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堕落


爱的堕落(一)
闫立是个男人,一个略微有些不太普通的男人,家庭条件不错,公务员,某省某市某局的一个小科员,长得还算帅,性格有点软,虽然已婚,却总被同科室的猛女们 称为万年小受。妻子孙玉芳,和他同在一个局,不同部门,级别比他高一级,一个野心勃勃的女人,出身农村,上大学的时候和闫立同系不同班,有点女追男的意 思,和闫立搞了两年,毕业后就马上结婚,借着闫立家里的关系,两个人双双进了现在的单位。折腾了两年,闫立还是一个普通的科员,而她已经是副主任科员了, 风传是因为和某个领导上了床才调了级,可闫立不相信这些小道消息,他还是很爱妻子的。而说到闫立不太普通的地方,就是他的个人秘密了,他喜欢变装,总是找 一切可能的机会把自己打扮成女孩子,看着镜子中美丽性感的‘艳丽’自我陶醉,但是却从来不敢让别人知道。
闫立的骨架在男人中算是比较小的,168的身高,体重总在100斤上下浮动,腰细腿直,和妻子做爱的时候也常常被她取笑,只是他的皮肤不算很好,也不太会 化妆,所以仅限于在家里自己偷偷女装,从来不敢出门。闫立喜欢女装是从高中开始的,最初的时候,他只是喜欢丝袜,觉得自己的腿穿上丝袜一定很美,于是偷偷 的买了几双丝袜,穿在裤子里,晚上睡觉的时候抚摸着光滑的大腿,感觉异常兴奋。穿了丝袜不配双漂亮的高跟鞋总感觉有些别扭。他的脚本来就不大,38号的女 鞋勉强能挤的进去,从第一双经典款的蛇纹黑色高跟鞋开始,他也慢慢的喜欢上了高跟鞋。时间久了,这个爱好越发升级,内衣、裙子、假发等等,他配了一个齐 全。有机会的时候也不满足于仅仅穿高跟丝袜,而是从头到脚完整的打扮起来,每次换过衣服之后,女孩‘艳丽’就会取代闫立出现,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虽然一直都是生活在暗处,但这个女孩的美丽却是掩盖不住的。一个不经意的机会,让‘艳丽’走入了某个人的视野。国庆将近,局里组织了一场联欢晚会,各个科 室出个自选节目,放假前大家聚在一起高兴一下,被评为最佳表演奖的还会有锦旗和奖金。闫立科室的猛女们排练了最火的歌曲《NOBODY》,打算在晚会上一 鸣惊人。鉴于排练是件辛苦的事情,闫立被硬性摊派了后勤部长的工作,负责排练期间为猛女们服务跑腿。前面都很顺利,可是到了真正上台的那天中午,有一个人 因为上午吃坏了肚子没法演出了,猛女们立时慌了手脚。这临时去哪里找人啊,而且找来了能不能配合大家演好还在两说。几个人叽叽喳喳的凑在一起商量,猛女A 突然发现了在一旁无聊发呆的闫立,眼前一亮。走到闫立身边,身子紧靠着闫立,腻着声音哀求:“小立啊,现在只有你能救我们姐妹几个了,你代替XX和我们一 起演出好不好?”