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计划-浴火重生


转载自伊莉变身社区 原帖作者:islander0
“可恶,跑到哪里去了…,大家注意,分成两人一组进行搜索。”
““是!””
躲在巷子里面的阶梯后面的我,看见那群人分成两人一组,试图找出我的身影。照他们的搜索速度,应该不用几分钟,我就会被找到。偏偏我已经遍体鳞伤,脑内吗啡也渐渐的失效,现在的我,已经完全无法行动。同时,因为剧烈疼痛的关系,意识渐渐的混浊。最糟的是,现在的气温只有摄氏零下十度,在这种环境下,我很快就会因为失温而死亡。我做错了吗?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虽然很不甘心,但是,就算我死在这里,也不会有人来救我吧。就在此时,我开始回忆自己的过去。
事实上,我的性别是男性。从小我就被视为怪物,一直关在家里,只因为我有着女颜、巨根,还有和斋藤千和相似的声线。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对外界的好奇心越来越强烈,于是,六岁的时候,我趁机溜出家门外,到大街上游玩。大街上的一切,对从未见过外界的我而言,就有如置身在另一个世界。然而,回到家后等待我的,却是父亲的鞭笞。
“怪物!你这个怪物!你竟敢跑出去,让我丢人现眼!阿啊啊啊─!”随着父亲的怒吼,一下,又一下的鞭子落在我赤裸的身体上,即使再疼痛,我也不敢出声,因为我知道,如果出声的话,只会受到更多的鞭笞。
“把这家伙关在地下室,绝不能让他跑了。”
“是。”就这样,我被关在地下室长达两星期。期间不分日夜,还有不定时的鞭笞。在正常情况下,人类能够忍受一定程度的痛苦,但若累积到一定程度以上,就有爆发的可能性。反复著偷溜出去、鞭笞,与监禁的日子,我的痛苦不断的累积,终于在我二十岁生日当天的午夜十二点,爆发了。我趁著夜闲人静之时,逃离了家,我逃离这个牢笼。为了维护自己的颜面,父亲派出大量的SP,企图将我带回那个牢笼。
不行了,这次真的不行了,谁都可以,快点帮助我脱离这个地狱吧。就在我失去意识之前,一双手将我拉进我倚靠着的建筑物里面,我完全无从得知,这是解脱,还是另一个地狱…。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时,我发觉我躺在一张床上。盖在身上的乳白色羽绒被,让我的身体确实感受到温暖。观察了一下四周,发现这个房间的墙壁是天蓝色,地板和天花板是用白色的颜色配置,配合挂在窗户上的蓝色窗帘,有一种被治愈的气氛和感觉。
正要起身的时候,我觉得我的后脑勺少了头发被拉动的感觉,于是我把手伸到后脑勺,发现我的头发从及腰长发,变成了短发,最长的部分刚好达到脖子的中间,发色依然是酒红色。我掀起盖在身上的羽绒被,发现我是呈现裸体的状态,身上的巨根还在,胸部却成长到B罩杯的等级,我的手又往下探,发现我从男性,变成了扶他那里。
我往右一看,发现右边的床头柜上,有一套病患用的衣服,外型还蛮像浴衣。我想都没想,就穿上它。由于体力还没完全恢复,我穿上衣服之后,随即躺平在床上,再度将被子盖在身上。就在此时,一名穿着实验袍的男子打开了房门。这名男子两手托著一个托盘,托盘上面有一个盘子和一个碗。
“早安,你醒来了吗?先吃点东西恢复体力吧。”这名男子开口说话了。才刚说完,移动式的桌子就出现在眼前。然后这名男子将托盘放在桌上。经历了数小时的饥饿,面对眼前的食物,我岂能放过?于是我起身开始大口的吃,不用多少时间,盘子里的食物,还有碗里的汤,都被我一扫而空。
“看样子,你的食欲已经恢复了,应该没什么好担心的了。”男子才刚说完,眼前的托盘和桌子就消失在眼前。
“请问一下,这里是哪里?你是谁?我还活着吗?”等一下,我怎么会问是否还活着这种蠢问题?!不过,我很想知道就是了。
“你的无限期休假(注:死期)确定延期了。在这里做个自我介绍,我是约书亚‧所罗门博士,是南贝尔卡集团人类革新部R计划的负责人,这里是南贝尔卡集团针对R计划的医疗设施。”所罗门博士稍微介绍了自己。
“那么,所罗门博士,什么是R计划?为什么我的身体会变成这副德性?”我指著自己的下半身,问所罗门博士。突然,在我眼前出现了一个通讯视窗,投映在视窗里面的,是一名顶着一头金色长发的女子,头顶上的两根呆毛,让这名女子看上去更年轻。
“早安,我是南贝尔卡集团人类革新部的部长,我叫弦卷麻崎。现在由我说明你的问题。首先是R计划,R计划的R,其实是重生的R,这象征着人类的重生,至少研究计划书是这样写的。至于你的身体会变成这副德性,就是所罗门博士的问题。”弦卷麻崎为我作了说明。
