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琪的旅程之痛(一)高速至祸


作者:Baby 5<917815818@qq.com>

办公室的同事,大多不了解真实的雅琪!
雅琪在卢总鞍前马后地忙活,他们只认为是这个贴身小秘书应尽的义务,没什么大不了的。甚至前些日子,还有风传风雨,说是雅琪攀上高枝,和卢总有那么一腿……还有人说,她是公司高层的公用肉便器,连卢总都对她要迁就几分……个中隐晦,谁都不是很了解,只是一时有这风吹,一时有那风飘的。
——但这点是公认的,卢总的确对这个小秘书不错,可以说关怀备至。
大家了解的,都是道听途说来的,——事实上,他们唯一知道的事实,就是这个87年的小美女未婚,172公分的欧版身材,却有张典型的中国古典美女的花容,高高纤瘦,轻描淡粉,又很少言辞,犹如一个仙风道骨里的传说。
当然,那些对她的风言风语者,不少都是对她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她也从不去计较,与那些人并不红脸。每每只是充耳不闻,仿佛那些传说距离现实太遥远,她都不屑于去辩驳。这倒更显得这小妮子冰清玉洁,高妙得可以!卢总办公室的“神仙姐姐”的故事,越发传得玄乎其玄……

然而,这些人,绝不知道:这个神仙美女的真身,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大男生。

雅琪,日本留学回来以后,一直就是以这样变装美女的形态生活在我们中间,周遭所有人,没有任何理由,也没有任何愿望怀疑这一点。大学毕业后,身份是如何偷天换日变换了性别,不得而知。
她在这幢大楼里工作,直到现在,从没有过丝毫破绽。
但那些猥琐的同事却有所察觉:雅琪最近一直闷闷不乐,时不时,娇媚紧蹙,似有心事。

雅琪失恋了。
那个在日本共同生活了5年的花花男友,竟将她独自扔在高速路上,开车离开。
离开他,真没什么可惜的,甚至应该说这是雅琪幸福的转折的开始:一个冷血的无情无意的花男人,根本不值得留恋!
只是,因此事,雅琪遭受了生平以来第一次最巨大的痛苦经历。
甚至,这一遭遇,也许改变了这个变装美女今后的人生路。

那是半个月前的事情了。
雅琪与史善忠(雅琪的男友)一同从他通州老家往回赶。这是他们第二次去见他的父母。路上雅琪和善忠都各有心事,谁都不说话,气氛很是尴尬。
善忠当然了解雅琪的变装身份,但它本身就是个双性恋,而且,像雅琪这样的绝代佳人的TS,到哪里能找到?更何况雅琪的收入是他的几倍,两人的房贷、车贷都是雅琪来担负的……
而且雅琪对于他的好,可真是连他自己都不得不承认是他家几辈子人的修福。
甚至,雅琪为了他,正在服用雌性激素药物,力求让他能得到一个更完美的TS……那对萌萌初起的甜甜椒乳,就是最好的证明,那可是货真价实的!

这些,他都知道;
但他并不知足!

他那微薄的收入,应付自己的开销都很纠结,竟然还在外面花心不断,同时和几个TS保持着关系……雅琪曾为类似事,和他红过脸几乎闹得分手,要不是善忠跪在雅琪床前哭了几个晚上,这心软的小妮子也不会那么轻易就又一次迁就了他。
当然,这属于善忠自己的私事,虽然雅琪很不满意他这一点,但毕竟自己曾深爱过他,那种已经近乎亲情的“习惯性感情”,总让她一再地迁就;但这一次,她真生气了,甚至有所记恨:当雅琪听到自己最好的变装姐妹丽君对自己诉苦,说善忠用其变装的事威胁并强奸了自己的时候,雅琪的心,彻底碎了……

