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不到的女朋友


来源于创世中文网http://chuangshi.qq.com/read/bk/ns/48300152-m.html

《触摸不到的女朋友》
(一) 伴随着一阵清脆的脚步声,一个身穿着一身干练小西装的“女子”从厕所中走出,出现在办公室里另一个男子的眼前,他叫张毅达,是这家公司的老板,而这个刚从厕所中出来的“女子”,正是我们的主角李思佳。
“这……这样真的可以么?”李思佳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行装,脸颊上浮现着一抹淡淡的红晕,显然对于此时他自己的装扮,还有些难以适应。
“嗯,不错不错,比以前漂亮多了。”张毅达上下打量着眼前的李思佳,即使是他还是仍旧有些难以接受眼前这个美丽的“女子”是一个男人的事实。披肩的长发,俊俏的脸庞,特别是那因为修身小西装勾勒出的玲珑身材,加上那一双展露在外诱人的匀称双腿,即使是他都有些小小的心动。
“这样……真的合适么?”李思佳扯着自己的衣衫,特别是那紧紧贴身的包臀裙,多少让他有些不自然。虽然他之前一直在夜店打工反串,但是那毕竟是也夜晚,如今大白天的穿着女装,特别还是这样的衣服,多少让他有些不自在。
“合适,当然合适。”张毅达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而后装出一副郑重的样子开口道:“恭喜你,李思佳先生……哦,不,李思佳小姐,你被本公司入取了,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本公司的一员了。”“小姐你个头。”
李思佳没好气的瞟了张毅达一眼,“谢谢你啊,阿达,这些年我一直都没能找到个合适的工作,好在碰到了你,这年头果然还是熟人靠谱啊。”
“不用谢不用谢,该说谢谢的人是我才对,你是不知道,我之前那个秘书那真是丑到了一定境界,就说是天怒神怨都不为过啊,因为她还吓跑了不少的客户,说起来都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哎……”
“再丑也是你自己招的,怪谁?”
“谁说是我招的,是我老婆招的,她就是怕我跟秘书乱来,所以特地给我搞了这么一个侏罗纪生物,哎。”张毅达再一次的叹了口气,看了看李思佳,脸上又挂上了笑容,“不过现在好了,有你这么一个大美人的加盟,我们公司的业绩自然是蒸蒸日上,我登上福布斯排行榜的日子也绝对是指日可待啊,哈哈哈哈……”
“大美人个毛线啊,老子纯爷们好么!还以为你真的会给我安排一个好工作,到头来竟然是叫我穿成这样给你当秘书,我……我现在不得不怀疑你的口味是不是变重了,似乎我该考虑下我随身带个防狼喷雾什么的。”
“我……你才重口味,你全家都重口味。”虽然只是一句玩笑话,但是在说到全家的时候,李思佳的脸上难免展露了一缕哀愁,让张毅达也不由得有些愧疚,“对不起,思佳,我只是……”
“没事没事……”李思佳强笑了一下,扯开了话题,“话说,你叫我穿成这样,万一被发现了咋办?”“不会不会,怎么会发现,我只是叫你陪我去应酬一下接待一下客户,又不是要把你卖了,你想到哪去了?”
“只是……万一被我女友知道了咋办?”
“知道什么啊,你夜店反串打工的事情你女友又不是不知道,如今在我这上班总比在夜店强吧?”
“不是……我是说……”
“我勒个去!你想到哪去了!老子可是有家庭的人,老子可没有那么重口味喜欢你这么一个大老爷们。”
“我不是说你,我是说……”
“哎呀,安啦安啦,你以为全世界真的有那么多的重口味啊,男的和男的之间能发生什么,我不过是用你美丽的外表欺骗一下那些无知的客户而已,你就放一百个心吧。”
“好……好吧……”
(二) “妈,我找到工作了。”