“你,到,底,把,我,的,身,体,怎,么,了?”我以带有杀气的眼神,看着所罗门博士。
“简而言之,所罗门博士将受重伤外加失温,早已失去意识的你,拉进这间设施,然后透过本集团开发的奈米虫群,将你的身体修复。同时,奈米虫群将你改造成机人(注:Cyborg),虽然外观无法辨别,但是你的身体早已被机械化。变成扶他那里是因为所罗门博士的兴趣导致的结果。”弦卷麻崎针对另一个问题做说明。
“没错,R计划的内核,其实是CSC计划,也就是说,你已经被改造成通用型性爱机…咕嗯!”还没说到“人”字,我的拳头就已经陷入所罗门博士的脸。
“哈哈哈…,所罗门博士先前提出了CSC计划,也就是通用型性爱机人的研究计划,还有预算申请书,但是这项计划不用一秒钟,就被我否决。只是我没想到,所罗门博士会以R计划,也就是重生计划的名义,继续CSC计划的研究。”弦卷麻崎马上就做出解释。才刚说完,就有一个人将文件袋交给弦卷麻崎。
“刚才集团总部寄了一份文件给我,上面的意思是说:由于你是在非自愿的情况下接受改造,本集团为了表示歉意,将给予你指定地址的房屋,连同内部的物品与相关系统,都归你所有。同时,补偿金在三小时内会到达你的帐户。但是,你没有任何帐户,我们也无法查出你的身分。”弦卷麻崎看完文件,马上就做出说明。讲完的同时,我也接收到相关资料。
“那妳讲这些干嘛?”我对弦卷麻崎说。
“正因为如此,我正在帮你开后门,好让你注册新的身分。我想想…,你是R计划之下的第九位改造者,你的名字叫什么好呢…?”弦卷麻崎讲到这里,不知道要讲什么才好。
“诺因‧贝尔卡(Neun Belka)。”我说出自己的新名字。
“什么?你刚刚说什么?”弦卷麻崎一脸疑惑。
“我说我叫诺因‧贝尔卡。”我重复了一次自己的新名字。
“诺因‧贝尔卡是吧,我这就帮你注册资料与帐户。”弦卷麻崎随即开始动作,一会儿之后,在我的眼前,出现了帐户的申请书,我阅读完毕之后,便签下名字。
“辛苦了,诺因,按照你身体复原的速度,明天你就能出院,好好休息吧,祝你早日康复。”弦卷麻崎祝福我能够早日恢复。
“那个…,所罗门博士要怎么办?”我指著倒在一旁的所罗门博士。
“那个猪哥?不必管他了,等一下就会有人带走他。”弦卷麻崎你知不知道妳在说什么?!虽然所罗门博士真的是猪哥一个。果然,马上就有两个人带走所罗门博士。
“那就这样子了,再见。还有,生日快乐,诺因‧贝尔卡。”弦卷麻崎说完这句话,就关闭通讯视窗。
“好了,今天就这样。辛苦你了,贝尔卡小姐。”完成了跟自己有关的手续之后,为了习惯这副机械化的身体,一天下来,我做了一些负荷较低的运动,直到傍晚为止。
随着夜幕低垂,我回到病房。稍微冲洗了一下我的身体之后,因为无事可做,觉得有点无聊,于是我躺在床上,打开新闻频道的视窗,赫然看到一则新闻,让我吓了一跳。视窗上面出现了一张照片,那是改造前的我的照片。照片上的我,眼睛是蓝色,而现在的我,眼睛是橘黄色,而且头发已经变短。
“为各位报导一则最新消息,中央政府宣布对照片中的人,发布全国通缉,请民众多加注意此人行踪。”
这家伙真的疯了,为了将我带回那个牢笼,真的是无所不用其极,但愿没有人会认出我的真实身分。这时,房门被打开,弦卷麻崎走到我的床边。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被通缉了?!”弦卷麻崎问我。于是,我将我的过去,一五一十的告诉弦卷麻崎。
“原来如此,被通缉的是改造前的你,不过不用担心,妳的眼睛是橘黄色,绝对没有人会认出你的。给妳,这是妳的身分证,还有你的电子钱包。”弦卷麻崎随即拿出两张卡片,放在右边的床头柜上。突然,弦卷麻崎的右手,钻进我的衣服里面,握住了我的巨根。
“呀啊!妳在做什么啊…,呜嗯!!”还没来得及反应,弦卷麻崎的右手开始套弄着我的巨根。在意志的驱使下,我尽可能的忍住不发出声音。
“虽然妳体内的奈米虫群几乎都被排出体外,但是,妳的体内依然残留着一小部份的奈米虫群,而这些奈米虫就堆积在这个地方。”弦卷麻崎一面在我耳边说出这一番话,一面将左手的食指舔湿,然后冷不防的插入我的马眼。
“嗯啊啊啊!那里…不行…,这样弄的话…,我会…疯掉的…。”面对这股突然来袭的快感,我的理智瞬间断线。全身的神经线路不受中央系统的控制,完全被快感左右,我的身体开始不断的发抖。泪腺、汗腺,和唾腺呈现完全失控的状态,不断的涌出泪水、汗水,和唾液,几乎浸透了我的身体。伴随着泪水、汗水,和唾液的,是我不断发出的叫床声。
“啊啦啊啦,这么快就兴奋了吗?”弦卷麻崎看到我的女性部分不断的流出爱液,套弄巨根的速度加快到了极限。
