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装侍者92天


<1>闹剧
一转眼,已经到了 舅舅家了.
我叫奈许,今年18岁. 我的家是处于偏远的乡下地区,因此当我决定往都市发展时,父母立刻举双手赞成,并帮我连络到住在上海的舅舅和舅母.舅舅是一间意大利餐厅的老板,和舅母一 起经营着,听他们说最近有一个侍者不作了,我刚刚好可以补上这个空缺,在这个餐厅打打工,为我的未来铺路.
舅舅家是一栋别墅,从外观看起来,似乎挺有钱的.和我老家的差距和止千百倍呀!
“丁咚!”我按下了门铃.
“来了!”应门的是一个看起来不甚老的女子,姿色普通, 想必就是舅母了!”请问你是..?”
“我 是XXX的儿子!叫做奈许!”我急忙踏上一步,面带微笑的说.
我 以为我此举会为舅母带来好印象的,不料她脸色一变,叫道 “儿子!?”
这时的我,只觉得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笼罩在我的头上.
被请进去后,只见舅母发狂似的把舅舅从楼上拉下来,而他看到我,第一句话,竟然又是: “儿子!?”
怪了,生为男儿又有错啦!?
但接下来,这两个活宝你一句我一句,解释了老半天, 才把情况解释清楚;
原来,他们餐厅缺的 人,是门口招待生,这个位子理所当然是由女的来当任,而我舅舅又很天才的以为我爸爸生的是个女儿,所以才会演出这场闹剧.
不过也不能怪他就是了,毕竟他们多少年没联络了,而我也知道当初我母亲在怀孕时,是天天烧香拜佛祈求生个女儿的,哪知 老天开了个玩笑,搞成现在这个尴尬模样.
” 那…这怎么办呢?”我问道.
” 这我怎么知道?明天就要上班了,现在也来不及临时去找人代替了”舅舅说着,点上了他的烟.
“招待生有这么重要吗?”舅母质疑.
“那还用问啊,当然了,很多客户都是看我们的招待生的姿色不错才一再光临的呢!”舅舅说着,似乎很苦恼的 样子.
“唉..”舅母叹了口气,转向我, 对我打量了一下.
“咦?你长的也 挺清秀的嘛…”舅母说,”把你打扮一下,应该也是个不错的女孩喔..”
“不会吧!!!”我跳了起来,以近乎尖叫的分贝叫出这三个字.
“也对喔,而且声音也挺细的…好,就这样如 何?明天起你去上班,上到有人来接班为止,然后…”舅舅不怀好意的笑了笑,”你住在我家吧,住宿完全免费,一个月给你1千5!”
喔…金钱的诱惑果然不同凡响,我开始认真 思考,想想反正现在也回不了家,那,我还有任何选择吗?而且听起来似乎也蛮好玩的…算了,我乐观的天性已经无药可救了.
“到底怎么样?”舅母已经不耐烦了,”快点吧!如果真 的要做的话,不赶快给你特训怎么来的及??”
我 木然的点了点头,就被这个急性子舅母给拉上楼了.
看来,这会是个漫长的夜晚…
<2> 舅母的化妆间
进入舅母的化妆间后,我先是 被带去洗了个澡,我一出来就被他们牢牢按在梳妆台前,逃都逃不掉.从镜中我清楚的再看了自己一眼,嗯,是男的没错.真是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我现在的心情;既 不想在这里一是无成,又不想说离18年的男人生活.被按在椅子上,动弹不得,心中反而有一种很奇怪的轻松,大概是因为接下来的生活并不是我自己选择的,感 受不到那种自己做决定的压力吧..
正思索间,只见舅母忙着帮我上粉,擦眼影,涂口红…等等我的脸从未经历过的遭遇,又一边告诉我这个怎么上,这个怎么涂,好 象要我以后自己做似的.唉,看起来很简单,应该难不倒我的.另一方面,舅舅量了量我的腰围,又帮我剃脚毛,液毛,胡渣,和眉毛.只见他们忙东忙西的,又从 一个大纸箱里翻出了一堆女性用品.我不由得捏了把冷汗. Y�� ;JP r
舅 舅和舅妈耳语几句后.就下楼了,好象是要去整理我的新房间吧?不管了,舅母现在正把一顶超长的黑色假发放到我头上!感觉好象一路到我的背部去了.稍微甩甩 头,那头发晃动的感觉,轻轻擦在背上,就跟真的一样..
还 没完呢!当我正陶醉再新发型的触感时,一下子,舅母突然把两块东西黏到了我的胸口,不用我说也知道是什么了吧!
“哇~看起来跟真的一样~呵呵,这可是38 C的大乳喔~”舅母笑着.
哇~这个感觉也很真耶~也是随着我的呼吸摆动.看来, 当女人不见得比男人差喔~阿不不,又在胡思乱想了…
接 下来,我又被套上了束腰,丝袜,以及女用内裤.
束 腰真的把我的腹部都压下去了…这感觉真不好受,跟RF比起来,这简直就是地狱.幸好当我看到我的腰围被挤到仅仅27吋时,又觉得很有成就感了! (虽然我一直都不是个胖胖的男孩子.)
丝 袜感觉真的很棒!尤其是当我的脚毛都被剃掉的时候!我想我已经爱上纳凉凉的触感,和一个女孩子的每一部份了!
最后,就是如何保护好我的亲爱的小2弟弟啦~这可是很痛苦的,舅母二话不说,就先往我 的重要部位连贴了2层胶带,被压抑的好不痛苦啊~现在我就是想兴奋也兴奋不起来了..而且还得坐着上厕所!看来,要习惯这些东西还得要好长一段时间…
喔对了,我也问过舅母了,为什么她会有这么多现成的 道具给我?舅母只是笑笑,说舅舅也有一些不太好的习惯的.虽然我听不太懂,但舅母很快的转移了我的注意力,因为她把我再次放到镜子前.
我真不敢相信镜中的女孩是自己..俏俏的睫毛, 淡淡的画眉,小巧的眼睛和鼻子,以及鲜红的双唇!再往下看,看到了自己的魔鬼身材,我想,这就是所谓的性感吧?没想到,我见到的第一个性感年轻女孩,竟然 是自己! (乡下的姑娘…呵呵..)
” 呵呵…不错吧?你舅母我可是有名的化妆大师呢~”
舅 母的话把我重新带回到现实. “喔..果然厉害~”我想不出别的赞美词了,不过我应该可以想到一推赞美我自己现在的美貌的话.
“接下来,要教你一个女孩的礼仪,说话语气,走路姿态 和各种女孩的话题了!”
