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给我的希望


转载自http://www.wahas.com/viewthread.php?tid=2184812&extra=page%3D5

这是一个十八世纪的欧洲故事…

  一位年约八十几的银发老人独自在书房,黯然的叹气,只靠着黯淡油灯迷惘看着书桌上的文件…
「唉…老了…」我望着我自己的这一曾不变的书房,足足有大半辈子都在书房度日…不知曾几何时,我的声音和身体越来越苍老…
「实在是太悲哀了,我为了了解这世上的森罗万象,将大半生奉献在追求学问上…」我坐在人工皮倚上双手手肘放在书桌上抱着头叹道。
「哲学、法学、医学、神学、连魔术与链金术我都有所钻研,可是为什么…对我来说这世上仍旧充满了谜团,而我还是得不到解答…?」
「我浪费了青春,牺牲了享乐,到底又得到了什么…神啊…不…恶魔也好…?谁能实现我的愿望,让我的人生重来一次!」我伸出了我那因岁月的侵袭而产生皱纹的右手深向天花板…
「呵呵…我还真是痴人说梦…」我顺手的向书桌抽屉拿取了一罐小瓶罐装的玻璃药水。
「说到我长年研究的心血,竟只是做了这种毒药……只要喝下它,我就能在睡梦中死去」我缓缓的打开软木塞,放在口鼻之间闻了一下。
「没想到…会在此时派上用场」正要饮下的当时…我感觉到旁边突然有人?这房子只有我一个人居住,怎么……?
「且慢!洛仕特博士」我的右旁有个女人的声音突然冒了出来,这声音相当的有魔性…
「现在放弃还太早」女人的声音继续说道。
「你……你是谁!?从哪里进来的!?」我转头望过去惊讶了一下,这女人很美,年约十七或十八…尤其是那双大眼睛…好美…可是我不由自主的对他喊道,她到底是怎么进来的?
「是您召唤我来的啊」那女人继续说道…我慢慢的注意到他的服装,是我从未见过的奇装异服跟黑色高跟鞋…依照我多年的研究判断,这服装绝对没看过任何一个女人穿过!
「我…?」她突然这么的说道,我依旧观察着她的外貌…她有着一头乌黑而亮丽的秀发,长发及腰,身穿类似燕尾服的服装,以黑色为主…
「您说,能让人生重新再来…我就是为了实现您的愿望而来的」女人用着充满魔性的声音说道…那女人的皮肤相当的白皙…犹如白色的云…
「哦…?有意思,这么说你是神……或者是恶魔罗?」我用着无所谓的语气说道,看了她一眼…现在对我来说,什么都不重要。
「神的话,无论人类陷入何种痛苦的境界都不会插手的,因为神…必须维持公平与公正」女人无谓的闭了眼睛说道。
「原来如此…为人类实现愿望是恶魔的工作罗?」听这女人的解说,想必八成她应该是恶魔了。
「不过你能证明你就是恶魔吗?」我此时还是有些怀疑的问道,这女人来历不明…实在难以相信。
「您不愧是学者」女人用着轻蔑的语气笑了一下继续说道:「那么请您看那边的烧瓶」女人示意要我看在书架上的一个中小型烧瓶。
「那是我想用链金制造人类的失败品…」我看向那个烧瓶说道。
此时烧瓶内出现了变化,逐渐出现了一个小小的人头,脸慢慢的浮现了出来,不到三秒人头跟毛发逐渐成形生长出来…很明显的看出,是一位金发少年。
「这……这怎么可能!?」我看了这景象讶异道,这实在是太令人……
瓶中的少年身体也逐渐长出,而他慢慢的睁开了眼,缓缓的看向我…瓶子因受不了他身体逐渐巨大的承受而破裂了。
瓶子中的少年就这么的倒在地上…一个年约十三岁的短金发少年趴在我书桌前的地面上,呼吸相当的有规律…
「我反覆实验都好几次都做不出的人造人……!?」我因讶异而无法控制音量的大喊道…
「这样您愿意相信我就是恶魔了吗?」恶魔站在一旁魅笑的说道。
「亲眼见到这种事,我想不相信都不行吧?」我瞪大着眼看着那短金发少年说道。
「那么你真的能实现我的愿望吗?」我惊魂未定依旧瞪大着眼看向那恶魔问道。
「那当然,为了实现您的愿望,您可以把我当作仆人或奴隶来使唤…」恶魔微笑的说道……
「…」
可是她的下一秒那眼神又变的相当犀利,然后继续说道「但是,等您死了之后…要把魂灵完完整整交给我……这就是条件!」
「哼…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现世,死后会怎样我都无所谓…你能够实现我的愿望的话…」还没说完,我开始思绪了一下…
「当然能够实现您的愿望,如何,您的愿望是什么?」恶魔继续问道。
「…首先让我变年轻…对了,我还要变成女人,一个能够跟你外貌能够比拟…我想能够体验女人身体的奥妙…」我开始述说着我的愿望…
我对恶魔说了,给我永远不变的年轻肉体和热情,让我能够尽情追求享乐…还要让我成为一国或是一城之主,统御人民……
「只要能实现这些愿望,我可以连灵魂也不要」我双眼看着恶魔说道…
「是吗,不过我得再次提醒您,并不是灵魂,而是魂灵…是完完整整的魂灵」恶魔轻笑的解说道。
「有差吗?算了,那应该也是死后的事了,就先这么做吧?」我懒的理会恶魔的解说,继续说道:「当我打从心底说出我很满足时,你就可以马上带走我的魂灵,等我因喜悦而灭亡时,你的任务也结束了」
「我明白了…那我们先来订契约吧!」恶魔说完,突然开始脱了衣服…
「你要做什么?」我疑惑道。
「嗯哼…这是我们魅魔跟男人订契约的方式」
「真是可笑…我都老成这样了,何来的体力?」我呵呵的大笑了两声的对着恶魔说道。
「这点您并不用担心…」恶魔说完,我感到我的下体逐渐膨胀了起来,这感觉…多年以来已经没有这种体验了!
