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妻改变我


作者:caa100 发表於:春满四合院

(一)老夫老妻

婆结婚七年了,有一个小孩,小孩已上国小。刚结婚时,老婆可说是未尝人事,我可以肯定的说我是她第一个男人,她甚至连自己解决性慾的经验都没有。我还记得要结婚前半年,我带她上旅馆时她那副想去又不敢的表情,至今都还深印脑海。

对了,老套介绍一下我老婆,她叫雅亭,是个標准公职人员,身材157,鹅蛋脸却有清楚的轮廓显示出她是个有个性的女人,轮廓清楚,眼睛大大的,不过她的眉毛算是较浓的,算是看起来有点严肃那型,体重46公斤,在生完小孩后胸部由原来的B罩杯升级到C罩杯,算是前凸后翘那种型的中上级美女。

至於我本人则是在某私人公司上班,由於本人在娶老婆前一年考上某专业技师证照,因此基本上目前属於公司的顾问职,工作情形很轻鬆,公司有事才会叫我去。

话说婚后,从蜜月期的一个星期三天,到现在的一个月没一次,真的令我不禁感到沮丧。问题出在有小孩后,老婆就开始以带小孩忙、放心不下等等理由一直拒绝,近两年来,几乎我提出行房的要求时就是碰一头钉子,到最后甚至只要我摸她一下或有亲密点的碰触,她就立刻跑开或是说她很累。

由於次数实在降得太多了,我个人是相信没有性就不可能有真爱的,因此不管她再怎么拒绝及找藉口,我都是一再製造机会,但即使如此,一个月能有一次行房真的就要偷笑了。为什么会差那么多?难道老夫老妻真的都会变成无性夫妻吗?

(二)转机

直到有一天,终於事情出现了一线曙光。事情的开始是这样的:有一天我又求欢被拒了,实在被拒绝得太多次了,真的士可忍孰不可忍!依老婆近几年的规矩,隔天要上班不行,因为隔天会太累;白天不行,因为小孩午睡隨时会醒;天气太冷不行,她怕冷;白天做太多家事不行,她会没心情……真的等到都符合条件了,想说晚上可以了吧,却看她跑去拖地,就是不给你机会!

终於这次忍不住了,我对亭大声道:「妳记得我们前一次做爱是多久以前了吗?跟妳讲,我现在就去嫖妓,妳不想做总不成佔著芧坑不拉屎吧?我现在就出去外面买女人!」

雅亭倒也不甘示弱:「我帮你带小孩、做家事,你还有心情想做,你就是太閒~~」

她这样唸也不是第一次了,我也不可能真去外面嫖,因为我知道若我真的去外面买,平时洁癖的老婆以后更有藉口不和我做了。此刻我一时生气,也想不到用什么话去顶她,於是也赌气回她:「娶到妳这冷感的女人,我寧愿娶一个花痴淫荡的女人也比妳好!」这时我想到的就是近几年流行的绿帽色文。

其实人类社会灌输了太多教条规范,从小耳濡目染的结果便造成了一些从不深思对错的行为。例如一夫一妻制就是一个例子,大家都知道男人性慾是怎么回事,有美女脱光要和你睡又有几个男人能抗拒?但自古社会礼俗却教女人只能相夫教子、从一而终,如今的绿帽文似乎就是要反抗这条不成文礼法教统的一个反逆潮流。

亭听到我这样讲,她也不服输,就回我:「有机会我去找个帅哥,你就不要后悔!」

听到她这样讲,我反倒有点期待。说实话,我现在只怕她再下去真的会变冷感,加上看了那么多色文,思想早已很开通了,因此只要她还是爱我,其实我是有那雅量(至少目前是自己那么认为,若真遇上了,那感觉不一定和现在想的一样)的。

我於是回她:「妳去啊,最好有人要妳这个丑八怪!」(註:我这样讲其实是故意气她,亭的外表和身材至少有中上之姿,若说她丑八怪,那真的世上没多少美女了。)

当我这句话出口时,亭先是愣了一下,突然脸色变得很难看,然后拿起她的包包披上件外套就拿著车钥匙出去了。那一天她后来很晚才到家,而我也不想问她,因为我知道问了她也不会给我好脸色。

(三)情慾爆发

自从那天和老婆吵了之后,我心中越想越闷,真的快一个月没做了,却老是碰到她就躲,真的满腔性火无处发泄。由於小孩今天被送到外婆家去住,因此家里只有我和老婆两个人,她一个人在楼下看电视,我也不管她,自己一个人躺在臥房,心中想著婚前的雅亭是如何的温驯及性感。

这时眼角不小心看到亭掛在衣架上的性感內裤,那是一件在重要部位半透明的性感內裤,虽然我从不过问她为什么有的內裤看起来那么土,有的又为什么那么性感,但这时不禁想东想西起来,亭上班也穿这么性感的內裤吗?难道她……不过我隨即又否定了这个想法,因为亭除了上班以外就是和小孩一起,应该没什么时间搞偷汉子的事。

由於实在太久没做了,看著亭的性感內裤,更觉得慾火焚身,这时我想起了以前看过的一些色文,有的男人会拿女人的性感內衣自己发泄。反正老婆不跟我做,至少我拿她內衣来「情趣」一番总可以吧?

