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上人的不归路—–美眉


我从小跟姐姐长大, 姐姐大我6岁, 在她20岁时, 在家美容院工作, 我整天跟姐姐看她替客人做头发, 作美容, 化妆等, 因此对化妆就有了相当的兴趣。

姐姐在忙不过来的时候, 会要我帮忙, 所以我就有机会学习化妆, 起先是姐姐教我, 从保养皮肤, 到搽口红, 画眉等, 我每天晚上店里打烊后, 就拿起化妆品自己练习化妆, 姐姐教我, 其他姐妹也都说我化妆后好看, 那时我心理真是高兴亟了。化妆久了, 自然就有些姐妹拿了女装衣服要我穿穿看, 于是我起初是偶尔穿穿女装, 到后来, 穿女装变成很习惯, 有时整天就以女装出现, 店里的姐妹也都不以为奇怪。

到我20岁时, 姐姐自己开了个美容店, 她有个合伙人, 叫美云, 比我大三岁,姐姐很喜欢她, 于是就帮我安排, 我娶了美云做媳妇, 我姐姐就跟美云在美容院工作, 而我自己开了个小杂货铺, 杂货铺的生意平平, 没有什么忙的, 我跟美云有个四岁的男孩。

我持续6年的化妆, 也一直保持, 这是我平常最喜欢的乐趣, 附近的邻居也都知道我有时是男装, 有时是女装出现, 所以这成为公开的事了。我媳妇对我喜好化装, 不仅不反对, 反而帮忙我,不时的买件胸罩, 高跟鞋之类的东西给我, 我们虽然是夫妻, 但跟姐妹一样, 而美云是姐姐, 我是妹妹。我们也经常以姐妹的打扮出门。

而我姐姐在她23岁时, 也出嫁了。姐夫开了个酒廊, 有很多的陪酒小姐。而姐夫也知道我这个时男时女的内弟。

有一天, 姐姐突然叫我跟美云到姐夫家去, 出门前, 还特别交代, 我要穿女装去, 并且要打扮的漂亮点。于是我跟美云就像个姐妹花, 一起到了姐夫家。平常不容易在家的姐夫, 这时也在家, 好像在等我们似的。

姐姐看我们到了, 就将我和美云叫到她的房间, 一阵寒暄后, 姐姐跟我和美云说到了话题;

“美云啊, 我们俩每天在店里, 忙到晚上12点以后才回家, 这家根本照顾不到, 尤其是我那老公, 我回到家, 累都累死了, 那有兴趣再陪他? 可是他每天兴致都高, 要我陪他, 可是我那有那体力啊?美云你呢?我这弟弟白天闲的很, 养足了精神, 晚上找不找你呢?”

我媳妇这时也说了:

“姐, 我也是这么想, 我们太忙了, 没有时间陪老公,可是老公要是有了外遇, 这怎么办是好?”

这时姐姐又说:

“我那老公啊, 前几天跟我说了, 他…他..他说他看上了你的老公, 就是我的弟弟, 他想跟伟群相好, 你说呢?”

这时我跟美云都张大了眼, 一时弄不清楚姐姐的意思.

姐姐又开口了:

“有种男人, 喜欢找男人, 跟伟群喜欢化妆做女人, 是一样的个人嗜好, 我老公就有这种嗜好, 没有什么非常奇怪的, 这种人多的是.”

“我想啊,” 姐姐跟着说道: “我老公既然看上了伟群, 我想撮合他们俩人, 结成一对, 这样我老公就不会再找别的女人, 而我们是自己人, 没有什么吃醋的, 伟群又不是真正的女人, 而我老公也不是女人, 他们俩在一起, 我们没有什么好吃醋的, 不会抢走我们的老公的, 你说呢?”

美云这时才弄明白姐姐的意思, 就说:”也成, 他们俩在一起, 倒是让我放心, 而我们是亲上加亲, 我们没有时间陪他们, 就让我们自己去解决, 这方法好, 我同意”

姐姐这时开始问我的意见, 看我对姐夫的感觉如何?

我很不好意思的说: “我不是真正的女人, 我怎么陪姐夫呢?”