“啊哈哈哈…,射出来吧,快一点射出来吧,快一点把残余的奈米虫射出来吧,啊哈哈哈…。”弦卷麻崎发狂似的笑着,两只手忘我的玩弄着我的巨根。仿佛是被火焰包覆在身上似的,我的身体渐渐的开始发热。面对不断来袭的快感,我的身体几乎丧失所有的感觉。
“不行了…,要出来了,快要射出来了,要去了!阿啊啊啊啊啊─!!”终于到了高潮点,我的双手紧抓着床单,腰部不受控制的向前挺,双脚变的十分紧绷,完全不受控制。伴随着高潮时的叫声,还有巨根在高潮时的跳动,浓厚的精液从我的马眼口飞奔而出,床单上出现了一条又一条精液的痕迹。由于高潮消耗太多的体力,我倒在床上喘著粗气,瞳孔毫无聚焦,呈现失神的状态。
“哈啊 ─ ,还满多的嘛。啊咧?这么快就不行了,算了,好好休息吧。”该不会弦卷麻崎其实是虐待狂吧?就在这个疑问中,我沉沉的睡去,直到第二天的到来。
“早安,贝尔卡小姐,这是弦卷部长要我交给妳的东西。”想不到这一觉可以一觉到天明,我的体力也已经恢复百分之八十。正要起身的时候,一名护士将一个袋子交给我。等到护士离开之后,我立刻打开袋子,发现里面有:内衣、衣服各两套,大衣一件,毡帽一顶,两双黑色长筒袜,还有一双线条简单,没有多余装饰的棕色长靴。
今天就要离开这里,我拿起其中一套衣服换上。明明没有穿过女用内衣,在程序的协助下,我以极度流畅的动作穿上,然后穿上长袖高领上衣和短褶裙。纯黑色的长袖高领上衣,搭配纯黑色的短褶裙,与我的酒红色短发形成一股对比。这样的对比,让我有一股成熟却不失活力的气质。我坐在床边,卷起黑色长筒袜,然后其中一只脚抬起来,套上长筒袜。两只脚都穿上长筒袜之后,拿出袋子里的长靴穿上。长筒袜轻柔的包覆着脚尖、脚踝、小腿肚、膝盖,到大腿的十五分之八。在短褶裙与长筒袜的作用下,我的大腿出现了绝佳的绝对领域。
“哈呜 ─ ,绝对领域好萌。就算是机人也无所谓,好想就这样带回家…。”刚踏出病房而已,弦卷麻崎就向我飞扑而来,抱着我的大腿磨蹭。想不到弦卷麻崎萌的是绝对领域,最重要的是,她竟然想要学龙宫礼奈,把我带回家?!
“又不是以后就见不到了,定期检修的时候我还会再来的。”我看向弦卷麻崎苦笑着,额头出现了三条线。
完成出院手续之后,我按照先前接收到的资料,来到我的新家,一栋位于郊区的平房。一踏进家门,就先把身上的大衣,还有头上的毡帽挂在门口的支架上,然后将长靴脱下,摆放在门边,换上室内拖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温度落差,还有湿度较高的关系,总觉得我的脚有一股潮湿的感觉。
路途的舟车劳顿,让我感觉到疲累,于是我走到我的房间。一走到房间,看到的是一部横卧室的胶囊型装置。装置的侧面有一个红色的正方形,正方形的右上方有朝向左下方的白色来福枪的枪口,那正是南贝尔卡集团的标志,这意味着这部装置是为了我而设计的。就在装置的旁边,有一个纸箱,我将纸箱打开,看到的是一本说明书,封面上写着:C/S Cyborg充电装置使用说明书。拿起说明书,发现箱子里有一块分隔用纸板。掀开箱子的分隔用纸板,看到里面的东西之后,我似乎听到了血管断裂的声音。
“这家伙…。”箱子的下层竟然装着润滑液、灌肠用针筒、按摩棒、肛门用按摩棒、跳蛋等情趣用品,还有春药、催情剂等药物。就算我是性爱机人,弦卷麻崎妳送东西也要有个限度吧。
眼看着中央系统通知我,电力只剩下百分之二十,于是我翻开说明书。按照说明书的指示,我将充电装置的座舱盖打开。我将衣服脱下,折叠之后放在旁边,然后斜坐在里面。将说明书翻到下一页,上面标示著连接器的连接位置,竟然是乳头和肛门。先充电比较要紧,于是我拿起离手比较远的连接器。一拿起连接器,我再一次的听到血管断裂的声音。
“这是哪门子的恶趣味啊…?!”这种连接器的外型,竟然是“黑桃”外型的肛门塞,而且最大直径有六公分。既然做成这种外型,那一定有它的用处,于是我用润滑液涂满连接器的表面,顺便用沾湿的手指,插入我的肛门,做润滑的动作,然后我将连接器一点一点的塞入肛门。
同时,南贝尔卡集团人类革新部,部长办公室
“收到那种礼物,诺因应该会很高兴吧…。”这时,弦卷麻崎一边喝着绿茶,一边阅读所罗门博士的CSC计划书的备份。
“有点奇怪啊,明明是通用型性爱机人,为什么会需要那么强的结构强度呢…?”弦卷麻崎翻阅到设计图的部分,觉得某些数据怪怪的。
“原来如此,难怪我觉得R计划的设计图怪怪的…。”弦卷麻崎突然看到设计图标题的C和S中间,那条细到几乎看不见的斜线。
“呜嗯…嗯嗯…,嗯─!”随着连接器一点一点的进入,肛门逐渐的被撑开。伴随着未经人事的肛门,硬是被撑开的疼痛,从括约肌经由脊髓传递到脑部的,是从未经历过的快感。两腿早已不受控制,肛门的快感让两腿不断的发抖。总算让直径最大的部分进入肛门,突然一缩,除了导线与底座,整个超链接器都滑入肛门。随着肛门突然的收缩,我的心脏颤动了一下,脸已经出现潮红,腰部也开始发抖。