「这是…?」
「在下用了点法力而已…来吧…跟我好好的做完一场,契约就成立了」恶魔用着充满吸引力的声音让我不自觉的靠近了她…
我感觉我的下体肿胀难受,很想要好好的发泄一下…
看着恶魔那充满魔力与魔性胴体…那火辣的魔鬼身材的确令我雄风再起,那对充满魅力的不大不小的乳房似乎在呼唤我的双手去揉虐…
我禁不起恶魔的诱惑,伸出了我的双手去抚摸了那乳房…好柔软,天啊……我快着迷了,我年轻的时候也曾经风流过两三次,却从未摸过这种柔软度弹性这么好的胸部…
我的衣物裤子被恶魔用双手给解了开来,我们两个现在是裸体相见…
我站在恶魔的面前继续抚摸的她的肉体,恶魔慢慢蹲下将我的阴茎用口给缓缓含了进去…
「…啊…」我情不自禁叫了一声…这感觉好奇妙啊…从龟头处的地方有股热热的暖流之气包围着…
突然之间,我感觉到恶魔似乎用舌头将我的肉根整根给包的紧紧的,然后头上下慢慢的移动…这种舌技人类绝对做不到…
「这样子就够湿润了,来吧…请插入我这里,当你性爱到高潮的时候,就是契约完成的时刻」恶魔用屁股坐在我的书桌上,然后双腿大开用双手将她的私处那里的称开…
我看到粉红色的肉穴分泌着花蜜…感觉就像是含苞待放…
「该不会还是处女……?」我疑惑了问了一下。
「虽然我们恶魔并没有处女之分,请放心吧,我们的肉体绝对比处女还要完美,而且并不会让您染病」恶魔淫笑道。
「哦哦…」我抓着十八公分长的阴茎,对准了她的穴口,然后慢慢的插了进去…
「啊啊…对,就是那样…啊…」恶魔欢愉的说道。
我的龟头感觉有股吸力被吸了进去,包的好紧…里面好热好湿啊…怎么…会这么的舒服?
没想到,跟恶魔造爱却有着完全没感受过的性爱过程…
恶魔的腔穴内绝对是个名器…当我整根插入到底的时候,我的阴茎感觉话要化开了,里面的又温又软,且又不会因为太紧而无法抽插…
「嗯……」恶魔用着她的舌头舔着左手,那动作实在是令人遐想…令我不自觉的加快速度。
我觉得恶魔的阴道实在是太美妙了…居然会是这么的舒服…
我们做了将近十分钟…我感觉我的阴茎快要爆发了…
「要…要出来了」我以一秒钟抽插三次的速度说道。
「恩啊…呀……快出来吧…啊………」恶魔的淫声浪叫,让我的性欲一次爆发出来…
「哦!」我将我的精液给完完全全的射进她的穴道口内,我的阴茎被包的好紧好紧,肉壁一直在收缩着…
「…啊…里面好热好涨啊……对…就是这样……契约完成了…呼呀…啊…」恶魔一边气喘一边说道。
我则是慢慢的拔出我的阴茎,然后看着恶魔的穴道,慢慢的拨弄了一下…
「啊…」恶魔娇喘了一声,但是似乎没有反抗阻止我。
「…」我伸出的右手手指插入进去,将里面的精液给挖了出来…然后看着穴口缓缓流出些许乳白色液体…
「呼…恩…好了,别玩了,这样契约就成立了」恶魔突然站在地上正经道…而我也收手看着恶魔。
「有生之年还能够跟一个年轻貌美的女性肉体做爱,真是难得…」我赞叹道。
「嗯哼哼…您还不错,没有像之前几个傻瓜说因此而满足…」恶魔掩嘴的邪笑道。
「…」
恶魔突然跪右膝呈矮蹲姿低头说道:「主人,容我再次向您问候,在下梅丝尔.费蕾特,从现在起,就是您的仆人」
梅丝尔说完又伸出右手,手掌凭空冒出一小器皿,外观亮丽的小容器里面有着蓝色液体,液体上面有着一盏蓝色的小火焰正在燃烧着。
「首先…喝下这个灵药之后,您就能返老还童…且将会是变的跟我一样美丽的女性…」
「…」我伸手将这器皿拿了过来,看着这奇怪的液体…
「喝吧…您将得到永远的青春…」梅丝尔用着那令人无法抗拒的言语,令我着魔般的缓缓喝了下去…
「呜…呜呜啊……」一喝完的瞬间,我感受到全身的肌肉感到剧烈疼痛,心脏似乎也快要因此而停止跳动,呼吸也变的混乱…
这种痛苦过了约一分钟后…我才感觉到我身体似乎没这么痛了,当我注意到时,我的胸部前面多了一对女性拥有的乳房…
「啊!…这是…?」我双手摸向了这乳房,这…连我的双手也是如此的白皙…那手指好白啊…似乎弱不禁风的样子…
「主人,您已经是一个既漂亮又美丽的女性了」梅丝尔在一旁说道。
「我想看看我现在的样子」这声音…相当的美妙,跟梅丝尔不同的是…我现在的声音很清纯。
「好的主人」梅丝尔施展了一个法术,我的面前出现了一面等身的镜子…
我看到镜中人大约是个十六岁的少女,没想到我居然会变成一个豆蔻年华的年纪,那小巧的胸部令人为之着迷…整个身材比例近乎完美…
就跟梅丝尔的身材接近…那纤细的腰身,私处有些许稀疏柔软的金色阴毛,白皙的玉足跟令人着迷的双腿…加上那一头金色长发及腰,啊…简直就像是女神呀…
「到街上去看看吧,体会您的年轻…您现在这副身体无论有无性爱,过完第二日,将会恢复处女,也就是说,永远都是处女的姿态,且看到您的男性,一定会对您产生情欲,并甘心成为您的俘虏,再来…就看您自己的造化了」
梅丝尔说完,随即身体慢慢的消失,连梅丝尔脱去的衣物也跟着一并不见,但我见到我的桌子上留下了女性专用的服饰跟衣物…看来是为我留下的…
这是…我看着桌上这件佯装,一边研究着…
我早料想到女性的服装穿起来确实是有些麻烦,依照我多年的研究经验,服饰的研究也不差…
本来的衣服照理说还有紧身衣,不过因为没有Size的大小之分,穿便起来有些不舒适,好在梅丝尔似乎选用了最新的研发,束胸以及束腹带…
这种设计是经过设计师们的巧艺,样式也比较简单…
我将这佯装给穿戴了起来,当我穿好之后,已经花费了近一小时的时间,一个人穿戴相当的麻烦…怪不得女人出门总是要花很多的时间…
对了,我那烧瓶中的人造人少年,他从头到尾都在一直趴在那…就像个睡美人般的静静趴在那。
我翻了他的身体,他是拥有一副完美的躯体,皮肤洁净到像是刚出生的婴儿圆滑…摸了爱不释手,可是…他并没有男性的生殖器官。
一开始我跟他对话,他总是说不出话来…似乎是对这世界上的认知是零。
于是我花了将近半天的时间交他基本会话,然后还有交他如何用膳…以及基本常识。
对了,现在我的名子叫做洛丝特.菲琳娜,而那人造人少年叫做卡多亚.伦泰洛。
当晚,我盥洗的时候,用着热水缓缓冲着这软弱的身体…这身体的曲线相当的美妙…呈现S型。
当我摸着我双手的手掌,软弱无骨…手臂纤细而白皙,似乎好像是一折就断…而胸前那可爱的胸部,柔软到不可思议…这就是少女的乳房吗!?
