳要的尺码的,我拿给妳试穿好吗。」
「那好吧,但是就只有这个款式吗,还有没有其它款式呢。」
「当然是有的,小姐请妳过来这边吧,这 边会有更多款式给小姐妳选择的,请过来这边吧。」
另一边,果然有更多款式,有吊带、前开拉链的、背扣式的、3/4杯的、1/2杯的、全杯的、颜色 有黑的、白的、红的、蓝的、灰的、粉红和粉蓝的,应有尽有,真的花多眼乱了。
「小姐看中什么款式呢。」
「就这款吧,前开拉链、收腰和提臀 功能、3/4杯的、黑色的那款吧。」
「好的,小姐请等一等,现在就拿给妳试穿,呀,如果我没看错,小姐妳应该是穿35C罩杯的,是吗。」
当 时我呆了一呆,不知怎样回答她,幸好宝莲忙加上一句话:「这样也给妳看出,妳们真是专业呢。」
「这位小姐太过奖了,我们只是工多艺熟吧。」
售 货员小姐走到衣柜里拿出那件调整内衣时,宝莲拉了我过另一边并说:「华夫你真大胆呢,竟然来这种地方买调整内衣,你连自己穿几号的罩杯也不知就来买,真 是……」
「宝莲,不要生气,我只是一时兴起吧,没想到售货员小姐会这么热诚服务的,幸好有妳在我身边才不会露出破绽呢,以后不敢了。」
「小 姐,妳要的这款调整内衣拿来了,请妳到这边的试身室试穿吧。」
我接过这调整内衣,走到试身室内,关上了门,将身上的衣裙、高跟鞋脱下来,伸手到背 后解开了胸罩的扣,脱下胸罩并放在一边,现在我身上就只脱剩这双裤袜了。我拿起这件调整内衣,拆开包装胶袋,拿出这内衣来,拉下胸前拉链并往身上穿,就像 穿泳衣一样,穿好两腿后就往上拉,由于我的丝袜没有脱下来,所以调整内衣很容易就给我穿上了,而且这内衣的记形塑条也将我的身材固定好,调整一下臀部位置 和腰部的松紧后,小心的双乳放进调整内衣的罩杯内,弄好位置,然后将胸前的拉链拉上,调整内衣实时收紧,但又不觉得躯紧的感觉,这时我对着试身室的直身镜 看了一眼,穿了调整内衣后的我,身形更胜一筹,双手自然的抚摸一番,这时售货员小姐和宝莲两人也二口同声地说:「穿好了吗,出来给我看看吧。」我听后像着 了魔似的,穿回高跟鞋打开试身室的门走出来了……
「很合身呢,这件调整内衣穿在小姐妳身上真的很好看,配合小姐双腿这双闪光黑丝袜真是天作之合 呢。」
「华……「哗」,真的不错呢,很好看呀。」(宝莲想:「差点就说错话呢,幸好没说出来呢。」)
「是吗,真的好看吗,妳们不是骗我 吧。」
「小姐,是真的,以妳这样的身材穿了这件调整内衣后,真是近乎完美呢,应大的大,应小的小,应凸的就凸出来。」
「好了,好了,妳真 是一位出色的售货员,所有客人听了妳这么说真的不好意思不买了,我就要了这件吧,多少钱呢。」
「那就多谢小姐了,折实是九百八十元吧。」
「什 么,九百八十元……这么贵的。」
「不贵的,这件调整内衣是名牌子物有所值的,而且穿在小姐身上太完美了,所以不算贵了。」
「嘿嘿,是了, 九百八十元不算贵了,妳喜欢就要买了。」宝莲阴阴笑地说。
「这位小姐真识货,真是物超所值的。」
「那好吧,那我就买下它吧。现在我脱下来 烦请妳帮我包起它吧。」
「小姐妳穿得这么好看,不如就穿着它走吧,干吗要脱它下来呢。」
「是呀,就穿着它走吧。」宝莲悔气地说。
「那 我回试身室穿回衣服,给我结帐吧。」
「是的,多谢小姐,欢迎下次再惠顾,我现在给妳结帐。」
我回到试身室将衣裙穿好后,拿起这个胸罩后离 开了试身室,刚踏出试身室,这售货员已将结账单拿到我的面前,「多谢九百八十元。」
我从手袋中拿出了一千元给她,她实时就找续了两元给我,并说: 「这位小姐穿了这件调整内衣后再穿上衣裙,身形比起未穿前更为好看呀,没骗妳的,欢迎小姐下次再来惠顾。这个胶袋给小姐妳将旧胸罩袋好的。再见。」
之 后我和宝莲就离开了女装内衣部,边走边向宝莲说:「九百八十元也不贵,要多少钱才算平呢。」
「嘿,人家是售货高手,以你这等应付售货员的技俩怎会 不中招呢。」
「那妳当时又不阻止我,看着我给编了买这件内衣。」
「人家没有编你呀,只是你听了她说你穿得真的很美呀,就完全着迷了,我说 什么也没用了。算是一个教训吧,女人钱是很易编的,所以妳现在当女人要小心了。」
「算了,我们还是回家吧,拿着这么多物品,手也倦了,回去吃点东 西,妳也要换药膏了,回家吧。」
「嗯,那回去吧。」
大门打开了,我和宝莲将物品放在大厅的桌子上,坐下来休息一会。
「来吧,宝 莲,我帮妳换了这药膏吧,妳先脱掉上衣,我到妳房中取药回来给妳换。」
于是我站起来到宝莲房中取药,而宝莲则脱掉上衣等着我回来给她换药。我从房 中拿了药回到宝莲身边,先替她取去旧的药膏,然后再将新的药膏贴上。
「好了,新的药膏贴好了,不要郁动得太多呢。」
「我知道了。华夫, 呀,我有点儿口喝了,华夫你要不要喝点饮品呢。」
「也好,反正走了这么多路,口真有点儿喝了,喝点饮品也好,妳要喝什么,我到雪柜给妳拿来。顺便 将买回来的饮品放进去呢。」
「那烦你给我可乐吧。」
「宝莲,妳的可乐。」
「真好了,华夫你现在能开口说话和吃东西,虽然是穿了乳 胶人皮,但也能上厕所呢,你现在要不要上厕所呢。」
「呀,给妳一说,我真的想去厕所呢,待我上厕后再回来和妳喝汽水吧。」
我到洗手间将衣 裙脱下,再将调整内衣退下一半,丝袜也退下一半,坐下来小解了,滴…滴…的声音在马桶上向过不停,良久,小解完毕了,拿过沬手纸清理一下下体,穿回丝袜, 再将调整内衣穿回,就这样步行回大厅去。宝莲看到我回来时就说:「怎样了,真的可以小解吗。」
「是呀,真的很方便呢,不需要脱下整件乳胶人皮便能 小解,这件乳胶人皮真是极品了,可以穿到它真是荣幸呢。」
以后的情况会怎样呢,请看下回

乳胶女体(续3)

