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斯女友


01
躺在床上,疲劳正在被丝丝驱散。整日的工作令我疲惫不堪,幸好明天是周末,但想到还得应付那小孩似的同居女友,我就一个头两个大。

风,风铃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你猜我发现了什么?铃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此时的她就如以一只乱闯的小鹿似的,刚刚从门外一跃趴在我身上。我痛得说不出话,不过铃的发现最大只限于发现 某个大玩偶,然后让我给她买。
见我不回答,铃颇有点无趣难道你不想知道吗?言语中虽有责备之意但铃好好玩的的神情却没有丝毫减弱。
这不同于平常的铃,我开始意识到铃遇到的不是一般有趣的东西。强打起精神问Sorry,你发现了什么?
铃咧咧嘴笑了,看上去有点傻,但我就喜欢这傻丫头。
铃没有回答我,只从背包中找出一个盒子递给了我。刚开始我以为那不过是个化妆盒,但当我拿到手上时,我知道我错了。这乌黑发亮的东西有着与它所不相称的重 量–那简直像铅那样重。我仔细观察了一下,盒子上除了中间一块小小的亮得像镜子的金属外便什么也没有。打开一看,里面只有左边有一个小格。
我向铃投去了疑惑的眼神。铃得意的笑了笑。让我在那片镜子般的金属上摁指印,然后自己拿着盒子走到浴室里去了。
大约十五分钟后,浴室的门开了,但铃没有走出来,反而是一个和我长得一摸一样的男子在腰间围了条毛巾赤裸着身子向我走来,还向我柔声说:风。
我愣住了,那分明是铃的口吻,但声音却又完完全全是我的,男子笑着说:我是铃,我的发现怎么样?那盒子可以把你变成任何人,只要你有他的指模。
此刻,我已不再怀疑他的身份,她就是铃,她有铃那独特的吐音方式,还完全拥有我的外貌。我围着铃转了一圈,现在铃已完全变成我得样子–从头到脚。
铃解开腰间的毛巾,红着脸让我看他那话儿在动,我就是你,风。
铃转身走进浴室,拿出那个盒子,打开盒盖,轻轻一倒,一件肉色的衣服就掉了出来。但我的直觉告诉我,那不仅仅是件衣服,因为那不仅包裹了全身,上面甚至有 假发。铃告诉我,那叫互衣。你想试试吗?铃盯着我的眼睛,她现在变得跟我完全一样,只有那俏皮的眼神还是铃的。
我没有回答但对于铃来说已是默认。但铃已经开始为我脱衣服了,开始我有点抗拒,但想到反正我全身上下都被铃看光了,就算了。铃拉开互衣背后的一道开口,示 意赤身裸体的我钻进去。说实话,我看那互衣的弹性比橡胶还好。
当我穿上后,只是感到像穿了一件生化服,到处都紧绷绷的,看东西像带了一个面具。这和你说的不同啊。铃没有说话,只是替我慢慢的抚平背后的开口。当我背后 的开口全部被抚平时,我只感到精神忽地一震,疲劳感已消失殆尽,似乎从未存在过似的。而此时也不再有那种紧绷的感觉,我甚至感到风在我皮肤上吹过的凉快 感。看东西也不再像带着面具似的。总之,我完全感不到穿了一件衣服,反而有一种赤身裸体的罪恶感。
真棒。但我随即被从口中发出的铃的声音吓了一跳,我连忙低头看,那……那是女人的乳房,用手摸了摸,白皙的指尖传来了绵绵的触感,而我的乳房也传来了丝丝 快感。
如斯女友
02
我怎么会变成你了。我大声问铃。铃愣了一下,有点忍俊不禁:难道你还想变成你自己吗?吃吃……啊,这倒也是。铃笑着问:你……哈哈,你想穿上衣服吗?