旁边的的猛女们听到这个也觉得是个绝妙的主意,闫立可是全程参与了排练的,身材条件还可以,下午再突击培训一下,配合演出应该问题不大, 又不指望他能够演得出彩,这也算是唯一的办法了。莺莺燕燕们堆在闫立周围,这个摇胳膊那个亲脸,一付你不答应就死给你看的架势,吵的闫立头晕脑胀,糊里糊 涂的答应了下来。听他答应了,猛女们一阵欢呼,各顾各的忙了起来,有的给闫立找衣服假发,有的准备化妆品,有的给他找鞋,不一会儿,所有的东西都摆在了闫 立身边。
猛女们丝毫没给闫立反抗的机会就七手八脚的帮闫立脱掉了T侐和裤子,完全没有避讳的意思。演出的裙子是件黑色亮片连身短裙,很性感,闫立纤细的身材穿起来 毫无障碍,只是臀部并不丰满,即使腰很细也不太显得出S型身材。换好了裙子就是肉色丝袜和鞋。怕他不适应高跟鞋,猛女们先给闫立找了双中跟的,让他排练的 时候先穿着,到了晚上真正演出再换统一10厘米的高跟凉鞋。这让闫立十分庆幸,假装第一次穿高跟鞋很不适应,来回走了几趟就表现的略微自然了。等带上假 发,猛女们被闫立的造型惊到了,猛女A绕着闫立打量了一圈,痛心疾首的说:“比我们还适合做女人,叫你万年小受果然没错,这还不把那帮色男人迷死啊!”主 要是为了下午的排练,猛女们怕麻烦并没有给闫立化妆,只是督促着闫立熟悉舞蹈动作和走位,目标就是到晚上能配合好大家完成演出。开始的时候,闫立还表现出 一脸的不情愿,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越来越沉迷于这种感觉,全心的演好自己的角色。在外人看来,这只是一群女孩在排练,没有人发现什么特别之处。只有闫立 自己知道,在里面排练的是一个叫‘艳丽’的女孩。
晚上的演出很正式,局里大大小小的领导全部到场,第一排就坐,这也让演出的人们很是兴奋。猛女们仔细帮闫立化了妆,裙子高跟鞋都帮他穿好,检查了一遍没有 太大的纰漏,这才放下心来等待上场。随着《NOBODY》开场音乐的想起,闫立紧张的随着猛女们走上舞台摆起了造型。开始的时候人们并没有注意到这个站在 后面的漂亮女孩,随着舞蹈的开始,轮到闫立站在主位的时候,一些猥琐的目光瞬间被吸引了过来,还有人在猜测,这么漂亮的女孩,怎么以前从来没在局里见到 过?演出还算成功,没出什么差错,博得了台下热烈的掌声。在谢幕的时候,闫立身边的猛女A突然出手拉掉了闫立的假发,台下的观众立时愣住了。什么情况啊? 而旁边提前得到授意的主持人趁机介绍和调侃了几句,惹得台下又是一片笑声和掌声。
下了台闫立才知道,猛女A为了演出效果,提前和主持人沟通好了。这让闫立有些生气,好一阵埋怨。但是观众似乎很喜欢这个桥段,最后都选了这个节目做为最佳 表演奖,局长甚至临时起意要亲自发奖。锦旗被局长直接发到了闫立的手中,拍着闫立的肩膀,局长笑眯眯的说:“小闫啊,不错呀,很漂亮吗。”闫立赶忙表示对 领导的感谢,只是隐隐觉得,局长的笑容里似乎有些别的东西存在。

