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魔的意外人生


本文转载自cdbook申码文,作者邮箱wwjyxxy@163.com
柔软的丝质床单,微微的香味,我倚在床上,享受着胯下阵阵的刺激。
“哦,轻一点,老妹儿,我快受不了了!”
“哎呀,大哥,行不行呀,这才三分钟呐。”
“我这不是想着多感受一下你的美嘛~”
嘴上虽然硬,但我的老二已经红痒难耐,开始微微抽动了。高级的会所就是不一样,小姐的水平确实高!粉色的包间充满了诱惑的气息,我亲自选的小姐小丽也是一身的媚劲儿,一双娇手上上下下,很快就让我面临飞升临界点。
“老妹儿,别急,换个姿势。老哥尝尝你的小脚。”
“讨厌啦,你个恋足癖。”
一边说着,一只丝白的丝袜脚便贴在了我的脸上。我动动鼻翼,用力一嗅,微微的汗臭夹着淡淡的暖意,令我精神一振。我顺势伸手,一手握住脚腕,另一只手揉捏着白丝腿,陷入无尽的享受中。
进门的时候,我就被那长直匀称的美腿和高跟里小巧的丝足吸引了,所以当时就不假思索的选了它们的主人:小丽。如果不好好享受这对美脚,岂不是太浪费了?
正想着,我刚刚得以休息的老二突然感到一阵丝滑,原来小丽的双脚已经摁在了它的上面。小巧的脚丫隔着丝袜左右夹击,在脚趾、脚掌、脚心、脚跟轮番抚摸下,我弟弟的头上已经流出了晶莹的爱液,并再一次开始微微抽搐。然而双脚的力度不弱反增,脚趾配合脚掌,规则地缠弄着我滚烫的二弟。
“慢点,我不行了!哦,哦…”一边说着,我扒开丝袜,把弟弟粗暴地插入小丽的蜜穴,双手握住白丝脚,快速抽动了几下,浓浓的精液随即喷射而出,刺激的快感让我直升天际。
“真讨厌,你倒是爽了,我还没感觉呢。”小丽细眉微蹙,冲我嗔道。
“好妹妹,哥哥爱死你了,等下次来还找你哈~”
“下次可要让我舒服哟。”
我又亲了一口小丽的丝袜脚,用丝袜擦了擦二弟,提起裤子,不舍地离开了包间。
离开会所后,我来到了街边的沙县小吃,“老板,一份老鸭汤饭,加个鸡蛋!”,我霸气地掏出十五元,拍在桌上。不一会儿,我就一边吃着豪华套餐,一边抽起了烟。
我叫王强,今年三十岁,是个建筑工人。别看我光顾的会所档次不低,但光这一次的花费就顶我小半个月的工钱了。我这人别的不好,就好一个色。平时省吃俭用,烟也只抽五块的哈德门,工地搬砖省下的钱基本没有剩余,全都用在了会所里。别人可能会疑问:我为何不谈个对象?但我身材矮小,长的也很猥琐,谁会看上我这个矮穷矬呢?有时走在街上,看到美女的修长美腿,丝足高跟,我往往会目不转睛地盯着看,下面实在受不了,就去街边的足浴店做个快餐炮。这样一天天的混着日子,倒也凑合。但我在工地搬砖、徘徊在城市边缘时,远远望着衣着时尚、靓丽帅气的都市男女,也常常在羡慕着,想象着自己何时能够成为他们的一员,潇洒生活。但低头看看自己沾满泥灰的衣服、因为体力活而粗糙变形的双手时,这个念头却又被深深埋在了心里。
吃完套餐,我走出了小店。街上人来人往,没有一个人与我有关。叹了口气,顿时感觉有点失落。想起刚刚与小丽的缠绵,下面又微微有点兴奋。那个小丽,还真是我的菜。
正想着,一双美腿出现在我的视线里。我抬头一看,这不正是小丽么,说曹操曹操就到了。她胸虽然不大,但蛮腰屁股一扭一扭的,齐逼小短裙下面还穿着刚才被我沾湿的白色丝袜,脚下是米色的鱼嘴鞋,丝白的脚趾若隐若现。她没看到我,兀自走着,似乎有点匆忙。
看到她,我的弟弟更加兴奋了,下面支起了帐篷。我一边走一边意淫,竟然不自觉地跟着她走了起来。
也不知走了多久,小丽进了一个静僻院子,关上门进了屋子。我远远跟到门口,欲望的邪念催着我进去做点什么。院门是锁着的,但我老王何等身手,工地翻墙如探囊取物。我翻进了院子,从窗上往屋里看去,里面有水声,她似乎在洗澡。嘿嘿,小丽,哥哥要来了。我打开窗户,爬了进去,准备霸王硬上出浴美人儿咯。