红着脸微微的点点头。然后拿起铃的衣服准备穿上,怎料想到铃一把夺过我手中的衣服喂,你内衣还没穿就想穿衣服啊?那会显得我很……很变态的。
有点厌恶地用两只手指捻起铃的内衣,却又被铃一把夺了过去,一边整理有点弄皱了的内衣一边说:哪个女孩子不用穿内衣,你用得着那么嫌吗?在铃的唠叨中,我 看了看身体。脸红,遮住了重要的几点继续听铃唠叨。
铃递过比熨过还平整的内衣穿上,你现在不穿的话,你一辈子就穿着它吧。
傻子都知道铃再说什么我……我不会。铃走到我身后,开始教我穿内衣。
在铃的帮助下,我笨拙地穿上内衣,又头仰天地穿上铃的内裤和牛仔短裙,最后又闭着眼套上铃的无袖上衣。可以说,在穿衣的过程中,我丝毫没有看见铃的…… 呃,我的裸体一眼。然而,站在一旁的铃却被我得动作逗笑了喂,哪有人穿衣服头朝天的?你……你管我。
虽想拧头就走,但看见与自己相伴二十五年的脸现在长在别人的脸上,就有一种怪异的感觉,铃此时也盯着我的脸,想必他也有这种感觉吧。
铃,你还看我干什么,还不去煮饭,我都饿死拉。为了打破两人对视的僵局,铃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对不起,现在你才是铃,还不去煮饭,我都饿死拉。说完铃一扭头 就走了,在我惊诧的目光中大大咧咧地坐到沙发上看起了电视。
本想就这样一动不动的坐着,不去理会身体上陌生而尴尬的感觉,但想不到被铃抢先一步。
厨房中,伴随着双手的一动一动,我第一次感到乳房在内衣下的摩擦。
饭桌上,铃和往常一样嘴中塞满饭菜和我讲话“度了(对了),会衣子囊存翼剑,孩被愣窜资季的(互衣只能穿一件,还不能穿自己的)。”反正我只听懂了这一 句。
饭后,铃揽着我的肩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就像以往我揽着她一样。我们感受着从未有过的角色体验,之间还不时拿对方的身份开玩笑。那是最幸福的一晚。
时间已经很晚了,在我想站起来时,忽然而至的布料捆绑大腿的感觉让我霎时想起了什么。我一把拉住已迷迷糊糊地站起来想回房睡觉的铃“干什么,人家要睡觉 拉。”铃那犯迷糊的个性真让我哭笑不得。“铃,醒醒,我们还没脱下互衣呢。”铃这才稍微睁开一点眼睛“哦,那明天再脱好了。”说完,用力把我往旁边一甩, 铃又摇摇晃晃地向卧室走去。“砰”铃卧室的门关上,接着我听到一声重物坠床的声音。揉揉摔痛的屁股,完了,今天是叫不醒铃的了。
站在镜子前,我缓缓脱去身上的衣服,我发现我从未如此观察过铃的娇躯,铃的身材不像我想象中那样普普通通,只是平常铃惯于用过宽大的衣服遮住那诱人的身 材。红晕爬上镜中铃的脸庞,倒平添几分妩媚。不行,再不挪开视线的话,我会受不了的。
发现没有合适睡衣,我只得穿着铃的衣服,和衣钻到床上,伴随着一身从未有过的奇异感觉缓缓进入梦乡。
如斯女友
03
窝在被褥中,我无论如何也提不起起床的兴趣。要知道,以前我可是很快清醒过来的,哪像今天这样昏昏沉沉的。
不行,再不起来煮早饭,铃会杀了我的。慢慢睁开朦胧的睡眼,就看到了我的眼睛,我的鼻子,我的嘴巴还有我的脸……
“啊!”
我惊叫着从床上跳起,却没料到大腿被什么东西一勒,整个人从床上摔倒了地上。不过,这一摔倒让我想起昨晚的事来了。坐在地上,一边揉着头,一边埋怨道: “铃,你没事干吗把脸摆在我面前?吓死我了,还以为我死了灵魂正对着我的脸呢。”铃呶呶嘴:“没这么夸张吧,人家只是看看自己的睡姿。啊,真的好可爱 啊。”铃边说边摆出那种小女生看到可爱东西的姿势。
