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制王妃


国际间出现了一个打着定制新娘旗号的组织,他们为富人及当权者僚僰偾像,惨惭慬愻定制他们心目中的新娘。
这个组织本质上是一个实力雄厚的国际人口贩卖组织,可是因为他们与各国当权者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经过十多年光景依然存在殟毄毃毾,渔潎漾渐并且已经把生意做到了世界各地,包括偏远的中东地区。
中东某小国A国的国王正为了选妃的事情而烦恼著摍搂摓撂,铐银銡铜他的王妃难道注定了要从邻国公主、大臣千金里面进行挑选了吗?
阿加斯穆罕默德哈立德古莱士沉思著,这正是他不想又无可选择的选择。
他不想受人牵制滽漟漺滼,僗僝僬仆可是又早已经超过了结婚的年龄。如果不是他到法国留学了几年,他十五岁那一年就要面对现在的选择了。
邻国马萨国的公主,不好,马萨坐落在他的国家以北,早有并吞他国的野心。
武将拉德旺的女儿,不好,那家伙野心不小,早就有奴大欺主的苗头了。
阿加斯正在想,突然属下来报。
“陛下,戈德斯坦亲王到,请求见您。”
“让他进来。”
戈德斯坦是他的堂弟,也许可以给他一些建议。
不一会儿戈德斯坦走了进来,身后还带了一个异国人。
“亲爱的王兄你好,请准许我给你介绍一个有意思的人。”
戈德斯坦把身后的人介绍给阿加斯。这是一个帅气的欧洲小伙子。
“乔治皮埃尔,法国商人,迫切需要您的恩宠和照顾。”

阿加斯问。
“你是做什么生意的。”
“定制新娘,说白了就是圆男人心里一个梦,我们可以按照您的要求,给您订制一个新娘。”
“如何订制?”
“只需要您提供一张照片,或者一张计算机合成的图片也可以,我们会按照图片找到跟上面最相像的人给您。”
“听上去很有意思。”
“国王陛下要不要试一下?”
“正好我想要一个王妃,明天吧,我给你一张图片,如果真有你说的那么有意思的话,我会让你在我国立足。”
阿加斯最开始只当这是一个游戏,送走了戈德斯坦他们,他无聊的用计算机开始拼凑起心目中的新娘。
高高的鼻子、长长的黑头发、大眼睛、双眼皮,红红的嘴唇,好一个东方美人,就是他了,不过我身高近2米,不能找一个太过娇小的,当然最后不忘加一句,要一个哑巴,因为可以想见,那样找来的新娘肯定会反抗一阵,呆在皇宫里太吵就不好了。
阿加斯在第二天把那图片交给了那商人,那商人问了一句:
“看上去是个东亚美女啊,陛下不限定性别吗?”
“有区别吗?买来的新娘我还没打算让她生育小孩。可我很好奇,你为什么这样问呢,会有这样面貌的男人吗?”
“也许会有,不限定性别我们可以找的范围就大些,当然陛下的钱我们是不敢收的,就当送给陛下作礼物好了。”
“需要多久?”
“100天。”
“好的,不过如果是男的还是做点外形修改再带过来好吗?我可不喜欢有一个太男子气的王妃。”
“没有问题,我们的技术可以把一个男人变成完全的女人。不过时间要加一倍,手术会导致恢复时间加长的。”
“好吧,那就200天吧。”
当日,阿加斯信手拼凑的图片被发到了世界各地的订制新娘组织。组织的人于当天开始行动了。
Z国东宁省达连市。
秋枫、秋叶是一对异性双胞胎,两人今年都是18岁处在即将高考的压力中。
当他们步入了订制新娘组织成员的眼中时,让他们眼中一亮。
一个杀手对另一个同伴说:“报告上面发现目标了,除了身体的转变外,只要再做一些面部整容就可以交货。”
目标物有两个,上面的意思是把先落单的那个带走,另一个记下住址,以作备份。既然他们的行为近乎绑架,当然还是不能太明目张胆的。
秋枫今年18岁,马上就快高中毕业了,身高1米78,体重72公斤,是个皮肤白皙、容貌俊秀、身材修长的男孩子。
秋枫把妹妹送到了车站,告诉妹妹自己要去找同学打篮球可能晚些回家。一辆黑色轿车跟在了毫无所知的秋枫身后。
秋枫与人相约的运动场,穿过前面那座工地就到了。
下班时间工地上没有人,秋枫哼著歌走上了很熟悉的那条小路,突然他发觉有人从他身后很快速的跟上来。
秋枫回头一方手帕捂住了他的口鼻。他只来得及嗯了一声,身体就慢慢软倒了。
再次张开眼,就见到手术台上那种刺眼的强光,自己被捆在台子上。
秋枫第一个想法,遇到走私器官的了,他一定被割走了什么东西。
看他醒了有人过来又给他扎了一针。
秋枫作了一个奇怪的梦,自己似乎缓缓悠悠的在被人抬着走,他听到汽车的#21049;车声,直升机的盘旋声。
再次醒来有人问他,要不要吃饭,秋枫坐起来,才觉得感到自己的胸部和下体有些异样的感觉,而且有些痛楚。同时,他发现自己的手被手#38096;紧紧地#38096;著。
“你们是谁,抓我来做什么?”
