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美丽的我


转载自中国变装家园4u88.com

我叫金泥(化名),因为从小就特喜欢玩泥巴,嘿嘿!所以老爸就干脆给起名叫“金泥”。另外,我喜欢踢足球、留长发,踢球跑起来时长发飘飘,像一面战旗,那感觉真爽。

19岁,我坐火车到东北某市一家服装制作公司去应聘。经过一天的专业考试,榜上名列第一。

第四天我被人叫到了老板的办公室,那人将我推到女老板倪总的面前说:“这位就是刚来的设计师金泥先生”。这是一位年纪约30岁左右的女老板。她长的1.8 米的身高,胖大但不蠢笨,不漂亮但气质不同一般的女人。目光中总流露出一股狠劲。她高兴的握着我的手说:“欢迎你小伙子 !可在公司男士不许留长发!你马上把它剪了。”我红着脸迟疑了一下回答说:“不!我已经留了很多年了,如果突然没了,我就不知道该怎样做事了。”“好吧! 我可以容忍你的长发,今后就看你的了。可我们这里98%都是长发女人,你本身长的就很秀气,别让我分不出来哪个是你啊!呵呵,”!我尴尬的看了她一眼,用 不满的口气但微笑着说“是!” 接着,她给我介绍了这公司的现在和未来。从此我也就成了这里的一员。

整日的繁忙工作,一年后,我的成绩日渐突出。这时,有些和我们长期合作的老板来找我,有意要我到他们的公司去上班,工资待遇优惠,我疑惑说可以考虑的。谁 知这消息很快传到了我的女老板–倪总的耳里,这引起了她的关注,经常在我的身前身后打量琢磨着什么。有一次,她将我叫进了她的办公室认真的问我说:“听 说你要换个环境到别的公司去上班?我知道你还很年轻,要奔前途的。但最近公司刚刚接受了一大批定单,这些定单大概要有将近两年的时间才能完成。起码在这段 时间公司离不开你啊!等把这批活忙完了再走,就算你给公司帮忙了,那时我会送你一笔相应报酬的。你看这样好吗?”我当时表示同意。其实我也不特别想就这样 调换环境,虽然比现在薪水高,可这将意味着从头开始啊!接着倪总又抚摸着我的脸和头象是开玩笑的对我说:“你五官长的挺秀气,你要真是个女孩子那可就乖多 了!我要想办法留驻你啊!” 又告诉我说:“公司最近要为所有员工定做新的工装,我现在就叫李主任来先给你量一下身材尺码。”一会儿,李主任来了,量完了身体后却停留在脚上不动了。她 笑着告诉我说:“你身高是166CM、体重:65公斤,可脚最多只能穿36、37码的啊。比同样女人的脚还小啊!” 我不好意思的回答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啊!”倪总在旁边听后哈哈大笑起来说:“衣服倒还好办,鞋怎办呐?干脆你穿李主任那样36码的高根鞋吧!虽然是女式 的,但也是公司统一定做的啊!”“我不可啊……。”

打那以后倪总在生活方面也比以前更关心我了,繁忙之余每天亲自给我送两瓶酸奶或饮料,经常请我吃饭、喝酒。奇怪的很,她送的水和酸奶我感觉越来越好喝了, 味道真的比以前的甜啊!我的心里倍感温暖。可好景不长,一年后,不知怎地我的身体渐渐发生了一些奇妙的变化,胸前感觉奇痒难受而且象ru fang一样明显变大凸出,用手摸里面是个硬块,稍用力按一下还有痛感和奇痒;肌肉比以前明显减少变成了脂肪,体重由原来的65公斤变成了54公斤;大腿 和M变大满满,因此并不胖的我下蹲时的动作也感觉不象从前那样利索而是比较蠢笨的,皮肤也比以前细嫩。更可恼的是嗓音也有了变化,稍大点声音说话就会发出 类似象女人一样尖细、怪怪的腔调,常常因此引发男女同事异样的瞩目和笑声。辛好当时是寒冷的冬天,穿的比较厚,他们没有发现我身体的这些变化。否则我又该 怎办啊?哎!我怎么会变成这样呐?那些天我似乎每星期都到医院去检查,可毫无结果,只是说痛和痒是ru fang正在发育并向女性化转变的过程,JJ会畏缩失去功能,却怎也查不出这变化的原因。内心的恐惧和难言的羞辱使我变的越来越少言寡语,整日埋头在工作 中。这时那些别的公司老板也经常找我到他们的公司去上班。而我却变的犹豫和没有信心。这时的倪总她仍象往常一样的关心我,每天照常给我酸奶,饮料喝,并常 常是让我边喝边和她聊天,直到我喝完才离开。而我的ru房也在不断的一天天的增长,身体无法阻挡地向着女性化迈进。

