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姨的男妾


张姨的男妾

李小芹是个男孩子,很小的时候爸爸就去世了,家里只有妈妈和他两个人。由于妈妈身体不好,家务活主要是他做了。小芹性格内向,长得又清秀漂亮,说话细声细气的,所以邻居张医生老说他像个女孩子。张医生三十多岁,因为事业心很强,所以一直没有结婚。张医生性格像个男人,做事风风火火的。小芹叫张医生张姨,张医生十分喜欢他。
然而在李小芹十四岁的时候,多病的妈妈也去世了,因为他再没有别的亲人了,张医生就收养了他。李小芹虽然是个男孩子,却从来不到外面玩,在同学中也没有要好的朋友,每天一放学就回家做作业,做家务。张医生见他不喜欢出去玩,就给他买了许多言情小说,于是小芹做完作业和家务后,就捧着本言情小说看得入了谜,还经常被感动得眼睛红红的。
到了张家没多久,一天张医生忽然说:“小芹,你身体太单薄了,又不爱动,我从医院带了瓶维生素,你要每天吃一颗,千万别给忘了啊。”
过了几个月的一个星期天早上,小芹刚爬起来便感觉胸部发胀,低头仔细一看,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乳头已突了起来,周围还有些泛红,用手一按,又痒又疼,再一摸,里面好象出现了两团圆圆的硬核。小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该怎么办,就呆呆的坐在床上,不知不觉中眼泪就流了下来。这段时间小芹像个女孩子一样动不动就哭,看言情小说时更是哭得厉害。
这时,张医生推开门走了进来,“小芹,你怎么了?”
小芹抬头看看张医生,呜咽着:“张姨,我……”
张医生像是明白了什么,坐在小芹身旁,在小芹的胸部轻轻的按了按,问道:“多长时间了?疼吗?”
“今天才发觉,也许有几天了。我是不是身体不正常了,我该怎么办啊。”小芹靠在张医生的身上哭得更厉害了。
“没事的,小芹,这是青春期的正常现象,你还有哪里不舒服吗?”张医生一边抚摩着小芹一边说:“小芹,张姨既是你的长辈,又是医生,别不好意思啊。”
“班上别的男同学都越长越高,块儿头也越长越大,就我还是又瘦又小,他们都开始长胡子了,我还没有,还有,还有……”
“还有什么,小芹,快跟张姨说啊。”
“还有,还有那里。”
“哪里呀?”
“就是那里,那里嘛!”
“是不是这里!”张医生按着小芹的下身问道。
“嗯,就是这里。我上厕所时见别的同学的这里都长大了,可我的好象还小了一点儿,人家说那里大才叫男人。”小芹不好意思的底着头说。
“瞎说,张姨是医生还不知道。你躺在床上让张姨看一下。”张医生拍了拍小芹的屁股说。
“这……”
“怕什么,张姨是医生,医院里比你大的男人在检查时也要脱了看嘛!”
小芹乖乖的躺在床上,先闭上了眼,才轻轻的把短裤脱了下来。
说来也怪,小芹的阴茎还像小孩子一样又细又短,睾丸像两颗黄豆一样紧紧的包在阴囊里,阴茎软软的耷拉着。小芹没有体毛,浑身上下除了头发和眉毛以外再也没有长毛的地方了,皮肤光滑白皙,因为从来没有勃起过,所以阴茎和阴囊的皮肤也和其它地方的一样光滑,一点儿褶皱都没有。
“很正常啊。”张医生一边说一边用手按住小芹的下体,轻轻的上下摩擦。
这是什么样的感觉啊!小芹闭着双眼,双手紧抓住床单,胸脯随着呼吸上下起伏,屁股跟着张医生的摩擦微微的扭动。好像全身都有电流通过,开始像疟疾一样的颤抖,只觉得痒痒的,麻麻的,有一种无法用语言表达的美妙。随着摩擦越来越用力,小芹觉得自己的阴茎像要站起来,却又无能为力,想用劲却又用不到,下身越来越胀,越来越热,却又觉得阴茎越来越小,越来越软……
这时,张医生的另一只手又悄悄的放在小芹的胸部,在小芹的乳头周围不停的轻轻划圈,时不时地捏一下,提一下……
小芹好像难耐这样的骚痒感,只觉得身子又酥又软,感觉酸酸的,全身都快没力了。全身受到的温柔抚摸,使自己的阴茎越来越敏感,盼望着下一次的摩擦更加用力,可伴随着更用力摩擦的却是阴茎益发的敏感,软软的似乎要缩回体内消失……

