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婚纱照


圆梦婚纱照

感谢 lll19492011 提供的文章

作者: Bonnie Lea
翻译: Braslvoer

我闲坐在沙发上,一边翻看着手中的婚纱相簿,一边不禁回想起拍照的那个日子以及那天改变我命运的事件的前因后果。

我叫沈娅萍,但是如果是一个月之前的话,我会告诉你我叫沈国平,曾经在一家城市银行的分行做经理。在别人眼里,我是一个幸福的丈夫,一个热心公益的好市民。

暗地里,我是一个变装爱好者。很小的时候,我就偷穿过我姐姐的衣服。我总是小心翼翼的把衣物放回原位,唯恐被人发觉。我从来没有被被人当场发现过,但是我感觉她们或许有所察觉,比方说注意到了衣物被挪动过。

从学校毕业,开始工作不久,我就认识了我的妻子汤娜。刚结婚那段时间,我暂时放弃了变装的爱好。但是,过不了多久,我就抑制不住变装的念头了。找了一个机会,我偷穿了妻子的衣物。从那以后,就一发不可收拾。只要有机会,趁着妻子不在家的时间,我就会穿上她的衣服,在家里走来走去。我甚至开始网购一些变装的装备。但我并没有买太多,因为买多了怎么藏也是个问题。

随着我变装次数的增多,我开始喜欢顾镜自怜。渐渐的我发现自己的皮肤越来越白皙,全身的线条也变得柔和,连胸部都有些微隆的趋势。我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人们不是常说“相由心生”嘛。我只是觉得可惜了自己的美人胚子,我开始想象如果能拍一组女装写真该多好——比方说晚礼服,婚纱就更好了。我是多么想做一次待嫁的新娘啊!

我开始在网上搜索家附近是否有合适的照相馆来圆我的新娘梦。找了一阵子,还真让我找到一家,叫蝶变摄影工作室。 我点开搜索页上的链接,进入它的首页。首页上放着几张拍的不错的照片,咋一看,它不过是一家普通的照相馆罢了。但是,在首页的菜单里有个叫“我们的专长”的项目被高亮了。我点了进去。屏幕上出现几项说明。大意是说这家工作室承接各种主题的变装写真。他们的化妆师可以把一个男人装扮成篮球宝贝,公司女职员或者是女学生等等。网页上还放了一些过往的样片。其中一张婚纱照深深的吸引了我。照片拍得都很好,里面的人物都带着幸福的微笑。

我当即决定和他们联系,问问拍照的细节。于是我填好了网站上的咨询表单,并填上了我的私密电子邮件地址作为联系方式。两天之后,我收到了他们的回复。他们告诉我,他们是专业摄影工作室,有专门的摄影棚来满足顾客的各种需要。他们也可以协助顾客采购所需的各种道具,包括服装和配饰,以帮助顾客拍摄永生难忘的照片。我在咨询中提出的婚纱照,他们说没有问题,并在回信中附加来一个表格,要我填好并打印出来,然后和我的近照一起邮寄给他们。他们会根据我的照片
来帮我设计造型。

按照他们说的,我把表格填好,和近照一起寄了回去。去邮局的路上,我心里还忐忑不安,担心照片会被认识我的人看到。但是,一想到可以打扮成美美的新娘,我就什么也顾不得了。满怀着憧憬,我把信投入了邮箱。

又过了两天,我收到他们的电子邮件,问我是否可以去他们那儿商谈。他们需要我把婚纱的款式给定下来,然后他们会替我量身定做。他们看起来蛮专业的样子,于是我回信问他们这个周五上午可以吗?他们让我10点到,并说整个过程要花1个小时。我心里一阵激动,急忙回信说没问题,周五见。

周五眨眼就到了,妻子如常去上班了,而我则请了半天事假,去了那家摄影工作室。我一进门,一位漂亮的迎宾就向我走来,打招呼道:“你好!你一定就是沈先生吧。我叫朱莉。很高兴见到你。你的摄影团队已经到了。你需要喝点什么吗?” 朱莉的热情和友善让我有些惭愧,我原本还担心她既然知道我是来拍变装写真的,怕是会鄙视我呢。“请给我一杯茶。谢谢。”我说。朱莉微笑着说:“好的,请稍等。你先在大厅坐一下,我去倒茶,同时告诉摄影团队你来了。”

我坐在大厅的沙发上,目送着朱莉朝走廊深处走去。这个地方比我原本想象的要大得多。墙上挂着大幅的照片,有新娘和新郎的合影,有篮球宝贝,还有穿着校服的高中女生。所有的照片都拍得很清晰,色彩明暗的运用都颇有品位,一看就知道摄影师具备相当的造诣。我觉得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

朱莉端着茶回来,坐到我身边。“你选择我们来帮你拍婚纱照,一定不会失望的。我们的摄影师和化妆师都是高水平的,等会你和他们谈的时候,放轻松,把你的想法都说出来。好了,他们应该准备好了。沈先生,请给我来。” “叫我国平就好了。”我说。“好吧,国平。等会你就慢慢的挑,给自己挑一件最漂亮的婚纱。”

我跟着朱莉来到办公室。我一进门,一男一女就起身跟我打招呼。那男的叫朴英杰,高高瘦瘦的,留着披肩长发,他是摄影师;女的叫徐小鱼,长着个可爱的娃娃脸,大约1米6的样子,她是化妆师。

“你好,沈先生,欢迎来到蝶变摄影工作室。”朴英杰说道,“既然你打算拍一套婚纱写真,我想你刚才一定看到了挂在大厅里的那些婚纱照了吧。但是,你怕是想不到至少有一半的新娘其实是和你一样来体验婚纱的先生们。我们为能够帮助客户实现他们的梦想而自豪。沈先生,我们就开始吧?”

