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迷奸之后


转载自http://162hk.net.c25.sitepreviewer.com/hkcdfamily/forum2/viewthread.php?tid=39210&extra=page%3D1

我是个平凡的干扁研究生,每天被老板盯着研究进度在研究室苦命的求生存。而变装是我少数释放压力的爱好之一,我一个人住在爷爷奶奶留下来的老房子里,独自一人的生活加上姊姊放在这里的旧衣服,根本就是我的天堂。
每天我回到家必定会做的事情就是洗好肮脏的身躯,然后端坐在梳妆台前将我即肩的长头发梳成女孩子的发型,接下来用粉底遮住我略黑的脸庞还有些许的痘疤,接着用眉笔将我的眉毛修饰一下,用眼线笔画出水汪汪的大眼睛,再装上假睫毛,画上淡淡地腮红,并涂上唇蜜。当镜中的男孩脸庞被我修饰成女孩的脸蛋以后,我会在胸前装上nubra,再穿上水bra,这样只要有适当地拨一下胸部就能达到C以上的视觉效果了。通常准备到这边大概就超过一个小时了,而我下面那讨厌的男性象征也会坚挺得让我无法好好穿上我喜爱的蕾丝内裤,所以在不用出门的晚上我往往就这样顶着女性的上半身光着男性的下半身在家里活动着。

若是要出门的话,往往就得耗费点功夫,像是看个电视来转移注意力,或是进到浴室里用热水跟冷水轮流招待自己的小弟弟,等到小弟弟恢复正常将它给往后折,并且用比较厚的封箱胶带给贴起来,这样穿上内裤就不会暴露自己的男生象征搂。我换身女装基本上都是短裙或是小洋装为主,所以出门时总是会伤脑筋要穿什么样的丝袜或是内搭裤,但是总归一句,女装出门一定要给她美美的。

我的生活虽然过著双重性别的生活,不过因为男性的一面个性较为孤僻的关系没什么朋友会找,女性的生活圈又完全没跟男性身份重叠,所以完全没有想要出柜的年头。由于还满有自信就算是说话也不太会给人发现自己的男性身份的,所以经常会变装出门。通常出门都是跟变装的同好朋友约去闹区逛街或是去夜店放松心情,独自一人出门也常发生。而我被迷奸的经验就是独自一人时发生的。

那天是过年期间,我因为受不了回家过年不断被长辈们轮番唠叨头发太长,提早返回现在的住处。无聊的过年,姊妹们不能陪我打发时间又不想那么早蹲在研究室发呆,于是我换上红色洋装搭上黑色蝴蝶结的腰封,搭上新买的黑色刺绣丝袜,配上白色的短羊毛外套,背起前阵子咬牙买下的黑色GUCCI包包,跑去诚品书局假文艺一番。
走在路上我不断被男士们用目光扫射,我爱死这种目光了,他们看到我总是目光一亮,眼睛不断扫射着我的三围,说不定脑海里还幻想着我脱光衣服后的身躯呢。明明就是过年期间,绿园道诚品仍旧有一堆人在这里”看书”,我拿了一本日本恐怖小说Another静静的坐在角落翻阅,感觉薄薄的一本,但是我看了一个多小时还看不到1/3,看书看到毛骨悚然的我决定把这本书买回去好好的欣赏。这时一个帅气高大的男生向我搭讪,他似乎观察我好一阵子了,他说看我对这本书很有兴趣,希望可以跟我讨论一下书里的内容。这种老套的搭讪方式让我内心笑了好久,不过反正我一个人也是无聊,就顺着他的邀约跟他在星巴客聊起天来。

那个男生自我介绍说他叫小卫,谈吐还不错,似乎是个很爱看书的人,我说了一些不太有名的国外翻译小说他都能侃侃而谈。在星巴客聊天聊了一整个下午,我的肚子饿得咕咕叫,小卫本来要带我去吃一间西班牙料理,但是过年期间哪有什么店家是开着的,我让他载着绕了一阵子才在他家附近找到一间美式餐厅还有营业。吃饭时因为听到有调酒买一送一的优惠,所以我很开心的点了平常爱喝的轰炸机两杯,一股脑得喝下去,还喝了不少小卫推荐我喝的比利时水果啤酒,一股脑混酒的后果就是我醉得糊里糊涂的。