姐姐说:”男人那一套, 你应该明白, 平常美云如何陪你, 你就如何陪他, 你姐夫喜欢怎么样, 姐来教你, 你做女人也有相当的经验了, 把女人的温柔, 体贴, 加上性感, 就可以了.”

“那要怎么做呢?” 我这时感到非常的害羞, 真像个小女孩, 不知所措.

你等下出去, 跟姐夫谈谈, 我来定个日子, 让你跟姐夫成亲, 我请几桌酒, 找些亲友, 就当作你出嫁吧, 把事办办, 不必太热闹, 有这意思就可以了, 办完, 你们就可以入洞房了, 你看如何?” 姐姐问我也问美云., 美云点点头, 表示赞成.

这时我有着莫明的感觉, 我本来是喜欢化妆, 现在竟然要出嫁, 做姐夫的妻子, 真是从来没有想到的事.

好日子很快就定好了, 姐姐跟美云为我试新娘婚纱, 发喜帖而忙, 这个保守的小村, 为了这件怪事而大家议论纷纷, 姐夫也因为要娶小老婆而兴奋, 而喜帖上的主婚人是姐姐, 美云是介绍人.俩个男人结婚, 我是新娘。

姐姐和美云开始为我缝新娘纱, 姐姐为我设计的新娘纱是件低胸的礼服, 是最新的式样, 非常好看, 但是试穿时, 才发现我的胸部是平坦的, 穿低胸的礼服, 无论是那一种胸罩, 都撑不起我的身材, 而成型的罩杯, 都是全罩杯的, 将胸罩露在外边, 很不好看, 应该穿半罩杯的, 但是没有肉的胸部, 根本显不出低胸的美感。

姐姐跟美云商量; “怎么办, 美眉是男的, 根本没有乳房, 这么好看的婚纱礼服, 他穿了不好看, 没有女人的味了(那时姐姐开始替我取了新名字, 叫美眉)”姐姐正说着, 突然像发现了什么的, 又说:“干脆, 我们替美眉做隆乳好了, 我认识个朋友在郑州的一家医院做过隆乳手术, 很快, 一两天就好了, 很漂亮。”

美云接着说, “既然美眉出嫁, 就应该打扮的好看一点, 做个隆乳手术, 也是办法,嫁到姐夫家, 姐夫也喜欢, 美眉做姐夫的妻子, 也应该有个胸部才对。”

姐姐跟美云将他们的决定告诉我, 我对自己要结婚了, 做新娘了, 嫁给姐夫等等为这些突然来的变化, 还没有清醒过来, 现在竟然又要做隆乳手术, 原来只是化妆成女人, 现在要真正做女人了, 我心里当然愿意, 而这一切都由她们的决定了。

第二天, 姐姐跟美云就陪我到省城郑州, 找到了那家医院, 跟女医生说明了我们的想法, 女医生很吃惊的说:“这位男同志要隆乳?”

“是的, 因为他要出嫁!”姐姐回答

“男同志要出嫁?”

姐姐开始不厌其烦的说明这故事的全部, 把医生听的一头雾水。

医生最后说到:“你们的故事太奇怪了, 我得请示院长, 看医院有没有什么规定, 如果院长同意, 我们就做, 否则我们不做!”

女医生于是打电话给院长, 解释了半天,我们三人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最后只听电话的另外端说道:“我们有没有规定男同志不能做隆胸的手术?”

女医生说:“那到没有。”

“没有就可以,你能做就做吧!”很明显的院长同意了。

我, 姐姐, 美云三人欣喜若狂, 我可以做隆乳手术了,

女医生开始为我检查身体, 先叫我将衣服脱掉, 看我的胸部长像。

我外衣虽然是男装, 但内衣还是穿了胸罩, 因此女医生笑着说:“看来你真是想做女人, 连胸罩都穿了。”

医生用笔在我的胸部画了些圆, 又量了尺寸, 说道:“你想做多大的?”

“越大越好, 能做多大?”美云说道。

“我看放个300毫升吧, 这是最大的假体了”医生回答。

“300毫升是多大?”我问医生。

“你可以穿C罩杯的胸罩, 这样够大的了”

美云及姐姐听医生说我可以穿C罩杯, 都满意了, 因为她们都还到不了C罩杯的境界。

“可以马上做吗?”

