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妮小姐


嗯,我是捂脸君。
这篇紫云家园以前的老文,是我最早接触的一篇,一直挺喜欢的。
最近翻了出来想要做成WORD文档的,但是复制不下来。
本来打算用手打的,后来打着打着决定把这篇文章扩充一下了。
于是就加了一些内容。
—————————————————
自从我的继母死了以后,我开始和贝蒂姨妈生活在一起,我很喜欢我在她家拍的照片,那是我最好的纪念。
因为我是寄养的孩子,所以她也并非是我的亲姨妈。
贝蒂姨妈是一个出色的摄影师,她正在给一个时装杂志拍摄封面。
因此,她过着富足的生活,而雇佣她的杂志则是讨论男性变装的。而贝蒂姨妈请来的男模在拍照的时候总是穿着各色各样的女性内衣。
当然,变装的时候也会有紧缚这样的精彩环节,而男模在拍完照片之后也会要求姨妈给他们拍一些涉及捆绑的照片,因为他们也喜欢这样的感觉。
而在贝蒂姨妈满足他们的额外要求时,她就会变成女王,她会驱使那些男模进入一个秘密的摄影棚里去,然后指挥男模如何穿着以及摆放造型,如果男模们这时心生怯意,不按她的要求做,那么这些男模可有好瞧的了。

虽然贝蒂姨妈已经有将近40岁了,但是因为她保养的很好,所以看起来也就25、26岁 的样子,而她也是大家公认的大美人。但实际上我觉得她并不是一个检点的女性,因为一旦有机会,她总会试图勾引我一下,当然她也确实有这样的魅力。比如她有 时会喊我去她的房间帮她系紧昂贵的塑身内衣,而我面对她那诱惑的身体时也会忍不住在下面搭起一座小帐篷,这当然逃不过她的眼睛,因此她总会不失时机的对我 的小帐篷评论一番,而这也是她的乐趣之一吧。

当然贝蒂阿姨有一个女儿,她叫茜茜,年龄和 我一样大,但却已经是姨妈的摄影助手了。也许是因为寄宿在她们家吧,茜茜总是喜欢指挥我,让我不时的在她周围伺候她,我总觉得她有一种很强的控制欲。但我 并不能反抗她,这并非仅仅因为我是寄养在她们家的,更因为,茜茜比我要高一点,甚至还比我强壮一些!当然这也许和我以前营养跟不上有些关系。

但 是我一味的迁就却并不能让茜茜对我好些,事实上她早就发现了自身的优势了,因此她居然迷恋上了摔跤,而且还非常热衷于让我和她一起练习!而我当然不是她的 对手,哪怕她用一只手,都能压制的我无力反抗。她最喜欢的就是用一只手掐住我的脖子,然后用另外一只手伸到我的裆部下面去,然后再从下面狠狠抓紧,并用力 将我托举到半空中,再狠狠砸向地面。而因为她太用力的缘故,我每次被她这样摔到地上之后,总是会觉得浑身疼痛难忍,但最疼的地方,永远是我可怜的裆部,因 此我每次被她砸到地面上后总会用双手捂住裆部然后蜷缩在地上抽啜。但这并不能搏得她的同情,因为她说过不喜欢看见我这样只会哭鼻子的娘炮,而我的举动只会 引来她的重重的一脚,然后踩在我紧紧护着裆部的双手上,不停的碾压着,如果我将双手拿开,那么被碾压的就会是我可怜的下体了。
当然,有时在她与我摔跤时,会被贝蒂姨妈看见,但是她并不会去制止她的女儿欺负我。相反,她还会怂恿她的女儿去制服我,然后将我按到膝盖上,脱掉我的裤子,用手狠狠的抽打我的屁股来教育我一番,而茜茜似乎也十分乐忠于这样。

贝蒂姨妈每天的事情都很多,今天她也早早的出门了。不过贝蒂姨妈有个好习惯,就是她会将事情记录在书房里的笔记本上,所以只要翻开她的笔记本,我就能知道她一整日的行程了。而我有的时候也会去偷看一下贝蒂姨妈的行程,这样我就能安排好我自己的一天的生活了。
不过很意外的是,今天她并没有记录任何的行程,记事本中只是夹着一把古铜色的钥匙,以及一行,“晚上8点-非常非常特别的计划。”
……
我不是非常的理解这句话全部的含义,不过根据她们一家的脾性大概也能猜出今天应该又有哪个倒霉蛋要被贝蒂姨妈给折磨了。
我轻轻的合上了笔记本然后将这些它放回了原处。
贝蒂姨妈的摄影棚在后院的谷仓那,而那里的灯总是开着的,也许贝蒂姨妈想让路过的人都知道那里总是有人的吧。
我虽然有时会进去拍一些照片,但也都是些生日照之类的。我知道那个摄影棚里放着很多很多,各式各样的女人的衣服、鞋子、饰品,但从来都只有在我同贝蒂姨妈一起的时候,我才能进去,因为钥匙一直都在她手上。
她通常在给男模拍照时会让我一起帮忙将道具准备好,摆放在摄影棚内,然后在男模到来之后就毫不留情的将我给轰出去,而至于里面那间更为神秘的摄影棚,我是连进都没有进去过的。
而且昨天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在卧室里隐隐能听见一阵阵男人的奇怪叫喊声。
而在笔记本的前一页确实记录着,调教男模的事项。
想着贝蒂姨妈今天似乎一早就已经出门了,而茜茜也好像还没有起床。我突然觉得有一种冲动,感觉自己的好奇心在不断的膨胀着,我很想趁此机会去独自见识一下贝蒂姨妈那个摄影棚。