她对他,失望至极,已经没有希望;
她无需他再做那些可怜的举动,只消他亲自承认来确认。
然而,从踏上返京的归路,直到现在,善忠竟也冷冷淡淡,爱答不理,仿佛是雅琪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
雅琪心正从容,只是没猜到他竟会这般冷淡:她要听听他究竟想说什么!
天色渐晚,空气有些窒闷,可能要下雨,风也大了起来。
高速上车不多,只是因为天气的缘故,车速都并不快。对面开来的车子,都刻意开了前灯闪光提示。
“你把后座的衣服拽过来,我得盖着腿,”善忠似乎把支会雅琪,当作本能。
雅琪没回声,但还是照做,她毕竟是温柔体贴的雅琪啊。
“老这么耗着……有意思吗?”他单手点烟,没用正眼看雅琪,“咱俩就这么耗着?”
“什么?”雅琪竟没能领会!没想到,他竟会先张开口。
“我是说咱俩……”
“我听不懂,你直说吧。”
“我跟俺爸妈都没好意思交实底儿……”善忠挑眼看了倒后镜,“他们以为……嗯……我现在,找的对象是个……就是能让我家翻身的那种……他们不知道你不是女人……”
“…………”
“这倒也没什么啦!不过……我跟你这么多年,苦也没少吃……你看,咱们现在除了这车和房子,什么都没有,这都还是借人银行的呢。”
“???”
“我看,真觉得没盼头……没意思啊~!”他又挑了眼倒后镜。
“¥#……#@…………@@……&*5%……”雅琪的心里真的混乱了:除了那么一丁点儿的不舍,其它全都是无奈和愤怒!亏得这话是由这个高大健硕的,曾经让她心疼,让她付出一切的大男人说出来的!!!
——她无语了,觉得滑稽可笑,也总得有个度吧!
想到这,她忍不住嘴角挂上了一丝翘弯:眼前这个男人让她陌生了,他在疾速地逃离自己的誓言,这却,让她有那么一点点解脱感,——心软又重感情的雅琪,是万万不会舍弃他的,纵然他是个花花大少,纵然他是个干啥啥不行的废物,纵然他一穷二白吃着自己的软饭……
但现在,他要离开了!
奇怪!恶心!可笑!

“有什么打算?”雅琪的淡定从容是善忠没有料想到的,——其实他真应该能料想到,——他真是对一起生活了多年的雅琪,没有了解;对他自己,也搞不清身份!
“啊?啊……”他嗔舌头,装作在思考,看得出来,他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了,“俺爸妈给我相了个对象,村东头那一家……干部家庭……她们家听说我留过洋,很看好,说我肯定能有个好前途……
“副乡长那个闺女?”她终于忍不住笑了,他曾经告诉过她,那个副乡长家的胖妞…
“呵呵,哈哈哈……”雅琪竟放开了笑出来,弄得他好生尴尬。她看到了这个没用男人的涩苦之色,勉强压住笑,“好吧。”
她不再看他,一眼都不想看。
她竟这么从容应对了!
“嗯,呃~”他有话,可以说是他认为比抛弃雅琪更重要的话,但仿佛在勉强克制。
“说吧,”雅琪向来善解人意。
“我……呃……这个……我的,不!我们的,那个……”
“?”
“财,财产……”
“我们的财产?啊?呵呵,呵呵呵呵……”今天善忠是在故意逗雅琪开心吧?雅琪生怕这么笑下去会有皱纹,轻提捋了捋眼角,“房子首付是我的,每月房贷车贷都是我还的,我们还有什么其它的么?”
“呃~嗯,嗯。”他真无话说。“我也交……过车贷,上两个月都……”
雅琪真被他恶心着了!难怪前两个月非得坚持他去交车贷,看来他是处心积虑啊!
——交过俩月车贷,就妄想这车子啦?!雅琪忿忿地扫过这个薄情寡义,贪心敛财的小男人,他连居心叵测都算不上,他真没这个智商!
“非得要车子,干吗?”但雅琪突然发现,他要哭了,穷困潦倒的窝囊样儿,还是提起她的母性:“说个理由我听听。”雅琪虽是变装,服用雌性激素,但内心却有男儿都少有的大度豁达,这个如花似玉的天生美人坯子,有着母爱般的柔情,骨子里,却也有着胸怀霍畅的一面。
“我妈跟乡长太太说我在外留学多年,攒了不少家底……还有车……他们没说我有对象……”男人窃窃地嘟囔,不过还是有意补了最后一句。
“…………”
“…………”
雅琪再也懒得正眼看他一眼,“下一个收费口,我下车。”
“啊?”
“…………”
“那……你……”
“…………”

白色丰田,缓缓靠到路边。
车在收费站口停了10多分钟了……
雅琪抬起屁股,回头扫了眼副驾的座位,却没看旁边的男人,——这里曾坐着过一个绝世美女,这里有她的喜悦,有他们的两两倾诉,有她的美好回忆……现在,就让这记忆保留静止在那美好回忆里的他的样子吧。

“等会儿,”
“哎?!”他一惊。
“等会有顺路的车,我再下去,有点冷。”
“是啊是啊,你别冻感冒了,来来,穿我的外套。”
她推开了,默默地哀怨着,就这么个不争气的东西,竟也把她抛弃!雅琪真是哀怨上天不公,欲哭无泪了。
风很大了。
乌云也浓重地堆上来。
他不时偷看她的表情,对于这个自私的小男人来说,这时关怀不多,更多是担心雅琪的反悔!——她看见了他的紧张。
雅琪推开车门,犹豫下,还是拽出他的外套,披上,关门。他没有下车,只在车上点了支烟,又旋即掐灭。他发动了车子,用很大的加速,迅速消失。
——他竟真就那么走了。

