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将军外传(四美图)

原创:HKcdfamily-Forum论坛  fushanni

一、刘将军剿匪殒命 花公子杀贼遭擒
话说前朝有一位花老将军,能征惯战,为朝廷立下汗马功劳。如今年事已高,早已解甲归田。
这天,花将军正在花厅上喝茶,突然家人通报部将刘忠来见。花将军一抚长须笑道:“这小子好长时间没来了……”,正要传他,刘忠已满头大汗地进来,拜倒在地,气喘吁吁地说:「小将无能,老将军救我。」花将军吃了一惊,问道:「何事惊慌?慢慢道来。」
花老将军让刘忠坐下,刘忠这才说起。原来刘忠治下的青州府出了一个名叫石二娘的女匪,据传美貌如花,号称梨花娘娘,纠集数千匪众,个个勇猛善战,一直盘踞黑峰山,往来富商官府,每每遭劫。刘忠率军征剿,侄子刘亭年轻气盛,不慎中了贼人的埋伏,兵败被擒,不知生死。刘忠数次出战也无能为力,只得请老将军出马,扫灭黑峰山寨,救他侄儿! 更多

初夜

原创:HKcdfamily-Forum论坛  Angel

初夜(上)

虽然我有女朋友,但我从小就养成了变装自慰的习惯。我总是幻想我是淫荡的人妖,被猛男哥哥的大老二征服。常常自己一个人在家,灌肠,变装,然后用超大假阴茎按摩棒干自己的小菊花。感觉很奇怪,我从来不想真的跟男人在一起,我只是喜欢美丽的女人,所以在自卫的时候把自己幻想成一个美女。
但是最近常常发现我好想帮别的男人口交,尤其是跟女友吵架以后,我的奶头,屁眼,都臊热的想被人侵犯。 更多

自由的代价

自由的代价﹝1﹞─裙子初体验

“让我离开这房子!我又不是疑犯,为什么你们要限制我的自由?”

“李先生,我也不想干涉你的行动自由尝嘂嘒嗽,可是你要明白,虽然你不是疑犯笺粺粹精,但你却是本案的污点证人。你知道何老大向你下的追杀令赏金,已经从上星期的一百万元箸箊笺粺,涨到今天的二百万吗?”

我哑口无言,因为保护我的探员说得对。我本来是何老大的手下蒟蒺蒙莳,跟他一起犯毒。但那次我一时大意,丢失了一批总值过千万元的毒品。何老大以为我私吞,于是雇人追杀我,迫使我交回货物。我走投无路,不得不向警察自首,以我所知的一切,协助警察捉拿何老大,换取警方保护我。如今何老大已被捕,受审在即,警方要我以污点证人身分,到法庭指证他。为了我的人身安全,警方要我在审讯期间,离开自己原有的生活圈子,入住一间他们为我安排的“安全屋”,并派探员全日二十四小时保护我。 更多

失去男孩子身份的体验

失去男孩子身份的体验(一)

我是一个很色的高中男生,
看到正妹总是忍不住多喵几眼
遇上了穿低胸的女生更是毫不客气的猛看

很平常的开学日,搭公共汽车去学校的路上
一个大约16岁的正妹上车
清秀的脸蛋很可爱,白皙的肌肤,加上那修长的小腿
最重要的是–她的胸部超大!
纤细的身材至少有E罩杯以上,看得我目不转睛
车上已经没了位子,她就过来站在我旁边,注意到了她是穿低胸的衣服
我故意起身说:小姐,这边让妳坐吧
她露出甜甜的笑容坐下了
我就站在她旁边,故意站的很近很近 更多

人妖变态家族

张华今年已经16岁了,身高也长到了1米8,作为家中唯一的男孩,他身感自己肩膀上的重担,同时也享受着全家女性给他的爱。也许是正在青春期的缘故吧,张华总觉得自己身边的这种爱不同寻常。

也不知什么原因,自从张华记事起就没有爸爸的存在,问妈妈时,妈妈也含糊其词,使张华一直以为​​爸爸在自己的幼年去世了。从小没有爸爸的张华心中到也坦然,因为妈妈和姐姐的爱已经让他感觉生活中没有遗憾,而张华也是个很懂事的孩子,知道用自己的爱去反馈给疼爱自己的姐姐。 更多

我的“女人”