爱的堕落(二)

    国庆之后,平静了几周,一天早上刚到单位,闫立就被科长叫进了办公室。“小闫啊,过几天局长的秘书就要下放到基层任职去了,领导亲自点名调你去接替他的工 作,这可是个难得的发展机会,你要好好表现啊,说不定以后我这个当科长的还要托你照顾呢。收拾一下赶紧去局长的办公室报到吧。”听到这个消息闫立有点发 愣,这算是天上掉馅饼吧,但同时也有些不安,不知道局长的喜好,连怎么拍马屁都发愁。高兴也好害怕也罢,闫立还是匆匆准备了一下赶到了局长的办公室。
局长见到闫立还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鼓励了几句就让前任秘书带着闫立去熟悉一下工作。工作内容其实很简单,安排好局长的工作日程和部分生活琐事,但具体怎 么做还是需要个人的体会。闫立被前辈灌输了几天做秘书的注意事项和要点,就开始了自己小心翼翼的秘书生涯。和以前对局长严厉的印象的不大一样,接触多了闫 立觉得局长平时还是一个很和善的中年男人,工作闲暇还会和闫立聊聊家常,询问一下闫立的生活情况。没多久,闫立就适应了秘书这个角色,把局长交待的各项工 作处理的很是妥帖,也渐渐介入了局长的部分生活,偶尔陪局长出去考察或者负责局长参加酒宴时的接送。做了秘书以后,因为要随时听候领导的召唤,闫立的生活 受到了一些影响,回家和妻子亲热的机会减少很多,而变装的机会几乎就没有了,这让闫立很是郁闷。
随着工作步入正轨,闫立和局长也较为熟悉了一些,了解的也更多。有时局长在参加过饭局之后,会让闫立送他到另外一处房子休息,那是局长的‘金屋’。一天, 局长的私人饭局过后,闫立按照局长的吩咐又把他送到‘金屋’休息。扶着微醺的局长进屋之后,在客厅里帮他稍作整理,闫立就想提前离开,但却被局长叫住了。 “小闫啊,上次你们一起表演的那个舞蹈很不错啊,正好今天有机会,你再表演一次给我看看。”听了局长的话闫立没明白到底是什么意思,本能的开口拒绝:“局 长,我这穿着男装跳那个不好看,等以后有机会再给您表演吧。”“衣服这里有,在那边衣柜里,你去挑件换上。”从来没有单独在别的男人面前穿过女装,闫立沉 吟了半天,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局长是不是有别的企图啊。见他有些不情愿,局长又开口说到:“下个月局里要进行职务评定的工作,会很忙,就没时间这么放松 了。”局长话里的意思闫立明白,想要顺利的通过职务评定就要讨好他,不然门都没有。想了半天,闫立狠狠心,跳就跳吧,又不是没看过,反正也很久没变过女装 了,就当过过瘾吧。
