扮女人做卧底捉罪犯


来源于网络,未完结,请有知道后续的帮忙补齐。

你肯定是背着我出去搞女人了,天天这么晚回来,这个家你不用管了,你真是个废物你说老子废物,这他妈的家不是我养着。
就你这水平还养家,高中都没上不是给你狗屎运还捞个警察当,你屁都不是
老子屁都不是?老子可是退伍军人
这还军人了,说好听点是炊事兵,其实不就是个厨子,当初不是我瞎了眼给你搞大肚子我才不嫁给你了,早该让我爸打死你的,说什么养我要去当兵,不就是想逃避责任
正在看电视的儿子也看不下去了,甩下一句话又走了:他妈的难得回次家又吵架,我去升哥那里了。
看到儿子走了,自己也不想吵,黄二宝也摔门走了。

心情郁闷的黄二宝马上把警局的几个兄弟叫了出来喝酒。
二宝啊你就不对了,出去找小翠都不把兄弟叫上,该被老婆吼。
操,要不是那婆娘这么烦我要出去搞
咋昨晚搞得爽吧
我家小翠那还用说,身材又好活儿又棒
咋想休掉家那个啦,人家可是倒贴房子的,离了你就没地方住了,说不定他爹又要来打死你了
就是你这二宝初中毕业就把人家大闺女肚子搞大了,那会他爹拿着刀在马路上追你现在想起都好笑
你们他妈的还说风凉话,这婚啊离了真不划算,可老子真不想跟那婆娘过下去了。这家根本没法过,还有那臭小子,像足老子我当年,才把他从警局保出来又跑去找那些混混了
不想过就走人贝
走去哪睡警局啊
唉我就今早听刘队说好像总部那边在找人出长期秘密任务,要不你去问问,不刚好可以走开了
这听起来不错好明儿就去问问,来兄弟喝

第二天黄二宝跟着刘队来到总部
队长你说这任务是干嘛的,会死人不
都说是秘密任务了谁知道啊,但是一般秘密任务回来的都升官发财了
这不错,到时我就不用看那婆娘脸色了
唉叫你进去了
黄二宝进入了一个密封的办公室,里面坐着一中年女人,穿着女警制服,化着精致的妆,有一种说不出的韵味
黄二宝你的资料我们看过了,符合我们的要求。如果你确定参与这次任务就签了这份报告吧。这是一次高度机密的任务,在你正式进入任务之前都不可以跟你透露详情。
这任务不会很危险吧会死人不?
哪有任务不危险的,但保证执行完这任务回来你就是高级督察了。任务期间你要跟以前的人断开联系。。。。。
收拾东西的时候老婆回来了
哟,要搬去狐狸精哪里了吗
总部要让老子执行重大任务,回来升官发财了看你还能给我拽
就你,哼
那臭小子呢
跟你一样贝都不知多少天没回来了,过几天就有人来通知去警局保他出来了。你又准备滚多久啊
不知道,这都是高度机密
切,你别回来最好。。。。

"你也是接了这任务的"“嗯”
"你哪个队的”
"章目的”
"我黄二宝你叫啥啊”
"叶鸿”
这人咋好像我要吃他似的,一大男人扭扭捏捏。
在一处偏僻的野外车子停在一个小别墅门前,任务负责人于秀他们领了进去。
"你们这一个月就在这里培训了。”
"那我们的任务是啥啊?”
"你们要当卧底。”
"当啥卧底?”
"简单地说就是到夜总会当小姐。”
啊头你看我哪里像女人啊,这他妈是坑我啊,调我来做这任务。
"挑你俩是因为你们当警察这么多年了啥都没干出来,不显眼才好做卧底,至于扮女人我们这任务小组是有经验的,会有专门的人来训练你们,做好了就能升官发财了,反悔的话就等着终身监禁吧,这秘密任务是不能反悔的。”
"这他妈真逼良为娼啊,叶鸿你说句话啊你他妈没意见的吗?”
"只要能升官发财怎么都行。”
"田医生,刘医生来啦,这就是这次任务的警员,就交给你们了。”