“喂,别用我的身体摆出那种姿势,很恶心的。”“呃,那么,请问,”铃坐到床上“现在你一个女生这样坐就很好看吗?”
这时我才注意到我还穿着铃的牛仔短裙,双腿却习惯性地张开,在铃的角度看来,我裙下的风光一览无遗。
我连忙撑着地板想站起来,但短裙却限制着我双腿的自由,令我欲站不得。“笨蛋。”铃在床上笑骂,俯下身来教我摆动腿的位置。果然,我很轻易便站了起来。
“好了,”铃站起身来“去吃早饭了。”
“嗯,我没听错吧。我的小懒猪会这么早起来煮早饭?”“别忘了,现在你才是铃,你才是我的小懒猪,你看看现在几点了?”
扭头看看钟。天!都十点了,平常铃就睡得这么晚。看来互衣改变的不仅仅是外形,而是像调换灵魂一般把整个身体换过来。
风残云卷吃完了桌上的早饭,感觉很满意。毕竟是少有的不用我做的嘛。
“嗯……嗯,风,你还记得你答应我什么吗?”
“嗯,我答应了什么?”
“你星期三不是答应我今天去Shopping的吗?”铃一副焦急的样子看着我。
“好啦,我答应过你的事情什么时候没做过?”
“Ye,还是风对我好,好啦好啦,我们出发。”铃拉住我的手就往外走。
“等等,”我一把扯住铃“你忘了些东西。”
“东西,没忘啊。”
我指了指自己“我们不脱下互衣怎么上街?”
“嘻嘻”铃尴尬地笑了笑“唯一能脱下互衣的东西‘星之泪’。我把它给别人了。”
“什么”“别……别焦急,我还没有说完那,我把它给别人去做成项链,那么一个铁疙瘩本小姐才不愿带在身上呢,下周日才做好。”
呼,吓死我了。
穿着铃的高跟鞋,一边挽着铃的手,一边在铃笑眯眯的注视下踉踉跄跄地走着。怒由心中生“你看够没有?早说不穿高跟鞋的,你又不听,现在走一百米都用了五分 钟。”
“呵,是吗?小姐,你一身紫色连衣裙穿一双平底运动鞋又成何体统?”
“嗯,也对啦,但是……”
“别但是但是的了,快走吧。”
在铃无数次拿起一件件衣服在我身上比划,无数次把我推进试衣间,无数次掏出我的钱包给钱,无数次拉起我往下一间店铺走去,最后捧着大包小包乐呵呵地回家 时,这一天终于结束了。反正那天在铃说来是一个绝对仿真试衣架在帮她试衣服,只是可怜我已空空如也的钱包啦。
如斯女友
04
又是这样,已经是第二天了。用铃的身体睡觉总是睡不醒的。但是在朦胧我还是发现有什么怪怪的——先是被子被拉开,然后胸前一凉。呃,先是被子被拉开,然后 胸前一凉,难道……
我猛地睁开眼,一张带着铃经典惊愕神情的我的脸出现在我眼前,身上的睡衣已扔到一边,铃正在脱我的睡裤。我猛地拉过被子遮住全身。“你想干什么?”我质问 铃。
虽说身体是铃的,但这样被人观察我可不习惯。
“没什么啦,我只是想看看身体是不是完全一样而已。”
“不行,不行。”我卷起被子就走,毕竟被铃那种“看看”可不是好玩的。
但现在的我的身体又怎跑得过铃呢?
身体。我心生一念,一把将被子摔向追来的铃。
趁着铃被被子盖住挣扎时,我连身上最后一点衣物统统脱光。然后我反身迎上刚挣脱被子的铃,把他扑倒在地,一边一手挽着铃的脖子,一手抓住铃的手摁到我一侧 的乳房上使劲搓揉,一边用膝盖一下轻一下重地挑逗着铃的下体。我用我所能发出的极尽娇嗲的声音在铃耳边细语:“风,不要吗。人家还没准备好呢,怎么可以这 么轻易就把人家的第一次给你呢?”说话间还不时轻轻咬一下铃的耳垂,说完还不忘地往铃耳朵里轻轻吹一口气。
铃惊恐万分地看着我“风,你……你在干什么?”
感觉到膝盖下的反应,我一脸邪笑地看着铃“你看看下面。”