再来是乳头的连接,就在充电装置的两旁,各有一片连接着导线的低周波贴片。将贴片贴附在乳头上之后,平躺在充电装置的躺椅上,之后,座舱盖缓缓的关上。过了十秒之后,有两股电流经由乳头进入体内。虽然为我补充了部分的能量,但是在过程中,电流强烈且持续的刺激著乳头。
还来不及细细品尝乳头的快感,就又有第三股电流,经由肛门流入体内。直径六公分的肛门塞,将直肠壁的褶皱完全撑开,使得直肠接触电流的面积大幅度的增加。不只是肛门和直肠,甚至连阴道、子宫,甚至整个下半身都感觉得到强烈的电流。这时候我才发现,我没有卵巢。对于身为性爱机人的我而言,这无疑是一大方便。
三股电流同时进入体内,快感经由脊随传递到脑部。因为快感实在太强烈,我发不出任何声音,也做不出任何动作。充电时,电流输入体内的快感,比我想像中还要爽。毫无疑问,如此强烈的快感,只有机人才有能耐去感受。如果我是人类的话,老早就被电死了,可是这点程度的电流,只会让我更快迈入高潮。才刚想到这点而已,我就没办法继续思考。接着眼前一片雪白,身体完全失去感觉,然后晕倒在充电装置的躺椅上。
等到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12月27日的上午11点,充电的程序也早已完成。乳头贴片的删除十分简单,两三下就完成了。之后我伸手要将肛门塞拔出肛门,才抽出一点点而已,就有一股酸痛感,伴随着快感从肛门传导到全身,身上冒出一粒一粒的汗珠。好不容易将最大直径的部分抽出一点点,没想到手一滑,肛门塞就一口气冲出肛门,这种无法言喻的快感,让我的双脚有一股乏力感。我的双手撑著充电装置的两侧,试图离开充电装置,可是在着地的时候,差点摔倒在地上。
离开充电装置之后,为了洗去身上的汗水,还有过去的苦痛,我捂著酸痛的屁股,步伐踉跄的走进了浴室。走进浴室,看到里面有一座正圆形浴缸,直径有两公尺,深度有六十公分,这样的大小可以让我获得充分的放松与舒展。我迫不及待的将水龙头打开,让浴缸注满水。就在等待的同时,发现还有另一座水龙头,连接着莲蓬头,然后在水龙头下方发现一个罐子,罐子上面写着:多用途外部清洁剂(机人专用)。难道我使用一般的清洁剂,会有什么无法预期的结果吗?既然都说是机人专用的,恐怕人类用了,也会有无法预期的结果。我倒了一些在手上,发现它跟一般的清洁剂没两样,也没有刺鼻的气味。然后将手上的清洁剂往头上一抹,便开始搓洗我那酒红色的短发。
将头发冲洗干净之后,便开始洗净身体。这一次是将清洁剂倒在浴花上,然后从左臂开始刷洗,洗到腋下的时候,发现腋下完全没有毛,这在清洁上十分的有利。两臂连同腋下刷洗过后,接着是颈部、胸部,还有腹部。洗到胸部的时候,当浴花擦过乳头时,会有一股电流,流窜到全身。好不容易才忍受着乳头的感觉,洗完胸部。接着是腹部,正要洗下腹部的时候,我才发现,巨根朝气蓬勃的展现在我的眼前。虽然很不好意思,我还是羞红著脸,用指腹将冠状沟洗净。
接着将双腿、双脚清洗完后,我尽可能的把手伸向了背部。想不到我的柔软度有那么好,我的手不需要花费多少力气,就伸到了背部,于是我由上而下、由下而上,分两次刷洗背部。随后用莲蓬头将身上的泡沫冲洗掉,顺便将脸冲洗干净。
全身都洗干净之后,浴缸的水也接近了满水位,于是我关掉水龙头,停止注水,然后双脚踏进浴缸。身体蹲入水中,然后在水中舒展身体,让颈部以下都浸在水中。不会太热的热水,温柔的包覆著身体,同时温暖了我的心。扣除掉充电的过程,这无非是作为机人重生以来,甚至是作为人类出生以来,最舒服的时候。
当我离开浴室,走到客厅的时候,已经是中午12点,桌上的收音机正好在播报新闻。“…到目前为止,全国通缉要犯,卡尔‧J‧T‧格朗达 (Karl J. T. Gründer)的行踪依然不明…”不会吧,那个死老头还在寻找我的踪迹。“不到黄河心不死”是吗?那就请你慢慢找吧。你要找的那位卡尔‧J‧T‧格朗达早就死了,现在存在于这个世上,站在这个地方的,不是卡尔‧J‧T‧格朗达,也不是别人,正是诺因‧贝尔卡。从我爆发,并且逃离的那一刻开始,我就与格朗达家族,以及格朗达重工业彻底决裂,我也不会加入南贝尔卡集团,即使我现在这副身体是南贝尔卡集团的产品。这时,弦卷麻崎的通讯视窗出现在我的眼前。
“午安,诺因。昨天晚上充电的时候,是不是很舒服啊?”弦卷麻崎一开始就问这种问题。
“妳…妳…妳怎么知道?”等一下,为什么她会知道这种事?
“这是因为妳的中央系统当中,有定时回传资料的软件。R计划可不只是为了把濒死的人类修复,并且改造成机人,还要追踪这些机人回到人类社会的适应性。”这就是妳在中央系统安装这种软件的理由吗?