闫立打开床边的衣柜,发现里面女装很多,大半是比较性感的,也不知道是局长第几奶的衣服。大概的翻了一下,闫立发现了一套他最喜欢的OL装,兴奋地拿了出 来。里面是一件吊带的黑色连身紧腰修身短裙,胸部还有蕾丝花边,外面是一件粉红色的半袖小外套。又找了一双薄的肉色丝袜和一双镶钻黑色高跟凉鞋,甚至还有 一顶日系亚麻黄色的长卷假发。挑好了衣服,闫立抱着这些躲进了卧室。虽然以前有过这样的幻想,但突然让他当着另外一个男人的面换女装,闫立还是没敢。
没多久,换好衣服的闫立害羞的低着头走了出来,看着以前身边的小男生以一个白领丽人的造型出现,局长也被惊呆了,近距离观察的感觉果然和舞台上不一样,真 是一个美人,虽然没有化妆,但一点都不比自己那二、三、四奶差。局长就这么呆呆的看着眼前的美女,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下面慢慢的隆起。一直低着头的闫立却 正好看到了局长蓬勃的欲望,红云瞬间布满了粉嫩的小脸,心里不免腹诽到,男人果然都是色狼。看到闫立变得愈发娇羞的样子,局长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强装 平静的说:“挺漂亮的,开始吧。”
在这种尴尬的气氛中,闫立打开电脑,搜索到《NOBODY》的曲子,稳定了一下情绪,开始了自己为一个男人单独的表演。表演的过程中,闫立一直没敢注意局 长的反应,就假装是自己一个人在屋里自娱自乐,只是这种旁边有色男人注视的另类感觉,让闫立有些异样的兴奋。而闫立投入的表演,也让局长不得不掩饰一下自 己一直处于勃起状态的下体。表演完了,闫立不管局长仍有些挽留的意思,匆匆的换下女装,逃也似地离开了。回到家后还在胡思乱想,一边觉得有男人欣赏感觉也 不错;一边又骂自己是小骚货,竟然想男人。翻来覆去的整晚都没有睡好。
第二天上班后,闫立还是有些不太敢面对局长,只是低头完成自己的工作,而局长竟然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示,弄的闫立整天坐立不安,暗自嘀咕,难道是自己想多 了,局长根本就没有什么别的企图。
企图还是有的,只是看来局长并没有打算这么快动手。闫立明显的感觉到在第一次给局长单独表演之后,局长对他的态度又好了不少,甚至有些宠溺的成分,就像对 待一个女孩,工作中出点小差错也不会再被严厉的责备,甚至局长还送给他一些补品,特别交代他要按时服用,按局长的说法是:“干工作,要有一个好的身体,不 然我可不放心把更重的任务交给你。”闫立不清楚局长所说的更重的任务会有多重,但被人照顾的感觉还是很受用的。这之后局长又找机会让闫立单独表演了几次, 还特意的给闫立新买了几套性感的裙装。而闫立也没有了当初第一次那样的抵触,觉得只是表演的话,也不失为一个取悦领导的好办法,还下功夫学习了一些化妆技 巧。虽然明知道有些剑走偏锋的意思,但出于本身对做女人的渴望,还是让闫立沉沦在和局长之间暧昧的感觉里不能自拔。

