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类旅行团


本文作者:leosung

另类旅行团1.泰国行
我从在学校读书的时候就开始在老舅的旅行社打工,那时也随俗的考取了导游和领队的执照;只是那时只觉的好玩,有时在旅行社人力不足时可以充充场面。认识ANNY是我大三寒假在有一次带旅行团去泰国时,其实我很喜欢去泰国,因为随时都会惊豔美丽的人妖,那时我还懵懵懂懂只觉得看到她们会觉得脸红心跳,羡慕的不得了,只在幻想如果能像她们一样扮成女孩多好。后来看书才知道自己原来是有些CD倾向,也就是易妆癖。那时我带的欧巴桑团在曼谷餐厅用餐时掉了个太阳眼镜,后来联络泰国合作的旅行社派人回去找;到了半夜快十二点时有人敲我的房门,才知道是旅行社派他送来,那时只觉得他是个很腼腆清秀的男生;我觉的有点不好意思,就籍口肚子饿想请他吃点东西谢谢他,我们来到附近一个夜市的摊子上;聊天时才知道他很我一样是在旅行社打工的工读生,在附近的曼谷大学唸艺术而比我大一年,是第三代的华侨。中文说的不太好;因为家裡说的是福建话,我用很烂的闽南话跟他沟通,没想到他竟然听得懂;我们很聊天聊的很投机,互留了电话和电子信箱号码。当时只觉得他大概因为学艺术的关係有点娘娘腔。后来我有机会带团到泰国也和他见面,每次我都会准备一些小礼物送给他,那时我有几个同学在国内最有名的书店打工,常常可以用员工价购买价值不斐的原装古典画册,和世界有名交响乐团演奏的古典乐曲,这些都是他的最爱。因为我们常用电脑互相联路,所以我知道他的喜好。有一次那家书店的仓库因颱风漏水,同学告诉我有套介绍世界知名画家作品的英文古典画册共十几本,因包装水渍损坏无法上架销售,因为当初合约关係不能拆开分册卖,如果我有兴趣,他可以拆开重组一套损坏最低的给我。我用不到一成的价格买下后,每次去泰国时就带一本给他,我还记得他雀跃快乐的样子,抱着我的脖子热情的亲我,我才有点发觉我们的友谊好像加了点什麽。
另类旅行团2.ANNA
直到我毕业前最后一次带团到泰国。记得那天我们的行程在曼谷;一早遇到大雨被暂停,导游只好把行程改为整团拉到最有名百货公司去採购,我在咖啡店等待时突然想到他﹔就拨了个电话给他想和他聊聊,那时他已经毕业;说了一会话他问我当天的行程,我告诉他我们住的旅馆,但白天的已取消,晚上会去看秀。他只说了声晚上见。
在曼谷看人妖秀是旅行团的一大卖点,但对导游和领队而言却是个无聊的夜晚,虽然我很喜欢看,但因为旅行社会把秀场送导游和领队的门票卖掉;我也没有理由自费购票观赏,虽然我们可以陪客人进场但要留下,只能站在最后一排观赏,所以我宁愿在秀场后门附近看着她们进进出出,或一些老人妖和老外谈着性交易的价钱。不然就只有窝在狭小又没冷气的司机休息室看我看不懂的电视发呆;后来我实在闷不过,就出到大门外透透气,没想到这时他出现了;因为之前我为了准备毕业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来曼谷了;没像到他竟为我准备了一份毕业礼物送给我,这让我很汗颜的没想到之前他的毕业我都没有送他毕业礼物,可是我很讶异的发觉他愈来愈女性化;及肩长髮、澹澹的粧、虽然只是简单的T恤牛仔裤球鞋,但已看得出曲线。我很感谢他还那么重视我们的友情,但担心他在这裡也被当成人妖流莺,就约他晚上回旅馆好好聊聊。
我们在旅馆附近的一个海产摊享受泰国美食,他从随身包裡拿出一个照片本给我看;告诉我这是他毕业后近期的写真集。可是我只看到个浓妆女人在参加好像是选美比赛的照片,但觉得那个比赛的水准不是很高;我用疑惑的眼光看着他,没想到他竟然开口告诉我那是他参加LadyBoy比赛初赛优胜的照片;那时我虽然知道什么是LadyBoy,就是中文的人妖,但在我的认知裡那些只是家境贫穷的小孩,从小被卖给人肉贩子,长大后被去势当成女生;长的漂亮就卖给歌舞团,丑的或到年老色衰时就只有去出卖灵肉,从来没听说有大学毕业去当人妖的。他告诉我他是变性慾者,就像GAY一样是天生的;从小就想当女人,现在正努力存钱付整形的医药费,他打算从头到脚一步一步来,整形变成女人。家裡对他很不谅解,已跟他断绝关係,也切断了所有关係,包括经济上的。他现在在红灯区的一个酒店帮上班小姐化妆,收入还不错;帮一个人化妆收费十泰铢,有时一个晚上可以赚好几百铢,比当个上班族还高,我记得曾在杂志上看过一篇报导,在台湾男变女这种手术动辄上百万,但他告诉我在泰国只要花十几万泰铢就可搞定,他打算存个二十万泰铢,后来我上网和看书瞭解到这个族群,对他们又怜且悯,但大部份的男变性慾者都认为不能当女人,宁愿自杀。