当晚,我坐在自己的新房间前反复练习化妆的技巧,并且试穿了所有的衣服,我想,我还要去添购才行.才一天而已…我的外 貌,心态,已经几乎完全改变了.真是不可思议呀..原来,当个女孩,可以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 ~ 难怪妈妈当年想要个女孩了.
明天,就是”奈儿”新侍者上班的第一天了!我满怀的 不安与兴奋的复杂心情,在这个通满惊奇的夜晚,缓缓入睡.
<3>Primero Noche=第一夜
今天,我一早就醒 了,这是我乡下人的好习惯之一.
下了床, 洗把脸,我又开始化妆了.嗯嗯嗯…先来点粉底,再来眼影…喔,睫毛掉下来了,要夹上去….
不知不觉,一个小时过去了,现在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女人动作那么慢,原来,这些东西还真麻 烦呢!
我看着镜中的自己,再 一次的陶醉在自己惊人的容貌中.
所以,我 迟到了.
我是被舅母连拖带丢的从楼 上丢下,连早餐都只扒了几口,又被舅舅拖上机车.在途中,我的制服裙拼命被风刮起,虽然有点害羞,但我不得不承认,这种感觉真的不错,比长裤来的好多了. ”
舅舅的餐厅是一间意大利菜,名字叫做”Primero Noche”意思是”第一夜”的意思,听起来,有点暧昧耶..
不 过等我们到达后,我马上对它改观.那是一栋很精致的建筑,外面有凉亭和桌椅,门口装潢的美轮美奂,架上意大利的三色国旗,一眼便知是座外国餐馆.里面不得 了,总共有三楼,第一楼是个开放式厨房,和酒吧,第二楼有自助餐,三楼则是包房.舅舅带我看过了整间屋子,一一指点,这样我要带客人进来时就可以帮她们找 个好位子了.别忘了我再…3分钟就是个门口接待员了!
舅 舅刚把话说完,就看了看表,说: “时间到了,我们一起去集合吧!”
在一楼,所有的侍者集合.
” 今天,我们有个新的接待员!叫奈儿!”舅舅说着,所有的侍者便一起给我鼓掌. “她是我的侄女,但是,请大家并不要因此而对她有所偏见!为了表示公私分明,我将派她做3个月的接待员,就跟妳们一样,如果她表现不好,请大家立刻告诉 我,我绝不从宽!
“好了,各就各位吧,奈 儿,妳就跟那位小琳姊姊去吧,她是已经做了1个月的接待员了喔,跟她学习吧!”说完,舅舅与其它侍者就走了,只剩下我跟那个小琳.
小琳长的蛮高的,跟我差不多(或者是我太矮 了?),留着马尾和一张甜姊儿的脸.她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非常的活泼.
“嗨~妳是奈儿对吧?”我点点头. “呵呵。。妳长的蛮可爱的嘛!”
“谢谢..”我低着头,感觉我的脸好象红了.拜托,第一次被称赞,竟然是被称长的很可爱..我的男性尊严呢???
“哎呀,这么害羞怎么行?”她靠过来,拍拍我的肩 膀.”妳就叫我的英文名字好了,在餐听大家都得这么说,因为,老外是很多的!”
我看到了她胸前的名牌,上面写着 “Sabrina”
第一天,我从她身上真的学到很多东西,像是一些普通的意大利文,英文,还有各种礼仪,态度.我感到她真的 非常的专业,每一个客人进来,都做出了相当甜美的微笑,真正达到了以身作则的道理.反观我,一天&下来我撞到客人6次,跟其它服务生撞到3次,打 翻了2杯饮料,2个盘子.这就算了,客人进来我始终不能做出像Sabrina般专业的微笑,更甚者,我还把”Hola” ( 妳好)和 “adios” (再见) 讲反了,不过也让餐厅添加不少笑声就是了,Sabrina这样安慰我的.至于那些杯子和盘子,舅舅也苦笑着说就当是我的学费好了.
当晚,当我卸下妆时,我可怜的小2弟弟终于被解放了. 躺在床上,身着女性的睡袍,我暗自发誓我一定要把这份工作做好,才能对的起我的父母,舅舅和舅母,还有….Sabrina.呵呵,我要向她看齐,做个 好接待员.
没错,是个很好的”女”接待 员.
<4>心跳的更衣. 
不知不觉的,到了周末.Sabrina 和我约好了一起去逛街.
餐厅基本上是一年 无休的,尤其是我们接待生,不像其它服务员一个礼拜有一天假日.幸好我们的工作时间较晚,所以并不算太难过.
于是今天,礼拜六,Sabrina跟我约出去逛街,也是在早上.
我们一路看了好多商店,大部分的东西,都是我 这个乡下人没见过,也没听过的.什么计算机啦,手机啦…看来我还得花一段时间才能适应.好不容易,逛到了时装店,我想起舅母今天叮咛我一定要买几套衣 服回来,她要考验我的配衣服的能力.于是我抓了Sabrina就往店里钻.
“怎样,这件好不好看?”我问着,拿了一件粉色的连身裙,在镜子前晃来晃去.
“嗯..”Sabrina低头沉思,”这样吧,妳还是 去试穿看看不就好了?”
说着我就被推入试衣 间,然而,Sabrina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 咦?Sabrina妳怎么..”
” 怎么,不好意思啊?没关系啦,大家都是女人嘛~”
” 不…不是…”我脸都红了.这怎么可以!要是,不小心让她发现了我鼓鼓的下身,那,那可怎么是好! d
“哎哟,换个衣服也拖拖拉拉的,拜托,姊姊只是好奇像妳这样的美女的身材而已 嘛!”
我漠然不语.
“怎么,这么害羞阿?”她越讲越起劲,竟然真的不走了.
我的回答就是直接把她推出去.
后来我总共买了2套衣服,帮舅母省了不少钱.
我们先回我家放了东西,然后就准备到餐厅去上班 了.
一路上,Sabrina仍然不忘了糗 我,说我害羞的时候,好可爱,但是力气却比一班的女生大很多.
” 妳还记得礼拜三的那个西班牙人吗?”她笑着说
” 怎么不记得,她可是问了我个超级尴尬的问题呢!”
” 喔?妳还记得啊?他问了什么”她一脸就是要我讲的意思.
“Tienes uno novio?”我脸又红了.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妳有男朋友吗).
“可不是吗,嘿嘿,我做了这么久都没有人问我呢!不过,妳那时怎么就没有使出妳的暴力因子呢?还是,喔, 妳喜欢他?”
“可恶…” 我又用力推她.