“好。你叫我国平就好了。”“那好,国平。我们先帮你把衣服尺寸量一下吧。小鱼会带你去隔壁。量好尺寸,我们再来挑婚纱。”

我跟着徐小鱼去了另一间屋。按她说的,我把外套和衬衣脱了。“身高168,恩,太高了可不好找男朋友哦,就你这么高刚刚好。现在把手举起来一点。对,就这是这样。胸围84,大概36的样子。你想要多大的罩杯啊?你可以从A选到D。”“C就挺好的,就选C杯吧。”小鱼笑了笑,说:“好的。胸部太夸张了反而不好看了,C杯就正好。保持双手举起,我来帮你量腰围和臀围。恩……你身材保持的不错嘛。腰围是76,如果穿上束腰的话,腰围可以缩到72,甚至68哦。臀围是89。不错,标准的丰乳肥臀。好,现在我们去之前的办公室,你从我们的画册里挑件喜欢的婚纱。”

我们回到之前的办公室,在她的办公桌上放着一本精美的婚纱画册。“给你,慢慢挑吧。你先选个喜欢的款,如果需要修改,我们等会在谈。”

一个男人捧着一大本婚纱画册,从中挑一件自己穿的,这画面想起来还挺另类的,不是吗?这件漂亮,那件也不错,才翻了几页,我就有些挑花眼了。小鱼显然是看出我的犹豫不决了,于是她就凑过来,帮我分析各款婚纱的设计。当我们的讨论转到款式设计和我的身材匹配之后,我慢慢开始知道自己要找那种款式了。

“你的肩膀比较纤细,手臂线条也比较细腻,露肩的款式应该能够体现你的优点。比如这款。”说着,小鱼指了指画册上一款露肩的婚纱,胸线上以蕾丝点缀。背后有一个蝴蝶结和小拖尾。 与之搭配的头纱固定在一个缀满鲜花的发箍上,向后一直垂到腰部。小鱼真是善解人意啊,她一定发觉我翻来覆去看这款婚纱好几次了。是的,我一开始就对这款婚纱特别有感觉。我们又看了看其他的款式,最后还是回到露肩的那款。“这款最适合你了。”小鱼说。我又看了看,说:“但是我能撑的起吗?你知道,我的胸部……”我一提胸部,小鱼就笑了起来,说:“别担心,我有办法的。这是小问题,我帮你解决就好了。我们可是专业人士哦。”既然如此,那我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就选这款了。

选好婚纱,我又和朴英杰商量了拍照的日期。小鱼说需要几周来准备婚纱和其他的道具,于是我们决定下个月中的某一天来拍照。我说我会在两天内来确认具体日期,因为我得找一天我妻子整天不在家的日子,才好过来拍照。他们说没问题。在付了不菲的定金之后,我满心欢喜的离开了工作室。我将拥有一段美好的回忆了。

心里有了盼头,日子也就过得飞快。转眼又到月中。妻子说她这周末要去她看望住在另一个城市的姐姐,她问我要不要一起去。我口上说周末要加班,去不了,心里可是乐开了花,真是天助我也!于是,我打电话给工作室。是朱莉接的电话。她说婚纱已经做好了,万事俱备,只要定下日子就好了。我问她这个周六11号可以吗?她说没有问题。“稍等,我让徐小姐来跟你说。”朱莉把电话转了过去。“国平,你好。我正打算给你发邮件呢。一切都准备好了。哦,你定了11号啊,好的。还有几件事,你来之前得准备好。第一,记得上午9点之前到工作室。这样我们有足够的时间来完成整个流程。第二,除了私处,请把其他的体毛都剃掉。其他的,就交给我们。
这两样,你没有问题吧?”

“没问题,我9点之前一定到。”我愉快的说道。

“很好,国平。那到时见咯。”

放下电话,我心里开心得像中了福彩头奖。我不敢相信我真的要去拍婚纱照了。我心里还是有点小担心,不知道事情会不会进行顺利。

妻子周五晚上就出发去看她姐了。因此,我有足够的时间来完成小鱼交代的事情。周六一大早,天还没亮,我就起床了。拿出我偷偷买的脱毛乳液,按着说明书来操作。虽然我是第一次用,但事实比我想象的容易,很快的,我身上的体毛就都被水冲走了。美美的洗了个澡,把身体洗得干干净净。擦干之后,我又在全身都抹上护肤乳,希望皮肤能够更软一些。压抑着既紧张又兴奋的心情,我还是做了一顿丰盛的早餐,来保证自己有足够的体力来应付一天的拍摄。从我家到工作室,开车要差不多2个小时,于是我6点半的样子就出门了,这样应该不会迟到了。

