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贴吧id:将军习德 cdbid:席科长 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城市的夜,已经深了。在那灯火阑珊的地方,却仍然还有人没有睡去,褪去厚重的戏服,做回真正的自己。
……
花店本应该在八点半关门,但现在是十一点,我和那个她,我心爱的美女老板,却还坐在店里,虽然马上也要离开。
“谢谢你陪我聊到深夜,真的谢谢。”她一边换鞋一边说。清冷的月光照在她的黑丝玉腿上,使性感镀上一层空灵。
“没什么。”我坐在她身边靠着她,无意识地说了出来。我没有换鞋,我不需要开车,我一直穿着我的高跟长靴。
我和她一起把卷帘门拉下,走向了一台迈腾。
“唉!现在的人哪,太难。”她一边热着车,一边翻着驾驶证。证件上她的姓名:王雯娜 三个字是那么清晰,清晰的有些虚假。“现实中,用着真名,说着假话;网络中,用着假名,说着真话。”
我笑了:“雯娜,这很正常,放下吧。”
王雯娜自顾自地说:“我曾经有一台国产车,很不错。但开着他,不管谈什么业务,都会被冷落。迫于无奈,我只好换了这台迈腾,虽然我并不爱它。我凭什么不能追求自己爱的,非要按照别人的要求打造自己!打造一个虚假的我自己!”
“为什么要这样呢?你要追求自己爱的,敢爱!”
她望向我,眼中充满希望的光:“对,敢爱!
……
该下车了,薇薏。”
我下了车,目送她离开,可她没走。
“周一还来上班吗?”副驾驶车窗被摇下。
“周一我弟弟就回来了,我呢就不来啦!”
“哦……”王雯娜的目光黯淡下去“再见吧……这么敞开心扉的交流,可能再也不会有了……”
我背过头去,不敢望向她,那个我爱的,并且被我欺骗的人。直到我确定全新迈腾那特殊的尾灯消失在车流中……
我哪有什么弟弟啊!
我一边走一边想:我亲爱的女老板好像对我动了心,可惜是女生的我,太可惜了!
明天又要面对真实的自己了,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虚的,都是像我身上的人皮一样,可以……
等等,我好像说漏嘴了!
我看看四周,没人注意到我这个“大美女”,太好了,没被发现就好,我还是快点回家吧!
……
刺耳的合页声,好像我的呐喊。门里黑漆漆的,又像我的未来。
光明,究竟在何方?
我打开灯,灯光虽然微弱,但足以照亮这个可以用尺来测量的客厅。
家里虽破,但还是可以容纳我卑微的灵魂。我舒了一口气。
黑色小西服,小短裙,丝袜,长靴,我一件一件的褪下,一点一点展露出真实的自我。
但最后的内裤被脱下时,我笑了:“还有最后一件。”
最后一件,好一个最后一件,耗尽我的家产,分裂我的人格。而我,却爱她爱的那么深!
我把手伸到脑后,拨开乌黑顺滑的长发,捏住里面隐藏的拉链。
再见了,李薇薏。
拉链一点一点的被拉开,薇薏的脸一点一点变得松弛,扭曲。我既幸福,又难受。兴奋可以理解,毕竟身上这套装备是好些人梦寐以求的神物。至于难受,难道我把自己真当成了她?
我看着镜子里脱下人皮憔悴的自己,又低头看看地下曾经被我赋予生命,现在却是一件衣服的她,或者说它,对比多么明显。
穿上她,变成真正的自己:美丽,自信,大方,高贵又有气质的李薇薏。
脱下她,变回那个行尸走肉:平庸,懦弱,自私,庸俗而又市侩的李维意。
那个是真,那个是假?那个是躯壳,哪个是灵魂?
用着假的面孔,做着真实的自己;用着真的面孔,却活成了一张没有灵魂,任人摆布的皮。
可笑可悲。
但只有我一个吗?不,还有我的老板――王雯娜,还有,还有……广大的网友。
网友总是最热情的,路人总是最冷漠的。是网民不上路,还是路人不上网?都不是。是……
一阵冷风吹来,把我从沉思中带回现实。
为了这张人皮,我付出太多太多了。没有了皮的保护,我好像没有了壳的蜗牛,无助地颤抖。
十五万啊,这是一件十五万的人皮,把相当于把一台顶配博越穿在身上啊!对壕来说,十五万可能不算什么,但对我来说,那是命,是命!