「但是,华夫,你穿了这乳胶人皮后不觉得焗吗,虽然它可以给你说话和小解,但它始终是一件乳胶人皮呀,你不能长时间 穿着它的,我看你还是脱掉它吧。」
「焗的感觉我真的没有,但宝莲妳这样关心我,我很开心,就照妳的意思做吧,我脱掉这乳胶人皮吧。」
于是 我开始脱掉调整内衣,将拉链拉下并将它整件脱掉下来,接着将裤袜也脱下来了,然后小心的将假发小扣续个解开,将假发也脱下了,接下来就是将密码钢锁打开 了,首先我要找到这六个字的密码……
「宝莲,密码是什么呢。」
「华夫,我怎知道密码是什么,这乳胶人皮是你带回来的。」
「那现在 怎办,没密码是打不开这钢锁的,呀,可能在手揪袋中,待我看看……」
「咦,怎会没有的,没有密码字条的,那现在怎办才好呢。」
「华夫,不 要紧张,待我按下密码按钮,碰碰运气看看能否将密码锁打开吧。」
「但这是六位数字密码锁呢,要碰巧这六个字的组合的机会率是千万分之一,怎会可能 碰得中呢。」
「不试过又怎知道没可能呢,如果真的打不开,那只好明天回公司找董事长说密码给你知了。」
「呀,是了,我打电话回公司找董事 长就行了,我怎会想不出来呢,好,我现在就打电话回公司。」
于是我马上打电话回公司,「Do……Do……喂,请问董事长在吗,我有要事要找她,她 在吗。」「妳是谁呀,董事长接到电话后就离开公司了,请问妳找她有什么事呢,可以说下吗。喂…喂…」我Cut线了,将电话也放回原位……
「怎么样 了,董事长怎说了,密码是什么了。快说呀。」
「董事长不在……没有密码……」
「既然是这样,就照我的方法做吧,碰碰运气吧。」
「只 好碰碰运气了。」
「没事的,按不对,大不了明天回公司找董事长说密码给你知就是了。」
「现在只好这样做了,请妳带给我好运吧。」
「嘟… 嘟…嘟…嘟…嘟…嘟…did…………」一声长向,密码钢锁没有打开,即是密码错误。
「不要紧,我再试多一次。」
「嘟… 嘟…嘟…嘟…嘟…嘟…did…………」一声长向,又是这样,密码钢锁没有打开。
如事者试了数十次之多,密码钢锁始终打不开,即是 说乳胶人皮面具仍然是没法脱不下来。
「唉,华夫,没办法了,试了这么多次还是失败,只好明天回公司找董事长好了。」
「那也只好如此吧。」
「华 夫,不要这样子吧,只是一天吧了,明天你就可以脱掉这乳胶人皮了,那你现在就做一天女性吧,我也想有个好姊妹呢。」
「我真是我的好妹妹呀……」
「来, 不要这样吧,你快点穿回衣服吧,光着身子,病了怎办,不能让其它人知道你是穿着乳胶人皮的。你刚才不是很向往当个女人吗,买了这件调整内衣,人家还说你是 美女呢,听后你不是很高兴吗,干吗现在又这样子呢。」
「刚才不知道密码不在这里嘛,早知就不穿了。」
「来吧,我的好姊妹,开心点吧,只是 一天吧,好好享受做一天乳胶女体的身体吧,明天可能你会不想脱下它呢,你刚才不是说过想永远也穿着它吗。」
「这倒也是真的,我真的有想过这样做, 但不知会这么快就实现了呢,现在真的脱不下来呀。」
「算了,算了,你快点穿回衣服吧,病了就麻烦了。」
于是我拿起假发将它带好,之后穿回 黑丝袜和这件调整内衣。
「好了,穿好后来这边坐,因刚才的事连自己口喝也忘了,现在喝点可乐吧,明天的事明天做吧,今天华夫妳就做一天女性吧。」
「好, 就做一天乳胶女体吧,我今天是一位真正的美女呢。宝莲,待我拿只光盘下来看看好吗,妳想看什么电影呢。」
「华夫你有什么电影呀,尽管拿出来,什么 电影我也爱看的,色情电影我也看的,不用怕羞呀。」
「色情电影我就没有了,只是有点另类的电影,不知宝莲妳爱不爱看吧。」
「呀,是什么另 类电影,拿出来看呢。」
「是一些关于紧身衣的电影,我想没有多人想看的,只是我喜欢吧了。」
「好呀,我也想看看呢,到底会是什么类型的电 影呢,紧身衣这个名称很吸引呢,快点拿出来吧,心急死了。」
于是我到自己房间内拿了几只关于紧身衣的电影光盘下来给宝莲看看,宝莲接过来后看了一 眼,「哗」了一声。
「很有趣的紧身衣电影呀,全都是看不到样子的,趣怪得很呢,快点播出来看看呀。」
于是我拿了一只放进影碟机内,按 PLAY播放出来,我和宝莲就坐在沙花椅上看这套紧身衣电影了,而这套电影中的女角,全都是穿着全包式的紧身衣,做出很多诱人的动作,宝莲看在眼里,像着 了迷似的,不停的叫「好」,当第一套三十分钟的电影播放完后,宝莲实时说:「如果有这样的紧身衣我也想穿穿呢。」
「宝莲妳喜欢这类的紧身衣吗。」
「真 的不错,很喜欢,快播第二只碟吧。」
第二套紧身衣电影中的女角是全套都是穿着各种紧身衣的整个过程,每个步骤都很细致,穿衣的过程很诱人,由以穿 乳胶紧身衣的最为精彩,紧身衣将女角的身段展露出来,头套套上后,女角的面孔若隐若现的浮现出来,使人看后想入菲菲呢。
「华夫,很好看呀,有这么 好的电影,一早就要拿出来看呀,如果有这样的紧身衣给我穿就好了。」
「宝莲妳想穿吗。」
「华夫你你这样说,是不是你有这样的紧身衣吗,真 的有吗。」
「是的,这是我从纲上订购回来的,这件紧身衣真的很贴身的,只是一个人没法穿得上,所以我没穿过呢。」
「那你又怎会买回来的。 买回来后又不穿上呢。」
「因为这乳胶紧身衣的拉链在背后,而且又紧又贴,一个人是穿不上的,所以我没有穿过它呢,只是作个收藏而已。」
「那… 华夫…,可否让我来试穿你这件乳胶紧身衣吗……」
「宝莲妳真的想穿它吗。」
「是呀,看了电影后觉得这乳胶紧身衣和华夫你现在穿的乳胶人皮 很相似,只是面具方面有点儿不同,就是乳胶紧身衣的面具是若隐若现,而乳胶人皮的面具是仿真度极高的面具吧,所以我请求你给我穿上它吧。」
「那好 吧,其实我真的没想过会有女性会爱穿这类乳胶紧身衣的,因为爱穿的会给人说它们是变态的,什么衣服不去穿,就是要穿这类的衣服,女性也如此说,莫说男生穿 上呢,所以这只是个人的喜好,而且又刚要代替妳穿上这乳胶人皮,我想是和妳有点儿缘份吧。」
「啊,怪不得你愿意代替我穿上这乳胶人皮,原来华夫你 早就是爱此道的人呀。」
「真是什么也逃不出妳的法眼呢,我上房拿这件乳胶紧身衣给妳试穿吧。我想妳穿后一定会很好看的。」
我从房间的衣柜 内拿了这件买了很久的乳胶紧身衣出来,是一个盒子,里面的是一件全包式的只有露鼻孔的半透明红的乳胶紧身衣,我拿着它回大厅给宝莲看。
「哗,真的 很美呢,半透明红色,很诱人呢,快点给我穿上……但,我现在怎样穿呢,我的手……」
「不要紧的,妳的手臂现在还痛吗。」
「不太痛,只要动 作不太大就不痛了。」
「那好吧,只要我帮妳穿上它就行了,妳只要享受这个穿衣过程带给妳的快感好了。」
「那么就要拜托华夫你了,我会好好 的去享受的。」
「那宝莲我现在就脱掉妳身上的所有衣服,然后给妳穿上这件乳胶紧身衣吧。」
「快点吧。」
于是我将宝莲穿的衣服全都 脱下来,现在她一丝不挂了,让她坐下来,我拿起乳胶紧身衣,卷起了腿部的袜筒往她的腿穿上,由于乳胶紧身衣太紧了,要慢慢的穿,左腿穿好穿右腿,现在两腿 穿好了,我将乳胶紧身衣向上拉,一直拉过她的臀部,再将手臂套进乳胶衣的手套位,同样穿好左臂再穿右臂,但右臂得小心一点穿,不竟是有伤的,穿好后,将乳 胶衣双乳的罩杯小心套进宝莲的双**上,然后调整一番,使双乳紧贴乳杯,最后是带头套了,我将头套套进她的头上,小心弄好位置,使鼻孔对准面具的鼻孔位, 然后向后拉紧,这时面具实时拉紧并紧贴宝莲面孔,之后我再将拉链慢慢的向上拉起,拉得越高,乳胶衣就越贴身,直至拉至头部的顶端,乳胶衣完全穿好了,宝莲 的身体也被这半透明红色的乳胶衣覆盖着,面孔若隐若现,很诱人,这时宝莲也用双手抚摸自己双乳,由于是穿着乳胶衣,双手和身体接触时产生了吱吱喳喳的声 音,听起来很有味道。
「宝莲,喜欢这种感觉吗。」
「华夫,我喜欢极了,我想穿着它再看第三套乳胶衣电影呢,好吗。」宝莲现在说话有点困 难,因为面具实在太紧了,使她口部难以张开,而且还不太清楚呢。

剧情发展下去会怎样,第三套乳胶衣电影又是怎样子的,穿了乳胶人皮的我又会 怎样,请看下回

乳胶女体(续4)完结篇

「好吧,第三套乳胶衣电影是我最喜欢看的一套,给妳看看,看妳有什么感觉啊。」
「那就快点吧,这第三 套电影会是怎样子的呢,快点播放呀。」
于是我将第三套乳胶衣电影放进影碟机内,按放影钮,电影开始播放了,影碟剧情如下:
(人物有男人一 名,女王一位。叮当…门打开了,「请进来这边」,「你就是想应征做女佣的那位是吗」,「是的」,「你以后要称呼我女王,知道吗」,「是女王」,「好吧,那 将你的西装衫裤全都脱下来吧,然后我会给你穿上这件肉色的乳胶衣的」,「是女王,我现在就脱下衣服」,「好,拿这件肉色乳胶衣给我穿上它」,这人拿过肉色 的乳胶衣穿上它了,这乳胶衣除了没有头部外,全身包括手和脚都是全包的,拉链拉上后,这人已经拥有一身女性的身段,而且胸部那两团肉正在摇晃着,「好,你 过来,我现在要给你带上这个女性面具,你过来跪下」,「是女王」,于是这个男人走到那女王的那儿跪下来,那女王拿着面具往那男的头上套进去,然后再将面具 后的钮扣扣紧,这时那个男的被这个女性面具取缔了他本身男性的身份,代之是有个美丽面孔的女性了,「唔,很好,起来转过身给我看看吧」,那个带了女性面具 和穿了女性乳胶衣的男人很顺从的起来转过身儿给那女王看,「很好,过来这边给我穿了这件女佣服吧」,这男的女体过来接过女佣服后实时就穿上了,女佣服包活 有:黑色的欧式古堡式女佣衫裙,吊带丝袜带扣,到大腿根的黑色玻璃丝袜,一条半圆形的白色小半心围裙,一双六寸高的黑漆皮高跟鞋和一个有锁的精钢颈圈套, 其间这女王也会帮他将服饰穿上,最后将项圈套套上这男身女体的人颈上,并锁上精钢小锁,这男人不打开这小锁就无法脱下这面具和这身女性乳胶衣的,之后那女 王又叫他坐下来给他带上假发,那么这乳胶女佣就活现在这女王面前了,「你要给我好好听着,以后你就要以这个形态在这里工作,直至有第二个人来代替你为止, 这段时间你身上穿的这件肉色乳胶衣和面具都不能脱下,如果没有人来代替你的工作,你就要永远穿着它直至你死亡为止,知道吗。」,「是的,女王」,「好,你 现在就去工作吧,工作完后再来给我按摩」,「是女王」,这男的就在这里工作了一年多才有第二名男生来应征这份工作,当第二位男生代替了这位男生的工作后, 女王就替他解下这精钢颈套,而女王也喝令这男生女体到另一间房子里才可脱掉这乳胶衣和面具,男生走到这房子里,进入后,房子的门关闭了,这房间内漆黑一 片,但他没有理会,只知道是要马上脱下这身乳胶衣和面具,他伸手往头顶面具的接合位将钮扣拉开,然后再向两边拉扯,怎知面具竟然无法脱下,紧紧的贴着面 额,无法脱下,面具脱不下来,那么身上的乳胶衣又怎样呢,同样拉开了乳胶衣背后的拉链,但乳胶衣仍然紧贴着身体,好像完全没有拉开过似的,这时那男生惊惶 失措,不知怎样去面对这事实,他发狂的走到房间的门想打开这片门,但门已给锁上,任他狂打大门也没有响应,这时男生身后出现了几把声音,「不要再打门了, 女王不会再来的,你会被弃置在这里,直至死亡为止的,过来这边吧。」,男人身后同样出现几个和他一样样貌的人,「我怎会这样的,身上的乳胶衣和面具都无法 脱下来,是什么原因呢」,「我想我们身上穿的乳胶衣和面具都是一次性的用品,只要穿上后,就永远也没法脱下来的,所以当有第二个人来代替你的工作时,女王 就将你弃置在这里,让我们自生自灭了,我们和你也是一样被弃置在这里的人呀」,镜头拉回女王那儿,那男人同样穿上一样的乳胶衣和面具,同样的女佣服饰, 「好吧,快去工作,工作完后再来给我按摩」,「是女王」,「哈……哈……哈……」这笑声笑过不停,向片了整所大屋,影片也在这时结束了。)
「华 夫,这套电影很好看呀,这女王真是毒辣呢,给男生穿了一次性的乳胶衣和面具,没法脱掉的感觉真的难受呢…呀,我不是这个意思,华夫你不要……」
「傻 的,不关妳的事,看电影吧,不要胡思乱想了,我这身乳胶人皮不会脱不掉的,只是一天吧,明天就可以脱下它了,放心吧。」
「嗯,华夫,这几套乳胶衣 电影你是从那里买的,真的很好看呀。」
「我是从纲上看到的,这电影和妳身上穿的那件乳胶衣都是在纲上订购的,电影我就看过很多次了,但这乳胶衣我 就没有穿过呢,现在穿在宝莲妳身上也是缘份呀。」
「华夫,你说的纲站是什么纲站呢,可否给我看看呀。」
「妳想看吗,好,到我房间来,房间 内有计算机可以上纲给妳看的,来吧。」
于是我和宝莲到我的房间里一起上纲看这紧身衣纲站,纲站内有乳胶衣的,女生面具的,莱卡紧身衣的,林林总 总,应有尽有。当我将鼠标移至莱卡紧身衣的纲站时,宝莲突然叫了起来。
「呀,这是什么纲站,站里穿衣的人很像我们穿的呢,但物料又不太相同呀。」
「啊, 这个是中国的一个紧身衣纲站,里面买的紧身衣很棒的,而物料多是用莱卡做成的,而且款式也不断创新,我也很喜欢这个纲站的衣服呢,所以也订购了几套回 来。」
「华夫你也订购了几套回来,可否给我看看吗。」
「宝莲妳喜欢的我拿给妳看吧,等一等,我到衣柜里拿给妳看。」
我从衣柜里拿 出一个盒子,打开后里面放了数十套全包式的紧身衣,有黑的,白的,肉色的,蓝色的,金涂胶的,透明莱卡丝的,复合涂层的,又有一些是由腿部穿入式的。
「我 买的就只有这数十件了,妳喜欢那一款呢,可以随便试穿的。」
「呀,华夫,这件由腿部穿入式的肉色紧身衣很特别呀,我可以试穿吗。」
「那当 然可以呢,我给妳穿上它看看。但我先给妳脱掉这件乳胶衣吧。」
「不,华夫,我不想脱掉它,你把这件腿部穿入式的紧身衣也一同给我穿上吧,我想穿着 它陪同着你,待明天才脱下来好吗。」
「宝莲这又何别呢。」
「华夫,请你成全我吧,让我陪着你吧,不竟是我连累你要代我穿上这乳胶人皮,而 且现在还脱不掉,我真是有点……」
「不要这样说,我是自愿穿上它的,就算真的脱不掉,我也不会怪妳的,好吧,我就给妳再穿上这件腿部穿入式的紧身 衣吧,这件紧身衣的穿法是要先穿好了上身才穿下身的,而且拉链在腿的两侧,所以上身会很紧的。那我现在就给妳穿上它了。」
就这样我就帮宝莲穿上这 件紧身衣了,当上身穿好后再把两腿放进紧身衣的腿套内后,将两侧的拉链拉好,宝莲由一个半透明红的乳胶美女变成一个肉色的莱卡美人。
「很贴身呀, 真像穿了乳胶人皮的你,只是没有面孔而已。」
「宝莲妳辛不辛苦呀,妳现在穿了两件紧身衣的,可以呼吸吗。我还是给妳脱下它吧。」
「不,华 夫,你就让我这样穿下去吧,不要给我脱掉它,求求你好吗。」
「唉,宝莲。」「华夫。」
就在这时,「叮当……叮当……」大门的门铃被人按动 了,是谁人按门铃呢。
「是谁人呢,宝莲妳留在这儿吧,给别人看见妳穿成这样不太好的,我去开门看看是谁人来了。」「好的,华夫。」
大门打 开了,原来是董事长,神色葱葱的。
「呀,原来是董事长妳来了,我正想有事找妳呢,请入来坐吧。」
「妳是谁呀,是「宝莲」还是「黛丝」 呢。」在公司里我叫自己做黛丝的。
「董事长我是黛丝呀,我刚穿上妳给我和宝莲的这件新一代的乳胶人皮。是了,董事长你怎会来的,找我们有事吗。」
「是 的,我忘记给妳这件乳胶人皮的密码,妳走后我找过妳的,也有打过电话来找妳的,但没有人接听,所以我来这里找妳了。」
「是的,我回来后和宝莲出外 买点东西和逛逛百货公司,买了这件调整内衣,刚刚才回来呢。」
「是吗,这样还好,是刚穿上这件乳胶人皮吧,黛丝妳要记着,这件乳胶人皮的密码不能 按错三次的,如果按错超过三次,密码钢锁就会扣死,这件乳胶人皮就无法脱掉了,妳要好好的记着呀。」
「什么,无法脱掉……」我呆着的站立着。
「不 能这样的,不能这样的,他不能永远穿着这乳胶人皮的,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对不起呀,哗~~~」宝莲听到董事长这番话后在楼上大哭大叫着,并且从楼上葱 葱走下来抱着我说对不起。
「妳是谁呀,干吗会穿成这样子的。没面孔的。」董事长说。
「董事长,我是宝莲呀,华夫不能永远穿着这乳胶人皮 的,他不能…不能这样的…」
「什么,华夫,黛丝是华夫,那么黛丝是个……」
「是的,黛丝是个男生,他是个男生,是华夫代替我去上班的,都 是我不好。董事长,求求妳帮帮华夫,他不能永远穿着这乳胶人皮的,求求妳想办法帮华夫脱掉这件乳胶人皮呀。」宝莲哭泣着说。
「唉,真的没想到黛 丝…呀,不,是华夫才对,我没想到他是男儿身竟然为了妳的伤而愿意穿上这女性的乳胶人皮代替妳去上班,真是难得呀,对于这次的事我也有不对,我忘记给他开 锁密码,这样吧,华夫,我会去找生产这件乳胶人皮的设计师,看看他有没有办法可以给你脱掉这乳胶人皮,在这段时间,只好暂时穿着这件乳胶人皮了。」
「真 的,可以吗,华夫可以脱掉这乳胶人皮吗。」宝莲说。
「我想是可以的,但我不能保证在何时才能给你脱下这乳胶人皮,可能要一段长时间才能脱下它 的。」
「只要能够脱下,时间不是问题的,在这段期间内,我会默默等待的,期望有一天能脱掉这乳胶人皮。」
「华夫和宝莲,如果你不介意的 话,在这段期间我想收你们为我的干女儿,你们愿意吗。」
「我当然愿意。」「我也愿意。」我和宝莲同声的说。
「好,乖,乖,我的干女儿。」
就 是这样,在这段期间,我只好穿着这女性的乳胶人皮当个女人,而宝莲在伤势好了后,也同样的穿著乳胶人皮和我双双伴随着干娘身旁,过着乳胶女体的生活。