风似乎不那么大了。雅琪的心好凉啊,世态炎凉,如此不堪;过往云烟……世事难料。
她就一直这么徘徊在收费口外,来回踱步:太冷了啊!本来很坚决的激愤的心,这时却平静下来,而且那一阵沸腾之后,她就开始后悔了:至少让他把自己送回城里呀!这么晚的天,又没个顺路搭载的车……又要下雨了啊……
史善忠啊,史善忠!!!
…………
…………
长发向后急剧飞打着,长裙的下摆已经紧贴上大腿了,勾勒出变装美女神奇的天姿身材!她不得不紧裹住他的外套,白皙的脖颈缩了又缩……眼前已经看不清很远了……
真冷!
天上的乌云遮盖了大部分月亮,夹缝中渗出的怪异形态画出恶魔的表情,地下邪风弭乱,树影狂舞,诡谲的环境甚是恐怖。
就算是很冷,雅琪也明白,这充足的战抖,不仅仅是寒冷造成的,——有些更害怕——真盼望奇迹出现,谁来照顾这个凄苦的美艳变装少女啊。
奇迹,总在你真诚渴望的时候出现!尤其像雅琪这样平时处处为人着想,关爱他人的好姑娘,她的虔诚比谁都灵验。!
但不是什么好车,一辆很旧的130,脏得真够可以!甚至都看不清车体原来的颜色了,车后装着不少废铜烂铁,堆得像个小山。副驾驶的门一推开,探出一个憨憨的少年的大圆脑袋,同时冲出浓重的柴油气味儿,顶得雅琪几乎把眼睛全闭上!她右手拨开零乱的长发,左手紧攥着衣襟,眯着眼,却明显很虔诚:“小哥哥啊,你们能不能捎我一程啊?!我这……”虽是在请求,但她明显把身体凑近了车门,仅差一步就可以蹬车:她已经无计可施了,怎能容许自己再错过这么个机会!
“爹……”那壮小子怯生生的,缩头问身边的司机,“咋办啊?”
“上来吧,闺女!”老司机很爽快,“真是,谁家的闺女,怎么一个人在这儿了呢!赶紧赶紧!”
“哎,哎!”雅琪真怕他会拒绝,莫名的,眼泪都含在眼眶,不知是因为高兴,还是感激,亦或是放下了心里的包袱。
老司机扫了一眼雅琪的装束,忽然想起什么:“牛子,上后头去,那个地方可不是你这个小姐姐坐得了的。”
“嗯哪!”壮小子很听话,立马轰地跳下来,震得雅琪倒退半步,真是膀壮啊!虽然他还不及雅琪身高,却能跺得地面发颤,真不愧对他的名字。
雅琪坐上老司机的身边,车子就立即发动,他们也赶时间的样子。
路上。
这大叔50多岁,很是健谈,絮絮叨叨,和雅琪唠着家常:说起他们是姓郑的父子,从东北来打工,主要是给工地和一些小厂运货……雅琪也说了自己的工作,还请二位一定到自己的公寓坐坐……当然,关于变装的身世,和今天的遭遇,她没说。
那小子却一句话不说,只是低头摆弄自己的身边的油腻的脏零件,却不耽误他听两人说话,说到有意思的地方,或是雅琪礼貌性地夸赞他的地方,他总呵呵憨笑,——好像,……也许他有点傻傻的。
旅途倒也轻松愉快……
雅琪看那小子喜欢听她的夸赞,不免又追加了几句,还刻意回过头,面对面,温柔地问他喜欢吃什么,回城姐姐请你吃大餐。
只是,雅琪无意间,发现小伙子腿下压着一本脏旧的杂志,看那封面,似乎是……不会吧……一本色情杂志?她赶紧让过目光,怕那小伙子尴尬。
“爹,”小伙子终于开口:“姐姐真好看呀,比书上的画还好看呢!脸也好看,腿也好看……”
老司机条件反射地向右挑了一下,赶紧收回去,似乎想起什么似的,“拜(不要)瞎说!彪呼呼的……”
“牛子,好好坐正啦!”分明在岔话题,又像在故意补一句:“把你那腚底下收拾干净,乱糟糟的……那个……姐姐看你那多乱呀!”
“乱啥啊?平时不都这样吗?谁让你贪财把他们的东西都拿来的,还不放车斗上,挤得我腚都疼,俺的画报都沾脏了……”
“牛子!”他喝止。
车上瞬间不和谐地凝固了。
雅琪不知道,此时,车内已经悄悄泛起一缕欲色……
…………
这不安份的安静,还真不如牛子的胡乱说。雅琪好尴尬,她知道,老司机也是。
“姐姐,你真给俺们吃好东西吗?”孩子还是忍不住。
“当然啦!想吃什么都行!”
“想吃…………烤鸭,行吗?俺都没吃过!”牛子恨恨地望向老郑。
“行啊!”
“想吃红烧牛肉行吗?”
“行!”
“想吃…………”
“呵呵,还有什么,说啊。”
“想吃姐姐的脸蛋行吗??”
“?!……”好不尴尬,这傻小子。
“牛子!又犯彪病,闭嘴!”老郑难掩愠色。
“就是想吃一口吗,姐姐脸蛋真好看,比这画报的还好看!……姐姐肯定比这些娘们儿的奶子好看!”他也生气了,他不解为什么爹不让他说心里话,还不如姐姐爽快,索性把臀下《花花公子》拽出来作证。
杂志上白花花的乳房大腿,黑色小草地,统统甩在雅琪眼前,他不停地抖落着,让这画面更能有动感真实……雅琪满满羞红了脸!不只是因为杂志本身,更是因为在一对陌生父子面前,讨论比较着女人的身体,而且,比较的是她自己……
“我抽死你个小鳖犊子!!!”一脚刹车,车停下来;老郑真火了,半转过身似要动手。
“叔,叔,你别生气,别生气,弟弟小,不懂事啊……”雅琪哪能让他真动手啊?!更何况是帮助自己的恩人,哪能为关于自己的几句话……雅琪赶紧抱住老郑的右手,紧搂在怀里,怕压不住,甚至把脸也压上去。
雅琪没注意自己的举动给了他多大的刺激,她没看见他现在的表情,极力控制不要喷出鼻血来。她柔滑的肌肤磨蹭他粗糙的胳膊,长发在他鼻尖弄得痒痒的,而那似是来自天外的芬芳又吸引得他有些迷乱,尤其!一双羞乳,虽不是很大,但娇嫩且挺拔,极具弹性,正包夹住老郑的臂肘,这可是致命的打击哪!久旱的枯田初遇甘雨,理智和道德在这青春与淫荡的合体面前,渐渐崩溃……
老郑这下可红爆了脸,气都喘不匀了,“啊!啊……闺女……这个,快快……哎呀……好啦好啦,我不揍他,你,你快……”
雅琪见老郑缓了口气,雅琪也渐松了“胸怀”。她似乎也意识到刚才的动作有些……而且,她明显听得到老郑喘粗气的声音,他的眼,有些……迷离?
“爹就会打我,不讲理!”牛子不懂老郑为什么会发作,这不就是老爹给自己的书吗,有什么问题?以前他教自己看奶子,撸雀子(阴茎),擦汤汤……不都顺其自然吗?今天夸赞姐姐几句又怎么了?再说了,这个姐姐真是很美呀,他说的都是实在话,干吗又要动手打自己?!
老郑属实抹不开面子了,今天非要在雅琪面前打他那么几下。“你个表鳖犊子!”他回身就是一抡,没打中,却滑到雅琪的左肩。雅琪不知哪来的勇气和力气,猛扑过去,压住老郑的肩膀,小小的纤瘦身体,全扑在老郑身上,“叔你别……叔……”
那双娇羞的嫩乳,正摁在老郑的脸上,她那娇小的玉葱玉臂,抱住老郑的肩头。
“唔~呃……”

