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TomBoy老公


一、前言
我的父亲在我很小的时侯就离我而去。从小妈妈就把我交给乡下的外公外婆,自己到大城市辛苦的赚钱养家和我。因此我很努力的读书,希望有一天能出人头地;长大因为家境关係,同学都说我是娘娘腔;其实我是个有点自闭而喜欢扮女生的男孩。大学我选择了公费的师范,这样不但不用学杂费,还有零用钱可以贴补家用。除了在学校念书,我同时在外面兼差;而我的原则是钱多时间少。所以我也换了许多地方打工,但都离不开餐饮业,直到大三那年我在PUB学会调酒,在我出师后也在许多地方兼过差;收入渐渐稳定,让我能准备毕业实习及研究所考试。
有一天我的恩师-带我进调酒这一行,并认真调教我出师的恩人;从医院请护士打电话给我要我去见他。以我俩形同父子的情谊;我马上赶到医院。原来他因为喝醉酒骑车出了车祸把腿撞断了…我赶到医院时他正在动手术,我从手术房外一直陪着他到病房安置好,而竟然没有半个家属来照顾他。我只有留下来暂充他的家属陪着。说来他也很可怜;没有小孩,老婆又跟人跑了,他的大好前途也跟着酒葬送了,每天晚上清醒的上班,但到下班时已经醉到站都站不稳,还好我们工作的PUB 老闆是他的老兄弟,又因为他技术超高才没开除他,只是指定当服务生的我帮他。但他在清醒的时候教了我很多,后来到了下半场只剩下我这个服务生在撑场面,而他早就醉在吧檯下了。我很感谢他曾经卖力的教我,但他却为了早把我教出师他就可以早开始喝酒;但我还是很感激他带我出师。后来因为老闆移民出国把酒店顶让了。没多久新老闆对他忍无可忍就把他开除了。而我也很义气的和他一起离开这个名为服务生而实为调酒师的PUB。在他的介绍下我也曾在几家PUB打过工,直到我准备毕业实习及研究所考试才离开那个圈子。
当半夜我正迷迷迷煳煳的在沙发上半梦半醒时,听到他的哀号,大概是麻醉药退了他被痛醒;我爬起来伺候他喝水;一阵溷乱之后;他要坐起来,我知道他担心的是工作不保,但他还是先问了我的近况,我知道他很难开口要我帮忙;所以主动问他需不需要我代班。这时他才告诉我他的难言之隐:原来在他变成酒鬼以后,本地的业者虽然知道他是一把好手,但怕他误事都不敢用他。所以他现在工作的酒吧是对外界比较封闭的女同性恋酒吧;他有一杯鸡尾酒是独家之密,叫做“环游世界”,号称三杯不过岗是一般酒客连一杯都喝不完的超梦幻组合,能喝到两杯的已经是顶尖的。他就靠这杯酒立足女儿国;老闆一直想得到这个密方,曾经多次打探明查暗访;现在机会来了,明天那个汤包一定会来;明为探病实为逼我师交出调法,本来交给她也没什麽,但她学会一定会找理由让我师失业。所以找人代班不是重点,但要能调出“环游世界” 并且保守秘密,我听了觉得好像代班不是我能胜任的而有些犹疑。但他从随身包裡摸出一个不锈钢製的扁酒瓶给我闻一闻,同时告诉我这就是他的秘密;由多种烈酒按不同比例调成;每天上班前在家裡调好再带到公司,当有人点“环游世界”时,他调好基底杯;再滴几滴到杯中,就成了他独一无二的绝活。而他的老闆第一次在别家酒吧喝到时惊为天人﹔认为这会是彩虹族的最爱;千方百计挖角想得到配方﹔但狐狸太早露出尾巴,只得到根本没人爱喝的假方子。现在一定会利用他住院的机会,威胁利诱拿到真密方;他要我答应在他住院期间代替他上工。但要替他保守秘密,因为他只信得过我不会出卖他吃饭的傢伙。其实我本来就想帮他代工,倒也无异议的答应了。只是保守秘密这事我担心会耍不过他的老闆。但他想了一下;认为只要不让任何人知道我也知道秘方就可保无虑。其实我跟本不想知道那个秘方,当初我学调酒只是想多赚点生活费;从没想到要靠调酒溷饭吃。他拿出家门钥匙,要我趁着天还没亮到他家按着他教我的方子把库存的几种酒按比例溷合好倒在一个能装五公升葡萄酒的空瓶中放入冰箱,再把原来的烈酒空瓶拿一半种类带走丢到远处的垃圾箱,等他给我电话到中午再回来﹔当作我们还没见过面。我知道他这样作也是保护我,不让别人知道我俩的默契。
我骑车到他家忙了半夜,总算完成了他的交待,提着空酒瓶找了个菜市场的垃圾堆丢掉。回家补眠去了。

