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住公寓(全)



暑假快要结束,我早早回到学校准备大二的学习。我返校 很早是想碰碰运气,在校外找寻一个新的睡觉的地方。从校报上的广告中我发现了一个可能不错的校外公寓,于是就去查看。
公寓位于城市边缘的一个陈旧住宅区里。下了车道,我开 着车子穿过高大的通门,进了住宅区。住宅区里没有高楼大厦,全是一幢幢的小洋楼,这里长着许多高大的树木,没有任何交通噪音,每幢住宅之间有长长的树篱作 隔离,非常的安静。
我找到广告上的地 址,这是具有维多利亚风格的二层小楼,但看起来比较新。我一边打量四周的环境,一边走上台阶敲门。我觉得有点奇怪,住在这个地域的应该都是有钱人,为什么 想要出租他们家的一部分,而且还指明要出租给大学生。我也估计,如果他们真的是出租地下室公寓,或许我应该能够承担价钱。
开门的是迪布瓦先生,他手里拿着晚报,面带微笑。我首 先自我介绍,再提及出租公寓的广告,问我是否能看一下。他很仔细的打量我,这让我有点奇怪,但觉得也是正常的,因为我可能就是他的房客,他有权对我检查提 问。这时我看见一个很有魅力的夫人从厨房探出头,手里还拿着晚餐用的盘子。接着迪布瓦•丹先生就把我请进去,经过大餐厅到厨房,在那里我遇见他的妻子马 奇。
我与丹和马奇一起进了起居室,在 沙发上坐下。丹看起来是如此的年轻,大概就四十多岁。 马奇看起来就更年轻,看起来只有三十多岁。我立刻注意到她是相当的迷人。他们都面带笑容非常和蔼,好像是很不错的人,还给我提供了一杯咖啡。交谈中我得知 丹是一位律师已经挣了很多钱,并且很好地进行了投资。虽然现在退休,但也能保证他每月有许多收入作花销。  
马奇穿着蓝色的缎子短衫,在胸前凸起部位装饰的是密密的长绒毛。这没有隐藏住她硕大的 胸脯,每当她走动的时候,我注意到她胸前不停的摇摆。黑色的细高跟鞋上是她的一双闪烁着丝质光芒的美腿,包裹大腿的是考究的黑色羊毛裙。她结婚戒指上的钻 石光芒夺目,就连她周围的空气也充溢着迷人的女性芳香。从他们所住的环境和他们两人的情况,可以看出他们确是有钱阶层。
他们问了我许多问题,但我有些心不在焉。我对他们说, 我叫蒂姆,是一个孤儿,从小生长在西部的一家儿童福利中心,是靠奖学金和一点点补助来这里上大学的。他们也问我为什么不喜欢住学校宿舍。我说室友太吵闹, 我从小孤独惯了,不喜欢拥挤的环境,我也不喜欢自助餐厅的那些食品,而且在学生宿舍呆了一年,觉得它好像是福利中心的延续,所以就想搬到校外居住。
马奇注意到我只是5英尺5的身材,比较纤细,说我和她一样的高。他们然后询问我朋友的情况,以及我的习惯嗜好等等。当他们查 明我性格比较孤僻,喜欢看书,是喜欢在家消遣的人。他们好像非常感兴趣,两人相互看了一下。丹就取出一套钥匙,提议带我先看看环境,再看看地下室公寓。
我们从厨房后门出去,丹指给我看汽车 库,玻璃墙走廊和入口,在后院打开灯展示时髦的游泳池,小花园和烧烤区!
回到屋子里,他与马奇一起带我下楼来到地下室。我们到达公寓门口,丹开锁,推门进去开灯。进了房 间,我感到惊奇。我以前已经看见过许多学院公寓,特别是地下室公寓。差不多每个公寓都十分的昏暗,陈旧的家具,空气中弥漫发霉,潮湿的气味。  uM S*(L_
但这个公寓不是,空气非常的清新。这所房子是建立在 城区的一个斜坡上,这里有非常良好的排水设施。丹说他们从未在地下室发现有任何的潮湿问题。我们到处看看,我感觉公寓挺大的,有两间卧室,还有一片完美的 厨房区!起居室里的地板上铺的是漂亮地毯还有毛皮垫子,家具也是呱呱叫。  uQ3[Jz`y
主卧室布置的很完美,应有尽有;另一间卧室也是这样,只是没有床,这里的壁厨比主卧室里的更大,差不多整 个一堵墙都是。有两个大箱子被安置在房间角落。角落里还有一台缝纫机和一些小盒子。马奇告诉我,她一直把这个房间用作额外的存储空间,接着她将那两个大箱 子和缝纫机等东西全放进大橱柜,并对我说:“你如果住进来,也不能使用这个橱柜,我要把它作为额外的存储空间来使用。”  T?wzwGp-[
\#Up|u:
丹又让我看了公寓的其余部分。一个完整的小型娱乐中心,有电视和立体声音响,有许多的书 架。厨房区的橱柜有许多厨具,有微波炉,甚至还有一台洗碗机。浴室的大小结构完全是标准的,一个大浴盆,24小时热水供应! 我们离开公寓上了楼。我向丹和马奇表示感谢,但是告诉他们,先前我并不知道公寓这么大、这么好,我可能没有能力支付许多租金。我为浪费他们的时间表示道 歉。  )^x K 
“100美元一个月,可以吗?” 丹对我说。我不能相信他的话,问丹是否欺骗我。他说不是,因为好房客难找,他们只要求我不吸烟、不喝酒、不搞聚会,并说如果我没有客人来访,那就更加好 了。  ;[ ’a
他们问我怎么样。 我考虑了一下,虽然他们不允许任何客人找我有点奇怪,但是我可以在朋友的公寓或者其他地方与他们见面。因为这笔交易很合算,不能放弃,我答应了他们的要 求。从丹的手中取过钥匙,我就开着我的车子,立刻搬来我全部的家当,一点书和一个大袋子。  #Dy?GB08
学校是要求在第二天开始报到,因此我想今晚是一个美好的睡眠夜晚。现在我必须储备厨房食品,至少今晚要 烧个晚餐汤。但我实在是疲劳,于是决定改为明天一大早去学校吃早餐。  l67Jl”v
注册很顺利,然后我去商店买了许多食品杂货。马奇在家,她带我熟悉使用微波炉,然后注意到我购买的东西。 我买的都是正规食品,不像许多大学生只喜欢电视快餐。当我告诉她我喜欢烹饪,她好像很高兴。马奇走后,我开始检查这学期我的新书,坐在躺椅上放松自己。在 简单而又充足的晚饭之后,我洗了个澡,早早的上床睡觉。    @N.jB#nEb
我 感到运气好,找到这样一套不错的公寓,但是我意识到自己必须逐渐习惯这个地方的宁静。 我躺在床上想了很多,作为一个租贷人,丹和马奇对我真的很好。我想马奇和她的同龄人相比是多么的漂亮,她看起来好像曾经作个模特儿;相比而言,丹就比较普 通。 除了一套值钱的房子之外,他们在车库还有两辆新型汽车。他们有一辆“H2”越野轮式车,可以在雪地里驾驶,还有一辆崭新的卡迪拉克。  LIpEQ7;
记得在昨天,我问他们为什么需要一个承租人。他们告诉 我这是为了帮助在外求学的人,缓解紧张的住宅供求市场。他们也提及他们在这里已经生活了几年,一直想要找一个承租人,时不时的也可以交谈一下,但我是他们 的第一个承租人。我思前想后考虑了他们出租的动机,释然他们的行为。  j`>^1Q