乳胶女体(全新一篇)1
时间过得真的很快,转眼间我穿着这乳胶人皮当女人已接近一年有多了,期间当然是无法脱下来,但在这一年间多得宝莲和干娘一 直支持着我才能正常的生活着。在这期间我到过这乳胶人皮旳发明家的府中,给他查看能否脱下这乳胶人皮,但是始终是无法脱下,因为我按错了太多次数,密码锁 无法识别这开锁程序,使到开锁程序乱码出现太多次数,而度致密码锁无法开启,但是发明家说可以在一个月内就能找出乱码后的密码号码,即是说可以在一个月后 就能脱掉乳胶人皮了,我听后也非常高兴,马上回家将此事告知宝莲,她听后亦高兴万分,并说:「华夫你终于能够脱掉这乳胶人皮了,这年来累你不能脱下乳胶人 皮,真是令我过意不去,现在终于可以脱下来了,我们是否要来兴祝一下呢。」
「要兴祝也不急在一时呢,待乳胶人皮真的能脱下来时才兴祝吧。」
「嗯, 那好吧。」
如事者,时间过的很快,到了可以脱乳胶人皮的时间了,发明家已找出开锁的密码,他致电到我家说出了开锁密码,但当时我还在上班,家中只 有宝莲在,所以发明家就将开锁密码告知宝莲,宝莲忙将开锁密码记下来,就这样,很快到了下午三时半了,我也下班回来家中,门刚打开,宝莲就像一支箭的标了 出来,并说:「终于有开锁密码了,你的乳胶人皮可以脱下来了,今天真是好日子呀,我很开心呢,来,快点入来,我帮你脱掉这件乳胶人皮吧。」
「是 吗,真的,我终于可以脱掉这乳胶人皮了。」
「华夫,快来这里坐下,我帮你开锁吧。」
「宝莲呀,不要这么心急呢,我还没脱掉衣服,怎能脱掉 乳胶人皮呢,待我先行脱掉衣服才行呀。」
「呀,华夫,真的对不起,我是心急了点儿呢,因为我想早点给你脱掉这乳胶人皮呢,它给你带来很多痛苦呢, 你明明是个男儿身,却要穿着这乳胶人皮当女儿身,而且还不能脱下,我真是过意不去呢。」
「宝莲,不要这样说呀,我说过是自愿穿上它的,只是有点儿 意外才导致无法脱下来,这根本不是妳的错呀,所以妳不要怪择自己呀,现在不是有开锁密码了吗。」
「不要再说这么多了,快点脱下衣服和假发,我帮你 开锁脱掉这件乳胶人皮吧。」
「好吧,妳真是心急呢,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呀,一切也听妳吧。」
就这样,我将身上的衣服、鞋袜和假发续一脱 下,现在我是光着身子站在宝莲面前,我俩面对面的看着对方,一个兴奋不已,一个期待已久的表情。
「我来了,华夫你准备好了吗。」
「嗯,准 备好了,宝莲麻烦妳了。」
「好吧。」宝莲手振振的在我脑后的六位数字密码锁上按下发明家给她的六个数 字,Do..Do..Do..Do..Do..Do..,「卡」的一声,连着这件乳胶人皮的密码锁终于打开了,密码锁上的小扣板也弹了出来,宝莲一手拿着 这小扣板往下拉,一直拉至腰部位置才停下。
「打开了,打开了,华夫你现在觉得怎样了。」
「嗯,有一股凉风从我的背部拥入来,很清凉呢。」 这时我的声音由一把很甜美的声线变回我自己的声音了,这就证明乳胶人皮真的可以脱下来了。
「呀,华夫,这是你自己的声音呀。」
「是呀,多 谢妳呢宝莲。」
「华夫,你现在坐下来将头放低一点,待我帮你将乳胶面具脱下来吧。」
「好吧。」
于是宝莲用双手找紧乳胶面具的两边 用力的向自己方向拉下,这时紧贴着我面孔的乳胶面具随着宝莲这下动作也应声和我的脸孔分家了。「呀。」的一声。
「怎么了,华夫。」
「呀, 很痛呢,脱这乳胶面具时,有一阵面具和皮肤黏着的感觉,脱的时候真的有点痛楚呢。可能是面具带了太久的原故吧,但现在已经脱下来了,真的太好了宝莲。」
「鸣~~ 鸣~~华夫,真的太好了,乳胶面具终于可以脱下来了,你以后不用再当女人了。鸣~~」
「宝莲,不要这样嘛,现在面具不是已经脱下来了吗,应该开心 点才对嘛。」
「是的,华夫,终于可以脱下来了,我真是太高兴了。还是快点给你全部脱下来,回复你的男儿身呢。」
就这样,宝莲帮我将身上这 件乳胶人皮的下半部也同时脱下,脱下时也像脱面具一样有点儿痛楚,但是还是可以脱下,最后是将我胸前的两个义乳也脱下来,脱下后我往浴室洗了个澡,穿回男 儿身的衣服再往大厅去,而宝莲也在大厅里等着我,这时的宝莲见到我出来,实时就往我处走过来将我紧紧的抱着,并说:「华夫,真是太好了,你终于回复男儿身 了,以后都不准再穿这乳胶人皮了,我真的不要你再当女人了。鸣~~」说到这里宝莲哭起上来。
「宝莲不要这样嘛,别哭了,这样不好看的。我能回复男 儿身,真是太好了。」
我将宝莲也抱进我的怀里,这时宝莲和我两眼四目交投,两片咀唇很自然的互相接吻起来,情到浓时,我两发生了关系,在这年间因 为我穿了乳胶人皮,是女身家身份,无法和宝莲发生关系,但现在回复了男儿身,这时的情欲已无法节制,一下子就激发出来……现场大厅就只有我两和这件被脱下 的乳胶人皮,相比下乳胶人皮好像被我两冷落在一旁,静悄悄的等待着……