秋枫大声的叫着,然后立刻停止了下来。他的声音!他听到自己的声音比以前最少高了两个音调,听上去像是女人的声音,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一分#38047;之后,一个男人推著一个白色装满医疗用具的小车走进了房间。
“究竟是怎么回事?”
秋枫对他问,然后他再次听到自己的嘴里发出的那种尖细的声音,是的,秋枫听到了,那让他感到非常震惊。
“我可以详细地告诉你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不过我有一个要求。”这个男子说著流利的中文。
“说。”他嘎声说。
“在我说话的时候,我不喜欢有人打断我说的话,如果你有什么问题,可以等到我说完再提出来,我会给你答案的。”
秋枫无奈地点了点头。
叫醒他的人五十左右,戴关眼镜穿着白大褂,微笑着说:“你可以叫我提伊尔博士。我们将带你去享福,要你的人非常有钱,有地位,你以后只要听话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当然前提是做一个完美的女人,准确的说,一个完美的王妃。”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我要回家。”
秋枫站起来,跑到一扇门前拉开门,两个膀大腰圆的大汉闪进来,两把枪对上了他。
提伊尔博士还是微笑着:“想回家?不要做梦了,你趴到船舱窗户边看看,这里是公海,再走一天就到你该去的地方了。你可以看看你自己现在的样子了。”
秋枫迟疑地低头往下看了自己暴露在空气中赤裸著的身体,几乎要为眼中所见到的一切昏倒了。他的全身是一片光滑,看不到任何的寒毛,在秋枫的胸上,一对丰硕的乳房正挺立在那里,乳头看上去有小指头一般大小,周围还有一圈一元硬币大小的乳晕,并且各穿上一枚黄澄澄的乳环。一对秀峰俏立挺拔,丝毫也没有下坠的迹像,乳头尚是娇艳的粉红色,与金冶的饰环交相辉映
乳房的高耸阻挡住了秋枫往下看的视线,透过胸部中央的空隙,秋枫还是看到了下体的状况。平坦的小腹光洁如玉,另一枚金环嵌在小巧玲#29649;的肚脐上,而肚脐上的小腹,却有一些秋枫没有看到过的刺青:一顶绿色王冠和王冠下一排整齐的阿拉伯文字。肚脐下没有秋枫曾经熟悉的挺立和睾丸,也没有已经长得浓密的阴毛,而是一片光滑。在那个地方,秋枫看到了自己曾引以为傲的小弟已经变成一条小肉虫,而阴囊却是空荡荡的,他被人取掉了睾丸!秋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目光接着往下,秋枫看到一双光滑的、没有一丝汗毛的修长美腿,脚指甲被涂成了大红色,然后秋枫扭头看了自己被束缚著的双手,果然,秋枫的双手指甲也被涂成了大红色,每一只手指的指甲都留得超过了秋枫指尖足有半寸,很干净,还被修成椭圆形,这是一双足以让任何女性都为之感到骄傲的手,不过并不包括秋枫,秋枫是一个男人。

秋枫愣住了,眼前这些好像电影中的情节,让他感觉到周围的世界快要崩溃了,用尽了全部的精神,他才支撑住自己没有昏倒。
提伊尔博士注意到秋枫的震惊,开口道:“现在,不要在为你的身体感到困惑,就像是习惯别的东西一样,你也会习惯你现在的的身体。要知道,世界人口的一半都是女人,你很快就会是她们中的一员。当然,现在你还不是完整的女人。这要看你的主人今后是否愿意让你变成真正的女人了。”