于是我悄悄的溜进了摄影棚,进去之后,即使是已经看过了很多次,也不禁要感慨这里存货的丰富。
而出乎意料的是,贝蒂姨妈今天似乎已经将需要的道具给摆放在了摄影棚里,但这些似乎都是我往常没有见到过的道具。
一条肉色的内裤,在上面似乎还有着看起来十分真实的女性下体;以及一个不锈钢的圆管;还有一条钢制的内裤,上面似乎还带着小锁边上的小盒子里则放着一把钥匙,以及还有些不知道是什么的瓶瓶罐罐。
而在道具的边上则是一本拍摄计划,上面详细的罗列了今天的拍摄任务,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忍不住看了起来。但是真的越看就越激动,因为我真的忍不住想要趁此机会体验一下那些男模的感受了。
于是我脱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然后开始照着那本拍摄计划,准备将这些东西一件件的穿戴起来。
首 先是这个长长的不锈钢圆环,上面似乎还有些镂空的玫瑰花纹,原来这是一种叫做男奴兴奋器的东西,是套在小弟弟外面的。但这东西我拿起来之后发现真的很小, 我花了很多时间也没办法将它套了上去,反而将自己稚嫩的下体套弄的充血勃起了,而且因为好奇还有紧张的感觉,我此时坚硬得一塌糊涂。
于是我决定跳过这一步,但当我看向下一环节时,我发现拍摄计划中间有一行小子提到如果套不上去可以使用一些润滑油,我看了看桌子上,确实有那么一个塑料瓶装的不明液体,于是我又等了一会等到下体不再充血之后,抹上了润滑油,然后一鼓作气的将它套了上去。
然 后我就跟着摄影计划进行下一步了,这一步我需要将已经套上了不锈钢环的下体塞到这个名叫假阴的肉色内裤中,然后再穿上它。我轻轻的将这个假阴拿了起来,我 发现这东西的触感似乎和皮肤还有几分相似的。然后将下体对准内裤中前面的小孔塞了进去,而此时我又慢慢觉得兴奋起来了,可是下体有不锈钢环包裹着,我觉得 下体那里传来了很强烈的疼痛,那包裹着下体的钢环不断的给我想要硬起来的下体施加压力,我感觉我的下面就要被勒断了!我双手一起用力,想要将这个圆环从我 的下体上除去,然而圆环此时却被我下体的端部给卡住了,根本就摘不掉。并且在我不断的套弄下,下体又再次变得兴奋充血,而疼痛难忍的我毫无办法,已经无计 可施了。
我突然又想到了那本摄影计划,我将它视为最后的救命稻草,仔细的看着上面的内容,终于我在最后的那一段里看到了一条手写的文字。“如果在摄影期间男模的下体疼痛难忍的话,可以将桌上的那管凝胶涂抹在下体根部,以及蛋蛋的周围。然后再把桌上的那几种镇定药片都吃一片,就可以缓解这些症状了。”不过当我看到这里的时候我已经觉得下体的疼痛不是那么的剧烈了,但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照着这上面的做了。

在 我涂抹了凝胶了凝胶和吃了数粒药片之后,我又再次尝试将下体塞入假阴之中,但是因为一想到穿上这个之后也许会拥有和女生相同的阴部就又一次忍不住兴奋了起 来,但是这次并没有产生什么剧烈疼痛,我能感觉到下体有微微的充血,但最多只能处于一种不是很硬的状态。虽然这样状态很奇怪,但此时我关注的焦点并不在这 里。

不过那个假阴中的小孔真的不太大,因为当我以这样的状态塞进去的时候我就能感觉到下体的端部被包裹在了里面,一种紧紧包裹着,并略微有些压迫的触感从我的下体端部那传来,我的心跳也慢慢的随着呼吸变得急促起来,然后我缓缓的将这条假阴拉了上来,并且调整好了蛋蛋的位置。
待我完全穿戴好假阴之后,从镜子里看,我的阴部似乎已经变成了少女的模样了,而且似乎并不像我的下体一般有着细微的绒毛,镜子中所展现的阴部整洁无毛,看的我不禁心跳加、呼吸急促起来,不过说实在的,我好像还没有见过真的少女阴部呢。
我 突然又好奇心泛滥,搬了张椅子,然后对准了摄影棚内的试衣镜,并且坐在了上面,张开了双腿,努力的将裆部对准镜子,然后我仔细的拨弄着这个十分陌生的女性 阴部,虽然这些东西不是真的,但是能够这样仔细观察一下女性的阴部也真的十分令我满足,而且如果用力的按压的话,也会有压迫感传递到被包裹在假阴中的小弟 弟那里。
不过这东西其实也就是徒有外表罢了,我也并不能从这东西上获得什么特殊的感觉,过了一会我也就玩腻了。