这是间卧室,有点凌乱,看来小丽虽在外边骚媚,生活倒挺邋遢的。水声在门外,我轻脚来到床前,准备一会儿吓她一跳,并给她个精喜。一边想着,我一屁股坐在床上,手里似乎摸到了什么柔软的东西。我转头一看,差点没叫出声!我的手竟然放在了人的皮肤上面。这还有个人?这是我的第一想法。但仔细一看,我才发现这不是个活人,而是一整套“人皮”,好像是从人身上直接扒下来的。这真是颠覆了我的认知。克服恐惧,我拿起人皮仔细端详,这不是小丽么?虽然只剩下了皮,但一小时前还在我胯下浪叫的小姐我还是能认出来的。人皮瘪瘪的,性感中透着诡异,我不禁有点颤抖。
如果这是小丽的皮,那她是已经被杀死了,并被剥下了皮?现在在浴室洗澡的人是谁,是杀手吗?我开始警惕起来。
“吱呀”,浴室的门开了,我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我该怎么办?身为一个入室行淫的色魔可没想到要面对变态杀人魔呀。现在跑也来不及了,会被发现杀人灭口的!我躲在门后,手开始克制不住的抖起来。
卧室的门被推开,一个男声一边自言自语:“做女人这么久,好久没释放自己的鸡巴了,好爽啊!”一边走了进来。
在他露头的一瞬间,我突然暴起,一拳向他脑后打去,慌不择路的我只能冒险采取这种暴力突围方式了。
“嘭”,我一击得逞,那人被击倒在地,没想到这么轻松。哼,我在工地天天搬砖,力量和敏捷可不是盖的!我看着躺在地上的男人,赤身裸体的,下面弟弟还一颤一颤的,好恶心!又上去对着后脑补了一拳,用绳子把他逞大字绑在了床上。
做完这一系列动作,我开始紧张起来,下面该怎么办?我看着小丽的人皮,心里面不是滋味。今天本是来采花的,怎么就目击了杀人案呢?唉…
我拿起小丽的皮,上面似乎还有体温,人皮散发着女人的体香,不禁令我生鸡勃发。本性不改,我把鼻子贴近了人皮的下体,嗅了嗅,一股女人骚伴着精液的味道进入了我的鼻子:这是之前我留下的。我抓住滑嫩的小脚,虽然它现在只能算是“脚套”了。细腻的皮肤,晶莹的五指,缠绕在我的弟弟上,反复摩擦,不一会儿,它又吐了。
“好舒服啊!”我长舒一口气,拿着死人的人皮打飞机,想想也是够大心脏的,不过这种感觉确实是前所未有的刺激。
我摸了摸人皮的奶子,软软的,又摸摸人皮的背部,入手细腻,还有香汗在上面。盯着小丽瘪掉的脸,我似乎感受到了她的呼吸。人皮仿佛有生命一般,空洞的眼里似乎在对我散发无尽的诱惑。
来回翻弄一番,奇怪了,这张人皮竟没有空隙,凶手是如何将她剥下的呢?我顺手拿起床边的一把小刀,顺着人皮的腰划出了一道缝隙。缝隙口没有血迹,里面红红的。但接着,我发现人皮的缝隙似乎像有生命一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缓慢愈合着。约莫过了五分钟时间,“伤口”愈合如初,人皮的背部看不出一点痕迹。
这就神奇了!怪不得人皮是完整的,原来是这样!
我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穿上这张人皮,会是什么感觉?人皮穿在身上愈合后,会是怎样,会变成小丽么?虽然这想法有些变态,但我确实有点兴趣。
我用小刀将人皮拦腰割断,这样,我就得到了一条人皮带脚紧身裤,同时也能防止它愈合,方便我穿上。