一间简陋的出租屋内,一身常装的李思佳捧着饭碗吃着饭,前面严重掉漆的小方桌上,只有两道菜,一碗炒青菜,还有一碗水煮大白菜。而在李思佳的面前,坐着的是一个鬓发已经发白的女子,看样子似乎已经有五六十岁的样子,她就是李思佳的母亲——陈冬梅。
“是么?是什么工作啊?在哪的?做什么的啊?”母亲直接就是一窜关心的问题。
“哦,是我一个朋友开的公司,叫我去做他的秘……做一个小文员,每天就是整理一些文件什么的,不算累工资也还可以。”
“这样啊,那还不错,你可要好好谢谢你那个朋友。”
“嗯,我会的。”
“既然你都找到工作了,那你在夜店的活就辞了吧,那里面太乱,你在里面上班妈不放心。”
“嗯……”李思佳看了看母亲,最终还是默默的嗯了一声。母亲需要看病,自己也要生活谈朋友,以后还要结婚生子,不兼职哪来的钱?
“现在妈不用住院了,不需要花钱了,你好好过日子就行了,别太累了。”
“嗯,知道了,妈,我会好好工作的,等以后工作稳定了,我就把头发剪了把思琪娶回家,我们一家三口好好过日子。”
“嗯……思琪那个孩子……”母亲欲言又止。
“思琪怎么了?”
“没什么?”母亲淡笑了一下。
李思佳虽然有些怀疑,但是终究也没有多问什么。吃好饭洗好澡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中,看着镜子中的长发垂肩的自己,心头也有着复杂的思绪,有的时候真的怀疑如今自己变成这样,到底是因为家庭还是因为自己?
在李思佳之前,家里还有一个姐姐,但是因为一个意外,姐姐意外的夭折了,所以李思佳出生之后,母亲一直把李思佳当做女儿来抚养,也因此和李思佳的父亲产生了一系列的矛盾,最后更是丢下一句“神经病”离婚了,之后就开始了母子两人的相依为命。
即使如此,母亲还是继续把李思佳当做女孩来抚养,其实这样的日子也过得还算顺利,虽然难免会遇到一些烦心的事情,但是都很好的挺过去了。直到两年前母亲重病住院,瞬间抽空了家里的积蓄,甚至将房子都变卖了,不过好在母亲并没有被病魔给带走,只是母子两的生活却变得异常的艰辛,而李思佳也是因此才去夜店兼职。
“没事,人生再艰难,我不是还有思琪么?”李思佳艰难的一笑,掏出自己的手机,看着手机中女友的照片,李思佳的脸上浮现了温馨的笑容。“现在好了,我有工作了,以后努力工作存点钱,到时候就和思琪结婚,然后把头发剪了,未来幸福的生活,我来了。”
“亲爱的,我想你了,你想我了没?”李思佳迅速的编辑了一条短信发给了张思琪。
“叮咚。”放在吧台上的iPhone5s发出了一声清脆的短信铃声,身坐在高脚凳上的张思琪歪过头看了一眼手机,看着屏幕上的那一条消息,微微的苦笑了一下,却并没有去理会,继续品尝着她手中高脚杯中的晶莹液体。
“嗨,美女,介意我坐在你身边么?”此时,一个身穿很是时髦的青年坐到了张思琪的身旁,对着张思琪打了一个招呼。张思琪转头看了男子一眼,并没有多理会。“美女,看来你有烦恼啊?我可是观察你很久了呢。”
“是么?”张思琪只是不冷不热的回了一句。
“凭我多年的经验,我觉得你应该是缺少安全感。”
“缺少安全感?你怎么看出来的?”
“美女,你是不是失恋了?”
“失恋?”张思琪嗤笑了一声,“如果我告诉你我是同性恋,你相信么?”
男子上下打量了一番张思琪,笑了一声,“你这样的美女怎么会是同性恋?而且你不光不是同性恋,似乎对男人还非常的渴望。”
听到男子的话语,张思琪的眉头不由得微微的一皱,刚想要对男子训斥一声的时候,却见男子悠悠的拿出了一窜钥匙,其中赫然还有一把宝马的车钥匙,让张思琪的眼睛不由得一亮。
“美女,你想喝什么?我请你。”
(三)“跟你们说了多少次了?嗯?我请你们过来不是看你们闲聊和化妆的!不想干就早点给我滚蛋!”办公室里,张毅达对着面前两个女职员一阵的训斥,他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次看到她们在上班时间闲聊了。
两个女职员自然是噤若寒蝉,一声不发,只是低着头拨弄着自己的手指,看着两人这个样子,张毅达也只能是无奈的叹了口气,“下不为例,去吧。”