且我还发现到,我的发质异常的好,这一切该归功于梅丝尔的魔力吗?
我慢慢研究着这副新的躯体,也抚摸着女性神秘的三角洲…这种微妙的触感…是当男人不曾拥有过的体验。
这副少女的躯体又刚好介于成年跟未成年之间的区隔,微妙的年龄跟身材,都是完美的……就这样,我在浴室内享受女性之美,自慰了一次…
我用着手指,快速的摩擦着阴蒂,阴蒂很敏感,抚摸的时候相当麻麻养养的,我仔细观察着我那细细的肉缝…相当的漂亮可爱…很完美。
当下体喷出液体的时候,那种感觉真是说不出的快感…
翌日,我拉着卡多亚出门充当马夫。
我对着他说:「切记,你现在的名子叫做卡多亚.伦泰洛,你可以叫我洛丝特小姐」
卡多亚默默的点头,他的表情有些僵硬,实在是看不出来他的情绪…
我穿着恶魔给的这件佯装,坐在马车内中…坐了莫约三十分。对了,另外我衣柜中的衣服通通变成了佯装,似乎也是恶魔的法力造成的…
而卡多亚的衣物我则是叫人替他量身订做衣服,做了约十来套之间。
「卡多亚,就在这里停下吧,你就在这等候我回来」
「…」卡多亚默默的点头默认着。
一下马车,这里就是敦霍商店街道,两旁的街道有着贩卖商在叫喊买卖着,大多数是一些女用饰品。
依我本身学者的剩下财力,这些小东西的价钱都买的起。
我慢慢的走向一个摊贩…对着这年约三十男人说道:「老板,请问这怎么卖?」我用着我的纤纤玉手比着一个蝴蝶造型的小发饰说着。
「啊……这个呀…只要………」老板一边看着我,一边迷惑的说着,可是价钱说不出个所以然…甚至连一旁邻近的摊贩也是用着色色的眼光看着我。
看来,我女性魅力极高…迷惑众生的感觉颇不错的。
「…嗯?」我用着水灵大大的双眼,眨眼看了一下老板,老板似乎浑身抖动了一下…
「这……这东西我想没办法衬托出您的气质…这样实在是太罪过了,这样廉价的东西不能卖给您,但是如果您不嫌弃的话,就送给你吧」
「真的吗?可是我挺喜欢的…既然你说要送给我,那就谢谢了」我微微的笑道。
「啊…不会不会…请慢走…」
于是我用了这招,在这敦霍商店街道搜括了不少饰品…这招真是好用。
就这样一连过了几天,我稍微变化一点技巧,他们又会送东西给我…就这样持续了第四天。
有几个定力较好的似乎开始吃不消我这种买东西不给钱的客人,眼神中似乎开始在盘算着要怎么从我身上讨回来…
我无视掉他们的想法,做回马车走我的路…
当天傍晚,我家中突然有三个男子突然来打扰我家,在我家的门外一直敲门着。
「你们有什么事吗?」我对着他们提问道…我看到他们三个的眼神,有些不大对劲。
「你这Nymph,是不是很想要我们的肉棒?」一个看样子似乎是三人为首的男人说道。
(Nymph:化身为美少女来诱惑男人的妖精。)
「伊德萨,别跟他说废话了,快上吧,我的老二快受不了了」后面的那男人说完冲了近来将我捂住了嘴。
但是我并没有打算要反抗,我依旧很冷静的看待着他们如何对待我。
最后近来的男人,是一个大概二十岁初头的青年,他将门给好好的关上,行为举止相当的温儒。
「温巴狄,等等…这女人似乎不打算反抗的样子」看样子像是三人中的首领对着捂住我嘴的男人说道,而温巴狄就是初次卖我蝴蝶小发饰的那中年男子。
温巴狄长的不高不壮,身材普通,有着咖啡色的一头短卷发。而那叫做伊德萨的男人是个金发男子,年约近四十的样子…
最后一位那看似二十岁的黑直短发的男人,在我逛商店街的印象中,我并没有看过他。
当我的嘴被放开了之后,我缓缓对他们说道:「你们这么做,不怕我叫人来抓你们?不怕我家人在家?」
「你这Nymph少罗唆,迷惑我们一直再做亏本生亿,不从你身上讨点利息回来怎么行?」伊萨德喊道。
「你们想怎么样?要钱的话,我现在就给你们」我无谓的对着他们喊道。
「我们跟踪你两天了,除了你的专用管家之外,你家并没有任何人,所以现在必须要用你的身体来付出点代价」伊萨德说完,冲向我拉扯我的衣服。
「住手!我的衣服不准你们撕破!我会自己脱!」我对着伊萨德怒喊道。
「哼哼,那你就快给我脱下,我们要将你连本带利的讨回来」
当我脱的一丝不挂时,那伊萨德以及温巴狄也都脱的精光,直接开始对我乱来。
温巴狄直接将我推倒在地上,然后将我的双腿掰开,试图将他的阴茎直接插入。
「不可以这样…我会痛」我用着哀求的声音说道,这声音几乎是所有男人无法抵抗的美声。
稚气未脱的声音哀求着他们,他们的兽欲似乎更加的狂野。
「我管你的」温巴狄说完,直接插入到我的肉穴之内。
「哎呀!痛啊!」这突如其来的突刺,让我无法适应体内那种触感…
