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密魅影


筆名:乾坤不夜 978935188@qq.com
原文連結:http://bbs.cdbook.org/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12970
http://bbs.cdbook.org/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1571
*  *  *  *
(复仇前夜)
—“这就是你说的,能帮我摆脱追杀的东西?”衣衫不整的我坐在真皮沙发上,满脸狐疑的打量了一下茶几上的一个黑色提包,又扭头看向身边正巧笑嫣然的美女,问道。
“嗯,对啊,”美女那两条被裹在肉色丝袜里的美腿交缠在一起,她的双手插在被黑色纱质短裤包住的大腿中间,眼神颇有玩味的看着我说道,,“这件东西绝对能让你摆脱追杀,而且还可以让你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龙海集团内部,帮你达到你的目的。”
她身姿颇为慵懒地倚着沙发,话语里有些漫不经心。但说着,眼中却露出了一丝神秘的笑意。随即,她向前倾出身子,刻意地将一对被粉红色乳罩紧紧包裹在里面的雪白乳肉暴露在我视线可及之处,令我的目光可以在抬起的瞬间,就顺着她地开的衣领看进她那一片柔软之中,其实也就是为了满足我的色欲而已。
“当然,你的目的也是我的目的,没人可以在对我的男人下达了追杀令之后,还不受到惩罚,”她的声音渐渐冰冷下来,弥漫起了一股浓浓的杀气,“龙海集团的势力是强大,但是和我温凝的‘魅影’比还是差点!”
“但是很危险!你们‘魅影’只是一个情报组织,哪来的武力来报复龙浩风?”我看着她的眼睛,眼神里满是担忧却另有一种温柔,“凝儿,我不希望你因为我而涉入危险之中!你对我很重要你知道吗?”
听着我的话,满面杀气的温凝面色渐渐缓和下来,重又露出之前的那种媚态,“孙磊,你要知道,现在我所有的属下都知道你是我的男人,你是我温凝最深爱的男人。想动你,就是在伤害我温凝,我怎么可能善罢甘休?”温凝柔若无骨的身子轻轻扭动着,用她最大尺度的诱惑挑动着我的欲望,以期转移我的注意力。但我的目光却又转回了提包上面。
“怎么,想知道里面是什么了?”见我转眼又看向了黑色提包,温凝转口又问道。我知道,她其实也并不想让我参与到她的计划中去,这其中的危险她作为计划的制订者,又怎么会不清楚?她的强势姿态,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只是想让我心安。
“我不希望你因为而我发生意外,或者勉强自己去冒险,”我盯着茶几上的黑色提包,心里却在暗暗的为温凝担忧,“这可不是什么过家家,龙浩风的势力可不只是龙海集团!况且这只是我和他之间的事,帮我可以,但你别惹到他。我不希望你的魅影因为我发生意外。”
“放心吧,我都安排好了,”温凝伸手从背后搭在我的肩膀上,轻轻地把脸靠在我的肩膀上说道,“所有的计划都会以你为核心,我会尽我最大努力来配合你。只要你按我的计划来,我是绝对不会有危险的。”
说到这里,温凝却突然抬起头来看着我的脸,声音有些变了,“只是我们要分开好久,一直到事情结束,我们都不能见面。说真的孙磊,我有些害怕和你分开。”
一种难言的落寞回荡在她的话语间,令我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嗯,我也害怕和你分开,毕竟我们朝夕相处了这么久,都会不习惯没有对方的生活。可是我现在处于被追杀的状态中,一天不解决龙浩风,咱们就一天都过不上安宁的日子。”我不由得握住温凝的手,心中满是即将离别的惆怅。这个时候的我,心中也突然有了一丝对未来的恐惧。一种深入敌营,不知道明天是否还能活着的恐惧。
“所以哪,我就为你准备了这件东西,有了它相信就不太会不习惯没有我的日子了,”温凝的目光此时也投向了黑色提包,“并不是我不相信你对我的爱,只是这件东西确实有这样的魔力。能让你完全变成某个不爱我,甚至还很恨我的… …女人!”