小卫看我喝醉酒,就假意提议说他家就在附近,去他家坐坐醒醒酒也可以看看他的藏书。我当时已经有点意识模糊没有想太多就跟他回家了。到了小卫家,小卫让我在他的床上躺平,而他也借口说有点不胜酒力在我身边躺了下来,他的手轻轻的揉着我的腰,另一之手则不安份的在我屁股沟上游移。我虽然大感不妙,但头脑实在昏沉得无法思考,只能口中说不要并用无力的双手去阻挡狼爪的侵袭。小卫看我无力抗拒更加大胆得将手放在我胸前,搓揉我的胸口,虽然我的胸前有水bra加上nubra的双重防护,但是这种带着挑逗的举动勾动了我内心的欲火。这时小卫将我翻身,他的唇轻含我的耳垂,他试图用单手将我的胸罩给取下,但我奋力的推开他,我坐起身蜷曲在床脚,我告诉他:“你不要对我乱来,我是个男人,是个变装过的男人”,小卫的脸色变得不太好看,但我没时间想太多,站起身就要离开。

我虽然站起来,但是酒醉带来的头昏眼花让我在下一秒就跌坐在地板上,这时小卫似乎从震惊中清醒过来,他扶我回床上躺好,并问我说:“你说你是男人,那我想看看证据!”他话说完也不等我回应就将手伸进我的裙底,他将我内裤下的胶带撕下来,发现了我男性的象征。他有点丧气的跌坐在一旁似乎感到浪费了大半天的时间。

我在床上躺了一会儿感到比较舒适了,这时小卫仍坐在床边的地上发呆。由于小卫在刚刚已经将身上的外衣脱下,此时只穿着件T恤跟内裤,而我的头一转过去就看到他的内裤中央鼓鼓的一大包,似乎欲火还没有消退。我于是开口问他:“你真的觉得我像女人吗?”他回应:“如果我没摸到你下面那个东西,我根本就不相信你是个男的。”或许因为当时我酒意还没退吧,我跟他说:“那不如我用嘴巴帮你好吗?”他思考了一下点点头,于是我要他将内裤脱下来,躺到床上,而我则跪在他脚边要帮他口交。

他的阴茎不长,大概15公分左右吧,但倒是满粗的,我一口含下去刚好把我的小嘴塞得满满的,比起以前吸过得几根阴茎出奇的没有什么异味,我边将他的阴茎缓缓吐出,边用手抚弄他的蛋蛋,我的舌尖灵巧的在他的龟头端游移,当贝齿经过龟头时微微地施力,让他感受到又刺痛又麻的异样感觉,在我吸弄的同时,小卫的分身也变得更加的硬挺,我微微抬起头媚笑的看着他,右手握著那阴茎的根部由轻到重,由慢到快将那分身戳弄著,小卫不自觉得喊了几声:“干,你这人妖弄得我好爽”,我听到这些话手更是卖力的上下套弄著,我的嘴则游移到他胸前的两颗黑葡萄,先是轻轻含着用舌尖缓缓的挑弄,再来是重重地吸吮像是找母乳的小婴儿。在上下夹攻过后,小卫很快就在我手里缴械了。

他的液体在我手上留下淡淡地腥味,我简单的用卫生纸把我的手跟他的阴茎擦一擦,发现小卫虽然射精过了但是阴茎仍旧直挺挺的没有软化的迹象。而我的下身早就因为我刚刚那淫荡的举动硬挺不已,小卫问我要不要自己处理一下,我笑笑的说不用了,毕竟没有一个直男有兴趣看一个人妖打手枪的吧。我走进浴室想说清洁一下顺便洗个脸冷静一下,这时小卫走进浴室将我抱起来坐在马桶上,我的双腿被他分开,他的阴茎就顶在我的下体处,我们两个硬挺得阳具就这样上下交叠著。他说:“我们两个一起来打手枪!”他用他那粗长的大手一次握住我俩的阴茎,开始上下套弄,而他的嘴唇则从我的背后开始亲吻我的颈部,另一之手则隔着胸罩搓揉着。我整个人瘫软在他的怀里依偎着他,距离上次跟男人这么近距离接触也已经是半年前的事情了,许久没有感受到这样刺激的我,很快的就缴械在他手里了。但是他不肯放开我的阴茎仍然持续的在摆弄著,等到他射精时,我的阴茎早就恢复生气开心的接受他的蹂躏,他射精了也没放开手,持续的套弄著,他在我耳边跟我说到等到我俩同时射精才会停手,我心疼他会手酸提议说要轮流,但是他不愿意,只是持续不断地套弄著。印象中那晚我射了五次液体,他才停手,虽然阴茎痛得要命但是内心却充满莫名的满足感。我俩都累得连走回床上都懒,就这样在马桶上睡着了。