於是我走过去从她的性感內衣中拿了一件最透明的三角裤,放到鼻子前闻了一下,嗯~~香香的。我想像我在吻她的蜜穴,就如同以前我和亭恩爱时常做的一样,每次我都能舔她的蜜穴直到让她一再哀求我再舔更深,情不自禁之后我才会提枪上阵。

可惜现在的亭变太多了,我只能自己想像。不知不觉,我已经在用舌头舔她內裤中最尖端的那部份了,我觉得我快受不了了,我要追求更大的性刺激,即使没有亭,我至少还能利用她的內裤。

这时我想著,在我看过的色文中都怎么做的,这时我想到有一篇色文,属於比较另类的,是老公偷穿老婆的性感衣著的色文。这时我只想报復老婆的狠心,也想追求变態的刺激,於是我把自己的衣裤脱了,尝试把老婆那件性感的內裤套上……比想像中的更小,但弹性却很好,因此虽然有点紧,但还是成功把老婆內裤穿上了。

这时的我只想著报復老婆的冷感,以及畸型的变態快感,我隔著三角裤摸著自己勃起的阳具,那种刺激,就好像在报復老婆。我的手摸上了自己的阳具,右手把它从紧绷的三角裤拉出来,握著龟头,上下套弄著……一阵变態的快感使我快射出来了。

这时突然门打开了,老婆本来在楼下看电视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门口。就在这时只见老婆进来,脸上表情却没有不悦,她笑著看著我:「你这样弄会舒服吗?要不要我帮你?」

只见亭走近来,突然蹲下身,一口把我的阳具含进口中,而且是很深的含进喉咙,然后猛地几下吞吐……

刚才自己弄到已经快出来了,加上亭突然加入的刺激,含没两下我就不爭气地喷射而出。亭也没想到我会那么快出来,加上含得很深,她一时来不及吐出就把我喷出的精子全都一口吞下去了。

这让我对她有点不好意思,因为结婚那么多年来,我从没要求她吞下我的精液,却想不到今天她却毫不在乎地把它吞下去。而且亭显然还不想结束,一下子把上身倚在我胸前,她那带有我精液味道的樱桃小口在我耳边低语:「陵,你穿这样好好看,我想要你穿这样插我。」(註:本人的名字里有一个字是陵,因此在此用「陵」作为妻子称呼我的名字。)

我这时真的受宠若惊,天啊!这就是那个不久前才好像快冷感的老婆吗?只见亭又再伏下去,一口又含住我的小弟弟,禁不住她的热情,我那地方很快又仰头翘盼了。

我挺起那好久没发挥的肉棒,三两下把亭的衣服剥光,她的萋萋芳草早已洪水泛滥,我挺枪直入……亭两手紧紧环抱著我:「陵……你用力,我还要……」

「啊~~」亭今天晚上渴求著我的肉棒,就和新婚一样,一直到高潮了三次才结束。

亭今天异样的热情让我受宠若惊,但不管如何,我终於又嚐到了老婆性感热情的身体了,我真希望她每天都是如此。

事后我一直在思考,是什么原因让亭变得动情?

(四)老婆的性向

话说,我一直思考那天的事,得到的结论是:我那表面严肃的老婆很可能看到我穿她的內裤会有性衝动,为了证明,隔天晚上等小孩睡著后,我偷偷的摸到她衣橱去,再拿一件她的性感內裤,这次这件是侧边透明艷红色的。

我褪去自己的裤子,慢慢把她那件三角裤穿上,然后套上一件睡袍爬到床上她身旁。若依之前几个月的经验,我在这时候爬上床去摸她,她一定是没给好脸色看,於是我慢慢地靠过去,从她背后抱著她……

果然,亭被我吵醒就一脸不悦,我趁她快发作前,赶紧拉她的右手往我下面一摸,只见她一开始愣了一下,突然她脸上绽出了一丝跪异的笑容:「陵,你干嘛又穿我內裤呀~~」说著她就拍拍身旁的儿子,以確定他熟睡后就起身向我招招手,我隨著她轻手轻脚到隔壁房间。(註:若儿子被吵醒就什么都不用做了)

隔壁房是客房,但平常没人,亭一带我到隔壁后就整个人扑向我身上撒娇:「陵,你又穿这样了,让我仔细看看。」

说完她开了灯,就一副在看什么好看的东西一样,一直看我那已在她的三角裤內撑太高而跑出来的肉棒,然后亭猛地抱住我狂吻……天啊!真的和我想的一样,我老婆看见我穿她的內裤会兴奋!

在一阵狂吻之后,雅亭叫我坐在梳妆台前,然后俏皮地跟我眨眨眼说:「老公,我再帮你妆一下一定更好看。」这时我也骑虎难下了,於是就依她安排。

只见亭连忙去拿她的一大堆法宝,什么修眉毛的、刮腿毛的、粉饼……一大堆,只见亭每拿一件,她脸上的春意就更浓了,最后她还拿出一顶假髮。

只见亭在我脸上擦粉,又修眉毛,最后再拿件她的性感睡衣叫我穿。当我依她意思妆好之后,只见她看著我,不停抚摸我的胸部,然后猛地低下头含住我那早已按捺不住的肉棒,不停地上下吞吐,每下都几乎含到肉棒的根部。

这样的活塞运动持续了五分钟,我首先忍不住,猛地按住亭的头,然后就是龟头一紧,喷出一股精液,不过由於昨天有出来很多次,今天的量算是较少的。只见亭贪心地舔著嘴边残留的精液……想不到亭仍持续昨天的热情,我心中不禁一阵得意,我终於找到开启我这严肃老婆性慾的方法了!

不过亭显然还不想结束,她温柔地搂著我,由於我被她打扮成像女人一样,因此感觉有点怪异,但显然亭很欣赏我这模样,用她那樱桃小口在我耳边吹气:「陵,你来这边照一下镜子。」

我被亭半拉到客房的大镜子前,不禁呆了一下,镜中的我看起来虽然算不上美丽,但由於老婆化妆技术高超,在我脸上涂粉,让镜子中的我看不出皮肤的粗糙,加上眉毛的修饰,以及戴上假髮,加上我本人本就是斯文瓜子脸,真的远远看起来还真的会以为是一位高挑的佳丽。

这时老婆看著镜中的我,更是动情了,只见老婆自己褪下了她睡袍下的三角裤,显露出她傲人的C罩杯双峰以及底下茂密的乌黑芳丛,两手缓慢地向上搂住我的脖子,猛地用力,双手把我往下压。

这时我直觉老婆要我蹲低下去,於是顺著她的力道慢慢矮下身,逐渐亭把我的头往她的私密桃园地带压,我也感受到这极端的刺激。我顺从地伸出我的舌头往她的最敏感蜜洞钻,只见亭隨著我的舌头钻入而轻哼一声,然后就是「啊~~陵……快……再深一点……」