爱的堕落(三)
两个月下来,闫立已经完全适应了这种生活,除了两人独处时换上裙装后表现出那浓浓的女人味,平时工作中偶尔还会在局长面前流露些撒娇的动作和语气,等自己意识到不太合适时,总是会被局长笑眯眯的打量弄的瞬间羞红了脸。现在的局长已经不满足于单纯的看表演了,时常会有搂抱抚摸之类的揩油动作,但也不会非常过分,所以闫立也就默认了。而让闫立最烦恼的却是另外一件事,自己的身体最近有些异样的改变,皮肤变得比以前细腻了,臀部有些膨胀的趋势,连乳头也变得异常敏感,这明显是在向女人发展啊,难道被男人占便宜还会有这样的效果?!这让闫立很不理解。但闫立却不敢让别人知道自己身体的变化,尤其是老婆。平时不再像以前一样和老婆腻在一起,甚至有些躲着她的意思,也很长时间没和老婆亲热了,主要是怕被老婆发现了不好解释。想来想去也没办法解决,而更让闫立感觉有些奇怪的是,老婆应该感觉到他和以前有些不同,竟然一点表示都没有。

    这一天,局长在看过闫立自己新学的热舞之后,硬拉着闫立坐在他的腿上,两个人
就以这样暧昧的姿势随意的聊些家常。“去洗澡吧,我们一起。”局长突然提出了这样
的要求。闫立马上就明白局长到底是忍不住了,打算今晚真正的把自己从一个‘少女’
变成‘少妇’。以前自己女装的时候,虽然幻想过和男人做爱,但是事到临头了,闫立
还是不太敢突破这个底线。看着闫立犹豫的样子,局长冒出了一句不着边际的话:“这
次你老婆也和你一起申请了职务评定吧?”闫立明白,局长是打算要拿这个威胁自己,
如果不同意,不但自己的前途没有了,连老婆也没有升迁的希望。但要是答应和他上床,那自己这算什么呢?出轨吗?被老婆知道了会有什么反应?!思来想去,闫立横下心,以老婆的野心程度,会很在意仕途的发展,就当为老婆献身了,既然自己没有别的途径,以此替她争个前程,也算是对得起她对自己的那份爱。虽然说这是外遇,但又不是和女人,也不算背叛老婆,尽量瞒着她就是了。打定主意,闫立红着脸点了点头,起身向浴室走去。
来到浴室里,闫立表现的很柔顺,他像个真正的女人一样,帮局长脱下衣服,然后
转过身把自己身上的裙子和内衣也脱了下来。局长的身体还算健壮,至少比很多官员的啤酒肚健康多了。而局长看着闫立已经发育的有些女人S型身材的样子,没有表露出任何的惊讶,却引发了蓬勃的欲望。局长丝毫没有顾忌闫立的感受,直接把他压到浴室的墙上,开始热烈的吻上闫立的粉嫩的小嘴。闫立被局长的强势震住了,呆呆的没有反应,局长的舌头很容易的探入了闫立的嘴里,和闫立的香舌绞在一起。闫立并不是没有接吻的经验,只是第一次被当做女人索吻,异样的刺激也让他很快的兴奋起来,渐渐开始回应男人的侵犯。
看着闫立有了反应,局长也开始进一步的挑拨闫立的欲望,耳垂、锁骨一路向下吻
去。当闫立的乳头被局长含到嘴里,强烈的冲击感让闫立情不自禁的‘啊’了一声,略
显柔美的声音更加刺激了局长的欲望。他示意闫立蹲下去帮他口交,已经有些迷失的闫立没有一点抵触,张开小嘴把局长已经硬挺的阳具包了起来,无师自通的开始又舔又吸,伺候的局长十分舒服。享受了一会儿这个娇滴滴的男人用红唇为自己服务,局长把闫立拉了起来,让他转过身去双手伏在墙上,微微的低下腰抬高屁股,用淋浴头简单的冲洗了一下闫立的菊穴,又弄了一些沐浴液涂抹在自己的阳具和闫立的菊穴口,让后扶着他的细腰,用龟头轻轻的摩擦闫立那娇嫩的菊花,慢慢挺着硬邦邦的阳具一点一点的往里挤,等龟头差不多撑开了菊穴口,猛的一下把阳具直插到底。
开始的时候闫立感觉到了菊穴口的压迫,一点点的被撑开,一个硬硬的东西探进头
来,然后猛的一下,一种身体被撕裂的痛苦充斥着闫立的感观‘啊..啊’,他忍不住的
大声尖叫了起来,“疼啊…慢点,疼,疼死我了…”局长没有任何动作,阳具就这样
塞满闫立的菊穴。过了两三分钟,那种撕裂的痛感渐渐的淡去,菊穴依然被占据着,却隐隐的有些酥痒。“恩…动一下啊。”闫立有些羞耻的说。
“想我帮你啊,叫好听的。”
“恩…好哥哥,亲哥哥,你动一下啊,人家里面痒。”也许是被破身的原因,闫立
很自然的转换到了女人的状态,再没有了以前的矜持,只希望这个占有他的男人赶紧进行下一步的动作,好减轻自己菊穴里酥麻的感觉。胯下玩物的哀求起了作用,局长开始了抽插的动作,由慢而快,渐渐加速。而闫立娇媚淫荡的呻吟也在局长的动作中渐渐高昂。几百下的进出之后,随着闫立高潮的到来,局长的精华也直接的喷射到了闫立的菊穴之中。浴室里只剩下两个人粗重的喘气声。
激情过后,两个人匆匆的冲洗了一下,局长竟然抱起了闫立,要带他一起去床上休
息。双手挂着局长的脖子,蜷缩在局长怀里的闫立注视着这张有些棱角的面孔,心里一遍遍的默念着:“这就是我的第一个男人。”