“可以, 今天下午做, 我们要三小时消毒, 你现在去洗个澡, 到病房休息, 下午两点到手术室”

护士带我们到病房, 这三小时真是度时如年啊。

时间终于到了, 护士来叫我, 到了手术室, 叫我脱了上衣, 躺在手术台上。

医生用笔在我的胸部画线, 量两个乳头的距离, 找出中心点,医生告诉我说:

“你的乳头比较往外偏, 因此你隆起的地方不会是乳头的位置, 我会尽量的将假体往内靠拢, 这样你的乳沟容易显现, 比较好看。手术大约要1个小时。”

我躺在手术台上, 只有点头, 任听医生的安排,心想, 一个小时后, 我就是个半女人了。

医生用局部麻醉的方式, 在我的胸部注射麻醉药, 然后在我的胸部乳房下缘, 开了口子, 医生用手, 在我的胸部肌肉里撕开个腔, 因为我是男人, 胸部很紧, 医生费很大的努力, 才打开了腔, 而我要放的假体又很大, 所以腔要够大, 才能放的进去,因为我只是局部麻醉, 所以手术的全部过程, 我都很清醒, 等我的左右乳房全部做好, 已经是三个小时了, 我在医生要缝合刀口时,偷偷的用手摸了下我的胸部, 果然隆起一块, 这就是我的胸部 我终于有我自己的胸部,我这手摸的感觉, 一直到现在都能回味, 我初次成为女人的感觉。

做完隆乳后, 又接着做纹眉, 纹眼线等,这很快就完成了, 然后又做了纹乳晕, 就是将我的乳头部分的外圈纹大点, 因为女的乳头大, 所以我得纹, 才比较明显。

姐姐, 美云一直在傍边看我手术, 看一个新女人的诞生, 到护士推我出手术室, 姐姐恭喜我说:“美眉, 你终于是我们的一员了。”

医生开完刀后, 到病房来看了我几次, 医生很赞成我的做法, 认为人生就应该潇洒点, 想做什么, 就放胆做, 同时医生开了很多雌性激素的药给我, 说要天天吃, 可以使我的胸部肌肉放松,有助乳房的发育。

手术后的伤口5天后就可以拆线, 我穿上我的胸罩, 有非常真实的感觉, 突出的乳房, 在我的罩杯里, 有要蹦出来的感觉, 那条乳沟, 更是让我自己着迷, 太可爱了。

结婚的日子马上到了, 这时真是一切准备好了, 我是个最快乐的新娘了。 结婚前的一晚, 姐姐叫美云跟我到她的房间, 跟我说些悄悄话:

“美眉, 明天就要出嫁了, 姐姐真高兴, 你这么漂亮, 跟女人没有什么不同, 你姐夫会高兴死了。”

我低着头, 这一切都是姐姐安排的, 我这时也像个小女孩, 感到害羞。

“你嫁到我家后, 你跟你老公睡一个房, 我跟美云睡另外一房, 如果你需要美云的话, 我们再换房间。”

“你姐夫性方面是很强的, 每天都要,甚至一天好几次, 你要随时有准备才好, 他是不分白天晚上的, 想到就找你, 因此你时刻要保持清洁才好。”

“保持什么清洁?”我不明白的问姐姐

“傻瓜, 你的屁股啊, 你老公不找你的屁股, 找什么地方啊?”姐姐怪我不懂事, 美云也笑了。

 