我这时更藉机逗她:「亭,妳不把妳下面的嘴张大点,我怎么吻妳的小妹妹呢?」

亭双手却更用力的把我的头下压:「啊~~陵,我要你吻我的小妹妹……」然后她两腿张得更开……在我的舌功猛钻之下,亭今天的第一个高潮就在我的口舌服务下出来了。

今晚亭的热情比起昨晚更是一发不可收拾,亭在高潮后显然还未满足,这是我们结婚以来我第一次相信医学报导上写的「女人高潮不止可以一次」的论点。

亭以近乎粗暴的方式把我推倒在床上,用她的舌尖轻吮著我的乳头,手更是在我身上敏感部位不停游走。这情形有点像是一个飢渴的男人在侵犯一个美女,不过只要亭摆脱冷感的低潮,这种主动方式对我来说简直是不敢想像的天堂。

亭不断飢渴地把手伸进我的(或该说是她的)性感衣服中,更用最深的口舌服务让我一直出来……直到再也出不来为止。

事后,我满足地吻著雅亭,而亭也含情脉脉地依偎在我身上,但我始终在意亭这两天的转变,趁她现在心情好,於是我趁机问她:「亭,为什么我穿这样,妳就变得和之前完全不同?」

亭似乎也知道自己刚才实在太过热情了,料到我会有此一问,俏皮地用手指在我头上爆了一个响栗,娇媚的白了我一眼:「怎么,你们男人不是都爱女人淫荡吗?这样不是正合你意?」

我也知道若亭不想讲,我也没輒,但实在又想探根究底,於是訥訥的回答:「是这样没错啦!只要能让妳保持这么淫……嗯,我是说性感,要我怎样牺牲我都愿意。不过我真的想知道,妳不觉得妳和之前改变太大了吗?」

亭这时可能由於刚才高潮余韵的关係,显得特別体贴,她俏皮地说:「那你要答应以后在这方面由我安排,只要你能保证,以后我一定只会比今晚更淫荡、更性感、更能成为你心目中想要的那种淫荡女人。」

我立刻从床上爬起来,手举老高一脸认真:「我方子陵发誓,以后在房事方面一切由老婆安排,绝不违背,若有违誓言立遭天打雷劈!」老婆被我这立刻的认真反应也嚇到了(註:方子陵是本篇主角的名字),其实我这几个月真的才被她的「冷感」嚇到了,因此有这机会,哪不立刻把握住不让她有反悔的机会?

亭只吃惊了一下,然后看得出她打从心底里被我逗乐了。然后亭立刻用她温软的小手摀住我的嘴,娇嗔:「你这人,什么天打雷劈,那我不是要守活寡了?以后不准你乱发誓!」但我看得出她很高兴。

不过我还是有点担心,於是小心的问:「亭,但妳要保证妳最爱的是我。」

亭使劲地钻进我怀里害羞的说:「人家不爱你要爱谁?你放心,你就是我心中最爱、最重要的男人。」

亭也在稍后告诉我,为何她会看到我穿她的衣服,尤其是装得越像女人她就越动情的原因。

原来亭在高中时有一个暗恋的学姊,个性很温和及多情,功课又好,据亭的说法,当时曾经有一次她到学姊家討论功课时,由於老婆算是比较主动型的,那次她和学姊互相爱抚,但后来由於两个女生都是未经人事,因此最后也是不了了之。不过事后回家婷整晚失眠,而那感觉也深烙在亭的记忆里。

而亭之所以在眾多追求者中选择我,有一部份原因就是因为我长得很斯文,脸型及五官都和那学姊有点神似。虽然已隔很久,但在昨天她看到我穿她的內裤时,亭竟然很快就把我联想到她高中时的学姊。

当然我有点在意亭是不是不爱我,甚至更爱她那以前的学姊,於是我问她:「亭,那妳现在还会爱那学姊吗?」

亭倒是没什么思索:「我对你的是爱,但当年学姊给我的感觉则是一种肉慾的刺激,而且她是女的,我也不是女同性恋,那只是高中时代学妹学姊的一种纯纯幻想似的爱情感觉而已。」

也是就在今晚,决定了日后我们房事的基本原则:

1以后在和亭办事前,我必须先打扮成女人。

2以后我必须依照亭的交代,每天照她教的功课美白及保养。

3有关性的方面必须由她主导,她交待的我必须要绝对服从,若不服从,亭可以拒绝和我做爱。

然后,再来的几天,亭给了我一瓶面霜以及许多脸部保养品,一看就知道是亭新买的高级品,有清除粉刺的、有使皮肤柔嫩美白的……亭不厌其烦地教我,还在接下来的几天亲自帮我做脸。

我不禁问她:「老婆,我做脸妳会更爱我吗?」老婆笑了一笑,然后吻我一下:「爱,我要你做好脸,每天都跟我……那个。」然后脸红红就跑开了。

这时我真的很满足,这几天老婆的热情真想让她一直延续下去,只要能让老婆保持这种性感,要我穿老婆衣服、做脸都是小事而已。

(五)老婆的调教(1)

话说老婆重拾性趣后,要求我每天做保养,並且天天检查我的的进度,包括有没有刮腿毛、有没有按时清洁皮肤等等,然后晚上她检查完后就会热情如火地索求我的肉棒。

但是逐渐地……我发现老婆她越来越享受在性爱中主导的方式,而我们的做爱方式也逐渐变成由她在主导,也越来越往SM的方向接近。而我老婆显然很有当S的资质,而她在做爱中对我的羞辱程度也不断逐渐上升,而婷也只有藉由不断地羞辱我才能达到更高的性满足。一个月后,我们的性爱方式已有了很大的改变。

今天雅亭上班前依旧叮嚀我要按时保养,由於我的工作性质大部份时间都在家里,不用去公司,因此我近来已习惯雅亭上班我则在家中依她的交代做工课,然后期待她回来之后和我的激烈性爱这种生活模式了。