“哈哈哈…妳真是可 爱!”她笑着,不像在餐厅时的专业,反而是发自内心的笑容.
今 天似乎很平静,至少,到下午6点前都是的.
下 午六点,一位男子出现在门口,正当我迎上去想施展我新学乍练的问候语时,他就自己走了进来,看到我时也只是稍微楞了一下,随即上到二楼去 了.Sabrina叫住了正要上去抓他下来的我,并告诉我他叫里奇,跟餐厅有约,每个周末晚上7到9点间他都会来演奏吉他谈唱,我们周末也因此没有自助 餐,把二楼的空间留给他发挥.据Sabrina所说,他似乎小有名气,而且水准也真的不差.
她见我一脸好奇样,便好心的主动要代替我值今晚的班,让我有机会亲眼目睹里奇的表演.
当我7点上二楼时,里奇已经准备好了,他全身就一把黑 色电吉他,配他一袭黑色礼服,在灰暗的灯光下,简直是帅到最高点.他唱歌之前先介绍他准备唱的歌,还开几个玩笑,才开始表演.
他的第一首歌是来自赵传的”我很丑,但我很温 柔”,他充满磁性的歌声,马上带我到了另一个领域,让我完全陶醉在他的歌声,不由自主的为他鼓掌.整整两个小时的演奏,我的眼睛完全没有离开他.
他似乎也注意到我了,终于,在剩下几分钟的时 候,他说 “今天的最后一首歌,我想献给一直在我左手边为我鼓掌的女士,这位美丽的女士,请问您想听什么歌?”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我.
我一句话也说不出,到不是因为害羞的老毛病犯了,而是因 为我不知道有什么歌适合在这个场合唱.我所知得,就仅限于儿歌像…”我的家庭”之类的,好象不太适合吧?
他微笑着等了一下,又说 “既然这位女士不肯开金口,那我就献上一首最贴切的歌好了. “When you say nothing at all” by Ronan Keating.”
前奏开始…”it’s amazing how you can speak right to my heart, without saying a work, you can light up the dark~ ….”
不知是不是献给我的关系,这首 歌听起来特别好听…
之后我恍恍惚惚的 回到了岗位,大家也都在准备收拾东西了.
这 时,只见里奇从楼上走下,直到我面前,对我说: “怎样,好听吗?”
“好…好听阿!”我吓到了,没想到他会过来找我.
“谢谢妳的捧场!我们明天见啰!”说完,他就走了.
Sabrina走过来不可思议的样子问我发生了什么事了?我说没什么,但她怎么也不信.还直说我走桃花运 了.
那时的我根本没有察觉她的表情怪怪 的.
我只知道,今夜,会很难入 眠.
<5>音乐晚会
第二天我如常上班,骑着脚踏车,享受被风包围的快感.
今天因为是礼拜天,客人本来就比较多,忙到我竟然都没注意到Sabrina的异样. 她今天一直不跟我说话,本来大家忙所以我也没怎么注意,但是到了4点多大家准备休息片刻时她仍然嘟着一张嘴,我这才意识到她今天嘴部肌肉好象都没有放松 过.
“怎么了Sabrina?”我 问
“没事”
“不会吧,妳今天连笑都不笑耶..有心事吧..要不要 说出来,好过一点?”我关心的问.
” 不…”她勉强一笑”我…我只是脸部肌肉抽筋而已.”好象我就不知道她在找借口似的.
我也没办法再说下去了,一个人独白的滋味不太好的.我一个人就静静的坐在一旁休息.感到两个人周围的空 气好象平白降下了好几度.
一到6点多,里 奇又来了.他今天仍是抱着他的那一把电吉他,穿著似乎并没有改变,大概灯光太暗了吧.
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Sabrina一看到他进来就拌到阶梯而跌倒.里奇立刻展现绅士风度将她扶了起来,很诡异 的,我觉得Sabrina那时候正在微笑.大概是我也学上了女人的多疑起来了?舅母教的可真好啊.
里奇扶她起来后竟然只礼貌性的问候了几句就不管她了.真不敢相信他竟然对这样一个美女毫 不感兴趣,Sabrina的脸色更加阴沉,我想这就是所谓的严重脸部抽筋吧.
我有点不敢相信里奇竟然走到我的面前.
“小姐..妳叫奈儿对吧?”他面带微笑,好象在跟一个很有吸引力的女人说话一样.可惜,我并不是.
“呵呵,是呀,你还记得我啊?”我还是很惊 讶.
“那当然,任何欣赏我的音乐的 美丽小姐都是我心中念念不忘的女神.”他在向我示好吗?
哈 哈哈,真有趣,可惜我不是个真女人,要不然我真的对他有兴趣也不一定呢.我拼命对自己说着.
“啊..哈哈.”女人的专利,没话讲时,微笑.让男人去担心接下来的话题.
“今天还来听我的演奏吗?”
“啊..今天啊..”我看了一眼正在跟老外聊天 的Sabrina,她仍然没有笑容.”今天大概不行了啦..”
“是吗,那没关系.我看妳好象对音乐也蛮有兴趣的嘛,是不是?”
“是啊!”他怎么知道的?
“那么,今天表演完后,请妳上来跟我一起收乐器如何?顺便跟妳解释一下音乐.”他深深呼了口气,”那,就 这么说定了!等一下见了!”他跑上楼了.
我 愣住了.
他显然是有准备而来的,下了个陷 阱让我不得不赴约,真是有一套.不过话又说回来,他要不是对我有意思,大概也不会这么做吧?
正当我考虑是不是应该先去心理医生确认自己有没有断袖之癖时,我再一次的,没有注意到Sabrina的 眼神.
10点了,我硬着头皮上楼去.里奇 很显然的在等我.
“呵呵,我就知道妳会来的”他抱着吉他.
“呵呵”微笑,最好的回答.
“那么,来跟妳讲点音乐的基础如何?”他晃动着他的吉他,我觉得他正在炫耀.
“我有任何选择吗?”我知道我很扫兴.
“喔.”他很快镇定下来.”不好意思,我一谈到 音乐就变了个样..”他在紧张,而我不确定,他是不是因为我而紧张.
“那么,请开始讲吧.”我拿了张椅子,很斯文的坐下.
“好..首先,任何乐器,它的乐谱都可以用五线谱来表示,最基本的7个音,do re mi fa so la ti 还有高音的 do.”他随手刷了一下吉他,唱了一段旋律.”so mi mi, fa re re, do re mi fa so so so.”
嘿!我知道,这是”小蜜蜂”的 旋律.