另类旅行团3. 整形之旅
毕业后我开始服兵役,但我并没有中断和ANNY的联络,偶尔他也会传些最新的照片给我,只觉得他愈来愈漂亮;同袍以为他是我泰国的女朋友,我也懒得解释。退伍后进了本行在一家工程公司上班;算是离开了旅行业;有一次在陪老娘回外婆家省亲时遇到老舅;他跟我大叹苦水,同业间的削价竞争让他贴老本经营,我知道老舅的旅行社走的是东南亚綫,最主要就是泰国和巴里岛,如果要改弦易辙也不是那么容易,人脉关係不是一两天就能建立起来的。我突然想起ANNY曾告诉我泰国的整容医院世界有名,以台湾的水准来说可以称的上是价廉物美;我告诉老舅曾经有客人向当地的导游打听,当地旅行业者告诉我有许多日本人组旅行团到泰国整形兼渡假;老舅听了很感兴趣,要我搜集资料帮他企划一个整形旅行团,但希望我暂时保密。我想当然的找到ANNY请他帮我,没多久ANNY帮我找了一大堆资料传来,最重要的是找到一家还没和外国合作的整形医院有兴趣和台湾的旅行社合作。我把这些整理后规划出一个行程,就是由台湾提供客源:与台湾美容相关业者、加上各地乙、丙种旅行社(就是乡下卖人头的旅游黄牛)、作广告。加上由两地旅行业者与整形医院合作包装的独家行程。最后泰国旅行业者与整形医院合作执行。老舅看了我的企划书很高兴,拜託我飞一趟曼谷,看看能不能把泰国的整形医院签下来,但记得要保密。
我趁着公司旧工程结束还没接到新工程的空档办理留职停薪。专心帮老舅规划也跑了趟泰国,也刚好遇上当地旅行业者与整形医院也都面临削价的恶性竞争;双方一拍即合,成功的规划了我们独有的、高贵不贵的行程,这其中ANNY帮了大忙;私下给了我许多资讯;才让我不会吃亏上当被骗。等到同业群起彷傚时,才发现最有水准的医院已被我们签走;当我们口碑作出来后,顾客也不会为了省点小钱,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但我对ANNY抱歉的是;他并未因此而获得半点好处,甚至在双方合作的旅行社裡;他是隐形的。老舅很感激旅行社能起死回生,要我辞职去帮他,并承诺视我为接班人,在他的旅行社我将是一人之下,数十人之上。但我为了ANNY决定出来跑单帮。经过与老舅的一番垦谈;我告诉老舅希望趁我还年轻,要出来见见世面,自己闯闯;但相关签証机票等旅行社的业务还是要拜託他的旅行社办,只期望他给我一个特别优惠的价格,其他我自行招揽、自己带团的自由行,国外部分我有自己的门路,反正我的客人都透过他出国,他可以知道我没抢他的客源,是有市场区隔的。他追问我的规划,我只跟他说我做的是个小众市场,但还没有成形,由我先来冒险,将来如果成功会与他共享。说服了老舅后我还有两个关键人物要谈。一个是我当兵时的同袍GARY,一个是ANNY。
我这个同袍是个GAY,当时我为了瞭解ANNY的内心世界,买了很多变态性心理学的书看,没想到被他误会我也是同志,休假时拼命带我去GAY吧让我也认识了他的许多GAY朋友;直到退伍前我才跟他坦白其实我是个CD,看心理学的书是为了我自己。他也因有点同病相怜及我的坦白,和我变成了好朋友。现在开了间 GAY吧,有时我也会去喝两杯找他们聊聊。但GARY却始终固执的认为我是爱上了ANNY 这个想变性而又比我大的男孩。
我锁定的市塲就是:同志圈;首先我必须要说服我这个在圈内小有名气的GAY吧老闆GARY来共同合作,我提议实际走趟曼谷瞭解一下,而GARY也很想认识 ANNY这个他心中认定的我的「女」朋友;之前我已经把我规划的细节都E给ANNY了,经过我们充分讨论修改后已经完成了我们的企划书,这也是我们的创业梦。
另类旅行团4. Gay之旅
在我们依约定的时间到达曼谷新机场,在入境出口看见ANNY一身俊俏的在等我们,我介绍他们相互认识;没想到GARY很洋派的来个大拥抱;看着他紧紧的抱着ANNY;这是我不敢尝试的。ANNY还是一身T恤牛仔裤球鞋,只是头髮留长了,扎了个马尾还戴了顶鸭舌帽,耳朵上多了付耳环,小巧的坠子摇来晃去的很可爱。我相信他做过脸部整形,样子比以前漂亮多了。他迫不急待的告诉我整形之旅有多成功,那家医院生意接不完,还邀请他当顾问,专责应付旅行团业务,更帮他免费面部整容当活招牌,让他省了好几万铢。