有一天,倪总把我叫到她的办公室,亲自交代要我设计一套特别的女式古典旗袍裙装,并嘱咐一定要设计成功。并关心的对我说:“我看你最近面色苍白,老是没精 打采的。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了?不会有病了吧!要不要到医院去检查一下?”我赶忙说:“不必了!有点小感冒,我今后注意点了。”她说:“看来我以后要多关心 你啦!”边说边递给了我一瓶酸奶和一瓶药给我说:“这是维生素类药,你要天天服用啊!没有副作用的,效果挺好,不感冒!现在就吃了,我要看着你吃。”我怀 着感激的心情马上用酸奶冲服了两片药,一气喝完。这时,她用满意的眼神看着我说:“这就对了!记住了,要天天按时服用。把药放在我这,我要天天督促顿顿看 着你服用。”谈话中我感觉这房间挺热,她就说这么热把外套棉衣脱了吧!我立刻照办,就忘记了自己里面只穿了件薄毛衣,透过毛衣丰满的ru fang轮廓暴露无疑。啊!天呐,我立刻下意识的赶忙用手遮住了**,可这哪里能遮的住那!见她这时一双好奇的眼神直直的盯着我的胸部看,并同时快速的往 我的nai上使劲的摸了一把,又使劲的摁了一下后用诡秘似乎满意的眼神对我说:“好一个小伙子,真棒!胸脯肌肉挺发达的嘛!”我的心几乎要跳出来了,立时 羞红了脸。要是让她发现那后果会是怎样的哪?离开办公室前,又听倪总叮嘱了一句:“小伙子记住,要按时到我这里来吃药!一天三次啊!” 我赶忙答应说:“是!”

离开了倪总的办公室,我心怀着侥幸,但愿她没有发现我身体的变态。心想我是得按时吃药,增强体质使身体尽快复原。

第二天一大早,我将用了一天一夜设计赶制出来的古装旗袍裙送到了倪总的办公室,并用双手递给了倪总。她睁大了惊讶的嘴和眼说:“快坐下!坐!这么快就出来 了。辛苦你了!先让我瞧瞧。”看了一会又说:“快!通知各部门经理来,让她们欣赏一下。”一会儿就进来了六七个大姐经理们,她们进门就看见了挂在那里的古 装旗袍,七嘴八舌的说“啊!好漂亮的旗袍,选择的面料都是我们常见的。”哪个说:“领子高高的,穿上一定很媚啊!这是为谁设计订作的啊?”倪总听着大家的 叫嚷,高兴的合不笼嘴。看看我,又看看大家说:“你们当中有谁能穿上这件旗袍,让大家看看效果啊?”大家听后都向后退了一步,几乎是异口同声的遥遥头说: “恐怕我们不能!”这时又有一个嘴快的盯着我说:“金泥可以,他长的这样秀气、苗条,肯定行。”说话间这一群人就抢着笑着将我包围了,动手动脚的要帮我换 衣服,这突变使我淬不及防,不知所措。这时我看见倪总站在包围圈外,那表情像是在坏坏的偷笑。情急下我大喊救命啊!这才使倪总站出来将大家挡开说:“只不 过是让你试一下旗袍,又不是要你的命。这件旗袍的主人是谁,以后你们就知道了,现在暂时保密。”然后又亲切的对我说:“小金,你留一下把药吃了。”我吃了 药,停顿了一下,慢慢的品味着酸奶,平静了一下心情。倪总又关切的对我说:“你一直表现都这么好,真怕失去了你。我正在考虑给你增加薪水,必要的话可以升 职。”然后又象是开玩笑的说“其实,大家没看错那件旗袍挺适合你的,你穿上她一定很漂亮、般配。”