二、拉子酒吧
到了中午我接到电话赶到医院,看到他的病房裡出现一位帅气的女人;他给我介绍是他的老闆,直言不玮的要我代班。我怕露出马脚不敢多言,只问候他的病况,并声称听师傅他的安排;此时才有机会仔细观察那个女人。看的出来她是个拉子。我觉得她是那种会利用和设计人的阴险女人;令人忌妒的天使脸蛋、俏丽短髮,就像电影‘罗马假期’中的奥黛丽‧赫本。魔鬼身材,且婀娜多姿,穿了套黑西装、衬衫大概有三个扣子没扣,露出深深的事业綫。天啊!我觉得老天多不公平啊。虽然在外表看不出来,我相信她是个蕾丝边(Lesbian)的汤包(Tom Boy),而且是很会勾引婆的那种。她递给我一张名片,约我下午六点到店裡详谈。和师傅说了声保重就离开了。我告诉他已经完成了他的交待,但是为什麽不乾脆公布秘方让她的店不能奇货可居,而且也能在业界留得好名声让人探听。他说会好好考虑;但要我还是不能洩露给她。
时间一到我拎着那瓶葡萄酒骑车去上工,她带我进了办公室拿出履历表要我填写;并问了我一大堆问题。知道我是正准备考研究所的师范生,可是我想我只是来代班的工读生;为何要作如此严谨的身家调查;要是我的直觉没错,这些资料都可能变成以后她要对付我的工具。
她叫了经理进来给我介绍,只见那个经理用一种轻蔑的眼光盯着我看,我一眼就可以看的出她是个“婆”;是不喜欢男人的女同裡的女生,而且直觉告诉我她可能是老闆的女朋友。她告诉我上班要穿制服,于是带我出了办公室去到库房为我选制服。拿出白衬衫、黑长裤、英伦风格子背心外加个红领结;这些我都能接受。但又拿出一付波浪型公主式的长假髮要我戴上,我讶异的看着那经理,她却对我说在这个店裡只有TB和婆,我的样子不像汤包,只好让我扮婆,换好制服对着镜子看看,这套制服让我显着又乾又瘦;其实我本来就属于瘦长形的男生,光看肩膀就不像男生的那种厚重,简直就像个高中小女生。经理帮我戴上假髮看了看直摇头;他拿出化妆品在我脸上涂抹起来,我只好闭上眼睛任她摆佈。突然听到她啊了一声;我睁开眼讶异看着她,只听她对我说:“没想到你妆起来这麽美!”赶忙我看向镜子;只见镜中出现了个像那个热门电视影集中的华裔女主角。我张口镜中人也张口,这才知道原来那是我!没想到化妆的魔力那麽让人惊叹,她也对自己的手法也很满意,不停的对我品头论足;上上下下仔细观察,然后恍然大悟的从柜中拿出了一对硅胶义乳和一双高跟凉鞋;把义乳塞进我的格子背心裡,鞋子要我换上,把我拉回办公室让老闆瞧瞧。老闆从头到脚把我看个透;只对我说:“你不做女人实在很可惜!”。又告诉我她决定为补偿之前师傅没来喝不到“环游世界”的客人,今天点“环游世界” 第一杯公司招待。就叫我去上工了。可是后来我跟师傅抱怨老闆要我女妆上班时,他告诉我比起他上班时要扮成小丑要好吧!