于是接下来根据这个摄影计划来看,我需要穿上这条金属的内裤,也就是贞洁带。不过从这个摄影计划上的说明上来看,这应该是条女性的贞洁带,看到这个我也不禁幻想了一下男性贞洁带的样子。
然后我将贞洁带的腰带套上,再根据说明调到最适合的尺度,接着将其余的金属部分穿过了我的胯部,将腹部的搭扣扣了起来,然后我拿起了一把精致的小锁,只听到“咔”的 一声,我知道我被锁在了这金属内裤中了。从刚刚穿好的贞洁带上不时传来一阵阵冰凉的触感,而因为我略微的有些贪心而将整个贞洁带设置的偏小了一些,从我的 腰间和裆部都传来了金属那冰凉而坚硬的特殊压迫感,不经意之间,一股被占有的欲望突然弥漫了我的整个全身,我突然觉得自己已经完全沦为了别人的私有玩物 了。
在锁上了自己的半身之后,我又将目光转向了桌上的那套女式内衣,虽然身穿贞洁带的我似乎不需要再穿一条内裤了,但我还是有点想要将胸罩穿在身上的。
于是我拿起了那件放在桌子上的胸罩,笨手笨脚的将它穿到了身上,这件胸罩的罩杯并不大,也许是最小号的A-CUP,但是作为男生的我并没有与这胸罩相符的罩杯,不过这件胸罩在我的身上确实意外的合身,我将双手放到背后,尝试了几次终于将搭扣扣了起来。
可 是就在这时,我听到了一阵喇叭的鸣笛声,似乎是贝蒂姨妈回来了。我变得慌张了起来,我连忙将桌上的钥匙拿了起来,想要将腹部的小锁给打开,却发现我的好像 根本打不开这个锁。于是我变得更加慌乱了,我能感觉到我的全身都在颤抖,我想要将钥匙拔出来再重新插进去却发现这么简单的事情,我现在颤抖的双手却根本就 做不到。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我不停的质问着自己,突然我想到了,贝蒂姨妈的计划写的是晚上的时间,也就是说白天我还是有机会将这些东西都还过来的。想到这里,我迅速的穿上了自己之前的那身衣服,并且将那条有些宽大的男式四角裤套在了贞洁带的外面。
而因为我的上身的T 恤比较深,所以似乎也看不到我里面的穿着胸罩,我用力拍打这胸前的胸罩,想要将它压平,却发现无论如何都会有些起伏,而我想要脱掉上衣将它脱掉的,却又因 为极度紧张而浑身颤抖着,而且我害怕我的时间不够了。于是我决定尽量将背部弓起来,这样可以让几乎被拍扁的胸罩不那么明显。
但是,当我要走了几部之后我就发现,这该死的假阴,还有这该死的贞洁带,原来是那么的紧。它们时时刻刻的压迫着我的下体,如果只是在那里保持不动的话,可能还有点舒服的感觉,但是一旦要行动的话,简直就像是步入了地狱之中!
我简直不知道该如何走路了,每一步都会给我的下体带来巨大的压迫感,那感觉丝毫不亚于与茜茜摔跤时被掏裆的感觉。但是现在我要做的就是尽快的离开这个房间,并且回去将钥匙放好,于是我强忍着疼痛,以非常奇怪的姿势走回了房子里。

而当我回到家里的时候,我似乎听见贝蒂姨妈和茜茜在客厅里讨论着下面的拍摄内容,还好她们并没有将注意力放到我的身上。但是出于好奇我还是偷偷在楼梯上驻足听了一下她们谈话的内容。
“这将是会是我经历过的最有趣的拍摄了!”茜茜似乎显得十分的兴奋。
“我真想现在立刻就告诉他所有可以打开贞洁带的钥匙都放在我的保险柜中锁着,然后好好的欣赏一下他那无助又可怜的表情。”而贝蒂姨妈则似乎在说些什么十分可怕的事情。
“哦,我担心他会和我们拼命的。”而茜茜言语中似乎流露出了一些造作的担心。
“别怕,我们会把他牢牢绑好后,再好好调教他的。他还那么年轻,他不但能给我们挣钱,还能给我们带来快乐,当然我们也会教他体会快乐的。”但贝蒂姨妈显然在这方面比茜茜强多了,毫不保留的就说出了全部的想法。
“那么你想给他穿女佣的服装,还是把他打扮成一名性感的娼妓呢?”茜茜又继续始幻想调教那个被她们盯上的可怜男人了。
“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让他明白,我们已经完全的控制了他,他的生活已经完全属于我们母女两了。”贝蒂姨妈远不像茜茜那样兴奋,或许她早就习以为常了吧。
但是,从她们的对话里我已经了解到了,我现在遇上了大麻烦,这对母女给男模准备的贞洁带用桌上的钥匙是打不开的,那根本就是一把没用的钥匙!但是如果我不能取下现在正牢牢锁住我裆部的贞洁带,那她们就会发现摄影棚里的贞洁带丢了,到时候我一样会有天大的麻烦!
“该死!我到底该怎么办。”不知所措的我,只好回到房间里先将身上那该死的胸罩给摘了下来,然后悄悄溜进了贝蒂姨妈的书房,将摄影棚的钥匙也放了回去。
回到房间我的,坐在床上,双手紧紧的捂着头。我必须要想个办法拯救自己。
但实际上,整个下午都我都是在无比的忐忑之中度过,我想过要溜进贝蒂姨妈的房间,但她一整个下午都呆在自己的卧室里。而且,我根本就不知道贝蒂姨妈保险箱的密码是什么!
而如果我去向她们坦白的话,那不就等于承认我是一个大变态加受虐狂了吗?
该死,该死,该死!
冷静,冷静,冷静!我要冷静下来!
努力克制住慌乱的,大脑急速的思考着,我想我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贝蒂姨妈的那些笔记本了,或许在某一本十分古老的笔记本里会有她保险柜的密码。
现在我只能将希望寄托在之后的日子里了,比如假装对贞洁带消失这件事情毫不知情,相信贝蒂姨妈也不会随便的搜身的。
“哦不!该死,可是茜茜会,茜茜喜欢虐带我的屁股和下体!”
……
虽然我此时已经焦躁的不知该怎么办了,可时间并不会因为我的慌乱而走得慢一些。而我能做的就是时不时的抬起头看看时钟,确认时间正在一点点的过去。
期间我也有过尿急和便意,我曾一度担心我会无法如厕,然而还好,虽然我身上过紧的贞洁带会使得我只能坐着上厕所,而且尿液的流速非常慢,但那最多就是让我坐在厕所里的时间延长些许罢了,但好在总算是能解决问题,这也令已经快到崩溃边缘的我,稍微觉得好受了一些。