就在这天的下午我真的病倒了,无论是从心里还是体力我都已是疲惫不堪,感觉头晕目眩、恶心,浑身发冷发抖,一下就昏倒在地上。大家赶忙过来惶惶张张将我扶 起来,倪总听见动静冲过来将我抱进了她的办公室,大声叫喊着让人给我准备一杯温开水并亲自抱着给我喂水喝,尽管这样我依然发冷抖个不停,浑身冰凉。这时我 却感觉到倪总在脱我的衣服,只听见“唰!”被拉开的棉衣拉链声。可这时的我无力挣扎只好任她摆布,接着我感觉她又给我穿上了一件长长的绵大衣并叫了两位大 姐把我扶了起来,把拉链从下拉到了上,将外面的纽扣一个一个结结实实的系好。接着又脱掉了我的男式单皮鞋不知从那又拿了双鞋给我穿上,笑着说:“这么小的 鞋、36码的果然能穿上。”然后对她们说:“你们两个照顾好他,送他上医院吧!”这时的我稍微清醒了些睁开了眼,看见我身上穿的是一件女式大红色并且长到 脚背的棉大衣,我忍不住生气的对倪总说:“为啥给我穿这样的衣服啊。”倪总嘿嘿笑着说:“这本来是为我女儿买的啊,还没来得及给她那!没想到你穿上这样合 身。肯定比你那件男式短棉衣暖和多了!”又见旁边的两位大姐偷偷笑着说“是啊!你穿这件比你那件男式的好看多了,要身段有身段,正合身。我都妒忌你了!” 听了这话不知是感动还是害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是啊,人家是好意啊!要出门了,我起身站了起来可没法站稳。一下子又跌倒在地上,我这才低头看见了我脚上 穿的是一双高跟、高腰的女式棉皮靴,哎!还是红色的呐。我挣扎着想站起来,可浑身无力怎也站不起来,只好由那两位大姐架着把我扶起来一步一步向门外的汽车 走去。这时倪总又赶过来,将我凌乱的长发梳理整齐,又向上盘起作了一个典型的女式发型,描了眉、涂了口红并在我的头上别了一个漂亮的红色发卡,又在我的额 前剪出了一排女孩子般的柳海后满意的说:“呦!好漂亮的小妹妹!这样才应该是你的正形”就在我走的这段路上,我胸前的乳在走动时还上下晃动着,穿着高跟鞋 走路我偏大的M也在左右扭动着,那件大红色的棉大衣虽然挺长,但分量很轻,穿着它觉的特别舒服和有一种奇妙的温柔感。这时我感觉自己就是一个柔弱的女人。 看着颤抖的我,旁边两位架着我的大姐边走边用标准的东北口音宽慰我说:“到医院那嘎瘩就好拉,坚持住啊!好妹妹。”

终于走进了汽车,窗外寒风袭人,雨夹着雪。我又发抖了坐在车里冷的缩成了一团,可胸前的那两个ru房却高高隆起,我又下意识的将双手双臂交叉放在那上面,生怕我身边的两位大姐看见啊!

很快到了医院,医生见了我就毫不犹豫说:“姑娘,你怎么了?”旁边的两位大姐赶忙纠正说:“是男的啊!”医生立时瞪大了疑惑的眼睛“……!”在医院住了两 天,医生不但治好了我的重感冒,而且还发现了我身体的全部秘密。但还是表示:“不知道病因,无法下药。”还怀疑我本身心理有问题而导致的结果。

出院时倪总亲自将我接回了我的住处,关切的对我说:“好好休息几天再上班啊!你身体的事,我已经知道了,医生已经告诉我了。没什么大不了的,治不了就干脆 作个女人有什么不好?可以穿漂亮的衣服、吃好的喝好的,还能得到大家的痛爱。你知道吗?作女人有好多奇妙的地啊……。”说着就掏出了一瓶酸奶和那瓶药,并 亲自将药送到了我的嘴里看着我把那瓶酸奶喝完。第二天,倪总又光临了我的宿舍,进门就将我楼到了她的怀里,一边抚摸着我的脸,一边抚摸着我的双ru说: “我给你服药来了,按时吃药你的身体就好的快,ru fang也就越来越好、好的更快!”这次倪总让我一次服用了一天的药量。并将卫生所的**(她的亲信)带来给我增加了针剂。

在我休息的以后这几天,倪总照例每天光临一次来为我打针服药。而我的RF也不断在微妙的一天天发育,身体无法阻挡地向着女性化迈进。

休息好了。我来到了公司照常上班,这时已是炎热的夏天7月底了。我穿的是男式的薄衬衣挡不住挺起的ru fang和女人一样的身材。大家都那样用反常的眼光看着我。他们的那种向着我的眼光和他们那一张一合的嘴,在我感觉就象是一发发子弹和一挺挺机关枪,在四 周向我射来。就这样又过了一个月。终于有一天,我将一份辞职报告放在了倪总的眼前,她看后大怒说:“你看你现在的样子,你以为到外面换个地方你就会好吗? 你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啊?”我大声的争辩说:“我是男人!”没想到我发出的却是象类似女人一样的尖叫声。倪总听后哈哈大笑起来说:“现在大半个城市的人都 知道你了,你已经成了新闻人物了!”说完倪总就向我身上摔过来一份近期的报纸,我拿起一眼就看见上面的一览标题《变态……》上面还有一张我在医院时身穿着 女式红色大衣、红色高跟鞋、盘发的女装照片。唉!我惊呆了,大口的呼吸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胸前的nai也随着呼吸一起一落的晃动。这时倪总转而用平和 的语气对我说:“乖乖的听话吧!那也别去了,你这个样子出去只会四处碰壁。在这里我会保护你的。从现在起你必须从头到脚女妆打扮,有我袒护你,这样你才顺 眼,能和大家相处,永远在我这里干下去。”但我还是执拗的说:“干可以,但不穿女装。”倪总听后又发怒说:“收起你那套男子汉的臭架子吧!你看不起我,不 相信我!就到外面去找吧!”