“是。”两个女职员急急忙忙的就朝着门口而去。
“慢着,把李秘书给我叫过来。”
“哦。”
不一会功夫,李思佳就走进了办公室。此时的他自然是一身干练的包臀小西装,经过这几天的上班,李思佳慢慢的也开始适应了自己的工作,虽然在进女厕的时候难免有些忐忑,但是总算是慢慢的习惯了。
“老板,你叫我?”
“来来来,坐坐坐。”原本还板着一张脸的张毅达,看到李思佳的进来,迅速的从老板椅上起来走到了李思佳的面前,抓着李思佳的手让他坐到了一旁的沙发上。
李思佳急忙抽回自己的手,心里有些发突的看着张毅达,“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说吧,叫我过来什么事?”
“说的那么难听,前几天不是跟你说过了么,今天下班之后跟我去见个客户。”
“哦,我还以为什么事呢,知道了,还有别的事么?”
“没别的,就这个。”
“哦,知道了。”李思佳默默的点了点头,刚要起身出门却又停了下来,“弱弱的问一句,跟你去见客户,是要我穿成现在这样么?”
“对啊,这不是废话么,你刚来的时候我就跟你说过的,你可是我们公司的形象代表,没你这个‘美女’出场,我怎么搞定我的客户啊?”
“呃……我以前只是在夜店才敢女装,现在好了,白天都女装了,如今你竟然还要我穿着女装去……”
“哎呀,你不穿女装难道让你穿男装啊?你不穿女装我怎么谈生意啊?”
“美女满大街都是,干嘛非要找我这么一个假的女人?再不济你叫两个小姐陪你呗?”李思佳嘟着小嘴,百无聊赖的翻着茶几上的杂志。
“俗!人家是贵公子,能一样么?小姐什么的人家只要看一眼就能看穿了,那生意还怎么谈啊?再说你上次不是答应我的么,愿意陪我去见客户的么?”
“是啊,我是答应跟你去见客户,但是我没说要穿女装去吧?”说着,李思佳有些得意的对着张毅达坏笑了一下,转而则是掏出自己兜里的镜子,开始对着镜子整理自己的发型。
“这个月工资加一千。”看着李思佳,张毅达无奈的叹了口气,咬牙加了这么一个福利。
“成交!”李思佳瞬间合上镜子,对着张毅达满足的笑了笑,而后则是哼着小调走出了办公室,而张毅达则是看着慢慢离去的李思佳苦笑着摇了摇头,不过不知怎么的,觉得这样的李思佳有些可爱。
“看到没有,看到没有,看她那个得意的样子。每次我们偷懒都要被老板训斥,但是却从来不说她,哼。”
“那能怎么办?人家有资本,你有么?”
“那也不能这么说啊,我们老板可是有老婆的。”
“有老婆又怎么样,现在包养小三的男人还少么?也不知道这个狐狸精是怎么勾搭上老板的。”
“哼,狐狸精!”
(四)
“等下记得热情一点,多笑,多敬酒,知道了么?”朋鑫酒店的一间包间之内,张毅达对身穿着一身干练包臀小西装的李思佳说道。
“好的,500,谢谢。”李思佳淡淡的说道。
“什么!你特么的敲诈啊!”
“好吧,老板,突然我想起今天还有事,我就先走了。”说着,李思佳起身就要离去,张毅达急忙上前一把抓住了李思佳的小手。
“好吧好吧,你赢了,姑奶奶你赢了还不行么,谢特。”张毅达哭丧着脸拉着李思佳又坐回到了椅子上,而李思佳则是一脸的得意。
“500块而已嘛,对于你这样的大老板算得了什么?对不对?”
“切。”张毅达不屑的回了一句,转而望了望李思佳的胸前,“不行不行,你这个纽扣还要再解开一个。”说着,张毅达起身就要上前去解开一个李思佳胸前的纽扣,让李思佳不由得一愣,而原本还没感觉到什么,解开纽扣之后看到那一条小沟沟之后,张毅达也是不由得一愣,眨巴了两下眼睛,“你……怎么有沟?”
“挤的不行啊!”李思佳双脸通红,急忙拍开张毅达的手去整理自己的衣衫,“你个神经病,老子是假货,你竟然还想着叫我露胸?”
“呃……”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来晚了。”正在张毅达和李思佳气氛有点尴尬的时候,包间的门被打开,进来了一个身穿着名牌西装的男子,那感觉还真是有点高富帅的架势,来人就是高俊哲,张毅达这一次会晤的客户。