"黄二宝,叶鸿是吧,我是负责培训你们的田医生,我给你们讲讲这次培训吧。首先我们会给你们的身体做点小改造。”
"卧槽,还要我们变性啊”
"不是变性,我们有专门的道具帮助警员变装的,但其它地方需要些微整型,还要教你们做女人的姿态,怎么跟男人周旋诸如此类,任务完成就会帮你们变回去的。。。”
虽然不情愿,但是签了协议也身不由己,黄二宝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虽时有不配合,但也按照计划培训着,而叶鸿除了时不时害臊,却是处处配合:全身脱毛,嫩肤,美容,学穿戴女性用品。。。
月中他们做小手术使他们拥有了一口女声。
"田大夫啊,这声音真能变回去吗,跟我以前都完全不一样了,好奇怪的感觉。”
"能当然能,你现在的声音多好听啊,你是我改造过最好听得女声了。”
这可真不假,现在黄二宝的声音就如银铃一般,如果说话嗲一点啊,就靠声音都能勾引男人了,而叶鸿天生声音就跟女人差不多,田医生认为他就不需要手术了,后天练下发声就可以了。
晚上黄二宝和叶鸿结束一天的培训回到房间休息,两吧女声聊起天来。
"唉这些天累死老子了,这扮女人真他妈累,还有这女声听着就别扭,为毛你就不用做这手术。喂你都不说话的吗,你干嘛来干这任务啊?”
"因为这样我就有机会出人头地不用再被欺负了。”
"谁欺负你啊?”
"我从小就很内向,身体又弱,老被欺负,以为进入警局就好了,怎么知道他们老嘲笑我像个女人一样扭扭捏捏,我也想要像个男人一样顶天立地啊。”
"那你还来这扮女人”
"刚开始我也挺反感的,但有什么办法呢,我什么都不会,只有这样才有机会出人头地,你呢你不是一直很抗拒吗?”
"我也不是什么都不会,娶了个有钱婆娘,天天看她脸色,次奥,等老子任务归来要她好看,有事没事就数落我,说的我一无是处,人家也是有自尊心的嘛。。。。”
不知道是不是这半个月的训练出来的效果,想起过去的委屈黄二宝竟然也泛起了泪光,经有几分楚楚动人:促发剂让他的头发已经摸到肩膀,169的身体由110斤减到了95斤,美容后的肌肤白嫩透滑,在田医生的要求下穿着女式睡裙,露出的双腿已有几分美腿的风韵,过不了多久肯定是一大杀器。而叶鸿细看似乎变化不大,或许本来就像个女人了:一样及肩的头发,165的身高90斤的体重,但他睡裙下的双腿已经称得上美腿了,但瘦得有点像香肠似的。可以预见,有两个尤物快要诞生了。

接下来的日子依然忙碌,女装穿戴,化妆,姿态,说话,高跟走路,男性心理等。当然还有卧底专业的侦查技术,格斗技巧如女子防身术。而美容护肤也同步进行着。一天晚上田医生带着两箱子来到了黄二宝和叶鸿的房间"你们的义乳到了。”
"啥义乳?”
"就是让你们看起来像长了乳房的变装道具。”
"卧槽,还有这东西?”
田医生打开了箱子,出现了四个半球体的东西
"这是专门根据你们的情况量身定造的c罩杯义乳,来我给你们粘好。”
"这货还能拿下来不?”
"生物胶水,用专门配对的溶液就能卸下来,这是用细胞培植的,里面有生物电极,可以传导神经电位。”
"卧槽怎么摸起来有感觉,跟长身上一样。”
"不是说了有生物电极吗,粘上去了就跟长身上的一样了。”
说着田医生在黄二宝的新咪咪上大力捏了一下
"啊~~,好痛,停手。”
说着黄二宝身手打了一下田医生,而被捏的地方竟然红了起来。
"嗯,很好,神经电位匹配上了。”
"啊~~”
黄二宝随手也捏了一下叶鸿的咪咪。
"哦他的也接好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培训,黄二宝似乎对女性的东西少了排斥感,对着镜子观察起自已上半身来。镜中是一张清秀的瓜子脸,素颜下一双修过的柳眉带给双眼几分柔美,头发又长长了,刚好摸到咪咪,那感觉带给黄二宝几分酥麻,可能是还不习惯身上新长的东西吧。
"想当年就是靠着这俊秀的外表把那婆娘拿下了,想不到长个长发修下浓眉我还挺有几分姿色,但是变化也不是很大啊,怎么以前到没发现我有这方的天份呢。卧槽,我在想什么呢,老子可是大男人。
黄二宝想着脸竟也泛红了,转过头去,看见了半裸的叶鸿,他的头发已经摸到咪咪头了,而他的脸似乎没怎么变化,但却足够担起美女的称号了。如依然如旧总带着羞涩,象一个受惊的小姑娘,让人泛起占有欲,怪不得老被欺负。

日子过得飞快,他们的培训就这么结束了。田医生让他们自己打扮好,待会带他们去见接头人。
黄二宝熟练地戴上了bra,是个聚拢型的bra,毕竟c杯也不太大,需要往中间挤下才好看。
然后用加紧的c字裤把弟弟压好,穿上内裤后下体就平复了。虽然已拥有一双美腿,但黄二宝还是不习惯露大腿,就穿上了黑丝裤袜,而且黄二宝也喜欢丝袜划过大腿的感觉。然后套上一件黑丝连衣短裙,露出了10厘米的大腿,这已经是黄二宝目前的接受极限了。再穿上10厘米的黑色高跟,一个准备下夜店的尤物就出现了。黄二宝轻松地驾驭着高跟鞋走到镜子前:大红嘴唇,浅紫眼影,睫毛弯又长,耳朵上挂着闪耀的水晶耳环,头发自然垂下,丰胸聚拢在V领。
"要不是时间不够我肯定要先撸一管,他妈的想不到我打扮起来比自己操过的妹子都漂亮
叶鸿也打扮好来到镜子前:电过的波浪卷发下是樱桃小嘴,电波大眼,穿着一身粉红连衣裙,露出15厘米的大腿,瘦瘦的美腿裸露着,脚上是10厘米白色高跟凉鞋。羞涩的他让人觉得他是需要爱护的公主。
来接他们的是于秀警官,他们便上了车子回去市区。
"这是你们的新身份资料,改动不多,但也要记牢。”
"哦,我现在叫黄茹了,22岁,老子足足年轻了10岁啊,还是初中文化,啥跟男朋友私奔然后被抛弃了啥都不会只好当小姐?这都啥跟啥啊,叶鸿给我看下你的,还叫叶红,擦19岁,年轻了多少岁来着,9岁是吗,高中文化,为了给家里还债偷偷出来当小姐,于姐你就不能编的像样一点吗?”
"不管怎么样,你们记好了,以后喊名字要改过来,待会会有之前就潜伏在夜总会的卧底带你们的,他跟你们一样也是变装的,给你们订制的假阴要下个月才到,到时再跟你们装上,现阶段你们可别露馅了。。。。”
黄茹和叶红又回到了西倌市,车子在一栋公寓前停下了,接他们的是位性感美女:穿着及膝短旗袍,高高的开叉只要走动就会露出屁股,裸露的双腿圆润光滑,踩着15厘米高跟,脸上化着浓妆,美中带骚,举手投足风情万种‘
"他们就交给你了。”
"嗯。”
于警官说话时并没有看着这美女,只是小声说了这话便匆匆地上车走了,脸上似有无奈似有愧疚似有不舍,他们之间象有什么故事。
"跟我来,我叫苏柳燕,你们就叫我燕姐。以后你们就这我这,两个房间自己选,最里面那个是我的,我有时候会住这儿。我跟你们一样本来是男人,在乐思夜总会当卧底,现在是妈咪了,你们以后就是我手下的小姐。收拾一下我带你们过去夜总会。
燕姐说话有点冷冰冰的,带有几分严肃,本来黄二宝,不,黄茹想问下他跟于姐的故事的,但最后被燕姐的气场震住了。于是,黄茹和叶红的小姐生涯就要开始了。