爱的堕落(四)
有了第一次和局长做爱之后,闫立毫无悬念的沦陷了,女人的生活是他曾经梦想过的,虽然不是百分百的时间都以女性的面貌出现,但也有了大半。平时的男装下彻 底换上了女性的内衣,身边没有别人的时候闫立会和局长亲吻调笑一下,甚至午休的时间在办公室里和自己的男人亲热一番。这种放纵的感觉极度刺激,加上身体的 变化越来越明显,闫立也就越来越多的找借口晚回家或者不回家,以此来逃避面对老婆时的尴尬和愧疚。工作之余,闫立完全以性感的女装陪伴在局长身边,有时还 会和局长一起参加一些私人的聚会,经常有人会夸赞局长新找的这个小情人性感漂亮,闫立听了心里也美滋滋的,丝毫没有抵触局长二奶的这个身份,也从来没有人 怀疑过这个美丽女孩的真实身份。
一个周末,局长大学同寝室的几个同学要聚会,一起去天上人间K歌。都是些已经有了点社会地位的头头脑脑,要求每人自带两个女伴。闫立听了这个消息有些吃 味,嘟着嘴在旁边生闷气。看着闫立可爱的样子,局长想了想,嘴角露出一丝坏笑,打电话约了一个女孩,叫她直接去天上人间某包间,然后哄着闫立打扮了一下, 换了件裙子,让司机开车送他俩直奔目的地。
等局长和闫立来到天上人间,进了预订的豪华大包间,发现人已经来的差不多了。房间里已经有四个男人,每人身边左拥右抱的腻着两个美女,真是花团锦簇,燕瘦 环肥,各具风采。有清纯可爱的少女,有身材火辣的御姐,还有风韵犹存的中年熟妇。而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对双胞胎,同样的红色露肩紧身裙,同样的波浪长发,同 样的妆容,惹得他们哥几个对拥有这对双胞胎姐妹花的男人称赞不已。
局长因为到的最晚,告了个罪,罚了两杯酒,拉着闫立坐了下来。没过多大一会儿,局长另外叫来的那个女孩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来到包间,一看走进来这个女人,闫 立就吓了一大跳,竟然是自己的老婆孙玉芳。闫立慌乱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脑海里的念头转的飞快:“她怎么来了,如果被她认出来我该怎么解释啊,她要是看 到自己老公打扮的这么性感和别的男人亲热会不会当场发飙啊?!局长应该知道孙玉芳是自己的老婆,那他叫她过来应该是有预谋的吧,是想故意羞辱我吗?还是真 的想把我们夫妻俩个都变成他的情妇?!”胡思乱想的闫立怕被老婆认出来,蜷缩在局长身边,尽量不和她正面相对。孙玉芳却没有太过在意已经靠在局长身边的这 个性感女孩,而是妖娆的坐在局长的另外一边,一副非常熟稔的样子,完全没有陌生的感觉,就像以前经常应付这样的场面。看着老婆这样的表现,闫立隐隐觉得局 长和老婆之间似乎有点私情。但他现在根本没时间考虑这个,全部的心思都放在怎样应付眼前的窘境上,祈祷千万不要被老婆当场发现自己的身份。
心乱如麻的闫立有些拘谨,但其他人完全没有这样的顾虑,玩的很是高兴。要么和自己的女人们唱歌、划拳、喝酒、亲嘴儿,要么调戏两句哥们儿和他的女人,一会 儿让这些美女们学模特走秀,一会儿又让几个身材火爆的美女大跳艳舞,花样百出,淫声浪语不绝于耳。这中间,闫立被局长硬拉着唱了两首暧昧的情歌,也给大家 表演了一段儿热舞,还被局长用嘴强灌了两口红酒。平时两个人独处的时候,闫立还是很喜欢这种浪漫和温存的,但今天是在自己的老婆面前,打扮的一副风骚的样 子,被另外一个男人揩油,这让闫立有些难以接受,既羞愧又刺激,本能的抗拒却还隐隐的有点小渴望,弄的闫立百爪挠心,不知该怎样选择。而更令闫立抓狂的 是,自己的老婆也和局长亲密的不得了,接吻爱抚,大庭广众之下毫不顾忌,这真是男人的耻辱啊,以女人的打扮,看着自己的老婆在自己面前和别的男人亲热还不 能说,天下最悲催的事莫过于此。在这种羞愧和耻辱的双重刺激下,闫立那有些脆弱的男性自尊心慢慢出现了一丝丝的裂缝。
玩闹到12点左右,聚会终于结束了,局长上了车,左手搂着闫立,右手搂着孙玉芳,吩咐司机送他们到局长的那个金屋。有点喝高了的局长明显比平时话多,不时 的调笑着身边的两个‘美女’。忽然局长略显神秘的和两人说:“你们猜不到吧,其实刚才我哥们儿身边的那些,都是女装的男人而已。”闫立和孙玉芳都被局长的 话吓到了。“怎么可能,那些都是美女,完全看不出男人的痕迹啊!”孙玉芳对局长的话有些怀疑。“绝对没错,他们都和我说过,这些都是他们费了些心思才弄到 手的极品伪娘。老四身边那两个少女,都是他带的男研究生,不这样不让毕业。老大身边的那对双胞胎你们看到了,那是他们的父亲得了绝症,没钱付医药费,才被 老大用钱砸,强迫着他们做了老大的情妇,下面没割,隆了胸的。老五的那俩御姐,纯天然,没动过手术,身材火爆吧,实际上他们都已经结婚了,妻子还是亲姐 妹,他们俩纯粹是为了钱和房子,暗地里陪老五,就三年。还有我们老三身边的那个中年美妇和刚成年的小女孩,其实是亲生的父子,老的是老三公司的会计,因为 被老三拿到了贪污公司财产的证据,才被胁迫做了女人,他们父子现在可是姐妹相称啊,哈哈,有意思吧。”听完局长的一堆话,闫立心里唯一的念头就是:这个世 界,远比想象的黑暗。