乳胶女体(全新一篇)2
翻云覆雨过后,又是一夜无声……我俩都带着疲倦的身躯各自返回自己的房间去,只剩下乳胶人皮静俏俏的留在大厅地上,等 着……
是日的晚上,大约深夜三时左右,一个神秘人影走近乳胶人皮的身旁,拾起了乳胶人皮往洗手间里走去,洗手间的灯光着了,洒洒的花洒声亦向起 了,乳胶人皮现正接受花洒的洗净,密密的水点正在洗净乳胶人皮身上的每寸肌肤,乳胶人皮的里里外外都被水点冲洗得洁净无比,神秘人影更将乳胶人皮内外反转 过来,再重新冲洗一次,之后将乳胶人皮用衣架挂起来,像将衣服弄干一样,就在这时,神秘人影身后又出现另一个人影,并说:「华夫,你在这里干什么呀。」
「呀, 是妳吗宝莲。」
「华夫,你在清洗乳胶人皮吗,干吗你还要清洗它呢,你以后也不需要它了。」
「没什么的,我只是想将它清洗清洁吧。不竟它也 倍同我接近一年有多了,多少也有点感情的。」
「这倒也是,但是以后的工作就交回还给我好了,以后你也不需要再穿这乳胶人皮了,这倒不是你的工作 呀。」
「宝莲,我只是想……」
「华夫你不用再说了,你以后也不用穿乳胶人皮了,我真的不想再次见到……真的不想……」
「不会的, 我只是想清洁它,之后我会把它收藏好,不会再穿它了,妳放心吧。」
之后,我清洁好乳胶人皮后,将它风干后,小心的把它接好,然后将它收藏在一个盒 子里,放到我的衣柜里和这些乳胶紧身衣一同摆放,之后我再也没穿过它了。
现在宝莲和我都在干娘的公司里担任着很重要的工作,自从干娘收了我和宝莲 作她的干女儿后,干娘将公司的业务全都交托到我和宝莲身上,在这段日子期间,公司的业务蒸蒸日上,我亦以男性身份在公司里工作,世界各地的客户见了宝莲后 (当然是穿了乳胶人皮后的宝莲),都好像着了迷似的,不论男或女,接触过宝莲的都大赞她工作认真、有头脑。
而宝莲今天还会见了一名冒名而来的客 人,这客人指定要和宝莲在他的别墅里见面,声称要和宝莲商讨一些合作事宜,但自从宝莲和这位客人见面后,回来时好像变了另一个人似的,处事方式作了个一百 八十度转变,她将公司名下一些资产,私自转让到另一个人的名字上,而且还将公司内的机密数据泄漏出去,性格也作一百八十度改变,平时谈吐温文儒雅的她,现 在却变得粗声粗气,什至在家中也不和我作一点交谈,这情况令干娘和我都有点奇怪和担心。
是日的晚上在干娘的家中。「干娘,妳说奇不奇怪呢,宝莲这 些日子来的性格变得好像是另一个人似的,无论公司或家中,也和以前我认识的宝莲完全不同,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是的,华夫,宝莲为何会变成这样 的,我真的有点担心她呢。」
「就是呢,在家中她不和我说一句话,见了我好像不认识我似的,以前她喜欢看的紧身衣电影,现在她说简直不知所为,还说 以后都不要再给她看到这些垃圾片,很奇怪呢,到底是何时发生的,为何会变成这样子呢,真是烦恼呀。」
「呀,是了,我想起来了,宝莲那天说要去见一 名客人,回来后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是呀,干娘,妳说起我又想起来了,自从那天起,宝莲就好像变了另一个人似的,不知期间发生了什么事呢,我想 有必要调查一下呢。」
「那要怎样调查呢?」
「干娘,我想如此……这般……妳说可行吗。」
「唔,这样也可行的,就照你的方法去做 吧,钱方面不是问题,但要快点进行呀。」
「我知道了干娘,这事我会尽快处理好的,妳不要担心。但现在我们要不动声色,切忌打草惊蛇。」
就 这样我请了一位很能干的私家侦探和一位很出色的电子工程师帮忙,调查宝莲的在这段期间发生过什么事,和谁人接触过,并在家中四处按装了很多针眼式闭路电视 和偷听器以作监察之用。当然这些事都是秘密进行……
「卡,卡。」大门打开了,宝莲如常的这段时间回来。
「嗯,回来了吗。」
「真是 癈话,不是回来进来干什么,你不要时常都说这么多废话好吗,我在公司很忙的,回来后我不想再听废话了,拜托呀。」
「我只是说了一句话吧,不要这么 生气呢。」
「收声吧,不是我已交了租金,请我也不住在这里,每天总是听到你啰啰嗦嗦的声音,真是讨厌。」
「对不起,不要生气,宝莲妳可能 在公司里的压力太大了,回房休息吧,晚饭时我会叫妳下来吃的,回房吧。」
「不要太早叫我,我要好好的睡一觉,知道吗。」
「好的,回房休息 吧。」
就这样宝莲往自己的房间里走去。
「嘿,样子和声线都是乳胶人皮的宝莲,但性格行为就是另一个人,要看看妳到底是谁……」我走到自己 的房间里,将门反锁好后,走到计算机将计算机打开,按到某一个程序上,单按一下,计算机莹膜上看到家中很多处地方的影像,而我却单按一下宝莲房间里的闭路 电视,看到她在里面的情形,并将所有情况录像下来。
这时看到宝莲走近床边坐下,一手脱下高跟鞋,一手为自己解下胸前的衣衫钮扣,很快的就脱去外衣 了,接下来连A字短裙也脱下来,跟着伸手向后解开了胸罩的扣,将胸罩也脱下来,现在宝莲身上只剩下黑色的丝袜裤而已,这时宝莲走到化妆台旁边,一手拿起电 话按下号码,一手往自己头顶将假发强行抓下来,动作很粗野,同时她手中的电话也接通了……
「喂,是米高吗,我是兰西呀。」 「~~干吗要打电话来呀,我不是告诉过妳不要随便打电话来吗,万一事情给人知道,妳知道后果会怎样吗~~」 「这个我当然知道,但我真的没法忍受在这里居住呢,这个叫华夫的真是烦到不得了,每天总是问长问短,什么工作忙吗,吃了饭没有,小心着凉呀,比女人还要女 人呢,而且我还要穿着这件乳胶人皮,很辛苦呀,我到底还要穿着这乳胶人皮多久呀,我真是受不了呀。」 「~~我的好兰西,不要这样嘛,做大事是要有付出的,妳不穿着这件乳胶人皮扮她吧,我俩的事就没法成事的,但如果事成后我俩就可以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现 在辛苦妳了~~」 「我知道,只是穿着这件乳胶人皮很辛苦呢。」 「~~宝贝,这样吧,如果在没有人看到的情况下,妳就脱掉一会儿吧,但要处处小心呀,不要给别人看到而坏了大事呀,知道吗~~」「这个米高你放心好了,他 是不敢入我房间的,是了,那个女的现在怎样了,她还是不肯说出来吗。」 「~~嘿…她会说的,只要那些药到了,她服后一定会全都说出来的,到那时我们就发达了~~」 「是吗,那药何时才到达呢。」 「~~不要心急,一星期后就到了,到时候妳就不用再穿这乳胶人皮了,哈哈哈哈~~」 「真的吗,太好了。」 「~~我不说了,以后不是有急事,不要随便打电话来呀,给人知道了就大事不妙呀,我要挂线了,万事小心呀,再见~~」 「……嘟……」电话也挂线了。
「嘿, 还是要穿着这件乳胶人皮,真是讨厌,我不能忍受不了,还是脱下一会儿吧。」
于是这个自称兰西的开始脱下乳胶人皮了,她伸手到头顶背后按下六个密 码,「嘟…」六声,「卡」的一声,乳胶人皮的面具锁打开了,小扣板也弹了出来,兰西一手拉着小扣板往下一拉,乳胶人皮的拉链拉开了,兰西两手往乳胶人皮面 具的两侧用力一拉,乳胶面具也应声的脱离了她的面额,在镜子的反影下可以看到这个叫兰西的样貌了,此人一头啡色短发,样子也算美,但好像在那张报纸上看过 她的样貌,这时兰西将黑丝袜裤也脱掉,之后再将乳胶人皮整件脱下来,然后就往浴室里走去,洒洒的水流声向片整个浴室,蒸气将整个浴室视线都填满了。我在闭 路电视下清楚的看到兰西脱下乳胶人皮的整个情况,原来这人不是宝莲,只是她穿了宝莲的乳胶人皮扮成她的样貌,怪不得性格上和宝莲是完全的两个人,现在明白 了。
那个叫米高和兰西的人是谁,干吗他们要将宝莲拐走,而兰西又要穿上乳胶人皮扮作宝莲呢,米高又是什么人呢,他们又有什么阴谋呢,请看下回。
乳胶女体(全新一篇)3
兰西洗过澡后,步出了浴室,拾起了那件乳胶人皮随手就往椅子上掟去,「妈的,干吗要我穿上这件可恶的乳胶人皮。真讨厌,唏,还是先睡个觉吧,今天真是很疲 累呢。」
说后就往床上去,大被过头就睡着了。
我在房里看着闭路电视的影像,而监察偷听器亦将兰西与米高的对话一一录下来。
「嘟… 嘟…」电话声向起了,「喂,是华夫吗,我是私家侦探比夫,你拜托要查的数据我已查出来了,你可以到我侦探社来吗。」
「是吗,我马上过来。」
于 是我匆匆的赶到比夫那儿去,到达后比夫给了我关于米高与兰西的资料,我看后感到很震惊,因为米高和兰西原来就是……我拿着这份数据呆呆的看着……「华夫先 生,数据有什么事吗。」
「呀,没有,很多谢你给我查到这些资料,酬金我会寄支票给你的,我有事要先走,谢谢了。」
我拿着资料飞快的赶往干 娘那儿,将资料给她看了,「真的是他们吗,华夫。」
「我想是了,一定没错的,有很多地方都吻合,应该没错的。」
「那…那么宝莲会有危险 的,怎办。」
「干娘,现在我家中的那个假宝莲(兰西),一定不可以给她逃脱,否则宝莲会有危险的。」
「那…那现在怎样好呢。」
「干 娘,我要找位老同学来帮忙才成事,他是一位专业的摧眠师,我一定要知道兰西和米高之间的所有事才有把握去救宝莲出来,我得马上去找他。」
「那华 夫,现在就只有*你了,快点去找他吧。」
…… ……
「情况就是这样的,可以吗。」
「华夫,当然可以,没有问题的,放心吧,一切包 在我身上。」
这位就是我的老同学「丹尼」,他是一位摧眠师,也是一位心理学博士
「华夫,你将这药给她喝了后,她就会一五一十的将事情告知 你了,而且不会说谎话。我们就来合演一场戏吧。」
「那太好了,事不宜迟,我们立即回去吧。」
于是我俩赶快回家,把一切事都准备好后,我便 上房叫醒正在熟睡的假宝莲。
「咯…咯…宝莲妳还在睡吗,晚餐都准备好了,我还有一位老朋友来探我,快点下来吃饭吧,咯…咯…」我还在打她的房门。
过 了很久,宝莲才回答「知道了,一会儿就下来。」
「嗯,她定是穿回乳胶人皮了,我们还是回大厅等她吧。」
过了不久,宝莲从楼上房间下来了。
「这 位是谁呀,干吗会在这里的。」
「阿,他是我一位老同学,刚从外国回来的,特地前来探望我的,我们很久没见面了,刚才不是跟妳说了我有一位朋友来吃 饭吗,就是他了。」
「呀,妳就是宝莲小姐吗,真是很美呀,华夫说和一位美人同住,我也不信呢,但现在不由我不信了,真是一位美人呀,华夫你就幸福 了,有美人相伴。」
「哈…这位先生真会说话,怎样称呼呢。」
「噢,对不起,看见了美人着了迷,忘了自我介绍,宝莲小姐,我叫「丹尼」。能 够和宝连小姐一同吃饭,真是我的荣幸。」
「丹尼先生真是客气了,吃餐饭吧,不算得什么,请坐吧。」
「嘿,华夫你真不够朋友,有宝莲小姐这 样美的和你同住,干吗不早和我说,不是我来探你,你就不和我说了吗。」
「丹尼兄,你也会说来探我,你也是刚从外国回来,我怎通知你呢……」
「这…… 这也是呀,对不起,我说错话,Sorry。」
「来,不是说这么多话了,快吃晚饭吧,食物冻了就不好吃呢,来,丹尼,不要客气呀。」
「宝莲 小姐,那我们吃饭吧,我不客气了。」
「嗯,丹尼先生,随便吃吧,只是家常便饭,没什么好菜式招呼你,不好意思了。」
「那里那里,已很丰富 了,只是欠缺了一点东西,满不是味道呢……」
「丹尼,你又来了,不是每个人也好这个的。」
「啊,丹尼先生是不是想喝点儿酒呢,我想的没错 吧。」
「呀,宝莲小姐不旦样子美丽,而且还冰雪聪明,一想就想到我好此道了,可惜华夫这家伙不太好此道,跟他喝……唉,还是算了。」
「那 华夫你又不对了,难得有朋友自远方来探你,一定要尽点主人家本色才对呀。」
「本色我有,酒量没有了,这酒鬼谁跟他喝都没好处,可免则免了。」妈 的,假扮的还说这么多话,一会儿要妳知错。(我在想)
「呀,华夫你怎可以在宝莲小姐前这样说朋友坏话的,往我们是多年老友呢。」
「我只是 说实话呀,我没有你这么好的酒量,当然是不跟你喝了。」
「我又不是说要喝烈酒,我刚从法国带了两支名贵红酒回来,想给你试试味的,怎知你会这样说 的……」
「是吗,是红酒吗,那我又不客气了,在那里呢,He….He….」
「唉,华夫我真的没你办法,你喜欢的就要,不喜欢的就 骂,真是……」
「你我多年老朋友,不是要在她人面前数我不是好吗。」
「宝莲小姐请不要见怪,华夫常常是这样的,说话口不择言的。」
「这 倒又是呢,常常说些癈话,你做朋友的应该要好好的教导他呢。」
「啊,原来华夫你的坏习惯这么多年来都没改,难怪宝莲小姐也这样说了,你要向宝莲小 姐陪罪呢。」
「是吗,那…好吧,就拿你那支靓红酒来陪罪吧。」
「华夫你真是无赖,自己想喝红酒竟用此借口来做理由,真是岂有此理呀。」
「不 要这样说好吗,红酒是用来喝的,不要这么守财奴呀,快拿出来吧。」
「真没你办法,嘿,看在宝莲小姐份上,就给你喝两口吧。」
于是丹尼拿了 红酒出来,并开了它,分别倒入三个杯子里,然后拿到我们面前放下。
「华夫,你要以这杯红酒好好的向宝莲小姐陪罪呀。」
「是,是,宝莲,真 的对不起,我常常在妳面前说这么多癈话,我以后不会了,妳可以原谅我吗。」
「唔,看在丹尼份上就原谅你吧,以后不要说癈话了。」说后就一口气的将 红酒喝下了。
「好,宝莲小姐真是好酒量呀。」
「是吗………」之后就呆呆的坐着,眼睛半开半合的,全无表情的坐着……
「哗,这种是 什么药来的,这么快就生效了。」
「这是CIA专用的摧眠药,华夫,是时候了,我开始问她问题,你要好好的记着呢。」
于是丹尼开始问这个假 宝莲进行摧眠并问有关问题,问关于米高和她的关系,有什么阴谋,怎样处置真的宝莲,将她软禁在那个地方,她都一一详细回答。
「原来是这样的,好 了,我已想出救宝莲的办法,但这个兰西(假宝莲)不能给她回去米高那儿的,将她交给警方好了,要给她一个应有的严惩才对,呀,还有不能给他人知道乳胶人皮 的存在呢,我要给她脱掉这乳胶人皮,丹尼你也来帮帮我忙好吗。」
「好的,但我要怎样帮你呢。」
于是我两人给兰西脱掉这乳胶人皮,丹尼看了 后也觉得这乳胶人皮真的做得和真人皮肤一模一样,很是神奇。之后丹尼致电报警,将兰西送往警署去。
兰西已交给警方处置,没有兰西又怎样和米高联络 呢,我想聪明的读者已想出理由了,下回剧情会更紧凑了。