虽然黄茹以前也喜欢寻欢作乐,但是从没到过这么高端的夜总会,心想任务结束自己也要来这里嫖一次。
燕姐在门口严肃地跟他们说:你们这次先熟悉环境,还没到工作的时候,里面都是大老板或者黑社会大哥,别惹祸了。
然后他们就跟着燕姐来到了吧台。突然燕姐走向一个中年男人,直接坐在那人大腿上,很嗲地跟那大叔说道:哎呀,强哥哥,你来啦,人家想死你了,你都多久没来找人家玩了!然后嘟着嘴锤了一下大叔。
"哎哟,我的小宝贝,我这不就来找你了吗,来给哥哥好好看看。”
然后这猥琐大叔就在燕姐脸上一顿乱亲,手从燕姐小腿一直摸到裙子里面。
"小宝贝真骚,又不穿内裤了。”
"啊~~,穿着内裤不方便嘛。”
一旁的黄茹和叶红直接看傻眼了,这燕姐跟刚才的严肃比直接判若两人,骚到爆了,而且可以看到燕姐本来就短的裙摆已经被这大叔掀起大部分了,这大叔的手这把玩着燕姐的*****,是****,这让黄茹更惊讶了,燕姐不是跟我们一样变个装而已吗,怎么是*****。看着这场景,黄茹感觉自己的小弟弟已经饥渴难忍了,要不是C字裤弹力强,他下身早就隆起来了。
"这两个小妹妹是谁啊,小宝贝?”
"哦,是新来应征的,先带过来熟悉下环境。”
"这么漂亮,肯定要留下来了,好好培训她们,到时服侍好客人啊。”
"强哥哥说怎样就怎样啦,那我现在继续带她们转转啦。”
然后他们两嘴对嘴亲了一会,燕姐就继续带着他们熟悉环境去了。
"燕姐你刚才好。。。”
"那是我们的老板之一,来得这里的男人哪个不喜欢骚女人的,不把戏演好怎么在这里做妈咪。”
"还有你不是说你也是男的吗怎么你下面。。。”
"这都是假的,总部那边到时也会帮你们弄一套,在这种风月场所这是必须的,不然露馅了,性命都不保。”
逛了一会,熟悉的差不多了燕姐就让他们自己先回去了,他还要继续留下來陪客人,特别是那个强哥哥。于是黄茹和叶红就先回去了。
回到房间,黄茹马上踢掉了高跟鞋躺在床上:呼,累死老子了,这腿疼死了,洗个澡睡觉去。然后黄茹慢慢地把黑丝袜脱掉,漏出修长细滑的美腿,然后把连衣裙脱掉穿上黑色薄纱睡裙,这睡裙很短,稍有动作就把屁股露出来了。在客厅黄茹遇上了叶红,叶红也换上了同样的睡裙,性感与可爱混合在一起,黄茹看得两眼有光:这他妈真让人难以冷静啊,有机会真想把他也干一遍,我他妈想啥呢,这可是男人啊,老子性向正常者呢,可这他妈怎么这么好看。
其实黄茹自己现在也一样性感漂亮,这不到澡房脱光后自己对着镜子撸管呢。撸完后,黄茹看着自己的小弟弟心想:这兄弟好像没以前给力了啊。然后想起在夜总会的燕姐:以后我这里也会像燕姐一样变成小妹妹啊,到时兄弟你住哪儿呢。然后黄茹就开始脑补自己身上长着阴道的摸样,小弟弟又一次硬了起来。水从喷头流出,打在黄茹娇嫩的身上,在乳房划过一道优美的曲线,有些在乳头上稍作停留,然后又继续向下流去,滑过阴茎,然后伴随着黄茹撸出来的精液沿着细长光滑的大腿流向小腿,来到脚上然后从晶莹剔透的指甲边离开了。现在黄茹身上的是自己的精液,但他不知道,过不了多久,自己身上就是有别人的精液了。
第二天早上,不知燕姐什么时候回来了,把他们叫到客厅,开始交代任务:我们这种卧底任务就是在夜总会里卖弄风情,等着被包养,然后收集犯罪证据,所以你们想任务快点结束就好好卖,等着被哪个大哥看上包养了好好收集他的犯罪证据,等他进监狱了,你们就算任务完成了,回去就升官发财吧。我们夜总会规定刚来的小姐第一个月算试用期,不用出台,也不会接待难搞的客人的,就当给你们练练手,看怎么勾引男人。也正好你们的假阴没到,等你们带上假y就是你们的攻克期了。
"带上那东西是不是意味着我们以后会被,额,被男人上啊。”
"如果你想尽快完成任务,这是个好路子,自己准备一下,今晚就开始工作了。”
想到以后要被男人干,黄茹心中一阵恶心,但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今天晚上开始就要被男人猥琐了,这已经够恶心了。黄茹和叶红正式成为了夜总会小姐了。