三、女妆的调酒师
今天的我充满了惊奇也充满了第一次;从女同性恋、作女性妆扮、而且要扮婆,这些都是我之前为了瞭解自己也读了许多有关性教育和性心理学的书,但从来没有接触过实际生活上的这些族群。我也曾有过一些性幻想;但我自闭和懦弱的个性;常常都是幻想自己变成白雪公主等着白马王子来追求,而从来不曾幻想过是个应该追求女生的男人。也曾在图书馆查过“变态性心理学”,好像我这种人被称为“扮异性症”;对性的满足来自妆扮为异性也就是女生,大概据统计全世界有万分之三比例的人是这种人格性向。但是以前我的生活只有读书、打工;而且因为家境不佳至今还过着处男的生活,也从来没有机会接触过同性恋和异性,虽然也有女同学和一同打工时认识的女同事;但我一向敬而远之,除了上课外都在赶打工赚钱,没想到如今就像爱丽丝游仙境般闯进了我从未经历过的世界。女性装扮让我又羞又窘,但我对自己女妆又有点欢欣喜悦和骄傲满意。我一直被自己的性向困扰着,又没有人可以顷诉;而且常常担心被人家说“好好的大男人不做,却娇柔造作扮成女人,那不是作贱吗!”。我也不是同性恋,有着佔了人类百分之一的广大的族群;可以用团结来争取自己的权益。
吧檯忙碌的工作让我暂时停止胡思乱想,有太多的疑问想想只有等和师傅见面讨论后才能获得解答。免费的“环游世界”让我从上班后手就没停过;再加上假髮和高跟鞋的不习惯更让我手足无措。等到下班时我大概调了两三百杯的“环游世界”,只觉的双手双脚好像已经不是自己的了。后来我向师傅抱怨,而他只拜託我忍耐,只求我忍耐一个月到他出院,还好他只是腿伤;可以架着拐杖坐着工作。而我心裡其实也蛮喜欢明正言顺的穿着女装上班。虽然经理要我学会化妆并要扣薪水自费购买化妆品和一些女性的服饰高跟鞋。我常在想师傅上班要是也扮汤包或婆,那他那付德行怕不把客人吓跑,但我很想看看他扮小丑调酒的样子。

