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的旅途


转载自hkcdfamily论坛,rainstone

由于工作的原因我经常出差,有时要好几个星期。回家后还要做积攒了一堆的家务。所以我只有很少的时间花在我的爱好上。我有 个说不出口的爱好,就是把自己打扮成一个女人。这件事需要许多的时间和精力,但是当我沉醉在装扮自己,化妆、戴假发、穿戴我的饰品、还有做指甲的时候,我 觉得没有什么能比得上做这些事。我希望这样度过我的每一天。当然这一切都为社会所不耻。所以我一直小心地保守着自己的秘密,并且只在家里满足自己的爱好。

可是随着自己的欲望越来越强烈,我还是决定把我的爱好升级到一个全新的水平。我想带着我的一些装扮的东西和我一起出差。这将带给我新的刺激和兴奋。机场的 安检也许会在我的行李里翻出女性的内衣。酒店的服务员也许会在我正在化妆的时候闯进来。也许我还可以穿着女装外出。这些念头撩拨着我的心,让我浑身发烫。

不久,领导安排我去东南亚某国出差。在一个为期两周的行程中,我有机会在异国他乡开始自己的冒险。

虽然我很紧张,但这次飞行平安无事,办理通关也很顺利。我打了一辆出租车到我的酒店,完成登记。来到我的房间去了。我急切地打开行李,找到我的宝贝。今天是星期六,工作周一才开始。我有一天的时间可以自由支配。我想穿着女装度过这些时间。

我开始忙碌,我太兴奋了。先是进浴室仔细地清洁。然后穿上我最中意的内衣和裙子。这些都是我网购来的宝贝。然后坐在梳妆台前开始化妆。两个小时后所有事情 都做完了。镜子中出现了另一个不同的我。一张标准的瓜子脸,长长的睫毛下是一双微微上挑的凤眼,笔直的鼻梁,饱满诱人的双唇涂着猩红的唇膏。我看着镜子里 的自己满意地笑了。在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像一个真正的女孩。

兴奋慢慢过去,我感到自己真的累了。我在床上躺下,打开了电视,看着看着就不知不觉地睡着了。睡梦中我突然听见开门的声音,我被惊醒了。我看到一个女服务员和一名警察走了进来。

“小姐,服务员发现你睡在别人的房间,我们的监控没有发现你进入大楼。你是怎么进来的?想要干什么?”警察望着我问道。

我惊呆了!

我开始惊慌失措地用不太流利的英语解释着一切。这个警察接过我的护照,严肃地打量着我。

警察最后摇了摇头,望着可怜巴巴的我说道:“你说的情况我们要核实,而且我怀疑你来我国的目的。我国的法律禁止外国人从事卖淫活动,请跟我走一趟。”他说着,给我带上手铐,粗暴地拉着我的胳膊出了门。我就这样穿过酒店的大厅,不仅戴着手铐,而且打扮得像一个女人!在我的生活中,我从来没有如此狼狈过。

他把我推上警车,打开警笛,车子很快消失在黑暗中。汽车行驶了一个多小时后,在一个普通建筑物的后面停下。这里十分僻静,我看不到任何警察局的标记。

“我们在哪里?” 我不安地问道。 “我想和我国领事馆联系。”

他没有回答,除了发出一个邪恶的笑容。一股寒意登时袭上我的心头。他把我拉下车,带我走向一扇紧闭着的铁门。他按了门铃,对讲机响了,警察用我听不懂的土语说了几句,门就打开了。

门里站着的是一个留着寸头,皮肤黢黑。穿着短裤、背心,身材粗壮的男子。他用淫邪、嘲弄的目光看了看我,然后用土语和那个警察有说有笑的聊了几句。

接下来,我被他们带到地下室的一个有着铁栅栏门的房间。我的手铐被取下,然后被关进这个房间。这是一个十分窄小的房间,只有一张床。门口有一个马桶。房间没有窗户,屋顶的灯一直亮着,找不到开关。

这里是警察局的拘留所吗?我心中不敢肯定。我像是掉进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以前的生活正飞速地离我远去。

我很疲倦,我抱着腿,蜷卧在床上,恐惧和不安笼罩在我心头。我第一次发现自己是那么的无助。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门被打开了。是先前带我进来的那个男人。后面还跟着一个戴着眼睛,身材瘦高的年轻男人。他用中国话对我说:“出来,跟我们走。”

我连忙对他说:“你们是什么人?这里是什么地方?”