看到高俊达的到来,张毅达和李思佳都是急忙起身迎接,而高俊哲礼仪性的笑了笑,看了张毅达一眼之后,视线倒是瞬间被李思佳给吸引了,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你好你好,高先生,我就是张毅达,很荣幸今天你能够赏脸前来。”说着,张毅达急忙伸出手和高俊哲握了握手,看到高俊哲直勾勾的看着李思佳,张毅达又急忙介绍道,“这是我的助理,李思佳。”
“哦,李小姐,幸会幸会。”说着,高俊哲直接松开了张毅达的手,倒是直接握住了李思佳的小手,顺手还在手背上摸了一把,搞得李思佳心里毛毛的。
“你……你好……”李思佳急忙抽回自己的小手。
“不好意思,只是看你有点像我以前的女友,所以……还请李小姐见谅。”似乎是察觉到了李思佳的那一丝不悦,高俊哲急忙解释道。
“像你妹,这么老土的搭讪方式,也不看看现在什么年代了。”李思佳在心中不由得一阵的嘀咕,脸上自然是艰难的挂着微笑。
“坐,坐,都坐呀,别光站着了。服务员,上菜。”
很快,一个个色香味俱全的菜肴就被搬上的酒桌,而高俊哲也是有一句没一句的尽力和李思佳聊着各种各样的话题,让李思佳一阵的头大,但是为了那1500,他也只能默默的忍受着。
“高先生,这是我们这一次合作的合约,您看看,这一次的合作绝对可以给我们双方带来巨大的利益,您给看看?”说着,张毅达就拿出了原本就准备好的合约放到了高俊哲的面前。
高俊哲只是稍微瞟了一眼合约,“张总,别急嘛,工作的事情我们吃好饭在聊也不迟不是么?李小姐,你为什么不喝酒啊?是这酒不好喝么?要么我帮你换一瓶?”说着,高俊哲就直接呼叫了服务员。“给我来一瓶82年的拉菲。”
“先生,不好意思,这么名贵的酒,本店没有……”这个服务生显然是有些尴尬。
“你这什么店啊,怎么连瓶红酒都没有,真是的。”说着,高俊哲有些歉意的对着李思佳笑了笑,“李小姐,要不我带你去我经常去的那家饭店吧,那里的厨师做的菜非常的好吃,你看……”
“不用了不用了,这里就不错。”说着,李思佳直接端起酒杯就是将杯中的液体一饮而尽,让高俊哲不由得一愣。
“好,好,李小姐好酒量!来来,我给你满上。”说着,高俊哲就端起酒瓶要给李思佳倒酒。<br />
“怎么好劳烦高先生动手呢,思佳,还不快给高先生倒酒。”
李思佳刚起身准备倒酒,高俊哲就一把按住李思佳的肩膀让他坐下,而这种手却是直接搭在肩上不肯放下,李思佳试着扭了几下都没有能够让这只手挪开,反倒是让他顺势下移,竟然直接搂在了腰间,让李思佳一阵的咬牙切齿,很想直接发飙,却是看到了张毅达那个哀求的眼神,只好忍着。
“妹的!不就是被个男人摸两下么,为了1500,老娘……不对,老子我忍了……”
因为李思佳的容忍,高俊哲自然是越来越放肆了起来,本来只是搂着腰,到后面更是直接摸着李思佳穿着丝袜的大腿,而此时的李思佳早就因为高俊哲的一顿乱灌已经有些迷迷糊糊了。
“哈哈,张总,这一顿饭我吃得很开心,祝我们合作愉快。”说着,对着张毅达伸出了手,而张毅达自然是急忙握手,迅速的结果高俊哲签约的合同,深怕高俊哲会后悔一般。
“高先生英明,合作愉快。”
“好了,饭也吃好了,合约也签了,我晚上还约了candy就先告辞了,记得把你助理的号码发给我哦。”说着,对着张毅达坏坏的一笑,转而又捏了一下李思佳的臀部之后才心满意足的离去。
(五)
“1500,快给我1500。”寂静的街道上,李思佳的这一声显得有些突兀。此时这条街道之上,只有他和张毅达两人而已,李思佳整个人几乎都靠在张毅达的怀中,脸色红润,东倒西歪,随便谁都可以看得出,李思佳已经醉得差不多了。
“知道了知道了,喝醉了还记着钱,你这家伙真的钻进钱眼里去了。”
“快给我!快给我1500!我就要我的1500!”
“好,好,我知道了,我明天就给你,我的姑奶奶。”
“不行,我现在就要,现在就给我,快给我!”
“我身上哪有那么多现金啊,真是的,明天就给你,我又不会赖账,你这么急干嘛。”张毅达有些无语的叹了口气,扶着李思佳艰难的走在路上。