邪欲……如此不期而遇!
老郑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恐怕正是情欲完全吞噬了理智,老郑忽然把怀中的雅琪抱紧,把哄臭的大嘴贴在雅琪的樱口上,不顾雅琪的反抗和挣脱,竟狠狠咂舔起来。他的一双粗实有力的的臂膀,紧紧环箍住雅琪柔弱的腰肢,硬生生把她又更拽近自己,
——他,要彻底已经宣泄一炮,他要把压抑已久的情欲彻底爆炸在这个神仙一样的女子身上——天意,她留给了他,天意,她挑起他的情欲,并且不合时宜地扎进他的怀抱……
“……!啊!!”雅琪惊恐万分,突如其来的错位占有,让她的身体极尽反抗,但她根本毫无招架的可能,她不能左右他的意志,更不能左右自己的身体,她被完全控制住了!
“爹!爹呀,姐姐!!”牛子也惊恐起来,他没见过父亲如此疯狂过,他喜欢姐姐,他知道姐姐很难过,不情愿,但他也不认为这么做就是不对,他多希望现在怀抱仙女姐姐的就是自己啊!他的心突突奔发,就要迸爆出来。他的情欲也被挑动开来——虽然这种原始的生理感觉他不理解,他只知道他也很想亲亲姐姐,就想这样强烈地,“欺负”地亲亲姐姐。他混乱了……他的雄性之物,在裆间雄霸傲首,挤在裤子里生生疼,只有用手反复搓揉,才能缓解……
“爹啊……姐姐…唔,唔嗯……喔…姐姐……”
对于牛子的呼喊,老郑丝毫不为所动,全身心地投入攻占雅琪的情欲中。
“啊,喔,喔……嗯嗯……喔……”
他的大手从衣下钻进她的小衫,在紧贴身的狭小空间,寻找那两堆财宝。
她感觉到他已经不仅仅是强吻那么简单!她已经知道他要做可怕的事情。
“啊啊啊……啊啊!不要!!啊啊……啊……不要啊!!
“不!!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啊!!救命!!啊啊…………不要啊……啊放开!!救命!!啊啊…………喔喔喔……喔嗯……”
“救命啊啊啊……”
“呜呜~”
“啊!啊,喔喔……”
“哦~哦~~~~~~~~!”
痛!她非常痛苦,她在经受人生中从未有过的痛苦!心有不甘,身难脱!屈辱的泪水簌簌滑下,梨花带雨间,鼻涕口水,混合在一起,粘粘的,咸咸的……他的臭口水也拱进她的嘴里,恶心得她好想吐!
“唔哦~!!”
“……”
“唔嗯…………嗯!……”
“呜呜!~”
双手在密闭空间里难施发挥,他索性暴力地强撸起她的贴身内衣,狠狠撕开秀气可爱的文胸:一双秀气萌乳,就这样呼啦啦跳跃而出。
他的眼睛已经血红,她的视线已经模糊~
“啊!放开!啊啊啊…………救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种哄臭的口气,混合汗臭、柴油臭,迷乱了她的意识,也许,她就喜欢这种暴力美味!
“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乳房被急速大力地搓揉过程中,她,迷失了~
她,在挣扎,在反抗:双向的——对于自己,对于强暴者——也被挑开了情欲!她的腰肢疯狂扭动起来,伴随其中痛苦与兴奋的激烈抖动!这是不是在反抗的扭动,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她的小弟弟,也翘了起来,那支不争气的骚鸡巴,正因为自己的痛苦遭遇,变态地兴奋开来!她的小鸡巴,仅仅是那么一支,这时,却足够左右她的大脑……
牛子再也控制不住,从后座跑到副驾驶来。他想拉过雅琪的脸,试了两下没得逞,索性猛把雅琪推的上半身进爹怀里,自己猛掏雅琪群内的美肉………他哪里懂得怜香惜玉,就是再心爱这个神仙姐姐,这时也要全部力强地侵略、攻击!
“啊!啊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啊……”雅琪感到背腹受敌,双腿紧紧夹住,用吃奶的力气尽量闭合自己那双美腿,她还尚存一丝理智,她知道她的下面是不能给人家摸到的,绝对不行!
但她哪里是牛子的对手啊!!!
“嗯嗯呃…………恩哦……呜呜呜~~~啊……”
一双美腿在牛子的怀中,搓得雅琪更是欲望横流!
“啊…………不要……啊……啊再来……,快快,再快……再快,哦,再快……”
牛子本能地用粗实的鸡巴强顶雅琪的臀眼儿外沿,,并捣蒜一样地反复冲杀……

