怜花密探


1.特别的任务
女孩大睁着惊恐的眼睛注视 着我。 她大张的嘴似乎还在尖叫,就像当她数小时以前被淹死的时候那样。她性感的身体完全浸泡在水族箱里。她是被绑住然后被放到水族箱里的。这儿几乎没有一点空间 哪怕能让她稍微挪动一点。
我叹息了一声。 被谋杀的女孩看上去似乎非常年轻。她的小巧的胸部看起来好像还没完全发育。对于第一次来到谋杀现场的我不禁感到有些恶心。但是在队长严厉的目光注视下,不 得不靠近仔细去看。看到的情形使我大吃一惊。她不是一个完全的女孩。在她的腿之间还保留着男性的器官!
“这已是第三个在这几个星期内被杀的变性者 !”队长桑德拉厌恶而又疲累的说道。
“有人憎恨他们,并想要杀掉他们之中的所有人。而且 他十分聪明。我们必须阻止他,我们必须马上行动!你要混入变性者俱乐部,警官,并且和他们作朋友! 尝试去发现他们的习惯,工作的地方,他们在那里旅行,在他们的业余时间做什么等等。”
队长是一个四十来岁的,健壮,坚韧,经验丰富的女干探。我愣了一下,突然明白了她的意思。
“等一下!混入?你的意思是说,穿的象女孩一 样。并且穿着高跟鞋走路吗?”我涨红了脸说道。
“不! 决不!对不起,但是…不!”我变得语无伦次。
我 感到吃惊并且感到自尊心受到伤害。我比较瘦弱,事实上,在警局大部份的女警官比我更健壮。我的性格温柔腼腆。但是无论如何我不喜欢被认为成一个女孩子!
警长冷冷地看着我。“我不是要征求你的意 见,肖恩。这是一个命令。一半的人都是女性,如果你留意的话。 而且没有人给予了我们选择!”
“不,但是..”
“闭嘴,肖恩!”她冲我吼道。
随 后她瞥了一眼我,说道:“我并不是说你看起来像一个女孩一样!但你的体型比你的同事更适合这个工作。而且我期待着你干出成绩!”
她说的话变得比较中听些,我心里稍微好受点。
我是个见习警察,刚从警校毕业。得到这个职位很不容 易,也许这是一个机会,可以展示自己的能力。我暗暗地想。因为成为一个著名的侦探一直是我的梦想。
于是我咬了咬嘴唇,说道“好吧”。
2.困惑的女孩
就 这样,在第二天我被安排到一个秘密地点开始接受强化训练。
我 在形体专家的指导下,练习穿着高跟鞋跌跌绊绊的走路,同时还穿着短裙和戴着胸罩。形体专家大声纠正着我的错误。几个小时下来,从脚到腿,甚至肚子都疼得要 命。可是我被要求平时只能穿高跟鞋。
同 时,我也开始学着梳妆打扮。我发现自己在干这些事情的时候还是很有天分的。
我的脸部线条柔和,稍加化妆就看起来相当女性化,虽然对于这个任务是最大的便利条件。可是也够让我难堪 的。
唯一的安慰是,这个任务严格保密,只 有很少人知道这件事。
当然,指导我的专家 都签过保密协议,如果乱说的话,很快就会被开除。而且会被起诉。
女 警察有时也不得不扮成不受欢迎的引诱者。她们也不想自己的表演被曝光。
我穿着我的高跟鞋走在大街上。现在要开始环境适应训练,我必须像一个真正女孩那样去购物,就餐。
我轻轻摆动着臀部,抬头挺胸,目光自信地望着前方。这 样走路不但利于保持平衡而且姿势优美。经过不断的练习,我发现不穿高跟鞋,我变得几乎不会走路。
透过商场的大镜子,我看到的是一个无懈可击的妙龄女郎。那时我即感到有些高兴,又有一丝 迷失自我的迷茫。
