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走完伸展台 经纪人跑来说 有位客户想认识您 是位像中谷美纪的大客户
我被引到一贵妇前 她笑着说 我是静枝 请您多多指导
然后瞪大眼注视我 我也瞪回来 足足一分钟 突然一齐笑起来
因两人五官实在有够神似 好像彼此看到镜中的自己
静枝比我长一轮 身材也比当模的我丰腴 可说是凸凹有致
但最大区别在于她高贵冷艳的气质 充满了深邃神秘
虽然如此 静枝却对我另眼相看 很快成了忘年交 以姊妹相称
我是性别倒错的模特儿 在业界以扑朔迷离的特征著称
虽然有众多追求者 但我洁身自好
追求者有男有女 也有充满魅力的人物 说实话 他们只对我身体有兴趣
只有静枝 将我视作亲人疼爱 没有任何要求 反而让我迷恋她 一天胜过一天
静枝从小继承了庞大财富 在欧洲长大 有一位南美钢琴家的男友 两人只怕聚少离多
当然我们也曾睡过 就在认识的第一个月

刚认识的第三次会面 在一家幽静的餐厅角落
我抱怨演艺界的性别歧视 尤其对跨性别的艺人
静枝咯咯的笑着 附在我耳边说 其实 我和你一样 是伪娘
我瞪大眼睛 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
静枝默默的拉着我的手 伸到胯下
没错 那里绷得紧紧的 凸出硬硬的男根
我既惊讶又心动 手忘了抽回来
静枝敲一下我的头 小鬼 想干什么
我吶吶说 姊好漂亮
她笑着说 可没妳青春美貌
我的脸红红的 手没抽回来
静枝.. 的那个 也粗涨起来
她的脸变成红红的
小鬼 我不搞同性恋吶
才说完 察觉到语病 两人相视微笑
我撤娇说 人家不管啦 姊说好 要跟人家去洗温泉
静枝又敲一下我的头 小心被我占了便宜
我说 如果是静枝姊的话 占任何便宜都没有关系
静枝笑着说 看不出啦 妳还是个情感诈欺犯耶
我说 好啦 好啦 君子一言 驷马难追
我们是君子吗 自己也觉得好笑
静枝泯着嘴笑说 真拿你没办法 明天下午两点 北投欧 x乃汤 知道吗
….
x乃汤的老板娘见到静枝很高兴
哇 大美人 好久没见了
静枝笑笑说 今天带个讨厌鬼来泡汤
老板娘说 那来的话 花一般的孩子 像双胞胎
静枝笑着说 叫悦子 是乡下来的 .. 弟弟
老板娘掩着嘴笑说 是妹妹罢
静枝说 妹妹弟弟都无所谓啦 阿姨要不要一起来 悦子的指压很舒服哟
老板娘说 你们姊妹自己去樱屋罢
又语重心长的加一句 那间是特别隔音的哟
我的脸有点羞红 心里甜滋滋的