“啊,真好受!真好,姐……姐姐……姐!嗷嗷…………啊……姐姐好!”
一波波欲望刺激,烧的雅琪浑身灼热,强大的鸡巴钻头机器,顶得雅琪头皮发麻,痛并快乐着……
雅琪的欲望烧毁了最后一丝理智……大腿,被牛子挖开了……
“啊,这个雀子真好~细细的,像个小洋葱……”牛子拱进雅琪的群里,把玩那只包茎的小鸡吧,还不忘赞美,他不晓得男女的具体区别,他没有标准的生理概念。玩到起兴,干脆用嘴包含住雅琪那只包茎的小嫩鸡鸡。
他含得她好舒服!
“哦!噢噢~喔喔……啊啊啊啊……喔……”
她的淫叫,更激发他的斗志,舔得更加卖力。
老郑右手捏住雅琪的奶子,和舌头轮换挑弄,另一只手,摸索进她的后屁,使劲搓揉过瘾之后,中指猛窜进她的腚眼,使劲顶了进去!
“啊!啊啊啊啊啊…………噢……噢啊啊~啊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哦哦哦!啊啊啊……!啊啊啊,噢噢噢……噢……”雅琪的后门并不是处子了,但绝对没受过如此狂暴的,毫不怜惜的侵略。她瞬间疯狂地扭动开来,竖立的小鸡巴在牛子的嘴里乱捣,一对淫乳对着老郑就高频率地拍打过去……
她发疯般肆意浪叫着,催发着这对父子的爱欲!——好任性的姑娘,这时,你就完全不要脸了吗?
不要了!
“啊!喔喔…………喔…………啊啊啊…………”
那一头酒红长发铺天盖地地包住老郑的脸,他们再也看不见彼此的脸,但他们都很了解彼此此时的表情……
“嗷嗷啊!捅死你,捅你~!”
“啊啊……啊啊啊……”
“甜姐姐香姐姐,鸡巴也是这么甜……”
“姐姐浑身都甜,弟弟你吃个饱吧……!
““爸爸也快来!!爸爸哥哥,你也别停……弄嘛弄嘛!……哎…………啊啊啊…………”