平时去找小姐的黄茹现在做起了小姐,每天被人摸来摸去,蛮腰,美腿,酥胸,甚至不留神被人隔着C字裤摸过下身,为此黄茹时不时还会发脾气,惹恼客人,都是靠燕姐帮忙镇住了。但长期下去实在不行,燕姐便找来了黄茹训话。

“你看你这样下去能完成任务吗?”
“这也没有办法啊,我本来就是男人,现在要我扮成女人给他们玩怎么受得了
“有什么受不了的,你又不是真女人,摸下你还能怎样,女人还怕吃亏呢,你一男人有什么问题,你看叶红,人家不也天天被猥琐,他那样害羞的人都熬过来了,你倒老发脾气惹恼客人!”

“就是不爽嘛,让老子陪这些猪,还被猥琐,恶心死了。”
“难不成什么都不做就可以完成这么难的任务吗,我在这里这么久了不一样天天被男人玩,我们又不吃亏,有什么问题?”

燕姐知道黄茹的性格吃软不吃硬的,不给他的甜头是管不不了他了,就说道:
“你今天表现得好的话,我让你上一次。”
黄茹听到这话瞬间吓到了,又惊讶又兴奋。
“我做小姐这么久了能不知道你们这些男人在想什么吗,从你第一次看我的小眼神开始我就知道你这色心了,反正我也没少跟男人做,你今天表现好的话我就服侍你一晚。”

“哎呀,燕姐真是的,怎么这么说话呢,行行行,不就给那些色鬼占占便宜吗,没问题。”
此时黄茹心中已经心潮澎湃了,他从第一眼看到燕姐的风骚前就有上他的冲动,现在燕姐自动送上门来了真是乐坏了黄茹,他多想马上就去工作然后回来释放他那饥渴了差不多两个月的原始欲望了。

“那燕姐我们说定了,哈哈哈哈。”
为了满足燕姐表现好的要求,黄茹决定今晚要下重本了,黄茹早早开始打扮自己了。眼影红唇假睫毛,黄茹娴熟地给自己上妆,然后挑了一条自己曾经认为绝不会穿的齐b连衣短裙穿上,这裙子短的只盖住屁股,甚至都没有盖完,水平地看都能看到黄茹的翘臀露出一小节,上身深v开领露出了他的半球,在多开一点啊就要露点了。本来套上了黑丝,突然他决定一反常态的今晚要裸腿,然后给指甲涂上了粉红指甲油,在穿上15厘米的高跟凉鞋。黄茹走到镜子前满意地看着自己:今晚就做个bitchh吧。

果然黄茹今天放荡的穿着吸引了全场的目光,很多客人都点名要他。不仅穿着放荡,黄茹今天的表现一样放荡,在酒精上脑后就更甚了。他常常岔开腿跨坐在客人腿上陪他们玩,主动地抓着客人的手让他们摸自己,还嘴对嘴地给客人喂酒,估计酒醒的黄茹的羞死,因为他今晚就是一个放荡的bittch,还有客人要带他出台,要不是夜总会小姐首月不出台的规定,黄茹今晚就“失身”了。

“燕姐,我昨天表现满意了吧。”
“还行吧,但你像昨晚那样乱了,被发现身份就惨了,要记住你现在还没完全是女人的外表。”
“行了行了这些就不管了,你说过的话到底怎样嘛?”
“色鬼,今晚来我房间吧。”
虽说昨晚黄茹有够放荡的,但在燕姐这名老手面前还是嫩了点,晚上黄茹来到燕姐房间时,燕姐已穿着情趣内衣等着他了,燕姐也像平时服侍客人一样把自己的女人味展示了出来,跟平时对黄茹严肃认真的模样大相径庭,抛着媚眼对黄茹说。

“哎呀,我的大官人来啦,人家等你很久了。”
听到这话,黄茹像打了鸡血似的,猴急起来,不管前戏直接把燕姐脱光了,暴露在他面前的是一副完完全全的女人身体,而且比所有他找过的小姐都诱人,黄茹完全不敢相信燕姐是一个男人。