“女人?你是说,让我变成女人来接近龙浩封套取他的信任?”我扭头,惊讶的看着身边的温凝,心里有种说不住的怪异感觉。
温凝不由得笑了,一脸柔媚地将两条雪白的藕臂环上了我的脖颈,两条修长的美腿此时也搭在了我的腿上,用腿轻轻的蹭我的下体的小弟弟。隔着裤子,我的下体立时间就被刺激的硬了起来,她腿上那种惊人的弹性令我险些把持不住。
“对呀,有什么人能比得上自己知根知底的得力属下兼恋人更值得自己信任呢?恐怕,对于龙浩风来说这个女人是他最能信任的人了。”温凝的笑容里有着一股阴冷的杀机,令我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转而又怜惜地抚摸着她的面颊满眼的温柔。轻轻的抱住眼前佳人的动人娇躯,这个时候我只能把那些愧疚和担忧埋进心底,给她一个宽厚的胸膛能够依靠。
“只是,可能要委屈你和一个男人去做爱了。我想你不会有心理障碍的吧?”说着,温凝的脸上浮起了些许羞红之色,看上去更是妩媚动人,“嗯,想必你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吧,等到你尝过了腥估计到时候就舍不得有什么问题了。”
温凝的双眸忽然透出了一丝得意的神色,一张绝美的娇颜在羞红之中,又浮出一种令人痴醉的美丽,看得我眼睛不由得有些发直。这个时候的温凝,就像是一个在炫耀自己心爱玩具的小孩子一样,略显可爱的的神色中又有着令人无法拒绝的美,令人欲罢不能。
“那就不一定了,我可是对你发过誓要一辈子认真的爱你、陪着你,就算是喜欢上了女性的生活,我也会在你有需求的时候变回来,陪着你。”我满眼笑意地看着眼前绝美的女孩,一如三年来的每一个日夜。
温凝的脸上不由得现出一丝甜蜜的笑意,回道:“不用变回来那么麻烦的,一层皮而已,只要抹上一点药膏想脱就脱下来了。再说了,我给你拿来的可是那个柳薇的人皮,她可是个完全不输于我的超级美女。现在,你还敢打这个包票吗?”
我没有立即就给她回应,因为我的脑袋在听到“人皮”这两个字的时候,就已经完全卡壳了。惊讶,或者说是震惊,因为我小的时候很不合群,所以在看到某个小朋友在骄傲的成为所有人的中心时,我就羡慕的想要变成他。久而久之,在偶然的看过了一些文字之后,就产生了类似的幻想,而人皮就是其中的一种。
“你,你,你说什么?人皮!龙海集团第一美女,而且还是人事部总经理柳薇的… …人皮?”醒过神来之后,,我第一声就满含震惊的问了出来。
“对呀,”此时就好像把身子挂在我脖子上的她,不由一脸得意地问道,“怎么样,还敢打刚才那个包票吗?这个人皮可是会把你从里到外的变成柳薇,不管是说话还是行为模式都会跟没被入替前的柳薇完全一样,再亲近的人都发现不了她被入替了!”
温凝说着就把脸凑了上来,神色越发得意,“甚至,若连你的意志都被人皮影响到的话,还会莫名的对我产生一股恨意,把皮脱下来之后才会恢复过来。但前提是… …你主动的想把皮脱下来!怎么样?”
“你的意思是说,如果我的意志不够强的话,甚至会失去自我,是吗?”很快就从震惊中恢复过来的我,在听完她的解说后若有所思地问道。
听完我的疑问,温凝脸上那得意的神色不由一窒,很显然,我的这个问题让她不太开心。
“哎呀,我跟你开个玩笑嘛,真没幽默感,”温凝的表情立即有了一丝失落,随后就黑着脸边说着边把提包塞进了我的怀里,“你放一百个心,刚才的话是吓唬你的!我测试过人皮的意志强度,只有柳薇正常形态下的一半而已。你的意志强度比正常的柳薇还高,根本不用担心!”
“哦,这样啊,哎,你干嘛把它塞进我怀里?”
温凝黑着脸,没好气地翻了翻白眼说道:“里面除了柳薇的人皮,还有柳薇的衣服鞋子。我把它塞给你,就是让你现在回屋去,把它们全都穿好。今晚适应一下,明天我的计划就会开始!”
说着,温凝就把胳膊和推从我身上撤了下去,继续道,“所以现在,你就拿上它,马上进屋去把里面的东西都穿上!”
我看着温凝一脸不容置疑的脸色,只能有些悻悻地拎着黑色提包从沙发上站起来,“那好,我现在就进屋去把它全都穿上。哎,到时候可能就一辈子都是那个样子了。”
温凝听完就抬头瞪了我一眼,“你怎么那么多废话呢,再磨叽你就去等着龙浩风来杀你吧!”
“好!好!”我应着,又忙不迭地回到自己的房间门口,“我立马就换!”