但是,胸前的假乳,和下体的那个小东西,有时会让我感到不安。特别是在公共场合,需要解决生理需求时,让我极度为难。
我必须让这场游戏早点结束。
3.TS 俱乐部
TS 俱乐部被挤在一个纹身馆和一家典当店之间。从外面看是不引人注目的。如果不是已经知道,你无法猜测俱乐部是什么样的地方。
但是内部装修的非常舒适的和女性化。窗帘,沙发和地毯 都是玫瑰红色的和粉红的。
这儿“女 孩们”的穿着打扮也过分夸张。
我已 经了解这些情况,所以选择了奶黄色的短裙和银色的高跟鞋。这样的装扮即性感又符合这里的气氛。
一个真正的女孩可能在没有任何化妆的情况下,显得很好看,甚至穿着男人的衣裤。
但是换性者则需要较多的道具。如果他们中的某人有经济 能力整出一对漂亮的乳房,她会总是骄傲地把它们半露出来。如果她的腿非常漂亮,她将会选择一条非常短的裙子。因为他们虚荣心,比真正的女孩还要强。最令他 们开心的就是听到别人赞美他们的容貌。
但 也有些不幸的“女孩”,无论怎么装扮看起来就像是老妇人。当然这里也有一些性感漂亮的女孩,让真正的女孩也会感到羡慕和嫉妒的。
我很快发现他们大部份都是非常友好的和亲切的。他们是 情绪化的和易受伤害的一群,他们彼此帮助并且热切的使新来者感到温暖。
我告诉她们叫我莎蕾特。实际上我为欺骗了她们感到不安。我已经已经喜欢和这些“女孩”交朋友。然 而,我必须做我的工作。
我设法成 为俱乐部周末聚会的志愿女服务生。这样我可以同这里的大部分成员交谈而不引起别人的怀疑。我必须打扮成一个可爱的女服务生。在party上为大家服务。
每次回到家后,我都仔细记下收集到的一切。我知道 ” 辛西娅 ” 在一个办公室中工作,” 埃娃 “在在市郊的一家烟草商店中上班。 “泰丝” 和”乔”是应召女郎, 她们很可能是处于高度危险之中的女孩。她们都非常漂亮和有着诱人的身段。这样容易引起杀手的注意。
但是在接下来的数个星期什么也没有发生。凶手没有再次袭击,而且我也没有找任何的真正有 用的线索。
但是,这些充满善意的“女 孩”,却给了我很多关于穿着,打扮的知识。
她 们非常同情我平坦的胸部,我只好欺骗她们说,我已经开始服用雌激素。一个纯粹的变装者,在这里是不受欢迎的。这里的所有人都梦想着成为一个真正的女孩。
4.神秘的贵妇
在一月份,俱乐部举行了一个很大的party。
我和其它三个女孩充当自愿的女服务生,我们都打扮成 女仆,粉红色的短裙,系着白色的小围裙。白色的网眼丝袜,红色的高跟鞋。在晚会上我们非常受欢迎。
一些陌生的男人和一些同性恋的女人被也邀请参加这个ARTY。我的身体不断地被人骚扰,还有一些客人不断地要和我喝 酒。我只能竭力地忍耐着。我看到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其它”女仆”身上,而她们好像乐在其中。
一个醉醺醺的,但是看上去又美丽又高贵的女人。要我对她行屈膝利而且邀请我到她的房子去当女仆。开出的报 酬比我当警察的收入还要好。
我向她行了个 曲膝礼, 吃吃地笑着答应了。这个女人似乎和很多人都很熟。也许从她哪里能得到点线索。又转念一想,要是她就是凶手呢?我觉得自己正在变成一个无用的女服务生,整天 昏头昏脑,动猜西想。