该怎么说,女人做爱原来一开始是这么的痛苦…腹部那种肿胀撕裂感令人难过,且那阴茎跟龟头在我穴道内摩擦的感觉让我非常的痛。
「恩~真是爽呀,嘿嘿…果然是处女,流血了」温巴狄邪笑道,似乎是捅了我肉穴几下之后,看到他的肉棒沾到了鲜血。
「很痛啊…」我双眼不知何时流下了泪水,就这么的顺腮而下…
「…这小妖精…到现在还在魅惑男人?」温巴狄说完,又用力的捅了我的私处,我的阴道内被称的好开,从来没有东西进来过的肉壁,难以吃消…
温巴狄的肉棒似乎快二十公分去,每次都顶到我的阴道深处,我子宫口一直被顶到…
「这小妖精的淫穴比我老婆好上百倍啊,伊萨德等等你也要来尝尝看」温巴狄兴奋的转头对站在一旁的伊萨德说道。
「不用…你先把他抱好,让他骑在你身上」伊萨德邪笑说着。
难道是…!?我想要挣扎,可是我的双腿无力…被插入居然是这么的无力感?
「哎呀…这样好痛啊…」温巴狄用力的抱着我的细腰,不让我逃跑,而萨伊德用双手把我的背压住,将那早已勃起的肉棒对准了我屁股后面的洞…
「那里不行呀!不行……啊!!」我话还没说完,萨伊德那肉棒就探头进来了…
「哦哦…」萨伊德舒适的叫着。
「呜啊…好痛啊…你们快住手,这样会弄死我的呀……」我的肛门好痛!这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唔…被称的好开,那肉棒好烫呀!
我忍痛流泪喊道,可是越是这样哀求他们越是肆虐着我的肉穴跟肛门。
「我操死你这小荡妇!」温巴狄的腰顶弄着我的花心内,每顶一次,我的子宫口就感到一团又肿又大炽热物在燃烧着。
阴道内被充实的满满的,就连直肠内也是…
「唉啊啊…呀啊啊…好痛呀!求求你们…快住手!」我开始大喊着,但是他们越听肉体却越是疯狂扭动着。
这姿势以及那抽插动作,我的腹部以及直肠被塞的好满,我被他们操的泪流满面,他们却越是得意…
直到我感觉到他们的龟头似乎越来越发烫…我知道他们要射了,于是我也开始加速我臀部的扭动速度,好提早这痛苦的体验。
虽然很痛,可是没办法…
「这小妖精,嘴巴喊不要,淫穴却这么爱吃肉棒?」温巴狄用着粗言粗语的口气说道。
「不…不是这样的…」我连忙否认道,没想到弄巧成拙,被误认为荡妇…
「哼,口是心非!」萨伊德喊道,开始肆意扭动着腰部,用力抽插着我的肛门…我的肛门火辣辣的感觉又出现了。
我的阴道跟肛门内被两根滚烫的肉棒抽插,就这样持续了似乎是十分钟之间,我下体内感到一股奇怪的酥麻感袭击而上…
「…呀啊,快停下来…!我下面…啊……有奇怪的感觉啊!快停!…」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可是又觉得很不想要停…
虽然我嘴巴是那样说,可是我的臀却不自主的摇摆了起来…
「唔哦…哦,好紧…老二快溶化了!」温巴狄喊道,腰突然挺的直直的…我的肉穴内突然有股烫的异常的液体喷洒而出…
「…啊~~呀~~……」我被这股滚烫的激流喷射着,这液体好烫…一直持续着激射在我的子宫口内…那液体抵触在我的穴道内之中…
我无力趴在温巴狄的身上,而我的肛门还在萨伊德被抽插之中…
「啊…啊……恩……」我开始不知不觉的浪叫着…这感觉是男人没感觉过的…两个洞口一同被插入…
「啊!要去啦!」萨伊德一喊完之后,我的直肠内被喷射出沸腾的液体…这液体让我的直肠内好充实…好暖啊…
「唔…恩……呀啊……」萨伊德的射精我不自主的淫叫了几声…我现在全身发烫着…好热…
我们的姿势一直维持着这样,而萨伊德则是后退倒坐在地上…我感到我的屁股开始在流精…
过了一阵子之后…
「哇啊!怎么会这样啊!?」躺在地上的温巴狄突然喊道,然后将我给轻推了开来,让我坐在了地上,而我的阴道内开始有股液体缓缓流出洞口外。
「唔…恩?啊…我们怎么会干这种事!?」萨伊德似乎也瞬间清醒了,自问自答道。
「…唔……」我卧在地上看着他们那种表情,似乎是因犯了滔天大错而慌张不已。
「这位姑娘,很抱歉我们居然会做出这种事,我是有老婆的人,你千万不要去告密啊…」温巴狄跪在地上哀求道。
此时我心想着:『恩?怎么他们前后差别这么大?莫非…这也是梅丝尔的力量吗?』
「这位小姐真的很对不起,没想到我们居然兽心大发…我们会想办法补偿给您的…」萨伊德此时也诚恳的求饶着…
「……算了…我不计较你们对我的行为,我的名子叫做洛丝特.菲琳娜」
「感谢洛丝特小姐的大发慈悲…我们日后将会赔偿给您的…」萨伊德说完之后,匆忙的穿好衣服,而温巴狄也是跟着照做。
「不是还有一位少年吗?」我突然想起一开始不是三个人吗,怎么另一个人一直无动于衷?