秋枫还在震惊于自己新的外表和嗓音,没有说话。
提伊尔博士接着说:“好吧,让我告诉你我们在你身上做的一切。除了你的头发,眉毛和睫毛,你身体上所有的体毛都通过我改良过的电解仪器永久性地脱掉了。我们使用外科手术去掉了你的喉结,同时拉紧了你的声带,使得你的嗓音听起来完全和正常的女性一样尖细,现在看来这个手术的效果非常完美。”
“我们隆了你的胸部,通过安全材料的手术填充,再配合雌性激素的治疗,现在你的胸部为39D的尺码,唯一要注意的就是在接下来的1个月必须要定期按时在你的身体注射一定量的纳米雌性激素,直到使你的性腺能自己分泌雌性激素,那样就可以完全保持住你的胸部。”
“按照客户的要求,在你的脸上我们进行了一些小型的整形手术,现在你有一个高挺的鼻子和一张椭圆形的脸蛋。在你的腰部,我们去掉了你最下面的一块肋骨,这样会使你的腰变细很多,此外还采用了抽脂技术来缩小你的腰围,然后将抽出的脂肪用于丰满你的臀部,以满足女人必须具有的沙漏形身材。你的双唇我们注入了胶原蛋白,使得它们看上去非常性感,这会让你更加迷人。”
“是的,我们通过外科手术除去你的睾丸,因为我们的客户是阿拉伯贵族,他们的后宫和闺房(hArem)里是不可以有真正的男性的,只能有女人和宦官,也就是你们中国人所说的太监。因为客户没有特别要求,我们并没有把你完全转变成女性,也就是没有切除你的阴茎。当然,如果客户今后想得到一个完美的女人的话,我们还是可以轻松愉快地提供售后服务的。只要再除去你的阴茎,并使用它的组织为你制造一个完全具备生理功能的阴部,除了不能生育,你可以像一个真正的女人一样和男人做爱并享受到它带给你激烈的兴奋,甚至达到同样的高潮。不过,我希望你对过多的性生活能有所遏制。”
“这些天我们正在你的身体上做客户希望看到的特征,那是我们中整容美容部门要负责的事情,我们让你拥有了一双弯弯而可爱的眉毛和长长的睫毛。不过这些还不够,正如你所看到的,国王陛下的美容师给你穿上了乳环和脐环,还有你小腹上的标记。这可能会给你带来羞耻感和屈辱,但很遗憾,这是流行于阿拉伯闺房中的身体装饰,那些石油贵族喜欢用穿环这种方式体现他们对自己女人的所有权。呵呵,就如你们中国古代给女人缠小脚一样。”
“我们还替你穿了耳孔,能摸到那一对挂在耳垂上的小金球吗?那就是你的睾丸,我把它们风干、镀金成了小金球,永久地挂在你的耳垂上,它们是取不下来的,所以你可以永远保留它们!”
“我们对你的手指甲也进行一些处理,我们使用了一种特别的高科技产品处理你的手指甲,这样你的手指甲生长出来后,会变得异常坚韧,它们不会折断也不会磨损,只有通过特殊钢材制成的指甲刀才可以对你的指甲进行修理。”
“你身高1米78,没有任何改变。但现在你的体重只有65公斤,主要是由于在过去的15星期里,我们一直是通过静脉注射将必要的营养物质输入你的体内,不过这正好能让你拥有一个苗条的身材。”
听到提伊尔博士的话,秋枫脑子里一片空白,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提伊尔博士令人放下饭菜和一件粉色的女式睡袍,给秋枫解开手#38096;就出去了,临出门跟举枪对着秋枫的那两个人用外语说了些什么,顺手带上了舱门。
秋枫看了看守住门口的两个人,知道自己逃跑是没指望的,先不要说两支枪对准了他,现在是在海上,自己即使出了这个房间又能跑到哪里去呢?