不过从上星期开始,亭在出门前不止会检查及交待我要美白保养,还多交给我一瓶药丸要我每天服用。我本来是不太愿意乱吃成药的,不过由於亭再三强调那含有很高档的胎盘素,可以让美白更有效,而且对身体好,加上亭在晚上总是以女王的姿態命令我,於公於私我也只好服从地依她的交待服药。

今天亭下班到家也是快六点了,我们这个月几乎每天都是亭下班后就疯狂地玩变装及女王游戏,今天也一样。

亭一下班回到家,就看到一个穿著她的性感內裤的我,头上戴著很逼真的女生假髮,我的眉毛已经被亭修整得变成细长优美的型態了。婷一关上门,就迫不及待地把手往我胯下摸去,我老二也不爭气地呈现半勃起的状態。近来或许是每天做,老二总是只能半勃起,但是雅亭说她比较喜欢我这个样子。

接著亭就开始舔我的老二,並吞吐著我的蛋蛋,一路舔到肛门……近来亭总爱舔我的肛门,这是我以前从来不敢想像的。然后亭停住了,用命令的口吻道:「陵,来舔亭亭的小嘴!」我就乖乖的把口凑过去往亭的桃园洞钻去,舌头自动由两片肉瓣之间钻过去,一直往洞內钻去。

但今天比较不同的是,亭的癮头似乎更大了,她突然命令我:「陵,你去把那边茶几上的茶杯拿来!」我不知道亭要做什么,於是过去拿起了一个大约可以装500㏄茶水的杯子拿来。

只见亭一只脚跨在小椅子上,两腿大开,眼睛却是充满情慾,我一看到她的眼神就知道她又想追求更高的刺激及尝试了。果然,亭接过我给她的杯子后,只听到一阵「浠沥」的声音,婷竟然在我面前放尿了,而且用那杯子把大部份的尿液接个正著。

当她快尿完时,只听到亭嗲声的命令我:「陵你过来接住,不要让尿滴到地面了。」我忙不迭地把口凑过去,把亭剩余的尿液用口接住,並且主动凑过去把阴部舔个一乾二净。

亭的不断创新及虐待,让我像上了癮一般,每次都给我极大的刺激,但也带来极大的快感。

当我清洁完亭的尿穴时,亭含笑看著我,手上拿著那杯热腾腾的尿,走近並用左手搂抱著我,只见婷突然把口凑过去杯口小啜了一口,眼中满是春情,然后把她的红唇凑过来直到我的唇前,然后我没有犹豫,也把口凑过去,由她口中吸啜过来她的黄金水,如同喝著最好的美酒一般。

跟著亭就把杯子整个递给我,然后命令我:「喝光它!」听到亭那命令的口气,我犹如被电击到一般,那半勃起的老二竟然跳动了两下就射精了,然后我把杯子拿起,一口气喝光它。

(六)老婆的调教(2)

今天雅亭一大早要出门前,又交给我一张单子,上面写了今天我必须做的功课,第一部份和前几个星期差不多,都是要如何美容装扮的琐事。

说实在话,经过这阵子亭的教导,加上我每天期待亭和我的性饗宴及深怕亭再回復以前的冷感,因此我实在做得很勤,更自己上网搜寻相关化妆品及美容的相关知识,加上亭的每天检查,我的皮肤现在变得比以前好太多了,尤其是脸的部份,毛细孔整个变小及皮肤变嫩变滑。

第二部份则是今天新加的,亭开始要我节食,三餐只能吃固定的蔬果及油脂少的食物,而且雅亭更在最后特別加上一行:

「陵,你今天只能喝500㏄的水,若你敢喝超过量的水,看我以后理不理你!爱妻留」

於是我怀著忐忑不安的心情,从清早开始就不敢喝太多水,並且依照亭的食谱进三餐,看来亭是要我减肥了。说到这,我也不得不对自己的样貌稍微描述一下:本人身高165,体重57公斤,標准的身材,算是斯文白净型的,只是不够高,但由於脸蛋在男生中算是相当秀气,因此虽然不高却长得算是很好看的。在前文中也有提到,就是长得太秀气,因此才会被老婆联想到她高中的学姊。

虽然我身材瘦小了点,但和女生比的话当然仍算是较粗壮的,因此昨天老婆就说我脸蛋妆起来是像女生了,但腰身太粗,看来亭是真的非把我妆得完全像她学姊不可。

等到时间差不多,该亭下班的时候了,听到婷开车进车库的声音,我心不禁「砰砰」的跳起来。

亭一进门,我和她就热烈地拥吻,这感觉,比起当初新婚还要强烈,我真的感觉像在天堂一样!这几年老婆的冷感噩梦我已经確定离我远去了,我也充份掌握到亭动情的重要元素,那就是我要服从,儘我最大所能服从我老婆,包括模仿她学姊以及做她的性奴,让亭享受性爱中最大的主导权。

这些我都愿意,我想,这心声及感觉,或许也唯有和我同样遭遇过老婆冷感的读者能体会吧!

只见婷一进门,本来严肃的上班族脸孔一下子变成一副娇懒小女人的性感模样,亭搂著我,在我耳边小声说:「玲姊,人家一整天上班都在想妳。」(註:忘了说明,我老婆规定,学就要学全套,她在想做时都要叫我「玲姊」,因为她那学姊名字里有一个字是玲,正好和我的陵谐音。)

接著亭脸红红、声音更低的小声在我耳边说:「人家今天都没上厕所哦~~玲姊妳一定很渴了吧?」

我心在「扑通、扑通」的跳著,原来亭一大早规定我不准喝水就是为了这一刻!这屈辱感及刺激,让我几乎不假思索就跪下来用最卑顺的姿势把亭的上班窄裙脱下,接著把她的三角裤褪到她的膝盖,就这样跪著用舌头贪婪地用舌尖舔著亭的肉唇。

亭则背倚著大门,就在我整个口凑到爱妻的另一张小口並密合地吸吮时,只听到亭从喉咙深处发出的一声呻吟:「嗯~~玲姊,人家放尿了……啊~~」然后一股强力的尿液从老婆的尿道口直冲而出,我拚命地用口接住,並大口的吞食著……

