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友的婚礼──“接新娘”奇遇记


老文,转载自http://www.wahas.com/viewthread.php?tid=1950611&extra=page%3D53

本地的习俗,男女结婚时,总要有一个“接新娘”的程序──就是新郎带领着一班将会在整场婚礼上协助他的同性好友,称之为“兄弟”,在婚礼日的清晨,到新娘子的家里,把新娘子迎接到婚礼的场地。

习惯上,新娘子的“姊妹”们,就是协助新娘子的伴娘,和一班女性友人,总会故意对新郎和兄弟们留难一番,好让他们受尽“苦难”,才能接得美人归。

新郎和他的兄弟们刚抵达女家,先要隔着大门跟姊妹们讨价还价,拿出一笔双方都同意银码的真金白银,作为一封“开门利市”,一行人才获准进入女家。

接下来,才是“接新娘”游戏的开始。姊妹们总会安排一些带有虐待意味的玩意,把新郎和他的兄弟们折腾一番。经典的“游戏”包括有吃超辣的芥辣寿司、十分钟做一千次仰卧起坐﹝当然是新郎和兄弟们共同计算﹞、在女家门前的大街上做掌上压、或是要新郎到邻居门外逐家逐户,大声朗读一遍由姊妹们草拟的,肉麻非常的“爱的宣言”。

* * * * *

那一次,我的一位中学同班同学结婚,我们一班老同学齐齐当兄弟,恰巧新娘子也是同班同学,又找来她的同学当姊妹团,所以一班兄弟姊妹本就是相识。因为是熟人,也就预计了“接新娘”会玩得比较激烈一点、豪放一点。

可是,当听到姊妹团的“开门利市”要价时,我们也预感到这一次“接新娘”绝不轻松。

“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元!”

“减少许可以吗?”

“小一块钱都休想扎把我们这位漂亮的新娘子娶回去!”

纠缠了一会儿,姊妹团竟然主动提出减收开门利市的条件:“要减价,就得‘等值交换’。你们兄弟团有八人,我们姊妹连伴娘才六人。你们把一名兄弟借调过来我们这里帮忙,价钱便有商量!”

最后谈判结果是,只要有一名兄弟愿意加入姊妹团,“开门利市”可以减到九百九十九元!

下一个难题是,哪一个兄弟愿意自我牺牲,转任姊妹团成员?

“‘投诚’到姊妹团,就可以免去了吃辣辣寿司之苦!”

“对啊!又不用做一百次掌上压!”

姊妹们不断鼓其如簧之舌,游说我们兄弟团,但求当中有人“变节”。

这时的我,也起了歪念,心里想到,替姊妹团工作的话,今天就轻松得多了。更何况,看到姊妹们今天全体都一律穿上香槟金色的吊带及膝姊妹裙,配上纯白色的丝袜,看起来,她们的姊妹裙都是一起去订制的,尽管设计风格有些差各异,但穿在这群美少女身上都性感非常。如果我当姊妹的话,正是近水楼台自得月,我也可乘便一亲香泽‧‧‧‧‧‧

于是我以“我不入地狱”的姿态,扮作义薄云天,跟新郎表示,为了助他迎娶美人归,我自甘“身入虎穴”。

姊妹们一听大喜,齐声大喊:“真的吗?你应承了,就不能反悔唷!”

“君子一言九鼎!”

“只怕你很快就不再是君子了。”为首的伴娘,何解轻声地这样笑说呢?那一刻的我还不知道。

* * * * *

“欢迎你参加姊妹团!”众姊妹终于打开了一扇门,不是让新郎入内迎娶新娘子,而是让我内进,加入成为其中一位“姊妹”。

正当我期待她们会分配什么工作给我时,只见伴娘递给我一个大纸袋。众姊妹都在诡异地暗笑,而我仍然在傻傻地问:“要我拿这个纸袋给门外的兄弟团吗?”

“不,这是给你的!”

“给我的?”我一边反问,一边不明所以的把纸袋打开,把内里的东西拿出来细看。是一袭同是香槟金色的姊妹裙!好漂亮呀!用手轻摸,滑溜溜,太吸引了,令人爱不释手。再仔细看,纸袋内还有一套米色喱士内裤加胸围,和一双纯白色的丝袜裤。我脑袋里,马上浮现出一个美丽小天使的形象。

“给我做什么?”

“你既然答允了改当姊妹,当然要改穿姊妹裙!”

“我‧‧‧?”大家想像一下,那刻我多么大吃一惊!

“不要多说了,快快更换好衣服吧!‘接新娘’游戏要开始了!”

“我是男生,怎能穿上裙子丝袜呢?这些都是只供女孩子穿着的女装衣物!”我压根儿没想到,来姊妹团这里帮手,第一样分派工作就是先扮女生,穿裙穿丝袜!