当时一家卖人皮面具的公司突然推出这个,限量五件,每件十五万。好些人不知道,知道的人却又不敢下手。我呢,直接把父母给我在家乡小城找工作的钱全部取出来,又贷了几万,直接坐飞机直飞公司总部,量身定制。
事实证明我做的对,人皮这种有悖于道德法律的东西很快被京查盯上,公司被查处了,五件限量版都没卖完,据说只卖了三件。由于不是实名制购买,京查并没有能力回收人皮,所以这个世界就有了几个穿着人皮的家伙,其中就有我一个。
先下手为强。
虽然对此我感到可惜,但京查做的对。这东西到我手里还好,到了犯罪分子手里……不堪设想。人皮这逆天的东西幸亏只有几件,不成气候,要不然太可怕了!
话说回来,从银行贷的款我还要还呢,在花店打工这点钱怎么能够呢?必须想点挣钱的套路。首先来钱快,第二得允许兼职,毕竟我不能放弃花店稳定的工作。
这就很困难了。一个要长相没长相要学历没学历的宅男谁要呢!
等等,为什么我是宅男?我为什么不去用我的新身份“她”应聘呢?
嘿嘿。
早就听说了出租女友这码事,吃点饭,逛个街,见见父母,……嘿!钱到手了!
普通的一千打底,漂亮的价格面议。
我笑了。
三天前我终于在“出租女友网”上面看到一则同城的信息,要求见面时间是周六,也就是明天。
对啊,明天还要早起,我要睡觉了。我亲爱的李薇薏,明天就靠你喽。
……
望着地面水坑中模糊的自己,我有点紧张。他是什么样呢?是和照片一样的帅哥,还是一个死肥猪,亦或是一个猥琐的大叔?
其实我最怕他是色狼,因为我已经把李薇薏当做我自己了。我不想被强X。
走过这个街角就是约定地点了。
嗯,没事的。
“嘿!我是传说中的老司机,马上要开车了,美女上车吗?”
听声音像个帅哥,还蛮幽默的。
车停了,是一台3.5升V6发动机的博瑞。
虽然晚上看过我的照片,不过他还是挺震惊的:“你是李……晚秋吧!”
“没错,我的id就是晚秋,我就是你要找的人。怎么,你认识我?知道我姓李?”
“没有,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你的身影很像我的一个知心朋友,把你当成她了。对了,我还没自我介绍呢。我姓刘,叫刘锐。”
黑色的小西装,白衬衫,直筒牛仔裤,不错。留着精干寸头的他,透过金丝眼镜,装作漫不经心地上下打量着我,看似平淡的眼神中蕴含着复杂的感情。
我必须得找点对方喜欢的话题,增加好感度:“刘哥,车不错,是三点五的博瑞吧!看来是个爱车之人啊!”
“没什么啊~”他居然有点害羞,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夸他的车好。他真可爱。
“咱们去哪啊?”
“我家,见我父母。我们不是谈妥了吗?”
“对呀,出发吧。”
在V6发动机平稳的工作声中,我放松了警惕,渐渐进入梦乡……
……
“醒醒,醒醒!到家了!”
“家?”
我缓缓地睁开眼睛,映入我眼帘的不是我相信中破败杂乱的农村小院,而是一座位于城郊风景区内的别墅!
我睡意全无。
“这是我家,下车吧。到我家别见外,叫我父母叫的甜点就行。”
我跟着刘锐走进别墅,别墅内部装修并没有给我太大震撼,因为这里和我想象的一样豪华。
壕,真壕。
我突然动了一个念头:如果傍上这个高富帅,那就好了。
可我不是女的。纸是包不住火的,同样,女人皮是包不住男人的。总穿着人皮不是办法,而且一旦被发现,以这家人的实力来看,把我人间蒸发都很容易。
还是不要冒这个险了。
刘锐打开音乐,拿出一瓶红酒和两个高脚杯:“薇薏,确定不来喝一杯吗?”
杯中的淡紫色的人影轻轻地荡漾着,真实却又迷蒙,好像一幅高深的抽象画,又好像一篇深奥的文章,吸引着捉摸不透它的人们。
他端起酒杯,轻轻地抿了一口,动作是那么轻柔,飘逸,有一种女性美。真想投入他的怀抱,可他应该不能接受伪装下平凡的我吧!
唉,不要胡思乱想了,做好自己的本分,明天就拿着钱回家,不要让自己陷入泥潭,更别说对面的他。
我端起杯子,一饮而尽。原本醇香的美酒在此时却如此的苦涩。我要是女生就好了,能来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
可现实总是残酷的,与其让真相赤裸裸地暴露,不如留下思念的种子。
酒一杯接着一杯地下肚,世界渐渐迷离起来,在幻影之下,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只有帅气的男人,美丽的女人,浪漫的气氛,没有……人皮。
“薇薏,你醉了!”