“其实是为了将性感画面送到周边商品部,透过网络商店贩售,然后向周边商品部抽版税,替人类革新部争取经费…”弦卷麻崎越说越小声。
“我都听到了,原来妳在盘算著这种事?!妳该不会想把一部份的钱,塞进自己的口袋里吧?”弦卷麻崎讲的话,完全逃不过我的耳朵。
“差点忘了,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跟妳说。”弦卷麻崎突然想起重要事项。
“是有什么事吗?”我提出了疑问。
“其实…”弦卷麻崎讲到这里,我忍不住做出吞咽的动作。
“其实不只是充电,透过和人类一样的饮食,也是获得能量的方法。”弦卷麻崎讲到这里,我摔倒在地上。
“妳怎么了,是不是热水泡过头了?”弦卷麻崎竟然问这种问题,根本就不是热水的问题。同时,不只是我,弦卷麻崎也听到了血管断裂的声音。
“这…这…”这时,我因为怒气而颤抖著。
“?”弦卷麻崎一脸疑惑。
“这种事情妳不早点说──!!”我对着通讯视窗大吼,回声直接传到无尽的苍空。
没想到弦卷麻崎故意隐瞒重要信息,让我一肚子气,刚好时间到了,于是走进厨房。打开厨房里的冰箱,发现装在里面的,都是普通的食材,这些食材预计有一个星期的份量。于是我稍微估算了一下用量,就拿出一些,放在流理台上处理。
明明只是食材切割、清洗、烹煮时发出的声响,对我而言,却是我最期待的声音。这样的声音,让我的火气渐渐的消失。一段时间过后,几道简单的饭菜,就出现在眼前的餐桌上。看着眼前的饭菜冒着蒸气,然后坐在餐桌前吃了几口,发现桌巾上出现了一点、一点的泪滴,我竟然掉下了眼泪。
是的,这正是我最向往的:以贝尔卡人的身分,以独立的个体,在贝尔卡公国的土地上,平凡之中,带有尊严的活下去。哪怕只是一件对人们而言,稀松平常的事,都是我所向往、渴望的。如今,我做到了,我终于做到了其中一件,以后还想再做更多对人们而言,稀松平常的事。
就在闪闪泪光,以及和煦的阳光下,我坐在餐桌前,一口一口的,吃下了出生以来,第一顿自己制作的饭菜。
想不到才刚吃饱而已,就开始有睡意袭来,于是回到房间,躺在充电装置的躺椅上。事实上,充电装置的用途,不只是充电,还有更新资料的功能。平时不需要充电,或是更新的时候,就能充当躺椅或是床铺。
躺在躺椅上一段时间过后,一个念头不经意的闪过头脑,如果对我的巨根、乳头,以及肛门施以刺激,能够产生强烈的快感,那么,直接刺激我的女性部分会怎么样?
基于这个念头,我离开充电装置,然后从箱子里拿出按摩棒、保险套,还有润滑液。之后就回到充电装置,躺在躺椅上,然后从里面将座舱盖盖上。开什么玩笑,我可不想让我的叫声,被传到附近人们的耳中。
座舱盖、躺椅,甚至是外壳,都是采用具有隔音效果的复合材料,相较于以往的隔音材料,更加轻巧,效果更好,而且完全可回收再利用,能够完全达到“从摇篮到摇篮”的最高准则。
为了避免途中受到伤害,我将两腿张开,右手伸向女性部分,然后用食指和中指拨开阴唇,之后中指就开始摸索。一番摸索之中,中指接触到某个突起物,在接触到的瞬间,产生一股完全无法理解的感觉,因为突然的刺激,腰部不经意的向前挺,从喉咙流泄而出的,是因为如此的感觉,而发出的娇喘声。难道这就是女性的性感集中带,阴蒂吗?
针对名为阴蒂的突起物一阵刺激过后,大量的爱液从阴唇之间的缝隙中,流泄而出,却连带产生了一个副作用,身上的巨根不争气的在我的面前勃起。一切都准备就绪,为了在事后清理上比较方便,我撕开保险套的包装,套在按摩棒上面。之后,拿起身旁的润滑液,涂在按摩棒上。
这次,我换用左手将阴唇拨开,然后右手拿着按摩棒,与阴道口做零距离接触。暂时没有将按摩棒插入,只是稍微推进,然后退出。光是这样的动作造成的感觉,就足以让我的意识,完全被身体的感觉支配。反复这样的动作一段时间过后,觉得时候到了,便将手中的按摩棒,用力往体内挺进。
“噗哧!”
“呀啊啊啊啊啊 ─ !!”