party上有些人 捉弄我,还有些人趁机强行亲吻我。我躲到了一个黑暗的角落。我开始认识到作为一个醉酒的漂亮女孩是多么的不幸。
突然,我的两只手被人反剪到身后,还被用铐了起来。我 正想尖叫,一只肥胖的大手捂住了我的嘴。他的另一只手扯下了我的内裤。我惊恐万分,拼命地挣扎。突然我的头部受到一下重击,我昏了过去。
5-神秘的医生
我是被痛醒的。当我醒来的时候,我正躺在医院的 病床上。
我的头上缠着纱布,最要命的是下 体的剧痛,整个下腹仿佛被彻底地掏空了,只感到冷飕飕的,感觉不到身体的存在。
一位胸部非常丰满的护士,站在我的身边,正准备给我注射。看到我醒了,便轻声地安慰我。可是这时我虚弱的 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于是慢慢地合上了眼睛。 
“感 觉怎么样,我是文森特医生”
当我再次醒来 的时候,一个秃顶的中年男子正在给我检查身体。
他 明显是这次party的一个客人,而且只对其中的一个“女孩”献殷勤。
医生告诉我,他大概只有有轻微的脑震荡,并应回家休息几天。
“我想,是那些酒比在你头部的撞击,使你昏迷了更长时间。你已经昏睡了一个半小时。一个星期后再回来复 查。”医生对我说道。
“我不知道以前谁治疗 你, 小姐,他的水平可不怎么样。但不久以后你就会变得很棒。”他用手轻轻拍了一下我的屁股 。
“他到底在说什么?”我有点疑惑。
在他之前有人有时间治疗我吗?但我没有费心去问那个。事后我开始怀疑。是否这个医生就是 凶手? 他是否可能是吉柯博士和海德先生那种人?
但 是当我在一星期后回来的时候,没有被勒死,而是被打了一针。他告诉我两个星期来注射一次特种维他命,我照做了。
这个医生实际上是一个非常绅士的男人,似乎他经常地廉 价地为俱乐部的所有成员检查并且治疗。
此外他喜欢喝点酒和闲谈, 这正适合了我,因为我希望能够再多掌握一些关于这个医生的信息。 有时这个老男人在我旁边喜欢去掐我的臀部和大腿,说些好笑的事和我套近乎。就像以前做过什么对不起我的事。这看起来使他没那么专业。同时我注意到了他比较 喜欢挤压。 但是他没有做比那更糟的事。
在 四个月之后,凶手仍然没有再犯罪。他似乎已经停止谋杀变性者。我一直希望将精力放到其他案子中去,但头告诉我继续我的工作,一星期至少有一晚呆在俱乐部。
“这是一个精神病,” 桑德拉警官说,” 可能停止作案长达数个月之久甚至数年,但是最后压抑的冲动将会逐渐变强。最后导致他再次作案。因此我们必须先找到他。因此我继续偶尔是 “莎蕾特” 穿着打扮成一个女孩。我也不再尴尬,而且在俱乐部我已经找到了好朋友。
6.身体的改变
在 那个夏天有些事情开始变得有些异样。
“我 正在变得丰满吗?” 我在俱乐部问辛西娅。“我的屁股是不是比以前更大了?” 她笑了起来,轻轻拍了一下我的屁股,说我是个傻瓜。
但是又过了一个月之后我确定了。我的屁股一定是更大了 并且有几分像梨的形状。俱乐部粉红的女仆制服穿在我身上已经变得更加合身了。身体的轮廓似乎变得圆润了。脸颊也变得柔和,皮肤也变得光洁,白嫩。
我并不喜欢这些。我刚刚24岁。并不想看起来更年 轻。但是镜中的自己确实显得比以前更年轻。是的,我变得更加丰润。更使我惊讶的是我开始变得丰满的胸部。