「没有呀…只有我们两个…」萨伊德纳闷的说道,看样子是不知情的样子…
「怎么会?那位少年还帮你们关门耶?」我再度求证说道。
「温巴狄,您来的时候有见到第三个人吗?」萨伊德一边穿着衣服一边转头问着温巴狄。
「并没有啊…」温巴狄摸了一下自己的后脑门说道。
「…难道说…是她?」此时我心想着,该不会是梅丝尔的诡计?
「…洛丝特小姐,我们还有要紧的事要忙,我们……」萨伊德用着疑惑的语气慢慢的问着…
「你们走吧…」
「感谢洛丝特小姐…那我们就先走了…以后如果有事,可以来找我们来帮忙…」
两人就这么匆忙的从离去,门被匆被匆忙忙的给关了起来…现在似乎已经快接近七点了。
此时卡多亚出现在二楼的楼梯扶手一旁,用着迷惑的眼神看着我。
「…卡多亚,下来吧」
「…」卡多亚很听话,就这么的下来了。
「吻我,卡多亚」
「?」卡多亚不了解我的意思,用着那人畜无害又无辜的大眼看着我…
「…唉…」我轻摇了头,对着卡多亚的唇轻吻了下去,随后开始热吻,越吻越热烈…最后还将舌头给放进他的口腔内之中。
「…」卡多亚也渐渐的习惯我的吻…
随后我慢慢的离开他的嘴唇,我的唇跟他的唇之间牵了口水丝…
「这就是吻…懂了没?」我对着卡多亚轻声细语的说道。
卡多亚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那么…我现在要你吻我这里…」我用着双手称开我下面的阴道,精液已经流出一大半在地上了了,我示意要他的头靠过来吻我的音唇。
卡多亚慢慢的靠近我的下体,他的呼吸轻轻的抵触在我的阴唇上…让我开始有些搔养…
「吻下去吧」我将他的头轻抓着靠了过来,然后他的嘴唇处碰到我的阴唇…啊…这感觉…
「卡多亚,用你的舌头深进去舔,并且用你的手揉我的这里」我抓着卡多亚的右手,让他的食指跟中指触碰在我的阴蒂上。
卡多亚真的非常的听话,我说什么他就照着做…也不会反抗我…
「对…就是这样,很好…啊……恩……对,就是那里…继续…啊恩……恩……啊…咿…唔…咿呜」
我阴道开始慢慢的酥麻起来,卡多亚的舌头在里面绕晃着,很是舒服…加上卡多亚的手指一直不停的玩弄着我的阴蒂…
就这样弄了三分钟,我突然有股尿意席卷而来…
「恩……快,在快些!卡多亚…啊…啊快出来了…啊…继续,不要停……」我呼吸越来越急促,卡多亚也相当的配合…
过了大盖五秒…我的双腿开始轻度筋挛…「啊……啊咿啊…呀啊……」随后我的阴唇开始喷出清白色水柱…
卡多亚则是被喷的满脸都是…
「啊…呀……卡多亚,继续…不要停,快…快让我继续爽啊…」这感觉…比自己来的时候还要来的激烈…
卡多亚一直持续着弄着,让我的水柱一直喷洒在他的脸庞上…
「呼啊…快停…我受…不了了,快飞…起来了啊……」我感觉我的意识开始越来越集中在下体,且越来越朦胧…脑筋一片空白。
可是卡多亚却不停下来,居然一直玩弄着我的阴唇与阴蒂…怎么会这样,突然不听我的指挥?
「呀阿…停…停啊!……卡多…亚…停停下…来…」我双腿筋挛到难以控制,想要夹住他的头示意不要他在继续。
可是我的双脚根本出不了什么力,一直在那胡乱抖动着…
「哇呀…呀啊…恩咿咿咿…停……呀阿阿…咿咿恩…我腿…呼呀…抽筋……」
卡多亚持续的操弄着我的阴蒂,此时我的阴蒂过度敏感,轻轻碰一下就浑身不对劲…
「…呀…停下…哇……咿呀…」不管我怎么说,卡多亚就是不停下来…我开始挣扎着身体…
但是身体很难操控…我脑筋越来越模糊,下体舒服到这样…逐渐的…意识消失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卡多亚坐在我旁边一直观望着我,而我则是慢慢的爬起身子,看到我下面的地板湿了一大片的水渍…
「…卡多亚,这些水都是我喷出来的吗?」看到这些水,我第一句话不是责备卡多亚,而是问他问题。
「是的,洛丝特小姐」卡多亚用着平稳的口气。
我也无心再责备卡多亚,叫他去浴室准备热水,当卡多亚去弄热水的时候,我开始回想着那高潮美妙的感觉…
想到这,我又不自觉的摸向阴蒂…似乎又有点湿了?可是阴蒂异常敏感,自己抚摸根本就摸不下去…而且阴道内总觉得很空虚…
可惜卡多亚并没有阴茎…当卡多亚准备好之后,于是我便缓缓的走向浴室,用着热水慢慢冲洗身体…
自从那次经验之后,我都只有用自慰满足身体,我很想叫卡多亚帮我,可是我怕他像上次一样失控不听指挥。
可是他弄得又让我很舒服…让我又爱又恨…可惜卡多亚并没有生殖器官,不然他应该会很温和的对待我,然后温柔的跟我造爱…
每当我外出的时候当我看到男人的眼神,都是那种露出渴望想把我吃掉的表情…于是我便少于出门…但也不至于足不出门。
就在偶然有一次…某天的下午,我叫卡多亚用马车戴我出门到外闲逛…
就这样逛了一小时之久,接近了傍晚,正裕打算叫卡多亚折返回家时,我从车窗内发现到一名可爱的金长发少女穿着莲澎裙正在缓缓走路着。
心想着:「多么美丽的女孩呀,彷佛不食人间烟火似的存在,竟有如此美丽的清秀佳人…」
「卡多亚,这里停下吧」我对着车夫窗轻喊道。