结果,我提前了很多就到了工作室门口。我走了进去,朱莉已经在等我了。“早上好,国平。你来得真早啊。这样也好,徐小姐也已经到了。你准备好变成美美的新娘了吗?”我有些窘迫,我可不希望她把当我变态看。“是……是的。”“放心好了。今天是你的好日子啊。我都有些等不及看你的婚纱照了。跟我来,让徐小姐开始帮你准备吧。”

我跟在朱莉身后来到摄影棚。徐小鱼刚刚把她的化妆用品在桌上摆好。那么多的瓶瓶罐罐,仿佛是一个美容品专柜似的。她见我进来,高兴的拍了拍手,说:“你来了啊,国平。太好了。朱莉,麻烦你倒两杯茶,正式开始之前,我要和国平聊两句。”
“好的。很快就好。”

“现在,国平。我来给你讲讲今天的流程。首先,我要你去更衣间把衣服都脱了,换上挂在里面的浴袍。然后,我们去美发室把假发戴上,然后把发型做好。发型做好之后,在穿婚纱之前,我们把义乳固定好。之后我们过来这边化妆,还有做指甲,我会帮你贴上假的长指甲。再那之后,我们就可以开始着装了。穿好婚纱,就可以开始拍照了。哈,是不是听着有点头昏,今天事情是蛮多的,但是新娘子都要经历这些的哦。怎么样?有什么问题吗?”

这个时候,朱莉端着茶走了进来。她把茶放到我面前的茶几上,然后朝小鱼眨了眨眼。小鱼端起茶,喝了一小口后,我才开始说话:“喔……我没想到还有这么多步骤。但是,这些正是我希望经历的。我全都听你的。”

小鱼笑了笑,伸出手摸了摸我的手臂,说:“今天将会是你这辈子难忘的一天。现在,在我们开始之前,先把写真集上的人名想好吧。假如你是女生,你希望叫什么名字呢?”“虽然这个名字我从来没有说出口过,但是在我心里我一直希望自己是那个叫娅萍的女生。妈妈常说,如果我生下来是个女孩的话,她会给我起名叫娅萍。那么就用那个名字好了。”

“很好听的名字哦。那么,娅萍,如果你准备好了,那么现在就去更衣间换衣服吧。然后,你到美发室找我。记得把茶都喝了,补充足够的水分才能漂亮哦。”

这个时候,朴英杰走了进来,背着一个大大的摄影包,手里还拿着一些摄影工具。我们相互问好。他说他从现在开始就替我拍照,这样最后的写真集就会记录下我转变的全过程。这可是超乎我预料的。他们考虑得真是太周到了。

走进更衣间,我先把茶喝了,然后开始换衣服。我把穿来的衣服都脱下来放到一个筐子里,身上只留下一条白色的蕾丝内裤。然后我换上他们给我准备的浴袍。那是一件长及脚踝的乳白色丝质浴袍,非常有女人味。

穿好浴袍,我缓步走向美发室。浴袍轻柔的丝质面料抚摸着我的皮肤,让我的脚步也自然而然的变得柔和起来,仿佛我真的是一个待嫁的新娘。

小鱼让我坐在梳妆台前,然后取来一顶赤褐色的披肩假发。“你喜欢这顶假发吗?”小鱼问道。“恩,我喜欢。挺洋气的。”

“那就好。就像我之前说的,我们要尽可能的让你回忆完美无缺。现在我来给你带上……恩,很好,效果很好。现在,我开始帮你做发型。”

感觉到长长的秀发披散在肩头,那种感觉还真是不错呢。小鱼把我坐着的椅子推到离镜子稍远一点的地方,然后左右转动椅子,好让我看清楚戴上假发后整体的效果。其实,真没必要这么麻烦,我已经完完全全的信任她了。小鱼的选择,一定是适合我的。徐小鱼替我选择的是时下流行的欧式包头发型:厚重的齐刘海很好的修饰了我的脸型,脸颊旁卷曲的发丝带出我的妩媚风情,被盘得高高的发髻质感十足,而且头纱也可以稳稳的固定在上面。

经过几番调整,小鱼终于对着自己的作品满意的笑了。接着,她从梳妆台下面的柜子里取出两个盒子。“请你把浴袍敞开好吗?我们来贴义乳。”我解开浴袍的腰带,让浴袍从肩头滑落,把胸部裸露出来。小鱼看了看,似乎对我微隆的胸部熟视无睹,只是说:“很好,体毛清理的很干净。”说完,她打开那两个盒子,拿出一对逼真的义乳。她在一个义乳的底部涂了一些液体,在我右胸前比划了一下,然后放到胸上,并让我扶住。然后,她又如法炮制,把另一个义乳粘到我的左胸上。

“扶好哦,等过几分钟胶水干了,我们再继续下一步。”小鱼说。我托着两个义乳,感觉单个义乳大约有8两重,不仅中间有直径大约2厘米的乳晕,而且顶端还有个粉色,长不到1厘米的乳头。捏一捏,软软的,手感好极了。但是我的下体却一点反应也没有,反而涌起想被人握住乳房的期待。直到小鱼说可以放手了,我才回过神来。心中不禁笑话自己还没嫁人,怎么就成了欲女。一松手,两个义乳微微一颤,而我也立刻体会到胸前多出来的分量。正如小鱼说的,我现在拥有了丰满的上围,36C的胸部。她往义乳和胸部和腋下接触的边缘又涂了一些遮瑕膏,让义乳和我的身体在视觉上融合得更加自然。