隔天醒来都已经是傍晚时分了,我离开小卫家之前特地将我的裸体给小卫好好的欣赏一番,让他确信我是一个男生,只是小卫莫名的看到我的脸就会有性冲动,害我还跟他口交了一番才顺利离开他家。一个晚上的荒唐让我回到家草草整理一番后又滚回床上睡回笼觉了。饱饱的睡了一觉之后,才发现被转成静音的手机有着十数通的未接来电,都是小卫播的电话。

当天晚上我又跟小卫出门了,今天我穿上一件黄绿格子的针织毛衣,一件白色的小热裤,还有米黄色的雪靴。小卫对我的打扮似乎很满意,我跨坐到他的T2上双手搂着他的腰让他带往吃饭的餐厅。在吃饭的期间小卫问了我不少问题,像是怎么会想要女装打扮,还有交过几个男朋友等等。我也都一一的回答他,我问他:“为什么你会对我有兴趣呢?”他很腼腆的回应我:“因为你的脸就是我每天在幻想的完美脸庞。”我听了他的回应脸庞都热了起来。    吃饱饭之后我提议要去散步消化一下,于是小卫带我到附近的植物园闲晃,我跟他走在昏暗的步道上,他眼看四下无人手又不安份了起来,我俩三次拨开他放在我臀部上的手,白了他几眼他,他也只是笑笑没说什么,次数一多我也就由他去了。闲谈中我才知道小卫年纪大我几岁,大学毕业后就出社会工作的他现在身家积累已经不少了,而且工作性质还是我的研究范围的东西,难怪我提到一些专业常识的时候他都回应的出来。散步散了好几圈,我看到小卫的眼神似乎期待着些什么,我知道他对我的肉体似乎又燃起欲火了,但我的小阴茎可还因为前一晚的荒唐疼痛不已呢,没有那个力气去跟他瞎混。走着走着都累了,我坐在一旁的长板凳上拍拍自己酸痛的小腿肚,小卫于是提议要回他家,他帮我按摩。

虽然想也知道他不怀好意,但是就在他鼓动三寸不烂之舌说得天花乱坠之后,我又像傻子一样跟他回家了。我把身上的衣物脱掉只剩下内衣裤,就这样躺在床上让他按摩我的背部以及双腿,小卫的按摩真的很舒服,我不断发出舒服的呻吟,同时我也发现小卫似乎一直盯着我的脚丫子看。我感到有点不好意思,因为穿雪靴的关系,我并没有穿袜子,再加上走了好久的一段路,脚上的气味一定很不好闻。我想起身去洗脚,但是小卫不让我起身,并告诉我他有一些比较奇特的怪癖。

小卫他喜欢舔人的脚,尤其气味越重他越喜欢。于是我把我的脚伸到他的面前,他没有迟疑,抓着我的脚开始细细的从脚趾舔到脚跟,那个感觉令人十分的诡异,刺刺的舌头不断地透过我的肌肤刺激我敏感的神经,舔到脚缝时,那溼润的舌尖温润的鼻息,让我反射性的将脚给缩了回去。我的脚被他舔得溼润润的,而他的阴茎也跟着胀大硬挺了。这次我想要让他进入我的菊穴,于是我问了他意见,他似乎跃跃欲试,于是我进到浴室将润滑液先灌入菊门之中,我将下部的胶带给撕掉让我的小弟弟能够自由的伸展,而胸前的bra则应小卫的要求留下来。
我先用嘴巴把小卫的大阴茎给弄湿,再用润滑油厚厚的涂上去,我的菊门已经做好迎接他的阴茎进入的准备了。自从我交往了第一个男朋友开始,我每天都会自发性的浣肠,而且每隔几天都会有一般尺寸的假弟弟来为我创造犹如女性般的快感,要迎接小卫的阳具完全没有问题。我们先是面对面的姿势,用传统的方式开始我俩的第一次交媾,他将我的双腿折成M型用手扶著,下身轻轻的进入我的菊穴之中。

