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妓


房间里拉上了窗帘,我穿着一条紧身亮皮裤,上身没穿衣服,两个因为整形
的饱满大奶子垂在胸脯上,我坐在床沿上,面前站着一个年轻人,我正帮他
脱着衣服。
年轻人的个头不高,体形也不算胖,短发,普普通通的一张脸,单眼皮,尖
头鼻子,中正口,这个年轻人是我的老客户了,从他第一次玩TS起就是玩的
我,后来就一直联系著,因为他有钱,所以我也十分和他保持联系,有很长一段
时间我的生活费都是他给的,他姓林,叫林宏。
时间长了才了解到,原来他的家里也在这个海城里很有名气,他父亲在市
政府里当头头,他母亲是学校的校长,他叔叔是员警,他舅舅是税务,其实我也
不在乎他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在我看来,这个世界上只有钱是真的,其他的都
无所谓。
林哥,今天没课?这么早就过来了。我笑着问。
虽然面前的这个年轻人比我小12岁,可我还是这么称呼他,因为这样男人
会觉得很有面子,尤其是这样血气方刚的年轻人。
嗯,今天的课没什么意思,不去了。林宏说。
我解开他的裤子皮带,帮他褪了下来。
那就在我这儿呆著,我陪你,中午我给你做饭吃。我高兴地说。
林宏看看我,笑眯眯地说:那就看你这个老骚货的表现了。呵呵。
我笑着说:我那几下子你还不知道吗?怎么浪怎么有,爽你。
林宏忽然想起了什么,说:喂,前天我跟我二叔去西市场抓嫖去了,你说
的那个大浪姐儿正他妈撞在我二叔的枪口上!我操!我们当时一个屋子一个屋子的踢门,跟他妈港台的警匪片似的!喂,你猜那个大浪姐儿干啥呢?
我笑着说:还能干啥,没男人的时候自己捅,有男人的时候鸡巴捅,她屋子
里有男人吗?
林宏说:有!我告诉你,有他妈三个男人呢!那个大浪姐儿撅著个大白痴趴
在床上,一个男人插屁眼儿,一个男人打奶砲,一个男人插她嘴!我操!那个浪
啊!当时看得我鸡巴直硬!恨不得马上跑到你这来!
我听完,瞪着眼睛说:我操!大浪也真会挣钱!还是她在南边混过,了解行
情,人家真会挣钱。
林宏一听,笑着说:严红,要不我也找几个哥们儿来,跟你一块操?
我笑着说:怎么都行,反正一个羊也是赶,两个羊也是放,只要价钱公道。
林宏把裤衩脱下来扔到一边,挺著大鸡巴站在我面前说:完了,那个大浪姐
儿,怎么也要在派出所呆个15天,这下子你高兴了吧。
我一边用手撸著林宏的鸡巴,说:高兴啥?以前我是恨她,她老抢我的买卖
,不过现在我又不和她在一起了,其实想想谁容易啊?说完,我小嘴儿一张开始
唆了他的鸡巴头儿。
林宏虽然年轻,可他的鸡巴却是菊穴的常客了,鸡巴茎粗而长,鸡巴头儿也
大,最要命的是两个大蛋子儿,个头儿又大又圆,每次他射精的时候几乎都是射
在我的小嘴儿里,白色的浓浓精子一股一股的,好象总也喷不完似的,最好笑的
是有一次他两个星期没来找我,来了以后刚玩儿了一会儿就要射精,那一次他不
但在我的小嘴儿里射,脸上也射,最后两个大奶子上也射的都是,大鸡巴就跟尿
尿似的,这几年下来,他至少有好几斤的精子留在我这里了。
我一边唆了着他的鸡巴头儿,一边品著味儿,林宏笑呵呵地看着我,问:怎
么样?
我吐出鸡巴头儿笑着说:林宏,味儿够冲的。
林宏笑着说:那是自然,我一个礼拜不洗我的鸡八!要来给你爽的!
舔了一会儿鸡巴,林宏让我站了起来。
我站起来,因为我的个子本来就比他高,又加上穿了白色的高跟鞋,所以
林宏刚好到我的胸脯。林宏一头扑进我的怀里,一张嘴,叼住一个乳头儿猛的吸吮
起来。因为年纪的关系,我的体形自然比他宽大,所以我索性把他搂进怀里。
林宏一边吸吮乳头儿,两只手也绕到我的屁股上用力的捏著屁股上的嫩肉,
紧身亮皮裤已经将我的下身紧紧地包裹起来,凹凸必现,修长的大腿,肥硕的屁
股,细细的腰身,再配合上长长的头发,鸭蛋脸,大眼睛,双眼皮,翘鼻子,小
嘴儿,如果不是年纪大了点,奶有点下垂,我还真有心和那些刚出来的小姐比一比
呢。
这条黑色的紧身亮皮裤是林宏给我的,虽然是半旧的,可我穿着还挺合适,
本想有了一条还算高级点的裤子,可谁知道林宏竟然在裤子的前后分别开了两个
洞,前面露著屄,后面露著屁眼儿,这下我也只能在接待他的时候穿了,真真是
可惜了这么好的一条裤子。
林宏摸著屁股,很自然的就把手指插进屁眼儿里抠挖起来,我一边浪浪地哼
哼著,一边搂着孙雨。林宏上下其手,前面摸我的小鸡巴,后面抠屁眼儿,嘴上叼乳头儿
,这一阵的揉搓,直弄得我心里痒痒的,急忙说:林哥,上马吧?
林宏笑呵呵地看了看我,说:好!待俺提枪上马冲杀一阵!
说完,我们滚到了床上。
上了床,我躺下,高高的撅起屁股,林宏一下子跨在我的身上,大鸡巴在
小鸡八蹭了蹭,就合著粘粘的精水滋溜一下钻了进去菊穴,一插到底。
啊!……我长长的叫了一声。
林宏骑在我的屁股上,两只手抓住我的奶子,屁股开始前前后后的动作起来