“真是太逼真了,”我惊叹道。“那当然啦。毕竟,你婚纱的款式可容不得胸部有半点瑕疵啊。”小鱼说,“你现在可以把浴袍穿好了。”

我把浴袍重新穿好,然后坐直,胸前的乳峰赫然入目,躲都躲不开。我好想再摸摸它们,但是又一想,毕竟是假的,摸了也不过两块硅胶罢了。小鱼见我痴痴的低头盯着胸部,不禁笑了起来,说:“男人就是喜欢大胸啊,连变装的时候也一样。”与此同时,我听见耳边响起相机的快门声,是朴英杰在拍照。

小鱼让我抬头平视前方,她开始帮我化妆了。她上来就帮我把眉毛给修了修,虽然不明显,但是眉型一下子变得柔和了。接着,她给我抹上粉底液,使得脸部的肤色保持一致。然后,她又星星点点的给我抹上遮瑕膏,修饰掉脸上的瑕疵。而后给两颊刷上玫红的腮红,整个妆容一下子就喜气起来。她踱远几步,看了看,觉得满意了,便开始眼部的化妆。首先是上下眼线。然后是眼影。“我今天给你画的是欧式的眼影,我们行里人称为断式,就是两、三种不同颜色的眼影渐层相连接但不相融合。” 小鱼今天用的搭配是天蓝色和淡紫色。眼影画好之后,她又用美宝莲睫毛膏帮我把睫毛弄得又长又翘。

“最后是唇彩了。大喜的日子,我们就用红色吧。”说着,她拿过一支红色的唇线笔,勾画出完美的唇形,然后用同色的唇彩把中间涂满。“现在,你抿一下嘴,然后把纸巾放在嘴唇上,轻轻的沾掉多余的唇彩。”我做完之后,小鱼点点头,说她对我的妆容很满意,而我也会很喜欢的。她刚说完,朱莉走了进来,赞叹道:“徐小姐,你今天给国平,不,亚萍小姐,化得妆可真漂亮啊。”她的恭维真是让我心中欢喜,又有些不好意思,脸不由得红了起来。

朴英杰凑过来说:“现在妆化好了,我们来先拍几张照片吧。国平,你听我的指挥啊。把手放在膝盖上。对,现在你把头往左转一点,眼睛往下看,好像你在思考今天的流程。好的,保持住,我来拍几张。很好,现在抬起头,看我这边,微笑……对,非常好,好,先拍到这里。你继续下一步。”

小鱼接过话来,说:“谢谢你,朱莉。他的底子好,是个天生的美人胚子。我觉得他今天拍的照片会比我们在大厅里挂的那些都要好。国平,现在你把脚搭到梳妆台上,我来帮你涂脚趾甲。虽然穿上鞋子也看不见,但是我想你希望不要错过任何一个细节的。对吗?”我想都没想,就把脚放了上去。我之前从来没有涂过脚趾甲,既然有机会,我是不会错过的。小鱼替我在脚趾甲上涂上亮红的指甲油。当她完成之后,我低头看着自己的脚趾甲,心中的兴奋又多了几分,连我平时不怎么敏感的小弟弟都有几分蠢蠢欲动了。不由得,我侧过身去,想掩饰自己。这一切小鱼都看着眼里,说:“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你的反应实在是太正常了。女孩子也免不了的。是不是啊,朱莉?”朱莉点点头,附和道:“是的。红红的脚趾甲本来就很性感啊。”

当我欣赏自己的脚趾甲的时候,小鱼已经开始了下个步骤。她托起我的右手,给每一个手指甲都贴上了长长的假指甲,然后涂上和脚趾甲一样的亮红色。然后是左手。

“好了,”小鱼说,“下面我们要开始穿衣服了。你准备好变成一个美丽的新娘了吗?”

“时刻准备着,”我俏皮的回答道。事实上,真的新娘也不见得会有我这么迫不及待吧。

于是,小鱼把我从椅子上扶起来,我跟在她后面走进更衣间。我的婚纱就在门上挂着,上面套着白色不透明的衣袋。小鱼把全套的新娘内衣放在更衣间的桌子上。她让我脱掉浴袍。我刚脱下来,就听到快门声。我以为是朴英杰又在拍照了,心想他可是什么都不会错过啊。不过这回他用了一台在化妆间不一样的相机。我问他这是台什么相机。他说这是台摄像机。“你不仅仅会得到静态的照片,我们还会为你制作动态的视频记录。今天发生的所有一切都会被刻录到一张DVD上。”我这才注意到朱莉正拿着朴英杰之前的那台相机在一边偷拍呢。

“国平,根据我们之前的交谈,我为你选了这些内衣。首先,你要穿的是束腰。婚纱是按照68厘米的腰围做的,你正常的腰围是76厘米,所以我们需要束腰来帮你把腰缩到68厘米。你或许注意到了,束腰上还连着吊袜带。那是因为我觉得,今天你穿长筒丝袜会比穿裤袜更有女人味。”所有的内衣都是白色的缎子面料和蕾丝装饰。小鱼取过束腰,把背后的绑带都松开,套到我腰上,然后麻利的把前面的搭扣都扣好。随后,她绕到我身后,指挥着我深呼吸,同时一点一点的拉紧绑带,好让我逐步适应束腰的束缚。当束腰的两边合拢以后,我的体形呈现出标准的钟漏形状,而代价就是我只能小口小口的呼吸了。小鱼拿过皮尺一量,正好68厘米。