老婆这泡尿直尿了快三十秒才结束,而我虽然已接住大约八成的尿量,到底还是有不少顺著嘴角滴到了地面。

就在亭尿完后,她突然用最淫荡的表情看著我,突然抬起了右脚。婷上班时是穿著略高的高跟鞋,这时亭用高跟鞋踩在我的头,然后我感觉亭的右脚开始对我施力,只听婷下达了她今天下班到家后的第一道正式指令:「玲姊,把地上的尿舔乾净!」然后我就顺从地任亭的高跟鞋把我的头压到地板上,一滴不剩的把地上的尿水全舔得乾乾净净。

舔完后,亭就躺在沙发上,一条玉腿触地、一条玉腿靠在椅背,两腿张开得很大,完全露出了亭下面浓密的阴毛及私密的肉缝。我一看就自动过去伏在亭的胯下,我知道亭这时是要我用舌头帮她服务了。

我爱怜地用舌尖轻舔了一下早已泛滥的密洞洞口,只见亭的洞口在一开一合著,两块肉瓣早已肿胀成两大片了,而在上端的小肉芽也凸起及昂立,我知道亭已进入最动情的状態了。

在这情形下,我忽而在肉芽尖端轻舔、忽而把舌深钻入洞、时而扫过洞口,然后隨著我的口舌服务及婷的娇喘呻淫声中,亭达到高潮了。

(七)老婆的调教(3)

隨著我和老婆性爱的增温,我和老婆的感情也是越来越好,我们几乎无时不在想念著对方,並且我相信亭自己对性方面开窍以来,一定也是每天想著如何达到更高的性满足。

只是近来我勃起的次数越来越少,但皮肤却越来越好,越来越像女人的皮肤了。而由於控制食量的关係,体重也下降到53公斤左右,连腰身都出来了,这倒没关係,但是我却发现我开始有女乳现象。

这个现象一般来说是现代小孩子爱吃炸鸡等被注射了生长激素的食物才会有的,但我发现我的胸部逐渐隆起,虽然並不是太大,但感觉有点像是小学女生那种刚发育胸部的感觉,我怀疑是那瓶药丸作崇,因此在今天晚上我就试探性跟亭询问:「亭,妳给我那瓶药是哪买的?会不会有副作用啊?最近我总觉得我的胸部好像变大了。」

亭听我这样问,听出我的意思,脸色一下子变得不太高兴:「玲姊,妳胸部太小了,我帮妳变大不好吗?」

听亭这样讲,我就发觉真的是吃那药的关係,而且还是亭故意的,这让我一时难以接受:「婷……妳为什么要让我吃这个?我是男人耶,男人胸部变大成什么样子?」

雅亭听我这样讲,没有立刻回答,只是突然把身子凑过来,一下子就用她的香舌舔上我的乳首(註:这时我已妆扮好,穿著婷的性感內裤和睡衣)。在她香舌的刺激下,我开始像女生般的低哼及呻吟起来。

而当她把手伸进我的三角裤时,猛地把食指往我菊门一钻,一截手指就插进去了。每当亭用这一招时,不知道是什么原理,但我总会因为亭的插入而在那瞬间自己幻想为亭的学姊,也就是把潜意识中模仿的玲姊一下子佔据了自我。

这时亭总会引导我:「玲姊,妳好淫荡哦!是不是想要大肉棒插妳了?」而每每在这时候,我就会受不了那个自我屈辱的巨大刺激而產生极度自暴自弃的念头,用近乎女人的呻吟般喘息著:「亭,玲姊要男人,要大肉棒,我要……」

只是今天我这样问后,亭似乎不太高兴,她突然把手指离开了我的三角裤,然后用命令的口吻道:「玲姊,今天我带妳去外面晃晃吧!」

听到亭这样一说,我不禁嚇了一跳,难不成亭要我穿这样出外?於是我结巴的小心问:「亭,妳该不会要我穿这样……」

亭瞪了我一眼,露出一点诡异的笑容:「当然不是,我的好玲姊,妳穿成这样,我保证妳走不出这条子就会被强暴了!」说完得意地笑了:「妳不知道在我这个月的努力下,妳现在已经是个大美人了吗?」

说完,亭就硬拉著我到她衣柜前开始选了一件有点蓬鬆的淡黄洋装,外加一件轻薄外套……於是在亭的一阵装扮后,我就变成了一个衣著高雅、穿著洋装短裙的美女。

对著镜子,我真的不禁佩服亭这个月在我身上所花的工夫,加上由於药丸的关係,本来该平坦的胸部竟然被亭用她不知哪时新买的胸罩硬挤出一道沟,我相信这身妆扮即使面对熟人我都有把握不会被认出来。

然后亭自己也披了件外套,把车钥匙丟给我:「玲姊,我们去麦当劳。」我被她这点子嚇了一跳,不禁结巴问:「亭,麦当劳人那么多,我真的不敢……」

亭笑著吻了我那刚抹好口红的嘴唇一下,笑著说:「你也会担心哦?你们男人不是最爱看我们女生没穿內裤去人多的地方吗?」

听她这么一说,我倒不禁有点心虚了。说实在话,我真的是也有想过这种情节,只是没有真正去做罢了,老婆倒瞭解男人心理,看来我这老婆也会去偷看情色文章……

就在脑子东想西想时,我已隨著老婆上车了。好在现在是晚上,而且麦当劳有得来速,於是我怀著不安的心穿著女装,跟著老婆去麦当劳得来速。

来到一號窗口时,那位服务生是一个看起来就是大学生年纪的工读生,他显然看不出我是妆扮的,公式性的问:「这位小姐,妳要几號餐?」就在当我犹豫时,老婆在副驾驶座抢过来点餐:「我要六个蛋捲冰淇淋,买个袋子装起来。」於是我赶快拿出一张百元纸钞递给那工读生。

工读生临走前还多看了我一眼,也不知道是因为老婆化妆技术好让我看起来漂亮的关係,还是他有发觉什么不对?於是一路上无惊无险的回到家了。

(八)老婆的调教(4)蛋捲冰淇淋篇

到家之后,只见亭脸颊潮红,看她的表情,我知道亭对於今晚的冒险觉得很刺激,而这刺激了她的情慾。亭要我把六个蛋捲冰淇淋先冰在冰箱,然后她自己一个人先进厕所去,不知道在干什么。