“是你自愿过来我们姊妹团这里帮忙的,我们没有强迫你呀!”

“不可能、不可能!”我虽然口口声声拒绝,但手上姊妹裙的柔软感觉,和眼前几位同样身穿姊妹裙的少女的性感,不禁令我无限瑕想:这袭香槟金色的柔滑姊妹裙,穿着在我自己身上,会不会让我全身皮肤都感受到舒服呢?我穿上丝袜后,会不会也像其他姊妹们一样,拥有一双修长的美腿呢?其实我会不会也可以是一个超萌的美腿小魔女?一个天生惹人爱的漂亮美女?

未知是否我的眼神出卖了我,只知咏怡──曾经是我中学时暗恋对象的清纯女孩,突然拉着我的手,面上挂着她的招牌甜美笑容,热情地跟我说:“不要紧啦!今天是新郎新娘的大好日子,就敞开心怀,来玩一天!或许,你真的会变成一个迷倒众生的娇媚可人儿!”

说到咏怡,我曾经在中学时尝试追求她,可惜,据说她只喜欢女生,对男生不屑一顾。同学们一直传说她是女同性恋。

就这样,我不知是否著了咏怡的魔法,还是真的抵挡不住柔滑姊妹裙的诱惑,我竟然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在众姊妹的又哄又骗下,毫不违抗地乖乖顺从她们的安排。

我先在洗手间脱掉自己的男装衣物和内裤,然后穿上了那条小巧的喱士女装内裤,却发觉小弟弟早已因刺激而鼓起得胀胀的,结果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能塞压它进入裤裆内。

当我半裸站立在众姊妹前,她们一看我凸凸的下体,都表现出掩饰不住的诧异。咏怡走过来轻声问道:“你怎样啦?扮女生穿小裤裤很兴奋吗?”

一听到她说出了我的心底话,我马上胀红的脸给予了清晰回答,我只懂羞怯得对她报以腼腆的微笑 。

“放心,别心急!你今日绝对可以如愿以偿,成为我们当中最诱人的甜心美女!”

* * * * *

姊妹团其他人到了外面“招呼”兄弟团成员后,只剩下咏怡替我剃去脚毛和腋毛,之后替我上妆。我一方面幸灾乐祸的听见兄弟们被迫吃下超辣寿司所发出的惨叫,一方面由咏怡替我在背后把喱士胸围扣好,这简直是人生一大乐事。

咏怡还告诉我,姊妹裙原是众姊妹一起去订制的。可是有一位姊妹因意外入了医院,所以才多出我身上所穿的这一套来。为免“浪费”,于是她们想出这个别出心裁的“兄弟扮姊妹”游戏,作为“接新娘”的序幕。

咏怡的正职是美容师,所以经她替我化妆,悉心打扮,和戴上假发后,我摇身一变,横看竖看都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美人。我和其他姊妹的唯一分别,就是姊妹裙里面,多了一小团不应该有的肉。幸好我有“双重保护”,小裤裤加上丝袜裤紧紧包裹着下体,那管小弟弟兴奋得变成大弟弟,姊妹裙还是贴贴服服的不著一点痕迹。

当兄弟们历尽劫数,新郎终于可以得见新娘时,我也完成变身,以性感小天使的形象站在众兄弟姊妹面前。

“他真的是Joe?那个和我们一同前来接新娘的兄弟?”新郎和兄弟们难以置信。

“不!她是Joanne,是我们姊妹团的新成员!”咏怡拖住我的手回答。

“好了好了,我终于可以接得我的美人归了!”新郎在欢呼。

“且慢!为免你今晚洞房花烛夜对新娘子太粗暴,我们决定先发制人,替你下下火!”

“什么‧‧‧‧‧‧”

姊妹们先要新郎只穿内裤,躺卧在地上。

“Joanne妹妹,现在是你上场发挥的时候了!”我的工作竟然是用我的丝袜脚去“刺激”新郎在内裤里的小弟弟,让他射精!

也许是新郎不习惯在众目睽睽之下打砲,又或者是这般事情应该由一个真正的女孩子来做,新郎给我折腾了十分钟,还是不成功。
“可否找一位兄弟代替我?”新郎半求饶道。

伴娘走近新郎,两人细语了好几句。接着众兄弟又围住新郎密密商讨,之后各人却四散。

“决定了吗?”回应伴娘这提问,新郎点点头,并向众兄弟打了一个眼色。

当我正在猜测他们什么胡芦卖啥药时,冷不防站在我四周的众兄弟,突然将我按倒在地,令我动弹不得。原来兄弟们决定由我这个“兄弟团的叛徒”代替新郎,享用这个丝袜脚按摩。

所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代替我提供丝袜脚的,竟然是咏怡。

当咏怡小许含羞答答地揭起我的姊妹裙,并将我的丝袜裤褪下到膝盖时,她含情脉脉的样子已经令我几乎马上就要射出来。她的右腿和我的第三腿一接触,舒畅的感觉,远非语言所能表达,也令我不到三分钟就把自己的小裤裤弄得一塌胡涂。这是一次永远忘不了的经验。