几周过去了,学习作业开始堆积如山。我按部就班的埋头苦读。丹和马奇时不时的邀请我参加他们的晚 餐,甚至提议带我出去吃晚餐,但被我拒绝了。  2N [=
又 过了一个星期,在星期天我决定彻底的清洁打扫公寓。我很快就打扫到第2 间卧室,这里我几乎没用过,我只是在房间的角落放置了我的手提箱和一个盒子。这次我又想起了那两口大箱子,停了一下我决定悄悄的检查它们。像是一个小孩子 去壁厨做坏事,我轻轻地关上卧室门,走近壁橱。我拉拉球形门柄,发现橱门没锁。虽然我有些犹豫不决,但还是一下子就打开了橱门。  j?�i#L}.I
就象是身处妇女闺房之中,马奇使用的香水的芳香味扑鼻 而来。在灯光的照耀下,我看见壁橱里装满妇女的衣服!有一件考究的性感睡裙悬挂在最前面。这是20世纪50年代晚期的样式。  \Y|*Nee}XP
我用手抚摸柔软的粉红色雪纺绸,面料是那么的爽滑。我 举起睡裙的裙裾,把她放在我面颊轻柔,感觉真好,凉爽丝滑和醉人的芳香一齐沁入我的心脾,令人激动万分!我拉开睡裙向里看,壁橱的架子顶上整齐的排着大约 十几只鞋箱和几个帽箱,一条貂皮披风,两个服装袋,还有许多旧样式的黑尼斯尼龙长袜和内衣的盒子。  5<YzalNf
架子上挂着各种式样的裙子和女上衣,看起来至少有二三十件,还有几件衬裙和十分性 感的睡裙!在橱柜最里面我看见一件纯洁的白色丝缎婚纱礼服,很好的包裹悬挂在一个塑胶套服装袋里。我所看到的一切好像是50年代和60年代早期的时髦女性 服饰,带着久远的韵味,还是那么的崭新,似乎还是那么的时尚,如同整个房子一样。我想起还有两个大箱子,它们正静悄悄的坐在角落。我把它们拎出壁橱,看到 箱子没有锁,就十分的紧张的打开箱子上的搭扣。箱子轰的一声开了,我给吓了一跳。  &(pjqV
箱子里还是充满那种浓郁的芳香,里面装满全是崭新的女性内衣,装得是满满的!有尼龙的,有真丝 的,全部都装饰了蕾丝花边,大多数的长咝袜都是肉色的或米黄色,女性贴身小背心和衬裙是五颜六色、花样繁多,一些胸罩、吊袜带和内裤还装饰了蝴蝶结,非常 的美丽!这里面还有许多塑臀收腰的旧式紧身内衣,全部是缎子的,也装饰了蕾丝花边,看起来可以把腰收得很紧。一切物品都整齐的放置在各个分隔间中。  OS-f(qXd+
我迅速关上箱子,仍然把它们塞进壁橱。我的眼睛在橱 柜架子上继续的搜寻,我看到几个装满妇女珠宝的珠宝盒子,和更多的化妆品和香水盒子。非常的奇怪,化妆品和香水全部都是崭新的,没有打开过。我想这么多的 化妆品,足以让10名妇女在一生中使用。我甚至打开一些鞋盒看,装着的都是昂贵的高跟鞋,很多似乎还是手工做的! 但不管是凉鞋,踝带鞋,厚根鞋或者是普通高跟鞋,每双都至少是5英寸的鞋跟,甚至更高! 我从未看见过这么多、这样完美的女性服饰。  Am4lEvb
我想,这许多的衣服物品一定花费了数以万计的美元了; 又想这些有钱人大量的买东西,也不管是不是用的上,不过这与我无关。我把所有东西小心的放回原处,再仔细的检查了一下,关上橱门。在完成清扫后,我就离开 了房间。    9WG{p[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我 继续我的大学学习生活。由于房子很大,迪布瓦夫妇和我每天都忙于事情,所以我们经常的碰不到面。  uKr1Z2
一个晚上,迪布瓦先生敲我的门。“蒂姆,我能打扰你一会儿吗?” 他问。原来他和马奇星期四要离开,直到下星期天夜晚才回家。他问是否我能够留心的照看几天,表示愿意为给我添麻烦支付报酬!我告诉他不要担心,没关系的, 我保证一切太平无事。 他表示很感谢,说很幸运有我这样的一个承租人。这只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我根本没认为这是什么问题。  n$L51#’
第二天晚上,我看着他们开着卡迪拉克,沿着街道从我的 视线中消失。我进屋开始吃晚餐,在清理完一切之后,我读了一会儿学习笔记,然后看电视。当感到一些疲劳,我就洗了个热淋浴上床睡觉。  #o`Ny4sq/
自从过了期中考试,日子是如此的愉快。我躺在床上考虑 即将到来的周末安排。星期五没有什么课,不如呆在家里看看书,或许可以在后院烤牛排吃。后来我就开始考虑空闲卧室内的橱柜,想里面那件女睡衣芳香的气味, 丝滑的感觉,!    CB\{!
一种奇怪的,令人 心动的感觉涌上我的大脑。因为我身材一直不高比较瘦,经常被人叫鸡婆,上小学的时候还被同伴打过。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同学们对我轻蔑的称呼,唤起了我 的一种向往。我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就从晒衣绳上“借”一些尼龙咝袜和女内裤来使用。虽然发现它真的令人激动,但我也知道这是男孩子不应该做的事情。所以我 在沉迷之前,很快就把这个毛病克服,并努力的把它忘记。但现在,儿童时的记忆一下子又回来了。

我努力的想睡着,但就是不能忘掉那件睡裙。我想知道把它穿在身上的感觉,想知道那丝缎面料是如何的顺滑,是如何的瑟瑟作响。我忽然想到,在这所大房子里, 这三天只是我一个人,我是不是就可以?我努力想抛弃那种想法,但忍不住已经起身打开隔壁卧室的门,并且打开灯。这个卧室的窗子关得紧紧的,厚厚的窗帘遮住 了一切。外面也不会有什么人的,因为这里与城区相隔,是那么安静,也很少有邻居往来。  #23($CSE
我打开橱柜门,一边脱去我身上的T恤和短裤,一边注视吊在最前面的那件粉红色的睡裙。将衣服扔到一旁,我 就取下睡裙,嗖嗖的抖动粉红色的缎子。标签是“Lucie Ann of Beverly Hills!”它表明这件睡裙不仅富有魅力,而且是十分的昂贵!逛街的时候,我经常看见橱窗里成列的妇女内衣,但是从未看到过这么名贵的睡裙!  snny! 0E\m
我知道这样做是不应该的,因为这些都是马奇的私人物品。但真的有什么危害吗?我想这只不过是一个不影响任何人的小游 戏。当我把它套在头上准备穿时,我的膝有点颤抖。丝绸睡裙就象是液体在我的肩上抖动,瑟瑟的滑过我赤裸的全身,皮肤的感觉好极了。 PtOYlZTe?