没多久,我听到亭的声音从厕所传出来:「子陵,你进来帮我一下。」

我一听不禁好奇,依亭刚才动情的表情,照理说一回到家她应该很快就要对我进行「凌虐」了,现在却反而在厕所要我帮忙。於是我依她吩咐进到厕所,发现亭竟然已褪下裙子及丝袜,地上一个脸盆放了些东西,我近前一看,竟然是浣肠的器具及药水。

我不禁愣了一下:「亭,妳便秘吗?」

亭被我这愣头愣脑的一问,不好意思的用她的小拳头在我背上敲了一下说:「你这人问这什么问题?你才便秘啦!」然后就拉著我:「还看什么?还不快点帮人家弄!」

我这时才瞭解,原来亭竟然要我帮她浣肠。这真的又是一个很新鲜的体验,以往只在日本的A片中有看过类似的情节,想不到今天亭竟然主动要我帮她弄。一想到亭到时那忍不住及娇喘的表情,老二就流了不少口水並呈现半勃起的状態(註:因为亭给我那瓶药的关係,这阵子都是半勃起状態)。

我吞了一口口水,亭手扶著浴室的小椅子,把屁股对著我,於是我学著在A片中看到的使用方式,把一球的浣肠液对准亭的菊花,准確地慢慢把它挤进去,边挤我还边问:「亭,这样会不会太快?」

亭回头看我一下,脸色已经整个潮红了,看得出亭真的很兴奋。她小声又有点不好意思的说:「不会,你继续,我说停你再停。」

第二球还没注射完亭突然脸色一变:「啊~~陵,好了,你快出去!」

我不知所以然,乖乖听从老婆的话出去,才刚出厕所,就听到一阵浠沥拉肚子的声音,以及亭那使人销魂的呻吟,然后就听到亭的冲水声。

等亭开门时,我忍不住抱住亭,爱怜地亲吻她。亭娇媚的看我一下:「陵,你会不会觉得很臭?」

我连忙摇著头说:「只要是亭妳的,我都不会觉得臭,妳全身上下都是最香的。」

亭很高兴听我这样讲,一直问我好几次:「真的吗?」这时的亭露出一个顽皮的表情:「那我要你再发誓,不然今天我不让你出来。」

我不知道老婆突然这么慎重其事,但我也只好立刻很慎重地发誓:「我方子陵发誓,只要是亭身上的,不管是什么都是最香的,绝对不会臭。若我敢嫌老婆的东西臭,我愿意受到老婆大人最严厉的处罚。」

老婆显然很高兴我的发誓內容:「子陵你自己说的哦!若你敢嫌我身上任何东西臭,我会以后永远不和你做!」

我只要一想到老婆之前的冷感,立刻忙不迭地保证,哪敢不顺她的意?

然后亭深情地用双手环住我的脖子,她的樱唇深深的印在我的嘴唇。我和亭深吻著,舌头也互相儘量深地探寻对方的舌根,我可以感受亭现在是如何的想要我及爱我。

亭引导著我到床边坐下,她也顺势如秋海棠般躺在床上,我知道今晚的主戏要上场了。我跟著亭也爬上床去,一如往常,我第一件要做的就是把头凑到亭那迷人三角地带去寻找那淒淒芳草中的肉缝。

亭今晚显然更动情了,她那双均匀的美腿夹住我的头,把我的头和她的迷人肉缝用力地凑到不能再近,在这种情形下我也只能拚命地用舌尖以极高的速度在亭的肉缝及尖凸小肉芽上不停来回舔吮。

当亭呻吟声越来越高昂时,突然亭叫我停一下:「陵,你……啊……不,你暂停一下,我要你去冰箱把那冰淇淋拿来。」

我一时愣住了,亭怎么会在这时候想吃冰?虽然麦当劳的蛋捲冰淇淋是满好吃的,但做一半怎么……

但我可不敢违背亭的意思,於是用跑百米的速度立刻去取了冰淇淋过来。当我拿来时,只见亭不知去哪弄来了一个脸盆以及一根很大的注射筒,其实说是注射筒,倒不如说像一把巨大的水枪。我一看,不禁又傻不愣登的问亭:「老婆,这是……」

老婆这时却更兴奋了,整个脸都潮红,她喘息著:「陵,你快把那冰淇淋装进那注射筒……」

我这时有点知道老婆想做什么了,但更大的刺激感及屈辱感让我又无法去拒绝,我脑袋里有如有个极邪恶的恶魔,要我去尝试及享受这一切的屈辱。

我依亭的吩咐,以最快速度把冰装在注射筒里,然后把注射筒的口慢慢又轻柔地凑往亭的菊花洞口,就和浣肠一样。

亭一连串不断的低吟,让我在把那冰淇淋由亭的菊门注入她的体內时就已受不住地自己射了一次,整件性感三角裤湿了一半。当我把冰都注入亭体內后,只见亭也已经快被慾火焚身了。

亭赤裸的身体爬到我身上,慢慢把我压倒,我被亭强迫的压著躺在地板上,亭以近乎快哭泣的语调说:「陵,你知道人家怕你嫌人家臭,已经把肚子都清乾净了吗?还去买你最爱吃的冰淇淋……这一切都是为了你,你可不能说话不算话哦~~」

然后亭伏在我的胸前,深情地直望著我:「陵,我要你再说一次,亭儿的东西都是香的,包括亭的便便。陵,你说一次,快!」

看著亭那近乎快高潮的表情和语气,我几乎没有思索:「我方子陵只要是亭的身上的东西,就算是亭的便便,也会是世上最香、最好吃的。」

亭在听我这样说之后,立刻把她的屁股坐到我脸上,用她的菊花往我的脸凑过来;而亭的嘴也没閒著,不停地隔著三角裤不时轻咬及舔弄著我那半勃起的阴茎。

我近距离看著亭那菊花,只见它不停收缩,似乎有东西要出来,然后就是亭的一阵呻吟:「啊……陵,人家要出来了,你要接好哦……」

然后只见白白半固体的冰淇淋从亭的屁眼缓缓地汩汩而出,我知道这种屈辱是我从没尝试过的,但这突破所有礼俗观念的行为更激起了我的最大变態慾望,我迫不及待地不等那白色的冰淇淋山来就立刻用舌头把它捲走,並且还会尝试用舌尖想钻进亭的菊洞內。