我是一个很普通的中年男人,有个上中学的儿子,他长的到挺清秀的,可是一次我无意中发现他很喜欢穿女装,正好我也喜欢这种cd变装男,于是威胁的把他变成了我的“女人”,我们父子常常趁我老婆不在家的时候偷情,可惜她管得太严,我们机会不多,我都有一个星期没有操到儿子可爱的菊花了,这天我们去他们学校看文艺演出,人很多啊,我们父子坐在最后一排的角落(你叫什么名字?)我叫小哲,中学的长的很挺清秀的男孩,我有一个秘密,那就是穿女装,我非常喜欢穿丝袜和高根鞋,然后想像自己被男人操。 更多

父亲的遗产

一、

我,是个美容美体的医生,拥有一间小而美的整形外科诊所褖裮褉褋,如同坊间常见的林立看板,这是行相当热门的新兴行业。

然而,与其他整形、微整形医学有很大不同地方在于,这间诊所内所贩售的,并非单纯的外在美,而是其他东西,更直接的说法是,我,只是个被恶魔利诱,成为它在人世间进行灵魂买卖的代理人而已。

更好笑的是,三年前的我,还是个逃学、翘家、无所事事的不良少年,如今,却摇身一变成了能让女人们托付、信赖,将自己交给我的整形医生,对我来说,就好像是天大的笑话在一夕之间,竟成为我生活的全部…… 更多

我那峰回路转的人生

我那峰回路转的人生1

我叫丁凌,从小生活在一优渥的环境,老爸是个台商,生意做得颇大,不过大部分时间都在大陆拼生意,妈妈则是个普通的家庭主妇,在台湾专心照顾我的生活起居。

从小我的身材就一直很瘦小,在班上座位总是在前两排,即使国中毕业也只长到160,一直很不显眼,也从来不曾有女同学青睐。当然啦!那些小女生眼中不是会打篮球的男同学,就是日韩系的花美男,那会看上我这种小弟弟?所以只好另外发展。
不知从么时候开始,我开始对女性缤纷诱人的内衣感到兴趣,我会透过女同学浅色的制服上衣,注意谁又穿了新的内衣来上学。后来,我开始偷拿妈妈放在洗衣篮内的内衣、内裤来打手枪。然后,虽然知道不对,但我克制不了诱惑,我还会穿上内裤,戴上胸罩,享受那柔顺的触感。 更多

完美

不知道从哪时候开始我竟然对女生穿的丝袜产生了极大的兴趣.我每次走在路上都会忍不住的盯着路上那些漂亮姊姊的美腿呢.家中除了爸爸和我之外就是我那个爱美的姊姊了.妈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我们.所以我几乎可算是姊姊们把我带大的.所以当然啦我从小的玩伴当然也就是我姊姊们啦.但那时我一样觉得好开心那时也不会想说要结交其他的朋友.心想说有我姊姊陪我就好啦所以真可说是每天都和我姊姊黏在一块.而爸爸因为要忙着工作所以也很少过问我和姊姊的事.或许是从小时候就和姊姊一起长大的吧.我对女生的东西总是充满了兴趣. 更多

究极易容术

暑假的某一天,我跟妈妈一起去登山,原本预计今天可以下山的,不过我们却迷路了。迷失方向的我们一直在迷乱的山林试着找到出路,身上的粮食已经不过我们母子在山里多挨一天,这时候时间流逝已经是黄昏时刻了,我们母子两已经着急如热锅上的蚂蚁。正当我们绝望之际发现离我们不远处有一间平房,屋内还有灯光透出来,想必有人居住,我们母子俩讨论一下决定先向那一户人家借住一晚,明天再打听下山的方法,于是我们就向前去敲了门...

“请问有人在家吗?我们在山里迷路了,能请您帮我们一下吗?”我敲了门向里面喊了一下。 更多

人妖女友

我叫阿杰,身高1米80,英俊潇洒,目前在一座海滨城市读大学。大学的
学业很轻松,加上我学习成绩一向很好,所以平时有很多空余时间,在我读书的
城市,有一个我的亲戚的朋友。

她是一位30多岁的中年妇女,离了婚,女儿判给她老公,目前单身一人。
我平时叫她红姐,红姐有1米68高,身材丰满,容貌端庄,颇有几分姿色。红
姐在市区有几间店舖,所以收入不错。她对我很好,周六日常叫我到他家里住。 更多

男妓

房间里拉上了窗帘,我穿着一条紧身亮皮裤,上身没穿衣服,两个因为整形
的饱满大奶子垂在胸脯上,我坐在床沿上,面前站着一个年轻人,我正帮他
脱着衣服。
年轻人的个头不高,体形也不算胖,短发,普普通通的一张脸,单眼皮,尖
头鼻子,中正口,这个年轻人是我的老客户了,从他第一次玩TS起就是玩的
我,后来就一直联系著,因为他有钱,所以我也十分和他保持联系,有很长一段
时间我的生活费都是他给的,他姓林,叫林宏。 更多