“呜……呜……”莫名其妙的,李思佳竟然开始哭了起来,搞得张毅达一阵的头大。
“我的姑奶奶,你又怎么了啊?这大晚上的,你这个样子别人还以为我欺负你了呢。”
“你就欺负我了,你就是欺负我了,呜呜呜……”李思佳咬着嘴唇死死的盯着张毅达,而后直接抓着张毅达的衣领,“阿达,你说,为什么我的命这么的苦?为什么老天爷要这么对我?为什么?”
“会过去了,都会过去了……”张毅达有些不敢只是李思佳的眼睛。
“过去……是啊,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我真的觉得好累……好累……阿达,你知道么,有的时候我真的好想自己就是一个女孩子,这样我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找个男人依靠,可以……但是我不是,我只是一个假女人而已,人们眼中的一个变态而已……”
“别乱说,什么变态不变态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你不过是因为生活所迫而已,我是尊敬你的。”
“尊敬?呵呵。”李思佳嗤笑了一声,直接抓住张毅达的衣领,凑上前直接在张毅达的嘴唇上亲了一口,让张毅达不由得一愣,脑子瞬间就是一片空白。“什么感觉?你被我这么一个男人亲了,是不是觉得很恶心,是不是很想吐?哈哈……看你那个呆样,说什么尊敬,那不过是哄我而已,我知道。”说着,李思佳一把推开张毅达,想要向前走却是一个踉跄直接摔倒在地上。
“思佳,你没事吧。”张毅达急忙上前扶起地上的李思佳。
“你别管我,你别管我,干脆让我就这么死了算了。”
“思佳,思佳,你喝多了,走吧,我送你回去。”
“我为什么不是一个女孩子……为什么我不是一个女孩子?我好累,我真的好累……”
“好了,没事,你现在不是跟我混了么,以后肯定会好起来的,快,地上凉,起来吧。”
“阿达。”李思佳再一次的抓住了张毅达的衣领,直勾勾的看着张毅达的眼睛,“阿达,我问你,如果……我只是说如果……如果你没有结婚也没有女朋友的情况下,如果我又是一个女孩子,你……你……你会喜欢我么?”
“我……”张毅达不由得一愣,不由得想起了刚刚的那一个吻,虽然那根本算不上一个吻,但是在这一瞬间,特别是看着此时地上李思佳那个期望的眼神,张毅达的心中竟然突然泛起了一丝的涟漪。“靠!他是我的好哥们,我在乱想什么!”张毅达在心中默默的骂了自己一句,“好了好了,别闹了,起来吧,地上凉。”
“你会不会喜欢我,会不会!”李思佳不依不饶的问道。
“会,会,好了吧!快起来,当心真的着凉了。”
“真的么?”李思佳看着张毅达,转而倒是瞬间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这个笑容,让张毅达瞬间竟然有种迷乱的感觉,小心肝竟然不由自主的扑通乱跳起来。
“靠,我到底是怎么了?”
“阿达?”一声女声让张毅达不由得一惊,转头望去,竟然是张思琪,而此时她的身旁竟然站着一个陌生的女子。
“思琪。”张毅达已经,急忙就是松开了李思琪,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种被捉奸的感觉。“你……你怎么在这?”
“这个应该是我问你们才对吧?”张思琪看了看张毅达,又看了看地上烂醉如泥的李思佳。
“那个……思佳没告诉你么?现在他是我的秘书,这不刚刚见了个客户,思佳他就喝多了,我正要送他回家呢。”
“哦。”张思琪只是淡淡的哦了一声。
“你帮……”张毅达还没有说出口,一抬头却是看到张思琪已经转身离去,看着张思琪和那个男子谈笑风生的样子,张毅达的眉头不由得皱了皱。叹了口气,看了看地上已经醉死过去的李思佳,“姑奶奶,你真的要把我搞死了。”无奈,张毅达只好直接将李思佳从地上直接抱起,当李思佳靠在张毅达的胸口,看着李思佳那个还带着些许梨花带雨熟睡的脸庞,张毅达的心绪实在是有些紊乱。