ANNY开了部小车来接我们,小到大概只有几百西西,在曼谷拥塞繁忙的交通中鑽来鑽去,让我们两心惊胆跳,我忍不住说了句:「为什麽不买部大点的车?」 ANNY只冷冷的回了我说:「买不起」这时GARY在后坐突然插嘴说:「叫你老公买给你,」我们都没说话,但我看见的是他有点哀怨的眼神。
他带我们到了间不像旅馆的旅馆,有点像我们的民宿,领我们进了个回字型的院落,中间有个小花园;四周围着平房有客厅,餐厅厨房、浴室和五间客房,这是 ANNY为我们TOUR自由行住的安排,又告诉我们如果人多还可以再租个院落,我们安顿好房间坐在客厅讨论这个行程,我向他俩说出我的规划;每团人数应以十人上限,最好五人以下,否则除了ANNY就要另找导游。区分为食、衣、住、行、娱乐五个部份:
1.        食:挑选有特色的中、西、日、泰、南洋料理,最好能签约取得最佳折扣,这几天我们可以去试吃。
2.衣:百货公司及曼谷有名的服饰专柜。最好能取得回扣。
3.住:除此地外,找间离曼谷红灯区步行五分钟内的四星级
以上的饭店,方便爱夜游的客人。
4.行:租车公司签约,小巴及休旅车。签约取得最佳折扣;
车要新要好,不能省钱出事。
5.娱乐:晚上请ANNY带我们去夜店看看,由GARY打分数,
原则:要以客人安全为第一。
其他部份请各位合伙人集思广义想想,是否有所补充。
我们到当地最有名的潮州馆吃了顿超讚的“鸽鲍翅套餐” 晚餐当作为我们合伙的见証,也确认了我们的关係:有福同享,有难同当。随后由ANNY带我们去夜店,由GARY打分数决定取捨;在台湾GAY去玩的地方不外乎酒吧、舞场,咸湿一点的大概不出三温暖、类似星期五之类男人陪酒的酒店。我们参观了泰国特有的脱衣舞场,有男人陪舞的舞场,更有男人卖肉的酒吧,让我大开眼界;
首先我们去的是泰国特色的脱衣舞场,开始和全世界的脱衣舞场没什麽不同,但不是电影院型的排排坐椅,而是一个小圆桌配几张舒适的转椅。几个脱衣舞孃在舞场中央的舞池表演钢管秀式的脱衣舞,比较特别的只是表演到最后都是全裸跳钢管,另外就是有几个脱衣舞孃是大奶人妖也挺着丁点大的小弟弟全裸跳钢管。时间大约是一个小时灯亮就结束了,我们刚准备站起来随着观众往外走时ANNY拉着我说「这只是上半场」接着对着穿制服来清洁的服务生哇啦哇啦说了一些话,我看见一些观众还坐着没有离开的意思,可是大多是老外、也参杂一些不是中国人的黄面孔;我想不是好色的日本人就是贱贱的韩国人吧;但多数是男人只有几个洋女人和本地被带出场的鸡,原来以为他们是中途才进场,准备再看看前面没看到的表演,但奇怪的是看他们又掏钱和服务生买票,让我有点不以为然。突然有个穿制服而年纪较大的人站到我们。ANNY介绍是这裡的经理,但我看有点像黑社会老大,大概ANNY有和他提过我们是旅行社来查看景点的;他很客气和我交换名片,我用以前老舅帮我印的旅行社副总经理的名片和他交换。他用英文告诉我因为他的节目很特殊,不做旅行团的生意,主要客源是些识途老马型的有钱老外。我告诉他我们也不做旅行团的生意,都是志同道合三五人的好朋友自由行的VIP团。这时音乐响起,他要我们看看他们节目的水准再来谈合作。我看到舞池出现的表演有点像我们台湾南部在旅馆裡表演的十八招;吞刀片,抽香烟,吃水果,吹气球,射飞镖,喷水灭火……没看过的人会被她的表演耍的目瞪口呆,知道内幕的都晓得那是魔术和一点特技的组合,但我知道这是个很好的卖点,光看GARY张口结舌流口水的样子就知道了。下半场的节目更精釆,是我只在A片中看过的实战性节目,而且比 A片更具临场感和多样性,由开始时正常性爱到3P、4P到多P,而且演员都没下场休息,还有特殊的男男、女女、人妖、SM,难怪这裡不在旅游的宣传书裡。现在的GARY已经是目不暇给了。结束节目后GARY只跟我比了个大姆指。
接下来要去泰国的GAY吧,ANNY带我们去的地方感觉很高级,是个纯粹喝杯小酒的地方,没有色情的污染,只是服务生清一色是穿着英式女佣服装的男人。这裡应该是GAY来交朋友的地方,酒食很不错、调酒也够水准;装璜有点英国风味,我们可以在这裡低声讨论行程。把食、衣、住、行、娱乐五个部份再做一些修正。