我就这样离开了公司,离开了倪总。开始了新的起程,挺着高起的*部到处奔跛着找工作。一个多月过去了,正象倪总所说的那样,每次总是在碰壁。这时我又想到 了那几家曾经邀请过我的公司经理们,可他们也都知道了我的情况,辟而不见。转眼两个月过去了,尽管我每天省吃俭用,可现在身上只剩下了几块钱。再这样下 去,我会被饿死的。绝望中恰巧碰到了倪总身边的亲信李主任大姐,她见我就劝我说:“还是回来吧!倪总她当时也是为你好。好好的向她认个错,我想她会同意 的!你又何必那?”我回到了住处,两天两夜没有出门。唉!无奈的我看来也只有回到她的身边效力了!我挪着疲惫的脚步,低着头走进了倪总的办公室。她看见我 就嘲讽的说:“啊呦!我们的‘大男人’回来了?你现在在那里高就啊?”我禁不住象个小女人一样流下了无奈的眼泪,无言的摇了摇头。这时倪总流露出得意的好 象不屑一顾的表情说:“以后你打算怎样啊?”我囊囊的回答说:“请您宽恕我吧?我听您的!”她好象早有准备似的转身从办公桌里拿出了一大包衣物,塞到了我 的手里,摸了下我头上的长发说:“拿着,跟我走吧!”她将我接回了她的家里。一进她的家门,就毫不含糊的命令我说:“赶快去掉你那男不男,女不女的装备。 全部tuo光!”不一会我已是全身亮亮的站在了她的面前,她看着我全身上下的扫了一眼后用她那比较大、类似男人的手抚摸着我的脸、和很少的胡须、我的脖子 和nai、最后停留在了我下*的小JJ上,一只手轻轻的提起,一只手将手掌向上、平平的展开,将我的那已是毫无感觉已经萎缩变小并且瘫软无力的小J平躺着 放在了她那只平展的手心里,使劲的晃动了两下。象是在欣赏她自己的杰作艺术品一样用满意的眼光看着,然后拍了拍那小jj哈哈大笑着情不自禁地说:“你的这 东西已经变的这么小,还没三岁小孩子的大呐!怕是永远再也神气不起来了!” 此时感觉我内心仅存的一点男人意识、自尊和勇气已被面前这个女人的举动彻底的扫掉,荡然无存。猛然间才清醒的意识到我往后的的确确只能作个女人了,无力的 身不由己的瘫倒在倪总的怀里。她将我抱起来,轻轻的放倒在床上让我休息了一下,然后亲自送我进了浴室。在浴液中被浸泡了两个多小时,才让我起来亲自为我冲 刷清洗干净。不知怎的连我身体上所有部位的体毛都被清理去除的干干净净。

她站在我的面前,看着被她洗的白白净净的身体。提起那包衣物,把我拉进了另一个房间,对我说:“以后你就住在这里,我早就为你准备好了。喜欢吗?”啊!这 房间的四周墙壁全是玻璃镜子,从上到地下,无论从哪个角度都可以看见自己的全身姿态。靠里是一张比较豪华的双人床,床边放了一个特大的粉红色梳妆台和椅 子,上面摆满了化妆品和饰品,其他就什么也没有了。总之一看就是一间特别的女人卧室。我回答说:“挺好!”接着倪总递给了我一件亮丽闪耀的旗袍和一双朱红 色的女式高跟皮鞋,我看着这件旗袍感觉特别眼熟,这时她诡秘的贴近我的脸颊说:“难道忘了吗?这可是你亲手连夜为你自己设计制作的啊!”我大声的反驳说: “可你当时是说为客户顶做的啊?莫非是你改变了我?预先设套,……”话没说完“啪”的一个大耳光打在了我的脸上,顿时感觉眼冒金星、摇摇欲坠,倪总大怒 说:“胡说八道!你有证据吗?”我无言以对的说:“那为什么这件旗袍还在你这里?”她回答说“我早就发现了你身体的奇异变化,我还想着是你自己心理变态想 要做个女人呐!你平时表现的这么好,我能不喜欢你、痛惜你吗?象你这样好的员工、这样好的女孩,可是千金难寻啊。我这也是为你好啊!”天呐!她说‘是我自 己变态’。看来我是有口难辩说不清了,是我无理了。看着倪总生气的面容,我赶忙顺从的穿上了那件旗袍和那双高跟皮鞋,可这鞋的后跟足有15公分长,我几乎 是掂着脚尖站立起来,还没站稳就讨好似的对倪总说:“对不起您了!”倪总转怒为笑,满意的说:“这还差不多,以后听话。不许胡思乱想。惹我生气我会把你踢 出去的!”接着,用她那咄咄逼人的目光看着我说:“请你现在告诉我说你是男人还是女人啊?”我底下头小声的对她说:“我是女人。”她却说:“是谁的女人 啊?”“啊!我….”她又用了发狠的目光看着我说:“你是谁的女人啊?”我茫然的说:“是你的女人,你的”“我没听清啊?”我顿时羞红了脸,又不自觉的大 声发出了尖细的声音重说了一遍。她顿时哈哈大笑弯了腰。趁势将我推倒在床上,面部朝下,反应及快的将我的双臂反绑在后,接着又在我的身上绕了几圈,