可 即使我感到焦躁不安,也依旧到了吃晚餐的时间,这时我早已在房间里摘掉了胸罩,但是走起路来的姿势还是有点点奇怪的,所幸贝蒂姨妈和茜茜的注意力依旧不在 我的身上,但即使是这样我的内心也还是十分紧张的,整个吃饭的时候一句话也没有多说,我一点都不希望会引起她们的注意。
但是,事与愿违,虽然我平时的话也不多,但今天似乎得到了少见的关心。
“怎么了安迪?你今天整天都没说话,是有心事吗?”贝蒂姨妈真的是难得这么关心我。
而我此时也用上了我这辈子最真诚的目光来看向贝蒂姨妈。“哦哦,没什么,我下午好像听到了你们在谈论拍摄的事情,我正在考虑有没有什么可以帮你们的。”然后我停顿了下,略微想了想。“但你知道的,但我并不知道该从哪做起。”
但贝蒂姨妈并不十分介意,反而对我微笑道:“好孩子,我和茜茜已经把一切都准备好了,你不需要担心的。”
“好的,那如果要帮忙的话,请叫我,我很乐意来帮忙。”我依旧言不由衷的客气着。
但当我们用完晚餐后,贝蒂姨妈在我收拾碗筷的时候,突然对我说道;“哦,亲爱的安迪,我刚刚突然想到今天是来的是一个比较有知名度的男模,而这次杂志的一些要求也比较的特别,有些东西我可能不太拿手。”
……
听到贝蒂姨妈的话,正在收拾碗筷的我,停了下来,转过身子,显得有些紧张地看向贝蒂姨妈。
“我希望趁现在还有时间,能先在你的身上试一试。这样可以让晚上的拍摄更加的顺利一些。”贝蒂姨妈继续说着。
“试一试?”我听着有些迷惑。
“茜茜,把今天新买的道具拿过来。”贝蒂姨妈并没有理会我的疑问,自顾自的指挥着茜茜。
我看着茜茜拿来的那一堆东西,一时之间有些没弄白这到底是什么。
“这是人用马具,等会晚上的时候我们会用到它的。”茜茜似乎看懂了我满脸的疑惑,好心的向我解释着,但接着她就提出了请求。“我保证我们是不会对你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的,你可以替我们试试这些吗?”
……
我没有回答,但早已铺满我脸上的犹豫显然已经替我做出了回答。
“这其实就是一些简单的服装,还有轻微的捆绑,主要因为是马具,所以得事先看看实际的效果好不好,如果效果不行现在联系杂志进行更换还来得及。”贝蒂姨妈也在一旁劝说着我。
见到她们如此,我也有些害怕拒绝她们会让她们恼羞成怒,于是只好点了点头。
茜茜拿着两个小型的拳击手套似得套子,示意我伸出双手并将它们带上。
然后她们在套子的末端系上了带子并用小锁锁了起来。
然后他们示意我的双手放在体侧,接着为我装上了马具。接下来就是进行捆绑了,他们将身子绕过我的胳膊并捆扎胸膛上部,接着在肘部又缠了一道。然后把握的手腕捆紧,并系了个死结,最后把我的守望牢牢从背后绑在身上。
“好了,比我想的顺利些,你觉得紧吗?”贝蒂阿姨亲切的询问着我此时的感受。
我试着动了动手臂,我觉得我能够轻微的移动胳膊,但并不能逃脱出来。
“如果想要牢牢固定住的话,上面两道绳子应该再紧一点吧。”我也老实的提出改进意见。
“好孩子,真乖。”贝蒂姨妈对我的表现十分满意,忍不住就夸了我一句。
马上,上面的两道绳子又加固了一番,这样那个人用马具完全捆在了我的身上,而我上半身的每块肌肉都无法移动了,接着她们又给我带了一个5英寸高的皮质脖套,也许像一个栓狗的项圈。而我被带上了之后,就完全变成了一个上身不能动弹的宠物了。
“宝贝,你能自由呼吸吗?”贝蒂姨妈似乎有些担心我会背过气去。
“是的,姨妈,有点紧,不过我想应该可以忍受的,现在可以松开我了吗?”我看着全套马具已经装在我身上了,我心想这下应该都结束了吧。
“不,还少了一件东西。”这是茜茜抢先回答了我。
说着她从身后拿出了一个口塞,这是一个直径大概3英寸的圆球,上面系着两根皮带。
“张嘴。”茜茜拿着口塞对我命令道。
好吧,本着要做就做全套的精神,我张开了嘴巴,让茜茜将那个口塞牢牢的顶在了我的嘴里,并且被皮带牢牢的系住。只听到“咔”一声,口塞上的皮带似乎也被锁住了。
“呜呜呜。”我突然觉得慌张了。
“你还能呼吸吗?”贝蒂姨妈再次询问我。
虽然被加了一个口塞,但是口塞上有小孔,而且我的鼻子依旧是通畅的,所以我上下摆了摆手手掌表示可以。
同时我也不断的发出“呜呜”的声音希望她们能为我解除这身装束。
“你认为你的上半身完全不能动了吗?”贝蒂姨妈继续询问着我。
我依旧上下摆手示意道。
“那么我还有最后两个问题,只要问完了我们今晚就结束了。”贝蒂姨妈看我也是真的着急了,于是也决定结束了。
可是接下来我看见贝蒂姨妈的手从她上衣的口袋中拿出来了一个小巧黑色的遥控器,然后带着诡异的笑容朝着我按了一下,我的心里不禁“咯噔”一下。
一阵阵“嗡嗡嗡”的声音,瞬间就传入了我的大脑之中。
我的呼吸也开始变得急促,因为在我被少女阴部般的假阴牢牢包住,并被女性贞洁带死死锁住的下体周围,伴着这“嗡嗡”的声音,传来了一阵阵令人感到十分舒服的震动,甚至令全身也开始颤抖了起来。
而那一阵阵由下体传来并不断叠加的酥麻快感,也与我内心产生并不断扩散开来的惊恐相交融,我觉得我快要站不住了。
而这时,我的耳边也传来了贝蒂姨妈渐渐变冷的声音,“你希望茜茜把你的裤子脱下来吗,这样我们就能好好欣赏一下穿着女性贞洁带的你是多么可爱了,你知道谁会是今晚的男模吗?”
在一连串的震惊之后,连呼吸都变得空难起来的我,一时也发不出任何声音来回答了,但我的眼睛已经明白的告诉了她们,我已经知道答案了,我完全崩溃了,我痛苦的大哭起来。
但是茜茜却没有理会我,她将我推倒在了地上,并在持续不断的“嗡嗡”声中肆意地扒着我的裤子,在强烈的羞辱下,我本能的用双腿奋力反抗着,但却无济于事,我就像是一个被茜茜肆意凌辱的无助少女。
突然一阵凉意从下面传来,我知道我已经完全的暴露在了她们母女的面前,我完蛋了!
我停止了挣扎,而贝蒂姨妈和茜茜也没有说话,她们就那么看着我。
这时我也感到下体传来的震动变得越来越强了,整个房间里能够听到的声响,只有那不断变响的“嗡嗡”声。
然而也许是因为白天那些药物的关系,我始终没有硬起来的感觉,但我仍尝试用双腿夹紧自己的裆部,希望能够阻止这不断增强的震动效果。
可深藏在贞洁带那层厚厚钢板下那条假阴所发出的震动,又岂是仅我夹紧双腿就能阻止的,但我依旧不断的调整两腿的位置,重复着并拢双腿动作,妄图能够缓解震动,却不知道那样的动作实际上看起来更加的可笑。