说完就推门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反手关上门,想到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我的心情不由得一阵激动。多年以来的幻想终于有了实现的一天,而且还是温凝那个级别的美女,入替了她那么谁还会看不起我,谁还会刻意的忽略我?我一想到自己变成柳薇,一身性感的OL职业套装,迈动着两条被黑丝袜包裹的性感美腿踩着高跟鞋,咔嗒咔嗒地走进龙海集团的大门,被一双双或羡慕或迷醉的目光注视,被一个个虚伪的男人吹捧,我的心情就不由得一阵暗爽。
这么想着,我就不由得露出一脸的笑意,又顺手把提包扔到了宽大的双人床上。
我慢慢地走到床尾的落地镜跟前,心中的激动却完全不能止息。我沉沉地呼了口气,慢慢地放松自己全身上下的肌肉,同时俯下身子伸手拉开了黑色提包的拉链。
拉链渐渐拉开,我能够看到里面那一片有些阴暗的肉色,然后又是一丝一缕的淡淡黑色。等到人皮完全显露出来,我便伸手抓住了人皮的头部,缓缓地将人皮从提包里把它给拽了出来。从头、颈、肩头一直到我将整件人皮都展现在了镜子前,这时才发现,这个柳薇就算是变成了人皮,也依然能让我感受到那种令人血脉喷张的性感。
“还真是如同传言中的那样,性感妖媚到绝世的地步了!这么性感啊,”我看着镜子里柳薇性感依旧的人皮,那种赞叹和激动的心情瞬间激起了我心中莫大的幸福感,“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能比一个地位优越的美女的生活,更令人感到幸福呢?”
此时当我看到了柳薇的美丽性感之后,满怀期待的我立刻便将人皮放到一边,对着镜子一件一件地脱下了身上的休闲装,对着镜子的眼神中渐渐泛起了一丝阴冷之色,“龙浩风,你可要小心了,再过一会儿你可能就再也找不到我了。在我复仇成功之前,我可一定会是你最甜蜜的噩梦了。就这么一个愿意死心塌地跟着你的大美女,恐怕你龙浩风也不会简单拒绝这么绝美的诱惑吧?”
说话间,我再次拽起柳薇的人皮,满眼迷醉地抚摸着人皮那一寸又一寸细滑的皮肤时,嘴角却渐渐浮起了一丝神秘的微笑,“你一定无法抵挡的!”
同时我的手也摸到了人皮的后背,指尖所触及的脊背处,明显感觉到了一丝裂缝的存在,不由得笑了笑,“原来有裂缝啊,还以为要从后边那个洞里进去呢。不过也是,从那个洞里进去也太恶心了点,起码我是受不了。”
我自嘲地笑了笑,随后便将手指伸进了有些狭小的裂缝,小心地将裂缝扯开,撕开了一条从人皮后脑一直到臀沟的狭长裂缝。手指捏着人皮裂缝两侧依旧雪白柔软的臀肉,我的目光紧紧的盯在人皮那两个原本纤细饱满的空洞之间。
其实,单就幸存的两片臀肉来说,那种惊人的弹性以及令人难忘的手感,就已经略微胜了温凝一筹。而从人皮残存的风韵和身体比例来说,这绝对是仅有能和温凝相提并论的顶级美女。毕竟是全国首屈一指的金融之都,汇集美女之多可以说是全国之最,能出现这样的两个顶级美女算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围绕着柳薇的各种幻想在我脑海里不停的旋绕,催动着我体内的男性荷尔蒙让我有种血脉贲张的感觉,我能够感觉到下体那一柱擎天的兴奋感觉,硬到有些胀痛。这种感觉催促着我,让我有些迫不及待地扯开了裂缝,然后抬起腿,十分小心地将自己略显粗壮的腿缓慢地插进了腿部人皮的内腔之中。
随着腿的一寸寸深入,那种被湿热的东西所包裹住的舒适感觉,也渐渐沿着我的腿漫了上来,直到它接近了我这一条腿的根部,我才仔细地对好脚趾,用这一条将人皮撑到完全变形的腿来支撑住身体,才又将另一条腿插进了人皮里面。直到那种舒服的感觉漫到了我这一条腿几近根部的地方,我才再一次仔细的对好脚趾,以一种诡异的形象重新在镜子跟前站好。
而当我以这种不可思议的形象,重新出现在我所关注的那面镜子里时,我却得意而阴森地笑了起来,“据我所知,你龙浩风好像正在追求这个女人吧?不知道你会不会想到有这么一天,你势在必得甚至是爱到死去活来的一个女人,会被你的仇人侵占她的身体,夺走她的生活,甚至拥有所有她拥有的一切,并且完全成为她呢?”
随着话音在房间里回荡,我又开始像穿牛仔裤一样,将人皮那有着惊人弹性的臀部,略微有些艰难的提了上来,直到人皮的小妹妹完全被我下体怒举的肉柱撑起了一个小山包,这才暂时停了下来。
这个时候的我,已经完全沉浸在了这种从脚尖一直到龟头全都被温暖舒适的感觉所包裹的新奇刺激之中。我在这种极度令人动情的舒适中,险些都不能把持自我。
站在镜子前,我在仔细感受这种美妙的时候,突然有一股压抑不住的冲动从心底里奔涌而出。
我要完全变成那个叫柳薇的女人,向龙浩风复仇!