我的胸罩已经不用再放入填充物,而且慢慢地变得有点紧。我已经可以确定我已经拥有了自己 的乳房。当我注视镜中自己的裸体,除了会脸红,竟然会有几分迷恋。
现 在如果我再穿上女装的话,如果不认识我,没人会认出我以前的男性身份。而且我不敢再快速奔跑。因为胸口的那对小兔子也会跟着不安分地跳动。着急的时候,我 只有像女人一样,小步疾走。
肥大的臀部同 样令我不安,以至于我总是怀疑别人盯着我的屁股在看。我的臀部和大腿都变得丰满圆润。变细的是我的腰部和手臂。
扮了这么长时间的女人,我当然知道这些身体的变化是体 内雌激素的作用。可是没人傻到靠穿裙子和高跟鞋就获得雌激素。而且他这么大的变化要体内的雌激素水平维持相当长的时间。
我开始以为只是自己吃的食物出了什么问题,我注意了一 下饮食,并且努力地锻炼身体,希望消除“赘肉”。
但 是一天晚上我去浴室洗澡,随着灯光的开启,在镜中,我看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自己。一个二十几岁,曲线玲珑的裸体的女孩带着困惑和惊讶的神情出现在镜中。她 的咪咪骄傲地挺立着,和肥大的臀部一起随着呼吸的起伏微微颤动着。
我赶紧把灯关掉,一切都消失了。在黑暗中,只能听到我自己不安的呼吸声。我知道尽管不可能但我真的已经变成女孩了。
肖恩已经变成莎蕾特。
我无力地坐倒在地上,蜷成一团,开始低声抽泣。我开始 恨我的工作,恨强迫我扮成女人的上司。恨那个古怪的俱乐部,甚至开始恨自己。
最后我突然想到文森特医生。在俱乐部我没有特别关注雌激素的话题,我认为那和我无关,也和 谋杀案无关。现在我认识到文森特医生给我注射的针剂里,一定有雌激素之类的物质。
我不顾现在已经是凌晨4点,开车飞奔到文森特医生的诊所。
我狂怒的在门上重击,直到把他唤醒。正当我准备在他一出来就把他狂揍一顿的时候。我一下 想到了我的身份。我慢慢地认识到我没有被故意欺骗。
一 定有人告诉过文森特医生雌激素对我没有明显的效果,而这位乐于助人的医生又自作主张地去帮助我。他当然无法知道我是一个卧底探员,只是假装愿意成为一个女 孩。现在回想起来,医生实际上告诉过我几次,说治疗正在向好的方向发展,只是当时不懂他指的是什么。其实是我不想去懂,是我的失误。
文森特医生要求我脱去衣服开始为我作检查。
“你改变你的想法了?” 医生问道, 他似乎不能相信他的耳朵。
“现在,现在你 看,你的身体已经对治疗起了令人惊奇的回应!我不认为在我的病例中有哪一件有如此成功的情形。你有一个完美的女性身体!所有你在俱乐部的朋友一定都会嫉妒 你。”
我能听出文森特医生有点伤心。他给 了我非常昂贵的治疗却几乎没有收费,只是因为他认为我无法负担那些费用。而现在他却因为他的慷慨受到我的诘难。
“我很抱歉!”我说道。
“但是你必须把我再变回男人!你-必-须!”
文森特医生非常认真地回答我说,“我恐怕有时会是这 样,你的愿望成真,却被吓到。这是急性焦虑症,因为你开始认识到自己真的是一个女孩,一下子接受不了。焦虑很快就会过去,但是你的身体会留下陪你。你不能 再穿男装,或者你能,但没人会信这么一个大屁股,细腰,漂亮脸蛋的人会是男人。你是一个叫莎蕾特的女孩!”