張姨的男妾-2

張醫生另一只手從小芹的胳肢窩下穿出,正好捂在小芹的胸前也是不停地撫弄,隔著睡裙和背心小芹的乳房還是顯得那麼光滑細膩,又略有彈性……
小芹纖細的肩頭在顫抖,張姨的手在自己的小雞雞那裡那樣的撥弄,可小雞雞的反應卻是那麼的膽小,那麼的無能為力,越弄越軟,越小,還不如自己的乳頭觸動一下立刻就會豎立起來,伴隨而來的卻是無比美妙的刺激感。
小芹開始不停的啜泣,雙手緊緊地抱住張姨,大腿緊緊地夾住張姨那隻不安分的手,屁股忍不住更用力扭動,臉色發紅,呼吸急促,一種帶著羞恥的快感沖向身體的每一個角落。
“男生是這個樣子的嗎? ”小芹心裡想著,拼命的咬緊牙關,抵抗著越來越強烈的快感。
“啊……”小芹終於發出一聲像女人一樣的又細又長的尖叫, ”人家受不了了,張姨,啊……”
張醫生停了下來,滿意地對小芹說: “你的反應很正常,小芹,男孩子在青春期乳房和陰莖都會變得十分的敏感,所以你一定要注意。 ”說完,把小芹放在床上,輕輕的給小芹蓋上被子,在小芹的額頭上吻了一下後轉身退出房間。
“原來男生這樣子也是正常的啊! ”小芹顫抖著沉溺在無法形容的快感裡,心裡幻想著張姨下一次的檢查,不知不覺中就睡著了。
從這天起,小芹每天內衣都穿女式的小背心和三角褲,還像女人一樣蹲下來小便,一放學就回家換上真絲睡裙作作業,做家務。他已經習慣和喜歡上了光滑柔順的女式內衣,最喜歡的色調還是粉色。張姨又給他買了一些連褲襪,小芹也沒多問什麼就開始天天穿連褲襪。接著張姨又讓小芹學打毛線,結果雖然張姨不喜歡打毛線,可小芹不僅學會了還喜歡上了打毛線,每天織了拆,拆了織的,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打什麼。隨著乳房越來越豐滿,小芹體態越來越像個女人,加上他本來就清秀漂亮,聲音也又尖又細,常常有人把他誤認為女孩子,雖然小芹每次都否認,可心裡卻覺得甜滋滋的。小芹一直都愛乾淨,現在又加上愛漂亮,他的心理已經逐漸地起了變化。 [轉帖]張姨的男妾第2小芹和張姨生活還是那樣,白天他們是母女,晚上卻是夫妻一般。這天,小芹從學校回來,正想把在學校發生的一些事情告訴張姨,但是他打開門,卻發現家裡有客人,那是一位中年男子。 “小芹,回來了。跟韓叔叔問好” 。 “韓叔叔,您好! ” “哦。這是你的? ” “不是,我都沒有生育,是我幹女-兒子” , “小芹,你回房吧“ 。 ”韓叔叔,那麼你們慢慢聊。 “小芹回到了房間。不久外面傳來激烈的爭執聲,張姨好像很激動: ”姓韓的,你不要再有什麼幻想了!當年你是如何拋棄我,去娶那個什麼局長的千斤。我早就死心了!你們男的都沒有一個可靠的,我以後不會再和男人在一起的了,你們這些臭男人。你給我滾!滾! “ , ”阿莉,你聽我解釋,我當年是對不起你,可是我也沒有辦法呀。現在,現在我們可以重新開始呀。我的老婆去世了,你也還是單身。我們還可以“ , ”不要再說什麼了,你走,你走! “她打開了門。 ”阿莉,我這次是真心誠意來找你的,你卻這樣。我我“說完他就緩緩走出去了。砰的一聲,張姨大力把門一關,放聲大哭起來。小芹出來了, “張姨,不要傷心了,這樣的男人不要也罷,也許以後你會遇到更好的。 ”這些話是他從那些言情小說看來的。 “不!不!我以後都不結婚的了。我有你就夠了” , “可是我也是男的呀,姨你不是說以後不會再和男人在一起的嗎? “ ”小芹,不過你和其他的男人不一樣嘛。 ,你喜歡當女的還是男的? “ ”我也說不清楚,你喜歡我不當男的,是不是? “張姨是喜歡女孩子,不過那也要看你自己怎麼想“ , ”既然姨喜歡,那麼我就當女的,反正當女的可以打扮得漂亮的,男的又要賺錢養家,多辛苦呀。我要當女的,做一輩子的女人,姨,我可以和你永遠在一起嗎? “張姨笑了, ”只要你願意,我們會永遠在一起的“ ”是的,永遠。 “張姨把小芹緊緊地抱在懷裡。這天晚上,小芹起來方便。 ,發現張姨的房間裡燈還亮著,便敲了敲門, “張姨,我可以進來嗎” , “哦,可以“ 。