之后我们就醉心于音乐的世 界,他教了我认谱的方法,还有吉他上6跟玹上的基本音色.我还跟着有模有样的唱了几个音.听起来还不错,他说.我一直不知道我的声音也可以这么有艺术性, 这么甜美,几乎就是女孩子的声音了.
一切 都很美好,一直到他有意无意的”不小心”(我宁可这么相信着)的将他的手臂环绕在我的脖子上.我几乎是跳起来的,因为,我觉得这已经超过了普通朋友的界线 了.在说,我是男的耶!!
“我…我得 走了.”我结巴了.
“现在?”他看看表” 已经很晚了,我送妳回去吧?”
“不不 不….我..我自己就可以来了.”我说完便急急忙忙的冲下楼. 
里 奇也真是的,看不出来我是个男的吗?我编骑着脚踏车,一边想着.我好象超速了.
对了..Sabrina呢?
<6>天秤.
一早起来,觉得脸上有刺刺的东西,才突然惊觉到自己昨天忘了刮胡子了.不行啊,要是美女脸上有点胡渣,我不是形象全 毁了?
我已经很习惯女装的感觉了吧… 现在我走路会不自觉得扭屁股了,舅母说.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呢?我今早在”Primero Noche”的门口,不禁的想起来.站在门口,我终于决定,既然我此刻也做不了什么,就顺其自然吧.
“Good morning young lady!”一个声音在我背后响起,我感到一只手放在我的肩上.一转头,原来是那个上次问我有没有男朋友的老外.呃,他不会讲中文.
“oh, hi.. mr… uhh…”我支支吾吾的,忘了他的名字了.
“Oh, my name is Ted!” 他说, “So you don’t seem to remember my name do you?”
“I.. I’m sorry..”
“Oh, that’s very unrespect of me! how’s that, let me have a opportunity to date with you today and i will forgive for your unpoliteness?”
天啊,这是 什么世界.竟然因为我不知道他的名字就叫我跟他约会一天?跟他约会我还不如去回我乡下水沟陪老鼠过夜!!!
“Don’t disturb the lady! what does that make you, dork?”那个叫Ted的人被一把推开.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个戴着棒球帽,身着便服的年轻男子.他的声音,我很熟悉.
“Who are you?”Ted脸红了,显然不太高兴我的救世主的现身.
“Her…” 里奇看了我一眼,”Brother!”
没 事干嘛跟我称兄道弟的,喂喂喂,你太过分了. .
“Now get your ass away from her, get it?”哇,英雄…可惜我是个假的美女.
Ted走了,但是嘴巴喋喋不休,大概在问候里奇的妈妈 吧.
里奇朝着Ted的身影”啐”了一下, 也问候了Ted的妈妈几句.
“奈儿,妳没 事吧!”
“嗯..我还好,你呢?”
“呵呵,别担心,有我在,他绝对不会再有机会碰你 了!”
其实也不会啦..必要时我只要脱下 裤子,除非他是双性恋,要不然大概对我也不会太有兴趣的.
” 谢谢”我很有礼貌的,”对了,你今天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来?”今天是礼拜1耶..而且是中午耶!
“喔,这个啊,我来吃午饭的啦.”
“喔是吗,那,赶快进去吧,我已经迟到了!”
我就位后,里奇才大摇大摆的走进来.Sabrina的朝气立刻消失了,我看到她直接回到更衣室.
我仍然礼貌的问候里奇 “先生您好!请问一位是吧?吸烟吗?”
” 一位,不吸烟.”
不知如何,我们两个都笑 了起来.
我带里奇到了一个靠窗的座位.待他 就坐后,我也不客套了, “那我立刻去找人帮你点菜.”
“别走!”他一把抓住我的手.
” 干嘛?”我不懂.
“你帮我点菜啦.”
“不行啊,这不是我的工作.还是去找Milena姊 姊帮你点菜吧.”
“不!”他抓的更紧 了.”听着奈儿,我来这里除了你以外其它人我都不想见.”
” 为什么?”
“因为妳才是我来的原因,她们 不是.”
我觉得我的呼吸都要停止了.
“好好听着,我要义式生牛肉,天使之发鲑鱼面,还有 提拉米苏.”
唉,听起来好象很简单,但这 些都是我们的招牌菜,很贵耶!我都还没吃过呢.
” 还有.. “他的眼睛咕噜噜的转. “你要陪我吃.”
” 什么!!!”我叫着,注意到大家都在看着我,急忙想摆脱他的手,可是他的力气真的很大 “不行啦..我还要工作呢..”
“有什么关系,礼拜一下午人是最少的 了,Sabrina一个人就忙的过来了.”
” 咦?你知道她的名字?”
“那当 然…怎么样,陪不陪我?”
我还有什么 办法呢?
一个下午我就陪他坐在那里 吃.我们一起分着,原来,意大利食物真的不错,难怪我们的餐厅总是高朋满座.
里奇的父亲很有钱,所以他才能拥有好几支的电吉他,还有可以在这种一般大学生无法支付的餐厅就 餐.他主修商业管理,准备日后接下他父亲的庞大资产,音乐只是他的兴趣,不过也因为有背后的金源,他才能有机会买到各种的唱片来自己研究,抓音,演唱.
我的背景嘛..就一五一十的跟他讲啰,当然,我会说 我小时后就是个女的.
他差不多4点 的时候离开,说他的乐团有练习.并塞给我一张纸条.
目 送他出去,我才注意到Sabrina不见了.
“Sabrina 呢?”我问Henna姊姊.
” 喔,Sabrina喔,她早在2点的时候就走了啊,说是说身体不舒服啦.但是谁都知道是为了什么啊.”她笑的花枝乱颤.
“啊?”
“小妮子啊,里奇原本是她的男友啊!想当初里奇追她的模样,就跟他现在追妳一样 啊..”
她又说了很多话,但我听不进去 了.
难怪Sabrina那么难过,我想, 我一个男子汉,总不好跟她抢男朋友吧?
那 么,我就有很多事要做了.
<7> 音乐早餐
竖立在我面前的,是一家很大的音 乐器材店.时间..嗯,我早到了.
昨晚,我打开了里奇给我的那张纸条,里面什么都没写,只有一张地图,和一个时间.应该是指要我早上9点到这家名 为”金利”的音乐行吧?
我看了看 表,现在才8点半..一定是昨晚我失眠惹的祸.昨晚我听了Henna姊姊的话,再看到里奇给我的纸条,现在我大概百分之九十九的肯定,里奇喜欢上我了.有 人喜欢是不错啦…可是不行啊,我是男的.男人跟男人之间是不会有小孩的,而且,爸爸也一再的强调过,要我娶个好老婆的不是吗?