“我们现在能停止荷尔蒙治疗 ,”
文森特医生继续说,“ 但是你的身体不会再变回去。我估计今后数年你将不需要任何雌激素而仍然能保持身体继续女性化。”
“但是-但是有雄性激素。”我反驳道。
“你能。是的,有!”医生果断地打断我。
“但是它现在对你是相当的危险。你的身体是一个复杂和敏感的系统,在4到5年里,你都不要想那么做。因为你的 身体将在这么长的时间里变得更加女性化。如果你仍然想变回男人,那么5年后,你来找我。在那之前绝对不可以。”
当我失望的穿回衣服的时候,医生看着我笑了。我意识到我正在穿一件显然是女性的粉红色短袖和白色内裤。文森特医生拍了 下我那弹性十足的屁股,说道:
“我 很乐意和你打个赌,到那时你将不再希望变回男人。甚至不需要两个月。”
我不知道是怎样回到的家。无论我做什么都改变不了我女性化的事实。
接下来的几天,我是在眼泪、愤怒、混乱和困惑中度过 的,但是医生毕竟是对的。接下来我平静地写了一封信给桑德拉警官, 从警队辞职。
我将所有的男性衣服丢进垃圾箱并且再一次改变了我的头发颜色而且变成一个金发女郎。我将开始新的生活并且 忘掉肖恩这个名字。

7.新的开始
我决心离开现在居住的城市, 我带着几百美元,沿着海岸,漫无目的的旅行,去寻找新的生活。在旅行途中我学到很多关于女孩的东西。我发现让一个男人帮你支付就餐费用,一点也不困难。
各种各样的男人都想与我结识。我现在才发现被人追求 是一件相当有趣的事情。我从未感到孤独,相反我必须学会应付那些粗鲁的男人。
至于其他一些新男友,就像所有漂亮女孩都知道的那样,他们实际上只是想和她们上床。我自己现在看起来就像他 们理想的床伴,性感、容易受骗而且不怎么聪明。而且我的穿着也好像在引诱男人。其实我并没有故意那么做。我的牛仔裤破了几个洞,而我又没钱买新的。为了省 钱我经常在一些廉价的路边小旅馆居住。这对一个年轻女孩来说可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
那一天清晨,当我离开一家路边的小旅馆,准备搭车去下一站。一辆小货车停在我的身边。车子里面是 一个强壮、神情阴郁的男人。我认出他昨晚和我同住一家旅馆。他愿意送我一段路。我并不喜欢这样的男人,但我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因为这里是山区并不好搭 车。
开出了一段路,他说车子有点问题,他 下车修车,让我帮他拿件工具。趁我不备,他从后面用手臂扼住了我的喉咙。
我为没有在警察学校好好学习徒手搏斗感到遗憾。成为女孩后,我的力气也比以前小了很多。这个男人很 轻松地按倒我并把我的双手反绑到身后。随后我被堵上嘴,套上麻袋,扔到他的后车厢。
我在恐慌中度过了几个小时颠簸的山路。那个男人停下车,又将我扛在肩头,继续前行。尽管我努力地挣扎,但 无济于事。因为一个强壮的男人将女孩扛在肩头上是很容易的事。他用力地拍了拍我扭动的屁股,继续平静地前行,来到一座木屋之中。
8.猎物
我被重重地扔到地板上,我被从麻袋了放了出来。堵口物也被拿掉。我大口地喘着气,惊恐 地打量着四周的情景。
这里似乎是树 林中一处废弃的房屋。室内十分凌乱。到处是散落的酒瓶和烟头。我看到墙壁上镶着铁环。屋子里还有粘着血迹的木架,桌子上的皮鞭和屋顶房梁垂下的几条绳索。
我的心一下揪紧了,这是一个虐待狂。刚开始 我还抱有希望,如果是一个普通的****犯可能发现我是换性人,可能就会放了我。现在恐怕会更糟。
他拿出一瓶酒,大口地喝了几口。然后狞笑着向我走来。我本能地尖叫挣扎,我感到有些丢 脸,毕竟我以前是个警察。现在却和所有弱女子一样无助。
我 被他面朝里绑在墙上的铁环上。我的牛仔裤和内裤都被他扒掉。他拿出几支彩笔,在我的屁股上画上圈。很明显昨晚上我和几个男孩在旅馆门口玩扔飞镖时他就注意 到我了。现在,他想要再玩一次丢飞镳的游戏,但是这次将我的屁股将作为标靶。