这么想着,我便双目放光地拽起了人皮有些耷拉到地上的上半身,然后便一手一个地插进了柳薇雪白的双臂之中。随后我便慢慢的仰身,就像是小时候反穿外套一般的伸开双臂,感受着那种温暖触感的逐渐蔓延,一直覆盖到肩膀。
没有任何的犹豫,我立刻就对好了十根手指,然后迅速地撑起了人皮干瘪的双手,但却没能撑起那一对傲人的凶器。
抬手仔细的分开人皮那一头乌黑柔亮的青丝,然后我便捧起了柳薇那已经只剩下人皮的臻首,用大拇指抠住了人皮最顶部的裂缝。慢慢的幻想着以后龙浩风在我面前的姿态和神色,我不由得抬起了已经有些狰狞的面容,笑出了声,“哈哈哈… …龙浩风啊龙浩风,这个你绝对信任也绝对迷恋的女人,她马上就会迎来对你而言最为残酷的新生了!她将会给你带来最沉重的痛苦哦!哈哈哈… …”
狂笑声中,我对着镜子,缓缓地将人皮仅剩的头部,套了上来。
就在人皮的面部完全将我的脸覆盖住的一瞬间,我就感觉到几乎将我全身上下都包裹住的人皮,突然间犹如产生了生命一般,开始缓缓蠕动起来。而随着蠕动的感觉越来越剧烈,就连我身上的肌肉也渐渐的随之蠕动起来。不一会儿,那种拉扯撕裂的痛感便如同火焰一般,疯狂的从外向内,入侵到了我的五脏六腑之中。一时间,胸闷、呕吐各种难受的感觉瞬间缠成了一片,而后又开始凶狠的向里挤压。
此时的我,已经完全被疼痛和难受的感觉,如潮水般将理智淹没。全身上下每一寸的肌肉,都在渐次强烈起来的疼痛中疯狂蠕动起来,除了我还站在原地一动没动以及我完全没办法出声之外,其他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而在我全身肌肉凶狠的挤压下,刚刚安静下来的房间里,突然爆起了一阵又一阵令人牙酸的骨骼摩擦甚至是接近碎裂的声响。随后,我便感觉到身体上开始有了一些变化,但是具体在甚么地方有了变化,我却无法感觉得到。
但我却能够知道,这种变化正是我疼痛与难受的根源,只有这种变化结束,我所正在经受的痛苦才会结束。但眼前的一片漆黑,却几乎让我陷入到崩溃的边缘。
“马上就会结束了… …马上,马上就会结束了,”我在脑海里梦呓般地回荡着这个念头,强迫着自己撑住不晕过去,“温凝还在等你去完成计划,等你去陪她,龙… …浩风还在等你去向他报仇!你绝对不能昏过去!”
无数个相同或者类似的念头被我不停地在脑海里播放,令我强自支撑着自己的意识不至于昏迷过去。但是很快,我就发现自己能够感觉到双脚了,那是一双比我原先小了好几号的小脚,不知道是否精致,但却独有一种令人心思颤动的柔软。尤其在这种情况下,简直就是我内心那一丝雪中送炭般的慰藉。
在这份慰藉的支撑下,我渐渐感觉到了自己的腰下,那两条与之前感觉已经完全不一样的双腿。随后,就是那弹性惊人的雪白翘臀,完美的补充着女性那种奇妙而优美的曲线。而在感觉上,我已经清楚的发觉到原本是肉棍的地方,完全失去了那种挺立的感觉。现在那里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有些深邃的温暖和柔软感觉,从我此时下体的一小片粗糙之间向身体里一直延伸,有一种新奇而特别的感觉。
这种触感刚一传入我的脑海,一种针扎一样的感觉就疯狂地闯入了我的大脑。而此时早就对全身都失去掌控的我,只能满脑子空白地强行压制着疼痛感,无力的软倒在地上,一丝一毫也动弹不得。
但是很快,随着最后的痛苦散去,我的眼前也在一瞬间重新获得了渴望的光明。此时,我只感觉浑身酸软无力,疲惫至极。
“怪不得温凝会问那么奇怪的话,原来过程这么恐怖啊,哈呼哈呼… …”我躺在地上,回想着刚才的过程依然是心有余悸,“真是太他妈的恐怖了!”
过了一会,等到渐渐的感觉到力气恢复之后,我便用手撑着地面,竭力地从地板上站了起来。而在旁边的镜子里,一个绝对不输于温凝的曼妙身影,缓缓地站了起来。
那是一个极为曼妙的身影,虽然只有一个侧面,但那种第一眼就令人心动的感觉,却再真切不过。虽然略显疲惫,却完全无法令她紧致美好的身材有一丝失色。不管是长发披散的肩膀、玲珑有致的脖颈,还是峰峦一般尖挺地双乳,无一不在散发着一种最直观的性感诱惑。很难想象这样一个天生丽质的美女,会是这个庞大金融之都最有名的几个谈判专家之一呢?