接着就是一声声“咔嚓”、“咔嚓”的声音。
我能看见闪光灯闪烁的光芒,一想到我现在这样的丑态就这么被她们摄入到了相机之中,真是羞愧的无地自容。
然后我感觉到双脚那里传来了一阵巨大的力道,茜茜好像在尝试用双手将我的腿夹紧的双腿分开。
“不,不要,茜茜。”倒在地上的我无力的哀求着。
我依旧幻想能用自己的双腿守住最后那道并不存在的防线。
然而看着茜茜一个人分不开我的双腿,贝蒂姨妈也过来帮忙了。
最终我拼死夹住的双腿被硬生生地掰开了,而茜茜和贝蒂姨妈则各用了一只脚狠狠的踩住了我的膝盖。
我就如同一只正在等待着解刨的青蛙一般,将我那被贞洁带紧紧勒住的裆部毫无保留的展现在了她们面前。
而这个姿势却也令那些本就在我裆部无比贴合的假阴和勒紧的贞洁带,产生了更强的压迫感。
“呜呜。”我不禁对大腿根部极度拉伸产生的剧烈疼痛,以及下体那新的压迫感发出了悲鸣。
而茜茜似乎也对于我极度收紧的贞洁带表现的十分惊讶,惊呼道:“哎哟!看啊,妈妈,看他把自己的下面给勒的多么紧啊,都已经完全陷进去了呢,我从没想到过安迪会是这样的变态娘炮。”
“的确是的呢,看来安迪他很希望能够做一个女孩啊。”贝蒂姨妈也对茜茜的观点表示赞同。
“呜呜呜。”我被茜茜的语言羞辱的无地自容。
然而,她们并没有留什么时间让我在那羞愧,话音刚落,我被踩着的双腿也被人拎了起来,接着我能感觉到有什么东西重重的撞击到了我的贞洁带上,并不停的施加着强大的压力。并且我的脚踝那里传来了一种向外拉扯的力量。
是茜茜的脚么?我立刻就猜到了。
但是这样一来也让我原本就被贞洁带紧紧压住并且不断震动着的裆部,更加的难受了,我真的怀疑现在里面已经要变成一摊肉泥了。
“啊啊啊!”我不经哀嚎了起来。
“呵呵,这东西挺不赖的,是吧,安迪?这下你和我摔跤的时候,就不用怕被我掏档了呢。”茜茜无视着我的哀嚎依旧一边踩压着贞洁带一边调侃着我。
终于,在不断变强的震动以及茜茜一连串地碾压下,我下体所承受的快感也终于到达了巅峰,我忍不住了想要射出来,可是假阴、贞洁带以及茜茜的碾压却形成了强大的三重压力,我只能感觉到我的下体不停的在那无助的抽搐着,痉挛着,半天没有液体射出来。
“啊啊啊!啊啊啊!”我痛苦的喊着,我渴望能够得到释放,但那却是如此的困难。
终于,在不知道多少次的抽搐之后,我感觉到下体那里,渐渐的有着温热的液体,艰难的流了出来。
“……”而我却不再发出声音了,也许我的喉咙已经喊哑了。
茜茜终于收回了她的脚,无助的我呆滞的躺在地上,眼神涣散,我的身体里此刻只有一种声音,那就是依旧没有停止的“嗡嗡”声。
我已经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清醒的了。
接着我隐约看见一个人影走到了我的脑袋前,似乎是茜茜,然后她好像当着我的面再次按下了快门。
然后她蹲了下来,鄙视的看着已经被玩坏了处于失神状态的我,然后我觉得有一大坨温热的液体,溅到了我的脸上,那是什么?是我的精液,还是她的口水?