秋枫注视著放在手边那件粉红色的睡裙,总不能一直这样光着身子啊。他只好拿起睡裙,嗖嗖的抖动粉红色的缎子。标签是“Lucie Ann of Beverly Hills!”这表明这件睡裙不仅富有魅力,而且是十分的昂贵!逛街的时候,秋枫经常看见橱窗里成列的妇女内衣,但是从未看到过这么名贵的睡裙,而且是将穿在自己身上!
当秋枫把它套在头上准备穿时,他的大腿有点颤抖。丝绸睡裙就像是液体在他的肩上抖动,瑟瑟的滑过他赤裸的全身,皮肤的感觉好极了。整理好睡裙,秋枫用粉红色的饰带扎紧腰间,发现他的双峰在裙下高高耸起。床下有一双与粉色睡裙非常相配的粉红色坡跟拖鞋,他只好穿上,然后轻轻的摇摆身子,让睡裙完美的穿在他的身上。他在房间里缓缓走动,感觉是如此的奇异,大脑好像是缺氧晕晕的,高高的坡跟让他有点不习惯。
床前有一面大大的落地镜,秋枫不由自主地望了过去。他看到了自己,难以令人置信,镜子里的人完全就是一个女人。秋枫注视著自己的脸,那是一张属于女人才能拥有的脸。无容置疑,这是一张充满魅力的东方美女的脸。
脸上没有任何胡须和寒毛,光滑的鹅蛋形脸蛋上没有一丝瑕疵。鼻子纤细而有挺翘,看上去只有我原来一半的大小。整张脸是椭圆形的,嘴唇看上去比以前要厚一些,但就算紧闭也向外翘著。细长的眉毛弯曲呈新月形,睫毛很长而且向上翘起,使得下面的双眼看上去比以前大了许多。
很显然,这一张脸比秋枫以前看到过的那些真正的女人的脸更有女人味,但这确实就是秋枫现在自己的脸。刚醒来的时候,秋枫的头发被挽成了一个圆圆的发髻。他一拉束发的紫色发带,只听啪的一声,秋枫感觉到头上有了新重量,而且有大量拉扯头皮的奇怪感受。黑色的长发如瀑布般散乱地披在了肩上,这是他大约15个周没有理发和注射雌性激素的结果。秋枫体验到一种陌生的感觉:这是大量长发掠过脖子和肩膀的感觉。
秋枫用纤长的手指拢了拢耳边纷乱的长发,然后把目光停留在了自己的胸部上,那是一对高耸的突起,突起的尖端各嵌有一对光闪闪的金环,金环上刻几个秋枫不认识的阿拉伯文字。一瞬间,秋枫感觉自己就好像是在梦里一般。慢慢地,他抬起手,向胸部伸去。啊……从胸部传来一股刺痛,让他的神智猛地清醒了过来,他这才发现,原来是自己大拇指上那长长的手指甲刮到了金环,使自己敏感的乳头感到疼痛,看来秋枫以后都得注意到这样的问题。该死的,难道女人都是要留着长长的指甲吗?
秋枫默默的坐下开始吃饭,一边吃一边想:油轮总有靠岸的一天,不管停泊到哪里,他们总要买食物买燃油,而可以买到这些东西的地方一定有人,到时候自己就可以求救了。现在保存体力最要紧。
刚才那人说的话秋枫不太明白,于是想要跟守门那两个再问问,要把自己带到哪里去?
秋枫张开嘴,觉得嗓子里有些发涩,每一个音符的发出都费了他很多力气。秋枫用手摸著嗓子。 怎么会这样的?这些人给他做了变声手术,声音变成女声也就罢了,怎么现在连话也说不出了呢?难道手术有负作用吗?
抬头,他看到门口那两人交换了一个满意的眼神。
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
秋枫冲上去,被两个人挡在了门口再也无法向前,那些人嘴里#21501;哩咕#22108;说著阿拉伯语,秋枫高三还有一个月就毕业了,只能听懂中文和简单的英文,不由得变得更加烦燥。
“哗啦!”一声响,秋枫掀翻了用来放饭菜的桌子。
刚才与秋枫用中文交谈的提伊尔博士又走了进来。
“你这是干什么?要知道不管你怎么闹,都是没有用的。”博士看上去很生气。
“啊!”