我穿上相配的粉红色雪纺绸外套,喉咙有点发干。整理好 睡裙,我用粉红色的饰带扎紧腰间,发现我的下部有了一种灼热的感觉,紧张的有点喘不过气来。穿上与睡裙相配的粉红色坡跟拖鞋,我轻轻的摇摆身子,睡裙完美 的穿在我的身上。我在房间里缓缓走动,感觉是如此的奇妙,全身的血管神经都十分的兴奋,大脑好像是缺氧晕晕的。一股热情在全身荡漾。  ujbJ&p 
我开始担心不要把马奇太太的衣服弄脏,万一被发现就不好了,于是就连忙脱下睡裙换上自己的衣服。我把睡裙和鞋子按原样放 好,迅速关闭橱柜,出了房间关上门。  uBo~PiJ2″
我 重新躺到床上,努力的想自己入睡,但是想起那件睡裙和它带给我的兴奋,我怎么也睡不着。为了缓解情绪的压力,我尝试*****枪,很快的就蓬勃而出,量多 势猛,我从未如此激动过。真舒服,没过多久我就睡着了。  v`~egE17
第 二天早晨醒来,昨晚的情形还在我脑海里盘旋。我穿上衣服,努力想把它们忘掉,决定出门散步,顺便看看是否有新邮件。我走在绿树成荫的大道上,已经是深秋, 两边树的叶子也变成金黄。虽然时间不算早,但四周没有一个人,好像人们都已经出去工作。这个小区好像特别的与世隔绝,那么的安静,那么的冷清,几乎有些奇 怪。在小区门房外,我取出迪布瓦夫妇的邮件就转身回去。  #80r?,q
回 到公寓,我很快吃完早餐,把厨房打扫干净,就埋头学习。时间不长,该看的东西我全看到了。我把书再三的翻了几遍,感觉没有什么值得再复习。我就想上去看一 下丹的娱乐室有什么好玩的。  cu”ge]},
丹的娱乐 室好像就是一个AV 中心,高清晰的大屏幕等离子彩电周围是高档的立体声组合音响,还有卫星接受装置,这一定花了不少的钱。我没有做过多的停留,因为不想侵入他们的住宅区域, 当然这里也没有马奇的壁橱对我有吸引力。在屋子里转了几圈,我又忍不住想起壁橱里的大箱子以及那全部的散发着女性芳香的服饰。我锁上大门,再锁紧我公寓的 门,回到自己的卧室。  >Gr,!yP
C )+%9Edg
我想我还敢再次试穿那件睡衣吗?如果穿上一件女装又 会是什么样?穿上女内衣呢?我脱掉身上所有衣服,躺在床上在想象中一件一件的试穿。慢慢的,好像所有衣物都穿在身上。我开始呼吸有点紧张,喉咙在收紧、变 干,我不能控制自己,我想要更进一步的行动。现在只是星期五上午,我仍然还有三个整天单独待在这个房子。如果我在星期日晚上迪布瓦夫妇回来之前,小心仔细 的把一切都恢复原样,作为一个聪明人我将什么事都没有。我决定还是大胆地尝试一下。  g42Z*+P6N
我再次进入那间卧室打开灯,走过去拉开壁厨的门。 我先拉出一个大箱子,打开它,然后向后退了两步,看着箱子中那排列整齐让人眼花缭乱的漂亮女内衣,看着那些就悬挂在我前面的橱柜里的华丽女装!我感到我实 在不能停止下来,我绝对不能忘记它们,我想我是要经历那眩晕异样的体验。我觉得心中充满太多的欲望,我不能自拔!  ya/pn qS
当我选择衣服时,头脑还是一片混乱,让我头晕目眩的这一切就在我的前面。 稍微平静下来,我选择了一条蕾丝绣花内裤,一条黑尼斯塑身连裤袜,一条与短裤相配的漂亮的蕾丝胸罩,一条装饰镶褶花边的20世纪50年代式样的塑身内衣和 相连的鎏花吊袜带,还有一条长咝袜! 我把这堆女内衣放到房间的梳妆台上,然后返回壁橱继续挑选。  ,M$ J yda
我选择了一件米色的时装裙,和内衣一样,这件女装也是20世纪50年代的式样,整个的绣着似锦的繁花,一条米色带子扣在 前面,女性的柔美特别浓厚。我还找到一条白色的层层绒毛褶边的尼龙衬裙,一双白色露趾高跟鞋和一顶与全套服饰相配的帽子。  -5Ln3\ O@
我打开马奇的珠宝盒,借了一只手镯,一对夹式耳环和一 条3 股的珍珠项链。 我也想用上一些化妆品和香水,但想了又想,还是没有打开化妆箱。我没有选拿架子上的女式假发,因为我的头发长得很好,一条小马尾在我的肩后,我想把头发放 开披肩就可以。  (/3E,6gMk^
wlfq$h p
虽然我的腿毛很少,但我没有勇气把它们刮干净,觉得还 是留着为好。我兴冲冲的套上女内裤,向上高高的拉到腰间,凉爽,顺滑的感觉让我惊奇。下一步就是穿黑尼斯塑身连裤袜。我坐在椅子上,小心地打开包裹,仔细 把它们拿出,记住它们是怎么样的折叠,在游戏之后我要能把它们按原样放回。我先把连裤袜套上大腿,然后紧紧的向上拉裤袜,塑造出平坦的下身。透过裤袜,我 大腿上稀少的细毛完全看不出来,下身看起来有点象妇女的小丘。  U&SgB[QHO
下一步就是穿塑身内衣和鎏花吊袜带。我在摸索之后,体验出丝缎、橡胶和合成弹力纤维紧绷绷的感 觉,艰难的在腰间把它们固定收紧。接着我就慢慢的穿上长咝袜,牢牢的把它们扣在吊袜带上。我穿上胸罩,使用了半盒子克里内克丝面巾纸,填塞在杯罩中。胸罩 带紧贴在肩背上,我感觉到它的弹性,前面是那么的饱满,真的像是女性的胸脯!  Ihg1%.^V\
我穿上衬裙, 紧紧的系上在腰间的饰带,兴奋的抖动裙摆,看着裙子上的绒毛快速转动,看裙子最大限度的张开舞动。接下来我迅速穿上套装裙,扣上前面的钮扣,扎紧腰带。顺 滑发亮的丝质面料体贴的包裹住我的身体,飘在下面裙子完全的包在绒毛衬裙的外面。我决定也试一下帽子和鞋子,先打开头发,梳成像少女一般的披肩,戴上一顶 白色的女帽,再穿上高跟鞋,一切都是那么的合适。最后我小心的戴上耳环和珍珠项链。  lsRW.h,
R’x^Y”
我 站在镜子前面,快速的转动抖动裙子,对自己的形象感到吃惊!看起来我怎么也不像一个男孩!如果能够化化妆,把头发也美化一下,这样就更加美丽。我开始摇摇 晃晃的在房间蹒跚走步,努力尝试像女性一样的慢慢的走路。幅度不大不小,越走越熟练,很快我就自得的听着裙子的摆动声和高跟鞋的擦擦声,享受做女性挺好的 感觉,体验我裙子下的胸罩、腹带、吊袜带和长咝袜,伴随我每一个脚步,一起放松和收紧。更有趣的是伴随我的脚步、呼吸,我感到胸部在轻摇的晃动。实在是兴 奋、有趣,让人难忘!