乳胶女体(全新一篇)4
丹尼将兰西送往警署去后,屋内只剩下我一人,这时我拾起宝莲的那件乳胶人皮往洗手间里去清洗一番,然后将其挂起风干。之后我致电给干娘将此事通知她,然后 叫她来我这里一起商讨如何应付米高这人,不久干娘来到我家中,我将这数日来录到的录像带和录音给干娘看后,干娘沉默的说了一句话:「就是个不俏子了。」
「干 娘妳这样说是什么意思。不俏子,那……那个米高难道是妳的……」

「没错,华夫你想对了,那个米高就是我的亲儿子,我永远也不会原谅他 所做过的事,永远……」
「干娘,这是怎样的一回事……」
「华夫,当初你穿着乳胶人皮来代替宝莲上班时,我和你说过的事,你还记得 吗。」
「那事我当然记得呢,当时的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坏蛋,竟然将干娘的维一女儿都害死了……难道这件事就是妳儿子干的,那妳的女儿岂不是他 自己的姊姊或妹妹了。」
「是的,就是这样了,他连自己的姊姊也迫死了,为的只是自己的利益,他简直不是人。」
「所以干娘妳就找人给妳制造一件和自己女儿一模一样的乳胶人皮来代替她是吗。」
「没错,因为失去了女儿,我无法接受这个现实,刚巧我有个表弟,就是你见的那个发明家,他是我家族里最出色的生物学及化学博士,我将事故说了给他听后,他 说可以给我弄一件和我女儿一模一样的乳胶人皮,当时的我知道后很开心,满以为找人穿上它后可以代替女儿,怎知也是不成,直至你和宝莲来到后,乳胶人皮才能 发挥它真正的功效,我也敢到很满意,但现在又因为乳胶人皮而导致宝莲身受险景,作为干娘的我真是难词其灸。」
「干娘妳尽管放心,我一定能将宝 莲安全的救出来,妳不要担心。」
「那华夫你现在想怎样做呀,危险的事不要做呀。」
「干娘妳放心好了,一切的事我已从那个兰西身上 得知了,而且干娘妳也说出了米高和妳之间的事,我大约也知道怎样去应付了,干娘妳等我好消息吧。」
「那华夫万事要小心了,是了,你现在怎样去 接近米高呢,兰西给你送去警署了,没有兰西,怎样去接近米高。」
「干娘难道忘了兰西是怎样接近我们吗,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就成了。」
「华 夫难道你要穿上乳胶人皮吗。」
「是的干娘,我再没想出比这个更好的方法去接受米高而又不被他发觉的方法。」
「但是米高一定会叫你 脱掉这乳胶人皮的,那到时怎办呢。」
「这个我也想过,但现在没时间去想怎样面对了,到时候见机行事吧。」
「这个…华夫,我想表弟 可能会帮到忙的,不如叫他来这里商量一下吧。」
「这也好,乳胶人皮是他设计的,我想他定能帮到忙的,事不而迟了,快叫他来吧。」
发明家接过干娘电话后马上过来,干娘给他说过前因后果,发明家马上意会到以后会发生的事,而且马上给我将我收藏已久的乳胶人皮进行改装……之后……
「~~喂,兰西吗,事情进行得顺利吗。~~」
「~~是米高吗,干吗要打电话来这里,我在上班呢,给人知道了怎办呀。~~」
「~~没什 么,很久没见过妳了,想见见妳吧了。那狗养的没对妳做什么吧~~」
「~~当然没有,他敢,我实时把他干掉,妈的。好吧,下班后我到你家中吧,现在 不要再来电话,那老太婆就在我附近,给她听到了就麻烦了。是了,那个女的现在怎样了。~~」
「~~那个婆娘会怎样呢,不是乖乖的留在这儿吧,哈 哈…~~」
「~~好了,还是今晚才说吧,我的宝贝米高~~」撒娇的声音
「~~那万事小心了,我的甜心~~」
「……嘟……」电话挂 线了。
「干娘妳也听到了,宝莲没事,那只龟蛋还没发觉我是假的兰西,今晚才是戏肉呢。」
「那么华夫你要小心了,虽然你现在穿了乳胶人皮,但我也很担心你的安全。」
「放心吧干娘,没有事的。」
是夜的晚上,我依据地址去 到米高的藏身地,按下门铃。「叮当…叮当…」不一会门打开了,门内的人就是米高,他是一个十分高大的男人,面貌也相当俊俏。
「噢,兰西妳回来了, 我很挂念妳呀,在那狗养的地方习惯吗,他没怀疑妳吧。」
「唉,不要提了,这狗地方不是人住的,那狗养的每天总是说大轮癈话,真是给他烦死了,就是 回来这里才快乐,米高呀,不要我再回那里好吗。」
「宝贝呀,不回去不成呀,我们只差一小步就成事了,不要为了小小的事就坏了大事呀。」
「那 好吧,一切就依你吧。呀,是了,那婆娘现在怎样了。」
「她。她现在很好呀,我给了她一件难忘的礼物,我想她一世也不会忘记的,哈…哈…」
「是 什么礼物会令你这么高兴的,我也想看看呀。」
「啊,妳想看吗,好,那跟我来吧,看后妳会很高兴的。」
我跟着米高行进屋内的地下室里去,尽 头是一间房间,房门打开了,里面的灯光很暗,在微弱的光线下我看到一个人影坐在墙壁的角落下,双手双脚被捆绑在椅子上,身上只穿着胸罩和丝袜裤,头向下垂 着,一动也不动。
「兰西,妳去看看她吧,嘿嘿嘿……看看我给了她什么礼物。」
「是什么礼物会令你这样兴奋呀,待我看看。」
我走近 宝莲坐的椅旁,用手托起她的头一看。「哗」的一声,我连忙退后几步说:「她是谁呀。」
「哈哈……兰西妳不用怕,她就是那个宝莲了,我送了一份她一 世也不会忘记的礼物,她接过我这份礼物之后就晕了,直到现在也没醒过来呀,哈…哈……」
「米高,你指的礼物就是她……上……的那个吗…」
「是 呀,就是她面上的那个面具,我强行给她带上,她极力挣扎,但也没用,最后还是给我带上了,她的痛苦我看在眼里,甜在心里,我真的很高兴呀,哈……哈……」
宝 莲面上带着的那个面具,是一个奇丑无比的,人见人怕的鬼面具。
「唏,就算她带了这个鬼面具又如何,不值得你这么高兴呀,我不觉得她会痛苦呢。」
「哈…… 哈……她怎会不痛苦,这鬼面具一带上后,就无法脱下来,她一世都会变成这样子,一世呀,哈…哈……」这笑声向遍了整个房间。
「啊…真的没法脱下来 吗,那…那真是好呀……」
「干吗兰西,妳可怜她吗,就是这个穿着乳胶人皮的把我们多年辛苦得来的结果夺去的,难道妳不想报仇吗。」
「报仇 我当然是想的,但她始终是无辜的,一个女人给带上这鬼面具,以后都要变成这样,真的比死还痛苦呢,想当年你的姊姊也是无法接受这个才寻死的,作为一个女人 的我,真的于心不忍呢。」
「嘿,别再提我姊姊了,要是不是她,我才不会这样干,当初我只是想吓吓她,没想到她反应会这么大,就这样的走上不归路, 其实这面具是可以脱下来的……」
「来吧,米高,我们不要再提这些不开心的事,我有要事要与你商量,在公司里我发现了一些事,可能要这个宝莲才能答 复我,所以我今晚才来找你,看看能否将其资料套出来。」
「那到底是什么数据。」
「我在公司的计算机档案中发现了一个封锁程序,单独的在公 司里是无法开启的,要在她手提电脑和公司计算机同时联线才能开启这个程序,所以我今晚来找你看看如何做呢。」
「嘿,这婆娘真的很聪明,竟然用上这 种程序,如没她的开启密码,真的很难办到呢,还好,我给她带了这个鬼面具,可用这个来给她交换呢。