他的动作轻柔,我想他走后门的次数不多吧,于是我配合他的动作轻轻摆动着腰,让他早点习惯我紧实的小穴。过没多久小卫似乎习惯阴茎的刺激了,动作变得激烈起来,一下一下有如打桩机般撞入我的菊穴之中。还是真正的阴茎令人难以忘怀。随着他力度的增加,我的腰也渐渐的被他抬起,我的阴茎随着律动摆动着,边滴下点点透明的液体。

他这样干了我十来分钟,接下来让我翻身趴在床上,用背后式来侵入我。边插入边用手拍打我那骄傲浑圆的屁股,不是我自夸,每个从背后进入我的男人都称赞我有一个性感的丰臀呢。用背后进入让我明显的感受到前列腺不断地被刺激著,我就这样被他从背后弄到了第一次的喷射。

他看我射出了,便缓下了不断突刺的身体,亲暱的从背后抱住我,一手抚弄我的小阴茎,边问我:“还行吗?”我仍然在享受着高潮的余韵,说不出话来只能点点头。于是小卫把我的BRA解开,用双手握住我贫乏的胸部,他熟练的玩弄我胸前的两颗葡萄说:“可惜手感不佳,不然从后面抱着你,跟抱女人没有什么差别。”我俩现在的姿势是他坐在床上,而我坐在他身上,他的阴茎仍深深地插入我的小穴之中。就这样女上男下的,我的臀部只要微微施力就能感受到他那阴茎的无比威力。小卫让我休息了一下又开始了他的攻势,这次他的阴茎不断地拔出又刺入,把我干得呼天抢地的,菊穴都翻开了。这样强力的冲刺让我猛然又喷射出第二次的液体,不过这次小卫也差不多快到了,他没有停下来,反而是深深地往我菊穴深处钻入,经历第二次喷射的我上半身早已瘫软在床上,只靠着小卫紧抓着我的腰才能维持住屁股撅高的姿势让他好好干我。

小卫的喷发又烫又猛,就在他数不清是第几百次的深层撞击时,他终于腰一挺,将白浊的黏液喷洒在我体内,而受到他的刺激我的小弟弟也跟着到了第三次的喷发,量更比前两次来得多不少。我瘫软得趴在床上,而菊穴内的液体随着小卫那雄壮的塞子拔出,也跟着流出穴口。整个床单都被我下身流出的液体给喷溅得一塌糊涂,不过我俩也不顾这些抱在一起就是一阵深情的热吻。

之后剩下的两天年假我就都待在小卫家,醒著的时候互相爱抚,然后在床上翻云覆雨,直到精疲力尽后再互拥著睡去。年假结束后小卫要回北部上班了,而我也该乖乖蹲研究室赶工我的研究进度了,于是我跟他约定好,每个月至少能见面一天,而那一天我就任他任意摆布。

回到久违的家中,我有着小小的思考,拥有女性般的胸部却是我梦寐以求得事情,为了我现在这个假日情人那一句“可惜手感不佳”,我还是决定将之前冲动购物时买下的圣荷丰胸液开封使用。家人早就知道我喜爱男人的嗜好,我想我把胸部给增大大概也不会有太大的冲击吧。

现在回家的工作变多了,除了持续的化妆打扮之外,我还要涂抹丰胸霜,这个丰胸霜看网络上的推荐标榜什么不伤身体,不过我想都是激素类的产品哪有可能不伤身体阿,为了美胸总而言之是豁出去了。由于直接涂抹的关系,效果颇为惊人,原本平坦的胸部过了两个星期就有明显的突起,相对的感觉皮肤变得比较光滑。过年后姊妹们都回来中部了,我的生活看似又回到了往常一般的生活,照常上课、作实验、写论文,下课有体力就化妆跟姊妹们去夜店风流舒压,我跟姊妹们多少都有肉体的关系,偶而也会参加大锅炒的杂交派对。

自从我的胸部开始发育之后,我在姊妹群内的称号就被叫做豪乳小另,小另是我的名字,豪乳则是对我胸部的”期待”吧?当然姊妹里面也有两三位使用类似的丰胸产品,但我的效果则是最明显的,短短地一个月我就有A的胸型了,我家的女性遗传都至少有D以上的实力,我想透过丰胸霜的努力应该会到c左右吧。只是现在有了涨大的胸部之后到研究室里面我总是得用束胸将他们给牢牢的捆绑住,但日渐光滑的肌肤与更加女性化的臀部,让研究室里的人渐渐起了怀疑之心。