四、初识我的Tom Boy 老公

和她认识是我在酒吧上班的第二週,她的外形让人一眼看出不是婆;瘦长的她留着比赫本头还短的头髮、运动衫牛仔裤。虽然她不是很靓丽,但也不像那些肥壮而故作粗鲁状的假男人般令人讨厌。我发觉公司的同仁包括老闆和一些年轻的婆都很巴结奉承她。第一次和她聊天是我上班的第一个週末,那时刚结朿“环游世界” 第一杯免费的活动,我也比较閒一点;因为怕穿帮我都用微笑和点头代替开口。那时见过她几次除了微笑和点头和她打招呼外也没说过话,她不喝调酒,只在老闆那存了些非常高级的红酒;每次来都坐在L吧檯的短边上一个人喝着酒,偶而有些婆会去找她聊天,不然就是老闆或经理过去陪她坐坐。但她都是独来独往没见过她和人出去过。那天她对我招招手,我送了碟配酒小食过去微笑的看着她,没想到她竟眼尖的问我是不是女人?我只能含着歉意对她说不是;而且我只是暂时来代班的,不是正式员工。但是她又问我是不是想变性?她有一种魔力;当她盯着你时会让你说出实话,我坦白的告诉她我怀疑自己是个扮异性症患者。但她很有学问的告诉我: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已经把“扮异性症” 删除在精神病外了,现在称为“易妆癖” 了;之前的“症”是一种病,但“癖” 就只是一种嗜好了,就像有人喜欢抽烟喝酒,那只是一种嗜好而以。我没想到她是如此的博学多闻,真是惠我良多啊!又问了我的背景;知道我是个准备毕业实习及研究所考试的师范生。
后来比较熟了以后,在一个週六夜没想到她竟然开口要请我下班去吃消夜;我只能微笑低声的以公司规定不可以和客人私下交往为理由拒绝她,并有礼的对她说抱歉!没想到她只笑笑回我一句﹔公司规定?但并没有死缠烂打。我也就去忙我的了。后来她何时离开我也没在意;直到我收拾完毕回到员工休息室准备换装时;没想到经理出现了,她知道我是吃软不吃硬,所以一开口就是拜託哀求我;告诉我那是我们公司的大金主,开店的资本大部分都是她的;严格的算起来她也算是我们的老闆,希望我跟她出去消夜谈谈。我只问经理难道她不知道我是男的?没想到经理竟然说当然知道!我傻了,不知该怎麽回答了;一个女同性恋的Tom Boy要找一个女妆的男孩玩假凤虚凰吗?是真女人要追假女人,还是假男人要玩假女人!经理也答不出话来,只告诉我他叫Gloria是个律师要我去和她聊聊,我要换男装时,经理告诉我;希望我女妆去见她,还认真的帮我补妆﹔但我不肯换穿裙子,到最后也坳不过我就让我穿上班制服去见她。最后我只好抱着要去见老闆的心态去见她。
Gloria在一部停在店外路边的车子裡等着我,当我出现她表现得像个绅士般帮女士一样的下车帮我开车门;,我坐上车觉的有点尴尬,她问我想吃什麽,我告诉她随便什麽都好但不要到人多的地方;她建议买些吃的到她家,她住山上的别墅,那裡只有她一个人。我没意见反正我是男生也不怕被她强暴。我们在山下的夜市买了些广东粥、一些鲁味、红豆车轮饼带上山。进了那间别墅,真的一个人都没有。我帮她把食物都放到凉台裡的桌子上摆好,她问我要喝什麽:我当然客随主便。虽然我的工作是调酒师而且酒量被师傅训练过;但平常对酒还是敬谢不敏;因为我看过太多因酒误事;包括我的师傅;只见她拿了瓶拔兰地和两个大肚杯,倒了个六分满举杯对我说:为我们的认识把第一杯乾了,但就此一杯。拔兰地适合慢慢喝。听她这麽说,我不好拒绝;跟着她乾了。接着我们天南地北的聊着,她问到我的家世,也许是那杯拔兰地的效果,我竟然一五一十的全盘说出,提到父亲时;她突然脱口而出:“男人都不是好东西”完全忘了坐在对面的也是一个女妆男人。弄得我好尴尬;她也感觉到了,只对我笑笑。她大概是为了要掩饰什麽﹔也开始对我说出她自己的心路历程:她生长在一个南部的地主家庭,祖父当日本人的汉奸走狗累积下大笔的财富和土地;光复后又立即见风转舵以拥护国民党政府为名而将大部分土地换为公营事业的股票。让他的家族像变色龙般能在不同的统治者都能保持不败。她是第二代族长姨太太的女儿;从小在这个重男轻女;而又有个酒家女出身母亲被鄙视的环境下长大,想当然尔的受到欺负和歧视;所以从小就在母亲严厉督促下拼命读出好成绩,在她刚满十八岁时,向祖父提出了出国读书的请求,在她势利眼祖父的想法,只是认为国外的文凭是她最好的嫁妆;能为家族联姻到更高尚的家族。当她取得学位回到国内,祖父就做主将她许配给一个政治世家的第三代,但没想到这个未婚夫是个纨绔子弟,吃喝嫖赌样样精通;就在一次争风吃醋中遭流氓刺死,而母亲不久也含怨因病过逝,从此她被家裡视为不祥约扫把星。她也觉悟在这个家再也没有立身之处;如果不离开早晚被利用当成礼物嫁给有助家族之人。很争气的她,离家北上考取律师并能在大学教书,从此过着自给自足但还不错的生活。只是感情上却依然不顺利;他交过些男朋友,但都没什麽好结局,直到接触同性恋的圈子,觉的比男人贴心;但总觉得缺了什麽。我算算她大概比我大十岁。但不知要叫她大哥哥还是大姊姊;但她给了我一个意想不到的答桉,她要我叫她“老公”!我虽然很喜欢做她老婆,但还是有点不甘心。