乳胶女体(全新一篇)5
最近工作太忙,没时间写作,迟了上传请不要见怪,有什么意见,请多多回帖,谢谢。
「米高呀,这不失是一个好方法 呢。我现在就叫醒这婆娘,要她说出开启密码吧。」
于是我上前准备叫醒宝莲时,一不小心,给地上的那些电线缠住了脚,失了平衡的头给撞倒在地上。
「哎~ 很痛呢,干吗地上会有这些电线的,@#%$~~」一连串的粗口发自我的咀。
「妳没事吧,是了,我的兰西呀,妳也回来了,干吗还要穿着这件我看了也 讨厌的乳胶人皮呢,妳还是脱掉它吧。」
「@#$%~,干吗人家现在痛得很呢,而你只顾着你看了也讨厌的乳胶人皮,你有没有顾及我的感受呀,不是为 了你,我也不会穿上这件讨厌的乳胶人皮呀。快给我脱掉它呀,我不想再穿上它了。」
「兰西,不要这样,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说讨厌这件乳胶人皮的 样子吧,我也知妳为了我才穿上这件乳胶人皮,快来,我现在就给妳脱掉它吧。」
「快脱掉呀,看看头有没有流血呀,痛得很呢…@#$%」又是一连串的 粗口。
「我的好兰西,不要骂了,妳转过身来,我给妳摘下假发,然后给妳开锁脱掉这件乳胶人皮吧。」
「快呀…@#$%」
于是米高给 我摘下假发,然后按下乳胶面具上的六位数字密码,「嘟…嘟…」Dee…….的一声长向……
「什会这样的,打不开的,是什么原因呢,再试一 次,「嘟…嘟…」Dee……的一声长向」
「干吗,干吗,快给我脱掉它呀,米高你在干什么呀,还不给我脱掉这面具,快呀。」我高声的叫骂 着。
「兰西,我不知出了什么问题,面具上的锁暂时打不开,所以…所以面具……脱不了下来。」
「你说什么,面具脱不下来,那我以后都要…… 「不」@#$%,我不要永远穿着这件乳胶人皮,不要,米高,快给我想办法,我讨厌这件乳胶人皮,不要……不要这样……」
「兰西,没事的,我想只是 暂时的,呀,可能是刚才妳的头撞到地上时将面具上的锁撞坏了,但不要紧的,我会给它修理好的,不说妳不知,这件乳胶人皮我也是设计人之一呀。当年因为姊姊 的事我才会设计这件乳胶人皮的初形,后来给表哥改良了就成为现在妳穿着的形态了。」
「那个是妳的表哥呀,这件乳胶人皮不是你设计的吗,干吗又会走 出个表哥来的。」
「我设计的那件是第一代乳胶人皮,而这件是第二代改良型,是我的那个表哥设计出来的,这件乳胶人皮的乳胶是给他发明的生化液体处 理过,所以怎样割它也割不开的。」
「什么第一代第二代,我不管,这是你设计的,你一定有办法可以脱掉它的,快给我脱掉它呀,我不想永远都穿着它做 人呀。」
「兰西不要这样呀,如果是第一代乳胶人皮,我绝对有能力给妳实时脱下来,可是这件乳胶人皮是最新改良型的第二代,现在的情况下我真的无法 可以给妳脱下,不过妳可以绝对放心,只要事情一完,我给妳做手术将这乳胶人皮割下来的。」
「那就现在做手术割下来吧,干吗要等呢。」
「可 是手术用的激光手术刀不在这里,就算在这里,也不能实时为妳做手术,因为要驱动激光手术刀的电力能源要一天才能充满,所以兰西妳要暂时忍受一下,等事情弄 妥后我会马上动手术给妳割下这件乳胶人皮的,我也不想兰西妳的美丽样子长时间在这件乳胶人皮下覆盖着的。」
「那…那事情一完就要给我脱掉这件乳胶 人皮呀,穿着它真的很不舒服呢。」
「那就当然啦,我的好兰西,暂时就忍耐一下吧,我也不想时常都看到这张面孔呢。」
「那么现在怎样处置这 臭婆娘呢,米高。」
米高走近宝莲身旁,举起手,拍…拍…的数声……用力的打向带着鬼面具的宝莲面上。
「臭婆娘,不要装睡了,快醒来,我有 问题要问妳的。」
「哎~~」
「臭婆娘,快醒来,别在这里装傻。」
宝莲给米高用力的打了几扒掌后,渐渐的清醒过来了,但一清醒后, 接着而来的连声的警叫,因为她自己知道面上己给带上了鬼面具,一时间情绪无法适应而作出此等行为。
「喂,臭婆娘,不要这么叫了,如果妳不想以后也 要带着这个鬼面具的,只要妳给我乖乖的回答我以下的问题,我可以给妳脱掉这鬼面具,妳也知道我是怎样给妳带上它的,带的时候感觉怎样呀。但如果妳不合作的 话,那妳以后就永远带着这个鬼面具个人吧。如何。」
「那…那你想我回答什么。」
「兰西,给我拿她的手提电脑来。」
「米高,这样行 吗,她不会这么容易就范的。」
「嘿,她可以不合作的,那以后就永远也带着这鬼面具吧。兰西,给她看看这个程序。」
「嘿,臭婆娘,我在公司 的计算机档案中发现了这个封锁程序,单独的是无法开启,要和妳的手提电脑同时联线才能开启使用,妳现在就教我们如何开启吧。」
「如果我说给你们知 道,你们真的会放了我吗,真的会给我脱掉这鬼面具吗。」
「嘿,只要你说出密码,成功后我会马上给妳脱掉这鬼面具。」
「成功后你们反悔我怎 么办,大家也没有保证呢。」
「肉在针板上,没有讨价还价道理,妳只是说做与不做。」
「那我不做了,反正也是脱不掉的,大家一拍两散吧。」
「妳… 妳…这臭婆娘,妳不想活了……」
「米高,不要这样,没她的密码,我们多年来的心血岂非白费,代我来…,婆娘,只要妳告诉我开启密码,我保证会给妳 脱掉这鬼面具,而且还放妳走的。」在这时候我很快的做了几下手势,宝莲实时意会到……
「那好吧,但我也有条件,你们给我先脱掉这鬼面具,我才帮你 们开启密码,不然就拉倒吧。」
「妳…妳这臭婆娘……」
「米高,这婆娘倒又真的很聪明呢,要是她帮我们开启密码后又不给脱面具,她真的是双 失呀。好,我们就给妳先脱掉面具,怎样呀。」
「那么快给我脱掉吧。」
这时米高无奈地走近宝莲身旁,从衣袋中拿出了一樽细小的喷雾器,跟着 住宝莲的面上喷了几下,神奇的事发生了,宝莲面上的鬼面具渐渐的涨大及脱离宝莲的面额,好像一块松软的胶膜套着头皮以的,米高在这时一手就拿掉宝莲头上的 鬼面具,并说:「现在快给我开启密码吧。」
「那拿我的手提电脑过来吧,给我接上互联网插头吧。」
「好呀米高,我们快成功了,只要拿到档案 数据,我们下半生无忧了。」
宝莲的手飞快的在键盘上打了很多文字,最后按了一下Enter键,计算机的莹膜上显示了有关的讯息,在这时候计算机又 显示了另一段讯息:「请在主计算机中插入开启磁卡,视网膜数据、指纹及声音数据。」
「干什么,这又是什么呀,不是在这里就能完成吗。」
「你 真是傻的吗,这么重要的数据,不加上这么复习的保安系统,数据文件岂不是很容易的给人盗取了吗,我就没有这么笨了。」
「妳这臭婆娘真的不想活了, 这样的玩弄我……」
「米高,不要这样呀,这婆娘真的很聪明,难怪老太婆这么重用她,看来我要和她回公司一次了。」
「回公司,兰西妳带她回 公司,给人发现了怎办。」
「怎会有人发现,我穿着的是她的乳胶人皮,我现在就是她呀,而且公司里的人没有人见过她的真面目,我带她回去不会有人发 觉的,这是最后一关,通过了我们就成功了。」
「但由妳一人和她回去我觉得会有危险呢,我不能没有了妳呀兰西。」
「这次不去也不行,已来到 这地步,只差一步就成功了。放心吧,我是空手道黑带呀,你忘了吗。」
「是的,那妳要小心点,我等妳回来。」
「喂,你们要商量的就快一点 呀,这计算机开启程序只要键入后,三小时内不到主计算机键入数据,主计算机内的数据会被死锁,到时你们想拿也拿不到呀。」
「岂有此理,这臭婆娘真 是可恶,@#$%,现在给她占回先机了,米高,我要和她赶回公司了,过了时间我们的心血会白费的。」
「去吧,小心,要是有事就干掉她,只要妳没事 回来,我什么也不要了。」
事情是不是如宝莲和我想的一般顺利,米高又是不是对兰西这么用情呢,事件发展下去会如何呢,请看下回。