本文是《雅琪的旅途之痛》系列第一部(这是上半部),最早的作品。但由于整理调整(主要是人物性格规划)的问题,不得不在第二部《地铁之轮》之后发表。对于事件的错乱,笔者在这里向读者们表示深深歉意!
大概在一两天时间内,会将第一部的下半部分整理好,尽快给大家推出。而且,如果大家真的关注这种人妖文学够多,我还打算将其设置成一个超长篇。(悄悄鼓励一下自己吧!哈哈~!)
希望看到你们对我的支持,和对人妖文学的支持。我也将竭我所能,为大家贡献更好的文章。

老郑的鸡巴就要爆了,他疯了一样地,从车厢狠狠拖出已经骚伦迷离的雅琪,生生一扯,把雅琪的小龟头从牛子的口腔中夺走。
“哎呀~!”雅琪一声惊呼,龟头刮过牛子牙齿是钻心的剧痛,强烈地刺激起雅琪违反常性的肉欲,一股酸涩的白精,划过月色,一半留在牛子的脸上,一半细细长长地拉出一根精丝,足有近半米上,多浓的稠的精液啊!可见雅琪平时积蓄了多少,似乎老天都在安排,让这个压力十足的变装美女,彻底释怀一下。
牛子好不空虚,两步跳出座位,奔向被老郑摁倒跪下的雅琪身前,他那只粗壮的鸡巴,竟比雅琪的粗了一倍,还天生长满肉疙瘩,仿佛一根肉质的狼牙棒,由于常年不注意卫生,那腥臊的气味,都熏到了他自己。
他此时只有欲望,没有怜爱,径径直摁捅进雅琪的嘴里,“该姐姐给我吃吃鸡巴了!~我都吃你半天了……”狼牙棒上的肉蕾,几倍加大了雅琪口腔的磨合,更加倍了他们二人的快感。
老郑正欲抢夺雅琪的口腔,忽听得这么一句(他知道傻儿子不会撒谎)!惊了一跳!霎时眼都直了!
“什么!”
老郑猛掏向雅琪的丛间,恰恰,和那个愤怒的小鸟撞了一拳!——她那支骚鸟早已跃跃欲试,昂首抬头,根本不必寻找!
“啊?!!你这骚货……啊~?!!!”
“你个骚货,烂逼货!!我草你妈的!操你妈,我……我操你个妈!!……你是个人妖贱货?!……你妈了个烂逼货……你妈个逼的,今天非弄死你不可……”老郑仿佛受了气奇耻大辱的欺骗,破口大骂。他的道德观里,他的性理论里,都是绝不能容许同性恋的,今天,因为对这个绝世美女的强奸……他竟然成了同性恋!老郑完全懵了,一手拽住雅琪的脖颈,一手攥紧就要动手。
“爹!姐姐是好逼货……”牛子不懂“逼”的概念,但他认为父亲说的就是不对!他认为这个姐姐就是世上最好的姐姐,最好的女人——他没见过他妈,这个“女”人,是他认为最完美的女人了!
“爹!我要好姐姐,我要姐姐给我当老婆!爹你不许打姐姐,姐姐也给你当老婆……姐姐刚才不都给咱俩当老婆了吗?!”
“爹…爹……爹!…”
牛子的发狂,也让老郑惊诧不已,他没料到儿子会如此钟爱这个骚骚的美人妖!这个变态骚货,竟有如此的魅力,诱惑得儿子敢这么顶撞自己,——但他也不得不承认,是的,她太诱人了!
的确,她太美了!她美得会让人失神,发疯;骚的无以伦比,即便什么都不做,都已经让这对父子魂飞出窍。
“啊啊啊……啊……”
也正是因为太美,太今天才会诱惑得老郑发了狂,也正是因为太美,她才是不幸的……
“啊啊……啊……啊……”雅琪诱惑力十足地发着稚嫩却饱含磁性的声音。
雅琪已经完全沦丧了,就算老郑此时动手打她,她也无法从性欲的洪流中自拔……
“嗯嗯,哥哥…………爸爸,弄我,我……我要……啊……啊啊……要啊”
“嗯嗯,要……,好人儿……爸爸……”
“快快……哥哥,雅琪要,雅琪是烂骚货,雅琪是臭婊子人妖,你们要我吧,……爸爸要我,弟弟要我……快来要了我吧,骚人妖不行了……妖,人家是妖精……人家是烂货……”
此时的雅琪,已经完全……
雅琪没有疯,雅琪真的要欲望倾泻!
一个整日被假装外表包裹的变装美人,哪有这样的机会完全绽放自我,宣泄自我?!