爱的堕落(五)
坐在车上,闫立和孙玉芳不时的被微醉的局长抚摸亲吻,弄的闫立异常的紧张,生
怕被旁边的老婆看出端倪。来到局长的金屋,闫立找了个机会凑到局长耳边小声的撒娇哀求:“快让她走,你想怎样都可以。”局长看着闫立窘迫的样子,嘿嘿坏笑,就是没有让孙玉芳离开的意思:“只要你乖乖听我安排,你老婆的问题我来解决。”听到局长的回答,闫立沉默无语,目前看来除了顺从没有别的办法,局长到底打的什么主意闫立不太清楚,但至少今晚他们夫妻两个都要在局长胯下婉转承欢是肯定的了。在自己的老婆面前被另外一个男人侵犯,以后自己还怎么在老婆面前做男人。闫立完全不知道今后的生活该怎么办,除了依靠眼前的这个坏男人。也许这就是做二奶的代价吧,男人的尊严和自由,甚至还包括自己曾经挚爱的老婆。
孙玉芳似乎到现在还没有察觉和自己抢男人的这个美女是自己的老公,主动的在局
长身边献媚想多争得一点宠爱:“好哥哥,你有段时间没来找人家了,都快想死你了。
”听到老婆的话,闫立心里一痛,虽然在老婆被局长召唤来陪唱这件事上闫立猜到了这
种可能,眼前的局面证实了这个猜测,闫立不由的对老婆多了一丝愤恨,‘亏我还这么
爱你,为了你的前途,用自己的身体取悦局长,原来你早就红杏出墙了,还和我抢一个男人,一定要想法好好收拾你。’闫立恨恨的想着,妖娆的靠上了局长的另外一边:“好哥哥,赶这个女人走吗,人家会好好伺候你的。”虽然多了一丝对老婆的恨,但闫立还是不想亲眼看到老婆和这个男人亲热,也不想老婆看到自己被这个男人欺负,试图做最后的努力,让局长赶走孙玉芳。局长显然不会让闫立得逞,坏笑着对闫立说:“艳丽啊,你们是好姐妹吗,不要不团结。侍候好了我,你们姐妹两个都有好处的。”听了局长的话,闫立知道躲不过去了,这个男人是打定主意要在今晚一起玩弄他们夫妻俩个,路走到这里,已经没办法回头,只有听天由命了。闫立再没有其他想法,默默的忍受着局长在他和老婆身上的爱抚,准备接受这个事实。
不一会儿,局长已经开始动手脱孙玉芳的衣服,转头对闫立说:“艳丽啊,帮我脱
了裤子,你先帮我吹。”闫立心里屈辱极了,却不敢不听从他的吩咐,跪在局长的腿边
,把这个正在侵犯自己老婆的男人胯下的阳具释放出来,轻轻的含在嘴里,慢慢的开始吮吸。正在被局长亲吻的孙玉芳抽空瞟了一眼闫立,看着这个不输给自己的美女,满脸红霞的跪在旁边,生涩的舔着局长的JJ,心里有一丝小得意。
眼前淫靡的场景彻底击碎了闫立男人的自尊,老婆被别的男人压在床上爱抚,自己
趴在旁边帮这个男人口交,夫妻两个都变成了男人胯下的玩物,那自己还能做回男人吗?!既然做不回好男人,那就做个坏女人,得到自己想要的权力和金钱,肉体又算得了什么!彻底想开的闫立再没有什么顾忌,越来越卖力的替局长口交,还不时的伸手抚摸老婆的性感带,挑逗他们的情欲。大受刺激的局长没心情再做前戏,抽出闫立嘴里的阳具,把孙玉芳压在床上,猛的将坚硬的JJ插进她已经淫水泛滥的小穴,孙玉芳‘啊’的一声尖叫,爽的紧紧抱住局长的肩头,两腿缠上了局长的腰。局长没管孙玉芳的反应,开始大力的抽插起来,每一下都顶到孙玉芳的花心。而闫立也没闲着,他爬到旁边,一边双手揉捏着孙玉芳的乳房,一边和局长热吻。被局长干的舒服的孙玉芳意乱情迷的摸上了闫立的大腿,不经意间还摸到了闫立的胯下有些硬的小肉芽,似乎一惊但转瞬即逝,因为局长猛烈的动作很快把她送上了巅峰。但局长还没有尽兴,他转身把目标对准了闫立,扒下他的内裤,扶着闫立那雪白的大屁股,把依然硬挺的阳具塞满了‘艳丽’的菊穴。已经习惯了后庭被抽插的闫立丝毫没有感到疼痛,现在的他更加享受这种被男人占有的感觉,即便他曾经是个男人,但现在只是一个在男人胯下尖叫呻吟的骚货。