“正如之前我们商量好的,为了塑造你完美的女性体型,你现在要穿上这个紧身内裤。刚开始你可能觉得不舒服,但是很快就会适应的。”我把紧身内裤穿上,把球球压进腹股沟里。那个时候我有些糊涂,心里嘀咕着我有和小鱼讨论过如何隐藏下体吗?但是下体传来的强烈的压迫感很快便冲走了我的疑问——我为什么要这样折磨自己啊?但是身边相机发出的快门声带来的心理上的愉悦让我很快将心中的疑问和身体的不适都抛到了九霄云外。

小鱼递给我一件白色的半罩杯,无肩带的胸罩,罩杯上缘是漂亮的白色蕾丝,两个罩杯交接的地方还有一朵粉色的小花。小鱼帮我胸罩穿好,乳房调拨到位,一条深邃的事业线便出现在我胸部中央。接下来是一双白色的长筒袜,蕾丝袜口足有10厘米。我坐下来,穿上丝袜,把袜口提到大腿上,然后熟练的把吊袜带的搭扣在袜口上固定好。幸好小鱼有提醒我,让吊袜带从紧身内裤里面穿过去,这样我上厕所会方便很多。

“现在我们来看看你是怎样一个美女吧。”小鱼这才把我领到镜子前。我简直不敢相信那镜中女孩就是我自己。“天啊!那真的是我吗?小鱼你真是太厉害了!谢谢你!”

朴英杰不知何时又换回了照相机,在一旁咔咔咔的拍个不停。在我对着镜子扭来扭去欣赏自己的时候,他一定拍了不少好片子。我高兴得几乎要哭出来了。小鱼连忙安抚我,让我千万不要哭花了她好不容易化好的妆。我急忙压制住自己的感情,勉强没有让泪水流出来。

“亚萍,其实这还得谢谢你自己啊!如果你不是一个美人胚子,我就是技术再好,怕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你看,我都没怎么帮你弄,你就已经光彩照人了。而且,我看的出来,你对这些女性的内衣,可是一点都不陌生哦。你家里是不是藏着一个挂满漂亮女装的大衣柜啊,呵呵!”

“没有啦。我只是有几件罢了,有机会我就会穿着玩啦。”我低下头说,娇羞的说道,“我不想让其他人看见我变装的样子。所以,我才想到来拍写真,这样即使我那天不能变装,我也可以有点东西可以回味啦。”

“你真的好有变装的天赋耶。看得出来,你很享受穿着女士内衣的过程。你看看,穿上这些漂亮的内衣,你是多么的迷人。以后,你应该多来我们这里玩玩,尝试尝试其他的女性衣物。好了,现在把衬裙穿上吧。我们来进行最后一步”。当我穿上衬裙,里面的内衣都服贴的藏在衬裙下,我身体的曲线被完美的勾勒了出来。精致的妆容,奢华的内衣,凹凸有致的身体,体贴周到的服务,今天真是太完美了。

小鱼递给我一双白色的系带鱼嘴高跟鞋,后跟足有8厘米。我以前穿过高跟鞋,所以我想穿上走路应该不成问题。但是,有一点我没有考虑到的是,我现在穿着的衣物以及我胸前新增的重量。穿好鞋后,我的头几步路走得是踉踉跄跄,但是很快我就找回了感觉。在束腰和衬裙的约束下,我开始在走动中不由自主的扭起了臀部。“抬头挺胸,肩膀往后展。”小鱼在一旁喊道。按她说的,我又多走了几步,步子变得很稳当了。

“你准备好迎接你的婚纱了吗?”小鱼问道。

“呵呵,准备好了,准备好了。”我急切的回答说,心里对挂在门上,套在衣袋里婚纱充满了好奇和期待。

小鱼将衣袋从门上取了下来,然后把婚纱从里面抽了出来。那一刻,我真的是目瞪口呆。面前的这件婚纱比在画册上看到的还有漂亮。胸线上点缀的那一线蕾丝是我见到过的最奢华的设计。后面有一段短的拖尾,向上在腰部的蝴蝶结处聚拢。现在我明白为什么小鱼要把我的腰缩到那么小了。我的兴奋的样子,小鱼都看在眼里。“来,快穿上吧。”说罢,小鱼小心翼翼的把婚纱套到我的头上,生怕弄乱了我的发型。慢慢的,婚纱的裙裾滑下我的身体,我心里有种美梦成真的感觉,也能体会到当一个女子为她的大日子做好准备时的复杂情愫。当我看着小鱼将婚纱固定在我高耸的胸部时,朴英杰的快门声忽然静了几秒,我看见他在微笑,然后快门声又响了起来。小鱼转到我身后,然后帮我婚纱背后蝴蝶结和拖尾整理妥当。她一边整理,一边揶揄道:“我们的摄影师看来被某人迷住了哦!”。听她这么一说,我的脸羞得通红,自然又被朴英杰拍了下来。最后,她替我戴上一套光彩夺目的钻石项链和耳坠,然后帮我披上头纱,并用大头针把头纱固定在发髻上。