四月初我跟小卫约在清明扫幕后见面,我们学校很有意思每年的清明时分总是有好几天的春假让我们放松,返乡扫墓原本对我来说会是个可怕的折磨,我女装打扮回家有意跟家人坦白一切,还好爸妈似乎早有看出端倪,只要我好好管好自己,也建议我可以去进行性别认同的判定(这个过程真是令人不悦,有机会提到再说吧)。反正我清明扫墓完后就开心的跟家人告别,回中部跟小卫约会了。小卫看到我就迫不及待的将我搂入怀中,我告诉他为了这次约会我特地准备了一些特别的气味要给他闻。我这次身上穿得是蓝色的吊带背心,已经长大的胸部只用nubra增加份量就有可看的外型,而灰色折叶裙底则是深色的厚内搭裤。
我一到他家, 就发现我跟小卫淫乱的床舖上,还残留着我们上次遗留下来的液体污渍,我们当时没有清洗它只有将其风干,希望让这被单成为我俩交合的证明。 我坐在床上,要他闻我被内搭裤袜包住的脚底,为了今天与他见面我这件裤袜已经穿了三天都没有换洗过。那浓烈的脚味我是完全不敢领教,但是小卫却很开心的嗅闻着,他边嗅边舔,突然,他将鼻子深入了我的裙底,累积了三天的汗味让我的底裤那边充满了难以形容的味道,我害羞的将小卫的头给推开,但小卫不死心发疯的狂舔我的底裤深处,就像一条狗再侵犯他的女主人。小卫舔得过瘾之后,他说他今天想要把我捆绑起来玩,我之前就答应他每次的聚会都要让他任意的玩弄,所以完全没有抗拒,任由他摆布。

他先将我的双手固定绑在床栏上,然后用封箱胶带把我的双脚从床底给固定,这样我的脚就不能阖上了。接下来他用剪刀将我的内搭裤剪一个洞,灌了一些润滑油之后就把他的大阴茎给塞了进去,没有前置作业就这样塞入他硬挺得阴茎让我感到下体一阵撕裂般的痛,我想穴口应该有些许裂开了吧。我痛的哀叫,但是小卫并没有因此怜香惜玉,他搓揉我的胸部,似乎发现了不对劲,于是他将我的nubra撕下,我那小巧的椒乳瞬间就落入他的魔掌之中,他很满意我的胸部,从他那又捏又扯,又是埋头啃咬的举动,我就知道我做对了。  但是他那粗暴的性交方法,让我痛得叫出声音来,小卫嫌我叫声不好听,于是用他的内裤塞进我的嘴里,又用胶带把我的口给封住,这样一来,我就成了他的性交娃娃了。粗暴的对应,让小卫的阴茎更进一步的硬挺,而我的小阴茎却被胶带跟内搭裤给封住,无法充血,除了疼痛我丝毫没有性交的乐趣。这时的我就像一个被强奸的妇女一般无助,但却无法停止小卫接下来的举动。他用力的干我将近半个小时,身体精壮的他威力丝毫不减,我的小穴也疼到麻木,阴茎虽然充血但不能硬挺,让我渐渐的有点异样的感觉。

他这次并没有在我体内射精,他把精液射进一个水杯中,然后问我要不要放开阴茎的束缚,我点点头,小卫把我内搭裤的破口撕得更开,让他能够将胶带给撕下来,我的阴茎虽然自由了却没有硬挺仍旧疲软,但是小卫随意的帮我打个几分钟手枪,精液就缓缓的流出来。小卫把我的精液也装进水杯中,他跟我说:“这次的游戏就是要用我俩的精液把这个水杯给装满。”我的天阿,我们两个一次的量也不过是铺在杯底那薄薄的一层罢了。不晓得这次约会会被榨出几次才能罢休呢。

小卫不断用传教士的姿势来干我,我的小穴能屈能伸,已经可以迎合小卫的攻击了。还好这次小卫只射了五次精液之后就射不出东西来了,而我也在这个异样的交媾中,前列腺喷发了三次。在我经历过得男人之中,也就只有他能够连续攻击到我的前列腺,让我像个真女人一样止不住的高潮,止不住的把液体给排泄出来。我俩的交媾告一段落,我嘴巴的束缚也早在激烈的活塞运动中给弄脱落了,因为高潮不断而淫叫嘶吼著:“干我!把我当成女人、母狗一样的交媾!快点,再用力的塞进来”,这样的话语还有交媾的身影都被小卫给用手机侧录了下来。