看着两人另类的做爱方式,想想刚才迷乱间摸到闫立胯下的东西,孙玉芳若有所思
,又仔细的看了看闫立的相貌,孙玉芳凑到闫立耳边小声的问:“老公,是你吗?”听
到老婆的话,闫立早没了先前意图掩饰的想法,魅惑的冲她一笑:“老婆,我骚吗?看
着你老公被男人操,你是不是也很兴奋啊?!”这么淫贱的话让局长更加的亢奋,加大
了抽插的力度,闫立马上说不出别的,只剩下娇媚的喘息呻吟了。看着两人的表现,孙玉芳笑了笑:“老公啊,你怎么比老婆我还骚呢,被男人操得感觉很爽吧。”说着她凑到闫立的胯下,把他有些硬硬的小肉芽含在嘴里,帮闫立口交起来。前后双重的刺激,让闫立的叫床声更加的淫荡,没一会儿,随着局长兴奋的大吼,把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射进闫立的菊穴,闫立的小肉芽也爆发在老婆的嘴里,三个人都躺在床上喘息着,房间里弥漫着淫乱的气息。
事情既然已经公开了,三个人也就都没了顾忌,整个晚上花样翻新的玩了不知道多
少次,到天快大亮,三个人累极了,局长才一左一右的搂着两个美人沉沉睡去。醒来之后,闫立从老婆嘴里得知,很早之前,孙玉芳就和局长勾搭到一起了,上次的职务评定也是局长发话给办的,但闫立对此已经不怎么在意了,他心里有了更远的计划。而孙玉芳对于老公献身局长的做法也很理解,主动的把女装时的老公认作‘艳丽’妹妹,两人回家后,还经常陪老公一起逛街选购化妆品和性感的女装。在局长特意给闫立准备的‘保健品’的作用下,再加上老婆以及局长经常的按摩,闫立的乳房发育到了B杯罩,做爱时也更加的敏感,而闫立的JJ竟然没有受到影响,依然能够勃起,这也让三个人淫乱的床上运动更添了几分乐趣。
一年多之后,局长升迁到省厅任职,带着闫立和孙玉芳一起办理了工作调动,随行
的还有孙玉芳刚生下不久的一对双胞胎儿子。每当局长看到这对娇艳的姐妹花一人抱着一个粉嘟嘟的婴儿喂奶的样子,就忍不住的兽性大发,肆意的玩弄一番这对昔日的夫妻。可是他并不知道,闫立早就和老婆商量好了,找机会在省厅里寻找一个更大的靠山,
为她们将来的升迁铺路。
爱的堕落,需要权力和金钱的填补,这,是现实。

一条评论 (+add yours?)

  1. howardx02
    9月 30, 2011 @ 10:09:21

    爱的堕落,需要权力和金钱的填补,这,是现实。說得好,那又是如何填補的呢,應該是后續文章應有之義罷?!

    回复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分类

版权声明

本站内容多为转载,由于部分文章年份较早,难以查清具体版权信息,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在相关文章后留言或发邮件至lvlili5201314@gmail.com

博客状态

  • 13,379,260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