 

2条评论 (+add yours?)

  1. chinacd
    6月 02, 2014 @ 17:27:53

    http://chuangshi.qq.com/bk/ns/48300152-1.html 文章有更新可访问此站点,

    回复

  2. chinacd
    10月 09, 2017 @ 16:44:49

    (六)
    “完了完了完了!昨天到底是什么情况啊?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啊?我怎么都不记得了?”李思佳一脸烦恼的撑着自己的脑袋,然后使劲的揉着自己的头发趴到了桌上,“我昨天是不是亲了阿达?要是真的亲了我该怎么解释啊?但愿只是我的幻觉……”
    “全都是泡沫……”一阵电话铃声,把李思佳直接惊醒,急忙抓过电话,一看竟然还是个陌生的号码。
    “喂?哪位?”
    “高俊哲。”
    “高俊哲?不认识,不好意思你打错了。”说完,直接挂掉了电话。只是挂掉了电话之后,李思佳才似乎想起自己还真是认识这么一个叫做高俊哲的人,而且昨天还刚见过!
    “尼玛,闯祸了!”李思佳急忙就要给高俊哲打回去,但是眼前却是突然多了一束花,伴随着还有一阵花香的飘来。李思佳眨巴了几下眼睛,有些不敢确定的抬起头,看到的是高俊哲淡笑着的脸庞。
    “高……高先生……”
    “你好,李小姐,不知在下是否有些冒昧?”
    李思佳愣愣的看着高俊哲,“不好意思,我去上个厕所。”说着,李思佳一溜烟的就消失了。
    ***
    “这姓高的什么情况啊!”公司楼顶的围栏边,张毅达和李思佳一人一罐啤酒靠在围栏上喝酒,而此时的李思佳显然是有些要抓狂的架势。他快要被高俊哲搞得有点精神错乱了。
    “没事没事,高俊哲就是一个花花公子,满世界都是他招花惹草的消息,他对你就是玩玩而已,过阵子就好了,不用紧张。”
    “不是你被追当然不紧张,老子可是一个大老爷们,被一个男人追……”说着,李思佳一脸嫌弃的抖了抖身子。
    “哎呀,这年头美女这么多,你又不是国色天香,不会纠缠你太久的。”
    “哎……但愿吧。这都还不是怪你,妹的,老子特么的那天竟然还被他摸来摸去,真恶心。”
    “男的被摸摸又没事,又不吃亏,再说你不是还因此坑了我1500么,你还赚了呢。”
    “我……”李思佳一把抓住张毅达的领带拽到了跟前,“不吃亏?那我摸你试试?”
    “来吧,不要因为我是娇花而怜惜我,尽情的抚摸我吧。”
    “摸你妹!”李思佳一把放开了张毅达的领带,直接退避三舍,“没想到你这么重口味,以后离我远点。”
    “我重口?我再重口还能有你重口,我不过只是说说而已,你呢,那天晚上你还特么的亲了……”张毅达瞬间就止住了话语,呆呆的看着一脸惊呆的李思佳。
    “我靠!不是吧!那天我真的亲了阿达?”李思佳现在真的是恨不得直接挖个地洞钻进去了。“怎么办?怎么办?该怎么解释啊?我可是有女朋友的啊?他都已经结婚了啊,这件事情该怎么解释啊?”
    “嗯哼,那啥,我是说,那天晚上你亲了……亲了海报,对!海报,对着路边的一张明星海报一阵的乱亲,拉都拉不开,真是重口味。”
    “我呸,你才重口味。”李思佳嘴硬的回了一句,但是却因为这个话题让他们这一次的相谈就这么匆匆的结束,两个人的心里都觉得有些怪怪的感觉,似乎真的有些难以回到以前的那种感觉。
    这是怎么了呢?
    (七)
    “那天的花喜欢么?”