渐渐的,我回过了神来,而茜茜似乎也察觉到我慢慢恢复了意识。
但贝蒂姨妈却并没有关掉那个该死的震动假阴。
而茜茜却又往我的脚上套了一双带锁的高跟鞋,鞋跟似乎有6英寸高,而且我能明显的感觉到这双鞋子并不合脚!起码小了一号,我的整只脚被这不合适的鞋子卡的好痛好痛,但是她们却强迫我穿着这个鞋子不停在这个屋子里走动,穿着高跟鞋的我,艰难的在房间里一步步走动着,不自主的左右扭动着屁股,带动着贞洁带不停压迫着我的下体。
而我刚刚被茜茜蹂躏过的地方仍旧不时传来着阵阵疼痛,我并不能很好的在屋子里行走,我走走停停,但是等待着我的确实毫不留情的一巴掌,只要我稍稍一停下来,“啪”的一声,我的屁股上就会多出一个重重的掌印,打得我“嗷嗷”直叫。
而就是这样不断被她们母女俩彻底羞辱的过程,却让我的心里又产生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兴奋,甚至在她们这样随意践踏我,肆意玩弄我的时候我会感到一种身体乃至灵魂都被完全占有的充实感。
而当我完全融入这样的角色后,学着女人的样子,踏着高跟鞋在这屋子里忸怩行走着,却又一次次在贝蒂姨妈和茜茜那鄙夷的目光之中败给了下体那不断积聚后终于爆发的快感。
“看啊,我们的小淫女安迪又高潮了。”而贝蒂姨妈每次都能在最准确的时刻,毫不吝啬的向我发出令我羞愧不堪的嘲讽。
而 我那略微恢复了些硬度的下体,也会一次次拼命地在这坚固的贞洁带内反复挣扎,来寻求彻底的释放,却一次次的被那些牢固的束缚无情击败,在积蓄了巨大的快感 后,我半硬状态中的下体会不断尝试着到达顶点,想要喷薄而出,可始终无法突破那层束缚,直至将最后一丝快感也残忍的耗尽在了这可怕的金属躯壳之中。
最终我只能一次又一次的放弃了男人那骄傲的喷发,并在下体多次的尝试后以身心俱疲的状态,没有任何的快感,带着巨大的失望,接受着自己被这可怕的震动假阴不断榨取出新鲜精液,然后像个淫荡的妓女一般任其从贞节带中那个排尿的小孔里缓缓的排出,并滴落下来。
但这时我依旧不能停止行走,反而还要极力并拢双腿,要尽量的让那些粘稠的液体都留在我的腿上,避免它们弄脏地面。否则茜茜会用她脚上拖鞋对我的屁股一顿狠揍。

而在我觉得我的屁股已经开始剧烈燃烧的时候,这可怕的一切终于结束了,贝蒂姨妈终于关闭了那个可怕的遥控器,她和茜茜今天好像已经玩够了,而我也终于可以让早已被高跟鞋折磨的失去直觉的双脚和已经被假阴榨到麻木的下体得到休息了。
接着贝蒂姨妈走到我面前,要求我分开双腿老实的跪在地上,而这之后,贝蒂姨妈并没有看我,她随意的做了几个拉伸运动,接着转头对蹲在一边正使用一条湿毛巾用力擦拭着我大腿以及贞洁带的茜茜说到:“好了,茜茜,把我们的小荡妇扶回她的房间吧,记住要把她的双脚捆在床上,我可不希望她乘着晚上逃走了。”
“好的。”她们两母女都得意的笑着。但是茜茜似乎对变成现在这样的我依旧有着浓厚的兴趣,不甘心就这样放过我。
“妈妈,你的主意真是太棒了!但是今晚我能让这个小淫女来伺候我吗,我想要放松一下。”
“哦,那你们两个女孩子就好好玩玩,晚安,我的心肝们。”贝蒂姨妈对茜茜的提议一点都不反对。
但我的眼泪却一直都没停过。
于是我被茜茜牵到了她的卧室,她让我爬到了她柔软的床铺上,然后将我的双脚铐在了立柱上。然后她靠着床头坐下,脱掉了她那黑色的蕾丝内裤,用手捧着我的脑袋,放在了她的大腿上,但是接着她又用双手按住我的头顶,将我的脸向她的阴部送去。
“好了,妹妹,你好好享受一下吧,这是你以后经常要做的,你如果敢不听话的话,我可是很乐意对你那可爱的小屁股进行惩罚的。”
事 到如今,我也只能完全屈服于她们母女两的淫威了,我顺从的将脸深深的埋进了她的大腿里,我能够用鼻子闻到一股带着些许潮气的淫靡气息,但我的眼睛只能够看 见茜茜那双洁白的大腿,说真的在这时,我十分渴望能够看到更多,因此我用带着口塞的嘴巴卖力的拱着为她按摩着阴部。很快她原本就有些湿润的阴部就不断的流 出了更加多的爱液,那些爱液则浸湿了我嘴上的口塞,并顺着小孔留了进来。
而似乎经过漫长的时间,白天的那些药片的效力也已经过去了,并且有着眼前这样的刺激,我能感觉到我的下体又变得不安分起来,但是好在它现在被压得死死的,并不能变得很大,但还是隐约觉得有一种疼痛从那里传来。
而享受着我按摩服务的茜茜,对我的表现也十分的满意,以至于突发奇想要为我改名。“安迪,我不喜欢你原来的名字。我给你起个好听的名字吧,你以后就叫安妮吧。”
“呜呜,呜呜。”我自然不愿意连名字也被她们剥夺了,于是我停止在她胯间的阴部爱抚。
而茜茜此时也陶醉于阴部不段传来的快感,因此当我停下来之后,她瞬间就感受到了。
看到我居然敢反抗,来拒绝改名,茜茜一把就将我的头给抬了出来,她用双手捧着我下巴,并用力挤压着,同时用她那双大大的眼睛凶狠的瞪着我,恼怒的大声说道。
“你别不识相!你以为今天你做了这些事之后,还能当的了男生?你知道么,你今天给自己带的那个金属环根本就不是什么男奴兴奋环!但这那个东西根本就取不下来了,哈哈哈,其实我和妈妈都没想到你居然真的能把这么小的东西套上去,你果然是注定了要当个小娘炮的!”
“呜呜呜呜。”听到她的话,我表现的无比震惊,想要挣脱出她的手掌,却根本一点都动不了。
而茜茜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于是“咚咚咚”的跑了出去。