“操我,弄我,哥哥弄我……雅琪要……”雅琪主动跪扑向老郑腰间,淫荡地掏出他的黑家伙,扑簌簌撸动起来。他那只巨棒太粗,——平时雅琪只用右手就能自慰,这时,——却不得已用双手环箍住他的黑棒子,才能舒畅地套弄。
“啊…………恩哦,呃呃,……啊啊……”
雅琪垂手,从自己裆下掏了一把粘粘的臭精液,更加润滑了老郑的黑棍,继续十足卖力的套弄。
“啊……要死了,真,真他妈……爽死了,真……”老正大脑又失去了意识,下身犹豫起来,争夺着老郑的意志。
雅琪奋力讨好着爸爸,没忘记一旁的傻儿子,紧忙着用樱桃小口吸允、咂巴,还时不时扭动灵活的脖颈,绕着牛子的鸡巴、阴囊含裹舔弄!
身为一个兼有双性特质的尤物,她最了解怎样取悦于人。
“嗯……嗯,姐姐好,好逼姐……姐,姐姐是烂骚货,我最爱姐姐……最爱姐姐烂骚货……哦……啊啊…………呃,姐姐……”
“以后她是你妈,不要叫姐姐,就叫这个骚货婊子叫妈……哈哈哈……骚货人妖婊子……给我过来吧……!”
老郑一身蛮力,强拉起雅琪的纤腰,让她拱跪在儿子面前,自己的鸡巴再也按捺不住,狠狠顶住她的屁眼,几经努力,要捅进去。雅琪也刻意放松括约肌,右手掰着自己的大白腚片子,使劲外分,还时不时去捕捉一下后头那支黑棍,似乎怕他跑掉……
她此时是真心想让自己的屁眼吞进那只黑棍子,她全身心地在讨好这对父子……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进去了。
雅琪的瞳孔死了一样放开,史善忠,从没给过她如此的快乐之巅!
“我捅,捅你个烂货姐姐……”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操死你个贱婊子…………嗯嗯……跟我干又跟我儿子干,真是烂货一个…………嗯嗯呃……干死你!”
“啊……………………啊啊啊……哎呀!哎呀!要命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又射了,啊,又射给你了,好弟弟……亲弟弟……啊啊啊…………姐姐的腚眼爽死……了……”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噢!!”
高速路的一处黑暗角落,一辆破旧130前,三个疯狂的声音,三个疯狂的身影……
“草死你,操你妈个烂逼…………”
“喔喔……啊
我………………啊啊啊…… 快来,都来,快来!!!”
“啊啊…………嗯嗯………………啊啊,我草草,我操,我操…你是我妈,你是我姐姐,干死你个烂货姐姐…………”
“你个骚屄怎么还挂着个小雀子儿,我操你,骚婊子怪姐姐,怪物姐姐,喔喔……臭怪物,干死你,妈妈,我干妈妈,妈妈我喜欢你,牛子喜欢妈妈姐姐………”
“好牛子,妈妈,唔,啊啊啊……也爱死你,爱你也爱爸爸……妈妈爱你……妈妈是乱伦骚人妖,妈妈就是烂货,就是天定了给你们父子玩的……啊啊啊……好好,好爽…………啊啊啊啊啊……操我啊,儿子累了歇一歇,叫爸爸还草我……”
“你……个呜呜…………烂货,贱货人……妖,人妖!!这么经操,我们两……个大炮……弄不死你个贱婊子……等会给你个钢管子,捅死你个贱货…………”
“好爸爸,别停,你的大家伙比弟弟的还好,我是你………………老……婆,我是你闺女,…………我是你儿媳妇……我是乱……伦骚人妖……就是不要停,怎……啊啊啊……么操都好……啊啊…………
爸爸的腰肢疯狂摆动着,雅琪的小腰懂事地和他对撞着……
牛子弟弟的大鸡吧也冲进来,又轮到他一会了……雅琪赶紧奉迎,心疼老丈夫,哪能让自己的小丈夫吃亏?干死自己,干不死自己,就让他们接着干。
雅琪射了一回又一回,她射的比他两人还多。
爸爸又上来了,大粗鸡巴是不是有点肿啊?怎么更粗了?
弟弟的鸡巴好臭哦!熏得人家头晕晕的~呵呵~可有什么关系,臭臭的才像个男子汉嘛,像样的小男子汉才可以欺负妈妈哦!
“雅琪,你自己摆快一点,爸爸歇一会!”
“嗯嗯,我自己套爸爸,爸爸别累着了,一会再奸我一波……”
“爸爸你耍赖哦,你让姐姐老婆给你套,光自己玩,那样姐姐不累死啦?!
“啊啊…………啊……哈哈哈…………啊啊……哈哈,姐姐真高兴,宝贝儿子会疼妈妈了,啊…………妈妈等会也疼够你……!”
“……啊…………啊啊,干!”
“干干……”
“干!今天不用擦汤汤了,儿子,把汤汤都捅你妈骚腚洞里去!”
“啊……啊!……哦哦哦哦……”
“妈妈的腚眼子真好!喔喔……”
“嗯,啊!啊啊……啊啊……快……”