亭在我的刺激下,白色冰淇淋的排出速度更快了,甚至还有夹带淡淡的土黄色,但是我全部都贪婪地舔食下肚了。

(九、最终章)终极调教

在一间PUB里,两个身材火辣的美女坐在吧檯喝酒,只见其中一名美女瓜子脸並且穿著淡黄的短裙露出修长匀称的大腿,加上丝袜的称托,更显她大腿均匀的优美线条;配上低胸的T恤,胸部虽然不是很大,大概是B罩杯。坐她旁边的另一名美女则是略矮,但胸部更丰满,眉毛较粗点,看起来就是有个性的性感女人,这女人赫然是我们熟知的雅亭。

这时有不少男士像採花蜂一般围在她们週遭,只见两个女人被逗得不时娇笑不已。这时其中那名较高的美女在雅亭的推攘下,有点不得已地隨著其中一名男士起身,看来是要到舞池去跳舞,只是她不时看向雅亭,似乎有点不太愿意,但雅亭不经意的瞪了她一下,她就认命似的被该名男士搂著纤腰下场。

只见两人互搂著对方的腰跳著慢舞,而那男士显然也是老手了,隨著跳舞的节奏,右手不规矩地由腰身一直摸到大腿。就在对方手快伸到重要部位时,该名美女紧张的把对方手抓住,不让他越雷池一步,不过该名男子不死心,紧紧地搂抱著她,先舔著她的耳垂,慢慢地就要往她抹得艷红的小口吻去,她自然地偏过头去技巧性的避开了对方的吻。

但就在她偏头闪开对方的深吻时,看到原来坐在吧檯的雅亭也正在看著她,眼神露出了不悦。她显然很在意雅亭的眼神,渐渐地就放弃了抵抗,隨著慢舞的节奏及该男士的引导,她认命似的略仰起头,对方看到她不再闪躲,哪会客气,一个深吻立刻印上她的嘴,舌头也深进她的口中。

一开始她似乎有点抗拒,但在对方的舌功下,她逐渐地也开始回吐香舌,手臂也逐渐绕到对方后颈,紧紧地搂著对方。雅亭看到这里才露出一丝不经意的笑容。

看到这里我想读者应该猜到了,该名略高的女子就是方子陵,也就是雅亭的老公我。今天就是雅亭对我的另一项性爱游戏,最近雅亭在饮食上控制让我身材更曲条,而且她不知道从哪弄来的一些针药对我进行注射,使得我的胸部已经丰满到B罩杯,皮肤也和女人没什么不同。

而白天她就交待我必须穿著女装,看她为我选的一些片子,要我学片中的女人讲话及动作。我不知道她从哪弄来的,但是我知道,如果我不照她的话做,亭就会停止和我的性爱,也不会再用虐待来满足我,为了得到老婆的性爱,我已经完全成为没有雅亭就无法活下去的被虐待狂了。

今天更是老婆验收她这半年来调教成果的一项测验,每当她强迫我装扮女人时,她就会在事后异常的性慾高涨而在回家后给我满足,老婆会用高跟鞋踩我,或是给我喝她的黄金水,或是叫我舔她由菊门排出来的冰淇淋或米饭。

我知道再被亭这样调教下去,总有一天我会真的以为自己是女人,但为了我的爱妻,我总无法抗拒,而更在她给我的一个又一个的虐待下,我更不爭气的每次都达到性爱的满足。

今天是星期五,老婆最近上班时穿的衣服也越来越性感了,不止裙子越穿越短,配上她精挑的性感高跟鞋,以及贴身的上衣加上一件轻薄的白色洋装外套,不止衬托得她的气质更有一种从前没有的性感,尤其那坚挺丰满的双峰在合身上衣衬托下更是显眼。

这半年来雅亭的改变也是很大,不再像以前那种冰山美人般的感觉,我想一定是在我的努力之下改变了老婆的。

亭早上上班前,她又用撒娇的口气偎在我身上,当然,我也习惯性在她出门前一定要打扮成美美的。

雅亭:「玲姊,我去上班了,不要想我哦~~」说完老婆给我一个深情的拥吻。『噢!老婆现在是多么爱我及性感。』我不禁这样的想著。

不过老婆接著说的话让我嚇了一跳:「玲姊,妳最近越来越漂亮了,每次我们一起出去,都好多男人在问你住哪,叫什么耶!老公,我好嫉妒哦!」

我一听就知道老婆这只是开端,她一定又想到什么凌辱我的方法了。

果然老婆接著说:「玲姊,我帮你找个男朋友好不好?」我一听真的快昏倒了,我低声下气用商量的口气:「老婆,我是男的耶!我只爱妳,我连別的女人都没有碰,妳竟然要我交个男朋友,我真的无法接受。」

只见爱妻一听就脸色老大不悦:「老公,不然上次你和那个男人吻得那么高兴是假的吗?」

我吶吶的声:「我是看妳一直在看我才……」其实我也不知道如何解释,上次一开始的確是为了服从爱妻的命令,但在后来却因为强烈的屈辱感而產生异样的刺激及自暴自弃心理,变成是自己不住地向对方不断索求,宛如一名荡妇般。好在雅亭早就强迫我穿上特製的三角裤,做好了完善的措施,不然八成会被进攻到重要部位而曝光。