“不……我,我,我没醉……”
可是我的身体出卖了我。我肚子里翻江倒海,想吐。
“想吐对吧,我扶你去。”
他居然如此善解人意。为了保持我的形象,我硬是把恶心的感觉忍了回去。
“你一定很不舒服,要不然我睡在你身边照顾你好了。”
如果……
可惜没有如果。
我用最后一丝理智告诉他:“不,谢谢……”
是啊,可惜没有如果。
……
再次醒来时,我已经在我的家门口了。我看着车窗外自己的家,熟悉,却又陌生。
“该下车了,薇薏。”
熟悉又陌生的一句话。
我叹了一口气,走下了车子。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我不敢望向他,直到博瑞的尾灯消失在车龙中。
我摸着兜里的两千,沉甸甸,却又轻飘飘。是多,还是少?
我回到家,脱下人皮。我还是那个我,他还是那个他,只不过少了区区一张人皮而已。太阳照常升起,社会照常运作,我明天照常上班。从未,也不会有人记得有一个美丽的她曾经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对啊,明天还要上班。
没事,麻木以后就不累了。
……
“早啊,小伙子。”
“老板,早啊!”我一边扫地一边说。
“周五那天做什么去了,怎么没来呢?”
这让我如何是好!
我装作若无其事地扭过头去,不让敏锐的她看到我的表情:“我不是让我姐来上班了吗,嘿嘿!”
“你姐真清闲,她是干什么的呢?”
撒一个谎要用十个来圆。话说审讯犯人有一招叫拉单子,就是列出很多问题,把重要的问题混在其中,让犯人自相矛盾。我亲爱的女老板王雯娜可能学会了这种套路。
不能再让她问下去了!
“怎么了,难不成老板大人还想泡她,玩女女?”
王雯娜眯起了眼睛,隐藏起自己复杂的目光,选择了沉默。
我一边扎着花,一边慢慢回忆这几天的历程,好多人,好多声音:
“对!敢爱!”这是王雯娜的声音。
“薇薏,确定不来一杯吗?”这是刘锐的声音。
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我不知道该怎么选择。我,究竟是谁?是他,还是那个她?哪个才是伪装?
真实和虚假交织在一起,构成了一张生活的网,将我紧紧网住。
我曾经怂恿别人“敢爱”,到了自己却犹豫了。不,我不要做这样的自己,我也要敢爱!
我举起手中的玫瑰,深情地望向她:“雯娜,我爱你,嫁给我好么?”
她笑了
“这束花一会还要送货呢,别闹了,乖。”
滚烫的泪珠从我眼角滚落。敢爱,换来的就是这种结果吗?
……
我疲惫不堪地躺着家中,心里五味陈杂。
“不,她一定也喜欢我,只是不敢爱罢了!”我自言自语地安慰自己。
可是这种自欺欺人的鬼话,除了骗我自己,还能骗谁呢,她喜欢的根本不是我!
回忆起那从前的点点滴滴……等等,她好像喜欢我的李薇薏!要不然她上周五说的那些话……
QQ响了。
“薇薏,有时间吗?”
刘锐,是他?他来干什么?
“有”
“老地方,别着急,我等你。”
话说刘锐这人,怎么说呢,不好评价,虽然我对他挺有好感。他上次说见父母,可他父母根本没露面。他可能就是想泡我,打的幌子而已。不过话说回来,被他泡挺幸福,而且就算被上了,我也不损失什么。
我一边想,一边拿出人皮。没有灵魂的她,仍是那么美丽,动人。
如玉器般的玉足,光滑洁白的腿,神秘的森林,平坦的小腹,傲人的双峰……我都将拥有。
在脸上涂满化妆胶水,深吸一口气,拉上拉链,用粉底磨平拉链缝,我就是她,那个不需要化妆就能称霸夜店的她!
接下来的等待我的,是什么呢?
……
“这么晚把我叫出来是为什么啊?”我疑惑地问到。
“唉,别说了。我父母刚刚回来了,非要见我的女朋友。”
“上次你就这么说的。”
“上次……上次我父母……呃……航班延误了,没赶回来。”
我笑了:“延误的时间太长了吧,一天多了。”
刘锐的语气有一丝躲闪:“我……也不知道。这次价钱涨一千,怎么样?”
上次两千,这次三千。划算,太划算。我立刻答应了,毕竟这种好事太少了。
可这真的是好事吗?
……
“这就是我父母。”随着刘锐手指的方向,在昏暗的灯光下我发现了我的“公公婆婆”,他们虽然满头白发,但那股年轻人的活力却无时无刻不在向四外迸溅。
“爸!妈!”我甜甜的叫着。
“好闺女,和他一起怎么样啊。”公公说到。
“好,当然好。”不等我回答,刘锐就抢先说到,好像他真的是我的男友一样。
“如果好那就洗洗睡吧,被都铺好了,在阿锐的屋子,希望你能习惯。”
什么什么?在刘锐的屋子?难不成和他同床?