马车缓缓的停了下下来,我下了马车,对着那女孩背后喊道:「那位小姐,请等一下,恕我打扰一下」
「咦?」那女孩停了脚步往后瞧了一下,似乎对我的美貌也感到很吃惊…
「女性独自走到街上难免引人侧目,你可以跟我一起坐在马车内,让我护送你回家」我释出善意的对她微笑道。
这女孩相貌相当的清纯可人,那樱桃小口忍不住令人想要轻咬一口…
「咦…那个……我……不…不用了,我…可以自己回去…」女孩的声音相当的美妙,年龄跟我外观形象接近…是个清纯的女孩…
此刻我心想着:『真是端庄的女孩啊』
我慢慢的跟着那女孩,直到她进入了一栋两层式的白色建筑物,看样子是个大家闺秀。
「主人,您似乎很中意那女孩」我背后突然传来一道声音。
「梅丝尔!?你怎么会在这里?」我一转头,见到梅丝尔穿着当初初次见面的服装,似乎是一如往常的样子…
「在下会像影子般随时在您的身边伺候」梅丝尔微微的魅笑道。
「唔…我看是随时被偷窥吧…」
「…主人,要不要偷窥看看?为了更了解那名女孩…」
「……」我犹豫思考了一会…但梅丝尔似乎看透我的想法…
「请穿上这件披风…只要穿上它,您就能隐形」梅丝尔将他身后披风给拿了下来,那是一件里红色外黑色的披风…
「…是吗,谢谢你了,梅丝尔」
我披上了披风之后,梅丝尔便也消失了,我不理会她,我悄悄的走进这房子的后院内,然后绕进了屋子…
我见了那女孩一脸不情愿又无奈的走在一楼大厅,此时有位女侍走了过来说道:「小姐,弗汀格少爷请您过去找他」
女孩闭着眼无奈的应答道:「嗯……我知道了」
女孩缓缓的走向二楼上方,缓缓的走进二楼长廊右边数过去的第三间房间,“叩─叩─”女孩敲了门。
「进来!」门内有个男人喊了一声。
「弗汀格,我回来了」女孩对着那男人请安了一下,姿势相当的优雅…
「玛安丽,我等你好久了」弗汀格长的并不是很英俊,但倒也不至于奇貌不杨,可以说是非常的普通。
弗汀格缓缓站了起来,靠近了玛安丽,开始对她毛手毛脚说道:「我心爱的人啊…」
「啊…不……不可以!我们之间的关系……要是被神知道了怎么办?」玛安丽哀求道…
「在神话里不是也有近亲结婚的神吗?他们一定会祝福我们的!」弗汀格反驳道,但是口说的是这样,手却是相当的不安分,乱摸玛安丽的身体。
弗汀格将玛安丽推倒在沙发椅上,让她趴在上面,并将她的裙子给掀了开来,然后将自己的裤子给解开…
「玛安丽,我爱你啊!」弗汀格将自己可恶的污秽物插入在玛安丽的私处…一边喊着。
「……不行呀……」虽然玛安丽口喊着不要,可是身体却没有反抗…怎么会这样呢?
『居然有这种事,这女孩竟是这种人的禁脔…』我于心不忍的想道,看不下去了…随后离开了此地,叫卡多亚把我载回到家中…
翌日──
再同一个时间点跟同一个地方,我特地的等那女孩出现…等了大概三十分钟,那女孩果然出现了。
我假装巧遇然后前去跟她打招呼:「您好呀,昨天是我太冒昧了」我微笑道。
「咦?啊…你是昨天的……」女孩疑惑了一下,可是不知道我的名叫什么。
「失礼了,瞧我这记性,我叫做洛丝特.菲琳娜…」
「您好…我是玛安丽,范洛劳亚米」
就这样玛安丽被我给邀请到马车内,我们就这样坐在马车内中,往再郊外开始移动。
「哦?…您在全国各地旅行吗?」玛安丽坐在我一旁问道。
「是的…既然要盖房子,就要选择一个最美丽的地方」我对玛安丽谎称说我是一位旅人。
「真令人羡慕…」
「如何?要不要和我一起旅行?没有比和你这样的美女一起旅行更幸福的事情了」我对着玛安丽是放着一个令人安心的微笑。
而玛安丽则是脸稍微变红的低下头…说道:「怎么会呢…你比我还美丽呀…」
「…呵呵,不会的…我觉得你的美丽犹如星空中璀璨的一颗星…」我开始慢慢的夸奖着…不过玛安丽脸慢慢的黯淡下来。
「…我也想一起去…不过那是不可能的,因为我哥哥是不会答应的……」玛安丽没落的说道。
「怎么说呢?」
「我的双亲再我小时后就去世了…所以我依附继承遗产的哥哥生活,我一定要服从哥哥的命令,如果我背叛哥哥,他一定不会放过我的」
「人类本来就应该是自由的…所以你有去旅行的自由,也有恋爱的自由…」我慢慢的说着理由,让她能够打从心底建立起反抗心态。
我对着她用着含情脉脉的眼神说道:「我希望能守护你,请你成为我的恋人吧……」
「…啊,洛丝特…」玛安丽开心了一下…我则是慢慢的用手扶起她的下巴,让她的嘴唇抬起来…我们就这样接吻了。
之后,我送她回到住处…
就这样日复一日,我跟她的界线就只停在接吻状态…
某天的半夜,我拉着卡多亚驾驭马车带我到玛安丽的住所,然后在她家的后花园小庭子幽会,我打算今天带她私奔…连同卡多亚也是。
我在这凉亭等了大概三分钟,我见到玛安丽穿着薄薄的睡衣右手拎着一个灯笼慢慢走了过来。
「洛丝特」玛安丽见到我喜道。
一见面,我就对她说:「玛安丽,我好想见你」我右手抚摸了一下她的脸庞。
「我也是,洛丝特…」我俩深情款款的对视着,于是情不自禁的互相拥抱了起来,开始热吻着。
我将她那睡衣慢慢的拭去,她那娇小可爱的乳房呈现在我的眼前,我双手慢慢的抓拢着她的双峰…慢慢的玩起她的樱桃…真是太可爱了…