年轻“女”老师的隐藏秘密

刘曼芸童年时看见姐姐在冬季穿肉色袜裤上学,觉得很美,双腿很滑溜,像是第二层皮肤似的。不知怎的,她便爱上了袜裤这东西,很渴望有机会穿在腿上,体会一 下那种滑不溜手的感觉。终于,机会来了。穿上袜裤后,一份温柔细腻的感觉油然而生。双腿很绷紧,但感觉很神奇,美腿顿时生辉,心里却觉得自己很柔弱。

后来,胆子愈来愈大。读了县中学后知道了甚么是胸围,偶而便拿姐姐的胸围一穿。那时候姐姐已中专毕业,为上班需要,袜裤不再是清一色肉色了,有黑色,灰色,米白色,粉红色等,令曼芸快乐透了。另外,曼芸又试穿过姐姐的泳衣,还发现了她的乳贴。女孩子的衣饰,真是变化万千。 更多

变装OL露出耻辱

我被两个贼人以利刀指吓着。
「才得六百多元,太少了。」
较高的那个贼说:「快说出提款卡密码,否则划花妳的脸,妳的脸长得不错,妳也不想就此毁容吧?」
「670831,但只有二千多元,可以放我走吧!」
肥贼:「二千元是少了点,但还得待我拿到手才放妳。不过只有一张卡似乎不合理,应该还有别的,快交出来!」
高贼:「让我来搜一搜。」
一边说一边搜我的外套!
摸着、摸着!终于摸到了一张卡片的东西,是藏在外套夹层的。
高贼割开夹层拿出来看,果然是一张信用提款卡。 更多

“女”刑警队长

“女”刑警队长1

这天上午,身在刑警队的白兵接到一个线人的电话,线人告诉他说,唐震现在可能藏身在城南的金恒大酒店。听到这个消息,白兵兴奋不已,终于找到唐震的行踪了。这个唐震是A市黑社会组织「兄弟会」的老大,发迹的经历颇有几分传奇色彩,他本来是A市中心医院的一名外科医生,曾在日本留过学,据说医术很高,在患者中的口碑也不错。五年前的一天,「兄弟会」会长洪蛟遭人暗算,身中数枪,被紧急送到当时唐震所在的中心医院,医院集中所有的外科医生会诊分析后,都认为伤势太重,已经无力回天,没想到只有唐震一个人认为还有希望,并立即给洪蛟做了手术,竟然真的把洪蛟从死亡在线给拉了回来,保住了一条命。 更多

保护证人的方法

第一章
我将衣领竖了起来,紧紧的围住脖子,紧张的向门前左右张望了一下,匆忙的穿过马路,来到家门前。天阴了一天,积满了雨云,眼看一场大雨就要倾盆而下。阴天的夜晚天是特别的黑,就连路旁的路灯都好像比平日暗了不少
自己最后一次见到萨姆也是这样的一个夜晚吧,有多久了?两年多了吧,就在前面那个路口。那晚的情景登时涌了上来
那天下课后是和萨姆一起顺路回家,就在那个路口分了手。我转过街角,走了不到五分钟,就听见身后响起了警报声,这并没有阻止我匆匆的赶回家,面对即将来临的大雨,谁还有闲心去看热闹。第二天在学校,我从报纸上看到就在那个路口昨晚发生了一起凶杀案,我心中不由得一紧。 更多

名士俱乐部

“有没有听说在市区刚开了一家新的俱乐部,而且是只有特殊贵宾身份的人才可以获邀进入!我想应该找个机会去看看怎麽样!” 小凯是我们六个死党中的一员,也是我最好的朋友.
“你疯了吗?!如果真的是高级俱乐部,凭我们的身分怎麽可能进得去呢?” 我满脸疑惑的问小凯
“小子听好.我认识裡面的一位保全人员.他说如果我们想进去可以在下星期五晚上8点他值班时过去,他有办法让我们进去还说我们只要穿休閒服去就可以.他会提供俱乐部专属的服装给我们.这主意还不错吧!”
“真的吗?不过他为什麽可以这样做呢?” 更多

分类

版权声明

本站内容多为转载,由于部分文章年份较早,难以查清具体版权信息,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在相关文章后留言或发邮件至lvlili5201314@gmail.com

博客状态

  • 20,757,557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