姊一进樱屋 就大方的脱得精光
她走进池子 说 阿悦 快点快点啦 都是男生 不用扭扭捏捏
我慢吞吞的松开马尾 卸掉胸罩 又扯下三角裤
弓着腰走进池子 不敢看姊 刻意保持距离
真羞死人了 肚脐下 像升上一面迎风招展的大旗
姊 天生尤物的姊 好整以暇的含笑欣赏人家
水汔氤氲中 两具雪白的躯体 大致有些相似
姊因从小服用荷尔蒙 身材玲珑有致 拥有B-cup的实力
但她很小心的避开一些副作用 所以胯下还吊着伟岸的阳具
而我较接近薄片人 呜呜 很可怜 只有薄乳而已 鸡鸡也只有常人的尺寸
从侧面镜审视 自己的背部线条还不错 那两片浑圆的半球 算得上美臀罢
两人都有漂亮的嫩肤
我光莹洁白的微乳 足堪盈盈一握 配上两粒乌黑葡萄 正好彰显姊的丰满乳房
姊的乳晕特别散开 深紫色精细的肉褶 像蓓蕾环绕着乳头 逗人食欲
我非常努力搓洗自己 出了浴池 姊说 小悦 来替妳擦背
我乖乖在她面前 袒露后背 姊仔细的替我涂香皂 洗刷
姊说 背后好了 可以转身了
啊 千万不能转身 很难为情呢
但姊一点都不为意 哼着好听的法国歌 熟练的将我从头到脚洗刷了一番
甚至.. 甚至.. 那坚硬成钢的物件 姊都噙着微笑 若无其事的清洗
(呵 一不小心 热浆就会喷到那如画的五官上了)
姊说 好了 可以再转到背后了
再转到背后?? 我感到一滴 两滴.. 清凉的液体 落在翘起的臀部
姊的手指 大大方方的把冰冷的KY滑润液 一圈一圈的沿着螺纹 仔细抹在我肛门上
姊的另一只手也绕过前面 开始搓揉那已经不需要再搓揉的肉棒
抓住那硬物 姊噗哧笑了一声 说 年青真好
不知何时 姊的一根手指.. 两根手指 已探入我的屁眼 以最煽情的方式 fuck我的后面
我颤抖 直觉的 也抓住姊已经坚挺的大鸡巴
姊 姊 妳可以不可以干我 我想要姊
静枝冷静的说 悦子 姊不是小孩 当然知道 两人脱光光后 会发生什么事情
通常来说 两个有吸引力的人 不跨过这一关 总会存在焦虑
我也晓得 妳很想让姊得到妳的身体
既然迟早要做 不如早点完成罢
但姊喜欢的是被男人抱 妳应该也是
唉 也许是前生欠的债 就这一次啰 下不为例
静枝小心翼翼的躺下来 仰卧着
我小声说 姊 那我要上了
静枝瞇着眼 那尊高高挺立的巨棒已说明了一切
我骑上去 有点怯生生的 姊.. 那个实在太粗了
我在肛门口斯磨半天 也只能顶进一小个龟头 已经痛得满头大汗
这时候姊没有取笑我 反而特别温柔(也许是设身处地着想罢)
姊轻轻抚着我脊梁尾端 手指划过股沟 掰开我的双股 将我按捺到正确的角度
一会儿括约肌放松了 姊的阳具整根没入赭色小穴 那滚烫扎实的感觉 让我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那不是平常别着嗓子的女音 而是从喉咙深处发出的自然呻吟 姊浅笑了一下
我做个鬼脸 让那梗在肠道的鲜美滋味停留顷刻
我的屁眼慢慢上下滑动 姊美丽的姿影被我吸进蕊心
姊的手软软扶在我腰际 她很认真的端详我的脸
在姊面前 我似乎狂野不起来 也无法纵情缱绻
姊那高雅的气质 使我心内溢满了景仰
充满了 … 爱
真高兴姊对我有兴趣 我想把一切都奉献给她
我的鸡巴开始有反应了 向那醉人的容颜往上翘起 分不清自己处在男或女的状态
姊抚着我那上下晃动的男根 说
真高兴姊对我有兴趣 我想把一切都奉献给她
我的鸡巴开始有反应了 向那醉人的容颜往上翘起 分不清自己处在男或女的状态
姊抚着我那上下晃动的男根 说 来吻罢
我俯下去 将唇印上姊那冷艳的薄唇
一时不想伸进舌头 只想吸吮姊的美貌
她倒是先伸入舌头 姊的口水好甜好甜 我像婴儿般饥渴的索饮
姊的水蛇腰 一次又一次强劲上耸 我听到自己屁股被拍击的声音
好深好深 那根已经没入柄底 姊的毛紧贴着我的后庭
屁眼深处 前列腺的G点 一次又一次的哆嗦 痉挛
我忍不住 ..放弃了 我开始娇喘
我半后仰 在姊的视线下 羞答答的扭动腰枝
以姊的鸡巴为轴心 屁眼缓缓的旋转
双手握住自己阳具 上下滑动 沁出汗珠
姊笑吟吟的看着我表演 姊 教教我罢
姊的大鸡鸡支配我的屁眼 她熟练的深浅抽插 我在风暴中沉浮
姊低沉的喘息 混和着我娇滴滴的呻吟
姊托住我的白嫩屁股 天衣无缝的插进我屁眼,
嗯嗯嗯…我呻吟着 嗯… 姊fuck me! Fuck me!
姊一面喘息 一面取笑人家 小鬼 我可不是男人 这么撒娇有用吗
我羞得把脸埋进她的肩窝 双手揪住床单 含糊说
姊就是我的男人啦 啊 好舒服 好舒服
姊的雪白娇躯和我迭成一团 不知何时 她也开始娇吟
姊的滚烫肉棒 完全埋没在我屁股中
姊剧烈震颤 在我屁眼中 喷出她滚烫的精液.
我从尾锥到大腿根 一大片雪白的屁股 不自主的一起痉挛 像牛油一般跟着融化了
我知道这是男同性恋者 至高幸福的前列腺快感
我贴着静枝 无法抑制的哭个不停

静枝说 我们不要常常睡罢 变成炮友就太无味了
我点头说 好罢 再下去 我一定会爱上妳
看到我泫然欲泣的可怜模样 她捉狭的弹了一下我鼻子
小鬼 怕是我会爱上妳罢
之后 我们大致上还能遵守约言
例外是当我欲火焚身的时刻 除了静枝雪白的巨炮 别无他念
身为男人的静枝 当然暸解男人在情欲下的巨大压力 总是含笑舒释我的郁闷
但不管怎么要求 她从来不允许我fuck她
只有一次 唯一的例外
有天 我接到她电话 小悦妳能来吗 我在H饭店的十一楼
(后来我才知道 这天之前 姊的男友在非洲出了意外)
推开门 静枝穿着黑色透明的缕纱等着我 内中一丝不挂
B-cup的雪乳和婀娜的细腰若隐若现
啊 一切都不必说
姊在我的胯下 婉转娇啼
一次又一次 我插进姊那温渥的小屁眼
那么紧致 那么灵敏
那雪白丰满的身躯 在我的鸡巴下 风情万种的扭动
姊忘我的呼唤着 林xx 妳要好好的干我
fuck me fuck me 呕fuck me
我口中吸吮着姊的脚趾 出了三次 精液溢满姊的股沟
姊自己的..也流满了肚皮
房间飘满着浓浓的精液味
那次 姊是紧紧偎着我睡着了 贴着我的肩窝 如小女人

一条评论 (+add yours?)

  1. LovingUbyMe
    2月 25, 2015 @ 19:51:04

    好好看喔!繼續努力!^o^

    回复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分类

版权声明

本站内容多为转载,由于部分文章年份较早,难以查清具体版权信息,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在相关文章后留言或发邮件至lvlili5201314@gmail.com

博客状态

  • 22,566,647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