当她回来的时候,她已经不像刚才那般恼怒了。
“你还记得吧,我刚刚向你保证过的,不会对你做什么过分的事。”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听到茜茜现在还说这种话,我忍不住抗议了起来。
但是茜茜用一只手的食指顶住了堵在我嘴里的口塞,我能透过牙齿感受到上面传来的压力,于是我不再出声。于是茜茜接着说道:“可 你看你变成现在这样子,一切都是自己选择的。但我是遵守承诺的人,因此我会再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如果你还是坚持想要做安迪的话,那么你就不是我的妹妹, 而我会认为你选择保持现状,但我不会给你任何的帮助。比如今天桌上的那些药剂,又比如贞洁带的钥匙。然后你也知道没有那些药物的话,你勃起的时候是会痛 的,你还把贞洁带勒得那么紧,假如你一直得不到今天桌上那些药剂和钥匙的话,那么你那可怜下体还有那两个蛋蛋,迟早都会坏死的,然后烂掉,接着为了活命, 你就只能祈求我们去找医生为你切掉了它们了。而我们却有你自己穿戴这些东西的录像,所以你不用担心我和妈妈会有什么麻烦,毕竟这一切都是你自愿的,从来没 人逼迫过你。”
“……”从她的嘴里听到了这么可怕的事情,我早就吓得不敢出声了,甚至连呼吸都变得谨慎起来,我此时能清楚的听到自己那慌乱的心跳声。
“但是,你并非只有一个选择。”于是,她将之前藏在背后另一只手伸了出来,然后我看见她手里拿着的正是我白天脱下的那个黑色胸罩。
“如 果你选择接受安妮这个名字,那么我会把你视作我可怜又无助的新妹妹,每天我都会为你戴上这些你喜爱的胸罩,还会帮你获得可以完全填满这些罩杯的胸部,甚至 是更大的。接着我还要和你分享你现在这副身体中所能挖掘到的快乐。当然你也能得到桌上那些药剂,甚至是贞洁带的钥匙,因为我不可能一直这样锁着我可爱的妹 妹,不是么?”
“……”听见她说道钥匙,我的眼中似乎又有了些期盼,我也有点想要接受安妮这个名字了。
可是茜茜的食指并没有从我的口塞上拿开,显然她的话也并没有说完。
“但是啊,亲爱的,如果你选择一直吃这些药片的话,长此以往你的下体还有蛋蛋就会慢慢的萎缩,然后就会变成一个永远都硬不起来的小娘炮。所以,无论你的选择是什么,结果看起来都是差不多的。可怜你还没有真正的体验过当男人的滋味,就已经亲手将自己给阉割了啊,哈哈哈!”
“……”
听到茜茜嘴里最后蹦出的这些话,我觉得大脑中又是一片空白了,我甚至觉得我出现了耳鸣。
但茜茜并不会在意我有没有反映,她将手中的东西放了下来,然后又重新按住了我的头,慢慢的向她的阴部推去。我能感觉到我的脑袋又回到了之前为她按摩的位置,我虽然不太明白她的用意,但马上她就告诉我了。
“现在,选择吧,安迪或安妮;要么你什么都别做,要么就继续刚刚的工作;要么保留你那可笑的男性自尊,然后在将来看着它们烂掉,要么现在就抛弃它们,然后得到一个女孩应得的一切,我会给你十秒钟的时间来考虑,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十。。九。。八。。七。。”
“……”一时间我没有任何表示,我甚至都没有发出声音。
“六。。五。。四。。”
但是她的倒数仍在继续,没有停止甚至没有放缓的意思。
“三。。二。。”
最后的一声倒数,我感觉出来她的声调明显的高了许多。
“一。。看来你还是选择了安迪,可惜。”茜茜用着极其惋惜的声音说到,我看到她的双手又再次动了起来,伸向了我的脑袋。