黄茹揉着燕姐的乳房,在燕姐的身上,脸上吻着,还在犹豫着要不要吻嘴的时候,燕姐就直接把嘴对过来,把舌头伸进了黄茹嘴里,两人深深的舌吻着:燕姐的舌头好柔软啊,吻的好带感啊。然后突然冒出了一个邪恶的想法,而燕姐好像能读懂黄茹的心思似的,松开了嘴然后把黄茹的内裤脱了含住了黄茹光秃秃的小弟弟。多年的夜总会经验真不是白干的,燕姐的口技让黄茹欲仙欲死,突然把一个月的苦闷射到了燕姐嘴里脸上,这般情况本来让黄茹颇为尴尬的,可是燕姐竟然淫荡地舔着嘴唇,黄茹又兴奋了,吻上了燕姐的嘴,和他一起分享自己的精华。突然燕姐抓住黄茹的命根子说:进来,人家下面很想要啊。黄茹一听,马上扒开了燕姐的下面的花瓣大力插了进去。燕姐啊~地大叫一声,甚是销魂。随着黄茹的抽插,燕姐也用他销魂的女声叫着,听得黄茹更加卖力了。燕姐一边叫着一边把玩着黄茹的乳房,玩得黄茹一阵酥麻,突然燕姐谈了一下黄茹的乳头,那刺激冲破了黄茹的头顶,黄茹忍不住竟然也用他银铃般的女声啊~了一声,叫得比燕姐还要淫荡,不知是不是受到黄茹淫叫的影响,燕姐似乎也来了高潮,黄茹感到在燕姐的阴道里有一股淫水涌向了他的鸡鸡。黄茹确信燕姐的阴道与众不同,比他上过的一切女人都爽,而在他身下的竟然是一男人。

云雨几番后,黄茹终于把个把月的欲望发泄完了,躺在床上,燕姐也像个温顺小女人一样躺在他的胸上,应该说是乳房上,那画面就像两个les,只是其中一个长着已经疲软的小鸡鸡。

“哇,燕姐跟你做,比跟真女人做还爽。”
“还好意思说,这么猴急把人家都弄疼了”然后粉拳锤了一下黄茹。

“说真的啊,我还没试过跟像你这种做过呢。”
“这种是什么啊,哦,你想说人家是人妖,好坏啊你”然后又再黄茹身上锤了一下“其实人家被上过这么多也没试过跟长乳房的做过呢,人家也好久没碰过其他的女人身体了。

“燕姐你多大了?”
“根据组织的安排,我现在30。”
“那真实的呢?”
“怎么问这个啊,你嫌弃人家老啊?”
“不是不是!燕姐啊,再问你个事啊,你跟于秀警官有什么故事吗,怎么看你们好像。。。”
“我就知道你们会问这个的,好吧就告诉你吧(具体请期待外传:于秀与燕姐)。”
第二天早上,黄茹被燕姐叫醒了,燕姐也恢复了他本来的语气,说道:
“你和叶红的假阴到了,组织让你们回去弄好再回来,我给你们请了两天假了,现在马上收拾好出发。(未完待续)

8条评论 (+add yours?)

  1. hkcdplayer
    2月 24, 2015 @ 01:24:48

    請問這篇還有後續嗎?