不行不行.里奇,抱歉了. .
想了一个晚上,我终于决定要毅然的跟里奇说”不”,而 且,要跟Sabrina合好.怎么可以因为一个男人而放弃自己的好友呢?这样是会被雷公打的喔.
“咚!”门突然开了.
真是吓死我了,这个门开的真是毫无预兆,然而,当里奇出现在我的面前的时候,我才是真正的被吓到.
“哇,你这么早到啊?”他满脸的微笑.
“没..没有啦,我..我是要来跟你说…”我接不下去了.说不出口.
“喔,先进来再说吧!”
他推开门,我欠身进去.里面琳琅满目都是乐器,从大到小,从口琴到钢琴,每一个看起来都那 么的精致.
“呵呵..这是我好友的 父亲的公司,我们交情匪浅,所以才能在营业时间之前带你过来.”他边说边开灯,”过来,我要给你的东西在这里.”
我跟着他,经过了一段走廊.来到了一个小房间.房间上 的门写着:工作室.
里奇开灯. “自己挑一只吉他吧,没关系的,我已经付过钱了.”
我 惊讶的无话可说.在一个圆桌上,摆着5把非常精致的木吉他,在明亮的灯光下,闪耀着光芒.
里奇走过来,把手放到我的肩上,轻声的说 “没关系的,去拿一把你最喜欢的.”
我呆呆的走过去,轻轻的抚摸着每一支的吉他.
“可是..我..我不知道要拿哪一支啊..每一把, 都很好嘛..”
“呵呵,既然如此,”里奇 走道一把吉他旁边. “那就这一把吧,我弹过一下,觉得这把的音最好.”
我拿起来,刷了一下,感觉不出有什么不同.
“呵呵..试音不是这样试的啦..”里奇把吉他拿走,坐在桌子上,就这样的弹了起来:
“只怕我自己会爱上你~不敢让自己靠的太近
怕我没什么能够给你~爱你也需要很大的勇 气
只怕我自己会爱上你~也许有点会情不 自禁~
……………………….爱上你是我情 非得已….”
我闭上眼,倾听美妙的音乐. 我已经忘了我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了.
带着这 把吉他,我走出了门.
里奇说他要留下来善 后,这是他跟他朋友的约定.
我竟然让他抱 了我.
我骑着脚踏车,背着把吉他,前 往”Perimero Noche”餐厅上班.路过一个公园时,突然传来一声尖叫.
声音很熟悉…于是我下了脚踏车,放好吉他.轻轻的走到公园里.
一个女子被三个看起来像是无赖的男子包围着.
“…呵呵..小妞,有没有空啊?”一个男子嘿嘿嘿的冷笑着.
“陪陪我们吧,我们会让你很快乐的..”又一个男子逼上前去.
“不..不要啊,我…我还要去上班..”那女子抱着皮包,身体缩成一团.
“哎哟,上班啊,没关系啦,一天不上不会怎样的啦.”
“可..可是..”那女子试图挣扎.
“嘿,我们都好话说尽了,妳这婊)子还不肯乖乖就范 啊!”一个男子恶狠狠的说.
“上呀!”另 一个男的拿出一条手帕.
“啊!”那 女子连声音都发不出来,就倒地不起了.
她 倒地的那一煞那,我清楚的看到了她的轮廓.
我 知道我得救她.
<8>偷袭.
没错,她是Sabrina.
我来不及多想,两手往嘴一塞,”毕~~~~~” 的吹起了口哨.
我大声的叫喊着 “大家快来啊!绑架了!!” 猛按脚踏车的喇叭. “啊,警察先生来的好,快快快,把她们抓住!!”当然不会有人来了,这是个很偏僻的小公园,在这个时候,别说是警察了,就连行人也没有几个.我无计可施的 情况下用出这一招.不料却收到奇效. 
那三 个脑筋不太灵光的歹徒一听到口哨声就慌了起来,再听到警察这两个字的时候,根本就是拔腿就跑.Sabrina就被丢在一旁,安全了.
我急忙把她抱起,还好,并没有明显的外伤,看来只是 被***迷昏了.
我抱她走到水池 边,用手舀起了水,洒在Sabrina的头上.这招果然有效,不多时,Sabrina就醒了.
“啊..这是哪里啊..”她摇晃着头,还是不太清醒的样子.
“太好了!妳醒了!”
“啊..妳是!奈儿!”Sabrina马上跳了起来.四 处张望, “咦?那些奇怪的人呢?”
我 看她很紧张的样子,于是我走到她身后,把手放在他的肩上: “别紧张,他们走了.”
“妳..妳救了我?”他似乎不太相信的样子.
“那当然了.我们是好朋友啊!怎么可以见死不就呢?”我有些得意.
她低下了头.”妳..谢谢…”声音几乎听不到.
我什么都没说,只是带着她到一旁坐着.公园的 椅子,总是很宽的,在这个没有人的时候,似乎,是个讲话的好地方.
“Sabrina…”我勉强开口.”我知道了妳跟里奇以前的事..”
她身体一震, “什么???”
“妳跟里奇的事..我很抱歉..”我平静的说.真的不 像我自己!我竟然这么冷静!
” 不…不!!!!”她痛苦的表情,洋溢于脸上. “妳不懂得..妳不会懂的,没有人会懂!!”
阳光从树荫间穿透,驱走了一天的乌云,洒在公园的草地上,我注意到他的眼角,有反光.
“Sabrina..”我试着安慰她. “相信我.我虽然比妳小,但是我真的愿意听妳的…”
” 不!!!”她已经歇斯底里了.”妳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在你来之前,他是多么的温柔..我每天都跟他通电话,他也都会跟我说他爱我!”
我眉毛抽动了一下.
“可是..”她继续.”自从那个礼拜六我让你去跟他相见 后,他马上对我不里不采.妳…妳这个贱(人!!!我的好心竟然让你把我的里奇给抢走了..”她哭了.”我好恨啊….”她一把推开我.
我一言不语.我知道他真的很难过,但是我真的不是故意 的..毕竟我从来也没有想要和理奇发生什么关系.
我 抱住了她.
“Sabrina..听 着.”我紧紧的抱着她”我一点也不喜欢里奇..我是认真的.只是我真的不知道如何把我的意思表达出来..我怕伤害到他.”
她听着.
“他没有什么好留恋的..Sabrina,世上还有很多的好男人.而且,我不能 失去妳.”
她突然不颤抖了.