小芹是第一次看到張姨抽煙。 ”姨今天心情不好。我好久沒有抽了。 “說完她熄滅了煙。小芹走近點,看到張姨薄薄的睡衣透過是兩個渾圓的乳房,雖然他以前在和她做愛時也看過,不過現在在朦朧的燈光下看,又有另外一番韻味。張姨也察覺了,笑著說: “小芹,姨的這兩個是不是很好看呀,當年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想追我,很多就是看中它的哦。可惜我瞎了眼睛,竟然選了一個錯誤的人。不說了,來,讓你摸摸。 “小芹有些猶豫的把右手放在張姨的胸上,軟軟的又很有彈性。以前每次都是張姨摸他的,現在他主動反而有些不大習慣。 ”那麼害羞幹什麼,用兩隻手嘛。 “張姨脫了睡衣,平躺在床上,讓小芹趴在身上。 ”姨,真舒服,我小時候,就喜歡這樣躺在媽媽的懷裡,摸著她的奶子,有時候媽媽還讓我吸吸呢。 “ ”哎喲,小芹太壞了,還想喝奶,不羞不羞! “小芹不由得臉紅了: ”姨是開玩笑的了。來,你咬著姨的乳頭,不過姨可沒有奶給你喝的哦“小芹照做了,心裡頓時有一股衝動,但是又不知道怎麼釋放。他就這樣嘴裡輕含著乳頭,手裡不停地撫摩著乳房。而張姨起初還任由小芹撫摩,不久她的手也動了起來,摸著小芹的臀部,近來在藥物的作用下,小芹他的臀部越發渾圓。張姨的手又沿著那兩團肉摸到了小芹的陰部。小芹的心裡又癢癢的, “姨,你是不是又想幹我了,我-我也想的” 。 “小芹好自覺喲,這次姨讓你好好舒服一下! “張姨起來打開櫃子,拿出了一條黑色的皮質內褲。小芹看了一下,發現它和一般的內褲不一樣,就是它前面豎著一根肉色的陰莖。張姨穿上了內褲, “來,角先生又來了! ”和以前一樣,她先讓小芹趴在床上,屁股翹得高高的,然後抹了一些潤滑劑在小芹的屁股洞裡,先用食指在裡面抽著,不一會覺得差不多了,張姨便用慢慢得插了進去。她扶住小芹的腰,下體一次又一次地抽插著那個小穴。 “舒服嗎?小芹? ” , “舒-服,比以前的刺激多了,也更加有感覺! ”小芹覺得後庭很痛,但是那種快感早超過了疼痛,他不由得發出了呻吟聲“ 。小芹,你是屬於我的女人,是我的! ” , “姨,你好大力呀!啊啊,我— ”好久,達到高潮的張姨終於停止了,小芹也無力地輕聲呻吟著。激情過後,小芹就依偎在張姨懷裡,張姨則摩挲著小芹的兩個小乳房。 “小芹,你是不是也想有我這樣的胸部呀?要知道這可是女人征服男人的武器呀。 “ ”姨,我怎麼樣才有你這樣的的奶子呢? “ ”你也可以有一對豐滿的乳房的,只要你經常吃藥,很快就有的了。 “這一夜,小芹就摸著張姨的乳房睡著了。他做了一個夢,夢到自己長了一對大乳房,比張姨的還大,走起路來一晃一晃的,後面有很多男人追著看。 (待續) [轉帖]張姨的男妾三小芹從此就沒有上學了,在家待著,做做家務。這天,小芹正在看著一本美容雜誌,上面介紹好多護膚的方法,還有如何挑選內衣的內容。小芹正看得入神時,門鈴響了,他就放下書,打開了門。是一位不認識的中年男子。 “小妹妹,我姓劉,張醫生在家嗎? “ ”她還沒有回來,不過也差不多了,你有什麼事情嗎? “我可以進來等她嗎? ” “好的,請進! ”小芹給他端了茶,突然發現這男子正在往他上身看,他這才意識到此時身上只有穿著一件睡裙,並且剛才在試穿新買的內衣褲時,量了一下胸圍的尺寸,然後都沒有穿上文胸就坐下來看書了。 “你多大了,長得挺標致呀! ”我今年17了! “小芹說著用雜誌擋著胸部。 ”叔叔,你先坐一下,我去換件衣服。 “ ”不用了,你這樣穿著很好看呀,來讓叔叔好好看看! “話未說完,他已經抓住了小芹的右手。 ”叔叔,你不要這樣,快放開我! “ , ”陪叔叔玩嘛“他不由分說把小芹摟在懷裡,手抓了一把他的乳房。 “看不出你的奶子還挺大的嘛。 ” “你放開我,張姨就要回來了! ” , “我們先做做再說! “他一手抱著,褪下了小芹的內褲。 ”好性感的小褲褲呀,是不是張醫生給你買的呀?他把小芹按在沙發上,拉開自己的褲拉鍊,露出了挺拔著的陽具, “我們來最做做吧,不要怕,你會很舒服的。 ‘不要,我只和張姨做的! ” , “兩個女的也可以做嗎? “這時候他已經想往小芹的下體插了,很快他就發現小芹的前面並沒有什麼洞的。 ”我我不是女的! “ ”哇,我還看走眼了,沒有想到還是個小子哦。不管女的男的我今天都上定了。那麼就轉到後面。 “小芹看了那人的,覺得它比的角先生大多了,心裡有說不出害怕,但是不容得他多想,只覺得後庭一陣劇痛。 “哦,怪不得沒有結婚,原來是養了你這個小情人呀,不,應該是男妾,張醫生還真有品味呀! ” , “救命呀,來人呀! “不要叫! ”見到小芹這樣,他便把那條內褲塞在小芹的嘴裡。那人很有力地抽插著,小芹淚留滿面,心裡叫著: “張姨,你快點來救我呀,我受不了了! “正在這時,門開了,來的正是張姨。 ”你幹什麼?王八蛋!小芹你怎麼啦“她一把拿起了桌上的花瓶砸在了那人的頭上,雖然他閃了一下,但是還是被刮了一下,額頭流出了血。張姨一把推開他。他收拾了衣服, “你幹得。我就不行嗎,沒有想到你還金屋藏嬌呀。 “張姨抱住不停流淚的小芹, ”不要怕,有姨在,不要怕“ , ”好一對情侶呀“ ”你給我滾!滾!今天的事情我不會這樣善罷甘休的! “ ”你還想怎麼樣,如果我說出去,大家都知道你家裡養了個男妾,天天晚上和他顛龍倒鳳,有誰還會找你看病呀? “張姨氣得說不出話來。 ”我也不想撕破臉,以後我會找你的。 “他出去了,小芹還在哭著, ”別怕,有什麼事姨撐著“ “姨,我對不起你,竟然給他幹我,我我”張姨去拿了些藥膏抹在小芹的小穴裡, “小芹,還很痛嗎,等一下就不會了”張姨憤憤不平,不過現在自己被抓住了把柄,不知道對方會怎麼樣要挾她,她心裡完全沒有底,也許他們平靜的生活從此就不會平靜了。第二天,張姨要去美容院做美容,本來她每次去都不會帶小芹去的,不過這次已經不敢讓他獨自在家了。小芹自從被人侵犯了後,一直有些心神不寧的,昨天晚上有兩次還從夢中驚醒。現在帶他出來,就算是出來散散心。他們來到“麗莉美苑” ,張姨讓小芹在旁邊坐著,自己要做面部護理。張姨是這裡的熟客了,美容小姐都認識她的。 “張醫生,那是你的女兒嗎,好漂亮的妹妹呀! ” “是我的幹女兒,叫小芹” “我看她長得是得不錯,不過還有一點還可以修飾得更好一點。 “ ”哦,是那裡還美中不足呢? “ ”就是眉毛呀,看起來很象男的,要不要修一下呢“這才發現的眉毛的確是那樣,平時只注意他的身體朝女性的方向發展,忽略了這一點。 “小芹,來姨這裡,這位漂亮的姐姐說要幫你化妝一下。 ”小芹過來旁邊,坐在椅子上。 “小妹妹,你是叫小芹吧。姐姐想幫你修一下眉毛,一下子就可以變得更加美麗了,好嗎?你看姐姐這樣的眉毛好看嗎? “小芹看了一下她的眉毛,是典型的柳葉眉。 “姐姐,你的眉毛是很好看呀。麻煩姐姐也把我的修成那樣的” 。 “這是小芹在外面第一次有當女孩子的感覺。沒有多久,小芹的眉毛的確變得好看多了,彎彎地細細的,面容更加清秀了。然後他們去了一家女性內衣專賣店。小芹的內衣以前都是張姨買給他的,現在自己來到這樣的地方,琳瑯滿目的花花綠綠的各式,簡直讓他看花了眼。 “小芹,你想穿什麼的,隨便挑。 ”小芹於是美美地轉了幾圈,選了幾件鮮豔的文胸,還有絲襪。他還進去試衣間穿,還撞見了一位在的婦女,這是小芹第一次看到其他裸著上身的女人,怪不好意思的。不過人家也沒有罵他,畢竟在她們眼裡,小芹還只是個中學小女生。經過附近的酒吧街,有人在發送傳單,他們也拿了兩張,小芹看了一下。是“蘭色酒吧”開業的介紹,上面印刷精美。印著幾個艷妝美女,還寫著“神奇小子美少女” , “嬌豔人妖” 。小芹就問: “姨,人妖是男的還是女的,為什麼叫這樣難聽的名字呢? ”這是因為他們既是男的又是女的呀。 “ ”哦,那麼我是不是人妖呀? “不管是男的還是女,只要你自己過得開心,我們母女倆過得幸福就好了,你說是不是? “ ”是吧’小芹是這樣回答,但是對於那樣的名稱就感覺得怪怪的。這一天,美容又購物,暫時讓小芹忘卻了那天的不快。