小卫的鬼点子还没结束,虽然我两大战一整天下来只存满了半杯的水杯,但是他在播放我俩交媾画面的同时,他把水杯靠在依偎在他怀里的我,要我一口一口的喝掉。像小女人般顺从的我于是慢慢的一口一口把那白色的滋补盛品给咽进我的嘴里。

跟小卫荒唐了一夜,隔天早上我仍旧是被他睡梦中不自觉的硬挺阳具给顶醒。真不懂他哪来那么多的体力来跟我做爱。既然被弄醒了于是我就开始玩弄他的阴茎,这坏人的玩意儿让我又爱又恨的,菊穴口红肿疼痛,真难想像昨晚是如何的被大力操弄过。我九浅一深的吸吮著这恼人的阳具,而被我含醒的小卫也睡眼惺忪的用双手夹住我的头,把我的小嘴当作自卫套一般的使用着。不一会我就喝到新鲜温热的豆浆当早餐了。

我们从白天醒来开始又荒淫到傍晚,床单上的污渍又更加扩散了不少。我因为有跟好姊妹约好要一起去逛街,于是依依不舍的跟小卫分别了。跟小卫的几次交媾已经让我的肉体离开不了他健美的分身了,明明就是在逛街却在想着不晓得下次小卫会如何来玩弄我呢,完全心不在焉的我往站在一旁的路人撞了下去,害我被路人白了好几个眼。

我从春假过后,开始挂号精神科作性别认同障碍的判别,我必须说医生让我的观感不是很好,第一次约诊他居然问我是不是因为要逃避兵役才打算作这个判定的,真是气死我。医生跟我聊了几分钟就叫我出去外面等他,他要跟我的家人单独谈话,没想到他居然在言谈中想要暗示我爸妈劝我不要作这项判定“不要浪费彼此的时间”,那医生居然这样说。还好我转诊到其他医院之后遇到一个还不错的医生让我只用了半年多一点的时间就顺利更换了身份证上面的性别标记。

言归正传,清明节过后我跟小卫有两三个月没有见面的机会,一来他的工作量突然被加重,而我也因为课业还有精神分析的事情被同学们知道而承受太大的压力,整天哭得悉哩哗啦不想用红肿的双眼跟他见面。还好在学期结束前我的指导教授得知此事严格要求研究所的同学不准寻我开心,让我的精神负担减轻了一些。我的指导教授是个上了年纪的妇女,虽然很严格,但是对我还算照顾,他知道我的处境后总是会在指导结束后关心我的生活状况,也安排机会让同学重新接纳我。

暑假开始了,我的实验进度超前不少,让我多出了几天的假期可以放松心情,于是我跟三个变装姊妹凑一台车一起到其中一个姊妹的小别墅中渡假。当然这次渡假的目的就是要好好的让肉体”愉悦”搂。这时我的胸围已经到成长到28B了,只要戴上胸罩,拨一下让双乳集中,就能产生让男人垂涎三尺的乳沟了。我那天穿着一件连身白的及膝裙,坐进后座,立刻就被身旁的一个姊妹丽沙给袭击,他的舌舔弄我的脖子,双手在我胸前还有下部抚摸著,我也不甘示弱,将左手绕过他的腰后,深入他那遮不住半个屁股的低腰短裤中抚弄他的小沟。不一会丽沙已经伏在我腿间吸吮着我的小阴茎了。就这样除了驾驶雪米姊姊之外,我们另外三个人都在入山的这两个小时车程中在后座各缴械了一次到两次。
在我们之中除了米雪姐已经逼近30岁以外我跟丽沙还有妠儿妹妹都还未满25岁,尤其是妠儿妹妹,今年才刚满20岁是我们当中最幼齿的。米雪姐是女性荷尔蒙的使用者,他的阴茎已经被荷尔蒙破坏得无法勃起了,主要是由肛交来获得满足感,脱光衣服后全身上下散发了轻熟女的美丽风味。我小另则有着青春少女般的身躯,由于全身肌肤透过丰胸霜中类似女性荷尔蒙的激素影响,肌肤十分的敏感且雪白,迷人的翘臀完全就如同少女一般。而丽沙是我们当中最妖艳的一位,去泰国动过胸部手术的他有着D的浑圆乳房,由于没有使用荷尔蒙的关系,丽沙还有下身完全不减雄风的巨大老鹰。妠儿妹妹就算穿上男装大家也只会把他当成是个害羞的T,变装成女生也还是带着小男孩的气息。