三 6tP!(
g0a!auWM
我开始快乐、大胆的在公寓里来回的走。我很兴奋、激动,我感到在紧身内衣束缚下,下面也开始在顽强的挺立,我努力想使它平静下来,但是做不到!它看起来就 像是下坡道上的重型超载卡车,控制不住油门。我开始恐慌,大脑一阵嗡嗡的。我立即坐下深深的呼吸,尝试集中精神,最后下面终于的平静下来。  !=;Evf
定了定心神,我想要结束游戏,但感觉实在是不过瘾, 于是就勇敢的打开公寓的门。楼梯外的长客厅非常的安静,我仍然是孤独的拥有整个房子!现在离中午还有几个小时,离迪布瓦夫妇回来还有几天。因此我壮了壮 胆,没有锁上公寓的门,摇摇晃晃走了出来。当我走上楼梯时,鞋跟在楼梯上发出清脆的响声,裙子发出瑟瑟的声音,我的心也在连续的猛跳。我从地下公寓上来, 很紧张的在空房子里转了一圈,什么事也没有。很快我就轻松自如的在屋子里一圈一圈的转来转去,最后来到后门。  gMq;�
我打开后门,穿过玻璃墙走廊,整个后院空荡荡的。我小 心的来回走在阳光走廊上,看着缺乏生气的大庭院和游泳池,一点刺激也没有。我寻思着走出去会怎么样,就只是一两分钟?我的大脑紧张的思考这个问题。  *”F*6+}w”
没有刺激就没有快乐!我一个冲动大踏步走出门廊,打 开后院子的大门。停在大门口,我仔细的听,小心的看,但外面车道上没有车子,四周没有人影,什么动静也没有。在确保门没有锁上之后,我终于走了出去。  XM?c*,=fu
一股秋天的凉爽轻轻的旋过大腿,下身像是空荡荡的, 这是我以前从未经历过的。我安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尝试迈开脚步,小心的走上林荫道。与其他的女性一样,我也体会到风雨中裙子的摇摆,感知咝袜腿周围的微 风漩涡。我极度的恐惧,也特别的兴奋,咬着牙继续向前走去。  w8>bct3@
走在小区里,四周的别墅好像都没有人,除了秀美的景物和鸟语花香,我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 慢慢的我放松了紧张的神经,开始专心于象女性一样的走路。因为高跟鞋抬高了我的臀部,我不自觉的挺着胸脯,看起来更显得前傲后翘,两脚走在一条线上,轻轻 地扭动臀部,在秋风中,我的裙子轻轻飘动,婀娜多姿。我感到穿高跟鞋其实也不难,我已经开始欣赏做女人的快乐了。  c[OQo~m$
不一会儿,我来到了小区中央花园。我假装是住宅区里的 女人在这里散步,看着天是蓝蓝的,风是柔柔的,四周一片金黄,我绕着小水池走了两圈,然后又慢慢的往回走。我专心于摆动我的肩,扭动我的臀部向前,两条咝 袜大腿紧密磨擦发出咝咝的声响,高后跟也在人行道上发出一路的清脆声。虽然我的心比较平静,但下身顽强的在努力高昂。  {EU]\Mp0j
一阵微风吹过,再一次在我的咝袜腿周围打旋。跟着就是 秋风猛的吹来,掀起我的裙子,暴露出绣花内裤和蕾丝吊袜带!我感到十分的窘迫,赶紧用手按住裙子。这一惊吓使我的下面疲软了许多,看看左右无人,我继续肩 向后,臀向前,扭动腰姿,迈着小碎步往回走。裙子继续飘动,丝绸沙沙的响,衣服也散发出一阵阵的香气,充满在我周围的空气中,这一切都是那么的不可思议。 也许我这样的冒险实在是胆大妄为,只是想扮演一回女人的感觉压倒了一切,我内心充满了激动,不知不觉下面又在艰难的抬头,想挣脱连裤袜的束缚。  B]7QOf”
当我回到后院,刚把门关上,就感到全身悸动,接着就是 一阵猛烈的抽搐,一阵一阵强有力的冲击。我能感到内裤,咝袜全都湿透,下身和大腿是凉爽爽的。大脑发晕,腿在发软,我赶紧抓住旁边的栏杆,没有跌倒。我很 快就恢复镇静,控制住自己,把所有的门全都锁上,返回那间空闲的卧室,准备尽可能的按原样把所有东西放好。  d +eb![fi
裙子、衬裙、胸罩和吊袜带很干净,没有弄脏。但是内 裤、连裤袜、长咝袜全被我刚才的兴奋弄脏。 我迅速把干净的服饰按原样放好,然后回房间洗澡,彻底清洁干净身子,穿上自己的衣服。我出了公寓门,带着潮湿的衣物来到洗衣房。在厨柜中,我发现了一瓶马 奇的羊毛洗涤剂,我就倒了一点在水池中。接着我把潮湿的内衣全放在水池内,慢慢的轻柔地洗涤。过了几次水,感觉一切全都洗干净之后,我把内衣带回自己的卧 室,用一条干净的浴巾在上面滚了几遍,吸取大多数的水分。之后我就用我的手提式吹风机小心的烘干内衣。很幸运,我在10 分钟之内,把一切全部清洁弄干。 我小心的折叠好所有服饰,仔细把东西全放回原处,然后把箱子放回橱柜。在擦干净鞋子的底部,保证一切全都和以前一样完美之后,我筋疲力尽的回到自己的卧 室。  ;]/cCi
我睡了很长时间才起床吃午餐,下 午就坐在家中看电视。到了晚上,我洗了个淋浴,决定早早的上床睡觉。 但是我一躺到床上,大脑就不断的回味上午的刺激画面。因此,我又去借了一件粉红色的蕾丝胸罩(杯罩内我垫满克里内克丝面巾纸),一双粉红色的绣花丝内裤, 一双粉红色的高跟绒毛拖鞋和那件昂贵的Lucee睡裙。我穿着这些服饰在公寓里来回走了大约一小时,直到自己精疲力竭。当深夜我脱下高跟拖鞋,躺在床上, 我仍然穿着绣花内裤,胸罩和睡裙,感受女性粉红色的抚慰。  2b#> ~
周末其余的时间我全是在装扮女性中度过的。我尝试了更多的服装,试着用几件女衫和裙子相配,再找出匹配的鞋子和提包。当我从大 镜子中数次检查自己,总觉得镜中的女人打扮得有点不伦不类,这应该是自己扮装的水平问题。我没有再到外面去,只是不断的从头到脚装扮自己,试图提高扮装水 平。  #M[Cq= 2
星期日晚上之前,我让所有的一切 全都恢复原样,只是觉得十分的疲惫。当丹和马奇从他们的旅行中返回时,我正站在车道上。我们相互的问候,我移交了所有钥匙,并说明一切都十分太平,没有什 么事情发生。相互道了晚安之后,我返回公寓,一切全部恢复正常。  UZc{ Av