旁观这一幕的大伙儿,不论男女都表现得气氛高涨,还决定不向其他人泄露我男扮女装的秘密,让我今天一整天都继续扮女生,以新娘子的姊妹身份出现。他们还想好了,若有人问到,就说我是新娘子的表妹。

* * * * *

意想不到的是,我扮女生相当成功。就算是一班中学老同学,也无人悉破我的男儿真身。我引人注目,只因我是场中的超正美女,我也感觉到很多色迷迷的眼睛都在窥伺我的一举一动。

唯一的穿崩,就是当我第一次去洗手间时,也许真是太内急了,本能下竟直闯男厕。里面一个正在小解的伯伯,被我这个“女人”吓一跳:“小姐,这儿是男洗手间,女洗手间在旁边。”看看自己身上的女裙和丝袜,人家当然认为我是俏女郎。我只好难为情地退出去。

站在女厕门前,我不禁犹豫不决。该不该进入女厕呢?这可是男人禁地!进去的话,被人发现了我是男扮女装可不得了;不去的话,便急欲又忍不住!真苦恼!

可是,仔细想想,既然我的中学旧同学也看不穿我的男儿身,其他人也只不过是匆匆擦身而过,又怎么能揭破真相?于是吸一口气,大步迈进  女厕去。四处张望,洗手间内根本空无一人!唉,早知如此,何必自寻烦恼?

既然我已经以女生的身份进入女厕,当然要学着女孩子般坐下来小便。我故意不关上厕格的门,让我可以透过洗手盆前的镜子看得到自己的一举一动。镜里反映出来的,明明是一个正在小便的少女的映像。她小完便后,也像其他女性般用卫生纸把私处抹干净。因为她从小就被教导,尿道的细菌一旦进入阴道,就可能感染阴道炎。谁说女厕内有男人?

* * * * *

婚宴过后,我才惊觉到我的男装衣物,原来全遗留了在新娘家。那怎么办?我总不能就这样子穿着裙子丝袜回家!给爸妈邻居看到了怎么办?

“来我家,我可以借一些中性的衣服给你替换。我是一个人住的。”微醉的咏怡的这句话,对我简直是诱人的鼓励。

“你生为男生,真是暴殄天物!如果你是女的,我们就可以一起去逛街购物、吃饭看戏。”回家的路上,只有咏怡和我。她忽然满怀感触地抛出这话。

我暗暗思考这话的含意‧‧‧‧‧‧

在咏怡的家,当她把牛仔裤等衣物递上时,我故意试探她:“谢谢你。不如明天我请你吃饭,作为道谢,也顺便把这些衣裤还给你。”

“算了吧!我不喜欢男生的!不用约会我!”我为咏怡的坦白而惊愕,在我还想不到怎么回应前,她却抢先表白:“除非你以女生的身份跟我约会!我要每一次看到你,都要是一个穿裙子的女孩子!你做得到吗?”

这一刻,我可不能坐失跟咏怡交往的良机;何况,今天的第一次女生体验后,我发觉我爱上了穿裙子扮女人。既可以跟咏怡一起,又可以女生的姿态活动,这不单是一举两得,简直是求之不得。于是我笑着点头,并顺势把咏怡一拥入怀。

从此,你会看见街头有一对普通的女性好友。她们手牵手逛街,一起选购最新款的衣裙饰物,两人还特意选穿同一颜色花样的丝袜。私底下,在床上,她们会拉高对方的裙子,互相用自己的私处,隔着小裤裤磨擦对方的私处。甚至有些时侯,这两个女子,也会在情到浓时,在无人看见的公众地方,互相伸手入对方裙子内,挑逗一番。﹝可惜,因为咏怡讨厌男性,她不要看得到我的小弟弟,所以任何时间我也不能脱光身子,至少要穿着小裤裤。﹞

虽然不能插小弟弟进入咏怡体内,真的跟她做爱,但是能够隔着双方的小裤裤,让自己的小弟弟好好感受咏怡的小妹妹,把精液射到咏怡的小裤裤上,﹝我和咏怡常常交换小裤裤来穿着,﹞总算是一种无与伦比的幸福。

* * * *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分类

版权声明

本站内容多为转载,由于部分文章年份较早,难以查清具体版权信息,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在相关文章后留言或发邮件至lvlili5201314@gmail.com

博客状态

  • 9,286,081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