这可不行,我做人是有底线的,我是男人,喜欢女人的男人。
我刚要开口,刘锐却拉住了我,小声道:“老人家,不容易,封建的很,帮我一把行吗?我再加一千。”
我再次屈服了。
……
刘锐一个被窝,我另一个被窝,我们背对背躺着。
忽然我感到一阵颤动,接着是一条胳膊伸了过来,是他抱住了我。
我不满地转过身去,没想到刘锐居然亲了上来!
“你干什么啊!”嘴上虽这么说,但心里还是希望有这么一段插曲的,毕竟他能给我一种不同于其他人的……阴柔美?我也不清楚,反正很舒服就是了。
“我爱你,嫁给我好吗?”
跟我想象的一样,但我还要拒绝,不光为了我自己,还是为了枕边的他。
“谢谢,你是个好人,真的,可我不喜欢男人,我们真的不适合。”
刘锐不但不失望,反而更高兴了:“你确定你喜欢女人?”
我点点头。
“我其实就是女人。刘锐只是一张皮”
我愣住了。虽然人皮不止一件,但在人海茫茫中找到另一件的概率还是太小,几乎不可能。
即使我对人皮了如指掌,但却绝对不能表现出来,毕竟对方也不知道我穿着人皮。
“人皮?你开玩笑呢?怎么可能有这种东西!”
他没有正面回答我,而是走进了洗手间。等到他,或者说她再出来时,我再一次被震惊了。
王雯娜,刘锐就是王雯娜。王雯娜拿着那张还带着她体温的人皮,走到我面前。
“惊喜吧?自从你第一次替你弟弟来上班时,我就注意到你了,这一切都是我一手操办的,就连我的“父母”,都是雇的,就是为了你。薇薏,我爱你。”
没有什么好顾忌的了,我爱她,她也爱我。至于我是男人这一问题,我想她会接受的,不是吗?
雯娜像狼一样把我扑倒,亲吻着我,灵活的小舌头把我的牙齿和心一起撬开。
这世界,仿佛没有其他人。
四只柔软的乳房靠在一起,給我和她都带来无限快乐。
“嗯嗯,真舒服。薇薏,你下面湿了哦!看来很想要啊!来,姐姐满足你哦!”她察觉到我身体的需求,及时地把一根中指插入我的下面。
“啊!老板,不要这样!”人皮的联动机构能使我感受到同样的力度,身体和心里的愉悦都被推向峰顶。
“这就满足了?还有,别叫我老板了,叫我姐姐!现在也不是生意场。”说着,把双手的中指同时插了进去。
峰顶之后,还有更高的峰顶。
……
疯也疯过了,闹也闹过了,爽也爽过了。王雯娜趴在我身上,轻轻地问到:“薇薏,咱们什么时候结婚呢?”
这是个大问题。
“法律是不允许百合存在的。”有些事情需要拖,有些时候要学会踢皮球。我拿“法律不允许”做幌子拖延时间,为的就是让她能接受男生的我。
“没事,真正的爱情法律是无法触及的。我们可以只举办婚礼,不领证。如果你愿意,可以婚礼都不举办。你说对吗?”
“……”
“我知道你在思考,毕竟这也不是小事。睡觉吧,明天还要上班呢。”
“嗯,姐姐晚安。”
我陷入了沉思,像睡眠一样深沉的沉思。
睡觉的人知道将要沉睡,却不知自己何时入睡。
……
这几个月以来,我一直与她同居,只是在真正需要洗澡和添加落红时溜出去脱下人皮。在我们的家中,甚至和她一起洗澡都要穿着人皮。
虽然我们关系越来越亲密,但我却一直没有向她表明身份,因为我在等待那场婚礼,那个特殊的日子。
……
乌云似乎对我们特别友善,特地在这片美丽的草地上空留出一片蓝天,使我们能接受阳光的普照。
我穿着一身白色婚纱,王雯娜身着一套黑色小西服。毕竟在这个“家庭”中,她更强势,像个男人。
没有拥挤的人群,没有油腻的菜肴,更没有假惺惺的司仪。这里只有我,她,和我们之间的爱情。
她拿着一束玫瑰花,单膝跪地:“李薇薏,嫁给我好吗?”
我没有回答,含着幸福的泪将她扶起,挽起她的手。
等等,她的手?
随着乌云的聚拢,一丝恶寒我涌上心头。
带刺的玫瑰花将她的手划破,露出了……
“她”的另一层皮肤。
(完)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分类

版权声明

本站内容多为转载,由于部分文章年份较早,难以查清具体版权信息,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在相关文章后留言或发邮件至lvlili5201314@gmail.com

博客状态

  • 20,757,557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