“闭嘴!”他冷冷地喝住我。接着两人架起我的胳膊将我带到了楼上的一个房间。这里有点像医院的门诊。房子中间放着一张妇科的诊台。房间里还散发着消毒水的味道。

恐惧再加上委屈,终于在此刻爆发了。”我不要待在这里,放我走。“我大声叫道,转身向门口冲去。

我忘记自己还穿着高跟鞋,一下子重心不稳就摔倒了,那两个人冲上来架住我。我发疯似的又踢又咬。那两个人,把我抱起来,放到那张诊台,迅速地把我的手脚用带子固定好。现在我一动也不能动,两条腿还被屈辱地分开,固定在冰凉的铁架子上。我禁不住开始哭泣。

这时进来一个穿护士装的女人。长得像典型的东南亚女人。她轻蔑地看了看 我,然后轻佻地和那两个男人用土语开着玩笑。我不想在女人面前太丢脸,所以就忍住不哭了。随后她给我做了身体检查,并且抽血化验。并且戴上橡胶手套仔细检 查了我的生殖器和肛门。最后我又被送回原来的房间。由于太疲倦,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第二天,我被带到一间装修豪华的房间。沙发上坐着一个满脸凶悍之色的中年男子,他的脚下一条黑色的狼狗吐着舌头,用冰冷的眼神望着我。那个男子身边是一个脸上带着媚笑,穿着性感暴露的女人。

“老板,人带来了。”眼睛男恭敬地说。

“好,看起来很不错!干净吗?”

“已经检查过了,很干净。”

他们用中国话对答了几句。这不奇怪,因为这里华人很多。看来这个老板是华裔。我已经明白这里决不是警察局。我是被非法拘禁。出于害怕,我一声不吭,低头站在那里。

这个老板站起来,走到我的面前,用手抬起我的下巴,面对着我说:“明白告诉你,这里是人妖妓院。要么在这里当人妖,给我赚钱。要么把你卖到人体黑市上去,被摘肾挖心。你自己看着办”

听了他的话,我的身体像被抽空了一样。我是喜欢扮成女孩子,可是从未想过要放弃自尊把自己变成人妖,别说还要成为供人随意取乐和玩弄的妓女了。

“不,请放过我吧。”我本能地哀求着。

老板猛地用手卡住我的脖子。眼镜男抓住了我的手。在我快要窒息的时候,老板放开了手,然后用肥厚的手掌拍了拍我的脸,对我说:“以后不许对我说不!你会让你成为一个出色的人妖。”

老板对身边那个女人说:“阿凤、交给你了,尽快把他调教好。”

那个女人娇滴滴的说:“放心吧,老板。我保证他将来能给你挣大钱。”

“那就好,过几天我给桑坤上校打电话,这家伙一直管我要新货,这次就便宜他了。”

那个叫阿凤的女人和老板的手下把我带到地下室的一个房间。房间的中间是一张长方型的大木桌。房间的墙壁上挂着粗细不等的绳索、藤条、皮鞭。房间的角落里还放着一些不知名的刑具。看到这些我禁不住浑身发抖。我本能地开始挣扎、叫喊。在阿凤的命令下,我被脱光衣服吊了起来。

啪的一声,皮鞭落在我的背上,我顿时发出一声惨叫。随着皮鞭的不断落下, 我不断地发出哀嚎。我的神经象是不断地被撕裂。身体不由自主的在痉挛和抽搐。被鞭打的滋味难以用语言形容,我体会到这不但是肉体上的痛苦,而且还有精神上 的屈辱,人格的坠落,是沦为任人宰割的羔羊那种无助。