这一瞬间,就算我已经拥有了柳薇最浅层的记忆,也忍不住转过身,想要从镜子里去完整的捕捉那所有男人都会动心的美丽。
第一眼,就是那一双璀璨有若星辰双眸,深邃却不失女性独有的灵动,令人一眼难忘。沉醉片刻,我的目光便又转到了那两片性感红唇上面,纤薄柔软令人一眼之下便心动不已。星眸红唇,琼鼻柳眉怕就是对柳薇这副绝美的最佳概括。
精致的瓜子脸,再配合玲珑的玉颈以及漂亮的锁骨,真的就是男人们最佳的梦中情人。多少优秀男人在深夜辗转反侧,不就是为了无上的权势和如此的美女吗?作为成功人士的标志性符号,谁不渴望这样一个邻人欲罢不能的尤物?
我看着镜子里的美女,却是一脸痴醉之色的盯着镜子里,那两条雪白修长的笔直美腿,而后缓慢的俯下身子,伸出右手的五根芊芊玉指,轻柔的抚摸着那令所有女人都嫉妒的美腿,柔软细滑又弹性十足的触感令我心动不已。但是,此刻的我心里却泛起了一股极为诡异的错位感,有点恍如隔世的错觉。就仿佛柳薇是我的今生,孙磊是我的前世,现在的我不过是苏醒了前世意志的柳薇罢了。
“不,不是!我和柳薇是同一个时代的人,我二十七岁而柳薇比我小两岁,这是意识上的错觉!”当这种感觉一出现,我便发觉到了,并且用这样的想法来驱赶错觉,“对,我刚刚是穿上了柳薇的人皮才变成了她的,对!嗬,我怎么会这样?”
应该是人皮带来的意识,在某种程度上的反噬,或者说是“同化”!并且在一定程度上删除不合理的部分记忆,只是还没来得及完全删除就被我发觉,并且找了回来!
很快,我就为自己的异常状态找到了答案,同时凭借着对自己本身记忆的不断回想,让自己摆脱了那种诡异的感觉。但这个时候我却又发觉自己,竟然已经进入到柳薇的意识状态中了。
我试着回想了一下温凝全身上下,我所曾经见过的每一个细节,却发觉并没有想象中的兴奋,但却另有一种奇怪的冲动。不过,当我想起温凝这个人的时候,我的心里却完全没有什么除了亲切以外的感觉,就像在是回忆着自己的朋友一样。
但是当我想起龙浩风的时候,心中的恨意竟然比以往更盛。
“哎呀,原来之前的我也恨你啊,怪不得会一个人出来被温凝逮到机会了,”镜子里那绝美的面容,忽然有些狰狞起来,“看来,我现在要报的不只一个人的仇了!”
说着,我便将提包里剩余的东西,一件一件的拿了出来。所有的衣服式样都比较保守,尤其是内衣。纯白的棉质内裤,可以把胸部遮到密不透风的白色打底抹胸,都是只有最清纯的学生妹才会有的穿着。
“看来,我在观念上还很传统啊!嗯,看来对待龙浩风的追求要慢慢来了。”一边穿着衣服,我一边摇着头叹息柳薇的性格之保守,会大大延长计划实施的时间。这也就是说,我和温凝重新回到原本生活的日子,将会是在很长时间以后了。
这么想着我就又叹了口气,但手上的动作却没停,很快就将内裤和抹胸穿戴好,然后就拿起了属于柳薇的一件丝领雪纺衬衫,继而是一条深蓝色的修身牛仔裤,和一双肉色丝质短袜。最后,就是一双纯白色的鱼嘴高跟鞋。
将一切都穿戴完毕的我站在镜子前,仔细的观察起了镜子里,那个一脸淡然表情的美女。我能确定,此刻的我是一个与温凝有很大不同的美女。
温凝是那种美丽而极具诱惑,如曼陀罗一般有着致命诱惑的绝世美女。而柳薇则是那种锐利却不失稳重的传统美女,有如牡丹一般温柔大气的极品美女。
正在我比对着此时的我与温凝的差别时,房间的门却突然被温凝叩响了,“哎呀,我的好妹妹,新生的感觉如何呀?快点出来让姐姐好好看看!”
“好啊,我正想找你呢,你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我佯装恼怒的走向房门,嘴角却荡漾起一丝笑意。
然而,就在我拉开门的那一瞬间,温凝的一双手就拦腰将我搂住,两张同样绝美的面容瞬间就发生了近距离接触。那一刻,温凝如兰麝般的鼻息轻柔的拍打在我胸前,令我不由得令我的心尖儿在那一瞬间,突然间有了一丝不一样的悸动。
“怎么样,这样的感觉是不是很刺激呢?”温凝一脸的笑意,看得我心情莫名地有些兴奋,“你的反应,和那些头一次跟我这么玩的下属简直是一模一样哎!”
听着她的话,再感觉着胸前那两团软肉上不停传来的触电感觉,令我的身体和情绪不由得一同兴奋了起来,“倒的确是挺刺激的,你胸前给我这么一磨确实是很舒服呢。”柳薇那娇柔却不失妩媚的声音,缓而柔地从我喉咙里传了出来,极富女性阴柔之美。
温凝听完嘴角不由一勾,划出一抹动人的弧度,“喜欢吗?”