    回复

  2. eddyhin
    9月 22, 2015 @ 17:57:21

    顫抖了

    回复

  3. chinacd
    7月 05, 2016 @ 13:32:03

    关于燕姐
    严柳肃退伍后学历低一直找不到工作,妻子小于便去摆脱自己舅舅,舅舅见他一傻大个老实巴交的又当过兵就让他到自己公司当护钞员,每天背杆枪给银行送送钱乐得轻松。小于是个工作狂,年纪轻轻已经是警局的治安组组长。一次围剿赌博窝点需要人做内应,小于便自告奋勇与同事装成夫妻混进去,但严柳肃以小于有身孕为由坚决反对:
    “我们组就我一个女的,我不去谁去啊”
    “找男警员不就行了吗,你都3个月身孕了多危险”
    “两男的进去人家能不起戒心吗”
    “那我扮成妻子的给你们进去打照应行了吧”
    小于一想这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反正大冬天穿那么多也看不出来,于是便开始给严柳肃乔装起来。长期疏于锻炼,严柳肃已不如当年那样一身蛮肉,但也显得精壮,特别是那双腿,一看就是男人的腿,于是小于便挑了一条长裙给他,带上假发,施与浓妆,严柳肃看起来就是一个土里土气的女人,但也不会被怀疑是男人。
    多得严柳肃的身手和判断力,任务进行得很顺利。小于作为组长受到了高度赞扬,并升职成为了市特别行动队的副队长。一次任务受阻让小于想到了严柳肃:
    “老严跟你说个事啊,我们组任务人手不够,想找你帮帮忙”
    “行,帮老婆大人那是义不容辞的,怎么帮”
    “你知道我们是特别行动队吧,其实我们就是变装警察队伍,训练男警员扮成女人完成高难度任务,这次需要你跟我们的男同事扮成情侣到发廊工作去,我们怀疑那里有一个贩毒窝点,我们的男警员在那里卧底当理发师很久了,但一无所获,现在准备让一名变装警员扮成洗发妹去获取证据”
    “这怎么又是扮女人,而且这不是扮一会半会吧,咋行”
    “不用担心,特别行动队是有专门的训练组的,况且你闲了那么久,瘦了这么多,我们训练组应付的来的”
    严柳肃的确已不再称得上强壮了,168的身高,慵懒的生活然他的体重由90公斤瘦到了现在只有60公斤,的确有可能胜任变装警察了。严柳肃拗不过小于,宠爱之心让他答应了这次任务,但却不知道,这次任务将会对他们夫妻的未来带来多严重后果。
    训练组的人果然是专业的,一周里严柳肃非常不情愿得接受了各种护肤,除毛,接发,磨皮,形体训练。现在虽然称不上美女,但扮成个女汉子还是足够了。
    虽然供应毒品的大头跑掉了,但是任务也算完成,小于又受到了上级的表扬,吃到甜头的小于决定让严柳肃直接转来自己队里当变装女警。自己的上司是自己的老婆,而且还从她那里接扮女人的任务,严柳肃是有十万个不愿意的,但是小于有身孕,作为工作狂又不肯休假,严柳肃也想在一个队里好照顾照顾妻子,就答应了。
    刚开始没什么任务,严柳肃的工作基本上就是到训练组报到,接受训练,美体。在专业的训练下,严柳肃的变化非常大,那一扭一捏一眸一笑,穿着打扮尽显风情,小于也开始觉得自己的丈夫比自己还要女人了,但小于竟然因此而高兴,就像自己手下的兵表现出色一般,有时还让丈夫女装在家共缠绵。
    严柳肃也知道自己的变化,作为一个退伍军人,服从命令的习惯使他忘了反抗。起初胸罩的束缚,长发的碍事,裙子的不安都过去了,现在他熟练地给自己的义乳带上胸罩,学会各种扎头发的技巧,对走光点的熟谙让他穿着超短裙也优雅自如,即便是穿着10厘米高跟鞋也如是。但每当他在镜子中看到自己,都会羞耻万分地问自己为什么自己要扮得如此娇媚可人,当年那个在抗洪前线威武不屈的自己去哪了?
    终于严柳肃迎来了新的任务,因为一名变装警员的家是需要离职2个月,便决定这两个月让严柳肃代替他在夜总会卧底收信息。堂堂男子汉到夜总会当小姐,严柳肃自然千万个不愿意,但妻子答应2个月任务之后便休假回家生孩子,严柳肃便顺从了。
    在夜总会这种风月场所工作当然要多加注意,严柳肃也从队里领到了一个假阴,训练组还提醒他必要时可以带着假阴与客人云雨。为了防止过多勃起碍事,还给严柳肃注射了一针雄性激素抑制剂,并交给一瓶雄性激素抑制剂,吩咐每周不要吃多于3片。而严柳肃的新身份证上显示他的新身份是23岁的苏柳燕。
    夜总会果然是个纸醉金迷的地方,吸引着苏柳燕男性的原始冲动。为了压制勃起苏柳燕每天都带着假阴,有时一周还会吃多于三片药丸,一个月后苏柳燕发现自己的乳房竟然变大了许多,带着聚拢型胸罩就能挤出个c来,虽然免了带义乳的麻烦,但心中的不安还是让苏柳燕跟训练组反映了问题。果然问题出在苏柳燕过多的食用药丸这事上,而且苏柳燕的身体吸收能力非常好,雄性激素抑制剂与雌性激素完美地发挥着效用,致使雄性激素抑制剂乳房快速发育。但是让苏柳燕放心的是自身不会合成大量雌激素,以后停药就没事了,但也不可以过多服食药丸了。