就在爱妻严厉的眼光及我自己的含糊不清下,我默许了老婆的这项提议。

很快,在星期六,老婆一大早就在整理客厅,我知道她的同事今天要来。老婆说她跟同事讲我是她姊,到现在仍是单身,他中午要来我家吃饭。

就在不安及自虐的刺激心理下,终於门玲响了,老婆迫不及待地去开门。只见进门的是一个长得不很斯文、长得粗壮却带有浓浓的官僚气息的男人,年纪大概不到四十。虽然看得出他已经很努力把鬍子刮乾净及穿得整齐,但是显然他不是习惯这样穿著的人。

我正在纳闷老婆怎么会选一个这种人时,老婆已招呼对方进来客厅坐下了,从老婆的態度看来,她和这同事平常应该是很熟稔的。

雅亭:「全哥,你快进来,我们菜都准备好了,你快点坐下。」然后老婆向我介绍这位同事:「玲姊,这位是我同事,他叫张克全。你別看他这样子,他可是我们单位的红人,单位所有採购及预算都他在管的。」

只见那个全哥很大方的跟我笑了笑,但我感觉得出他那色迷迷的眼神不断在我身上打量。我偷偷把老婆拉到一旁低声问:「老婆,他怎么看起来好像不是很正派?」

老婆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你以为你真是在相亲吗?你要找帅哥,我以后再想办法给你找个像金城武的。」

我低声回答:「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老婆妳怎么会好像和他很熟的样子?」

老婆更不耐烦了:「自己同事才不会出岔子,我可以保证全哥绝对不会有问题的。你给老婆我乖乖的偷汉子,若你今天没把自己成为全哥的女人,我以后不会再让你碰到我一寸肌肤!」

既然老婆下了最后通碟,我就再也不敢再有任何意见了,於是我们三人就一起共进午餐。

席间老婆不断和全哥敬酒,只见老婆越喝越多,就在老婆喝了半瓶洋酒后,终於不胜酒力躺在客厅的沙发睡著了,席间就只剩下我和全哥,气氛一下子有点尷尬。只见那全哥一点都不客气,把位子移到我旁边,然后不断跟我敬酒,这傢伙的动机真是很明显。

在敬酒及回酒的过程中,全哥的左手不知何时已揽上我那纤腰上了,然后逐渐不规矩地往衣服里钻。虽然我酒喝得有点茫茫然,但直觉地用手把全哥那不规矩的手拨开,我用早已练得很熟习的女人柔弱声音微声抗议:「全哥,你醉了,不要这样子……」

但我越抗议,那个全哥就越得寸进尺,两手抓著我说:「小玲,我早就听小亭说过妳的事情了,妳一个人很寂寞吧?」

我结巴的柔弱说:「亭都怎么说我的?」

全哥:「她说妳需要男人的安慰,要我来帮妳,所以妳也不要再装了,让我们抱一下吧!」说完,全哥就把我搂著抱到另一条沙发压在我身上。

我真的一时无法接受,更何况对方是一个像流氓般的男人,但我这时却看到另一条沙发上的亭竟然在偷看我这边,而且她看我的眼神就好像在说:『你再反抗,看老娘今晚怎么对付你!』

我潜意识的屈服了,不再反抗全哥的侵犯。三两下全哥就把我全身脱光,这时我的身体在爱妻的调教下,除了下面掛著一条很小而且已很久没再硬起来的老二外,其它部份都和真的女人无异,尤其是胸部更是丰满,但奇怪的是,全哥看到我的下面却没有感到奇怪。

只见全哥一下子也把自己脱光光,露出了全身都是毛的粗壮身材,一下子就扑到我身上,我无力的消极抗拒了一下,由於力气差太多加上爱妻在另一旁监视著,所以没多久我就认命地不再抵抗了,而全哥那巨大的老二更开始往我的菊门钻。

或许是由於老婆近来常用她买来的菊门专用假阳具调教的关係,加上全哥自己刚才抹了他的口水在龟头上,全哥的龟头已逐步钻入我那菊门。当全哥的龟头钻入我的菊门时,我突然有一种成为女人的感觉,一种极度自暴自弃及自虐的心情。

从我那抹上口红的朱唇发出一声低沉的吟哦后,全哥猛然开始全力衝刺,而我也双手猛抱住全哥后背,全部承受了全哥的一切,这时我的內心已完全成为紫玲而不是以前那个子陵了。

在全哥的插入及不断变换姿势及花样,我那被老婆下药而无法勃起的阴茎却由於这极度变態的性游戏,自己喷射了至少三次,只是每次的射精都不多,但也让我累到沉沉睡去不醒人事了。

当我醒来时天还没亮,却听到雅亭的喘息以及全哥的粗话。我偷偷睁开一下眼睛,却看到了令我震惊的一幕:

只是老婆雅亭正在沙发上,全身赤裸的骑坐在全哥身上,老婆那丰满尖挺的乳房正不住地上下晃动著,而她下面的肉洞正不断吞吐著全哥的那根巨大阳具。

老婆:「全哥……快!亭儿快要出来了!啊……全哥,亭儿好爽……」

全哥:「呵呵,想不到妳竟然能把妳老公调教得这么好,真够劲!今天就给妳好好的爽一下!」

老婆:「啊……亭儿都听全哥的,把你给我的药都叫他吃,他也不敢说不。亭儿还骗他说他要穿女装我才理他,这一切都是为了全哥……」

全哥:「从今以后,你们夫妻俩都要成为我的性奴,懂了吗?」

老婆:「全哥,亭儿什么都听你的,只要你每天插亭儿……啊……」

这时,我想到雅亭之前的一些行为,为什么她突然变得激情?为什么本来不让我碰她?从冷感却又变成性感,以及坚持要我穿女装及扮女人的一些异常的坚持……似乎都和这个老婆的同事有关。

这时老婆终於在全哥的不断抽插之下高潮了,这时她看到我在偷看,老婆用一种羞辱的口气说:「玲姊,我的好老公,你过来,帮我和全哥舔乾净。」

我不禁迷惘了……但我已不能回头了,於是装出小女人的娇羞,慢慢地走过去……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分类

版权声明

本站内容多为转载,由于部分文章年份较早,难以查清具体版权信息,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在相关文章后留言或发邮件至lvlili5201314@gmail.com

博客状态

  • 18,462,679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