我的脸红到脖子上去了, 我要像女人一样的被男人开苞了, 开的是地方是我的**, 这是女人的代用品,我心理一阵肉紧。 “还有, 你老公喜欢你吹他, 你要多练习, 今天就要先教教你, 你好服侍你老公”姐姐又说 “吹?吹什么? 吹牛吗?” 姐姐跟美云大笑, 两人笑成一团。 “妹子啊, 你是真的不懂吗? 吹就是用嘴吧来服侍男人, 美云没有这样服侍你吗? 你现在做女人了, 也要这样服侍男人了” 美云这时说, “我不是有用嘴吧你弄的很舒服吗? 姐姐就是要你也用这方法,服侍姐夫的。” “你姐夫喜欢的动作, 我示范一次给你, 你明天就派上用场了, 来, 过来, 我做一次给你看” 姐姐把我拉近她的身边,叫我站在她的面前, 姐姐掀起我的裙子, 脱掉我的三角裤, 掏出我的**, 她的双手上下套着, 要我赶快把**翘起来。很快的, 我的**直立在姐姐跟美云的前面。姐姐一手握着我的命根子, 她的头伸了过来, 先用她的唇在我的头上亲了一下, 留下个口红印。 “你姐夫有次要我用嘴把他的头给染成红色, 就像这样。” 姐姐的口红很快的就将我的头全部都成红色了。然后姐姐的双唇微微张开, 要我将**慢慢从她的双唇中挤进去。姐姐的舌头顶着我挺入的头, 我一点一点的进入, 她的舌头一点一点的后退, 而姐姐的双颊开始紧缩, 嘴里的肉贴在我的**上, 给我最大接触。姐姐示范了几次后, 问我舒服吗?我回答当然舒服。姐姐帮我吸完, 拿出个注射用的针筒, 没有针头, 姐将针筒吸满了肥皂水, 叫我转过身去, 把屁股翘起来, 将针筒插到我屁眼里, 将肥皂水注射到我的肛门里。连注了三筒, 然后叫我上厕所。姐反复了三次,确定我的肚子里完全干净了。姐说这是洗肠, 把我的肚子内脏东西洗掉, 好迎接姐夫的**进来。以后要我每天一早上完厕所就自己清理。洗干净的我, 姐用手指抹了些凡士林, 然后涂在我的肛门处, 姐的手指还伸进我的肛门, 在我的大肠四周抹均匀。 “这是润滑, 这样你才不会痛, 尤其是前几次, 姐夫的那根很大的, 不涂,你一定会痛的。” 姐将针筒跟凡士林一起给了我, 说:“姐没有什么好送你的, 这两东西就做给你的嫁妆吧!” 姐还拿了块白手帕给我, 说:“明天晚上, 你的肛门肯定会流血, 这手帕给你搽血用, 搽完这手帕我会给你保留起来, 作为你破瓜的纪念。” 我接过了白手帕, 突然想到, 问姐和美云说:“是不是每个女人都用白手帕做纪念?” “你现在是女人了, 我们女人当然都会保留我们第一次的东西, 傻瓜!” 这些都交代完了, 姐姐再说:你老公还有其他的怪招, 你也要有心理准备, 就是他喜欢虐待人!” 我听姐姐后, 马上问:“这么虐待呢?” “就是把你绑起来, 吊起来, 用香烟烫你”, 姐说完, 掀开她的裙子, 露出大腿, 只见姐腿上一些青, 紫,红色, 烫的疤痕。我跟美云看了吓了一大跳, 连忙问姐, 痛不痛。 “我都习惯了, 结婚这么多年, 开始时每天都被虐待, 现在习惯很多, 不这么痛了”

我心理非常的震惊, 怪不得姐姐要我嫁给姐夫, 原来姐夫喜欢虐待人, 姐姐要找我来代替她。

“姐夫在虐待你时, 喜欢你大叫, 越大声他越来劲, 所以你要喊才好”姐姐说道。

我心理开始有不安的感觉, 嫁过去的日子会是怎么样呢?我的老公会如何对待我呢?我的心理是15个水桶, 7个在上, 8个在下, 一直有惶恐的感觉。

姐姐为了我嫁过去的幸福, 做了示范的动作, 也告诉我姐夫–就是以后我的老公的嗜好, 我要如何对我的老公呢? 我心理没底。

美云这时也开始跟我说话了, 美云说:“美眉, 我们是真正的夫妻, 也像是姐妹, 明天你要嫁给姐夫, 我心理很舍不得, 但好在姐夫是自己人, 你一直喜欢做女人, 现在有机会做个真正的女人, 你应该也满意, 而我们仍然是夫妻, 你虽然上半身是女的了, 可是你的男人那根还在, 你想要的时候, 可以随时来找我, 姐夫有些怪嗜好, 你要多顺从, 做个好妻子, 你的**要好好照顾, 保持清洁, 别让姐夫嫌。 嫁过去, 洗衣作饭是不用你动手, 你只要让姐夫满意就可以了。”

美云又从皮包里拿出了一个瓶子, 上面写着是女性贺耳蒙, 美云送给了我, 说:“这东西可以使你皮肤更光滑, 胸部更圆满, 你天天吃一些, 你会更有女人味。嫁过去后, 你男人的东西都不必带了, 全部就以女人的身份吧!”