我们计划要在米雪姐的别墅中待个三天,而第二天米雪姐的男朋友会前来加入我们的派对之中。我很期待这次的派对,尤其是在车上的荒淫,让我更是期待米雪姐在别墅中的准备。丽沙姐果然没有让我失望,车子一停进她别墅的室内车库,丽沙姐就宣布了每天的守则。今天第一天,由我跟丽沙姐当值日生,值日的条件是要用阳具的约束带将自己的阳具绑住,也就是没有射精的机会,就连前列腺高潮也没有办法。而丽沙跟妠儿要负责的就是让我们四人在每个小时至少不断地空射一次,而且其中一定要有一个是值日生。米雪姐说这样会让心灵进入一种绝望的境界,当第二天解放的时候会玩得更起劲。而第二天的守则跟阳具约束带的钥匙都在米雪姐的男友手中,要等到他宣布第二天守则我跟米雪姐的空射地狱才会结束。

这次的经验让我前列腺受伤了一阵子,回家后前列腺液完全锁不住,会湿到像是尿裤子一般,观众们千万不要尝试阿。

当我空射第一次的时候,那个感觉像是睾丸狠狠的被揍了一拳一般,除了射精的高潮,还有不断令人作呕的恶心感。印象中那个小时是我跟妠儿一起射精的,那时丽沙的阳具正在我的菊穴中不停的抽弄,而妠儿跟米雪两人正用69式帮彼此吹箫。  丽沙看我的反应那么大,便停下动作让我平复心情,而将目标转向妠儿的蜜穴妠儿在前后夹攻得情况下马上就缴械了。丽沙的阳具在妠儿的体内停留到第二个小时,才猛力的将精液撒进妠儿的菊穴中,而我则跟米雪姐一起玩双头龙,照道理应该是轮到米雪姐射精了,但姜是老得辣,米雪姐用眼神指挥妠儿袭击我的胸部,丽沙含住我的阴茎,上下前后的夹攻,让我第二次射精时翻了白眼昏过去。当我悠悠转醒过来,发现我的脸上被调皮的妠儿敷上厚厚的精液面膜,而时间才不过区区的第四个小时刚开始。

第一天的游戏时间从到达别墅的中午十二点到晚上十二点的钟响才结束。持续了十二个小时,而我总共因为空射的疼痛昏过去了三次总计空射了八次,米雪姐也昏过两次空射六次,妠儿跟丽沙的精液也薄得像水一般,不过米雪姐不亏是药厂的业务,他准备了不少能够增进精液量跟持久力的药物以及食物让我们补充活力。

第二天我们因为体力耗尽的关系昏睡到快要中午才起来,还好在我们四人都梳洗完毕准备享用午餐时,米雪姐的男朋友到别墅了,我的空射地狱才告一段落。当阳具束缚器被解开时,我跟米雪姐两个人体内积存的液体,缓缓的流出像小便一样止都止不住,不管走到哪里地上都会带着腥臭的水渍。第二天的守则比较简单,当值日生的丽沙跟妠儿必须穿着清凉的比基尼走去镇上买东西,并且要各带一个当地的年轻人回来或是在路上交媾。

妠儿穿上比基尼还好,看不出破绽,而丽沙则下部股股的一大包,怎么样都藏不住男性的分身,气得丽沙差点想要下山后就去挂号动手术拿掉它。无论如何他两还是出发往镇上去了,这个镇上住的都是些血气方刚的原住民,我想他们应该很快就会钓到男人了。根据米雪姐男友在后面的侧录,也证实了我的猜测,妠儿根本还没走到镇上就被一个黝黑的年轻人搭讪,不到一会儿那个年轻人就带着妠儿回到别墅这边来,我们躲在米雪房间看着监视画面,年轻人虎背熊腰的身材看得我口水直流,他虽然在扯下妠儿底裤时有楞了一下,但精虫上脑的年轻人哪管得了这么多,还是用后背式奸淫了妠儿的菊门。妠儿爽到升天,亲哥、爱人、老公呼唤声是次次不同,但总是希望能够多点温存的时间。我也把米雪姐翻过身把我的小分身放进她的菊穴之中,好好的舒爽一番。
眼看底下的妠儿已经办完事含情脉脉的将年轻人给请走,丽沙则完全不见人影。还好米雪姐的男友一直有回拨电话回来报平安。直到晚上八九点丽沙才在米雪姐男友的搀扶下走进别墅,那个侧录的影带实在是荒唐到了极点,丽沙不晓得哪跟筋拐到,居然在妠儿被带走之后独自一人走向因为假日而休息的工寮中,她直接在守卫面前询问有没有人想要在这边干她的。想当然耳,整个工寮的工人暴动似的奸淫了丽沙。从中午到晚上总共有十二个男人在丽沙的菊穴、嘴巴、乳沟中射出至少两发的精液,而丽沙在完事之后连擦拭的力气都没有就直接在工寮睡了一大觉,这也是为什么她到现在才回来的原因。