看着镜中的自己,我心里冒出一种奇怪的感觉,觉得自己不是来拍写真的,而是一位就要走进教堂,走向爱人的新娘。朴英杰和徐小鱼扶着我来到摄影棚,开始拍摄写真。棚里准备了各种制作精良,美轮美奂的布景,让人颇有身临其境之感。首先是一组花园布景,模拟我站在花架下。接下来的布景是一组郁郁葱葱的大树和玫瑰花丛,我就站在花丛中。拍摄过程中,我手里拿着小鱼为我准备的一束捧花。我对一切都很满意。我忽然有了一种灵魂出窍的感觉,开始幻想着自己真的成了一个新娘子。以至于小鱼连喊了我几声,我都没有听见。直到她说:“亚萍,现在,我们来拍最重要的部分。”我才回过神来。

“你准备好走向你的爱人了吗?”毫不犹豫的,我回答说:“是的。”虽然我觉得流程里应该没有这个,但是我还是跟着小鱼走过走廊,来到一扇紧闭的大门前。

那个时候,我好像在做梦一样。当小鱼把两扇门向里推开,一个有些昏暗的礼堂和一条由金色的埋地灯标识出来的长长走道便出现我眼前。婚礼进行曲恰到好处的响起,我不由自主的迈开步子,沿着走道款款向前,一手提着裙裾,一手拿着捧花,脸上洋溢的最灿烂的笑容。朴英杰开始还在我前面拍照,然后就退到一边了。这时,我才看注意到我的正前方,走道的尽头,站着两个穿着燕尾礼服的男人,他们自然是来参加婚礼的。他们都面对着我走来的方向,而我则极力想看清楚他们。我发现其中一个男人正面带微笑,直视着我。我心里忽然升起不祥之感,但是我实在是入戏太深了,不想抽身离开。我还看见在走道尽头的左边站着一个女人,从穿着来看,应该是伴娘。当我走近她,我看到她正看着我,并开始向我走来。我突然发现她看起来很面熟,霎那间,我呆住了,她竟然是我的妻子——汤娜!

汤娜走到我面前,笑了笑说:“你好啊,亲爱的。我真的很高兴,能来这里陪你过这个特别的日子。”她碰了一下我的手臂,我全身仿佛触电一般,心头一阵无力,魂都好像都散了。当着她的面,我几乎要哭出来。“亲爱的,今天可还你大喜的日子,记得保持住微笑啊。好了,现在去找你的新郎,交换婚誓吧。”

她轻轻推了我一把。我强作笑容,走向我的新郎。虽然我不认识他,但他帅气的外形还是让我大吃一惊。当他向我伸出手臂时,我的伴娘(我的妻子)正在我身后帮我托着婚纱的拖尾。

一位牧师打扮的人登上了我们面前的讲台。在他的引导下,婚礼有条不紊的进行着,直到交换婚誓时我才知道我的新郎叫白弼德。当听见牧师问道:“沈亚萍小姐,你是否愿意接受这个男人成为你合法的丈夫……”条件反射似的,我想都没想就答道:“是,我愿意!”交换婚誓之后,我们彼此交换了婚戒。这时牧师说道:“你现在可以亲吻你的新娘了。”我的心陡然一下狂跳起来,身体不由自主的前倾,让我的丈夫抱住我,亲吻我。真是做梦一样啊。我身体里男性的部分渐渐隐退,我现在的感觉就是一个新娘应有的感觉。

当我和白弼德手挽手沿着走道往大门走去时,我看见小鱼拿着摄像机在前面在拍,耳边听见朴英杰相机的快门声。当我们走出礼堂时,白弼德和他的伴郎离开了我,而汤娜则从后面向我走来。“你这个新娘子还真是漂亮啊。我知道对于我的出现,让你大吃一惊吧。但是,你要知道,你那点爱好,我可是全都知道哦。我没有戳穿你,我就是要看看你到底能走多远。既然拍婚纱写真是你的梦想,所以我特意和这边的人商量,为你准备了今天这一出好戏。好了,现在继续去拍照吧,这种难得的日子可不能浪费哦。”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是我心里在对她说谢谢你。作为一个男人,我很感激她的理解,但是我对发生的这一切还是有所怀疑。但是,作为一个女人,我只想全心全意的享受这一天。我当时真的好矛盾。

汤娜领我走进一个小房间。房间里除了婚礼上的新郎新娘和伴郎伴娘外,就还有小鱼和朴英杰。在众人的簇拥下,我和白弼德走到一个假的婚礼蛋糕前,比划着好像要切开它。然后,欢快的音乐响起,这是要拍新娘和新郎共舞的段落。我让弼德拦着我的柳腰,在他的引领下,翩翩起舞。心底里有一个小小的声音在说:“还没完啊。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们甚至还玩了新娘抛捧花的桥段。小鱼,朱莉还有汤娜一字排开,站在我身后。当我把捧花抛向脑后,朴英杰的相机啪啪啪响了起来。然后他推了推白弼德,要他去松开我吊袜带的搭扣。这是要闹新房吗?我心想。由于隔着婚纱还有衬裙,吊袜带的搭扣又扣得比较靠上,白弼德费了好大的劲,顺着我的大腿一路摸上去才找到。当他把搭扣松开时,顺手掐了我大腿一把,疼得我发颤,脸窘的通红。其他人见状,一阵哄笑。