乳胶女体(全新一篇)6
「我会的了,如她不合作的话,我会毫不考虑干掉她。」
「小心了,兰西。」
「快走吧,臭婆娘,不要打什么鬼 主意呀。」
就这样,我和宝莲安全的离开了米高的住所,很快的我们叫了一部的士离开这块鬼地方,在车上宝莲忙的问我:「干吗要来这里,你不知道是会 很危险的吗。」
「我知道的,但是我一定要来的,不然我怎能救妳出来,妳知不知道这几天妳不在我身边我多么担心妳呀。」
「但你现在又穿起这 件………方才还不能脱下呢,这是什么一回事。」
「这事代回家后我才告诉妳吧,干娘在家很挂心我们呢,回去后才说给妳知吧。」
「那 好吧。」
卡的一声,大门打开了,我和宝莲回到家了,干娘就正正的坐在大厅的中心,见了我们平安的回来,她老人家也呼了一口大气,并说:「好了,我 的两个干女儿终于回来了,快来这里坐下,给干娘看过明白。」
「干娘,我已将宝莲从米高那里救了出来,现在是要怎样去对付米高呢,他是个不易应付的 人呀。」
「是了,宝莲,妳怎会被米高他们捉了去的,是怎么的一回事。」
「是这样的,我当时是应一位客人的要求到他的公司去见面,谁知我到 了他公司后就给他们捉住了,那个叫兰西的女子脱掉我身上穿的这件乳胶人皮,然后自己就穿上它来代替我,以后的事妳们都知道了,直至华夫来救我,就是这样 了。」
「不要说这么多了,米高他不是傻的,我们出来这么久还不回去,他会起疑的,现在应该怎办呢,我们不能给他真的开锁密码呀,不然公司的财政一 定会大乱的。」
「华夫这个说得有理,出来这么久不拿点东西回去,他一定会起疑的,唔,这样吧,我给你这个密码,但它不能实时开锁的,要过一小时的 时间才能开锁,但这个也不是开锁密码,只是一个骗局,给我们拖延多点时间报警而已,但华夫你要小心呀。」
「唔,应该会没事的,米高以为我是兰西 呢,因为我现在穿着乳胶人皮,他不知道乳胶人皮内的不是兰西本人,而是我这个华夫呢。」
「是了,你还没说你怎会穿着乳胶人皮,而且还不能脱下呢, 怎会这样的。」
「宝莲,是这样的,我叫了我的表弟,即是那个设计这件乳胶人皮的人,将这件乳胶人皮的密码锁更改了一些开锁程序,它将会一个月后才 能开锁,在这段时间内,无论按错密码锁多少次都不会影响开锁密码的,但在这段时间内是打不开密码锁的。」
「干娘,这样华夫又要穿着这件乳胶人皮当 女人了,我不要……….还是由我来穿回乳胶人皮吧。」
「这样不成的,因为那个兰西的数据妳不太清楚,到时给米高看穿了就会坏了大事 了,宝莲,妳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这件乳胶人皮我是为了妳最后穿的一次了。」
「没错了宝莲,华夫也说得对的,这次是危险了一点,还是由华夫来做 吧。我相信华夫是会应付得来的。」
「没时间了,我要快点回去米高那里,不然他起疑就麻烦了。」
「那你万事要小心了华夫。」二人二口同声的 说并一起上前拥抱。(干娘与宝莲)
就这样我带同假的开锁密码回到米高的住所,米一见我回来,马上就拉了我进屋内,并实时问我有关密码的事,那个女 的去了那里。这时我回答道说:「这个臭婆娘真的有点本事,回公司后她给了我的开锁密码、声音、指纹等数据,我实时就输入数据,这时计算机又显示了另一段讯 息,烦请将最后开启密码数据输入。」
「怎会又有这段讯息的,妳这臭婆娘活得不耐烦了。」
「嘿,你们真的当我是傻瓜吗,这么简单就可以那到 的,公司还有得剩吗,这是最后的密码了,输入后一时小就可以开锁了。」
「什么,要一时小?」
「这个当然了,这个程序是我开发的,里面窃及 到公司的财政问题,我怎会不小心点,最后的开锁密码就在我房间内,要拿的就快点了,时间无多呀。」
「这样的一来一回,时间岂不是过了吗。」
「那 又不会,只要拿到这最后密码,到那一部计算机用都可以的。」
就这样我只好带她回家拿了这个开锁密码回来了。
「那这个婆娘呢,妳怎样处置 她。」
「放心,我将她放进了三个特厚的密封袋内,里面只放了一罐压缩氧气,只可以用二小时,我对她说如果这个密码是假的,那妳就要死,当时她怕得 要死,不停地说:这是真的….真的….千万不要杀我呀。」
「但她可以弄开这密封袋的。」
「可以吗,我用铁线将她的手脚全都捆绑, 然后才放进三个密封袋内,再将密封袋和她用铁线捆绑后加上铅条,将她放进后园的水池内,你说她能走掉吗。」
「哈哈,兰西妳果然有点本事呀,快来将 密码输入,拿到钱后我们马上离开香港到别处生活。」
「好呀米高,我们快点输入密码,看看是否真的。」
照着纸条上所写的长长字符续一输入, 最后按下Enter键,计算机莹幕上出现了:「数据正确,正在处理中……」
「好了,数据处理中,即是说密码是正确的,我们很快就会成为富翁了,米 高,那时我要很多很大粒的钻石戒子呀。」
「到时莫说是钻石戒子,妳要什么都可以啦,来,我们先来饮杯庆祝一下吧。」
「好,我们要庆祝下, 干杯。」
「再喝一杯吧。」
「嗯,我好像有点身软软似的,酒里……」
「嘿,妳想的没错,酒里我下了软肋散。」
「米高,你为 什么要这样做,我们不是说好了拿了钱后远走高飞吗,干吗你现在……」
「嘿,妳扮的真的很似,妳以为真的这么容易可以骗到我吗,真的兰西不会随便作 出决定的,她什么事都要得我同意才进行,而妳却自把自为的,所以我知妳是假冒的。」
「既然你知道了兰西在我们手上,你也逃不脱的,还是乖乖的束手 就擒吧。」
「兰西在你们手上又如何,即使她不在你们手上,她也不会好过的,现在她在你们手上,只要我将妳也干掉,她自然就会成为整件事的主谋 了。」
「你不是很关心兰西的吗,干吗现在会怎样说的。」
「兰西,兰西算是什么,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人对我来说是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我自 己。」
「那你现在想怎样。」
「想怎样,妳真的想知道吗,好,我就告诉妳,我每次看到妳这张面孔就不顺眼了,那老太婆总是要将这张讨厌的面 孔做出来,只有她是最好的,我这个儿子她一点也不放我在眼内,所以我不想再有这张面孔在我面前出现,我便将我发明的鬼面具带到她面上,原本只是想吓吓她, 谁不知她会看不开自杀了。这也好,原本以为她会将公司交托给我,谁知她会做出一件和姐姐一样的乳胶人皮出来,而且妳们还要穿上她,讨厌极了。我不知道妳是 谁,但是妳穿上了和我姐姐一样的乳胶人皮,我不会给妳好过,姐姐我不能强暴,因为这是禽兽所为,但妳不是,所以我想……」
「你想…你想怎样呀,不 要乱来呀。」
「乱来,我不会,等一会我会给妳世上最刺激的SM游戏,保证妳会得到世上最刺激的享受呀,嘻……嘻……妳等等,待我拿出点给妳绝对享 受的衣服来,给妳穿上后,妳一定会兴奋极了,嘻…哈哈……」之后走进房间内。
「你这个变态的,不要乱来呀。」我喝骂着。
不一会米高出来 了,手上拿着一袋东西,打开袋子,里面全是一些SM游戏专用的道具,如电震棒,口塞,肛塞,绳索,手扣,颈圈,皮秋,密封式的面具,束手套,束身套,乳胶 手套,胶袜,连体胶衣等。
「现在就给妳好好享受一下吧。嘻……嘻……」