今晚的最后一个行程,ANNY说那是个GAY的人肉市场,他带我们走进附近的一条巷子内,两边有些像冰果室的饮料店,店外站着些奇怪的人,但大多数看起来像浓妆豔抹的阻街女郎,ANNY带我们来到蛮靠近巷尾的店,这家店和我们之前的那几家可以一目瞭然看清裡面在做什麽明亮的冰果室不一样,昏暗的红色灯光说不出的诡异,只开了个房间般大小的门,门上只有个小小的霓虹灯招牌“GOGO BOY BAR”;两个丑丑的人妖在揽客,走进去一看是个放了不到十张餐桌的大厅,前面还有个稍高的小舞台。上面有几个小男生手臂戴的不是手錶而是个号码牌;全身只穿了件像游泳裤般的丁字裤在跳舞,与其说在跳舞还不如说在做些猥亵的动作。台下大概有四、五桌客人,男女都有、白种老外居多。ANNY做主帮我们点了啤酒,但也警告我们不要碰冰块,外地人水土不服喝了明天肯定拉肚子,初来咋到先看看人家怎麽玩,这时的台上的小男生假做打来打去,到后来变成互相脱对方的小裤裤;其实只是要秀秀自己的宝贝给客人看。我看到有客人忍不住了叫来服务生交待,这时台上的小男生退场了。但又换了批上台骚首弄姿如出一澈,没多久原来台上被点台的小男生穿上衣服坐到客人的桌边,像台湾的酒店女公关般陪侍着。我看着GARY等他选定个小子带回去渡过漫漫长夜;没想到他跟ANNY说想和老闆谈谈;出来见我们的老闆是个女的,而且是个豔光四射的尤物,本来我认为她是某个黑社会老大养的女人;可是我没想到她就是黑社会老大。GARY的英文很好,他们的谈话让我来不及听,大概只听懂三、四成,但我知道是在谈我们的计划,她听了很感兴趣,我们约好明天她来我们住的民宿详谈,GARY就选了个年纪较大的GoGo Boy 带回去。
另类旅行团5. 尤物
我们GAY团经营的很成功,我们尽量压低成本,扣除中间剥削;把团费都花在顾客身上,我们没有领队,由我送机ANNY在曼谷用自己的休旅车接机,住合 GAY品味而有特色的泰国式民宿、吃的餐厅都是旅行团吃不到的,夜生活也因为有尤物的支持;往往都会算好时间故意留最好的GoGoBoy等我们的团员来选。所以在台北的同志圈掀起了不小的涟漪,因为我们是无可取代的。但是我们为了维持一定的品质,每个团人数绝不会超过十人;而且都会做行前说明会,瞭解客人的期望。所以短期之内也不怕竞争。
好久没有去曼谷了,大概这几个月都是GARY主动带钱去付开销,连汇费汇差都自己赚;但我侧面知道他在谈恋爱,不知道是不是那天认识的那个阳光男孩。后来有一天他的夜店因为原来的卫生安全管理人离职,他决定一劳永逸自己去上课领张执照。可是就在他要去上课前,突然要我出马亲自带这个VIP团而不是只去送机,因为有一个皮包族的袓师和两三个他在南部的同行参加,这是GARY争取好久的成绩,他要我千万不要搞砸了。我在说明会见到了这位超零袓师奶和其他四位团员,我从来没有和GAY一同生活过,除了那位超零袓师奶外,我分不清零号壹号,GARY说这次和同志一起生活,将有助于对我们客户的瞭解。他告诉阿姐– 那位超零袓师奶:我是他正在追的婆,这样可让我可以避免我被他们骚扰。而且GAY有点排外,这是他的经騐。
如同我所预料的,天还没黑他们就迫不待急的想到GOGO BOY BAR开工,由于事先特别交待,尤物把店裡各个顶级的GOGOBOY都召来给他们五个挑。泰国的GOGOBOY很可怜,基本上他们并不是同性恋,只是一群标价男孩,他们会因应顾客的癖好,扮演妓女、妓男、零号、壹号、虐待狂、被虐待狂。钱、钱、钱、只是为了钱,有钱他们就可以为你圆梦。
尤物召来一部麵包车,送阿姐他们回民宿按摩休息;并告诉阿姐晚上要招待他们一起吃饭,尤物准备好好招待这批VIP,不知道是为了看对了味还是为了生意。然后和我上了ANNY的车,她现在实质上也算我们的合伙人,我不知她和GARY有什麽协议,但她和ANNY的互动让我觉得他们的关係超过合伙人般亲密。我们到了间中国宫殿式的餐厅,ANNY跟我解释有些Ð菜需要时间来做,所以我们要先来点菜。在楼下水族箱旁点好菜后;经理引我们进了二楼包厢,尤物打手机问麵包车司机后告诉我们,他们还没出发;所以至少还要等上半个小时,在谈完正事后;就开始烤问我,尤物的中国话很两光,但加上英文辅助:「我妹妹那麽漂亮,你为什麽不要他?」我想他嘴巴中的妹妹应该指ANNY,可是他是男人啊!我提出疑问,可是她反问我,如果ANNY变完性成为女人,我愿意当他男明友吗?可是我只能回答她,我不愿玩玩了事;而泰国法律我又不能娶他!只见ANNY低下头好像快哭了。最后我只能说实话,告诉她我是CD,我期望能找到的对象是个想当我老公的女人。我看见她俩张大了嘴;好像感到很惊呀!但好像不太相信。ANNY问我;如果我不爱他,为什麽送他那麽贵重的礼物,还不辞劳苦的一册一册的搬来给他,他看过那套书的英文标价,而且我送他的那套书版本比他大学图书馆当成镇馆之宝的还新、画作还多。我哑口无言,我只能牵起ANNY的手看着他,告诉他我喜欢他,也谢谢他爱我。但我可能无福……