    同样苏柳燕也吸引着夜总会的男性原始冲动,也难怪,现在的苏柳燕每天穿着短裙,踩着高跟鞋,露这长腿露着酥胸,性感撩人,再拉高声调扮着姑娘撒着娇,哪个男人不想把他推倒呢。但是每天被男人猥琐,即便是这里的真小姐都会觉得恶心,更别提苏柳燕这位假小姐了。每天下班前大家都会一起围着妈咪撒娇抱怨各种奇葩客人,苏柳燕开始也像大家一样去抱怨,但后来竟然对其他小姐们怜香惜玉起来,一种男人的责任感油然而生,想自己一男人又没什么好吃亏的,便开始主动地保护起她们来,主动地去接待那些难搞的客人。慢慢地苏柳燕便掌握了这些臭男人的特点,抛着媚眼撒着娇把他们玩得团团转,自己也享受起这种被众星抱月的感受,越来越开放,几乎忘记了家里怀孕的妻子,忘记自己是快当爸爸的人了。有一次大老板赵良辰专门为苏柳燕包下了整个场庆祝生日,苏柳燕这么大的人还没人为他庆祝过生日,竟然为此感动得哭了,在晚会上跟这位老板各种调情,还嘴对嘴得喂起酒来,借着醉意舌吻了无数次。第二天早上当苏柳燕醒来发现自己赤身裸体的躺在赵良辰的怀里时,他感受到了下体的疼痛,他知道自己失身了,竟忍不住哭了起来。明明还有一星期自己就可以离开这种耻辱的生活了,现在竟然被一个男人上了,委屈耻辱怨恨无助,除了哭他不知道还能干什么。赵良辰被苏柳燕的哭声弄醒了,看着梨花带雨的苏柳燕,赵良辰温柔至极得安慰着她,说自己会负责的,让他离开夜总会,让自己照顾他。如果是真女人面对赵良辰的包养肯定无法拒绝,可苏柳燕是有家室的男人啊。
    接下来的每一天赵良辰都来问苏柳燕包养的事,苏柳燕每一次都只是哭,就这样哭了一个星期结束了任务。回到队里苏柳燕如实地反映了情况,讲到自己失身的事情时,苏柳燕就抱着小于哭了起来。但是小于此时心里想的并不是自己的丈夫,而是赵良辰要包养自己的丈夫。要知道队里可是想尽了办法想安插人到赵良辰身边的。
    几天之后,小于带着警察局长来到了自己家。目的很明确,就是希望苏柳燕卧底做赵良辰情妇。明明自己还没从失身中走出来,竟然就碰到这么无理的要求,苏柳燕整个人竭斯底里地闹了起来,跟小于大吵了一架,局长不好意思地留下了文件就走了。接下来几天小于依然软硬兼施地劝着苏柳燕:
    “我知道委屈你了,但你想想那些被赵良辰祸害的人多可怜啊,你军人的本职不就是保护人民吗blablabla”
    “你读过那份文件了吗,我接受这任务他们会给我做手术,你还要我这个老公吗”
    “那只是整形手术,又不是变性手术,之前也有队员做过啊,现在也一样是男人啊”
    “那也叫男人吗,你就是想着升职罢了”
    “你怎么这么说,我这不是为了这个家吗,以后宝宝出生了也得好大的支出吧blablabla”
    “好吧,你爱怎样就怎样吧”看到自己妻子心中只有事业而并不在乎自己,苏柳燕突然感到心灰意冷,似乎觉得自己根本就不重要了,也不再想跟她争论,随便妻子想怎样了
    由于苏柳燕身上的雌激素效果还在,整形手术很快就进行了。虽然说着无所谓了,但当他醒来时看着自己的身体还是吃了一惊,乳房并没有明显变大但是却挺拔了许多,自己的声音也变了,不用故意拉高音调也发出了本来的女声,身上的皮肤光滑白皙了许多,屁股也变大了,最大的变化是他的弟弟不见了,变成了一条小缝,变成了女人的阴道,他用手摸了摸才发现这不是假阴,而是真真切切的阴道,他被变性了?
    不。后来医生给解释道,他现在是一个双性人。小弟弟的海绵体被改造后收缩性增强了上万倍,现在只是缩小在阴蒂上了,只要他有了性冲动勃起,小弟弟还会像以前一样大,但是需要吃催化剂激活海绵体。同时他体内还移植了之前用他自己细胞培养的子宫卵巢等女性器官,所以他现在是会来月经的,但并不能产生卵子,也就是依然不会怀孕。可以说即便是医生也检查不出来他不是真女人,他现在是一个由内到外都是女人,可以勃起射精的双性人。
    接下来的训练更让苏柳燕不堪,他要学习女性的房事,而小于就是负责教这项的。真是讽刺,自己的老婆来教自己怎么在床上勾引男人。到最后更意想不到的是竟然还有实践课,苏柳燕要在自己老婆面前被别的男人cao,苏柳燕几乎要奔溃了,他恨小于。而小于真的只把这当成自己的工作,认真得指导着,甚至在男警员做的正确时说好,一个妻子对cao自己丈夫的男人说cao得好,苏柳燕已无话可说。
    如大家所愿,苏柳燕当起了赵良辰的情妇,也如大家所愿,赵良辰被绊倒了。但是任务结束之后苏柳燕没有回归到家庭中去,而是主动请求回到了夜总会当卧底,因为由于工作劳累,小于在苏柳燕手术的时候流产了,但为了任务瞒着他。苏柳燕恨死了自己的妻子,是她让自己从一个伟岸的男人变成一个人尽可夫的婊子。
    几年后,苏柳燕已成为这家夜总会的妈咪,带领手下的小姐迷惑着男人,成为了小姐们口中的燕姐。而小于也如愿的升职坐正了,但她也对自己所做后悔不已,好几次去找苏柳燕求他原谅求他回家:
    “我对不起你,都是我的错,你回家吧”
    “回家,回家做什么去,我也后悔,你不值得我当年那样宠你”
    “我知道我知道,但是你没有必要这样作践自己啊,你回来我还是你的老婆,你还是我的老公”
    “哈哈哈哈哈,你也觉得我贱吧,我现在哪里像一个丈夫了,我现在在这里多少男人疼我,为什么要回去受你的气,当年做赵良辰情妇的时候我就想叛逃,你都不知道他多宠爱我,做个放荡的女人多好。于秀我告诉你啊,上过你老公的男人比你多多了,这样的人你还拿来当老公,严柳肃已经不存在了,现在我是这家夜总会的妈咪--燕姐”