铃不解地往下看,逐渐看到裤子的中档慢慢隆起。
“啊!”
铃鬼叫一声,一把推开我就冲出门外去“我不要当男人,好恐怖啊。星之泪!”
“哈哈哈,小妮子,想跟我斗,你还早呢。唉呦,以后还是不用这一招了。”轻轻抚摸着被铃猛地一推而生痛的胸部,却发现另一件令我震惊的事——那招不仅对拥 有我的身体的铃有效,对我也有效——看着已开始变得红通通的两颗小蓓蕾,我的阴部也开始有点湿湿的,而且身体开始变烫。我对着镜中的铃苦笑。
骂了句国骂,我开始在澡盆里放水。要知道,我已经两天没洗澡了,就算是穿着铃的互衣,但我还是感到身上有些粘粘的。
带上铃的浴帽,我把全身都浸泡在水里。啊!真是舒服阿。女人的身体果然敏感,完全不同于用男人的身体泡澡。
“铃铃铃”
“是谁这么不识时间地打来电话?”我披上浴袍,冲到厅中。
“喂。”
“喂,风”
啊!是铃的声音,铃一定拿到星之泪了。
“喂,风,你听到吗?”
“哦,我在。”
“我拿到星之泪啦,放在了信箱中,你自己去拿吧。”
“啊,那你去哪?”
“我阿,我去上海,那儿有一个展览。几天就回来。”
“好吧,小心哦,拜拜。”
“拜拜。嘟……”
如斯女友
05
没有铃烦我的几天真的很无聊。
“风。”杂志社的漂亮MM叫。
“唔,干吗?”
“外面有个小男孩在找你耶。”
小男孩?循着MM目光看去,门外有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杂志社的几位美女编辑还在一句“小弟弟”长“小弟弟”短地和小男孩玩。
这时,小男孩看到了我一阵小跑过来,抱住我的脚,甜甜地叫了一句“爸爸。”
“乖。”咦,他又不是我儿子,我在干什么?眼角却扫到MM们边如看人贩子般看我边火速后退。
“小……小朋友,爸爸是不能乱认的,知道吗?”紧张兮兮地看着小男孩。
“哇,爸爸不要我啦。”没想到他的泪水哗的喷涌而出,而周围的同事的眼神则更……
话不多说,我一把挟起小男孩一路狂奔到停车场,再也不管身后的流言蜚语……
“小朋友,乖乖地告诉叔叔,你爸爸是谁?”
小男孩眼角还残留着泪水,他怯生生地看着我。一句话也不说。
“小朋友,快告诉叔叔,你家在哪,你爸爸妈妈在哪,他们是谁?”
也许是我我的话把小男孩逼急了,他嘴角一弯,眼看那无穷无尽的泪水就要下来了。
“哈哈哈。”谁知他不哭反笑,看他的样子都快笑趴下了。
“我说风啊,难到你认不出自己小时候的样子吗?”
他一提示,我也立马发现了——这不就是我小时候的样子嘛。
“铃,你……你……”
“你什么你,走,我要去吃肯得基,好久没试过一手一只鸡腿啦。”
无奈,我只能顺应接下日复一日的来自铃的“折磨”。
“扑哧,别……别在我的身上滚来滚去。”自从昨晚铃“返老还童后”,就整晚不愿脱下互衣,也不知她是怎么想的。今天一早更肆无忌惮一下子就砸到我身上。
“对了,风,有件事我想问问你,”铃突然端正地坐起来,一脸严肃,只是她现在那张小脸与表情极不相称乃至我有想笑的冲动,“你好象从小到大都没有中过奖 吧?”
啧,心头之痛,回想这么多年来,我从未在运气方面占过一点便宜,从买彩票到公司年终摸奖,从没有得哪怕是一个安慰奖。
铃很快注意到我一脸失落的表情,从身后抽出一张纸片在我面前晃了晃。虽说上面的小字看不清楚,但最大的几个字还是看得出来的,那上面分明写着“黄金沙滩五 天四夜双人游”。
“这……这你是从哪儿得来的?”我有些惊讶地问铃,毕竟我还是知道她的运气比我好不到哪里去。
“你还记得上次我陪‘铃’去买衣服的事吗?”铃狡黠地眨着眼睛。