接待阿姐都托尤物的福,办的宾主尽欢,很完美;但令我困扰的是ANNY竟然爱上了我!而且我觉的奇怪是好像有许多事我不知道。像尤物为什麽跟我们这麽熟、 GARY为什麽放心我们接待他那麽重要的客户?我觉得ANNY好像变漂亮了,是作了整形手术的功劳;但作了那些?根部的作了吗?又似乎ANNY和尤物与 GARY说了些什麽。
在我们离泰的前一天,我跟GARY通电话,告诉他我们的班机时间,看看还有什麽要交待的。可是他告诉我上次尤物说有一个还没开发完成的海边渡假村,希望我去看看有没有可能拿到台湾的独家,阿姐他们他会去机场接,我只要把他们送上飞机,不用陪他们回来。可是没想到享受了今生最HAPPY的境界。我在机场送他们上机,并抱歉因GARY有事交待,所以没办法和他们一起回去,他们戏谑的说道老公的事比较重要,并谢谢我让他们有个永难忘怀的假期,以后还要来。
另类旅行团6. CD梦
出了机场回到了ANNY的车上,她告诉我约好去尤物家谈渡假村的事,可是到了尤物家的外面我下车后,他要我自己进去,他就把车开走了;我已为他去停车就自己进去了。我看到尤物穿了件宝蓝色的胶质迷你裙;化着浓妆出来跟我打招呼;这是我从来不曾见过的;一般她都是穿着适合她老闆娘身份的套装,可是她现在打扮的好像流莺般暴露。这让我觉得气氛有点怪;而且一上来就搂着我的手臂拥着我坐下,更让我提高警觉!她竟然对我说今天要把我打扮成一个人见人爱的新嫁娘;帮我完成我的CD梦。还没等我回答就要脱我的衣服并催我去洗澡淨身;我敢忙摇手并冲进她的浴室锁上门和自己脱衣服;就在我全身赤裸站在莲蓬头下淋浴时,尤物突然开门走了进来,伸出两隻手拿的是一个铜板和一隻剃刀;对我说要帮我全身的体毛刮掉,原来她用个铜板就轻易的打开我锁上的浴室门;一屁股坐在抽水马桶上好像欣赏我的裸体,并用手触摸我胸前的体毛。当我清洁完毕她又拿了条大浴巾不容我拒绝的帮我擦乾全身,我才知道她为什麽穿这身迷你裙;因为不怕水淋湿。我像个无助的小孩坐在浴缸边任由她摆布,当她刮乾淨我胸前、掖下和四肢上所有的体毛;并拿了把剪刀和剃刀一起仔细修整我的阴毛,成了像日本人的小鬍子,最后牵着没穿衣服的我回到她的化妆台前,打开所有的灯准备帮我化妆;可是她看我紧张的不停流汗并不时偷看大门,她很贴心的把冷气调到最低温,并将大门与房间门都锁上。告诉我在新娘子打扮好前;没有电话通知,我的阿娜达是不会来的。
她先准备好化妆水、防晒隔离霜、粉底、蜜粉及双层彩妆盒;很仔细的开始帮我打底妆,还告诉我这是成败的关键,这样才可以创造出一个娇豔欲滴的新娘子。
她一面化妆一面提出教学指导,用让我毛孔变细緻的润色隔离乳,告诉我这是同时具有修饰毛孔与隔离效果的,而且不会造成油腻腻的触感!可是我的心裡像小鹿砰砰乱跳,根本听不进她的解说,而且很没出息的勃起了。她看了一眼用开玩笑的口吻问我需不需要帮我「处理」一下。我忙用双手遮掩并勐摇头,她体谅的拿出一件白底红花浴衣递给裸体的我。这时房间的温度已经降到十几度,我看她手臂上已经冷的起了鸡皮疙瘩,我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她裸露的膀子,没想到她就势往我身上贴过来;吓的我赶紧把她推开并准备逃走。这时她哈哈大笑的对我说;要我不要紧张;其实她只是在试探我,而我并不是她喜欢的菜。
底妆完成后就要进行定妆,她用紫色沁凉蜜粉让我的脸部肌肤呈现白皙、透明感,冰凉的蜜粉也可以达到让我镇定的效果。很快地,她就完成一个轻透的底妆!然后拿出盒一应俱全的双层彩妆盒,有眼影、眼线、唇彩和颊彩,告诉我这一盒能通通搞定我的彩妆!先用极黑眼线胶,划上睫毛并勾勒出眼尾、眼型,并且让上、下眼线结合,然后用睫毛夹从睫毛的根部开始,再到中段及尾端,夹出弧度自然的睫毛!再针对眼头到眼尾,刷上睫毛膏,这时浓密、捲翘的睫毛出现了;再用小钢梳梳开纠结的睫毛膏,达到根根分明的效果。画出若隐若现的眼线。再利用黑色眼线向外加粗,相当适合内单眼皮的我!她用粉色系的眼影打亮我眼影、眼窝加强立体感 再使用第二个粉红色眼影,打在整个眼窝位置,让睫毛根部向上晕染开来!她神奇的创造出一个自然的个性眼妆!告诉我眼妆完成噜!