我没有正面回答她,而是以同样的姿势抱住了她纤细的蛮腰,然后分出了一只手沿着她的脊背向下滑动,缓缓的摸进了短裤里面,“想要做什么就来吧,今天你和我怎么样也不阿破戒了吧?”
说着,我的目光便和温凝接触到了一起,充满欲望的目光毫无保留地,将想法传递进了温凝美丽的双眸中。一瞬间,温凝的目光中就多了一丝了然,随后便也毫不示弱的将脸向前一探,四片轻柔纤薄的红唇甫一接触到一起。当我的手指尖触上了温凝的私处时,我和她两人便又不约而同的探出了柔软的丁香小舌,热烈地纠缠在了一起。
一瞬间,两个身材热辣的美女立时间便紧紧的抱在一起开始拥吻,热情的似火而温柔的却水,缓缓的包绕在一起却又越发地热烈。就仿佛水和火焰一起沸腾起来,不死不休。
下一刻红唇乍分,竟然是温凝忍耐不住,首先离开了我,“这样来不够刺激的,进屋里去,会有刺激的东西让你试一下。”
“真的?”我有些不舍地看着温凝的面容,手上那美好的感觉实在令我难以放手。
温凝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丝羞红之色,然后却毫不客气的推着我进到屋里。就在反手关上屋门的那一瞬间,我心下那一股郁积已久的欲火瞬间就爆发了开来。
“凝姐,今晚你可全都是妹妹的哦。”这么笑着我不由的就和早已欲火狂然的温凝纠缠在了一起。
一刹那间,我的脑海就被胸前那种异样的刺激给填满了,浑身上下都是一种难言的酥麻却偏偏又很舒服的感觉。在这种刺激下,我就不由得顿了一下。
但身前的温凝却明显轻车熟路,完全没有任何停顿的就将我抱住压倒在床上,缓慢的开始动了起来。瞬间,一种难以言喻的快感就涌了上来,随后我便感觉到有一只手,颇为熟练地解开了我的腰带,随后那只手便插进了我的内裤中,开始按揉我下体的阴唇。
一种难以言喻的动情感觉,瞬间闯了我的脑海中,竟然令我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我还是孙磊时,胯下那一怒便擎天的肉柱。
“啊嗯… …好,好舒服,”呻吟声甫一出口,我的脸色就不可自抑地羞红起来,“姐姐,好姐姐,真的好舒服啊!”
这一刻的我浑身酥麻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气,软在床上,任由温凝一双玉手在我身上来回抚摸。温柔的触感在我身上来回游走,从下体到胸前,随着我的衣服被温凝一件一件地脱下,那种渐渐动情的微妙感觉也渐渐涌动起来,又缓缓充斥到我全身。
“姐姐… …,”我双眼迷离伸出双臂环在温凝的细腰上,一张满含羞意的娇颜此时红得几乎要滴出血来,“我好像是快要融化了呢,嗯… …,好、好舒服,麻麻的浑身上下没力气啊。啊,好姐姐你就别再逗弄薇儿了嘛!”
柔媚得几乎令人骨头发酥的声音,配合着我此时朦胧娇媚的一双美眸,无一不在表现这我此刻的状态。神智迷离,浑身瘫软,只能任凭温凝一边用手指扣动我下体的肉穴,一边搓捻这我胸前双峰上的那两粒晶莹的葡萄。
饱涨之后那种被蹂躏的快感顺紧张满我的脑海,令我不由得呻吟出声。
“啊嗯… …,嗯… …,”我的呻吟声迎着已经脱光衣服的温凝回荡起来,随后两对同样挺立的山峦就紧紧地压在了一起,“凝姐姐,啊… …呃啊,好姐姐快来嘛。”
温凝的身子蠕动着,四团软肉相互蹂躏,一时间触电般的感觉随着动作渐渐加大,一波又一波地侵袭着我的神经。我几乎是闭着眼睛,感受着那种极其强烈的快感从胸前和下体冲上脑海,令我舒服到不断的呻吟出声。
“舒服吗?”温凝忽然把嘴唇靠近了我的耳朵,轻轻的舔上了我的耳垂,令我的脑海不由自主的升起一丝怪异的快感。随后,温凝又轻轻的含住了我的耳垂,令我的身子不由得又是一阵颤抖。但在颤抖的一瞬间,一根粗大而滚烫的棍状物瞬间插入了我的下体之中。
“啊,”感觉到异物插入的我下意识的惊叫一声,但那东西已经沾着我的肉穴内大量流出的水滑进了我的阴道里面,瞬间给我带来了一股完全不一样的感受,“好大的肉棒,薇儿、薇儿好喜欢,嗯啊… …”
但随即我便感受到里一丝不对,很粗糙,但却一下插进了最里面,一直顶到了花心深处,“啊… …顶到心尖儿上了,好长。凝姐姐,这就是啊… …嗯… …你说要我的礼物吗?”