就在按摩棒伴随着水声,进入体内的瞬间,我不禁发出了尖叫声。同时,腰不由自主地向前挺,意识也因此断线。不但如此,瞳孔和全身的肌肉也不受控制的收缩。明明没有破瓜之痛,也没有半点落红,却有一股花瓣盛开般的感觉。这样的感觉,比以往所感受过的,还要激烈。
不知道经过多少时间,也不知道经过的时间是长,还是短,意识终于恢复连线。然而,恢复连线的意识,却只想要更多的刺激,于是将插入一半的按摩棒,一口气插到底。按摩棒的前端碰触到子宫颈的瞬间,我的意识再一次的断线。唯一能意识到的,是阴道规则性的收缩,以及从嘴角流出的唾液。
就在断线的前一刻,我用颤抖著的左手,拿起按摩棒的有线控制器,然后按下电源开关。就在按下电源开关的瞬间,按摩棒在体内强烈的震动,让我敏感的身体,变的更加敏感,同时让我的意识完全断线。意识完全断线的我,完全不知道这种前所未有的快感是什么。只依稀听到自己在完全失去意识的状态下,在娇喘声中胡言乱语、狂呼乱叫。被汗水沾湿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发抖著。
突然,我觉得眼前一片雪白,难道要去了吗?不行,完全无法思考,身体也不受控制。一片雪白过后,只感觉到心脏突然的颤动,然后意识陷入一片黑暗。可是在陷入黑暗的时候,只觉得有一股舒畅的感觉,由内而外流窜全身,不管是身体,还是意识,都被包覆在快乐的氛围之中。这就是女性的高潮吗?与巨根被套弄到射精时的快感相比,颇有云泥之别。
等到醒过来的时候,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全身使不上力,花了好长一段时间才恢复体力,然后起身将电力耗尽,完全停止动作的按摩棒抽出体外。只不过是将按摩棒抽出体外而已,刚恢复的脚就又软掉了。接着打开充电装置的座舱盖,看到如此的景象,我完全被吓呆。
“等一下的清理会很辛苦吧…。”躺椅上面除了汗水,还有途中流出的爱液、高潮时的潮吹,再加上高潮过后因为失禁而漏出的尿液。
身体总算完全恢复,于是我赶紧拿湿布擦拭躺椅。没想到躺椅完全采用奈米材料,清理所需要的时间,比我想像中的还要短。就在清理的时候,不禁想到刚才的刺激与愉悦,原来做这种事,是那么的舒服。
不对,再怎么说我也不能一直这样,总得出去做点什么,要不然我会忘记要如何生存下去。想到这点,便开启浏览器的视窗,然后开始查询一笔又一笔的资料,比对一项又一项的需求。什么,你问我是什么资料吗?当然是跟工作有关的资料与需求。你说什么?!红灯区?我从来就没想过要从事性产业,红灯区就免了吧。
经历一番查询与比对,终于在AXE& HAMMER查询到一份较适合我的工作,于是将请求送出。过没多久,就跑出另一个视窗,视窗里的人与我稍微谈了一下,得到的结果令我感到高兴:明天报到。
第二天,也就是12月28日的一大清早,我已经开始为一天的开始,做足了准备。今天的我,特意换上了套装。果然还是不太习惯及膝窄裙,可是为了最初的良好印象,还是没有换掉。早在换上套装之前,就已经完成前置作业,所以我才能从容应付。
走到门口,将双脚套入有跟包鞋中,然后走出,并且锁上家门,从Dinsmark的郊区走到市区,大约需要半小时的路程。进入市区之后再走一小段路,便到达AXE& HAMMER的总部。然而,我还不知道,这只不过是不平凡的开始…。
走进AXE & HAMMER总部的大厅,有跟包鞋在石材地板上,发出“喀咚,喀咚”的声音。就在不远处,有一个人正等着我。
“妳就是诺因‧贝尔卡吧,我是杰克‧巴雷特(Jack Bartlett),我将带妳到我们这一组所在的办公室,负责人将为妳解释妳的工作。”于是,我和杰克‧巴雷特一起走进电梯。
由于General Resource,以及Neucom的瞬间衰败,再加上贝尔卡公国的重新振作,大大小小的公司、企业在贝尔卡公国遍地开花。规模前三大的有南贝尔卡集团、格朗达重工业,然后就是AXE & HAMMER。
正当电梯缓缓地,将两人带往办公室所在的楼层的途中,突然觉得有一种不对劲的感觉,回头一看,杰克的手不安分地抚摸着我的臀部,于是…。
“啪霹碰!!”
“哇啊啊啊啊啊啊─!”
电梯终于到达办公室所在的楼层,我只用一只手,将经历一番毒打之后,伤痕累累的杰克拖出电梯外,然后就这样拖着走。一路上,办公室里的人一副受到惊吓的样子。不过话说回来,里面的人在穿着上,似乎不太正式。
“不会吧,那个出了名的电梯痴汉…。”
“她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有办法把他打成这样,然后拖着走。”
“算他活该,早就叫他不要乱摸了。”
什么?!电梯痴汉?难道杰克喜欢在电梯里乱摸吗?虽说“人不可以无癖”,可是这种“癖”也太糟糕了。走着走着,突然有一个声音叫住我,回头一看,是一位顶着一头黑色短发的女性,于是我放开拖着杰克的手,走向这位女性。一副休闲导向的装束,让外人不知道她到底是来工作,还是来玩。
“欢迎来到我们这一组,诺因‧贝尔卡,我是长濑芽衣,这个小组的负责人。我知道妳很努力,想要造就良好的印象,但是…。”
“?”