“不,不要······”我无力的哀求,眼泪开始从我的脸庞滑落。他得意地笑着,一边用脏话羞辱我,一边 强行吻了我。然后“体贴地”喂我喝了一杯伏特加。
随 后他一边喝着酒一边开始玩游戏。
尽管他现 在有些醉了,但还是有三支飞镖射中了目标。与此同时是我痛苦的叫喊和哭声。
但幸运的是他很快厌烦了这个游戏。他拔掉我屁股上的飞镖,把呜呜哭着的我从墙上解下来。重新将我的 手反绑好,使我趴在一张桌子上。我的牛仔裤原本已经褪到脚踝,被他完全拽掉。薄薄的内裤现在也被他撕掉。
当他脱掉自己的裤子准备****我时,我猛地转过身,用膝盖在他的下体重重地顶了 一下。然后飞快地跑出门去。
当你在你的手 被反绑在身后的时候,快速奔跑是很困难的。
我 跌倒然后又爬起来,为逃命而奔跑。你可以想象,一个全裸的可爱女孩,在她的肥白的臀部上画着彩色的镖靶。就象一只被惊吓失神的母鸡,毫无目标的在森林中四 处乱跑。
我听到远处他大声咒骂的声音,和 两声*****响,这促使我更加飞速的奔跑。直到实在跑不动了,倚在树后剧烈的喘气。
逃向密林的深处,也许能躲过他的追捕。但对其他野兽来讲我却是一只容易获取的猎物。
这是一片巨大的森林,在镇上我听当地人说这里还经常有 熊,狼和美洲豹出现。野兽能很容易得分辨出带着枪和狗的猎人。而我,一个赤身裸体,反绑着双手的女孩,对它们来讲就像送到嘴边的美食。只要它们出现在我面 前,我就会被惊吓,歇斯底里的奔跑直到摔倒在地上,然后它们将锋利的牙齿咬在我白色的喉咙上,就能美餐一顿。比抓一只兔子还容易。
天色渐渐地黑下来了,森林里各种奇怪的声响令我心惊胆 战。恐惧和黑夜一起将我紧紧地笼罩。我的心纠结着。
是 回到那所房子里,让那个虐待狂随意的蹂躏?还是留在森林里等待被野兽吃掉?那个人会杀掉我吗?或者碰运气想办法走出森林?
9.逃脱
我的决定是让绑架者再抓获他的猎物。我慢慢地潜回那所 房子。我高兴地看到房子已经空无一人。那辆卡车也不见了。
我 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我蹲在墙角,慢慢地磨断手上的绳子,然后捡回我的衣服,把它们穿上。感觉真是好多了。
第二天一早,我沿着车轮的印记,慢慢地朝山下走去。途中路过一条小溪,尽管水很冷,我还是进去洗了一下,因 为我的臀部还画着难看的圆圈。因为我的内裤已经被撕烂,没法再穿。牛仔裤又烂了几个洞,雪白的臀肉露在外面。我愁眉苦脸地想,我现在就像那个男人羞辱我时 说的那样,“一个愚蠢的娼妇。”
我现在渴 望尽快找到衣服,换下这身行头。
就这样我 走了几个小时,我终于走出森林,来到山脚下。远处可以看到农场和房屋。这时我又累又饿,我怀疑为了获得食物,我会主动去甜言蜜语地讨好一个慷慨的男人。
就在农场附近我发现了一个美丽的小湖。在草从中我发现 一位年轻的女士正带着她的孩子在练习游泳。
在 一间小木屋做的更衣室里,透过窗户,我看到一套叠放整齐的花格裙。门是锁着的,不过这难不倒我。我打开门,溜了进去。我惊喜地发现这是一套美丽而又端庄的 裙子。旁边还放着用于替换的干净裤袜。但最令我高兴的是为午餐准备的便当。
我换上裙子和裤袜。拿起便当。飞速地逃离了。尽管我很饿,我还是留下了为孩子准备的饼干。
直到我确认自己安全了。巨大的负罪感袭上我的心 头。因为以前我是个警察,这更令我为自己感到羞耻。
不 过在公路边,证明我的决定是正确的。我很轻松地搭到了一辆由女士驾驶的车,来到我的目的地—旧金山。
10.成为女仆
这是一所位于一座险峻的小山之上而且可以俯看大海象城堡一样的白色房子。当我按响门铃,一个金色头发的少 女打开了门。
“你找谁 ?”她看起来不太高兴。“有什么事?”