“对呀,”温凝说着摁开了电棒的开关,然后小心翼翼的,将正在颤动的电棒露出在我肉穴外面部分放进了自己早已湿润的肉穴里面,一瞬间两片阴纯便亲密无间的接触在了一起,“加长型的啊… …电棒哦,特制的嗯啊… …舒服吧!”
“舒服啊… …”我的声音颤抖着回道,舒爽的感觉开始在我脑海回荡,这一刻我彻底疯狂了。
我紧紧地搂住了温凝,开始今夜最疯狂的时刻,两个美女的水乳交融… …
夜已深了,但逸海公寓三栋九层的九四三室却在这时打开了灯,一道美丽的人影却站在落地窗得跟前,打开窗户看着幽远凄凉的月色,忽然间幽幽的叹了口气。
“明天就是绝密魅影的复仇计划就开始,真不知道何时才会结束呢… …”
一阵风过,话语声被吹进了风里,渐渐消失,直到再也听不见… …

“啊… …”我打着哈欠从沙发上坐起来,肆意的伸展着我柔软的腰肢。昨晚换好的一身衣服好好的穿在我的身上,而我的胸前也传来了一丝奇怪的触感。
“咝… …好舒服啊!”感受着胸前的两团柔软上面传来的一丝丝舒适,我不由得有些难以自抑地轻轻赞叹了一声。但是,当我伸完懒腰睁开眼睛的时候,却猛然发现自己已经不是在逸海公寓的九四三号了。
有点惊讶的打量了一下我所身处的环境,却发现这里竟然是一家酒吧。不是温言手下的海鸥酒吧,而是一家装饰上偏阴暗风格隐隐飘荡着强烈重金属摇滚节奏的酒吧。在仔细辨别之后,柳薇的记忆告诉我,这里就是龙浩风手下的一间名为“骑士”的酒吧,也是潜龙会在东海市的总部。
“哎呀!柳姐你醒了!”正在我思考着发生了什么的时候,我的身后突然传来一个颇为清脆的声音,听上去好像是个挺年轻的女孩子。
我不由得愣了一下,然后便从沉思中醒过神来,扭过头顺着声音看了过去。
那是一个颇为性感的身影,身材纤细而高挑,一张瓜子脸也是颇为靓丽,正用托盘托着两杯饮料朝这里走过来,“BOSS已经听到报告了,正十万火急的朝着里赶呢。呵,还是柳姐面子大啊!”
年轻女孩说着从托盘里把饮料杯子拿出来放到桌子上,随后便坐到了我的对面,“不过也是,BOSS现在正在追求你,而你又是他身边最得力的下属。真是要才华有才华,要美貌有美貌,要我是BOSS我一定也会对你动心的!”
我笑了笑,端起了面前的那杯饮料,看了眼面前这个一会儿吃醋,一会儿又满脸佩服的年轻女孩,有点慢不经心的说道:“现在重点不是这个吧,雨蝶,你还是先告诉我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好吗?还有,这里应该是骑士酒吧的内厅吧?”
对面的雨蝶有些不乐意的撇了撇嘴,“这个我可不知道,是雷虎他们几个把你带过来的,因为内厅更安全所以就把你放在这里,然后才通知的我。”说着,一对晶晶亮的眸子就盯在了杯子上,眼眸深处微微闪动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冷冽。
“哼,看来有人做了什么很了不得的事呢!对了,雷虎他们几个人在那里?把他们给我叫过来。”我不由得冷哼一声,向雨蝶命令道。
对面的雨蝶听完了以后抬起头,说道:“他们几个早就走了,说是有任务,让我告诉柳姐你,关于你的事他们回来就会都告诉你。”
我听完就笑了,一句话也没说就喝了一口饮料,然后就看着自己手中的杯子有些出神。
我现在其实最担心的,就是我那个女朋友温言,和她手下的“魅影”,不一定会有危险,但一定会引起龙浩风的警觉。这种情况对我的复仇计划来说,是一种很大的障碍。但此刻,我只能借由这种动作,来掩饰我内心此刻的些许不安。
“其实啊,柳姐,”雨蝶看我不说话,忽然趴到我的面前,轻声地说道,“我觉得像BOSS一样,有帅又有魄力的人真的不多了,而且BOSS又对你很有感觉。这么好的机会,要抓住啊!”