扑哧,扑哧,扑哧,扑哧……硬梆梆的大鸡巴来回操著菊穴,我的小鸡巴里喷
出精液,弄得阴毛儿湿乎乎的,坚硬的大鸡巴头儿在肠道里来回摩擦,
刮弄得里面的嫩肉一缩一展的,每次大鸡巴都狠狠插入都直进肠道,这样的插法
,就是再浪的女人也会乖乖地叫好听的。
啊!啊!亲祖宗!啊!啊!啊!……嘶嘶嘶嘶嘶嘶嘶……哥!亲哥!……使
劲!用力!我一边高声地淫叫着,一边激烈的扭动着肥硕的屁股,一下下的迎合
著林宏的大力抽操。原本已经老化的床铺在我们的激烈折腾下已经吱吱发响了。
林宏热身以后,他拔出大鸡巴对我说:来,来个传统式。
我笑着翻身躺在床上,两条大腿大大的分开,然后高高地举了起来,林宏蹭
到我的腿间,把我的两只脚抗扛在肩膀上,他对我说:叫声好听的。
我笑着说:好老公,快来操我的滥菊花,狠狠把我掘滥巴。
林宏听完,乐呵呵地挺著大鸡巴插了进来。
粗大的鸡巴插在菊穴里,热热乎乎的十分好受,随着大鸡巴的操弄菊穴的
大肠液一股股的往外冒,插起菊穴来发出扑哧,扑哧的响声,林宏就爱听这个声
儿,大鸡巴更加喜欢地猛干起来。
扑哧,扑哧,扑哧,扑哧,扑哧扑哧……
哦,哦,哦,……林爷爷!哦…亲爷爷!亲老公……好哥哥….操啊!操!…我一
边乱叫着,一边扭动着肥硕的屁股刺激著林宏,一股股的淫液一直流到亮皮裤
上,两个粗大的鸡巴蛋子拍弄着我的屁股,顿时肉香四溢。孙雨的大鸡巴越插越
硬,越操越热,我们陷入了彻底的淫乱中。
林宏这一上手就是狠狠的几十抽,这几下猛弄,我也来了骚劲儿,只觉得
屁眼儿里刺痒得难受。正在这时,林宏拔出了鸡巴,对我说:来,唆了唆了
,唆了干净了。
说完孙雨一屁股坐在床上,我急忙一骨碌爬了起来,跪在林宏的两腿之间,
小嘴儿一张,叼起鸡巴头儿猛舔猛吸起来。
林宏的大鸡巴头儿上沾满了黏糊糊的大肠液,我耐心地用舌头舔著,只听
林宏道:怎么样?
我抬头浪笑着说:菊穴差点被你插滥。
林宏笑着说:呵呵,你的小鸡巴爽吗,你这个骚娘们儿,一会儿看我怎么
搞你。
我笑着说:小祖宗,您老积点德吧,每次你玩这套,人家嘴里都是臭烘烘
的,几天都下不去,吃饭都不是滋味儿。
林宏笑着说:那只能怪你这个骚老娘们儿太骚,上完茅房不把你那个屁股弄
干净了。
我笑着拍了他一下,说:那也能怪我?还不是你喜欢这个调,说什么屁股太干
净,搞起来没啥味儿,不准我屁股太干净,有一次,我忘记了,你那个不乐意啊
,连着一个多星期没上我这来。
林宏笑着不说话了。
我又舔了舔林宏的大鸡巴。孙雨看看差不多了,他叫我抬起屁股说再来一次。       我趴在床上,分开大腿,高高的抬着屁股,
两片雪白的臀肉微微的分开,一个黑色的屁眼儿露了出来。