我 有点紧张,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 我… ”我有点结巴。“我是 …”
突 然,尖锐的女高音从女孩的身后响起。
“你 在那里做什么,小姐?”
“你只要问问她的名字,来干什么的?明白吗?”
我听出那正是在 TS 俱乐部的party上那位引人注目的,美丽而又严厉的女人—贾丝汀夫人。就是这个女人在一月份那个party上提出让我到她那里做女仆。这也是我冒险 旅行的目的。
不知为什么, 听到她的声音,我有点害怕。
” 晚安,小姐!”
贾丝汀太太友善地对我说。
“我能帮你什么忙吗 ?”
“ 我….我是说,晚安,夫人! 我们一月份在TS俱乐部见过面。夫人。我在那里是一个女服务生,在宴会上!”
我不安地解释道。
“是 的,我想起来了。” 贾丝汀太太微笑着说。
“你 穿着法国女仆的衣服,不是吗?….小姐… 莎蕾特”
“是 的, 我是。好吧, 事物是这样的。你答应提供一个女仆的工作给我。这就是我为什么来这的原因。”
贾丝汀太太有点为难,“但是,你看,我已经有了一个女仆,就是你看到的这个。我很抱歉, 亲爱的。” 我的心迅速沉了下去。我变得无比失望。
“哦, 好了。如果你跑了这么远的路就是为了来给我当女仆。莎蕾特,我想,我必须遵守我的诺言。”
“噢,亲爱的夫人,谢谢你。”我高兴地跳起来。
“只是给你个机会试试,因为你看起来像个行为端庄的女孩。不像这里的小蒂芙尼,总 惹麻烦。你可以给她做个好样子。”
我如释重 负,现在想到,我是多么的幸运,或者是因为那身端庄合体的裙子。
我随着这位愠怒的天使蒂芙尼,走过所有房间和门厅。我有了足够的时间去研究她的女仆制服。她穿着 黑色的高跟鞋和紧身的黑裙子,白色的小围裙在身后系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她扭动屁股小步疾走的样子让我有些好笑。
当我进入自己的房间时我发出了快乐的微笑,因为从这里可以俯看太平洋。看着巨大的蓝色海洋。我不禁感慨自己的遭遇,还有些负罪 感地想到那位女士发现自己的裙子丢失后的情景。
房 间的墙上没有任何装饰物,只有一个巨大的提醒板,上面详细写着女仆要遵守的规定和惩罚措施。一般的像吃口香糖、忘记行屈膝礼什么的。较重的罪行是行为粗 鲁、迟到等等。最严重的是偷窃、斗殴和私会男子。对应的惩罚分别是皮鞭、板子和手杖。
我读着上面的规定感到有些好笑。
“这些每天早上提醒我们,女仆是如何造就的,不是吗?”我笑着问蒂芙尼。
“如果你触犯其中任何一项,你会发现,你不是在做梦, 你也不会再笑。”她冷冷地说道。
我有些脸 红,下意识地用手护住了臀部。
我感觉自己 的行为越来越像一个女孩。我一直没有认真想过自己为什么跑这么远的路,来到这里。就为了做一个女仆吗?第一次见到贾丝汀太太,我就被她吸引,或者说被她开 出的报酬吸引。不知何故,当我被迫成为一个女孩后,我觉得自己必须真的体验一下女性的生活。
我曾经是一个警察,那才是我。莎蕾特不过是一个虚幻的存在。就像演一场戏或做一个梦。因此成为 一个女仆就成了一个好注意。
但是贾丝汀太太 真的会打女仆的屁股吗?有一天,我会被告知去拿来那些刑具,然后脱下自己的内裤,准备接受惩罚吗?不过我还是决定认真遵守这些规定。

一条评论 (+add yours?)

  1. howardx02
    9月 30, 2011 @ 10:07:55

    為什麼祗是片斷而不是全文?

    回复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分类

版权声明

本站内容多为转载,由于部分文章年份较早,难以查清具体版权信息,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在相关文章后留言或发邮件至lvlili5201314@gmail.com

博客状态

  • 13,333,280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