当这个房间的场景拍摄完毕,小鱼拉着我的手问我感觉如何。我告诉她今天实在是太棒了,我从未想过一切都这么好。她拉着我的手走出房间,在我耳边悄声说道:“好戏还在后头呢。”我心里一阵茫然。不觉间,我们走进一个宽敞的房间,像是一个卧室。对面的墙边放着一张喜床,上面除了放着枕头和龙凤锦缎的喜被之外,大红色的床单上还铺着栗子、枣、花生、桂元等物。床边是一个床头柜。右手的墙边放着一张化妆台,而正对床尾的墙上镶着一面全身镜。左手边还有一个门,通向洗手间。

“亚萍,现在我们该拍最后一组照片了。来,我帮你把婚纱脱了,你好换上你最后的服装。”我有点吃惊,但是发生这一连串的事情之后,我的心智早已是浑浑噩噩的,便任由她帮我脱下婚纱和衬裙,松开束腰。当束腰脱掉后,我注意它所塑造的纤腰仍保持着。“现在去洗手间,换上门后挂着的衣服。然后回来这里,我帮你卸妆。”

我走进洗手间,把胸罩和内裤都脱了。在门背后挂着一件象牙白的新娘睡裙。我兴奋得有些发抖,颤颤巍巍的,我把睡裙从门上取下,把它从头顶套了进去,让丝滑的面料滑下我的身体,让细细的吊带挂在我肩上,而裙摆还不到我的膝盖。门上还挂在一件短的白色浴袍,我披上它,然后走了出来。我出来那一刻,我听见朴英杰相机发出咔咔咔的声音。

“到化妆台这边来,坐好。”小鱼说。她帮我卸了脸上的妆,脱下身上的各种首饰。然后我伸手把固定发髻的大头针都拔出来,让假发披散在肩膀上。我的手穿过假发,把它整理平顺。咔咔咔,我梳理头发时流露出来的小女人神态都被朴英杰一一拍下。。

小鱼笑着看我做完这些个女性化的动作,然后说:“好了,亚萍,过来这边。我先把床上了东西收拾一下。”说着,她着手把床上的栗子、枣、花生、桂元都清理掉。我这才注意到那些干果都是放在一张张的红纸上的。小鱼一边收拾,一边笑嘻嘻的对我说:“祝你早生贵子啊!”我的脸上又腾起两团红晕。不一会儿,她就收拾妥当。“过来,躺在床上吧。我们来拍些你穿睡裙的性感照片。”我听话的躺到床上,按照朴英杰的要求摆出各种性感的姿势,不一会儿头有些发晕,心里升起一阵倦意。当我抬起头,透过迷离的双眼,只见白弼德不知何时进了房间。他穿着浴袍,正看着我。

小鱼看了看弼德,又看了看我,然后说:“好了,我该让你们两个单独相处了。亚萍,我保证你会喜欢今天这些照片的。一切进行顺利。呆会见啊。”

我挣扎着爬起身,靠着喜被,坐起来,身上只穿着睡裙和短短的浴袍,心里还回想着刚才摆的那些撩人姿势。这时,白弼德脱了浴袍,向我走了过来。他赤身裸体,只穿了一条小小的三角裤。他站到床边,对着我,我看到他六块健美的腹肌还有已经涨得老大的阳具。我不知将要发生什么,只是羞怯的别过头,就像一个未经人事的新娘。突然间,鬼使神差的,我向前挪了挪,伸手拉下他的三角裤,他的大阳具立刻跳了出来。那肉棒比我自己的明显要大得多,它正虎视眈眈的对着我。我向前一探身,用我那涂着亮红指甲油的手一把握住肉棒。当我慢慢的上下搓弄时,弼德的手放到了我的脑后,轻轻的推着我的头靠近他的身体。

即便在那个时候,我心里还有一丝明溪,我好矛盾。心底有一个微弱的声音要我停止,而主宰我心智的声音却迫不及待的想要继续下去。当我的嘴唇触碰到猩红的龟头时,我不由自主的开始亲吻它的前端,然后伸出舌头,开始上下舔弄龟头和肉棒。我完全的迷失了,最后的理智也离我而去。我张口嘴,慢慢的把肉棒含在嘴里,让肉棒一点一点深入我的口腔,直到顶到我的喉咙,让我感到想呕吐。于是,我把头往后挪了挪。然后开始用嘴前后的套弄肉棒,还不时的抬头看看弼德,观察他的反应。只见到他闭上眼睛,嘴里发出舒服的呻吟,我又尽力让肉棒更深入了些,好让我的男人更加享受。我逐渐的加速,肉棒在嘴里插进抽出,任由口水顺着嘴角流出。

过了好一阵子,弼德把肉棒从我嘴里抽了出来。他拉我起身,托着我的头,给了我一个绵长法式的舌吻。接着,他脱下我的浴袍,让它滑落我的肩头。然后他拨下我睡裙的吊带,让它们垂在我的胳膊上,睡裙悄无声息的飘落到地板上。紧接着,他的左手抓住了我的右乳,头则贴上我左乳,从乳房的边缘一直吻到我的乳头。我突然觉得乳头一阵酥痒。我花了好几秒才想到我胸前的不过是粘上的义乳,但是感觉却又是那么的真实。我无心追究,只顾着享受着他的每一个亲吻,每一丝爱意,我还要更多。