“嘿,怎么又提起那次的事,”说起来,自从上周日亲身尝试过女人疯狂购物的痛苦后,我发誓再也不陪女人上街买东西,特别是铃。
“那天商场里不是正在举办抽奖吗?只要买够了1000元就可以抽奖的那张抽奖券,今天早上有一个人来送了这张票,说我们的抽奖券中了‘黄金沙滩五天四夜双 人游’。”
这么说起来,我也好象有点印象了,当时还是我亲手挑的抽奖券。
不……不会吧,两个合计抽了快四十年的奖都没中过一粒糖果的人竟然抽中了头奖,头奖还是到新开发的旅游胜地黄金海滩旅游,那可是有钱也未必预约到房间的地 方啊。
“我说铃,这算不算是死前的回光返照呢?”
“去,别开玩笑。”床的另一头,铃从互衣下露出她美丽的胴体,用她自己清脆的声音毫不犹豫地反驳了我的观点。
“就算是,”铃轻轻一跃,勾住了我的脖子,凑到我耳边,“我还是和你在一起,这就够了。”
没有回应,只是微微一笑,我揽住怀中的可人儿,送上深情的一吻,然后准备打电话回杂志社,好准备我们的旅行。
坐在车上遥望着远处的黄金海滩,发现果真地如其名,在阳光下若隐若现地闪烁着一层金黄的光芒。
一时兴起,我对铃说起了我就读的那座坐落在海边的大学期间的种种趣事,倒也感慨万分,情绪不能自已,一时倒没发现铃都是心不在焉地有一句没一句地答。
几小时后终于来到海滨旅馆。虽然舟车劳顿且天色渐黑,但一想到铃和我都是爱海之人,还能赶在天黑前好好玩上几小时,心中就不由高兴起来。
“不,今天……今天先去吃海鲜吧,明天再下水,好不好?”
看着铃有点苍白的脸色,我也不能说一个不字,只得乖乖掏钱吃了顿好的。
“铃,你没事吧?不要吓我啊。”一回到旅馆,我就不停地追问铃,可惜从进大门开始到进房门,铃始终一个字不说,铁了心憋红着脸就往前走。虽然觉得奇怪,但 我也不好意思多问,只得亦步亦催地跟在铃身后。
一进房门,铃一个转弯拐进了浴室用力关上门。但关上的门立马就打开了,铃一副哭相惨兮兮地站在浴室门口。
“铃……铃,你怎么没穿裤子”的确,在我面前的铃下身光溜溜的,露出一双白玉般修长的双腿,再往上,我不敢看了……
“笨蛋,你……你眼睛往哪里乱瞄。”铃气急败坏地扯过一旁的浴巾围在腰间,然后一个箭步冲上来就扭住了我的耳朵。
“呦,疼。铃,你今天究竟是干吗了?一整天都怪怪的。”听到我的话,铃终于放开了扭着我耳朵的手。然后,只见那双芊芊玉手掉转方向“啪”地一声拍在脸上。
“铃,住手,你怎么啦?”
“风,我犯了一个很低级的错误。”铃低着头,不敢看我。
“说出来吧,无论什么样的错误我都会原谅你的,看着你整天闷闷不乐的样子,我真心疼。”
铃欲言又止,最后终于伏在我耳边轻轻说出这个秘密“我没有……没有……”
“没有什么?”
“没有记起……记起那个……那个……啦。”
“哪个跟哪个?”
“就是那个啦”
“什么嘛,说清楚好不好?”
“没有计算我的生理周期。”涨红着脸,铃终于说了出来。
“……”果然是一个不可原谅的错误。
“那就是说,我们这次可能是一生中唯一一次的免费旅行就这样泡汤啦?”
“对不起,是我不好,请你原谅我。”
“算了算了,反正这件事已经发生,我们也不可能改变。反倒是想想这几天该怎么度过比较好吧。”我无奈地拿起桌上的旅游指南,期望能找一些我们俩都能去的地 方。
“来吧,小笨蛋,让我们找一些没有水的地方……”
“这里?不。这里?不。该死,这里除了那个海滩就什么也没有了。”混蛋,这里还真是新开发的旅游景点,就那么一个海滩。懊恼地将手中的旅游指南甩到一边, 我只能对铃苦笑道:“看来我们还是在旅馆睡觉看电视过日子吧。”