天亮了,我睁开了眼,却感觉我的嘴里竟然含着倪总的RT,下意识想脱开却动弹不了,我的双臂被反绑着。这时倪总睁开了眼,微笑着捏住我的脖子一把又将我搂 到她的胸前,并将奶头又塞进了我的嘴里,“乖!宝贝。我4年前有一个男人、一个女儿,可那男人整日只知道吃喝嫖赌,送了命,最终也没有一个好下场。不但害 了自己,也害了我的女儿。”倪总说着流下了伤感的泪水,滴落在我的脸上。“我们就做女人吧!就说你现在吧,既是一个美貌的娇娘,又有男人的思想和才干。对 吧?这多好啊,这真是天意!用不了3年时间,我们就是这一方做的最好的公司,我现在孤身一人,我们可以在一起生活。对外,你就作我妹妹;在内:就做我的娇 妻吧!你就是我最亲的人。我们的生活照样有灿烂的阳光。”我听着倪总的话,微笑着点了点头,我相信她现在说的话都是真心的。现在看起来她也是个正当年的漂 亮挺拔的女人,幸亏有她啊。啊!我现在不跟她又能有什么法子那?别人躲我还来不及呐!

她走了,我只身一人, 无奈的欣赏着自己的美貌。那在我的体内被调到了最大的震动,好象在上下左右翻腾着。我的头发、头、RF、奶头、以及全身也随之上下左右摆动着,最可恼的是 我的奶头和我穿的旗袍因上下左右的摆动居然产生了摩擦,感觉好奇妙啊,那摩棒也不安分的在体内跳跃心里真是奇妙难忍啊!渐渐的我的身体由震动变成了骚动, 竟然感觉一股股淫液流了出来,浸泡了我的下身。不自觉的张开了嘴、伸出了舌头好象要左右顾盼着什么,并发出了娇喘的叹息声。看着镜中美貌淫荡的自己,根本 想不到原本是个男人。那摩棒的震动终于停了,我大口的喘者气,RF也随着舒服的呼吸上下起伏着。对着镜中的自己露出了愉快的微笑,情不自禁的又张开了嘴伸 出了我娇嫩的舌头左右回味着刚经历的女人般骚动的快感、期盼着并轻轻的发出了:“亲爱的、快回来啊!”的声音,羞红了脸。

时 间过的好长啊!倪终于回到了家。“怎样啊,宝贝?”我不顾羞耻的回答说:“恩!喜欢!以后你就是我的心上人!”倪满意的点着头,给我松了绑爱惜的揉捏着我 的双臂,“你让我这样高兴,我要送你一件礼物!希望你喜欢啊!”说着随手抖开一件漂亮的大花裙和一件束身内衣,亲手帮我换了穿好,她让我站了起来转一个 圈,哇!那裙子象伞一样张开漫漫飘动起来,上半身也刚好合身,看起来我的RF也更加丰满了!只是裙子下面太长了,要用我的双手在两面高高的提起来才可以向 前迈步,整体看起来就象个大蝴蝶。感觉舒服及了,真的很漂亮啊!我高兴的跳着扑到了她的`怀里说:“谢谢您!你真好啊!”并随手拿起了那个摩棒红着脸递到 了倪的手里,她却一把推开我说:“这是干什么啊?”我急了,再一次的抱住她说:“我要嘛!给我嘛!!”“真的吗?哈哈哈哈!”她一把将我抱起狠狠的摔在了 床上……。

转眼三个月过去了,我现在在倪老公的精心调教下全面的学会了作女人,不但习惯穿着超高的女鞋走出女性扭捏多姿的步伐,也习惯了撒娇、语言等全部是一口女人的腔调。要想再改回去恐怕也难了!

在 一个明媚的早晨。倪高兴的拿出了两个烫了金字的红本子递给了我。啊!“结婚证!”上面有我们两人幸福的合影,那上面她穿的西装革履、理了标准的男式寸头扮 新郎,拥抱着我这个穿着红色华丽锦缎旗袍的娇娘。“满意吗?今天你就该去公司上班了,我要当众宣布。”我听了她的话,感到心里好惶恐啊!公司里那么多得 人,我怎样面见他们啊!她搂着我发殊的身体亲昵的说:“怕什么?丑媳妇总要见公婆的!”她让我穿上我那件自己设计的旗袍,蹬上了那双红色的超高的高跟鞋, 就这样我还是得完全直立脚尖才能够着她的唇,接着她又帮我亲自梳理盘起了一个漂亮妩媚的新娘发型。她拉起了我,在屋内来回走了几圈,恩!感到没问题了才说 “好了!现在该打针了。”注射完了针剂,倪挽起了我的胳臂,就这样我们双双走出了家门,坐上汽车向公司驶去。