六、告白
在医院我一直在考虑是不是要将和她的事和盘托出,但我最后决定只说一半,只告诉师傅和Gloria消夜,反正经理也知道,但我有提到她似乎要玩我;可是觉得他有点心神不宁,原来他想出院,因为在医院禁烟禁酒让他忍无可忍;反正医生说他的腿要一年才能痊癒,每天只是吊点滴和吃止痛药,医院的伙食又澹而无味,可是我用回家没人照顾为理由,没想到他指了指我说:「你来跟我住呀,可以照顾我啊!我帮你对付那女人」,其实原来他有在听我说的话,可是我现在的我,不知道该如何向他坦白有关女妆的事,但那是明天以后的事了。不论他是否可以出院,都希望我搬到他家一起住,因为他知道我之前曾告诉他烦恼毕业就会被赶出宿舍;原来他是那样关心我,只是像他这种老派的人;实在不会知道什麽是“易妆癖”,大概同性恋已经是他认知的极致了。
但我要回宿舍整理少的可怜的行李准备搬家了。我把书籍暂时留下,只带了些衣物到师傅家;趁着他回来前把他空了快一个月的小公炧整理乾淨,又调了些“环游世界” 秘方,就快到上班时间了。我用手机发了对简讯联络告诉她「我要搬家了,搬到师傅家照顾他。」
就在我忙完晚上第一波,时间还不到晚上十点;我看见她进到店裡,和些熟人打完招呼坐到她的老位子上;只见经理颠着屁股拿着她的酒谗媚着送给她,我赶紧送上红酒杯。没想到她进对我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再拿个杯子来。我看见她亲密的搂着经理的腰和她喝酒。我不知道她这个亲腻的动作是不是做给我看的。但好像是要看看我的反映是不是会吃醋。我只好装作没有看见忙我的事;没多久只见她搂着经理两人离开店出去了。我怀疑她来店的目的到底和我有没有关係,但我觉得老闆和经理都是一肚子坏水的投机者,是我要小心防范的,为什麽她还要跟她们搅在一起,难道他们是一样的人?这是我真的看不出来的,这时我心中有种莫名的失落,我想我要重新思考跟她的关係。还好第二波的顾客随着百货公司打烊而陆续光临,让我渐渐忙到没有没有时间再想这件事。直到下班前我收到一通简讯;是她发来的,告诉我她在店外面等我;下班后我故意换了T恤牛仔裤球鞋出去,
她从一辆旧旧的小轿车中向我招手,她下车要我走出过去,就问我会不会开车?我说会就把钥匙交给我,说给我当交通工具搬家,并可接送师傅。我曾在快递公司打工,我在那时学会开货车。拿着钥匙我把车开出去;她要我载她去拿她的车;车上她告诉我这是她一个换新车朋友的车,如果我还能开,就便宜买来给我搬家,以后也方便我接送跛脚的师傅。我没想到她会为我深思熟虑那麽多,使我有难接受的感觉,她大概是有看到我的脸色;就告诉我她认为我能当她的模特儿好好配合满足她的创作欲,因为她失掉这种感觉好久了。我也不知是真是假,但为了师傅暂时……我们分手时她希望週末是我们约会的日子,她会和我电话连络。
她曾经告诉我她的成长历程,我知道在她的成长历程中,最痛恨男人只会利用天赋的优势来欺负女人,而且无知女人臣服于男人;甚至成为男人帮凶欺负别的女人,中国男人最残酷的杰作就是“缠足” 来逼迫女人臣服。现在她有能力,可以帮助被男人欺负的女人,我觉得她也要报复男人;要男人在她面前雌伏,我好像就是她准备要臣服的对象,不然为什麽说要做我“老公” 了。可是她也真像个男朋友般的疼爱我,不然也不必帮我去找一部车。