事情与预想的一样顺利,只是丹和马奇从来没有问我在那个漫长的周末干了些什么,大概他们认为这是我的私事。但有许多东西是不可 能再恢复原样的,紧张刺激的变装在我的心头再也忘不掉,不知怎的,我就是喜爱马奇的内衣,以至于我在放学后以及周末在公寓里就想到穿她的内衣。我开始按次 序一套一套的借穿,这里所有的内衣都是我喜欢的,我不想漏过任何一件。慢慢地冬天来临,我们就要放假,我打算回家乡好好的休息。  FC8= ru
现在学期已经结束,我明天就要回家。我把自己的行李准备好,也买了飞机票。我甚至吃光冰箱里的食品,冰箱的插头也拔下, 并且打扫好厨房以及整个公寓。由于我的学期成绩全是“A”,我想这个假期我可以很轻松愉快的度过!  qSL~A-
这个临行前的夜晚,我决定在客房里再作一次疯狂的游戏。已经很晚了,但是我还在追求更多 的刺激和欢乐。我甚至高声的说我喜欢穿裙子!我学着行屈膝礼,还在卧室中扭来扭去,对着镜子卖弄风骚。我真的喜欢镜子中的形象。突然,我听到公寓的门打开 的声音。  2) A$bx
明明我已经反锁住那扇门!我踩着高跟鞋摇摇晃晃,恐慌得几乎要晕倒。赶快,我尽可能快的脱去身上的服饰。虽然这个公 寓是我租用的,但这个房间壁橱里是马奇的物品,我该怎样解释呢?我听到卧室的门把手在转动!  %G~%:uJ5
“我正在学习!” 我用尽力气大声的说,并奋力脱去身上的衣服。我踢掉鞋子,想赶紧的扒下塑身内衣和长咝袜。“我就出来!” 我继续大声的说。但是太迟了!我听见钥匙插进锁孔转动的声音,卧室门被打开,丹走了进来!套装裙被扔在地上,我穿着女性内衣站在他的眼前。我试着后退,但 是没有地方可去,我被当场抓住,人赃俱获!    gLv”;”4S
“把 它们脱下”他说。我立即表示道歉,但是他已经转身离开了!我开始尽可能快的脱衣。当他回来时,带来了两件大毛毯子和枕头。他把它们扔在地板上,这使我非常 的吃惊。  5 %aT
现在我刚使用过的那些女内 衣、衬裙、衣服和鞋子全堆积在地板上。 ldm=uW
“我... 我很抱歉,迪布瓦先生,对不起!我将为清洗这些弥补损失。”我结结巴巴的尽可能表示道歉。但是我解释不清,我只希望他能够理解。奇怪的是他什么也没说,只 是用脚把地板上的衣服推到一旁,然后就去橱柜开始翻寻。可能他检查是否有什么不对,还是丢失什么。  ”Mmvf’N
我不知道下面将要发生什么,虽然丹有这里每扇门的钥匙,但是他不能未经宣布的进入我的公 寓。 我想,丹和马奇知道我的反常行为,将肯定会把我逐出公寓。虽然我不认为这有多么大的过错,但也是十分令人困窘的。  2myHn/%C
丹拿出粉红色的睡裙和其他几件服饰。“把这些赶快穿 上。”他带着威严的口吻说,并把睡裙等服饰全塞入我的手臂。我不知他想要干什么,很不情愿这样做,继续表示道歉,但这没有用。“也许我应该给警察打电话, 告诉他们,我的承租人偷偷地穿我妻子的衣服,我应该对你控告。”他看着我说。我一下子就被恐惧笼罩,如果报告给警察,数不清的谈话,控告加上报纸、电视, 麻烦全都伴随我,今后我将在羞耻和恐慌中度过。

四 )E~ 79!
P>Ez’C
“我现在就打电话给他们”他开始从房间走出来。    B’fb^n<
“请 等一下!”我用干燥的喉咙喊到。我告诉他我会因为衣服补偿他,我将做他想要的任何事情,我会搬出这里,我说我下学期能找到另一个住的地方。我甚至说我可以 离开这里,转到其他城市去上另一所学校! “或许我们能有另外的解决办法。”他说。此刻我感到了一点轻松,然而他继续带着命令的口气说:“知道你非常喜欢这件睡衣,快穿上它,把这些全部穿上。”他 怎么知道我喜欢这件睡衣!? 在这一瞬间我意识到他一定有一种方法侦察我!  JfR %L q~
在丹的注视下,我慢慢穿上粉红色的塑身内衣,粉红色的吊袜带,粉红色的胸罩(里面仍然填上克里内克丝面巾 纸),以及尼龙长咝袜。虽然我又走进了粉红色的女性世界,它们还是那么的顺滑,在明亮的灯光下还是那么的闪烁夺目。但面对着一个男人直沟沟的目光,这些绣 花内裤、发亮的尼龙咝袜和蕾丝内衣,使我十分羞愧难受。我感到头痛,胃也在收紧。最终我穿上粉红色雪纺绸睡裙,踩着7 英寸后跟的高跟鞋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OVV]x{
丹在地板上用绒毛毯铺作临时床铺,还在临时床铺上放上两个缎子枕头。 他做手势让我坐上毛毯床。我扎上雪纺绸睡裙腰带,晕乎乎的坐上毛毯床。丹坐在我的旁边,他抱住我的腿,向上掀开睡袍;然后他开始爱抚我脚上的高跟鞋,还有 我的咝袜腿,在我腿上嗅了一遍又一遍,好像要闻出全部的香气,还不断的吻我爽滑、闪烁的咝袜腿。 kO}AxeQ
这是要干什么!?!?    v61[.oS
我惊恐的想,难道这就是对我的处罚?我不知道。我是如此恐慌、震惊和郁闷,瘫痪在那里。 丹停了下来,从口袋中取出安全套小箔包,咬在牙齿之间。看到他的裤子前面撑起了帐篷,我一下子明白将要发生什么。他解开钮扣,迅速拉下他的裤子,把我紧紧 地压在他的身下。我开始蠕动,想尽力爬开。但是他一把拉住我的腿,把我按躺在他前面,好像我是一个女人。我不能相信将要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  ` eXaT8
“如果刮了毛,你的腿将是非常的漂亮。”说着他拉下 了我的内裤。他把我的内裤扔在一旁,继续的说:“你如果化上妆,做个漂亮的发式,再加一点香水,看起来就更好了。那样你将是一位小公主。”看着他一步步的 压近,把我的腿举到空中,睡裙向下滑到了我的腰间。我手脚无措,感觉就象是只待宰的羔羊。  m; 1’u;
我大口的喘气,想要奋力离开,但刹那间我的腿被架到他的肩上。他用双手控制住我的腰,开始奋力的推进••••• ~.”!l’a
我开始变得眩晕,觉得不舒服。我尽力挣扎,痛苦的呼喊。丹停下来一会儿,把两个枕头放在我的腰下,然后继续使劲运动。我只能注视粉红色咝袜腿在空中闪烁, 注视漂亮的高跟鞋在空中快速摇动。  O >nK ,.�
我 经常想知道身为女人的全部感觉,是打扮得漂漂亮亮去散步,是享有一件性感的雪纺绸睡衣的快乐,甚至曾经有过短暂的想法,想有个像女性一样的那种床上感 觉!  C2CYIo k$&
但现在我知道,我不是一 个女人,我不想玩这个游戏,我不要像现在这样!梦幻般的想法和丑陋的现实情况,这巨大的逆差让我极度心痛,我现在是十分十分的想做一个男人。我把头转向旁 边,不想正对着他,很恶心的忍受着。但是丹仍然在继续,他还没完成冲刺释放出能量,我还得必须忍受他。可能又过了大约5 分钟,我也说不清,因为我的头还是晕晕的,我的胃还十分的难受。••••••最终他筋疲力尽,••••••。  o`b$^hv{A
“你平静一下,就上来。记住,就穿这些,不要换装。” 他说着,摘下橡胶套,穿上裤子离开了房间。我后门十分的疼痛,仍然躺在毛毯上。两个枕头还在我的腰下,穿着高跟鞋的咝袜腿举在空中,绣花内裤扔在一旁,粉 红色的睡裙的裙裾滑在我的腰间,非常狼狈。  *~”zV`*Q
我 忍受丹亵渎我的痛苦,慢慢的起来离开房间,走出公寓。我能感到吊袜带在牵拉长咝袜,感到睡裙在瑟瑟的飘动。一切似乎和以前一样,只是良好的心情不再,有的 只是痛苦,我意识到秘密早就被发现,我被愚弄了!  r hiS
马 奇在楼梯口等着我,她把我带向娱乐室。“蒂姆,亲爱的。你穿上这睡裙看起来的确可爱。”她说着与我一起走进房间。“你真像是一位小姐,与我们一起生活的可 爱女孩。”  aUKh}) B
现在我正与马奇和丹坐在睡 椅上。一个大学二年级男生穿着女内裤、胸罩、吊袜带、尼龙长袜、高跟鞋和粉红色的睡裙坐在他们中间,我看到大屏幕正在播放自己刚才的画面,画面带着数字化 环绕立体声响!我知道没有什么话好说,所有这一切都是圈套,每当我进入那间空闲的卧室,就会被记录下来。他们在房间已经装配一架摄像机,只要卧室的灯被打 开,摄像机就会开始转动,信号直接的送到娱乐室记录下来。他们两个人就是这样看我变装玩耍每当打扮!如果他们错过任何一段,还可以重放磁盘!  F9Ifw><XM
马奇用DVD播放这几个月以来的片段。 有我小心的查看壁橱的服饰,有我疯狂的试穿各种时装,还有我令人作呕的摆弄以及我兴奋刺激时的喘气声。马奇在一旁不断的评点,这样不错,那样不行。从丹的 脸上看见兴奋,听到马奇格格地笑,我的心在摇晃,我的头在旋转,泪水含在眼眶里。  T g3:VD
马奇是按照时间顺序播放给我看的,所有的记录只是客房里发生的事,没有我花枝招展在公寓其他地方的镜头, 也没有我勇敢的在小区散步的镜头。不过这并不重要,因为他们已经在让我感到非常耻辱的情况下抓住我!看着我在屏幕中的一个个形象,我极度难受的再次低下 头,鼻子一酸,泪水夺眶而出,禁不住抽泣起来。坐在我旁边的马奇拍拍我的后背安慰我,她打开我的马尾发辨,轻轻的用手指梳理我的头发。  \Pw8wayr%
得到马奇的抚慰,我抽泣的更加厉害。丹把手放在我的后 背,温柔的说:“不要害怕,如果你能听从我们的安排,将什么烦恼也没有。美丽的服饰和安逸的家庭生活伴随着你,以后你还会有一笔可观的收入。”

五 kDm uj>D
zFO0l).
我还能有选择吗?肉体上的摧残、精神上的折磨已把我完全击垮,我只能是泣不成声的拼命点头。丹愉快的吻了我的手。  r-EIoZ”P
接下来我听到一个小时前我的高声大叫“我要娱乐,我要 刺激,我要穿裙子,我喜欢做女人。”马奇好像对此非常感动,“亲爱的,你不要烦恼,你将会拥有你渴望的全部‘娱乐和刺激’!” 她微笑着说,用双手紧紧拥抱我。  y,&[OrCm^\
“告 诉你一个秘密,这件漂亮的睡裙是他安排的。”马奇微笑着扫了丹一眼,她用手轻轻地抚摸我身上的睡裙。我意识到那件睡衣为什么一直挂在橱柜的最前面,这是为 了让人很容易看见取下,是为了吸引我穿上。这些混蛋!但是DVD还在放着录像, 我知道这些会很容易用来对付我,我必须同他们合作,否则我将全部给毁了!  (oy@j{G)c6
丹把磁盘安全的收起来说:“你今晚就搬到楼上的新房间。”然后与马奇一起领我上二楼。当我和马奇进入二楼 的大洗澡间,她在我耳边呜呜的说。“我们将把你全部的东西从楼下拿上来,放进你的新橱柜,你没有什么好紧张的!”马奇让我脱去所有的衣服,只保留一件内 裤,坐在洗脸池旁的小椅子上。她拿了一个镊子迅速的拔我的眉,给我修成细细弯弯的!然后她开始洗涤我的头,她用一种化学染发剂擦遍我的头发,甚至给我的眉 毛也擦上一些。  6%6dzZ
我没有开口说话,听她 娓娓而谈。她说:“是的,你银色的头发长得很好也很长,现在我把它染成明亮的银灰色,就会更加的漂亮。” 她洗干净染料,用毛巾擦干我的头发,就让我继续坐在这个洗涤槽旁边,开始修剪我的发型。 我听她说她学习美发已有多年,看起来她的技术也非常的娴熟。时间不长,她已经把我这头明亮的银灰色头发修剪成完全女性风格,看不出一点男人的味道!接着她 让我去洗澡。  F^Jz 
在我洗澡的时间,她已经把地上的头发以及洗脸池清理干净。接着她戴上塑料手套,打开一大瓶萘尔脱毛药!然后开始遍布我全身, 厚厚地涂上这粉红色的甜腻东西。我晕晕的听凭她的摆布。15 分钟后,她让我再去洗澡,并且用一条毛巾帮我擦身。当我的所有身体头发都沿着下水道打旋时,我惊讶的看着除了头发、眉毛,身上所有的毛发全随着流水下了排 水沟。我现在是一身粉红色的无毛皮肤。  }eZ \~2
马 奇再次让我坐在浴室的洗脸池旁,她找了二十多个发卷帮我做头发,还把一顶粉红的软帽放在我的头上,插上电源。她开始给我修指甲,见我的指甲比较短,马奇给 我黏上长长的假指甲。“你必须黏上这些,直到你自己的指甲长好。”她给指甲涂上明亮的红色,同时给我的脚趾甲也涂上亮闪闪的红色。我坐在那里等待着指甲油 和我的头发变干。马奇不知手里拿着什么,只见她在我的两只耳朵上分别夹了一下,在我叫喊之前,她已经夹好了。我知道她刚才是用刺枪刺穿我的耳朵! 一副钻石耳钉稳稳的戴上了我的耳垂。她向后站立,微笑的欣赏自己的成绩。  T^7}Qs9