我听完美云的话, 突然想要试试我男人的本领还有没有, 于是要求跟美云玩, 再我出嫁的前晚, 再做次男人, 尝尝男人的快感。 可是做过手术的我, 当我的乳房压在美云的乳房上的时候, 美云跟我都有非常奇怪的感觉,像是两个女同性恋, 更讽刺的是, 我的乳房远比美云的坚挺, 手感好, 美云开始吃醋了, 她羡慕我比她还要更女人。美云于是一翻身, 用她的嘴吸我的乳头, 舌尖在我的乳头上转, 吸完左边吸右边,美云说, 这样才不会把我的乳房吸的一边大, 一边小。美云似乎对我的乳房特别感兴趣,不断的把玩, 而我, 男人的乳房根本没有神经, 不可能有快感的, 但是我一样有兴奋的感觉, 这感觉来自我的心理作用, 因为我的乳房被把玩, 使我有做女人的义务。 尤其是吸乳房时, 我有做***感觉, 好象我在喂奶, 我是个妈妈了。

以前我一个晚上可以两次的, 但是刚跟姐姐做了一次后, 我的**就举不起来了, 任美云这么弄, 就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美云试了好久, 看我没有起色, 就放弃了, 我心理有点内疚, 没有在今晚尽做丈夫的义务, 明天我做人家的妻子, 不知道我的男人本领以后还会有吗?

结婚的日子到了,乡下结婚是在中午举行的, 一早, 姐就帮我做头发, 化妆,

姐是做这行的专家, 自然我的发型是最新的, 我的化妆是最美的, 我的新娘纱也是最时髦的, 白纱, 白高跟鞋, 白手套, 手上还捧了红玫瑰, 钻石耳环, 项链, 姐给我准备的都是非常漂亮, 再配上我低胸, 无肩, 露背的礼服, 半罩杯的胸罩, 托起我刚隆乳的乳房, 乳房在胸罩里, 每走一步就有想跳出胸罩的感觉, 明显的乳沟,若隐若现的乳头, 我知道我一定是迷死很多男人, 嫉妒死很多女人。

姐知道今天是我的大日子, 要我过一次最大的瘾, 每件新娘衣服都是精心设计的, 不但曝露, 而且透明,性感。姐要我出大风头。

结婚的路很长, 从我家走到姐夫的酒店, 有2里地, 这时所有村里的人都出来看我, 看美丽的新娘子。

我踩着三寸高跟鞋, 美云跟姐在傍边扶着我, 我的四岁小男孩跟姐的三岁小女孩做花童, 在我的后面牵我的新娘纱。 我一步一步的走,走向我另外的一个人生, 走向奇怪的另外一种生活, 走向不知道的未来。

在人群中, 有人赞美我, 有人在骂我, 有人在嘘我, 更有小孩在唱首打油诗:

新娘子, 好奇怪

又有奶奶又有蛋

两个男人睡一块

屁股开花真爽快

而我, 像动物园里跑出来的妖怪, 给所有人围观, 那种被嘲笑, 侮辱, 赞美, 惊叹等, 五味杂陈,心理有很痛快的感觉, 有难形容的高兴。

 

不知道走了多久, 总算到了姐夫的酒店, 姐夫早在那等我了。姐准备请10桌客人的, 但来的竟然有300多人, 都是幕名而来。早就把酒店挤的水泄不通。

姐将我交给了姐夫, 我挽住姐夫的手, 这个要做我丈夫的男人, 我一点也不认识, 只是因为我想做女人, 所以才嫁给了他, 以后的日子要这么过, 我一点准备也没有。

婚礼很简单, 姐走到了前台, 说了几句话, 大概是美眉是新诞生的女人, 请大家多接纳她, 爱护她之类的话, 然后就宣布我跟杰人成为夫妻。(杰人是姐夫的名字), 我跟杰人站在前台, 成为大家目光的焦点。