铃尴尬地看着我,但又不好意思说什么。
两人都不知道说些什么,就这样默默过了好几个小时。
“哎呀,都快十一点了,还是早点睡吧。”我想快点结束这尴尬的处境,但一时又想不到什么好方法,只得这样提议。
铃点点头,转过身从衣柜中取出她的睡衣,捧在手上准备走进浴室换上。
突然,铃大叫着:“风,我想到了一个好办法了。”
在我疑惑的注视下,铃拿出空空如也的旅行包,在里面摸索着,瞬间竟找出了两件折叠好的互衣。然后她使劲一抖,本来折叠得方方正正的肉色互衣徐徐展开。我定 睛一看,着分明是铃和我的样子。
“你的意思是说穿上它?”
“我的风真聪明,这就是我的天才想法了。”
“可是这样一来的话,有一个霍启风,就必须有一个韩铃,那就是说……”
铃点点头,没有理会我接下来的话,拿着我的互衣躲进浴室中。不消几分钟,又一个“霍启风”从浴室中走出来。
“你确定这真的有用?”
“当然,只要穿上互衣,就等于变成了那个人,试问霍启风会有月经吗?”
“你那是什么比喻?可这样说来,如果我穿上互衣,那不就轮到我有……”说到这里,我说不下去了。
“那是自然,碰上了你就乖乖做一个月女人吧,脱不下互衣的,可那种几率很小,而且也不是和本体同时的,”顿了顿,铃开始黏上来撒娇“风,为了我们的旅程, 拜托了。”
“好恶心啊,差点连晚饭也呕出来了。”
“去死,也不想想是谁用我的身体做这种让人恶心动作。”但闹归闹,这的确是现在唯一的办法了。
“好吧好吧,都怪你,我怎么会有这么一个大马虎的女朋友,真怀疑你是不是预计好的。”我转身拿起铃的互衣,准备到浴室里换上。
这时,身后“呼”的一声飞来一件物体,我敏捷地回手一捉,去发现是一条粉红色的吊带裙。不解地回身看着铃,铃解释道:“这是人家新买的睡衣啦,小熊维尼那 套不适合在这种浪漫的地方。”他边说还边把双手放在胸前一副浪漫相,看得我有扁人的冲动。
冷眼看着铃,冷冷地说:“你再用我的样子做这样的动作,我就宁愿在这里看电视睡觉也不愿意出去。”
铃刹时停住,双手举高。
我满意地点点头,转身进入浴室。
十分钟后……
“哇,好漂亮啊,人家就是天生丽质,漂亮得没话说,穿什么衣服都那么漂亮。咦,风,你怎么流鼻血了?”
“……”她知道吗,此时我的心中只想到“铃的样子实在是太诱惑人了……”

2条评论 (+add yours?)

  1. 汽车装饰美容
    10月 06, 2011 @ 11:48:05

    生活不是单行线,一条路走不通,你可以转弯。

    http://www.ichehome.com/

    回复

  2. 最新黄金价格
    10月 06, 2011 @ 14:21:33

    有时间来我的站来看看哦

    http://www.huangjin5.org/

    回复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分类

版权声明

本站内容多为转载,由于部分文章年份较早,难以查清具体版权信息,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在相关文章后留言或发邮件至lvlili5201314@gmail.com

博客状态

  • 22,476,455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