我把她转过来,面对我. “Sabrina.忘了他吧.我不希望因为一个花花公子,而失去一个我一生中最好的朋友”我不敢相信我说了这些话.我连想都没想过这些话的说…
她伸出双臂,紧紧的环绕着我.”奈儿..对不起.. 原谅我的不谅解..妳说的对.让我们一起甩掉里奇吧!”
我 们两个轻声的微笑.我突然,情不自禁的,吻了下去.
在 她的面颊上留下了一个鲜红的口红印.离嘴唇仅有3公分之差.第一次偷袭,失败.
她的脸更红了,在阳光的透映下,显的娇红欲滴,配上眼角尚未舐去的水滴,穰人忍不住的心疼.
这,是我第一次跟一个女孩有如此亲密的接触.
而我,还身着女装.
<9> 走音的吉他.
时光匆匆,我来到 Primero Noche已经有75天了.
我 会记得的这么清楚,因为舅舅这天突然提醒我,再过不久我就可以脱离女装的日子了.
舅母并不是很高兴,我也不是.
因为我的女装打扮,我几乎完全变了一个人,我跟Sabrina的关系已经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了,我们有 时候早上逛街,下午一起上班,晚上一起吃宵夜,一起弹吉他.喔,想到吉他,就想到里奇.
自从那天我跟Sabrina和好后,我已经下定决心要跟里奇断绝关系了.所以,我就去跟舅舅谈.
“舅舅..你们真的需要里奇的演奏吗..?”
“啊?怎么会这么问?”他很疑惑”当初是 Sabrina介绍他来的啊.”
” 是啊..可是他现在开始骚扰我了耶!!!”
” 啊?不会吧,他的名声一直不错啊..”
” 舅舅!您是不相信我了是不是?”
” 啊…不是啦..唉..”他叹了口气”好吧,那你想怎么办?要我扣他薪水吗?”
“不要!其实在餐厅里的女孩们都很讨厌他的!”
“嗄!不会吧..难不成要我开除他?他很优秀耶!!”他掩饰不了语气中的惊讶.
要是换做我我也会很惊讶的.
“真的很需要他吗?舅舅,你想想,是整个餐厅重要呢, 还是周末的成绩重要?”
“喔… 这…”
“舅舅,我有个建议,想 想,我有天一定会离开做侍者的工作,对吧?”我继续照着我跟Sabrina还有其它女孩事先准备好的对话”那么,不妨把以后要代替我的是者先拿来训练一 下,这样就不会有像我的事情发生了.至于周末嘛,你知道女孩的吸引力绝对比男孩子大嘛,对不对?我可以跟Sabrina一起弹唱啊,我相信这样会更有卖点 的….”
女孩们的计划成功了.
后 来我说了些什么我也不太记得了,总之,里奇有一天特地来餐厅找我.
” 奈儿.我有话要跟你说.借一点时间好吗?”
我 看看Sabrina,她给了我一个眼神.
” 好吧,就一下喔.”我冷冷的说.
里奇似乎 楞了一下,才开口.”奈儿,从今天起我不会在这里工作了…”
” 喔,是吗”
“怎么,你已经知道了?”
“没有.”
“奈儿,我..”
我打断他的话.”已经’一下’了,丢了工作是吧,好,我知道了.”
“妳…妳怎么漠不关心的????”他的表情真好 笑,眼睛都跟鸡蛋一样大了.
Sabrina一定听到我们的对话了,我看到她摀着嘴在笑. 
“为什么我要关心?”我翻了白眼.
“我…我以为..妳..”他的整个脸因为惊讶而整个扭曲.
我再度打断他的话.”你的确是’以为’!因为我从来就 没有喜欢你.你就’以为’你赢的我的心了?”
他张大了嘴,说不出话来.
我 的内心闪过一丝歉疚,但是没办法,两个男人(?)是不会有结果的,这样对大家都好…
我转身走去,Sabrina给了我一个拥抱.
我没注意到里奇离开了,但是我听到他从我的心里,传来了一阵痛苦的叫喊.
我试着不去注意.
所以我跟Sabrina开始在周末演唱.她弹电吉他,我 弹木吉他,还有演唱.
一开始大家都有点不 太习惯,但久而久之就好了.正如我们之前所预料的,周末反而来了更多的客人.我们”吉他双妹”的名声,似乎也在这一带打出知名度来.舅舅开始利用我们的名 号来打广告,我们也开始收到不少的爱慕信.几乎每次演出都会有人主动献花献吻.
我都让Sabrina接受啦,听着,我不喜欢男人. 
Sabrina也一直没有再找个男友,虽然已经忘了里奇的存在,但是她始终没有接受为数 众多的爱慕者.当然,我也没有.我们都一起把那些信丢掉.
我 一直觉得,Sabrina和我中间有一道若隐若现的奇妙关系,这是我不能解释的,因为,无论何时,我一见到她,我就忽然的有精神起来,她也是一样,我们都 没有讲出来,因为我们都不想破坏这个奇妙的气氛.似乎也是因为这个,让她始终无法定下心来,交个男友.
我虽然希望她幸福,但是我却矛盾的不希望她有男朋友.
那些日子,过的好快,因为我们都好快乐.
所以,已经过了75天了.
到时候我要怎么跟她说明,我是个男孩的呢? ”
<10> 三月雨
迈入三月的上海,却又冷了 起来.
连三天说下雨但却没下,连一向准确 的气象报告都不准了起来.
Perimero Necho的生意也因为天气阴晴不定而不好了起来,连晚上会客满的情况都不复见.舅舅脸色也越来越难看.
一鼓低气压持续的环绕在我们的餐厅,看来是不打算离开了.
所以这天舅舅找我讲话时,我并不是很惊讶.
“奈儿,今天找你讲讲话是有原因的..”他已经习惯叫 我”奈儿”了,呵呵.
“舅舅,什么事情 呢?”
“嗯..奈儿,有没有注意到最近我 们餐厅的客人减少很多?”
“嗯.. 有啊,我跟Sabrina都没有前一阵子那么忙了.”我用手支着头.
“这样啊.”舅舅似乎很有心事.”今天有一个客人大声嚷叫,说我们的食物不新鲜.我听了后,就亲自出来安抚她,并赔了个不是.
我自己尝了口那块鲑鱼肉,果然不太新鲜,似乎可以说 明我们餐厅最近的宁静,是因为食物不新鲜了.
我 插嘴.”那是那些厂商的问题呀,应该打电话去问她们不是嘛?”
“没错,我也打了.”舅舅叹了口气.”没想到那些人竟然一口气咬定是我们的厨房运作出了问 题.连一点口风的不露就把我回绝掉,还放狠话,说不要我们提供食物就算了.”