“好儿媳妇,爸爸疼你,爸爸疼你,疼……啊啊啊……疼死你……”
“啊……噢噢……噢噢……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

…………
…………
浓云覆月,冷风阴阴。
月亮还是那个诡谲的表情,只是雨始终没下;风渐去了。
偶尔,还是有过往的车辆,但都不会停下——谁会相信,那具鲜嫩的美艳裸体,是一个甜美的人妖仙子,现在,已经被干昏了,正甜甜睡在高速隔离带的草丛的一边回味她的美梦,——谁都不敢停车接近,这年头,遇到车祸逃逸的事多了,谁敢往自己身上拉麻烦!
是的,雅琪没有性命之忧,只是,屁眼很疼!——因为里面仍捅着一根粘着脏柴油的钢管,黏黏的精液顺着管子流到外面好多,都在地上积了一滩……那根管子,雅琪试了几下,都没能拔出,看来自己是拔不出来了!
雅琪的小鸡巴还是性奋地竖立着,也许是被他们四只没轻重的民工大手搓肿了吧。反正是娇羞地立着,甜甜的,好乖的样子……在凉凉的夏风里,好轻松。
老郑父子逃走了,他们毕竟是老实的民工,他们毕竟害怕!可他们也不舍得雅琪仙女啊!——那是他们的老婆、女儿(也是儿子)、妻子、姐姐(也是哥哥)、妈妈……性玩具……
他们不知道还是不是有机会再奸到雅琪宝宝,他们相信一定会的!
夜色越发浓郁……
终于有辆尼桑停下来,下来个30多岁的瘦高男人。他本也是以为发生了车祸……
但他看见了那只钢管,还有管下一滩积液——他看见这么美轮美奂的一具光洁肉体,一对娇小傲立的小乳,一副天使般的美丽面庞……还有那只在风里兴奋弹跳的,洋溢着青春气息的小阴茎,那红红的小肉冠上,还慢慢泛出一滴:精液。
他定了足有半分钟,又看了一眼那完美的面容,才下了决心似的退回车里。
大约2分钟之后,他又碎步赶将过来。手里,拎着一根长绳……
第一部《高速至祸》暂告一段。

一条评论 (+add yours?)

  1. 艾爾斯
    4月 25, 2017 @ 06:28:09

    裡面一句:他不是瘋了而是想要頃洩。讓我心裡重重的敲擊,像鐘一樣。不知肉寫的如何(跳過了)但劇情開頭的很棒挺好奇後續發展。希望作者不會感到壓力~(在吃肉時意外遭遇有趣的事情會更加的強烈ww)

    回复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分类

版权声明

本站内容多为转载,由于部分文章年份较早,难以查清具体版权信息,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在相关文章后留言或发邮件至lvlili5201314@gmail.com

博客状态

  • 12,210,093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