“认真不在穿着,是我们AXE & HAMMER的信条之一。一看就知道妳对套装适应不良,因为我也对套装适应不良。”听到长濑芽衣讲出这番话,我马上跌倒在地上。
“那么,先介绍这里的环境吧。”于是,长濑芽衣带我走了一圈。作梦也没想到,AXE & HAMMER的工作环境,简直就是梦幻级的职场。茶水间和休息室整合成一个空间,让休息时间不再那么不方便,宽广的空间,让休息不再需要紧缩著身体。休息室隔壁的体育室,让室内运动不再是奢求。
走着走着,我和长濑芽衣走到了一个地方。这个地方设置了好几个岛式吧台,还有许多大大小小的架子,就在某个角落,还有设置一座侧式吧台,好几个人正在为这些设施做准备。
“这里可是最吃香的地方,也是最多人受伤的地方,员工餐厅。”长濑芽衣竟然不疾不徐地说出这番话。
“这…这话怎么说?”我对这番话表示疑问。
“虽然每天中午,每个人都能依照自己的需要拿取餐点。但是为了每天都不一样的限量菜色,大家可是杀红了眼,每天都有人受伤。”长濑芽衣说到这里,我的额头上出现三条线。真要抢的话,身为机人的我,理论上是抢得赢才对,可是我不想那么快就被发现,身为机人的事实。就这样,我和长濑芽衣回到办公室。
“那么,这些就拜托妳做成电子档了,诺因。”长濑芽衣递给我一叠文件,然后就一溜烟的跑掉。看了一下文件,发现里面几乎都是表格。要我将表格变成电子档?这对我而言,不过是一件小事。经过一连串的数据分析,以及输入的程序之后,大约五公分厚的文件,化为差点塞爆一张记忆卡的文件。
“诺因─,做得如何了啊?”长濑芽衣悠闲地走到我的身旁。
“全部都在这里了,麻烦请看一下对不对。”我将记忆卡交给了长濑芽衣,长濑芽衣让记忆卡里的文件,呈现在眼前。
“真不敢相信…,妳竟然创下了纪录。”长濑芽衣一边查看文件,一边觉得不可思议。
“妳到底是谁,竟然有办法创下最快纪录?”这时,一旁的男子向我表示。这名男子顶着一头金色短发,再加上碧蓝色的眼睛。
“差点忘了告诉妳,这位是艾伦‧C‧汉密尔顿(Allen C. Hamilton)。”长濑芽衣向我介绍这位叫做艾伦的男子,正好我和艾伦四目相对。
“总…总有一天,我…我一定会夺…夺回最快纪录的,妳给我记住了,诺…诺因‧贝尔卡!”艾伦将羞红著的脸转向一侧,结结巴巴的表示不甘心。
“哈哈哈…,艾伦还是跟以前一样,一碰到异性,就会变得不自在。”长濑芽衣竟然还有办法笑,我可是哭笑不得。
突然,在艾伦的面前,出现了一个视窗,视窗上有一个红色信封外型的图标,而且图标下方写着“EMERGENCY”,艾伦二话不说,立刻打开。
“发现不明病毒…,已经有八具R式机人中毒,且症状完全一样…。这样不行,没有样本,没办法破解…。”阅读到这里,艾伦开始全身冒汗。
“刚好看完,正确无误。时间到了,我们走吧,诺因。”
“那个…,艾伦怎么办?”
“没问题的,他等一下就会跟上。”
长濑芽衣刚好看完文件。转头看了一下时钟,发现午餐时间到了,于是拉着我的手,打算带我到餐厅。
到了餐厅,发现一群人在抢限量菜色,疯狂的人群在侧式吧台前推挤的样子,简直就是在抢头香。
“啊─,今天没希望了。”长濑芽衣看到这种景象,脸上浮现出失望的表情。
幸好座位的数量十分的充足,我和长濑芽衣不需要多少时间,就找到可用的座位,然后两人轮流拿取午餐。
“那个,长濑…。”
“直接叫我芽衣就行了,诺因。”
“芽衣,刚才艾伦提到的不明病毒,是怎么回事?”
“不明病毒?嗯…,其实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艾伦找到我和长濑芽衣,然后在我的旁边坐下。
“怎么样?关于不明病毒。”
“目前还不知道详细情形,只知道这种病毒专门入侵R式机人的中央系统,从而导致中央系统暂时失控,一段时间过后,症状就会连同病毒一起消失。只不过,有一点十分的奇怪。”
““?””
“这种病毒并不是让所有R式机人一起受到感染,而是依照生产顺序感染。这是不明病毒的发作纪录。”艾伦拿出一份纪录表,上面记载着有关病毒发作的时间、生产顺序与地点。
“而且,南贝尔卡集团表示,R式机人的生产数据库,在不久之前遭到入侵过。事情还不只是这样,正当贝尔卡政府、南贝尔卡集团,以及其他相关单位要进行采样的时候,病毒就会突然消失,这种病毒很有可能受到某人的操纵。以上就是对于不明病毒,我所知道的特征。”
听完艾伦对于不明病毒特征的说明,我更不知道等一下会怎样…。

如果一顿午餐是在悲剧之下结束,那就算了。可是我却没想到,这顿午餐却是在错愕之下结束。艾伦对于不明病毒特征的说明,让我陷入了错愕。
“这些报告书就拜托妳了,诺因,诺因─。”
“!!”连长濑芽衣在叫我,都没有注意到,可见错愕程度的大小。
“该不会是为了病毒的事情吧?不用担心啦,下一个不会是妳的。”这正是我所担心的,虽然我在这里,被当作人类看待。但要是我真的中毒了,那我身为机人的事实不就暴露了吗?!
“好了,我知道了,我这就去处理这些文件。”
“那就拜托妳了,欸?!”
“??”
“诺因,妳的脸怎么有点红红的?”
听到长濑芽衣这样说,我才发现,明明现在是冬天,我却觉得异常的热。
“诺…诺因,妳的眼睛…妳的眼睛怎么变…变红了?!”正当我想要解开最上面的钮扣的时候,长濑芽衣又备受惊吓的说出这么一番话。才刚讲完而已,腰部以下瞬间失去力气,于是我跌坐在地上,然后双手不受控制的,抚摸变得异常敏感的身体,同时,变得完全无法思考。
“艾伦,诺因的情况不太对劲。”
“这样的状况,跟先前纪录的症状完全吻合…,绝对错不了,诺因‧贝尔卡其实是R式机人,而且…。”
“而且?”
“诺因‧贝尔卡中毒了,是刚才提到的不明病毒。”
“现…现在该怎么办?”
“把紧急工具包拿到这里,就在最下面的抽屉。”说完,艾伦把钥匙交给长濑芽衣。
长濑芽衣打开了抽屉,然后拿出紧急工具包交给艾伦。
“工具包在这里,可是…,诺因是南贝尔卡集团的产品之一,我们的工具不知道能否通用。”
“不用担心,依照贝尔卡政府的规定,机人们的维护工具,规格已经完全统一。”
“那就不需要担心了。你打算做什么?”