张姨的男妾3
“唉……”叹息着小芹终于放弃了对自己阴茎的那种无法达到的要求,只能难为情的不停扭着腰,扭着著屁股,被动地感受下腹部这种法忍受的强烈快感。“啊……我不行了啊……
张姨,你要轻一点…点…不要啊,张姨……”。
“好了,小芹,你的反应是正常的,男孩子在青春期都是这样子的。”就在小芹再也无法忍受时,张医生却停了下来。“小芹,因为你身体太单薄了,所以你发育比别人晚一些,张姨给你的维生素一定要按时吃啊。”
“嗯,我知道了,张姨。”小芹还没有从刚才的酥软中恢复过来,害羞的咬着嘴唇无力地柔声说。
“你以后那里不舒服要马上跟张姨说,你快点起吧,我去给你煮早点。”张医生给小芹拉上被子,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小芹静静的躺在床上,“原来我这样是正常的。”回忆着刚才那种无助的感觉,“原来男人这样子是正常的,张姨刚才把我弄得那样子,不过还是舒服的。”小芹一边想一边觉得心里怪怪的。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小芹按时吃着维生素,身材似乎没有原来那么单薄了,同时胸部也越来越大,乳房开始突出胸部。这时乳头变得极为敏感,不小心稍一触动,立刻就会竖立起来,那种酥、麻、胀、痛、痒像触电一样的感觉,简直是妙不可言,小芹有时会不由自主地把手伸到衣服里面去抚摩乳房和乳头,享受着乳头传来的难言的陶醉,心里却在想:“男人也会长乳房吗?这大概也是正常的吧。”想到这里手又禁不住伸向自己的下身,轻轻的在阴茎上来回摩擦。这一久随着乳房的增大,臀部也在慢慢的变大,可自己的小鸡鸡还是那么一小点,小便时甚至要往外拉一下才能出来一点点。洗澡时小芹经常对着镜子看自己,微微隆起的乳房,纤细的腰身,浑圆的臀部,修长的大腿,光滑柔嫩的肌肤,还有那小小的阴茎,简直用小拇指就可以严严实实的遮住。班上别的男生嗓门变粗了,可自己说话还是细声细气的,好象声调还高了一些,喉结也没有。接电话时老有人以为他是张医生的女儿。小芹看言情小说时还会偶尔把自己想成是书中的女主角,并为书中女主角的遭遇而哭哭啼啼的。算了,还是问一问张姨吧!
“没事的,小芹,你不过是发育晚一点罢了。这很常见。”张医生手手伸到小芹衣服里面,轻轻按着的乳房,问道:“还疼吗?”
“嗯,又痒又痛的。”虽然是个男孩子,但被另一个人按住乳房,小芹还是害羞的红了脸。
“你这里的皮肤太敏感了。”张医生指了指小芹的胸部和下身,“这是青春期的正常现象,你现在穿的内衣不合身,料子也很粗糙,明天张姨给你另外买几件合适的。还有,你以后要蹲着小便,省得老刺激那里的皮肤。”
“好的,张姨。”小芹低着头回答道。
第二天吃完晚饭,等小芹洗完碗,张医生把他喊进房间。小芹只见张医生手里捧着几件粉红色和乳白色的女式小背心和三角裤,“小芹,你以后就穿这些内衣吧!”
“可是,可是这些像女人穿的呀?”
“瞎说!这种内衣的料子十分光滑,你穿上对皮肤很好。再说,穿在里面谁看得见!快去试试合不合身。”
小芹默默地接过这些衣物走进自己的房间。衣服的料子的确很好,摸着像绸缎一般光滑柔顺,边上还饰着蕾丝花边。三角裤和背心都很合身,紧紧的贴在身上,尤其是动一动身体时那种内衣和肌肤相错的感觉,好像拨动了心扉一样,小芹忽然间觉得自己很美丽。“天哪,我是个男生啊!”
小芹的眼泪又忍不住流了下来。
张姨突然推开门走进来,小芹一惊,双手下意识地护在胸前。
“对了,小芹,你再试试这个合不合身。”张医生看见小芹这样,笑了笑说:“晚上睡觉时穿这个对你的皮肤也有好处。”
那是一件薄如蝉翼的粉色真丝睡裙,小芹顺从的接过来,然后转过身去,小心翼翼地穿上。当他再转回身来时,张医生忍不住地脱口赞道:“小芹你真漂亮!”
听到张医生这样的夸奖,小芹不由得低下了头,双手不安地搓着睡裙的花边,站在床边不停地扭着身子。