我不想让他停止,但是弼德还是停了下来。他温柔的抱起我,接着轻轻的把我放在床上,然后一把扯下我的内裤,跟着就压到了我身上,顺手把喜被垫到了我的身下。我心里欲火焚心,急切的等待着,但我自己的肉棒却反而缩成一个小不点了。

他伸手从床头柜里取出一支润滑膏,还是激发性欲的那种。此刻的我完全成了一个小女人,一个新婚的小女人,一个两腿分开,阴部朝天,想要被自己的丈夫马上占有的女人。他挤了一大截润滑膏到他右手的食指,中指和无名指上,然后交替的把手指缓缓的插入我的下体,一次一根手指。当他开始把两根手指同时插入时,我感觉到了一阵剧痛,他立刻发现了我的痛苦,于是体贴的把一根手指退了出来。渐渐的,我开始适应他的手指,下体被充分的润滑,我的臀部开始跟随他的手指前后的运动。他明锐的察觉到了我的变化,于是他把手指都退了出来。只见他又挤了一大截润滑膏在他的龟头上,然后让我的双腿分得更开。当他那粗大的肉棒开始缓慢的插入我的身体时,我把两腿尽量分开,高高的举在半空中,生怕影响了他的插入。由于有了前戏的充分润滑,他的肉棒很轻易的就插入了我的菊门。

当他开始前后有节奏的冲刺,我也迎合着递送自己的臀部。当他深深的插入我的体内,和我融为一体时,我的心就好满足。我的腿紧紧缠住他的腰,希望他永远这样抽插下去。我们的呻吟声此起彼伏,宣泄着我们无尽的肉欲。不知过了多久,弼德的冲刺停了下来,但他的肉棒停留在我的体内。弼德抽掉我身下的喜被,反手把它放到自己背后,然后示意我慢慢的坐到他的身上,而他则枕着喜被,躺在床上。当我完全的坐到他的胯上,他开始用力往上一顶,我下体一阵
剧痛,不禁大叫一声:“啊!”弼德这回没有怜悯我,他的肉棒继续大力的在我体内抽插。而我的疼痛也很快就转变成了下体深处的酥痒,我生怕他插的不够深——当他的肉棒往上顶时,我的身体就主动的往下一沉。不知从何时,变成了我主动上下套弄,每一下都恨不得一插到底。而弼德则写意的半躺在那里亵玩我的双乳。突然,他猛地起身,一把我推倒在床上,接着就是一阵暴风骤雨般的抽插。插得我真是爽透了,仿佛魂魄都要被插散一般。忽然,一阵尿意涌上心头,淡淡的精液从我那软软的阳具里流了出来,我高潮了。与此同时,我感觉到体内一阵阵火热而短促的激流在我身体深处喷射,他也开始射精了。我的愈发用力的缠住他的腰,生怕他离开。

还有太多的细节,我已经记不起来了。但是,我知道我不可能比那一刻更快乐了。当弼德把肉棒从我的体内抽离,我心里竟涌起一股小小的失落。细心如他,立刻把我拥在怀里。我看着他,含情脉脉,表达着我的爱意。

*****不是尾声*****

透过墙上的单面镜,汤娜看着自己的丈夫被自己丈夫的所谓丈夫奸淫。其实那个操自己丈夫的人是她的情人。沈国平想不到的是汤娜不仅对他变装的爱好早已了如指掌,而且她还主动为他创造条件,比方说时不时的离开家一段时间,让沈国平有时间来发展他的变装爱好。她在暗处看着沈国平在变装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从开始的偷穿她的衣服,发展到后来的专门去买女装来穿。

“沈国平啊,你不知道吧,为了帮你,我一直在你的食物和水里添加雌性激素。今天早上,我还让朱莉在你的茶水里放了大剂量的雌性激素和催情药。你要来这里拍写真的事情,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你定的日程安排我也一清二楚。是我跟朴英杰和徐小鱼谈好的诸多细节才让今天的拍摄如此顺利,让你完美的圆了你的新娘梦。你更加想不到的是我拥有的家族遗传的特殊能力,能够促使你完成最后的转变。在礼堂走道我在你身上的那轻轻的一触,就是打开你彻底女性化之路的钥匙啊。”

“明天早上,当你醒来你就会变成一个真正的完美新娘。你将拥有让男人着迷的年轻女性的全部生理特征。很快,你就会来第一次例假,谁知道呢,也许你真会早生贵子哦。”

“我虽然失去了一个丈夫,但是却拥有了一个贴心的女性朋友。我们可以一起逛街,一起去做美容,一起做指甲。这不是比平淡的夫妻生活更有趣吗?我都等不及要跟你分享这些做女人的快乐了。到时候,你也会和我分享你的蜜月还有你的性生活的,对吧?。现在,好好睡吧,我的宝贝。”

汤娜转身离开了工作室,坐进了一辆在门口等她的轿车。司机是婚礼上的伴郎。他将带她去一个私密的地方,在那里他们将共度良宵。

一条评论 (+add yours?)

  1. 奇拉
    8月 03, 2013 @ 20:40:06

    请发表更多人皮故事

    回复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分类

版权声明

本站内容多为转载,由于部分文章年份较早,难以查清具体版权信息,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在相关文章后留言或发邮件至lvlili5201314@gmail.com

博客状态

  • 16,750,566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