接着用粉色系的腮红刷刷我的两颊,腮红可以让我散发甜美的气息;她挑选豔红色系的唇彩,描绘在我的双片唇上,晶亮的唇蜜使我的翘唇性感水亮,刻画出女性的妖娇!
另类旅行团 7.扮新娘
我们像两个女人般;一边化妆一边聊天。除了刚才的试探;她向我说出她的心语。她告诉我她的名字叫做「努」,生长在贫困的北部山区;虽然家境并不富裕但在父母疼爱的环境下还是有个快乐的童年。她的恶梦是开始于一个远房表叔的人口贩子;那时假装电影大亨的姿态衣锦还乡,还故作豪迈的到处洒钱欺骗无知的乡下佬;吸引了许多年轻人羡慕,这时游说几个面目姣美的少年跟他去圆梦。可是她的噩梦从到达曼谷时开始,她被卖给了男妓院,当时她是个身心正常的男孩子,还有个女朋友和她一起来曼谷寻梦,可惜也被卖去当妓女,在经历了无数悲惨痛苦的岁月,一个黑社会的贩毒头子看上了她,买下来把她去势包养起来,那年她十七岁。后来还花了很多钱在她身上帮她整型,让她变的前突后翘、娇媚豔丽;并开了间酒吧给她经营。可惜好景不常,但未尝不是她的一种解脱;就在她二十岁前夕,她老公被黑吃黑遭黑白两道夹击而毙命。留下了不少现金、几栋房子和那间酒吧。因为当初她老公为留后路而将部分资产转移到老婆孩子和她的名下。但她并没有忍气吞声的消失在人海,而是用钱和自己的身体去接收他老公的黑势力;明查暗访的她知道了那个黑社会老公的死亡真象,并用巧妙的手法,让那些黑白两道彼此自相残杀,被关进监狱身败名劣后,再买凶刺杀。从此她在当地黑社会闯下了名号,变成人见人怕的毒蝎子。后来她找到她深爱的青梅竹马,可叹她的女朋友已经变成了一个毒瘾很深的妓女,而她也变成个比女人还女人的变性人;我追问后来呢?她很悲伤的告诉我在戒毒的过程中因不堪痛苦用裤腰带上吊自杀死了,其实是觉得她变成女人希望破灭而死的,这是个人间悲剧。我轻轻的抱着眼框裡满是泪水的她,希望能给她一点安慰。不知过了多久,她搂着我的脖子对我笑笑,告诉我欺骗她的那个远方表叔也没有什麽好下场,她让他后悔曾经做过那些伤天害理的事。
抓了抓我的头髮,问我喜欢什麽髮型,又打开柜子让我看看裡面的十几顶长短不一的各式假髮,我只觉眼花撩乱。她指了指一顶埃及豔后型的长假髮,在我点了点头后她帮我戴上。我照了照镜子,看到一个娇羞的我,她从门外拖了个旅行箱进来,告诉我这都是ANNY为我特别准备的;我们打开来一看:裡面有NuBra、马甲、丁字裤、丝袜、高跟鞋、两边开高衩的红色及地长旗袍。她告诉我那些都是ANNY照我的尺寸准备的,要我试试。我听了真的又惊又喜很感动,原来是短短这几天ANNY瞒着我,偷偷量了我的SIZE为我准备的。我看着「努」红了眼框,抱着她说我要哭了;她忙说:「不能哭;不能哭,不然妆就白化了。」一面拿出面纸准备救火。我看见她那紧张的样子,想到她是人见人怕的毒蝎子,不禁笑了出来。她看到我的样子白了我一眼嗔了我一下。拿出NuBra、马甲要我穿上,没想到她的报复竟然是拼命拉紧马甲后面的绳子让我喘不过气来;我大叫不能呼吸了,可是她根本置之不理直到把我整理出一个她满意的优美曲线。因为我的腰被束的弯不下来,她帮我穿上丝袜扣在马甲的吊带上、套上高跟鞋。拿出丁字裤帮我穿上,可是我的小弟弟又不争气的硬了起来;她拼命的想压到裤子底下,可是却愈压愈高,她生气的索兴掏出来把我推到床上按倒套弄起来,也不管我愿不愿意口手并用的抓住我的宝贝。我躺在床上腰被马甲束的弯不起来,一时只有任她摆佈,但凭良心说她的口技真的很棒,我不愿说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但很快的就把我的浓浆挤出来了,她清理善后的功力也是一级的,很快我就被她清洁熘熘了。在她进厕所去漱口时我嚐试能够爬起来,但试了半天只是换了个姿势而已。