四、情境摄影
她告诉我她很喜欢帮女朋友扮靓靓;本来她家裡送她出国是要去学服装设计,但当时叛逆的她却故意偷偷改学了法律。当时在店裡看到我她就想帮我打扮的漂漂亮亮的;认为我很有作女人的条件,扮做女人会很漂亮;问我愿不愿意?可是我告诉她我是男生,她说她知道;而且就因为我是男生才能显出她的厉害。我有点好奇又有点害羞的点点头。
后来她带我回家,我们上了二楼告诉我那是她的工作坊;是她舒缓压力的地方;裡面有服装间、化妆室、摄影棚;她告诉我这些都是为之前和当模特儿女朋友共同建立的﹔可是后来那个女人嫁给一个小开,没多久小开噼腿,女人又要回来被她拒绝了。我们进了服装间挑衣服,她选了几套衣服,有婚纱、晚礼服、空姐制服、女学生的水手服……她再带我来到化妆室帮我改妆;要我先进卫生间清洗缷妆,当我穿着浴衣拿着公司的假髮出来时,她用一种审问犯人的眼光盯着我,要我坐到化妆台前,明亮的灯光和她的眼光让我害羞的低下头;她用一种男人的方式托起我的下巴;我只好羞的闭上眼睛。感觉我的脸上被她涂涂抹抹;和店裡化妆不一样的是她好像帮我化的是个大浓妆,尤其是眼睛,眼綫、眼影和贴假睫毛就花了很多时间,她告诉我要帮我化个晚晏妆;在涂完腮红唇膏后她要我张开眼,我看见镜中出现一个短髮的浓妆丽人,有种说不出的诡异。她从柜橱中拿出一件长假髮帮我戴上,马上就变的不一样,她又拿出马甲、丁字裤和丝袜要给我穿上;我忙抢过来要自己穿,她笑的离开说去泡咖啡。可是这时小弟弟不争气的在丁字裤下竖了起来;而她回来看到这个景象,走过来捉住我那命根子把玩起来;害的我又惊又羞不知所措;她索性掏出来帮我打手枪;一边称讚我的小弟弟雄壮威武;没多久我的小弟弟就口吐白沬投降了;她拿出面纸帮我清乾淨并重新整理好丁字裤。要我试那件黑色的晚礼服,我穿上后除了紧一点还算合身,只是我胸前无料撑不起来,我想起公司制服的格子背心裡还有一对硅胶义乳,把它拿出来塞进我胸前的马甲裡,照照镜子觉得比我在店裡时还要美豔;她也对自己的手艺很满意,就拉着我进了摄影棚要帮我拍照,可是这辈子我拍照的次数两隻手都数不完;实在不会摆POSS,再加上女妆是我第一次摄影存证,自己都觉得僵硬,大概她也感觉到拍不出什麽好作品,就决定收工。这是我第一次满意自己的女妆造型,而不再是梦境中的幻想。而在我的内心深处,我暗下决心要好好和她配合,让她也爱上帮我女妆,这样才能让我的易装癖不再是梦。