行礼很快结束, 我回到新娘房换衣服, 美云帮我换上件透明的凤仙装,里面穿了件连身的胸罩与束裤, 把我的身材尽量显露出来。因为我连穿了两件裤袜, 还将我的男人那根用贴布紧紧的贴在腹部, 所以根不看不出我有那玩意儿。

我一走出来, 马上引起大家又一次的哄动, 大白天的, 我透明的外衣, 根本是什么都没有, 我几乎是只穿内衣就出来了,姐的用意是要我向大家证明, 我有傲人的身材, 这下子果然把大家都看傻了。酒席很快开动, 每个客人似乎都非常高兴, 大笑声不时传来。每人都来跟我敬酒, 每个人眼光都在我的乳房上, 低下头来看我的乳沟,说些让我无地自容的话, 比如要我早生贵子等。

酒过三巡, 是新娘新郎要敬酒了, 我又回到新娘房, 美云又要我换件衣服,

这次凤仙装还是一样, 只是连身的内衣, 改成单件透明的胸罩,和三角裤, 胸罩非常透明, 只是个有周边的框框而已, 罩杯相当透明的, 所以我的乳头可以很清楚的看到。 三角裤也是透明的, 美云在三角裤上为我贴了块卫生襟, 刚好折住我的那根家伙。

我美丽的乳房, 完全在大家的目光下, 展现的一览无疑。姐认为, 我既然受一刀之苦, 花了5000元的代价, 把乳房做起来, 就应该给大家看, 让大家知道, 美眉是个真女人,所以这样的设计。

我几乎是半裸体了, 走在酒席间, 向各位来宾敬酒, 真是让我心都要跳出来了, 我不知道是怎么走完这圈的, 回到新娘桌时, 我醉了。

我真的不知道时间是怎么过的, 到了要送客的时候, 我又回到新娘房。

这次美云给我换的是件肚兜, 美云将我的胸罩, 三角裤一起脱掉, 身上是件粉红色透明的肚兜, 一根带子从我的颈子上绕过, 另外根带子从我的腰部绕过, 肚兜的下摆延长到我的腹部, 遮住我的阴部, 再从我的屁股沟穿个带子, 与腰部的带在结合, 从我的后面看, 完全赤裸, 什么都没有,只有两根带子。 从我侧面看, 可以看到我的乳房挺立, 从前面看,我的前胸, 只有一层纱, 而我的阴部, 有点鼓鼓的, 那是我男人的东西。

我站在门口, 为每一位客人送行、客人们被我的打扮, 大大的刺激, 有些客人开始不老实了, 称乱和挤的时候, 有人摸我的乳房, 有人抓我的命根子,

在我的面前乱成一团, 最后, 终于发生了有客人趁乱撕掉我的肚兜, 我只有件裤袜在身上, 其他什么也没有, 完完全全的一丝不挂。

其实这是可以预料的事, 我心理早有准备, 我仍然微笑的对每个客人说谢谢, 挺起胸来, 让客人欣赏我的乳房, 每个人赞叹我美丽的乳房, 混圆, 均匀, 对称, 高耸。

2条评论 (+add yours?)

  1. 利可丽(Nicolly)
    3月 29, 2016 @ 09:58:55

    真的看到兴奋到顶,假如我有一个这样的姐和一个男人给到我这样的婚礼和老公穿全透明的衣裙内衣裤,那时不管爸妈反对,我会立克什么不想去做一个美丽性感的女人和老婆,我真的很想有这一天到来给我,不用像现在要偷偷的去变裝怕給爸妈知道,现在我看了你写的故事后我决定了从今天开始我要做一个有身才和有乳房的女人,想自己决定了受做一个真真的女人大兴奋和高兴,谢谢你楼主,妳写的真棒,给到勇气和决心做一女人,真的十分感谢你!

    回复

  2. 若即若离
    8月 18, 2017 @ 14:52:49

    精彩绝伦

    回复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分类

版权声明

本站内容多为转载,由于部分文章年份较早,难以查清具体版权信息,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在相关文章后留言或发邮件至lvlili5201314@gmail.com

博客状态

  • 22,476,455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