我坐在椅子上,对着镜子,像穿丝袜一样开始穿皮裤。你问我为什么会穿丝袜?整天看小姐穿,没吃过猪肉还见过猪跑呢。先是把一只左脚伸入,人皮小巧的脚丫顿时紧紧包裹住了我粗大的臭脚,感觉有点热。随着一阵奇妙的融入感,我的左脚已经成为了一只可爱俏皮的小脚丫。我试着动了动脚趾,粉色的指甲油也随着小脚上下拨动。真的好神奇啊!我试着摸了摸我的新脚丫,触感真实,一阵粗糙的感觉也从我的玉足上传来。看来还真是我想的那样,我的弟弟顿时又硬了起来。接着,我把右脚也穿入进小脚中,并像提裤袜一样将人皮裤缓缓上提,小腿,膝盖,接着是粗壮的大腿,都渐渐在紧致包裹的融入感觉中逐渐变为小丽的美腿。奇妙!我像女生一样夹紧双腿,镜中的我显然拥有一双诱人的长腿美足。然而,已经粗大无比的弟弟却显得十分不协调。
一不做二不休,我克服弟弟的阻力,用力将裆部拉上。弟弟好像插入了一道熔洞,酥酥痒痒的感觉让我瞬间达到了高潮。我感觉弟弟在一下一下的抽动中逐渐变小,然而快感却在不断增大,蛋蛋的下面在不断变得空虚,似乎有液体从里面流出,屁股也好像发了酵的馒头,肉瓣不断膨胀。
“哦,太舒服了。”我不禁说出了声。我低头看向下体,现在我的裆部是一个性感的小丘,下面什么都没有了。我用手摸向原先弟弟的位置,那里似乎有一个肿胀的小豆,摸起来十分敏感,这性奋感简直是摸弟弟的十倍呀!接着向下,是两瓣肉唇,上面沾满了刚刚流出的淫水。看来小丽的水量很充足嘛。我用手向里面的蜜穴伸入,刺激的电流瞬间充满全身,令我发出了呻吟声。没想到女人的小穴竟然这么敏感,这真是前所未有的体验!
然而现在不是自慰的时候,我这半男半女的身体还是亟待确认一下的。我用手摸着腰部人皮男女的交界处,那里似乎没有任何异样,细腻的美腰与粗糙的皮肤衔接处没有任何疤痕。似乎并不能脱下来。看来这人皮的改造能力是一次性的,我的下半身已经完全变成了小丽的了。震惊之余,想到我下半生已经无法做回男人了,不妨继续穿上人皮的上半身,好好享受女人的身体重新做人。
我拿起人皮的上半身,像穿套头毛衣一样穿入。左手、右手、胳膊、头,一一对应套入,小丽骚气勾人的美眸、火热动人的柔唇、小巧纤细的美颈,纤纤的玉指,莲藕般的玉臂,都是我的了。两只小手抚了抚头上垂下的秀发,拥有长发的感觉原来是这样。我摸了摸脖子,原来的喉结处已经是平坦光洁的脖颈。
接着,我拽住人皮的腰部往下拉,人皮紧紧贴在我的身上,所过之处,都是一种紧绷加熔融的感觉。我原本肌肉结实的胸部似乎从乳头下面开始膨胀,而凸出的啤酒肚却在不断收缩。人皮拉到腰部,原本分开的两部分自动慢慢贴合在一起,仿佛那里没有过任何伤口。
“呃”,我感觉身体里传来阵阵发热的感觉,似乎是内部器官也在改变。不禁喊了出来,喉咙里发出的赫然是小丽娇媚的女声。胸前传来沉重下坠的感觉,我低下头,两座柔软的山峰耸立在眼前,挡住了视线。哇,这至少C罩杯的奶子以自己的角度看竟然是这种样子!双手随即摁在了上面,柔软的胸和细嫩的手指,双重触感令我飘飘欲仙。当我的手指揉到乳头时,一阵敏感的电流瞬间流遍全身。好舒服哦!
我再一次看向镜子,现在镜中赫然是一个完美的女人,身材苗条,容颜俏丽。我,已经完全成为了小丽!现在的我一只手揉捏着我肥硕的大奶子,另一只手则不断拨弄着腿间的肉唇。双重的刺激像海浪一般向我不断袭来,性奋让我无法站立,丰满的大屁股重重落在床上。两只小手不停歇,我只感觉阴蒂阴道处性奋不断累积,已经达到了让我无法抑制的高点。
“哦,啊!”我一边叫着,下体像射精一般不断抽搐,高潮的快感瞬间传遍全身。然而这快感比男人射精更持久,性奋更猛烈。女人的高潮原来是这种感觉!比男人爽多了。看来是老天赏识我这个色魔,所以赋予了我这个能更好享受性的身体。以后,我就是小丽,王强已经永远从世界上消失了。
性奋过后,感觉有点冷,毕竟现在已经是初秋的天气。我打开小丽房里的衣橱,准备找衣服穿上。衣橱里有几条没开封的丝袜,花花绿绿的内衣,除外衣外,还有护士服,兔女郎等情趣套装,看来小丽没少玩制服诱惑。