七、逆恋
等不急要跟师傅报告我的准备工作,可是当我走进病房看到师傅一张苦瓜脸,原来医生不准他出院;他说最少还要再呆一个礼拜;我告诉他我已经把衣服搬过去他家了,还准备了一部车帮他代步,就等他回家了。我离开医院就发简讯告诉她师傅这礼拜不回家;没想到她的电话就来了,问我下班要不去她家……
我到了她家已经快半夜两点钟了,她好像男人般搂着我,告诉我她帮我买了几双合脚的鞋,要我去变妆;其实我女妆对我俩都有些特别的感觉,一点兴奋、一点羞涩、一点喜悦……有种说不出的快乐。这个秘密和她都爱,因为我知道她能让我信任;或许是他年纪比我大许多,或许是她学识比我多许多;有些连我师傅都不知道的事,我都愿意向她倾诉;她帮我换妆……
那一夜我没有回家,我们缠绵了整夜,在凉台、在卧室、在浴室……她像个男人般搂着我;吻着我,从额头、耳朵、嘴脣、舌头、胸膛。而我像个女人般的接受她的爱抚;最后男妆的她和女妆的我一起进到卧室的床上,在她有技巧的引导下;从来未曾享受过异性的我被她的怜爱缠绵又…,让我有了对肉体的深深喜悦。我们几乎缠绵了一整夜,也不知道互相高潮了几次;直到东方微明才疲惫的睡去。
我在她的亲吻爱抚中醒来;只见小弟弟依然一柱擎天,这是年轻的我每日清晨必然的现象;没有因为昨夜的疲劳而稍息。只见她抓着轻轻的套弄着,我害羞的用手蒙着脸;她对着我的耳朵说:「我好喜欢你娇羞的模样!」这好像是男孩子挑逗女生的话,看来她真把我当老婆了。她又爬到我的身上,大腿根在我的擎天柱上摩擦着,我闭着眼双手抓着她的肩膀,当我感觉下面湿湿的时候,我的命根子被她吸入了洞裡﹔只见她不停的上下抽差,速度愈来愈快,让我舒服的不停吟叫;突然她停下来,汗珠子滴到我的脸上,她用双手搂紧我的脖子双腿夹紧我的屁股翻转过来;变成了她躺在我的身下,而我们的身体并未分开;自然而然的我抽动起来,而且不断的加速;现在换成她开始大声吟叫了;我怕她的叫声影响我,只有紧紧的抱着她嘴脣贴上她的嘴脣,她灵活的舌头伸入我的口中不断和我的舌头翻撹。可是突然她离开我的嘴脣出声大叫;并对着我的肩膀咬了下去,我痛的哇哇叫,动作也停了下来不舒服的看着她。没多久她的双腿又夹紧我喊出「不要停」,当时我没什麽经验不知道是她高潮的表现,只是有点呕气的用力抽差着她;也不知是前夜洩慾太多有点弹尽援绝只是仗着年轻在欺负她,而她的叫声也变成哭泣般的呜呜。但她大概举起的双腿已经麻掉了,所以要换个姿式要我暂停;只见她跪在床上把屁股高高翘起对着我,我看见她那红肿而流着一蹋煳涂汁液的洞穴,用力把小弟弟塞了进去;我发觉从后面好像进去的比较深﹔有时候还会碰壁,我大概抽差了两三百下,突然换我一阵筋脔,小弟弟喷出了白色的汁液。我累的趴倒在她的身上,突然听到她说「不行,会怀孕。」我才想起她是个女人。只见她冲进浴室打开热水哗啦哗啦冲了起来,我也进了浴室冲洗。她洗完后搂着我的腰吻着我说:「这是我这辈子最舒服的一次。」然后就擦乾身体走出浴室。我连忙洗淨身上的各种体液赶紧出去。看见她光着身子趴在床上好像累得不成人形,看见我出来只说:「我饿死了!」,我只能像个小妻子般说:「是,我去准备早餐。」走进厨房打开冰箱看见裡面有培根、蛋、奶油、吐司﹔就知道她吃的是西式早餐,我烤了吐司、煎了培根蛋、煮了咖啡,用个托盘盛着端回到卧室,开口对她说:「主人,请用早餐,要不要奴家喂您。」她笑的坐起来故意点点头;我在床上架好餐具,用刀义把早餐切成小块送到她嘴脣边,没想到她摇摇头说:「用嘴喂!」我羞红了脸低下头,她用手托起我的脸说:「老婆你知道吗?我最喜欢你害羞的样子。」为了这声老婆;我只有把早餐切成长条状,一边放进脣边送进她口裡。但煎蛋就没办法了;只有用嘴喂她。也被她亲了好几下﹔好不容易吃完早餐,我告诉她我要回去了﹔我想了想就问她能不能送我回店裡,她摇摇头对我说她的期望;就是希望只要我进到这裡就要女妆﹔做她的老婆;离开这裡就要把所有的事情留在这裡,对于我俩所有的事情都要保密。其实这也是我这个师范生希望的,只是我想知道她为什麽要对我们的关係保密﹔所以我不说话望着她;她告诉我店裡的人都是张烂嘴,她不喜欢她们去胡说八道……

《待续》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分类

版权声明

本站内容多为转载,由于部分文章年份较早,难以查清具体版权信息,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在相关文章后留言或发邮件至lvlili5201314@gmail.com

博客状态

  • 22,566,647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