我们在等丽沙的时候也没有闲著,我不断用我的小分身来攻击米雪姐跟妠儿,不过因为前一天空射的原因,我的小分身一点快感也没有,插进去就跟麻木的一样,而妠儿插我的时候我的前列腺液就像尿尿一般不断地涌出,把我的下半身弄的腥臭又湿黏,米雪姐笑称这是潮吹,不断地吸吮我涌出的液体。

等到大家都回来,米雪姐就跟她男友回房间去卿卿我我了,他的男友很特别,虽然都会为我们的杂交派对出主意,但是对米雪姐真的是完全的死忠,没有碰过我们其他的任何一个姊妹。第三天因为丽沙的豪放惹得那群工人不断地在四处探听丽沙的消息,于是我们就提前下山回家休息了。

刚好下山时,我接到小卫的电话,于是我又跑去跟小卫约会了。

小卫说这次他休年假,所以有一个星期的空档可以陪我,我听了开心,于是听他的劝收拾一些行李就住到他家去。小卫听了我这几天的行程不禁大摇其头,心疼的把我搂在怀里,这让我有一种对不起他的感觉,于是我答应他,只要他愿意常下来陪我,我就不参加这种危险派对了。就是这天小卫开始叫我亲爱的、老婆、宝贝,也开始对外说我是他的女朋友。

七月初,炎热的夏夜,小卫第一次没有冲动的将阳具塞进我的小穴之中,我依偎在他的怀里,感受到幸福也因为好久没有闻到的体香而掉泪。小卫说:“如果你这样的举动还算是男人的话,那么全天下就没有女人了!”他吻去我的眼泪,慢慢的从我的唇、颊、耳、颈往下吻,当碰到我那个还在滴水的小阴茎时,他也含了进去。还记得小卫其实是性向正常的男人吗,我跟他交媾得再如何激烈,他都不曾用嘴巴碰触过我的小分身,但是他说:“我的宝贝身体上的任何一个部位我都会喜欢,所以我不讨厌你的小阳具”,他生涩的含了几下,又将舌头深入我的菊穴,身体的每个部位被小卫触碰都会带着可怕的电流刺激我的大脑,不一会我就不断的哀求:“亲爱的,快点进来”

小卫用背后式开始干我,我的双手伏在墙壁上,屁股翘起让他好插入,我的小阳具随着他阴茎的刺入、拉出,不断规律的喷洒出前列腺液在床单上。他的睾丸搥打我的穴口,雄伟的棒子更是毫不留情的放入我的体内,偶而蹂躏般的搓揉我的胸部,或是拉扯我的头发对我来说都是爱我的表现。 我的肉体没有办法达到高潮,但是我的内心却因为小卫的举动充实得不能自矣。

在我的要求下,整个星期小卫都将每一次射出的精液都送入我的口中,就算他没有要求,我发现他停下来,我也会把嘴靠在他的阳具边,帮他吸吮。我身上穿的绿色丝绸内衣都被小卫身上的汗水还有我发出的淫液给弄得腥臭不已。小卫难得被我榨干,而我的小阴茎似乎也因为我这几天吸食阳气进补的关系,终于恢复功用,让我俩相处的最后两天能开开心心的达到绝顶。
小卫正式成为我男朋友之后,我的运气变得不错,顺利的找到一位好心的医师为我评估性别认知障碍的事宜,而顺利的论文进度,让我在开学后就有一段还不错的结论让老师认可我可以发表到大型期刊上面。而跟米雪姐他们之间就较少来往了,毕竟要是一有来往很难不跟着他们一起沉沦在肉体的欢爱中。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分类

版权声明

本站内容多为转载,由于部分文章年份较早,难以查清具体版权信息,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在相关文章后留言或发邮件至lvlili5201314@gmail.com

博客状态

  • 11,172,812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