一种强烈的不安向我袭来,我不禁自问到,“我选择了安迪,安迪,安迪?安迪真的是正确的答案吗!!!”
而这时对于茜茜的恐惧似乎也被无限的放大了起来,“咚、咚、咚”就像是一颗心脏一般,我隐约觉得我那正在复苏的下体不断的传来跳动的声音,而伴随每次跳动生出的疼痛也同样更加清晰了。
我惊恐的看着她的手缓缓接近我的脑袋,好像这短短的一瞬间也被延长了许多倍,在她即将触碰到我的脑袋时,我像是一台被开启的机械一般,不遗余力的用口塞拱着她的阴部。
可是她的手并没有因此停下,还是伸了过来,我觉得有股强大的力量要将我的头硬生生给向上抬起来,为什么我觉得这一刻她无比的冷酷,而她为什么又能对我如此的决绝,一种被恐惧支配的绝望慢慢在我的身体之中弥漫开来。
“不,不,不,不要,我不要做安迪,我不是安迪,我不要看着我的下面坏死,然后烂掉,不,不,不,那不是我要的!”
也许此时我真的品尝到了茜茜的可怕,我本能的将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了脖子那里,拼命的抵抗者她的双手,卖力的地拱着她的阴部,我期盼着她能像原谅不懂事的妹妹一样原谅我的天真,原谅我的犹豫,原谅我的迟疑,然后改变她的主意。
在我拼命的抵抗着她的双手时,我的内心也不断在呐喊着:“我是安妮,安妮,安妮,我是安妮,我是你的新妹妹安妮啊,虽然是我是迟来了那么几秒,但求你不要这么快就放弃我。”
我的双眼不断的涌着泪水,我能感觉到我的泪水不断的顺着眼角滑落着,滴到她的腹部,然后流过她的阴阜,最后和她阴部的液体混在一起,经过我的口塞,又重新流进了我的嘴里。

我们就这样僵持着,渐渐的,我觉得那双手的力量变弱了。
“看来这次你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安妮。”也许我最后终于感动了她,茜茜的态度变得温和了起来,好像还显得有些开心。
但我还能够做什么选择呢,我已经沦落到了如此的地步!想到这我不甘的闭上了双眼,希望能将这些不争气的眼泪都挤干。
“欢 迎你,我的妹妹。”于是茜茜拿起了那副黑色的胸罩,在已经被绳子牢牢捆绑住的我身上,费力的戴上了它,然后她温柔地摸着我的头,“停下来吧。”接着又将我 的头给抬了起来,这时我已经不再抗拒了。她看着我满是粘液的面部,皱了皱眉头,而我则不安的盯着她看,在她一阵游移的目光之后,一个深深的吻印在了我的额 头上。
当她那温暖却略微有些湿润的双唇触碰到我的时候,我不经浑身一颤,这也许是我这个极度悲惨的夜里所享受到的最大的温柔了吧,我忽然觉得身体里迅速地生出了一股暖意,然后它肆无忌惮地扫过了我体内的每一个细胞,也许在那一刻我彻底的臣服了。
“安妮,我一定会让你心甘情愿的成为一个永远都无法再硬起来,但又惹人恋爱,同时每天都过得快快乐乐的小娘炮的。”从茜茜嘴里传来了一段极度甜蜜,但又极其微弱的声音,好像是对我的什么承诺似得。
“嗯。” 而此时依旧觉得沉浸在巨大幸福之中的我,其实并没有听清楚她的话,只是很机械的应答着。
……
而经过我一个多小时用心的爱抚后,茜茜心满意足的将我送回了自己的房间,但还是将我的双腿分开并牢牢固定在了床上,还在我的双腿之间铺了一张塑料薄膜。
临走时,她站在房门前回头对我轻声说道:“今天只是让你看到了我的大腿,但只要你以后也好好的,我会给你更多更多的,晚安,亲爱的。”
说完,她关了电灯,轻轻的阖上门,而房间里只留下了双眼早已哭肿的我,一个人躺在了床上,我的身体里又重新传来了那可怕的“嗡嗡”声。
独自面对着黑夜,先前在茜茜房间里那种渴望着被彻底占有,完全臣服的欲望也如潮水般缓缓的退去了。
想到已经落入如此境地,整夜里我不断的问自己,我是否还有机会逃离这一切?
—————————————————
后记:
后来我自然是没能逃出贝蒂妈妈和茜茜姐姐的手心,在她们的长期改造下我已经变成了一个拥有性感身材,D- CUP胸部,完全无法勃起,并且身心都彻底属于她们的专属私人娘炮奴隶了,而因为我的每一点一滴的改变都是在她们母女的悉心关注与记录下进行的,因此她们 还以我为主角拍摄了一套由男生慢慢完全变为一个小娘炮的写真集。并且在首发的限量版中还附送有一枚光碟,叫作《当安迪变成安妮》,那里面记录的就是那天我 在摄影棚里被偷拍下来的视频,里面详细的拍下了我亲手给自己下体装上金属小环、假阴以及贞洁带,并一步步走入她们为我设计陷阱之中。
而现在的我早已经出名,并且活跃在了贝蒂姨妈所负责拍摄的那本杂志中,而那些喜欢我的人们都会称呼我为“安妮小姐”。

2条评论 (+add yours?)

  1. 曉茹
    2月 16, 2017 @ 06:58:15

    😂

    回复

  2. 曉茹
    2月 17, 2017 @ 06:52:27

    讚,好文章。有續集?

    回复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分类

版权声明

本站内容多为转载,由于部分文章年份较早,难以查清具体版权信息,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在相关文章后留言或发邮件至lvlili5201314@gmail.com

博客状态

  • 13,374,433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