“我要对诺因‧贝尔卡体内的病毒进行采样。”
“病毒不是会自动消失吗?!”
“那是因为某个人在某个地方,透过互联网络操纵病毒的踪迹,以防止任何人取得程序代码,这种病毒的背后,肯定有什么内幕。”
“为了防止任何人对我们产生误会,我先开启广域迷彩。”于是,艾伦、长濑芽衣,还有我“暂时”消失在办公室中。
“我需要资料连接装置,就在工具包里面。”
“在这里。”
“妳没有拿错吧,居然是这种外型…。”
“错不了,一定是弦卷麻崎干的好事…,那么,我们首先要做的是?。”
“首先要做的是,暂时中断诺因‧贝尔卡的互联网络超链接,并且将资料超链接暂时转移到行动电脑。现在,请妳将诺因‧贝尔卡的衣服全部脱掉,然后在不构成伤害的情况下,将她固定在地上。”说完,艾伦就将资料超链接装置的电脑端,连接到行动电脑的连接埠。而我也在神智不清的情况下,被长濑芽衣脱个精光,然后在地上被绑着。突然,一阵凉意从下面窜到脑门,完全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进入到我的体内。
“完成连接,开始潜入混乱中的中央系统,更改网络与资料超链接的设置。芽衣,用另一台电脑,封锁任何对诺因‧贝尔卡的互联网络连线。”
正当艾伦‧C‧汉密尔顿和长濑芽衣在抢修诺因‧贝尔卡的系统的时候,弦卷麻崎正捧著木碗,坐在办公桌前喝着茶。突然,约书亚‧所罗门打开了办公室的门。
“部长,不好了。刚才发生了第九起病毒发作的事故,现在有两名工程师正在抢修系统。”
“嗯…,肯定是那两个了,顺便连线过去,看一下现场状况…,?!”
“怎么了,部长?”
“竟然断线了,肯定是她封锁了连线。”
“她到底是谁?”
“她吗?她是我在学生时代的头号劲敌,我和她经常相互拼输赢。到了就业的时候,竟然以‘不愿和我我共事’为理由,拒绝和我一起加入南贝尔卡集团,之后,她加入了AXE & HAMMER。之所以会这样子,都要从那时候开始…。”
就在弦卷麻崎滔滔不绝地讲述著与长濑芽衣的竞争史的时候,艾伦‧C‧汉密尔顿已经完成设置的更改。
“好了,已经完成设置,任何人都没有办法透过互联网络操控病毒了。那么,开始进行病毒采样。”突然,我觉得有什么东西从我的体内抽离,可是我已经陷入神智不清的状态,完全无法思考或判断。
“回报现在状况。”
“已经完成病毒采样,正在分析程序代码。”
“所有对诺因的互联网络连线已经封锁。”
“完成程序代码的分析,正在制作解毒工具,以及疫苗程序。”
解毒工具?疫苗程序?难道我中毒了吗?
“解毒工具以及疫苗程序制作完成,开始输入到诺因‧贝尔卡的体内,并且修复中央系统。”
等一下,现在是怎么回事?有什么东西流进我的体内?这样的感觉有够爽的,意识已经开始朦胧了。
“解毒工具以及疫苗程序运作正常,诺因‧贝尔卡的中央系统即将完成修复。”
“诺因的眼睛正在从红色,转变至橘黄色。”
突然,只觉得眼前一片雪白,然后就陷入昏厥的状态。等到完全清醒,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出现的,是艾伦和芽衣。
“我…我是怎么了,怎么会躺在地上?”
“刚才妳中毒了,是艾伦把妳给修好的。”
“中毒?刚才我怎么都没有发觉…,!!”
这个时候才发现,我现在是全身赤裸的状态,看到我的衣服被放在一边,便伸手拿起衣服,遮住较为重要的部位。
“那个…,可不可以稍微回避一下?”
说完,艾伦和芽衣便将视线移到另外一边,然后我匆匆地穿上了衣服。
“那个…,芽衣,刚才说我中毒了,我完全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长濑芽衣随即把整个经过告诉我。
“什么?!我刚才竟然变成那副德性?”
“发生这样的事情,并不是你的错,诺因‧贝尔卡。这都是因为先前提到的病毒造成的,刚才已经用解毒工具帮你解毒,并且帮你安装了疫苗程序,从此之后,已经不必担心再一次的被这种病毒感染。现在,病毒就在这里。”
艾伦拿出一张已经开启写保护入保护的记忆卡,说出这一番话。
“现在病毒在你手上,你打算怎么做?”芽衣问艾伦对病毒的处置。
“现在正在将病毒连同解毒工具,一起提交给南贝尔卡集团。”
“欸─,不要啦。”想不到芽衣也会有那么孩子气的一面。
“现在想要停止也已经太迟了,刚才已经上载到南贝尔卡集团了。”
“怎么这样啦─?!”

就在此时,不知道什么人,正躲在楼梯间与办公室的门口边,注视著这一切,然后迅速地躲进楼梯中,拿起手机,不知道是在拨打哪个人的号码。就在话筒里想了几声之后,话筒的另一端出现回应。
“喂?”
“喂,老板,已经找到你要找的人了,之后再跟你联络。”
说完,这个人就按下手机的挂断键,继续在楼梯间,往下楼的方向走着。

(待续…)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分类

版权声明

本站内容多为转载,由于部分文章年份较早,难以查清具体版权信息,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在相关文章后留言或发邮件至lvlili5201314@gmail.com

博客状态

  • 13,333,833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