    就把的吧台上,李思佳正一个人喝着闷酒,身旁突然响起的声音让他不由得已经,转身看去,竟然是高俊哲,注意到不远处雅座里那两个身着暴露的女子对于自己虎视眈眈的眼神,基本已经猜到之前高俊哲应该是坐在那里的。
    “嗯。”李思佳淡淡的点了点头,拿起酒杯直接一饮而尽。
    “怎么了?看起来你好像有点不高兴?”
    “没……没什么。”李思佳苦笑了一下。
    自从母亲患病之后,李思佳就再也没有来酒吧喝过酒了,毕竟他已经有些消费不起了。只是今天是一个意外,因为他下班回家的路上,看到了他最不希望看到的场景——张思琪和另外一个男人拥吻。

    这样的原因必然是不可能告诉高俊哲的,所以李思佳只是自己一个人喝着闷酒,没有去和高俊哲多解释也没多搭理。
    “李小姐,不如我们一起喝吧,一个人喝多没劲。”说着,高俊哲就要邀请李思佳前去雅座一起玩,而李思佳显然是没有要去的意思,正想着要怎么拒绝的时候,李思佳的手机倒是响了起来,抓过一看竟然是母亲打来的电话。
    “妈,怎么了?”
    “怎么这么晚了还不回家啊?是不是又在应酬啊?”电话里,传来了母亲憔悴的声音,伴随着的,还有母亲的咳嗽声。
    “啊?嗯……已经好了,我现在就回来。”李思佳看了一眼高俊哲,起身就要离去。
    只是,这个时候,电话那头却传来了一阵到底的声音,让李思佳瞬间就是一惊。“妈?妈?妈你怎么了?妈你别吓我啊!”李思佳很是焦急的对着电话喊着。“服务员,结账。”说着,李思佳急急忙忙的就要掏钱。
    “你家里出事了?要不我开车送你吧?”
    “不用了,不用了,我家就在附近……咦,我的钱包呢?我的钱包呢?”李思佳惊慌的掏着口袋,却发现自己的钱包竟然不见了?难道是被小偷偷走了?
    “记我账上吧,算我请你的。”
    “谢谢。”这个时候,李思佳也不想多客气了,急忙就是朝着门口奔了出去。
    高俊哲看着李思佳那个急切离去的背影,微微的摇了摇头苦笑了一下,他还真是不明白这么一个小白领自己竟然这么的难以攻克,怎么说自己也算是一个成功男士,年轻有为,长得又不赖,她怎么就是对自己不动心呢?
    转身就要回到雅座的时候,高俊哲倒是看到了地上的一个钱包,不由得一愣。“她的钱包?”弯身捡起地上的钱包,一打开却是让高俊哲不由得一愣,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钱包中的那一张身份证。“男?他的男的?”
    高俊哲实在是有些不敢置信,这个美丽动人的李思佳,竟然会是一个男人?想想自己之前的一切,高俊哲的心中就是瞬间燃起了熊熊的火焰。
    “竟然敢耍我!”高俊哲恨恨的将钱包往吧台上一拍,眼神中爆射出了一阵让人胆颤的眼神。
    (八)
    病房外的长椅上,李思佳焦急的在咬着指甲,这时,病房的门被打开,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
    “医生,医生,怎么样了?我妈没事吧?”
    “病人的情况比较严重,不仅有肺炎,还有风湿性心脏病,需要进行瓣膜置换手术。”
    “那……需要多少钱?”李思佳的目光有些呆滞。
    “五万左右吧,这个最好尽快进行。”
    “谢谢医生。”目送着医生的离去,李思佳的目光有些呆滞,“五万……”这个数字对于别人来说,虽然不是很大,但是对于李思佳却好似一个天文数字一般。颓废的坐到椅子上,掏出手机翻到了张思琪的号码,但是最终却还是拨打了张毅达的电话。
    “喂,阿达……我有件事情想请你帮忙,你有空么?”
    “哦,好,什么时候?”
    “明天下午吧,公司天台见。”
    “嗯,好。”