张医生坐到床边,把小芹抱在自己的大腿上,一只手搂住小芹,另一只手却撩开小芹的睡裙,慢慢的沿着小芹的大腿向上摸去。小芹羞怯地闭上双眼,想起上一次的被动无助,神色不禁有些扭捏,就觉得脸上发烧,好像是脸又红了。
手终于摸到了小芹的大腿根处,隔着薄薄的粉色三角裤,张医生热乎乎的手在小芹的阴茎上来来回回的揉搓,时不时还用大拇指和中指捏起小芹细小的阴茎左右捏弄一下。同时在小芹耳边悄悄说道:“小芹,如果感到舒服,你可以叫出声来。男孩子在青春期都是这样的,张姨现在是检查一下你的反应正不正常。”
小芹把头埋在张姨的怀里,轻轻摆动着些许丰满的臀部,难为情的扭动著腰肢。如果扭动屁股的动作太大,好像又会刺激到敏感而又细小的阴茎,所以他扭动的样子也是战战兢兢的。
张医生另一只手从小芹的胳肢窝下穿出,正好捂在小芹的胸前也是不停地抚弄,隔着睡裙和背心小芹的乳房还是显得那么光滑细腻,又略有弹性……
小芹纤细的肩头在颤抖,张姨的手在自己的小鸡鸡那里那样的拨弄,可小鸡鸡的反应却是那么的胆小,那么的无能为力,越弄越软,越小,还不如自己的乳头触动一下立刻就会竖立起来,伴随而来的却是无比美妙的刺激感。
小芹开始不停的啜泣,双手紧紧地抱住张姨,大腿紧紧地夹住张姨那只不安分的手,屁股忍不住更用力扭动,脸色发红,呼吸急促,一种带着羞耻的快感冲向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男生是这个样子的吗?”小芹心里想着,拼命的咬紧牙关,抵抗着越来越强烈的快感。
“啊……”小芹终于发出一声像女人一样的又细又长的尖叫,“人家受不了了,张姨,啊……”
张医生停了下来,满意地对小芹说:“你的反应很正常,小芹,男孩子在青春期乳房和阴茎都会变得十分的敏感,所以你一定要注意。”说完,把小芹放在床上,轻轻的给小芹盖上被子,在小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后转身退出房间。
“原来男生这样子也是正常的啊!”小芹颤抖着沉溺在无法形容的快感里,心里幻想着张姨下一次的检查,不知不觉中就睡着了。
从这天起,小芹每天内衣都穿女式的小背心和三角裤,还像女人一样蹲下来小便,一放学就回家换上真丝睡裙作作业,做家务。他已经习惯和喜欢上了光滑柔顺的女式内衣,最喜欢的色调还是粉色。张姨又给他买了一些连裤袜,小芹也没多问什么就开始天天穿连裤袜。接着张姨又让小芹学打毛线,结果虽然张姨不喜欢打毛线,可小芹不仅学会了还喜欢上了打毛线,每天织了拆,拆了织的,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打什么。随着乳房越来越丰满,小芹体态越来越像个女人,加上他本来就清秀漂亮,声音也又尖又细,常常有人把他误认为女孩子,虽然小芹每次都否认,可心里却觉得甜滋滋的。小芹一直都爱干净,现在又加上爱漂亮,他的心理已经逐渐地起了变化。