秋枫张开嘴,用手指著自己的嗓子。
“我们在饭菜里放了一些药,因为要你的那个客户要求你必须时刻保持安静,所以我们暂时封印了你的说话的能力。如果你想恢复说话能力,就必须请你的主人开恩了。”
“啊,啊!”
秋枫很想问,他们是什么人,要把自己抓到哪里去,到底为什么要把自己变成这个不男不女的样子?可惜早已说不出一句话了。
提伊尔博士看着他,大概也猜出他想问什么了。
“你已经来到这里15周了,可能对所有的事都很迷惑吧。正式跟你介绍一下我们的组织,我们组织的主要生意是定制新娘,主要为了各国的富人跟当权者服务,我们从世界各地找寻与他们理想中的对象最相似的人卖给他们,中东腹地的A国国王需要我们帮他找一个理想中的王妃,很凑巧,你与国王陛下提供的图片长得非常相似,所以你现在就成为了我们最重要的货物。”
这不就是贩卖人口吗?而且是绑架后贩卖,这是犯法的。
秋枫扑了上去,嘴里喊叫着单音节。
“嗄嗄!”
提伊尔博士把秋枫的手从自己身上拉开了。
“我劝你还不是不要激烈防抗的好,我们现在对你已经算客气了,把你捆上一直到目的地也是可以的,只是我们不想如此野蛮,毕竟你以后会成为A国那里的王妃,而我们还要在那里做生意,以后还要你多关照呢。”
“嗄嗄!”
“我们这样交流似乎有些困难。”
提伊尔博士跟门口的人用外语说了些什么。那些人出去后拿进来一台笔记本计算机。
因为计算机不是中文系统的,于是那人打开了画图板后把鼠标递给了秋枫。
秋枫用鼠标滑出一行字。
(你们这样做是犯法的)
“是啊,绑架加上贩卖人口,在你的国家和一些发达国家确实是犯法的,可是你要知道,我们之所以可以顺利带你横跨几国的国境还不是各国的买家在帮忙。社会发达了,可人总有一些想要满足的私欲,而我们做的就是满足这个私欲的生意。”
也就说这些人知法犯法,根本不把法律看在眼里。
定制新娘,说得好听啊,其实就是为了有钱人定制玩物阿。
对了,定制新娘。
秋枫眼前一亮似乎看到了曙光。
(我是男的)
“这个我们知道,你跟你妹妹长得很象,可是从身高,体型上还是可以分辨出性别的。”
(我没办法做新娘)
“谁说男的就不可以,我们有些客人还指定要男性呢,而这次,国王陛下说性别不限定,好像对男王妃还比较感兴趣,而且陛下身材高大,你妹妹身高不到1米 70,身材相配有点不适合,你身高1米78,正好符合国王的要求,那就只能委屈你了。”
秋枫想了一下,不对啊。
(你们怎么知道我有一个妹妹)
“我们的人同时发现你们两个,计划是谁先落单就先抓谁的,而你妹妹上了公交车,我们的人先抓到了你,不过还有一组人跟在你妹妹后面认了认去你家的路,而把你抓来以后我们调查了一下你的家庭。”
(你们还想做什么)
“你要知道要找到一个符合客人条件的货物有多难,简直就是大海里捞针,为了防止你路上出意外,比如说,自杀、逃跑给我们造成损失,无法在期限内交货,我们总要有个备用品吧。而且,呵呵,不史是你妹妹,你的父母家人的安全,也在我们的监控之中”
秋枫闭上了眼睛,他听明白那人的意思了,那人在威胁他,如果他逃跑了,或者想不开自杀了,自己的妹妹将走上跟他想同的路。 而且他的家人也可能受到生命威胁。
(我配合,不要动我妹妹和我的父母亲人。)
秋枫知道为了保护妹妹自己别无选择,只能与他们合作,他不能跑,连自杀的权利都被剥夺了。
秋枫安静下来,他在想,还有什么办法解脱?只能找到足够强大的后盾,那个后盾足以帮助自己逃跑,同时保护自己的家人,可他知道这个机会只能等。
秋枫一直在半梦半醒之间度过,提伊尔博士每天都来给他打一针,打完之后人就变得想睡觉。清醒了秋枫也不吵不闹,那些人对他的态度也还算客气,到点给饭,即不打也不骂,有时候会说中文那位提伊尔博士还会进来问他有没有什么需要,可是秋枫心里确是压抑的,因为被人变成这个样子,不知道能不能回家,回家以后还能恢复男儿身吗?