    “明天中午有空吗,有事跟你说。
    “嗯,我也有事跟你说,最近你一直不接我电话,也不回我短信……”李思佳的话还没有说完,张思琪就已经挂掉了电话。
    ***
    “怎么不说话?”咖啡馆内,李思佳和张思琪对面而坐,但是却一直沉默着,最终张思琪终于有些按耐不住这样的气氛,抢先开口了。
    “那个……思琪……我跟你解释一下,那天我跟阿达只是……”
    “知道,工作嘛,我又没多想。我今天叫你出来其实有件重要的事情跟你说。”
    “什么事?”
    “你觉得我们什么时候能结婚?”张思琪看着李思佳的眼睛,说道。
    “不知道……”李思佳有些不敢只是张思琪的眼睛,转过了头去。
    “看吧,我就知道,我没有嫌弃你穷,但是这一年多来我们相处的就像姐妹,你懂么?”说着,张思琪看了李思佳一眼,此时的李思佳还穿着那一身包臀的小西装,活脱脱就是一个温柔的小白领美女形象,让张思琪不由得叹了口气。
    李思佳急忙上前一把抓住了张思琪的手,急切的说道,“对不起,思琪,对不起,是不是我对你不够好?你说,哪里还不够的,我改……”
    “你很好。”张思琪一把甩开了李思佳的手,“你很好,你很温柔,几乎可以说是无微不至,但是这种感觉就像是一个贴心的姐姐根本不像是一个男朋友,你在很多方面都满足不了我,懂么?我需要的是一个男人,我需要安全感,我需要一个可以让我依靠的港湾……”
    “我……要不我不在阿达那里做了,我出去找工作,我把头发剪了……”
    ”张思琪叹了口气,“我说的不仅仅只是你的外表,就算你把头发剪了,不再穿女装了,你以为我们真的就可以结婚了么?你以为我的父母会同意么?你真的好天真。”
    “我……”李思佳说不出话来,眼角却是已经滑落了晶莹的泪水。
    “别哭了,你知不知道这样很丢人?”说着,张思琪很是不爽的叹了口气,拿起包直接走人,只剩下李思佳一个人坐在椅子上哭泣。

    回复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分类

版权声明

本站内容多为转载,由于部分文章年份较早,难以查清具体版权信息,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在相关文章后留言或发邮件至lvlili5201314@gmail.com

博客状态

  • 23,563,603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