我生气了.”哪有这种公司的啊!?不要就不要嘛,我们换家公司不就得了?”
“不行啊..”舅舅突然心平气和了.”你知道我们是卖 意大利菜的,所以材料都是很难从中国本地找到的.她们也是我们唯一知道有提供这种材料的公司.”
“所以才这么神气吗?”我还是很不高兴. 
“不..不只是这样..”舅舅低下了头,玩弄 着手中的铅笔.
我知道他接下来要说的话想 必非常重要,所以我也沉默不语.
沉 静了好长的一段时间,舅舅终于发话了.”我们跟这家公司也合作了有将近4年了,一直都保持很好的公事关系.我跟她们的老板私交也是相当的不错.照理讲,应 该不会发生这种事才对.”
“那..那你说 怎么回事?”我有不好的预感. 
舅舅不玩笔 了.他坐直身子,盯着我看: “你一直都不知道里奇的父亲吧.他的父亲是上海最有钱的几家金融业之一,跟政府有着很密切的关系.如果..”
我愣住了,不可能,里奇不可能会做出这种事的.
“..里奇的父亲对这些中小型企业施压,这绝对会有 效果的.谁也惹不起目前上海最有钱的金融业主啊!”
我 无语.
“本来我想想,应该不会有这种事发 生的,所以才很敢把里奇给解雇.没想到..他真的对你这么…”
舅 舅讲不下去了,我知道,因为我也找不到词句来解释目前我的心境.
事 到如今,我不得不相信–我真的很有魅力.
而 且还是对男人.
舅舅之后也没有说什么,因 为,目前我们处于被动,一定要等里奇的老爸来谈判,才会有转机.
不..这不会是真的..里奇不会这么执着的..看他对Sabrina的态度就知道了..
我一直这样告诉我自己,但是我的本能告诉我,舅舅说的就 是事实.
所以他要的是什么,钱?我的灵 魂?我的身体?还是那把吉他?
如果,他知道 我是个男人,恼羞成怒的情况下,会发生什么事情?
舅 舅辛辛苦苦创立的事业,会不会就毁在我手上?
但 是我什么都没做啊..我没有做坏事啊..
想 到Sabrina, 我突然一阵温暖,但马上又冷却下去了.
我 望着窗外,终于体会到烦恼的滋味.我现在懂了为什么有人会想要轻生了,有时候,活着比死的痛苦…
突然有一种想要跳下去的冲动.
等等,这是二楼,跳不死人的.
<11>三千个烦恼
接下来的两天,那个公司送的货物,不是死鱼臭肉就是干菜烂水果.
舅舅试了很多方法,比如说在食物里加点 酒,消除腥味,或者是用我们隔壁市场卖的牛肉来做牛排,但是结果不是食物变味,就是根本消除不了那些发臭的腥味.
我跟Sabrina几乎也不用作什么事了,反正我们门口 的菜单上有百分之九十九的菜都被标上”暂时停止供应”. 也不会有人想来这种大概只剩开水可以喝的餐厅来用餐吧!?
我们都在等,等一些人来谈判.
舅舅每天都愁眉苦脸,一下子似乎苍老了许多,连舅母都 看不下去了,想逼他留在家里休息.
我 则是每天做恶梦,梦到我被里奇强吻,然后突然发现我变成一个女的,被迫跟里奇结婚.我每天都在跟恶梦与罪恶感搏斗,几乎都没有怎么睡,现在都得要画浓一点 的妆才能掩饰我的黑眼圈了.
然后,在舅舅 跟我谈话之后的第4天,一部Mercedes Benz大剌剌的停在我们餐厅的门口,一看就知道是户有钱人家.我们这一群早就闲的发慌的侍者,也终于紧张了起来.
两个身材魁梧的男人,身着一袭西装,从车子里走出.里 奇跟着出现.
当他们一起进入餐厅的时候, 我的呼吸几乎中断了.Sabrina在我耳边轻声: “那个就是里奇的父亲了.”她指了指其中一个高大的身影,看起来也有五时出头了.
舅舅立刻迎上前去,招呼他们坐下.里奇看起来有点紧 张.
客套一番后,舅舅质问另一个西装男 子, “梁老板,请问一下,最近的货物怎么品质这么差?”
” 那请问一下,您为什么无缘无故开除敝公子?”里奇的爸爸接口.
” 我之前解释过了,他对我们餐厅的侍者有不小的引响力,对他们的工作有负面的影响.难道这就可以对我们餐厅实施这种的措施吗?”
里奇的爸爸显然没料到舅舅的态度会这么强硬.楞 了一楞,才接着说”这跟我可没有关系,是梁老板自己的运货管道有问题,不是嘛?”他转向梁老板.
舅舅也是.
梁老板低下了头,一句话都没有说.我怀疑他来这里是干嘛的.
“但我今天来不是为了这个的.”里奇的爸爸接着说.”里奇告诉我,说你知所以会 开除他,主要是因为他跟餐厅里的一个侍者在谈恋爱..”
我 全身一震.
“…因为那个叫奈儿的侍者 是你的侄女,所以你才要开除里奇,而且你早就看我儿子不顺眼已久,根本就不在乎里奇的演奏为你带来的收入.”
这会是里奇讲的话吗?不像我认识的他啊.
“我做的事都是考虑到大局的.至于真正的原因,我想这个你也没有权力知道吧? 但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我开除你儿子绝对没有私人的因素.”
两个人都说的有点动气了.
接 下来的几分钟,仍然是他们的争执,两个人越讲越火大,但是里奇和梁老板仍然一句话都没有说.
“儿子,你过来!”里奇的老爸终于使出绝招了.”把你要讲的话赶快讲出来,让大家知道你的清白!”
完了,我想,他一定有什么很伤人的话要说.
但,他一言不发的走到我的身前.
“奈儿,还记得我吧?”他突然的问我.
“什么什么!?我..我当然还记得你啊!?” 我慌了.
他突然握住我的手,我不知道他是 怎么找到他们的.
“今天,我豁出去了!”他激动的说.”奈儿,自从那天我离开后,我的眼中就祇剩你的身影.我根本不能思考, 不能呼吸,脑中都是你的模样!!我…我从来没有这种感觉过.奈儿,我爱你!!!”
我感觉到他的手在颤抖,或是我的?我全身冰冷,只觉得一瞬间全世界的人都在看我怎么回答.我身边的空气停 止流动,我的血液冰的象西伯利亚的河流,我的耳朵麻木,我的嘴唇凝固.我的脑中开始逆向行驶..