油轮又开了很久1个多月,秋枫的激素疗程也结束了,提伊尔告诉秋枫,现在他体内的性腺已经可以自己分泌雌激素,以后不用再注射就可以保持现在性感的身材和丰满的胸部。不久上来三个穿着传统阿拉伯长袍的男子,走入秋枫的房间。其中有一个金发碧眼的西方人,另外两个却明显是非洲的黑人。提伊尔博士说:“这是我们在A国的联络人皮埃尔先生,这位是国王后宫总管加布里先生和他的助手卡夏。”
秋枫想起来以前曾听说过阿拉伯王宫中流行使用黑人宦官,难道这位加布里总管就是传说中的太监。果然,这两个黑人虽然身材高大,却面黑无须,一张口就声音尖细。秋枫不禁有点惊惧。
他们把秋枫带到一个四周窗户盖著阿拉伯毛毯的小房间里,这个房间布置非常简单,只有一个梳妆台,一个放著金色软垫的小方桌。卡夏做了个手势,让秋枫坐到梳妆台前,然后从用眉笔化眉开始,到使用各种不同名目,不同作用的化妆品,到为秋枫梳理长长的黑发,一直到用红色的唇膏为秋枫涂了一个完美而又性感的口型,动作都很#23092;熟,明明是个非常专业的美容师。梳妆完毕,卡夏拿出一副蓝色的隐形眼镜,示意秋枫配合著戴上。
秋枫因为自己的家人安全而不得不一直顺从著这些人的行动,这时虽然有些奇怪,但也不得不配合卡夏戴上隐形眼镜。没想到戴上后只觉得眼前变得模糊朦#32999;,什么都看不清了。原来这是加布里总管为了防止秋枫反抗吵闹,用隐形眼镜屏蔽视力,使秋枫完全接受他们的摆布。
加布里和卡夏带来了一个装饰精美的皮箱,里面是为秋枫见国王而准备的全套衣物和首饰。
加布里抓起个东西朝秋枫走过来,在他颈上套了一个镶著珠宝的黄金项圈。秋枫不禁浑身发抖,项圈迫使她的下巴抬高了,在项圈的前方有一个金环,加布里抓住那个金环,系上一根金链,猛地一扯,她踉踉#36292;#36292;地跟着他走过去。
秋枫低下头,让卡夏为自己穿上一件短小的金色马甲,遮住了她的乳头,落在腰上。这衣服只是用于吸引别人的眼光住她胸部看的,而且要方便国王检查“货物”的乳房,所以没有给他戴上胸罩。马甲下面,他们为秋枫穿上一条几乎是透明的丝绸灯笼裤,这种长裤很肥大,秋枫甚至感到长裤居然还开着#35014;,使他的隐私处依然是赤裸裸的。
不过很快加布里就取出一个木雕的箱子,从中抽出一个金的首饰盒。打开盒子,里面是一个网状的小东西,上面带着一把小金锁。“分开腿,”他说的简单的英语秋枫能听懂,于是顺从地把双腿分开。加布里把那个网状的东西套进她的两条腿中间,和金链拴在一起,然后“#21652;嗒”一声把小金锁锁上。“这是我国王室专用的贞操裤,只有你的主人,也就你的丈夫才有资格打开。你必须一直穿着这个东西,特别是晚上,只有洗澡和排泄的时候才可以脱下。”可惜秋枫的英语只是初级水平,没有完全听懂加布里的话。
秋枫惊呆了,一时甚至无法言语。她木然地站在那儿,低头看着摸著自己被锁住的下体。这小小的装置弄得很漂亮,上面饰满了珠宝。穿上这东西比光着身子还糟糕,每个人都会看到它,并知道他的屈辱。秋枫眼里溢满泪水,这些人为什么可以这么残忍?毫不顾忌他的自尊。
卡夏则让秋枫坐下,先给他戴上一顶镶着花边的金色小帽,然后服侍他穿上一双无带的金色高跟拖鞋,细长的后跟使得秋枫不自觉地收腹挺胸,同时一个襄著珠宝的金项圈让他的脖子动弹不得,项圈顶着他的下巴,她只能扬起头朝前看。