「啊…啊…洛丝特…」玛安丽一边娇喘一边喊着我的名子。
我开始对着她的身体吻着,吻遍了她的脖子以及樱桃…
「啊…我好幸福,能被你如此深爱的…」玛安丽闭着眼愉欢道。
「竟然有这种事情!」突然一个男人的声音喊道。
我转头一看,糟了,是玛安丽她的哥哥弗汀格…
「玛安丽背叛了我!要不是这次练剑术练太晚刚好被我碰到,我还不知道你居然跟一个女人私通!?」弗汀格怒喊道。
「哼…跟个女人私通又怎么样?」我邪魅的对弗汀格笑了一下…
「啊…!你…」弗汀格似乎对我的相貌有所动摇。
「…洛丝特!…」玛安丽摇了一下我的身体,示意要我别说了。
「我不会放过她的!」弗汀格说完,跑了过来并且举起右手将他的细剑刺了过来。
「哥哥!」玛安丽恐慌了叫了一声。
我也讶异了一下,没想到他就这么跑了过来要杀我们?就当我犹豫了一下时,弗汀格已经离我们四步近了。
“噗咻!”一声因被细剑刺穿的肉声响撤的发出来。
「啊!」我惊讶道。
「什…什么!?」弗汀格也讶异了一下,因为他刺中了梅丝尔。
「梅丝尔!?」我无意识大喊了一下她的名子。
「反射之束缚!……嘿嘿嘿!哈哈哈哈!弗汀格,你仔细看清楚!看你究竟刺杀了谁!?」梅丝尔讥笑的大喊道,梅丝尔讥笑的同时,那上下牙齿竟然是如此的尖锐…
「这是………?怎么会…?」弗盯格看了一下剑身,居然是扎扎实实刺进自己的心脏…
「哥……哥哥!?」玛安丽恐慌的大叫着。
弗汀格无力的倒跪在地,有气无力的说道:「她…她们是恶魔……玛安丽…」说完后,连眼都没眨的就断气了…
「怎……怎么会这样!?弗汀格哥哥!」玛安丽因惊吓过度瞳孔缩小的尖叫道。
「主人!我们先离开这里吧!」梅丝尔将我给硬是拉走…
「等…等一下!玛安丽!」我感觉似乎被梅丝尔给连人带拉的飞了起来,我看着地面上的玛安丽…离玛安丽越来越远…
「玛安丽!!!」我不死心的对着玛安丽大喊道。
「啊…怎么会……洛丝特她竟然是恶魔……!」我看着玛安丽因不安彷徨流下的双痕眼泪…再度大喊了一声:「玛安丽!……」
一个女侍拿着一盏蜡烛走了过去,对着玛安丽问道:「小姐,怎么了?」
随后又传来一声尖叫:「啊!!弗汀格少爷!」
梅丝尔将我带到卡多亚的马车处,然后施展了特殊的法力让马车开始腾空飞起…
我则是跟卡多亚和梅丝尔坐在马车内…不知这时间过了多久?或许才十分钟,也有可能是一小时了?
「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里?」我疑惑的对着梅丝尔问道。
「……到罗布峰山脉的魔物宫殿…」梅丝尔安然的闭着眼回答着我的问题,突然又睁开了眼睛微笑道:「您就在那里暂时休息一阵子吧」
那里似乎不是这大陆的山脉,难道是恶魔居住的地方……?
当我到达这宫殿时,那是一座宏伟的城堡…
里面应有尽有,从俊男美女的小恶魔们都有,并且服侍的我相当舒适…可是我不想过这种没有佳人在旁的生活。
不知道就这样过了多久…
某天,有召一日,我独自坐在沙发上用高脚杯品尝着红酒自言自语道:「从那之后又过了多久…?在这里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玛安丽到底怎么了?」
突然我眼前有一大块的镜子慢慢的浮现出影像…
「咦…这…这是!?」这影像是是玛安丽…她全身赤裸的趴在一个暗无天日且又肮脏的地板上。
我看着她的躯体浑身消瘦,有点不成人形,而且加上伤痕累累的皮鞭伤痕…
「怎么回事!?玛安丽竟然会在牢里?」我讶异的站起身子大喊道。
「这是能够照出现实的魔女之镜,她背负杀死兄长的罪名」梅丝尔看着镜子站在一旁双手叉在胸前说道。
「梅丝尔…!?这样太残忍了…她从头到尾明明就没有作坏事……!」我气愤的咬牙切齿说道。
「可恶!不能让她遭受这种待遇!我要去救她!梅丝尔,你马上带我去救她!卡多亚就先留在这吧!」我对着梅丝尔大吼道。
「好的,主人」
地下牢狱长廊内──
「玛安丽…!」我双手抓住铁栏杆,有种冲动想要将她拥抱在身旁好好呵护着…我的鼻子突然一酸,眼泪直接滴落下来。
梅丝尔则是默默的待再我的一旁看着。
玛安丽趴在那赃兮兮地板上,听到了我的声音,似乎连眼皮都很难睁开…
「好可怜…全身是伤,是拷问时留下的吗…?」我激动的喊着。
「我来救你了!趁守卫睡着的时候离开这里吧!我们这次能一起去旅行了!」我稍微试着让微笑着,可是却是一直哭着…我感觉到玛安丽的生命似乎正在燃烧殆尽…
「…好高兴…你来看我了…可是不行,如果逃走了…我一辈子…都是逃犯…」玛安丽有气却无力的说话着,这让我好心疼…好心疼…
「…」
「而且……你和恶魔为伍…我不能跟你走…」玛安丽越说越小声…说完,又闭上了眼睛…
「玛安丽!?」
「主啊…我把我的生命交给…您…了…」玛安丽的脸庞很安祥…她…安眠了…
「……玛…玛安丽…!」我哽塞道,双腿跪倒在铁栏杆面前…
「玛安丽!」我奋力的嘶吼道…
「是谁在那里!?」突然一个男人的声音从牢狱长廊另一边传来…