“你好!我叫Sabrina…”
“喔,去吧,我帮你看着.”
“他是我的最爱..”
“里奇的老爸是…”
” 里奇骚扰我..”
“只怕我自己会爱上 你~……”
……
我知道了我该怎么做.
我抽回了在里奇手中我冰冷的象铁的双手.
我拿下了我的假发.
<12>男人
所有的人一时间都愣住了.
从Sabrina为首的侍者群,里奇的老爸,当然还有 里奇,每个人的嘴吧都快要掉到地上了.
舅 舅只是搔搔头皮而已,不过也不会有人会去注意他了.
大 家的目光,都宏在我的假发上.
拿下了假 发,我的脸就完全变了个样,从甜美可爱的小奈儿,一瞬间变成了呆呆的奈许.而我脸上所画的浓妆,似乎也不过是为了我的病态做了个最佳脚注而已.
我的血液开始解冻.我的头脑开始正常运转. 我知道我做了什么,我很清楚,但是我就是说不出来那是种什么样的感觉.似乎,对女装的狂热,对女性给我带来的转变,我有点舍不得,然而我终于是回到了我原 来的面目.一瞬间,所有过去的酸甜感触,都随着我的假发一起跌落于地板.
我再也没有女性耍赖的特权,没有可以依靠的肩膀,我是个男人,我应该自己独当一面.奈儿永远不存在这个世 界上,只有我自己,奈许,才是真的.
当我 脸上的黯然逐渐消失,众人也随之回过神来.
“儿子,走吧,这种人你该早早忘掉!!”里奇的爸爸扶着已经惊讶过度的里奇,缓缓的走出门外.里奇一句 话都没有说,但是,他的无力的眼神说明了一切.
梁 老板对舅舅赔了个不是,也离开了.
舅 舅还是在搔头.
Sabrina似乎刚刚回 过神似的,惊叫了声:”天啊!!”就立刻飞也似的离开了餐厅.
其 它侍者也终于恢复了,纷纷惊叹:
“天啊,你办起女人来可真出色呢!”
“不会吧,你真的是男的??”
“老板,你以前就知道了吗?”
“呵呵,里奇得到报应了…”
舅舅清咳了一声,示意他们闭嘴.
“奈儿..不不,奈许.”他微笑,”赶快去追她吧.”
“他?她?哪个她?”我不解.
他拍了拍我的肩膀,微笑道: “那就要看你啰!不过,至少要把这把吉他带过去.”他指了指我放在餐厅,那把里奇送我的吉他.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就点了点头,抓起了那把吉他.
当我也冲出门口的时候,我似乎撇到舅舅嘴角神秘的微笑,还有他的大声的祝福:
“这里我会处理的,放心吧!祝你好运!”
我来到了十字路口.
他 会往哪走呢?我焦急的想着.
快点想啊.. 奈许,你可以的.
路上的行人纷纷投以奇怪 的眼光,看到一个男人头穿著女装,背着把吉他,在红灯前焦急的等着.
绿 灯亮了.
我拔腿就跑,因为我知道他会在那 个我们共同拥有回忆的地方等着.
<13> 断玹,续曲.
一样的公园,还是没有 人前来.这是我们真正开始的地方,我今天要让这里变成我们永恒的地方.
Sabrina坐在那个椅子上,静静的抽泣.
我悄悄靠近,深呼吸
“Sabrina”我轻声的叫.
她猛地一回头,看见的是我.”你在这里干嘛,奈…不,”她找不到称呼我的名字.
“奈许.”我平静的说.
“对啦,随便啦.”她怒不可遏.”反正大家就是要欺骗 我是不是?先是里奇,再来是你,嘿,我还以为你是我的好朋友呢.没想到从头到尾你都在骗我!”
“对不起,”我不敢正视她,”我现在就是来道歉的..”
“到什么歉?”她脸红的样子好可怕.”你又没做错什么,是怪我太白 痴,竟然看不出你是个男人罢了!”她把脚边一块石头踢的老远.
我 不知道她踢足球.
“Sabrina..听我说..”我抢上前去.
我把我这90天来的经历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她,毫无保留.她的脸色渐渐地缓和了.
然后等我说到里奇的部分时,她又渐渐生气了起来.
终于,她打断了我.”所以你不跟里奇约会的原因只是 因为你们是男的吧?哼,我还以为你真的关心我..”她说着说着竟然又哭了起来.
我脑袋灵光一闪.我终于了解到我之前提到的奇妙的感觉是什么了.
原来,我们都离不开对方,原来,我早已钟情于她.
就在我终于了解到我心灵深处的秘密时,阳光再度透过 树荫,洒在春天的新枝上.我的脑中一片清明.
我身手擦掉她的泪水,擦掉我的浓妆.
我捡起吉他,直接进入”爱很简单”这首热门歌曲的副歌.
“I love you~…”
就在我吐露心曲的同时,我感到她投来了跟我相同的眼 神.
我掷下吉他,在公园内细细阳 光笼罩的春天,我仍然身着女装,但是顶着个男人头,拥有成长后的心,我进行了我第二次的偷袭.
第二次的亲密接触,离目标的偏差值是0公分.
******
我 一直不知道我把那把吉他摔坏了,直到我以”奈许”的身分正式加入Primero Noche,她们要求我弹奏一曲的时候. 
没关系,我知道我会努力赚钱买一把吉他的.
舅舅的餐厅重新回到轨道上了,梁老板脱离里奇父亲的魔爪,再度向Primero Noche提供良好的材料.
舅母有点不太高兴,因为她不知道那些我用过的服装道具该给谁用.
我打算建议舅舅.
里奇再也没有回到餐厅,大家都说他大概会去自杀
我呢?
我 跟Sabrina一起脱离了接待生的行列,因为我们都一起服务满三个月,92天.我们成为服务生,并且在周末固定为餐厅演奏.
我们的绰号也换了,从”吉他双妹”成为”吉他伉俪”, 我跟Sabrina都很喜欢这个绰号.
我 记得,在欢迎我回到Primero Noche的那一天,Sabrina偷偷问过我:”如果哪天你又得要办女孩的话,你会做吗?”
我深情的望着她,”为了你,我会.如果是其它人嘛,那再说啰.”
她紧紧的抱着我,良久良久.
我怀疑她有没有闻到我擦的香水,还有我穿的女用内裤.
-全文完.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分类

版权声明

本站内容多为转载,由于部分文章年份较早,难以查清具体版权信息,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在相关文章后留言或发邮件至lvlili5201314@gmail.com

博客状态

  • 9,066,132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