加布里和卡夏牵着秋枫小心翼翼地走上了小方桌,示意他跪下,并打开膝盖。秋枫以为是什么瑜珈之类的动作,就疑惑著照着做了。加布里很满意秋枫的顺从,拿出一副精致的金手#38096;#38096;在了着他的手腕上,使秋枫的双手背在身后。最后,加布里拿出一幅金色的面纱围在秋枫那美丽的脸庞上。
在阿拉伯国家的宫廷里,金手#38096;和脚镣与手链、足链一样,都是贵族给自己女人的装饰品,比真实的手#38096;脚镣轻巧得多。
加布里用金链接上了秋枫的项圈,用简洁的英语告诉他:“我一拉金链,你就挺胸、张腿,这是欢迎国王陛下的礼节。”秋枫听了好几遍才听懂,怎么阿拉伯国家的礼节这么奇怪。没办法,只能入乡随俗了。教熟了秋枫必须知道的礼节,加布里和卡夏闭上嘴,侍立一旁。秋枫眼不能视,口不能言,只好静静地和他们一起等待那位决定自己命运的阿加斯国王的到来。

阿加斯已经来到油轮之上,他对自己未来的宠物非常感兴趣,这些人真是神通广大,竟然能够找到符合自己条件的人。作为一个双性恋者,他并不介意自己的新宠以前是一个男人。
皮埃尔已经在船长里等候国王的到来。他拿出一沓照片交给阿加斯,这里面既有秋枫变身前的生活照,也有手术后的特写。高高的鼻子、长长的黑头发、大眼睛、双眼皮,红红的嘴唇,不错,就是自己计算机拼出的那个东方美人儿。
“尊敬的国王陛下,这个中国男孩叫做秋枫,我们按照您的指示对他的身体进行了修改,他现在身高1米78,体重63公斤,三围是40D-23-41,无论在哪里,都可以成为一个超级名模。”
“不错,我非常惊讶你们的效率,不到半年就完成了任务。这个美人儿无论从身材还是脸蛋都非常完美,正是我所心中的王妃候选人。”阿加斯显得非常高兴。
在皮埃尔的陪同下,阿加斯来到秋枫等待被鉴赏的房间。一声铃响,遮盖窗户的阿拉伯毛毯被拉了起来。阿加斯从窗户向里看去。秋枫已经被打扮得像一个典型的阿拉伯贵妇,跪坐在房间中央的小方桌的金色软垫之上。在阿加斯眼里,这是一个身材高挑欣长、凹凸有致的东方美人。因为戴着金色的项圈,美人只能抬着下巴,膝盖大大地张开着,双手被#38096;在身后,这是他后宫里要求所有女奴必须做出的“服从”姿势。一双黑色的大眼睛涂上了厚厚的眼影,显得更加灵动有神;一层金色的面纱一直垂到美人修长的颈脖,把眼睛下面的脸部完全遮掩住。
美人头上戴着一顶金色织锦的土耳其小帽,帽子下的长发如黑色瀑布披下来,像黑色的丝绸顺滑。美人的肩上披着一件短小无袖的金色阿拉伯女式马甲,这种马甲胸前有拉链,但并没有拉上,方便阿加斯检验自己“货物”双峰的大小和弹性,以及乳尖上嵌著的金乳环和可爱肚脐上的金脐环。不盈一握的纤腰上挂著一条松松的金带子,并吊上一串三指宽的金色流苏;金带子实际上是腰带,牵着一条透明的金色阿拉伯丝绸灯笼裤;丝裤是开#35014;的,仅仅把隐私处做若隐若现的掩盖,而让丰满的屁股赤裸裸示于阿加斯眼前。
美人的圆润的双脚上,穿着一双金色的土耳其女式拖鞋,鞋跟大概有10公分高,使足弓以一个美丽的弧度向上弯曲著。因为马甲很短,丝裤系得很低,所以阿加斯可以清楚地看到美人平坦的小腹,上面整齐地烙上了自己的绿色王冠标志和自己阿拉伯全名的缩写。这一切都表明,这个自己心中完美的东方女神,是完完全全属于自己的私宠。
“陛下不想近距离仔细看看自己的私宠吗?”皮埃尔微笑而殷勤地为阿加斯打开了小房间的门。作为在A国生活了十多年的F国人,他非常清楚这里的习俗:女人在结婚之前是不能见到除了丈夫以外的男人的,所以,他没有跟进去。