我的头发很快干了。马奇走过去拿开软帽,只是留下那些卷发器,她让我在腰间围上一条粉红色大浴巾,把我带 出浴室,领向卧室。这间卧室附带有一个洗浴室和一个可以走进去的大壁橱,是一间很大的富有女性色彩的卧室,一张宽宽的四人大床全部是粉红色丝缎和饰带装 饰,上面放着一些粉红色的绸缎枕头。窗帘和地毯同样是粉红色的,墙壁也是相同的暖色调。马奇让我坐在梳妆台前,她先用一瓶基础化妆液给我脸上的皮肤打底, 再用各种化妆水在我脸上调和、修饰。  v.:Q& ]
丹 开始不断的从楼下地下室运来衣服这个壁橱。我想这也许是我的新房间,听马奇吃吃地笑,说这是“主妇”居住的,想来应该属于主人的卧室。我的大脑本来就乱, 听到马奇还在不断的吃吃哈哈,笑得让人更加的头晕。  ‘*`n”cC:
她 开始用一支铅笔画我的眉毛,接着她把一双迷人的美人长睫毛黏在我的睫毛上,很快又给我涂上蓝色的眼影。她一边干一边还不停的指导我以后学着做。之后,她不 停的用睫毛膏给我画眼睛,直到我的眼睛看上去大的像母鹿一样! 现在丹已经来回跑了两圈,衣服还有好多!  dly -mPmP
马奇在我的两颊擦了一点腮红,用唇线笔给我的嘴唇画上轮廓,接着她就一手托住我的下 巴,一手握住粉红色唇膏在我嘴上小心的涂上口红。她似乎很喜欢给一个男孩涂口红,眯着眼睛笑看我在小椅子上不自然的扭动。她画好口红,就整个的在我脸上拍 了一点定妆粉。接下来,她一个一个的从我头上取下发卷,再用梳子仔细的帮我梳理头发,使头发在卷曲中自然的成瀑布状落在我的肩上。我听到她在开抽屉,她拿 出一条长长的粉红缎带,在我的头发后面扎了一个蝴蝶结!接着她给我的脖子挂了一串珍珠项链,再让我站起来,在我全身喷射了大量的香水。我现在全身就像楼下 壁橱里的衣服一样,芳香四射。  xgNV0;g,
丹仍然 是跑来跑去,忙碌的悬挂壁橱里的衣服。当马奇把我带进主卧室的时候,我就觉得头晕不舒服,现在就更加茫然不安。我看了看墙壁上的时钟,现在已经很晚了,不 知还将会发生什么事情。马奇咯咯的笑,告诉丹“女士” 要换衣服,让他离开一会儿。丹安静地离开了房间,关上他后面的门。马奇开始到处翻寻化妆台和壁橱。  #H~$^L 
马奇让我坐好,她从一个包裹中取出一套注射工具,我默默的注视她用棉花棒擦拭我的左臀 部,感觉针插进去的微痛,看着她小心地紧握注射器,把针液注射进我的体内。“所有的漂亮女孩都要定期的注射‘维他命’”她吃吃地笑着说,然后又给我打了一 针。  &y73^”%
她让我站在床前,用一个 白色的缎子胸衣束腹围住我的腰。缎子织物在房间灯光下闪烁银光,她在胸衣的鲸骨架上系上吊袜带的六个饰带钩。按照马奇的指示,我用力的抓紧床架,束腹很快 就被收紧,我大口的喘气!但她仍然在收拉胸衣束腹的带子。她用她的膝顶住我的背,继续用力紧勒,最终她在我背面收带打了两个蝴蝶结。接着她让我坐在床上, 帮助我穿上一双透明的肉色尼龙长袜。马奇把长咝袜拉平,用吊袜带系紧。她又让我穿一条白色的蕾丝绣花内裤。“感觉怎么样,亲爱的。”马奇吃吃地笑,“是不 是很有趣啊。”  &dw=jHt
她给我戴上一 个白色的固定着矽树脂假体的丝缎胸罩,轻轻波动感觉真好! 然后她让我穿一双白色的高跟鞋,后跟足有六寸高! “不要担心,亲爱的小提姆,你将很快就学会穿它走路。”说着她拿出了一件轻柔的长睡裙。和以前那件一样,它也是粉红色的,但更加的华美,是一件昂贵的 Lucie新娘睡裙,来自贝芙丽希尔服饰公司的古典设计!马奇小心地把睡裙套上我的头,我的双臂也穿过无袖睡衣的宽肩,闪亮的丝缎咝咝的滑过我的身体,几 乎垂落到地板上。马奇在我背后系上睡裙腰带,炫耀出我被勒紧的小蛮腰。睡裙上装饰了许多花边饰带,两个小绒球在腰间不断的晃动。  SV95g@
她仔细的打量了我半天,摘去刚戴上不久的钻石耳钉,用 棉花给我的两耳垂擦了一点消毒药水,就给我换上一副长坠子的钻石耳环,同时也重新给我选定了一串三股珍珠的项链。   1v3
终于她双手交叉在前胸,满意的点点头说:“OK,一切 都妥了。很抱歉,亲爱的。由于很忙,我们错过了你的夜宵。但是你不要担心,我们将会给你一份令人惊奇的早餐。”说着她铺好床铺,在房间的空气中喷射了许多 香水,但更多的喷射在我的身上。她把房间的灯光调暗,告诉我今晚就住在这里,让我等候。然后她说了声晚安,就关上门出去了。  #sv}%oV,F
站在卧室的中央,我头脑还是一片混乱。今晚我就像是一 个木偶,被人从头到尾的牵着走。终于有了自己的空闲,我却手足无措,只是茫然的注视三倍大的立地长镜子中自己的形象。  jt3W.^6HO
这还是我吗?我有点喘不过气来的, 两只手在抖动,我被镜子中的形象所征服。马奇的工作太完美了,我现在看起来就象是生活中的“芭比娃娃”!硕大的胸部,细细的蜂腰,裙子膨松摇曳,当我移动 的时候,睡裙闪烁其光发出飕飕声。红色的长指甲映衬我发红的脸庞;一头明亮的银色大波浪,装饰了粉红色的缎带;全身的珠光宝气和完美化妆。从我的身上根本 看不出提姆的影子,我看起来完全是女性形象,是十足的的“芭比娃娃”。  Bz:Hp{7&
马奇已经告诉我,我现在的名字是玛丽斯。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我就要被他们这样称呼。我摇摇头,什 么也不敢想,恍恍惚惚的在房间中踱步,柔顺光滑的长睡裙跟随着摇曳飘动,看不见的女性香息也跟着在我周围飘浮。

六 ‘Ce?!U O
=eDC{/K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听到门拉手在旋转,丹打开门走了进来。他吩咐我坐在宽宽的四人大床上等待,就走进洗浴室,关上门哗啦啦的洗澡。  gA1j’!\6l9