阿凤走到我的面前,脸上带着那种职业女人特有的笑容。她用略带嘶哑的嗓音,拿着腔调说:“宝贝,想通了吗?乖乖地听话,就不用再吃苦头了。”

我还是摇了摇头,虽然我有点懦弱,但性格还是有几分倔强。而且对被改造成人妖还要成为任人玩弄的妓女还是无法接受。

阿凤有点意外,她让人把我放下,带到一个水池边。一个人抓住我的头发,将我的头狠狠地按到装满水的水池里。在水里窒息的感觉真是生不如死,眼睛睁开,看不清任何东西,一直在拼命呼气,但呼进来的全是水,喉咙像是要被撕裂的感觉。我拼命的挣扎可是却被牢牢地按住,那种生命一点一滴的从体内流逝的感觉是一种极致的恐惧。

当我的头被从水中拉起的时候,我再也忍不住了。我大声地哭着,叫喊道:“我听你们的,我什么都听你们的!”

我被送到一个有两张床的房间。阿凤对我说:“以后你就住在这里,你要忘记以前的生活。你要有个新名字,就叫瑞贝卡好了。乖乖地听话,你很快就会适应这里的生活。”说完就离开了。门也被从外面锁上了。

我看了一下四周,我是在一个牢房一样的房间里。一扇铁栅栏门通往走廊,房间没有窗户,屋顶亮着灯。靠墙有一张梳妆台和两把折叠椅。梳妆台上摆放着很多化妆品。床头有一张小桌子。摆放着一点洗漱用具。靠门的角落里有一个蹲便池,旁边还有一张奇怪的椅子,挂着瓶子和管子,我一看就知道是方便自己浣肠用的。

梳妆台旁边有一个简易的衣橱。床下摆放了两双精巧的女士拖鞋,我穿上走到衣橱前,打开一看。里面有几件性感漂亮的衣裙,内衣和几双高跟鞋。看情形,还应该有一个人住在这里。她人呢?

我走到门边,阴暗的走廊里什么也看不清。我早已明白了自己的处境。自己将要被改造成漂亮的女性。然后为那些家伙卖淫,替他们挣钱。或许还会被卖掉,再不同的人手里转来转去。自己这辈子就这么完了吗?

我想到我的亲人,朋友。以前不觉得怎样的生活,现在就像天堂一样,可望而不可及。辛酸的眼泪又落下来,以前不觉得,现在才发现自己是那么脆弱。

门又开了,是那个护士,她给我的背上的鞭伤涂了药,又给我打了一针就出去了。

由于很疲倦,又渐渐地要睡着了。突然,铁门一响,走进一个女孩。伴着淡淡的香水味,女孩走近我。这是一个有着可爱娃娃脸的女孩。有意打乱的头发用一条蓝色的发带束着。脸上带着一股满不在乎的神情。身上穿着性感曝露的衣服。

“你是?”我小心的问道。

“我叫苏珊,我以前就住这里的。有你作伴我以后就不会寂寞了。”她拍了一下我的肩。

“谢谢你,你以前也是男孩?”我犹豫的问道。

“对呀,这里除了凤姐和护士莫妮卡,所有的女人都是人妖。不过有些做过手术,有些没有。”

“你是怎么到这里的?”我有点好奇地问。

“我是被骗过来的。”她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被一个同乡骗,想来国外挣钱,没想到被逼着做了人妖。”

我和苏姗聊了好久,从她口中我知道了好多事情。这家妓院叫做思美馆,专门从事人妖表演和卖淫。里面的人妖大都是被绑架和从国内骗来的。老板姓丁,是当地的华侨。为人残忍、贪婪。他的势力很大和军队、警察都有勾结。凤姐是他从国内找的马子,专门负责人妖的管理和训练。

一天很快就过去了,夜幕开始降临。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分类

版权声明

本站内容多为转载,由于部分文章年份较早,难以查清具体版权信息,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在相关文章后留言或发邮件至lvlili5201314@gmail.com

博客状态

  • 20,794,108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