乳胶女体(全新一篇)7终结篇
总括来说,乳胶女体由参赛以来至今已写了十四篇了,是时候来个总结的,在这段时间非常多谢各位同好的支持,但故事总 会有个结局,我相信在这时应该是给于这个故事的一个完结了。同时我也在构思另一个故事,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能将这故事发放给大家欣赏。
「哗,你想干 什么呀,停手呀。」
「不要心急呀,我现在给妳脱掉衣服,然后给妳穿上这可爱的SM装束,到时妳一定会兴奋极了。」
米高将我身上的所有衣服 都脱掉,包括OL套装裙,胸罩,丝袜,高跟鞋及假发等都一一脱掉,现在我只剩下这件乳胶人皮,我光着身子,一丝不挂的显示在米高眼前。
「噢,妳也 倒是身材不错呀,**挺凸出呀,唔,而且手感不错呀,很有弹性呀,哈哈,真的不错呀……哈哈……」
「停手呀,快停手呀…不要……」
「干什 么呀,我还没开始呀,等会给妳好好的享受,现在我给妳先穿上这件黑色连体胶衣吧。」
米高拿起这件连体胶衣给我穿上,这件连体胶衣是没有手腕、脚掌 和头套的,因我现在没气力反抗,只好任由米高将连体胶衣穿上我的身体,当胶衣的两条腿都穿好后,米高将两个金属的小型电震器一前一后的分别放进我的**内 和肛门内,虽然我是男的,**并不存在,但是透过乳胶人皮的假**金属电震器也接触到我的小弟弟,而肛门给另一个金属电震器强硬的塞入,剧痛随即拥致,米 高这时更将另一个肛塞强行塞入我的肛门内,金属电震器被强行塞得更深入肛门内,我随即发出杀猪般的叫声,米高听在耳里开心得哈哈大笑着,更不理会我将连体 胶衣继续的给我穿上,当连体胶衣拉上至臀部时,米高小心的将金属电震器的电线拉出胶衣外并放好位置,然后将阴部的拉链拉好,这样金属电震器就固定在我 的**和肛门内,这时米高便继续的给我穿上胶衣,胶衣已拉至胸部位置,而米高现在将我的左手套进这件连体胶衣的手部位置内,因为胶衣的手部是没有手掌的位 置的,只是到达手腕位置,所以很快的就穿进了,同样的右手也给穿上了,之后米高将胶衣的罩杯套准在我双乳前并用力的向后拉扯,直至胶衣罩杯完全套进我 的**内,但这时米高突然起来走进房间内取出一支牙膏状的东西,走到我身后将这牙膏状的东西抹在我的背后,这正正是我这件乳胶人皮的拉链和锁位置,之后米 高就将连体胶衣的拉链拉上,由于这件连体胶衣的尺码比我细了一个码,所以这件胶衣的拉链拉上后,实时我感到有很强烈的压迫感,米高这时又拿起一个口塞,这 口塞的型状像一条桂状,上面成桂型但下面是平的,他将桂状的部份强行塞进我的口内,平的位置刚好将我的口盖着,之后米高便拿起一个密封式的头套面具给我带 上,这面具除了有两个鼻孔作呼吸外,便没有洞了,我给强行带上了这面具后,再将拉链拉好,因为口里有口塞塞着,而面具又紧贴得毫无空位,压迫得我的面孔很 紧,使我无法开声说话,只能发出低鸣的「唔~唔~」声而已,跟着拿起钢制的颈圈给我套上,并用锁匙将颈圈上锁,之后将锁匙弃掉在厕所的马桶内并开水将它冲 走,钢颈圈将面具和连体胶衣串联好,没有锁匙打开钢颈圈,这身连体胶衣和面具便无法打开了。
「唔,让我看看吧,妳现在是多么的好看呀,比起先前的 那个样子好看得多了,哈。」
说完一论废话后,米高继续给我穿上乳胶手套,这乳胶手套是长身的,一直长到臂根,他很用力的给手穿上,因为有了连体胶 衣的原故,在互相磨擦的情况下,乳胶手套很难才能够穿上,如事者两只手臂都穿好了,他在手臂的未端也套上钢圈并上锁,同样的锁匙也是弃掉在马桶中冲走,再 拿起乳胶袜同样的给我穿上,之后再套上钢圈并上锁,这时米高将我抱起走到一张大字形的床上,然后用绳索将我的手脚全部用绳绑着。
「唔,也差不多 了,看看妳现在多美,全身都被黑色的乳胶衣套着,完全看不到妳的面孔,听不到妳的声音,那好吧,现在给妳好好享受一下SM电震的滋味。」
米高将我 身上的金属电震器的电线串联好后,然后将插头插进电震器的变压器中,跟着开掣,电流一通,金属电震器的强大电流在我的下阴和肛门中不停的流动,那种周率很 有节奏的,不停的冲击,我的身体被强大的电流通过而无法控制,金属电震器被乳胶衣包裹着而无法离开身体,电流只好在我体内不停的冲击着,很是难受,而我因 被密封式面具套着而无法开口说话,只能发出痛苦的「唔~唔~」声,我不停的挣扎着,米高看在眼里很开心的说:「这只是电震的第一级,我要给妳好好享受 呀。」这时米高扭动身旁的控制器,将电流加强了一级,电震器旳电流也随即大了一倍,「唔~唔~」四肢被绑着不能动,我的头不停的摇晃,但是不能发出声音, 下阴和肛门所受的刺激实在太大了,这时米高用手握实我的身体,因为乳胶衣是绝缘的原故,电流不会影向米高的,同时用咀吻遍了我全身,当吻到我的脸时,他用 咀吻我的面唯一的洞口,就是鼻孔了,他用力的吸吮着,这是我唯一的呼吸管道,给他这样的吸吮着,我便无法呼吸了,我拼命的挣扎,当我就快窒息的时候,米高 放开了口,说着:「好玩吗,哈……哈……」跟着又将控制器的度数再加大多一级,电流更剧烈了,现在的我简是给折磨得死去活来,痛苦的表情在黑色的乳胶面具 下无法看出来,但是本能的挣扎痛苦是骗不到人的,米高看在眼里很兴奋地说:「看见妳现在的痛苦表情,我快乐极了。」在这时米高突然将电震器关掉,痛苦中挣 扎的我得到了一瞬间的平静。这时米高将我一直被绳绑着的手脚解开及搬离大字形床并放在地上,然后拿起束手套将我双手反绑套着,跟着再用绳索将我双腿也绑 着,然后拿起一个胶袋套在我的头上,正想用胶带将袋口封闭时,档案处理进行中的计算机突然向起来,米高走到计算机旁去看过究竟,计算机莹幕上显示着:「开 启数据不正确,请从新输入密码……」这两句话。
「岂有此理,这密码是假的,妳竟然用假的密码来骗我,真是太可恶了,我要妳知道给我假数据的后果是 什么。」
米高大怒的走到我身旁,将套头胶袋的袋口用胶索带索紧,并将电震器的度数开至最大级数,这时我身体有如被雷电击中似的,那种强大的电流不 断从下阴和肛门中传来,全身有如要爆炸一样,头部被胶袋套着,袋里的空气不多,如今被电震器全力的电激着,手脚又全被捆绑,想用手拿掉套着头的胶袋也不 能,只好在地上打滚挣扎着,但胶袋内的空气并不多,随时会有窒息的可能,米高这时更拿起皮鞭狂揪向我身上,一鞭一鞭「啪…啪…」的声音向遍了整个房间,米 高越打越起劲,手起鞭落,这时胶袋内的空气越来越少,胶袋随着我的痛苦呼吸节奏,变得时大时小,时松时紧的,窒息的感觉逼近,就在这时,大门向起一声巨 向,随着巨向声大门应声被撞开了,大队警员随之而入屋,米高见到警察到来随即掉下手上的皮鞭并想转身逃走,可惜给警员冲前将他擒住,而随着警员入屋的人是 宝莲和干娘,宝莲眼见地上有一人头被套着胶袋及手脚被反绑的在挣扎着,宝莲就意识到这个人就是我,立即上前用力的将套着头的胶袋扯破,就快窒息的我可算是 大命了,要是多等一会才扯破胶袋,那时真是神仙难救了。胶袋扯破后,新鲜的空气拥至,不致窒息,但因口被口塞塞着,又被黑色乳胶面具紧紧的包着面额,只能 用鼻孔呼吸,所以极其吃力又辛苦,还有电震器的冲击还没停止下来,痛苦的呻吟声不断「唔~唔~」,这时宝莲也发现了,她一手拿着串联在变压器上的电线大力 的扯下来,电源断了,电震器也随即停止发放电流,这时的我才可安静下来。
「华夫你现在那样了,快点回答我呀,我是宝莲呀。」
「唔…… 唔……」因带着口塞,我没法出声。
这时候的米高放声的叫骂着:「快放开我,你们干吗捉着我呀,快放了我呀……我做了什么事呀,干吗要捉我呀。」
「你 这个衰仔,自己做了什么事你自己最清楚呀,还用问吗。」
「我做了什么,我什么都没有做,快点放开我呀,你们这班衰人……」
「米高先生,我 们现在要正式递补你,你窃嫌公司诈骗、绑架、伤人案,你可以保持鉴墨,但你现在所讲的将会成为呈堂证公。」
「华夫,你怎样呀。」宝莲边摇着我边细 细声的说着,「你出出声呀,你现在怎样呀。」
「衰仔,你对她做过什么来呀,干吗她出不了声的。快拿锁匙出来呀。」
「没有锁匙的,我为什么 要给妳们,你们不懂得帮她开锁吗,她这个样子不是更好看吗。」
「啍,快走吧,你这个变态的,弄成人家(她)这样子,回去(警察局)要好好的教训你 呀。」这样米高就被带回警局去了。
「干娘,华夫现在弄成这样子,要怎样才能解开他的颈圈呢。」这时宝莲解开了我身上的束手套和绑在双腿上的绳索。
「我 看还是扶他回家先吧,然后我再叫表弟前来看看,看有没有办法弄开他的颈圈和手脚的钢圈吧。」
于是宝莲和干娘扶了我回家,而发明家也到来了。
「表 姐,没事的,这样的锁我佷快就会打开的,之后就可以脱掉这件黑色的乳胶衣和面具了。」
「那为什么不用剪刀将这件乳胶衣剪破呢。」
「宝莲小 姐,这是没用的,这件乳胶衣所用的材料,是第一代的乳胶人皮的材料,剪刀是弄不破的,他用钢颈圈锁着它,是不想给妳们弄开,而被锁着的人也无法解开这件乳 胶衣。幸好这锁心是用普通的锁,要打开不是问题的,只要给我点儿时间就成了。」
「这样表弟就旨意你将锁打开了,我想华夫现在真不是好受呢。」
「表 姐放心吧,给点时间我吧,很快就会打开的。」
发明家很快的就将我身上的五个锁都打开了,宝莲急不及待的先给我脱掉头上的面具,拉链打开了,用力的 拉下面具,拿出了塞在口中的口塞。
「华夫怎样了。」
「嗯,我想没事的,妳不用担心呀。」
「不担心才怪呢,看你现在这个样子,你怎 能叫我不担心。」
「那我现在不是没事了吗。」
「我以后都不准你再穿这件乳胶人皮了。」
「好吧,以后就不穿了,妳放心吧。」
「我 给你先脱掉这件黑色乳胶衣,然后你快去洗个澡吧。」
宝莲给我脱掉乳胶衣和插进阴部和肛门的物体后,我便走进浴室里冲了个热水浴,沬干身子的走到浴 室的镜子面前沉思着……
********    ********    ********
两个星期后,电视新闻报导了米高和兰西的新 闻,内容指他们窃嫌诈骗、绑架及伤人案罪名成立,被判处入狱十年。
********    ********    ********
又 两星期后,是乳胶人皮脱离我身体的时候,宝莲、干娘和发明家都来到我家,宝莲依从发明家所说的密码依次序按下,密码钢锁的小板扣应声跳走,宝莲高兴的拿着 小板扣将拉链向下的拉……
「呀,干吗拉不动的,小板扣没法拉下来的,为什么呢?」
「什么,拉不下来,没可能的,密码正确,而且小板扣也弹 了出来,没理由拉不下来的,代我来试试吧。」
发明家试图将拉链从我背后向下拉,但无论他多用力,也是拉不下来,乳胶人皮一直都脱不下来。
「怎 会这样的,你不是说过只要一个月时间,华夫这件乳胶人皮就可以脱下来的吗,干吗现在脱不掉的,为什么呀。」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应该是可以脱下来 的,小板扣也弹出了,应该是可以脱掉的,为什么现在脱不掉呢,这点我也不清楚呀。」
「妳们不用再尝试了,这件乳胶人皮是没可能再脱下来的,我永远 都要在这件乳胶人皮下过活,这点我一早就知道了。」
「华夫你说什么呀,你一早就知道了,这是什么一回事,快说出来呀。」
「是米高说的,他 说我既然喜欢穿这件乳胶人皮,我就给我永远穿着它,他在给我穿上那件黑色的乳胶衣前,在我背后拉链和锁的位置抹上了融合济,目的是将乳胶人皮和钢锁之间的 空位完全融合,使到这件乳胶人皮完全密封,里面的人永远无法脱掉这件乳胶人皮。」
「那华夫你不能脱掉乳胶人皮了。」
「是的宝莲,我说过在 这次后我不会再穿这件乳胶人皮,真没想到也是最后一次,因为跟本就无法脱掉这乳胶人皮,看来我永远都要在这乳胶女体下生活了。」
「噢,华夫,是我 和宝莲害了你了,真对不起呀。」
「干娘不要这样说吧,这也是意外呀,况且穿着乳胶人皮也没所谓了,反正这乳胶人皮对我没做成不便,我可以说话、进 食、上厕,和普通人没分别,而且这乳胶人皮还能透气,和真的皮肤没分别呀,别人也不知我是穿上乳胶人皮的男生呀,现在只是在性别上有所改变而已。」
「真 是难为你了……」
**********************  全集完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分类

版权声明

本站内容多为转载,由于部分文章年份较早,难以查清具体版权信息,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在相关文章后留言或发邮件至lvlili5201314@gmail.com

博客状态

  • 16,749,928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