几分钟就像几小时那么漫长,丹终于穿着一件名贵的浴袍 走出浴室。他从房间的酒橱里给自己倒了一杯饮料,然后打开CD机播放轻音乐。看到他向我招手,我有些胆怯,但我现在还有选择吗。我哗动睡裙,用所能做到的 最好女性形象,向他走去。他喝了一大口饮料,转动头在我身上闻闻,然后放下酒杯,紧紧的抱住我,将鼻子插入我的脖子轻柔地嗅。  KZ65# UVX
“玛丽斯,我像是在做梦,你看起来这么可爱!亲爱的, 相信我,你会永远的像今晚这样可爱。”他说着,用双臂搂着我,在轻柔地舞曲下跳起慢三。他带着我在房间里旋转,我觉得全身虚弱就象是要昏倒。当他面对着 我,紧紧搂住我的腰,我又一次感觉到他的DD是那么的坚强。  P-yVc2YH
没 有多久,他就将我携带上床。我穿着睡裙躺在绸缎床单上,丹脱下浴袍和短裤很快来到我身旁。他又要再来一次!他先紧紧的拥抱我,再松开手臂,注视着我。我知 道我必须要主动,我的红红的指甲在在吊灯下闪着幽幽的光。我轻轻的用手抚摸着他,虽然好像有点屈辱,但含起来不算难受。我很是感谢他,把身子洗得十分的干 净,甚至可以闻到古龙香水的气息。但是不久他就让我停了下来,我知道下一个动作是什么。  KRP6b:+4L
他很快伸过手在床边小桌上拿起一个避孕套,他收起我睡裙的裙裾,把它们全部拉上我的腰间,双手在我全身 爱抚,他摸过我顺滑的腿,摸过束腹的腰,摸上丰满的矽树脂假胸,接着他吻住我的嘴唇,用舌头在里面探询。  \]S)PDqR
他的手辗过我底部和后面,在我大腿之间再一次活动。虽然在楼下数个小时之前已经做过, 现在我仍然非常疼痛,但是我必须要忍受。我像女性那样伏下身子,把两条腿尽量向两边伸展。••••••“噢,玛丽斯亲爱的,太妙了。”他气喘吁吁的说, “这是马奇习惯的方式,你这么年轻,这么可爱,这么有女人味!”他再一次呻吟。也许由于马奇对我全身女性化的装扮,他没有上次那么样持久。不久我就感觉他 紧紧的抓住我,在全身心的投入冲刺。••••••他抱紧我吻了又吻,最后完全是筋疲力尽。他把套子扔进废纸篓, 然后用一些克里内克丝面巾纸简单的清洁一下,就穿上他的拳击家短裤躺了下来。  o(D_ /]’8
我脱下高跟鞋,理顺睡裙蜷缩在他的旁边。丹由于疲劳很快熟睡,我也一样疲累。但我现在全身女性化装扮,像女人一样 的睡在主卧室,睡在一个男人的旁边,我就是睡不着。  W55kR.X6M
我 一整夜都没有合眼,所有的事情都在我大脑中过来过去。我不停的思考晚上发生在我身上的每一件事,思考丹和马奇说的每一句话的含义。我把马奇的对我的解释和 指令与整个的事情全联系在一起。  *N6sxFs �
丹和 马奇筹划这个方案已有好多年,只是我一直蒙在鼓里。当我来租房的时候,他们看我身材瘦小,头发又很长就比较满意,等看到我喜欢穿戴女性服饰就更满意了。我 知道我是与其他的男人有些不同,这也只是我的个人爱好,我并没有伤害任何人。空闲卧室的那些箱子和壁橱里的服饰是诱饵,那挂在最前面的粉红色的睡裙更是大 诱饵,活活的改变了我。  7kMO);pO
不过这也只能 怪自己禁不住诱惑,大脑有问题,与别人不一样。听马奇说,我并不是他们的第一个承租人,他们在这里已经有了十多年。她说有许多人来看过公寓,条件不对的, 他们就找借口拒绝。只有象我这样的年轻男人前来,他们才会有浓厚的兴趣。出租后他们就会不断的从闭路电视中观察情况。  AJ#YjkO>]
在我之前丹已经选了三个承租人, 却没有人上钩。有两个人只是在客房里放一些空箱子,还有一个人从没有到过客房,他们也全都是早出晚归,很少待在家中。所以丹有一点焦虑,但是马奇安慰他, 喜欢女装的男人虽然比例很小,但总会找到的,果不其然他们找到了我。  yio8BcXH54
我现在知道自己上当了,如果脱不开身,生活也许就会永远地被改变。听马奇说刚才注射的“维它命”,是大剂 量的强效女性荷尔蒙。丹要让我在20岁之前拥有女性般的身体,我将每两个星期各注射两针,一针是雌激素,另一针是黄体酮,黄体酮会抑制“睾丸”的正常活 动,这样雌激素就能稳定持久的发挥作用!  DW)81*~g
我 想寻找逃脱的方法,可能吗?我穿着这身女人服饰翻窗逃跑,象一个女幽灵似的离开,再也不回来。不不,这不行。听马奇说,曾经也有个男生逃跑,但就永远的消 失了,马奇还给我看了几年前的一张旧报纸,上面说在某小城镇附近的海面上发现一具男尸,但奇怪的是这年轻男性发育有一对女性的*****。我相信她说的都 是真的。  $KoGh_h 
马奇告诉我丹非常富有,也非 常有势力。他有许多的别墅分散在各个州供隐居度假用,他有私人的喷气式飞机,还有一艘豪华游艇停在南加州的一个私人港湾。他喜欢追求一种激情,喜欢年轻的 男人,特别是拥有苗条的身材、温和的气质、顺从个性的男生。他喜欢将年轻的男人转变成女人,总是很贪婪的看着他们慢慢转变得全过程。  :{KpnJvd
可能我是丹的天然“猎物”,箱子和壁橱里的服饰几乎全 适合我。事实上我现在除了一头银发,看起来与马奇十分的相象,只有我比她年轻超过十岁。不能再想了,还是认命吧,我要尽全力睡觉。马奇说我会有一个忙碌的 白天,因为我将要被训练成丹的新主妇!我再也不能在假期回家乡,我再也回不到学校,马奇就在这里对我进行再教育。我将要学会收拾房子、清洁卫生、烹饪和服 装裁剪修补。我还要学习该如何像淑女一样穿着打扮、行为和举止,做一个完美的家庭主妇。丹和马奇告诉我,如果我按照要求做好工作,会有一天让我离开这里, 还提供我丰厚的安家费用。这完全是胡萝卜加大棒的手法,我不敢相信。迷迷糊糊的我终于睡着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分类

版权声明

本站内容多为转载,由于部分文章年份较早,难以查清具体版权信息,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在相关文章后留言或发邮件至lvlili5201314@gmail.com

博客状态

  • 13,379,260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