到 了公司倪搀着我下了车,边走边对我说:“你这么漂亮应该充满自信,大家会接受你的,挺起胸脯!”我振作了精神,挺着高高的RF、迈着一字步、纽着丰满的臀 在倪的搀扶下走进了大厅。啊!这里坐满了员工,满堂尽是女性。大家睁大惊呀的眼睛看着我们,接着就是一片轰响的掌声!接下来,倪总用女中音似的高声说: “你们看,站在我身边的人是谁啊?”大家齐声的说:“金泥!”“不对!她是妮丽小姐,过去的金泥已经不存在了!现在身为女性的妮丽小姐有着亲身的感受,心 里有着一生成为女性的愿望,大家看到的就是事实。我相信她–妮丽小姐以后一定能为我们公司设计出更好、更漂亮的女装受到人们的喜爱!大家要尊敬她、爱护 她!”又是一片掌声之后,倪总说:“还要告诉大家,今后我将要和妮丽小姐在一起过夫妻般的生活,我要亲自照顾她。她美丽、温柔、能干!你们说我能把她让给 别人吗?”“不!不行!不能!”有的说:“好!好!”大家就这样的喊叫着。纷纷走过来将我们团团的围住,姐妹们拉扯我的身体,有的抚摸着我,你一言,他一 语的嚷嚷着说:“还是作女人好啊!真漂亮啊!”有的说:“我该叫你妹妹、还是嫂子啊?”“是啊!是妹妹还是嫂子啊?”“妹妹啊、嫂子啊?”“妹妹啊、嫂子 啊?”“倪总今天也很帅啊!呵呵!”我羞的涨红了脸,无处躲藏!将面部扎在了倪的后背里。有很多人嚷嚷者说“什么时候吃你们的喜糖啊?”“是啊!什么时候 参加你们的婚礼啊?”

回到了家,倪高兴的说:“看来要尊重大家的愿望,举办婚礼了!”我看着她说:“听您的!”倪微笑着一把将我拽到了她的怀里,将我的胳臂反绑在后。抱起我将我塞进了被窝……。

上 班了,我走进了公司,迎来了姐妹们微笑的问候。一整天我脚踩高根鞋,穿着那件旗袍、挺着胸、纽着臀忙碌的在公司内穿梭。快下班休息的时候,七八个姐妹相拥 着走进了我的办公室,倪也跟在她们的身后。“妮丽你好,我们看你来了啊!”她们握着我的手,围在我的身边上上下下仔细的打量着我:“你真漂亮!原来这件漂 亮的旗袍是你为自己设计的啊!看来你早就有这个愿望啊!”听着这句话,我无言的望者她们。倪站在她们的身后得意的说:“你们要看,就放心大胆的仔细欣赏 吧!”这时有两个姐妹一左一右站在我的身边亲昵的挽住了我的胳臂,其他姐妹竟然上前撩起了我的旗袍,一把扯掉了我的女式内裤。她们看着我那被去除了**、 光光的、柔软无力的小JJ,俏皮的用手一把一下的揉捏着。“嘻嘻!呵呵!啊!她的脚也那么小!你真的该做女人啊!”“快告诉我们,你是怎样变的这样美丽漂 亮的啊?”我就这样被当众完全露了相,羞辱的无地自容,奋力挣脱了她们,纽妮着跑出了门外。

晚 上吃完了饭,我按摩着倪的肩膀试探似的用撒娇的口气说“我能不能干脆做个变性手术,好好的作你的女人?”她笑了笑说:“那可不行!,你的哪个小麻雀我挺喜 欢的,她可是我的小玩具之一啊,你现在身体的每一部分都是我的小玩具!呵呵!我喜欢!要不然你凭什么作我的老婆!”说着就伸手抓住了我的小麻雀揉捏起来, 我只好无奈的转身坐到她的大腿上任她摆弄。一阵门铃声响,公司的那几位大姐嬉笑着又来了到了家里。倪诡秘的对我说:“是我请她们来帮我清洁你的身体的。” “清洁我的身体?”她说:“你乖乖的听话就是了啊!” 接着我被她拉到了另一个小房间。天哪!这里面摆满了皮鞭、绳子、吊架、……。满清的十大酷刑啊! “这可是我刚刚为你准备的享乐地工具啊!”“不!这可不是好玩的!我不要啊!”我吓的向后退缩着,“怕什么啊?大家都是姐妹在一起玩玩有什么受不了的!” 几位大姐手里拿着晃动的绳子一把将我推进了里面,转眼她们脱掉了我的旗袍和所有内衣并被她们捆了个结实,倪脱掉了她的袜子塞进了我的嘴里,尽管呜!呜!的 叫着。要我跪在地上屁股朝上。一位大姐手里拿着一把沾有酒精的棉签一边在我的**周围清洗消毒一面抚摸着我的臀,接着又拿过了一根白色的管子,并将它慢慢 插进了我的**深处。我感觉有液体不停的流进我的肚子,渐渐有了涨感,哦!涨的我有点受不了了!她们摸着我渐渐变大的肚子嬉笑着说:“看来你已经有三个月 的身孕了,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们啊?呵呵!”忽然她们又抽出了那根管子,一股黑**的液体从我的**喷涌而出。立时我感觉好爽!她们捂着鼻子在忙着打扫,接 着又将那管子插进了我的体内。就这样一连反复作了三次。终于被她们蹂躏完了,却感觉身体轻松、愉悦。我擦着头上的汗水又被她们带进了浴室,那浴室有一股清 清的香味,我在浴盆中浸泡了半个多小时,几位姐姐进来说要给我擦洗身体,并不要我亲自动手。她们一边为我清洗、一边要我挨个伺候她们自己,或舔或摸她们全 身的每一个部位。