我拿起一条粉色内裤,凑到鼻子上闻了闻,没有异味,于是穿到了身上。妹妹被内裤紧紧包裹着,感觉真好。接着学着女人穿胸罩的动作穿上了文胸。胸前两个肉球被牢牢额固定,似乎欲喷薄而出,现在的我可是个波霸。接着,我穿上了我最喜欢的黑丝,丝袜穿在腿上丝丝滑滑的,性感又舒服。身上穿了一身白色的棉质连身裙,鞋则仍穿了之前小丽脚上的米色鱼嘴鞋。37码的丝袜小脚踩在鱼嘴鞋里,大小正好。
整装完毕,我看向床上的裸体男人,他还没有醒,一会要想办法处理他。
我在屋里翻了翻,找到了小丽的钱包。从里面掏出一张身份证,“刘丽,女,今年23岁。”原来我叫刘丽,身份证可要保管好了。接着翻找,我在一个暗柜里找到了一本房产证和一些证件。证件是裸体男的,他叫黄小明,今年40岁。房产证则显示该处房产的房主已由黄小明更改为刘丽,也就是我。
难道是情杀?房产证都做了更改,看来小丽和这个裸体男关系不一般。这个男人,我要好好审问一翻。
我接了一杯水,淋在裸体男的脸上。
“噗”,他睁开眼了,“啊!丽丽,你怎么活过来了!你不是已经变成…”
“发生什么事情了,只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到底是怎么回事呀?”我装作无知的样子。
“先帮我解开绳子,为什么我会被捆住?”
“那可不行呀,你还要跟人家解释一下发生了什么事呢。”我用手摸了一下他的下体,那里立马硬了起来。
“呃,这不可能,你是不可能自己复原的!这不可能…”他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停的喃喃自语。
哼,他以为我是复活的小丽。那我就好好让他爽爽。
我脱下鞋,上床坐到他身前。此时的他被逞大字形绑着,无法动弹。
“你,你要干什么?”
“哥哥下面肿了,让丽丽来给你消消肿。”一边说着,我伸出双腿,两只丝袜脚一起贴到了他的鸡巴上。只见他一副很享受的模样,我使用两只脚一齐慢慢抚摸,他的鸡巴也逾加勃起,甚至有点微微颤动。
“啊,好舒服,不要停下来!”
这时,我停止了抚摸,两只脚离开了他的鸡巴。“除非你告诉我你对我做了什么,否则你也别想享受了,就这样绑着吧。”
只见他一脸欲言又止的样子,我又把双腿抬起,双脚诱惑地悬在空中,黑色的丝袜透出白白的肉色。“只要告诉我,丽丽就好好服侍哥哥哟。”
“好吧,我说。”看来他禁不住诱惑了。“前段日子你发生了意外,失忆了,是我一直赚钱照顾你,没想到今天你终于醒过来了,真是太好了。但为什么要把我捆起来呢,快放开我。”
哼,还敢骗我。我把丝袜臀贴到他的蛋蛋上,大腿根若有若无地贴着他硕大的龟头。“你骗人,丽丽还想跟你爱爱呢,告诉我,我会给你松绑的。不告诉我的话…”我把手按在他的蛋子上,逐渐用力捏下。
“呃,我说我说,但是你不会相信的。简言之,我把你变成了人皮,并穿在身上,取代你生活。但不知为何今天你却突然复原,这是我没有想到的。”
从裸体男嘴里说出的话令我十分惊诧。我的大脑快速地转动着,人皮,能穿上变身我是明白的。联想到他之前说做了这么久女人,他既然现在是男人,就说明可以脱下,这一点却是我没有想到的。而且我还有一点没明白。
“讨厌啦,那你是怎么把人家变成人皮的?”我装作不信的样子,用脚在他脸上来回摩挲,脚趾挨着他的鼻子。
他享受地嗅着,“丽丽,这也是偶然事件,我也不能做到第二次,你就饶了我吧,快给我解绑。”
然而他的眼神出卖了我,他在说话的同时,眼睛一直时不时瞥向床边我割人皮的小刀,仿佛有秘密在隐藏。看来那把刀里有学问。
“小明哥真讨厌,我先让你享受个够。”我伸出黑丝小脚,脚趾和脚掌夹住他的鸡巴,来回揉搓着。“舒服吗?”
“哦,啊,好舒服,轻一点,我要射了!”
我脚下没有一丝停歇,脚心和脚跟也加入进来,鸡巴夹在脚中的感觉竟是如此奇妙。揉按的频率逐渐加大,黄小明,好好享受你的最后一次高潮吧。