阿加斯兴奋地走了进去,看着有点惊慌失措的秋枫。加布里总管拉了一下连在金项圈上的金链,提醒秋枫按照所教的动作欢迎自己的主人。秋枫下意识地伸直肩膀,挺起胸脯,把手背在背后,双膝大大地分开,展现在阿加斯的面前。
阿加斯的左手抚上了那对骄傲的双峰,峰尖上的金环在灯下闪著耀眼金光,上面刻着阿加斯穆罕默德哈立德古莱士的阿拉伯文缩写。美人似乎有点畏惧面前这个高大的身影,而且突然伸来的“禄山之爪”使他像受惊的小鸟一样向后一缩。阿加斯觉得这双峰起码也有D罩杯吧,一只手都把不住呢。检查完胸部,阿加斯拉上了马甲的拉链,他可不愿意自己的新宠在那些不相干的男人面前春光外泄。
因为双峰太丰硕,拉上拉链颇费了国王一番周折。看着狭小的金色马甲几乎盖不住高耸的胸部,阿加斯非常满意未来王妃的身材,他把目光移向美人儿的隐私处,那里光滑得没有一点点毛发,一件黄金制成的贞操裤在修长的美腿之间显露了出来,而在它的正下方,吊著一个精巧的小金锁。加布里总管双手奉上了一把金钥匙: “我的主人,这是开启贞洁之门的钥匙。请您收藏。”
阿加斯接过钥匙,走出房间对皮埃尔说:“我非常满意你们优良的服务,虽然你们不要我的报酬,但请接受我对你们友好的馈赠,十颗优质的A国钻石。”
皮埃尔喜出望外,连声感谢。
“你们尽快把王妃送到我的后宫之中吧。”
“好的,我们一定让您满意。”
秋枫双眼朦#32999;之中,根本看不清周围情况,只觉得那个男人的毛手非常讨厌地摸上了自己的胸部。再加上一片阿拉伯语的对话,根本不知自己被主人鉴赏接收的状况。过了一会安静下来,他感觉到有人把一件阿拉伯女人出门穿着的长袍套在自己的身上,这长袍带着头套,一直垂到了自己的脚踝,把他罩得严严实实。提伊尔博士走了进来,用中文告诉他:“我的王妃殿下,你的家已经到了,请跟着加布里总管回家吧。以后你就属于这里了。”
秋枫知道自己没有反抗的能力,于是乖乖的,甚至可以说有些木#35767;的任那些人摆布,随着那些人下了船上了汽车。路虽然不长,而且有加布里和卡夏搀著这位未来的贵人,但视线不清和高高的鞋跟却着实给秋枫带来了不少的麻烦,有好几次都差点扭到脚,而且只一会儿,秋枫就感觉到双脚酸软,唉,高跟鞋真不是男人穿的啊。
秋枫可以感觉到自己坐上了一辆从未坐过的豪华舒适的奔驰房车,可以看出这个国王都很富有。
开了没多久车停在了一处金色的大门前,大门的两边各站着一队精锐的军人在守卫。副驾驶位置的加布里下去跟守卫说了些什么,车便照直开了进去。这里是A国国王的行宫,是专门为国王度假准备的豪华别墅区。

等他们下车的时候已经有一堆人在等了,他们都很好奇地看着这个全身裹在黑袍里的高挑女子。
加布里告诉秋枫:“跟我来。”

2条评论 (+add yours?)

  1. yobdclonger
    9月 13, 2011 @ 18:28:22

    这个没有后续吗?貌似没写完的说

    回复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分类

版权声明

本站内容多为转载,由于部分文章年份较早,难以查清具体版权信息,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在相关文章后留言或发邮件至lvlili5201314@gmail.com

博客状态

  • 9,066,132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