小芹的学习成绩一直都不好,加上同学老说他是个娘娘腔,假姑娘,就更学不进去了。初中毕业后张医生让他在家里补习一年再考高中。但小芹不喜欢学习,书也读不进去,每天就待在家里看看小说,做做家务,到是把家收拾得干干净净,清清爽爽。小芹还变得特别爱照镜子,有时会对着镜子想象自己穿上裙子的样子,然后就觉得男孩子不应该这样,可过不了几天还会这样。这一久,张姨给小芹买的裤子的拉链不是在侧边就是在后面,而且是紧身的,说是为了避免刺激到小芹那敏感的微小阴茎。不过小芹已经适应了蹲下来小便,不仅没觉得不方便,反而觉得这样很舒服。
小芹的胸部越来越大,走行时一颤一颤的,张姨前两天还给他量了量胸围的尺寸,说他是A罩杯,小芹也不明白是什么回事,只是觉得脸烫得很。晚上睡觉时小芹常常会忍不住用手轻轻的抚摩,感受那珠圆玉腻的乳房,心里麻麻的,痒痒的。接着另一只手又会伸向下身,自己的阴囊已经几乎消失不见了,只剩下越发细小的阴茎,在白皙平坦的小腹尽头平滑的伸出一丁点。无论小芹怎么使劲拨弄,阴茎还是又细又小,只会越来越软,觉得一股热感从下身传出,却找不到去处。小芹知道别的男生拨弄这里后会勃起,可自己从来不知勃起是何滋味,反而乳头摩擦一下到会耸立起来,结合着阴茎的酸软,身子也会又酥又软,心里直发慌。

(未完)

一条评论 (+add yours?)

  1. スポーツメガネ
    9月 18, 2013 @ 23:37:43

    アディダス サンダル

    回复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分类

版权声明

本站内容多为转载,由于部分文章年份较早,难以查清具体版权信息,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在相关文章后留言或发邮件至lvlili5201314@gmail.com

博客状态

  • 13,379,260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