我被洗干净了,她们将我绑好抬出放在了倪的面前。她附下身闻着我身上的香味微笑着说:“怎样?喜欢吗?”我红着脸说:“喜欢!”“放心吧!她们都是我的好姐妹,以后她们的需要就是我的需要,可以经常在一起玩啊!你同意吗?”我点点头称是!

婚 礼的哪天晚上,公司的姐妹们都已散尽。我穿着倪送我的那件漂亮的大花裙礼服坐在倪的对面,相视无语。好久倪拿出了一个红包塞进我贴身穿的粉红色的胸罩里 说:“妮丽,这是我给你的结婚礼物,你要好好的保存啊!”我拿出一看里面是一张三百万元的转帐支票和已经转到我名下的这座房屋的产权证书。我心里咯噔一下 慌忙的将那红包仍回到倪的怀里说:“您这是干吗?难道你要和我分手,不要我了啦吗?”“傻女人,你现在变的这样漂亮美丽、温顺、我能不要你吗?我送你的礼 物都是实用的,原本就该是你应得的。你现在就是我唯一的亲人啦!以后好好做我的管家婆!呵呵”说着又将那红包塞进了我的怀里。我不知说什么好,只是默默的 看着她。倪说:“你今晚真漂亮!呵呵!我要好好的品味品味啊!饶不了你!”说着就将我抱起捆绑在吊架上……..。

婚 后一月过去了,我每天和倪一起进进出出,上班、下班、上街、逛商场、进公园。我习惯了身为女性的生活:为她作饭、洗衣、收拾家务。喜欢倪每周拿一套漂亮的 女装给我换穿。同时我也喜欢上了她的SN游戏;喜欢她的鞭子轻轻的抽打我的感觉;喜欢她给我的所有爱的亲昵;喜欢身为女性、穿着漂亮的女装享受灿烂的阳 光,每天都盼着她早点回家。

有 一天下班了,我们没有开车,散步回家。走到半路这时倪的电话响了,倪接着电话低头不知不觉她走到了路中间。一辆越野汽车正向她驶来,驾驶那辆汽车的小伙子 看见她不但没有减慢车速反而象疯子般迎面向她驶去。我站在路边见状不顾高跟鞋和旗袍裙的束缚奋力向她扑去!可扑了空,我趴在地上抬头向她望去,看见她已经 被撞飞到路边离汽车几米远的地方仰面躺着,满身的血迹。我懵了,眼前一片漆黑!

在 医院,医生告诉我说:“你的那位朋友已经过世了!”天哪!我怎么办呐!“不!她不能死!求求你们救救她啊!!”我急了凄厉的喊叫着。“我们已经尽力了!非 常抱歉!”医生转身走时又转回头说:“哦!还有件事要告诉你,你的姐姐今天来看过你了!她说是你的亲姐姐,从长沙来的。”哦!长沙是我的家啊!姐姐怎么这 个时候来啊?想起我已经有一年多没有给父母、家人音信了,他们这时来找我了!啊!我该怎么面见他们啊!看着自己眼前的高高挺起的RF、身上穿的旗袍、红色 的高跟鞋,再次下定了早已下定的决心:“不能面见他们,离开这个城市再说!”我走向了停尸房,看着倪的尸体,捂着自己的胸口默默的向她道别。

回到了倪的家里,看着空荡的只有我一人的房间:今后我该怎办啊?真不敢相信瞬间她就这样离开了我。回过神来,我起身简单的收拾一下自己衣服,拿上自己该带的物品,站在镜前梳理好自己的容貌,起身向门外走去。