    回复

  4. 黄茹她老婆
    12月 04, 2016 @ 09:56:30

    为什么没人续写呢,也没说不许续啊

    回复

  5. 34321412
    12月 04, 2016 @ 18:27:27

    “啊~”一股热流射入黄茹体内,黄茹禁不住一声呻吟,身体一震。
    自从戴上假阴后这已经是黄茹的第十个男人了,从一开始的抗拒到后来的习惯,现在黄茹竟然也享受起这高级假阴带给她的高潮快感。
    从酒店出来的黄茹穿着清凉的裙装点了一根烟在门口抽着。 一身紫色贴身连衣裙,微微透着肉色的黑丝,脚上是12厘米的尖头高跟鞋,随风飘散的黑色长发,长长的假睫毛时不时地眨一下闪烁着紫色眼影,深红的嘴唇突出一口薄烟,拿着女式烟嘴的手涂着粉红指甲油,一阵风吹过,耳坠摇动着,裙摆也飘起,但黄茹并没有去按压裙摆,任由它飘着,裙下春光咋隐咋现,这竟是一个男人的性感。
    突然黄茹被人撞了一下。黄茹马上开启了骂腔,只见一性感少妇醉醺醺地进了酒店,也没管黄茹,后面一男子也醉醺醺地追上了少妇。被无视的黄茹正想追上去时突然发现,这少妇不就是自己老婆吗!她来这里干嘛?沟男人?
    黄茹马上追上去想当面对质,却突然想起现在的自己穿的比自己老婆还浪,刚刚才在男人身上偷欢,怎么对质呢?于是黄茹只好跟着他们,看他们进了房间,然后便是一阵云雨之声。
    “妈的,这婊子竟然敢给我戴绿帽!”
    黄茹愤怒无比,却无计可施,一直在门外听着,再看着那男人送来自己老婆回家,正当那男人也要离开回家的时候,黄茹心生一计。
    “这不就一色鬼吗?老子把他勾引走就好了!”
    然后接下来两天黄茹就一直跟踪这男子摸他的底细。原来这男子叫少华,是本市的一个电视主持人,师奶杀手啊。
    摸清状况的黄茹觉得来个直接投怀送抱。他把自己打扮成一个高中女生,穿着水手服,百褶短裙,过膝袜,小皮鞋,扎着林志玲式的头发来到少华下班的必经路口等着,专门让少华撞倒在地,少华扶他的时候黄茹故意来了个二次倒地将裙底春色呈现给少华。少华看着黄茹平平的下体连连道歉,黄茹却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崇拜地看着他:
    “啊~是少华哥啊!真的吗真的吗?我和我妈妈可喜欢你啦,少华哥,可以给我签个名吗”
    少华一听,自觉有大鱼自己送上门来了,心中一喜,各种殷勤,邀请黄茹去吃饭赔罪。
    饭桌上少华各般挑逗着黄茹,黄茹也保持着崇拜的眼神撒着娇。少华见此便越发大胆起来,说着甜言蜜语的同时更开始了肢体挑逗。经验丰富的夜总会小姐黄茹刚开始装作矜持,红羞着脸,扮演着单纯无知的女高中生,然后欲拒还迎。很快两人就吻上了,伴随着黄茹亦真亦假的娇喘,两个人的舌头交融着,少华的手也不安分地由背到屁股然后伸入了黄茹的胸罩用力揉起来。
    “这高中女生发育地真他吗好,这胸叫一个挺啊,那些老女人根本不能比,今天走什么狗屎运,这么大的馅饼掉我头上了”
    其实这哪是少华的好运,一切都在黄茹的掌控之中呢。然后黄茹就来最后一手了。
    黄茹装成不胜酒力,很困想睡觉,又装作记不清家住哪了。少华一意会,马上就带黄茹来到了酒店。
    少华一进房间就猴急地脱黄茹的衣服,黄茹也继续装醉,任由少华摆布,很快黄茹完美的女性身体就呈现在少华面前,少华的jj马上膨胀到了极点一把掰开黄茹的阴唇向阴道插去。
    黄茹马上大声呻吟起来,他从没试过这么粗壮有力的jj。随着少华的抽动,黄茹的呻吟更骚了,少华两手还同时玩弄着黄茹已经涨大的乳头,这一切给黄茹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快感。
    “啊,这傻屌操地我好爽啊,根本不想停下来,怪不得是师奶杀手啊,啊~不行了,快,干我,用力干我啊华哥哥,啊~”
    两个小时的欲仙欲死后,少华也累了便睡着了。而黄茹依然沉浸在刚才的高潮中。
    但是正事还是要干的。黄茹用少华的手指给手机解锁后便开始读少华跟自己老婆的聊天信息。看来这娘们真被骗了,以为这傻屌是全心全意对自己呢。于是黄茹便跟少华摆拍了几张床照准备以后发给自己老婆。
    接下来的几天黄茹一直让少华陪着自己到处约会,每次都打扮地非常性感,一有机会就拍下两人的亲密照。
    终于时机来了,少华又带黄茹去开房。黄茹趁少华去洗澡的时候偷偷把门锁打开,并将多日来的照片以及房间地址发给了自己老婆。然后就等着自己的老婆来抓自己奸了。
    正当他们做足前戏准备开干的时候,黄茹的老婆就破门而入了,抓起赤身裸体的黄茹扯着他的长发骂了起来,这还是黄茹第一次以女性姿态和身体跟自己老婆相见呢。
    “你这不要脸的婊子,千人干的”
    这句话似乎戳到了黄茹的痛处,本来准备轻松看戏的黄茹激动地哭了起来,和自己老婆互相扯着。
    “你不也是个婊子,背着家里的男人出来搞”
    “那懦夫也叫男人,就知道跑,不知道又去哪鬼混了吧”
    少华见黄茹不是对手,竟然扇了黄茹老婆一巴掌,黄茹老婆一阵乱骂后哭着跑了。
    黄茹也坐在地上哭了起来,但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为什么哭,只觉得自己受到无数屈辱,凌乱的头发披散着,自己抱着自己,就像一个刚被强奸的少女。这时少华抱住了黄茹,让黄茹感动了一股未有过的安全感,这时黄茹心想自己是个真女人就好了,好想找个人疼爱自己啊,但肯定不能是这个杀千刀的,让老子受尽屈辱,虽然他把老子操得好爽……
    谁才会是那个疼爱黄茹的男人呢?

    回复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分类

版权声明

本站内容多为转载,由于部分文章年份较早,难以查清具体版权信息,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在相关文章后留言或发邮件至lvlili5201314@gmail.com

博客状态

  • 11,172,812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