“呃…”
我只感觉脚下一阵抽动,大量发烫的精液射在了我的脚上和小腿上。黑色的丝袜沾染了腥臭的白斑。
“丽丽,你真好,快给…”
“咚”,我用力击在他的太阳穴上,他又一次昏死过去。
“既然你不肯说,那就拿你来做实验吧。”
我拿起床头的那把刀,仔细端详起来。之前割小丽人皮时没有注意到,这把小刀做工十分精致,品相古朴,质量明显属上乘。刀锋锐利,隐隐透出诡异的暗光。一看就是一把有历史的好刀。
我用刀在黄小明小腹上轻轻划了一下,伤口并没有流血。但那里仿佛漏气了一般,只见黄小明的身体渐渐瘪掉,短短几分钟时间,躺在床上的只剩下黄小明一身完整的人皮,而小腹处的伤口也不复存在。
原来这把刀才是把人变成人皮的关键!至于脱下人皮是否也要靠这把刀,我已经不关心了。我现在拥有了靓丽的女儿身,而且如此完美,特别是拥有我最爱的玉腿美足,足够自己玩一辈子了,女人的高潮也比男人爽十倍,我已经不再想做回男人。现在我就是小丽,不,一直都是。
我脱掉被黄小明弄脏的丝袜,丢进了垃圾桶。以后,我不能再做卖淫的工作了。靠这美丽的身体,我能够在这繁华的都市立足,找一个器大活好的男人,美好的都市生活在等待着我。
我用布仔细把小刀包起来,和黄小明的皮一起,放进了暗柜里。暗柜里面还有十万元现金,这足够我使用一段时间了。这个房子的房产证也是我的,以后这就是我的根据地了。
………………………………………………
时光飞逝,如今,我已经是一个儿子的母亲了。回忆之前这段日子,往事一一浮现在眼前。
那天之后,我用那十万元买了时尚奢华的衣服,学习礼仪,好好包装了自己,并与富豪之子王思宗相识。我用靓丽的容颜、完美的身材和天生的媚骨征服了他。交往一月后,我在一次呕吐中发现自己怀孕了。然而医生说我已经怀有两个月的身孕,时间正好对应到我成为小丽的时候。联想到那天我对小丽的中出,这个孩子正是我和小丽的,也就是完全属于我自己的。我用五万元贿赂了医生,对王思宗说我怀了他的孩子,加上他父母对我很满意,我们立即步入了婚姻的殿堂。婚礼上,当思宗把戒指戴在我手上时,我哭了,没想到我一个曾经的搬砖屌丝如今竟能嫁入豪门,成为上流人士。婚后,思宗对我关爱有加,很快,我诞下了“我们”的儿子,王小强,这是我执意要求的名字。儿子的长相继承了我和小丽的部分特点,因此比较一般,所幸王思宗长得也很一般,没有怀疑,对待儿子很是疼爱。
“小丽,今天是我们结婚的周年纪念日,这是我送你的礼物。”
我接过思宗手里的Lv包包,“谢谢亲爱的,我也为你准备了礼物。”说着,我解开睡袍,一身性感的情趣内衣一览无余。
“老婆,你真美,让我们好好庆祝一下!”思宗抱起我,勃起的鸡巴顶着我黑丝丁字裤下的大屁股,一把把我放到床上,“今天我要好好享受你的美脚!”
“讨厌啦,你这个恋足癖!”这话好像有点熟悉。但管不了那么多了,我隔着丝袜抚摸着阴蒂,呻吟着,沉浸在鸡巴对脚的按摩中。

一条评论 (+add yours?)

  1. ......
    7月 23, 2017 @ 12:01:02

    果然我还是喜欢看这样的

    回复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分类

版权声明

本站内容多为转载,由于部分文章年份较早,难以查清具体版权信息,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在相关文章后留言或发邮件至lvlili5201314@gmail.com

博客状态

  • 23,563,991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