「是守卫来了,主人快走吧!」梅丝尔拖着我的身躯,穿越了一个奇怪的空间之后,回到了我家中那黯淡无光的书房内…
我坐在人工皮椅上,双手手肘抵在书桌上,双手抱着头懊恼的叹道:「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我深呼吸闭着眼对着自己说道:「虽然我实现了一个愿望…可是却因此害死玛安丽………都是因为我和恶魔订下契约…」
梅丝尔一直站在我身旁,但是却一直是面无表情…
「神啊…求求您…把她的魂灵接引到天国去吧!她是如此善良的孩子…不过…神会听和恶魔订下契约的人的愿望吗?」我双手合十的祈祷着,双眼流下了许多眼泪…
沉默了一会后…我拿起那一个小瓶罐装的药水,这是我当初开发出来的毒药…我顺势拔起了软木塞…说道:「玛安丽…原谅我」说完做势要一饮而下。
「请等一下!主人!」梅丝尔突然在一旁喝阻道。
我斜眼看了一下梅丝尔…
「女人多如天上繁星,只要您愿意,女王或者是最高崇位的女神…您都能得到啊!」梅丝尔对着我大喊道。
「如今说这么多有什么用?…只有玛安丽是我的一切…」说完我便用力的一饮,说道:「梅丝尔,再见了…」
「主…主人!」
我感觉似乎沉睡了过去…阖眼之前我看到梅丝尔那惊讶的眼神…
梅丝尔似乎很焦急的再我一旁自言自语……「怎么会这样!……不过…应该还来得及…」
我逐渐朦胧起来,景物一变漆黑,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听不到…什么都摸不到…什么都……对……什么都……
「咦…恩?这里是…?」当我醒来的时候,我位在于一个高耸的城堡王都顶端,我坐在后了望景点上鸟瞰下面景观…
「洛丝特女王陛下,您醒了吗?」一旁有着美丽的女侍从,身穿着皇宫女侍服…身材矫好,面貌犹如天使…
「啊…多么美丽的景色…这里是神之国度吗」我看着日落黄昏,底下的建筑井然有序的建造好排放着…天空的云彩被染成金黄色…
「这里是您的国家」女侍从微笑轻声说道。
「我的…国家?」
「您忘记了吗?您用您的智慧,拯救身处绝境的皇帝与王国」女侍从轻声解说道。
「…对了…好像是这样…是我平复了叛乱,皇帝为了奖励我的胜利,所赐予我的土地……」我看着这动人的景象一边说道…
「我填平海岸、建造庭园、还盖了雄伟的宫殿与城堡……」我慢慢的回忆着…脑海中有着这些回忆。
「是啊,因为您是伟大的洛丝特女王陛下」
「我还嫁给了天神宙斯,生了儿子跟女儿们…回首前尘…我经历过许多事…数十年的岁月却如一瞬间般的流逝…」我对着自己微笑赞叹道。
「啊…美丽的一刻停止吧……我现在打从心底感到满足……」我看着这美丽的景色赞叹说道。
「………主人……」一旁的女侍从忽然对我的称呼改掉,那语气突然有种厌恶感…
「咦…!?」周边的景物突然瞬间变成黑色的,我感觉我的身体渐渐往下掉…而且是被人拉着的。
「根据契约,您的魂灵是属于我的了!」梅丝尔突然出现在我身边奸笑说着,原来拉我下去的人就是梅丝尔!
「梅丝尔!一切都是幻影!?你诈欺了我!?」我愤怒的对着梅丝尔咆哮道。
「我让你感到满足是事实啊!」梅丝尔那邪恶的笑容,令我不禁害怕了起来…
突然一道白色的光芒渗透了这黑色空间…这白色光芒好温暖……
「啊!这…这道光芒是…?怎么可能!」梅丝尔讶异的向上看了一下。
我则也是顺势抬头看向上面,我看到了全身赤裸又对着我微笑的玛安丽……她的背后有着十六尺之间的白色羽翼正在拍动飞翔着…
「…怎么可能被突破了!」梅丝尔不敢置信的喊道,随后开始叫着凄惨的声音。
「哇啊嘎嘎嘎嘎嘎嘎!!!」梅丝尔双手抱着身体惨叫着…然后全身着火的坠落下去…
我的右手被玛安丽用着左手牵引着…她的手好温暖…
我看着玛安丽,原来这世上的一切是虚幻的……奇迹却也在此发生,天使…将带领我走向永恒……
洛仕特的书房——
「洛仕特博士…?不在吗?我是您的学生瑞克恩」一个年轻男人敲了敲门,门内一直没有回应着…
「打扰了…」门缓缓的被推了开来,瑞克恩赫然发现洛仕特趴卧在书桌面前,那苍老的面孔以及那以往的银白头发覆盖在脸庞上…
而书桌上有着散乱的文件和一瓶空的小玻璃瓶跟软木塞…而书架上有一个烧瓶是破掉的…似乎是有什么东西从内膨胀而破裂…
瑞克恩看了一眼…却也没因此而大惊小怪……
「……看来梅丝尔失败了的样子呢,亏她还是上级恶魔,回去得好好的嘲笑她,哈哈哈…」瑞克恩大笑道…随后扬长而去…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分类

版权声明

本站内容多为转载,由于部分文章年份较早,难以查清具体版权信息,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在相关文章后留言或发邮件至lvlili5201314@gmail.com

博客状态

  • 11,355,330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