林宏站在我身后,一边弄著大鸡巴,一边打着我的屁股说爽吗,然
后把大鸡巴头儿顶在屁眼儿上,只稍微一用力,只觉得滋溜一下竟然整根大鸡巴
滑进了屁眼儿里去了。我立时发出啊!的一声。
林宏将大鸡巴一插到底,然后慢慢的做小范围的动作,粗大的鸡巴头儿仿佛
一直插到我的肚子里,我只觉得后面一被塞满,林宏故意的不大动作,我知道他
这是使坏呢,也不说,只任由着他胡来。
玩鸡嘛,怎么叫玩,就是男人要玩出乐子来,玩上瘾,我的岁数比林宏大
了足足一旬,这么一个熟女TS,任由着他摆弄,他怎么能不上瘾呢?他要是不上
瘾我的生活费也没地方找去了。
林宏动作了一会儿,慢慢地从我屁眼儿里抽出大鸡巴,硬梆梆的大鸡巴
一下弹了起来,大鸡巴头儿,鸡巴茎上粘满了屁眼儿里的货,顿时我就闻到了。
林宏也不说话,一伸手抓住我的头发,让我转了过来。只见他笑眯眯地对我
说:骚老娘们儿,来,你老公请你吃大餐,过来,给我好好品品。
我浪笑着拍了林宏屁股一下,说:你这个小冤家!就不能改改这个毛病?这
也就是我,换了别人早让你吓跑了。不过,怎么可说好,钱的方面,你可多给点
林宏着急著说:哪次我少了给你钱了?快点,快点。
我这才凑到他的鸡巴跟前,张开小嘴儿,任由林宏将大鸡巴头儿插进小嘴儿
里。
粗大的鸡巴头儿带着一股股的淫骚味儿插了进来,每每玩儿到这个时候,我
就会发浪发骚,一股股的闷骚让我觉得浑身都不自在,只想着尽情吃着嘴里的鸡
巴头儿,小鸡巴又硬了起来,屁眼儿里刺痒难耐,两个大奶子也不自然的
一挺一挺,浑身发热,口干舌燥,一心只想着大鸡巴了。
含了好一阵子,林宏见差不多了,大鸡巴一挺,从我小嘴儿里拔了出来,对
我说:来,继续。
我应声翻了个身儿,还没等我趴好,林宏已经急不可待的将大鸡巴再次操进
屁眼儿里,猛烈地操了起来。
嗯…嗯……哦,哦,哦,哦,哦,哦……随着林宏用力猛操,我一下下地
晃动起来。
林宏狠干了几下后,再次将大鸡巴拔了出来,对我说:来,玩儿个造型。
林宏站在床上,我也从床上站了起来,和他面对面,林宏扬起手按在我的头
上,我直挺挺的跪在他的面前,两腿并拢,屁股故意的向后挺,上身前倾,两这
小手捏著自己的两个乳头撚著,润滑的香舌舔著嘴唇,一边还要尽量的淫哼:嗯
……哦……哦……嗯……
林宏看见我浪到如此地步,这才满意地将大鸡巴头儿挺到我的面前,让我伸
著脖子张开小嘴儿狠狠地唆了着他的鸡巴。也不知道从哪次开始,林宏特别喜欢
我的这个造型,有一次他在这个造型上射了精子,可还不算完,竟还要我继续,
直到唆了出他的一泡热尿来才算放过我。
我伸长脖子,一口口地给林宏唆了著大鸡巴,鸡巴上的那些好料全被我用
柔软的香舌卷进肚子里去,大鸡巴头儿上不停地分泌出一股股的粘稠的淫水儿,
也全被我照单全收了,整根大鸡巴的淫骚闷臭的味儿让我更加地发浪起来,直把
两个乳头拽得老长。
林宏一边看着我,一边高高的挺著鸡巴,看得出,他也是强忍着不射,林宏
虽然玩儿过不少人,可毕竟是年轻人,能坚持到这个程度已经了不得了。
扑的一下,林宏拔出鸡巴,他快速地走到我的身后,再次插入屁眼儿快速地
操了起来。
就这样,玩儿一会屁眼儿唆了唆了他的鸡巴,玩儿一会屁眼儿唆了唆了他的
鸡巴,几次下来,林宏就来性了。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只听林宏猛猛的哼了一声,大鸡巴
瞬间变得又粗又大,两个大蛋子儿强力收缩了一下,一股浓浓稠稠的火热精
子喷射出来!正好射进我的嗓子眼儿里,直接下肚了。
林宏躬著身子,两只手紧紧抓住我的奶子,大鸡巴头儿
插在我的小嘴儿里一下下的射著精子,火热的精子尽数射了进来,被我一一吞下
,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味儿,反正怪怪的。
嗯……最后的用力一挺,林宏的鸡巴迅速软了下去,他也瘫软在床上,我也
顺势躺在床上呼呼的喘著粗气。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分类

版权声明

本站内容多为转载,由于部分文章年份较早,难以查清具体版权信息,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在相关文章后留言或发邮件至lvlili5201314@gmail.com

博客状态

  • 9,119,313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