直到她出来抱着我的腰把我搀扶到化妆台前补妆。等到她把我上上下下都打点整理好,我也渐渐习惯了束身的穿着;她拿出那件好像餐厅领枱的长旗袍帮我换上,就扶我到穿衣镜前站定;要我自己看看;我看见镜中的自己,我真的吓呆了;那是我吗?镜中的丽人美的叫我都想抱一抱她!她仔细的端视着我突然有所悟的跑去抱了个首饰盒回来,挑了几样东西帮我载上;水晶坠长耳环、珍珠项鍊、白金手镯、戒指、银脚鍊。又从抽屉裡拿出一条红色的方纱巾当盖头蒙着我的头面,这时她的电话响了,她讲没两句话就挂掉对我说:「你老公等不及了。」然后好整以遐的拿出一付红色的假指甲帮我黏上。这时门铃声响了,她扶坐到床上跟我说:「你老公来了,你坐在床上不准动,等你老公来掀盖头,我去上班了,你们自己玩吧!」
另类旅行团 8. 洞房花烛夜
说完就出去了,我听到她跟ANNY说了一堆泰国话和关门声。就听到脚步声走进了我的身边;我低着头蒙着红纱巾,只在矇矓的红色中看见一个身穿白色西装的人向我走来,他伸出手要掀我的红色盖头巾;我赶紧摇头害羞的拒绝,只见他一屁股坐在我的旁边,一隻手搂住我的腰,一隻手放上了我的大腿;对我说道:「我要看看我的新娘子。」我才确定是ANNY,可是我从来没有见过他这麽MAN。他的双手在我身上腿上游走,弄着我全身好痒,我呻吟了一声让他更起劲了;把我推倒在床上不断的我身上抚摸,趁着我分心推开他的手时,用嘴掀开我头上的丝巾,我看见他睁大眼睛钉着我瞧,害羞的让我毕上眼睛。他在我耳边轻轻的说:「你好漂亮啊!你作女人好漂亮啊!」他开始舔我的耳朵,并威胁我再不睁眼他就要咬我了。我只好无奈的睁开眼睛看着他,他的头髮扎了个马尾巴,脸上化了个澹澹的妆,身上穿的是白西装白衬衫但没打领带而是围了条白色的领巾,有说不出的潇洒和飘逸。他的唇紧紧的贴上了我的唇,他的舌伸入了我的口中。让我全身都酥麻软了,我闭上眼慢慢享受着被爱的感觉,享受着被他压在身下被欺凌的感觉。我可以感觉到他压在我身上的身体的变化,因为我也和他一样变硬了,这时他的唇移到我的耳边轻轻说道:给我。我没有说话还在享受着被爱;他开始脱我的旗袍,我很顺从的随他翻来覆去,在他脱去我的旗袍后,用命令的口吻要我帮他脱衣服,我害羞的穿着马甲、丁字裤、丝袜和高跟鞋跪在床上帮他一件一件的把全身的衣服脱光,只留下和我一模一样的丁字裤。他的皮肤滑腻,胸部像刚发育的少女微微隆起,我正要细看时,他又翻身把我压在身下吻着。他并没有强脱我的衣服,只脱下我们一模一样的丁字裤,抓住我俩勃起的宝贝一起搓揉着。他从床头柜的抽屉裡拿出一罐面霜抹在我俩的宝贝和菊穴中,跪在我的面前抬起我的一条腿放在他的肩膀上;将他的宝贝放进我的菊穴中来回抽插,刚开始我的菊穴受到冲挤胀痛的受不了,让我哇哇大叫,慢慢的我习惯了他的冲撞,哇哇大叫也变成了呻吟,我的宝贝也慢慢鬆软下来。他开始说些挑逗我的话想让我兴奋,我慢慢的开始享受作女人的快感;我幻想自己是个娇媚的处女,被一个风流的花花公子欺骗失身,或是个新嫁娘正被新郎享受初夜。突然菊穴内受到一股热潮的冲击,我看见他在我身上痉挛的抖动了几下;我知道他高潮了,他趴在我身上没有动,我抱着他让他在我身上休息一下,没多久就听到他说:「作你老公真好。」他的脸又紧紧的贴上了我的唇,他的舌伸入了我的口中。我们拥吻着,又听到他说:「从现在起我就是你老公了,你就是我的亲亲小妻子。你要乖乖听老公的话,作个温柔贤淑的小宝贝,这样老公才会疼你爱你。起来帮老公清乾淨。」我艰困的爬起来到浴室打了条湿毛出来帮他擦洗。
另类旅行团 8. 完美