可 这时门被人推开了,姐姐出现在我的面前。我惊讶的急忙转过身去,背对着姐姐用双手捂着脸。这时,姐姐将双手搭在了我的肩上,猛的用力将我搬转了身体面对着 她,用愤怒的眼光看着我说:“这么晚了,深更半夜的你要去那?”我流出了无奈伤心的泪水,无言的看着她。我看见姐姐现在身穿军官的制服,肩上的一排金星闪 闪发光。也是长发披肩,军装虽然威严却掩不住她那女性的秀美和姐姐对弟弟的善良。看着我的愤怒的眼神中也冲满着责备和慈爱的目光,那目光就和妈妈生气的时 候一样。姐姐拉过我的手握着平和的说:“金泥,不要紧的!你的情况我都知道了,我们已经来了几天了。其实一开始你就因该将你的一切告诉我们,不会怪你的, 不会歧视你的,咱们全家都会帮你的。也不至于变成今天这样!你真傻。”这时从门外走进了两个年轻、英俊、高大的军人,笔挺的站在姐姐的身后向我行了见面 礼。我一下认出其中的一个就是撞死倪的那个开车的司机。啊!我愤怒的向他冲去,却被姐姐一把拽住,我大口的喘着气喊叫着说:“原来倪是被你们谋杀的!”姐 姐生气的说:“这是交通事故!有关部门已经作了处理,结论是意外车祸!你不要太痴迷了!”说完姐姐走进房内翻腾起来,她找出了倪平常给我打针的哪个药箱, 拿出了里面其中的一瓶药摆在我面前说:“这是她给你打过的药,是吗?这是什么药,你知道吗?”“这是雌性激素……..”哦!我晕了,姐姐后面的话我一个字 也没听进去。“我本来是要将她法办的,既然她已经不在了,你就因该冷静!不能在这样下去了!”“我好好的一个小弟弟,却变成了小妹妹!!?”说着姐姐愤怒 的撕毁那份结婚证书。

在姐姐带我回家之前,我坚持为倪主办了葬礼。姐姐也参加了葬礼并送了花圈!

之后我将倪的公司交给了一位有能力,善经营的老员工大姐并深情的祝她们万事如意、蒸蒸日上!

临 走时,姐姐拿出了一套男装要我穿上,我拿着这套男装却产生了一股莫名的厌恶感,极不情愿的穿在了身上,奇怪!无论怎样收拾这套穿在身上的男装感觉总是别别 妞妞的,依然是那么漂亮。姐姐看着男装女相的我,气的直皱眉头。她无奈的叹着气,又给我拿出了一套职业女装要我穿上,还有一双漂亮的不太高的高跟鞋。我穿 上这套女装立时显出了腰身和高挺的胸部,感觉很舒服、贴身、精神。在姐姐的面前很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出门了,姐姐和她的战友走的很快,我落在了后面,这 时姐姐时时回头微笑着呼唤着我并俏皮的说:“唉!我漂亮的小妹妹!快点走啊!”。我们坐上了汽车,回家了!

其实姐姐并没有把我送回家里,是把我带到了她自己的家里。她直到现在也没有将我这几年在外产生的变化告诉我的父母和哥哥们,是怕他们接受不了我这几年的变化。

姐 姐现在将我安排在她隔壁的房间。这房间里有一张床、一套男式的健身器材、一个书架上满是战争题材的小说和画册、一张写字桌、一副画家绘画用的架子、还有就 是两把椅子,满是男人的气味。她请来了医生为我检查了身体,什么药也没开,只是要求我每天要用健身设备锻炼身体,多注意休息、多晒太阳、不准离开现居住的 小区半步。却并不反对我喜欢的女装打扮。我在这房间里,整天无所事事,不是画画;就是玩弄哪个健身器材,发泄我心中的郁闷。

就 这样转眼三年过去了。不知不觉我的丰满的RF变成了平展坚硬的胸大肌,四肢也和从前一样发达有力了。一天,姐姐欢喜的手捧着一件漂亮的旗袍来到了我的房 间,说我穿上一定很漂亮。我穿上了那件旗袍,看着镜中自己的样子遗憾的脱下了那件旗袍。姐姐又说:“你现在可以出去到外面的大街上去了!”啊!那到是我求 之不得的啊!我拉着姐姐的手利马奔出了小区的大门外,我和姐姐愉快的在大街上走着,迎面走来了一位漂亮的女孩微笑着和姐姐打着招呼,还走了过来握住了我的 手,“啊!她好漂亮啊!姐姐”情不自禁的热血沸腾。感觉我的下身热涨难忍的冲动,那原本的小JJ高高的抬起了头。姐姐也注意到了我的这些变化,开心的笑 了。

又过了两年,我在姐姐的帮助下相识了一位善良的女孩并结了婚,不久我们有了孩子。

我虽然恢复了男儿功能,但却深深爱上了女装,闲暇总有一种想穿上女装的冲动和兴奋,现在我和妻子每每作乐时都是穿着女装,虽然没有和倪在一起时那么漂亮 — 啊!那又是另一种**荡漾,也会产生最深的爱啊!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分类

版权声明

本站内容多为转载,由于部分文章年份较早,难以查清具体版权信息,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在相关文章后留言或发邮件至lvlili5201314@gmail.com

博客状态

  • 16,638,846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