一阵慌乱后,我们躺在床上享受片刻的宁静。过了一会儿他搂着我很有自信的说,他知道我是偷偷的爱着他,不然不会对他那麽好;从学生时的那套古典画册,到现在筹办的整形之旅与同志快乐自由行,都是为了他;还放弃了工程本行的工作。但他要我放心他绝不会缠着我、只求能陪在我身边他就满足了。我看了他一眼把头贴在他身上说出我的内心话;只要他不去变性,我就不离开他;我们可以成为最好的伴侣;是事业伙伴、在生活上互相照顾、在床上是夫妻。他可以把自己整的美美的,我也可以把自己妆的美美的。但我们要誓不欺骗,心裡的话一定要要说出来,不然在一起没有意思不如珍重再见。他同意的点点头,这时我才发现我戴了一顶埃及豔后式的长假髮,身上NuBra、马甲、丁字裤、丝袜、高跟鞋一应具全,还用了些女性化的水晶坠长耳环、珍珠项鍊、白金手镯、戒指、银脚鍊饰物;刚刚才像个女人一样承欢,现在还被他搂在怀裡;却用丈夫的口吻和他说话。我看看他不好意思害羞的把头埋进他胸前;不知不觉的贴上了他的乳房,他的胸部不像尤物「努」姐那麽硕大尖挺,但穿上胸罩修饰一下也应该有B罩杯,胸前两粒葡萄也红润可爱,我忍不住吞了想吸吸看有没有乳汁,没想到他是那麽敏感,但却引起我的性慾;他赶忙要把我推开,可是却被我抱着更紧。我翻身上到他的身上,用大腿把他双腿分开,探明他的菊穴,用宝贝在他洞口巡弋着,他赶忙挖了把面霜涂进穴裡和我的宝贝上,让我很容易塞了进去。我抽动起来,而且不断的加速;现在换成他开始大声吟叫了;我怕他的叫声影响我,只有紧紧的抱着他贴上嘴脣,但他灵活的舌头在我的口中不断和我的舌头翻撹。这时他的双腿夹紧我喊出「不要」,我没理他的只是用力抽插着他;他的叫声也变成哭泣般的呜呜了。但他大概举起的双腿已经麻掉了,所以要我暂停;只见他跪在床上把屁股高高翘起对着我,我看见他那红肿而流着一蹋煳涂汁液的菊穴,用力把小弟弟塞了进去;我发觉从后面好像进去的比较深﹔有时候还会碰壁,我大概抽插了上百下,突然换我一阵痉挛,小弟弟喷出了白色的汁液。我累的趴倒在他的身上,只见他冲进浴室打开热水哗啦哗啦冲了起来,然后出来帮我脱下全身的女装让我也进了浴室。这时他就像个小妻子般伺候着我;仔细的帮我卸妆,并清洁每一寸肌肤,这时我才能贴近的看着他的脸,他认真在我的身体上工作着,我突然想起一句话:认真的女人最美。我看着他笑了出来,他问我笑什麽?我说你好美。他听了厥着嘴好像眼睛裡还泛着泪光对我说:「可是你都不要我。」我俏皮的对他说:「我要。」看他转哭为笑;我才接着说:「我要嫁给你。」「嘿!老婆在帮老公洗澡嗳!」他说,我说﹔「不对;是老公在伺候老婆洗澡。」看来很难达成协议了。看到他眉目皱起来,带着有点忧鬱的样子,我有点不忍的说:「不然我们轮流当老公,但今天老公是你。」他听了很高兴,我在他脸上看见笑容。

2条评论 (+add yours?)

  1. leosung
    3月 30, 2012 @ 22:21:33

    謝謝轉
    載我的文章,

    回复

  2. chinacd
    3月 31, 2012 @ 06:30:34

    leosung,你好,上面这篇文章貌似还没结束,能否提供后续部分。另外想在文章开头加上原作者的版权信息,可以标注您的笔名,并加一链接到您的本文的首发网页或是您的社交网站。

    回复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分类

版权声明

本站内容多为转载,由于部分文章年份较早,难以查清具体版权信息,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在相关文章后留言或发邮件至lvlili5201314@gmail.com

博客状态

  • 9,286,081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