“BOSS?我对他可没感觉,除了衷心的想为他做事之外,我什么都没想过。对他,我只能说我不来电,没感觉。”我说着放下了手中的杯子,露出满脸的笑意。
“嗬,怎么我一来就听见柳薇你表忠心了?”随着我把杯子放下,一个颇为浑厚的男中音,就在身后响了起来。
看样子,是龙浩风来了。
“我只是在说心里话而已,表忠心?我的忠心还用得着表吗,我亲爱的大BOSS。”我一边说着,一边从沙发上站起来朝着内厅的入口看了过去。
确实是龙浩风,略显修长的身材再加上一张帅气的面庞,恐怕谁都想不到,这个男人就是叱咤前海市的潜龙会幕后老大。心黑手狠,和他俊秀的外表完全不成正比,不过在柳薇的记忆里,这个男人救过她的命而且很是细心温柔。
不过,单就救过她的命这一点,就足够柳薇替他卖命了。
“我可不仅仅是你的老板,可还是你的救命恩人啊!对救命恩人的态度可不能这么冷淡啊,“龙浩风笑着从入口走过来,一边脱下自己身上的西装一边说道。
雨蝶在看到龙浩风的那一刻就已经站到了一边,看着龙浩风走过来的时候,恭恭敬敬的鞠躬道,“老板好!”
龙浩封点了点头,便对着雨蝶说道,“你先忙你的去吧,我有事要和你的柳姐说。”
“是,老板。”雨蝶回应了一句便倒退着离开了。而我看着雨蝶退开的身影,心中却渐渐产生了一种诡异的感觉,说不出来的的感觉。有一点不安,又有一点熟悉很奇怪.
“喂,薇儿!”一只颇为秀气的右手突然在我的眼前晃了晃,随后便是龙浩风那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发什么呆啊?哦,不会是看上这个雨蝶了吧?”
听到这声音,我一惊之下不由得扭头看了他一眼,轻蔑地笑了笑,道:“我是有点同性恋,但我可不会饥不择食,这样水平的货色对我来说可没兴趣。最起码,也得是海鸥酒吧的温言那种水平的。”
龙浩风看着我的双眼,嘴角渐渐勾起了一丝颇为玩味的笑容,“看来这一趟,很有收获?”
“当然,”我闻言便不由得笑了,低下头去摆弄着自己纤细秀美的手指,说道,“最起码的,我现在知道了前海市确实还存在着另一股地下势力,而且一定和海鸥酒吧有关!”
龙浩风看着我,嘴角渐渐勾起一丝难以抑制的笑容,“看来你得到的情报比我想象得要多啊!这是个好消息,那么还有呢?比如说,追杀令怎么样了?”
追杀令?还想着要得到那件东西呢?
这么想着,我不由得在内心里冷冷一笑,但表面上还是颇为平静的回应道,“前海市大小一共近二十个帮会已经全部接受了针对孙磊的追杀令,无一例外。而孙磊目前,已经人间蒸发!”说到最后,我不由得皱了下眉头。
听到这话,龙浩风的眉毛不由得一抖,神色中突然有了一丝僵硬,“你… …确定?”
“确定,孙磊失踪的悄无声息,没有一点征兆,”我一脸肃整的说道,“我们的人说他最后出现的地方是在东区的逸海公寓,但在之后的监控中完全没有他的踪迹。所以,我之后便进入了那里,不小心被另外一帮人抓住。在那帮人中间,我看到了那个海鸥酒吧的幕后老板,也就是那个传说中的温言!”
听到这里,龙浩风的表情突然严肃了起来,“她们没对你做什么吧?”
看到龙浩风的表情,我突然笑了起来,说道:“她们当然没有把我怎么样,只是把我锁在一间屋子里,再醒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在这里了。这期间发生了什么,就得问问把我救回来的雷虎了。”
龙浩风的一张俊秀的面庞上,严肃的表情渐渐褪去,“还好,你没事就好。既然这样,那我们的计划就不必要提前了。行了,你安全就好,我和丁辉待会儿还会去开会。你就先在这里休息吧,后天去我那里咱们再仔细说说这些事吧。”
说着,龙浩风就转过身去朝着内厅的出入口走了过去,“先这样吧,这里也还有用来住宿的房间,先在这里休息着,你家里我也已经安抚好了。剩下的,等后天我们再仔细讨论行动计划。”
“没问题!”我淡淡的回应道,语气坚定而有力,“你放心,绝对误不了你的计划。”
“那就好。”随着声音响起,龙浩风的声音渐行渐远,但不容置疑的霸道却越来越清晰。
我起身,看着龙浩风离开内厅的身影,笑了笑。
直到龙浩风离开了这里,我才轻盈的一转身,清晰而有力的声音便出了口“雨蝶,带我去找房间!”
“没问题,柳姐!”雨蝶的声音立即从某个角落里清晰的传来。很快,雨蝶就带着一脸俏皮的笑容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很开心的样子。
“走吧,柳姐,我带你去我们这里最好的房间。绝对包你满意!”
“那可就太好!走吧!”我淡淡地笑了笑,说道。

2条评论 (+add yours?)

  1. 哈哈哈
    8月 20, 2017 @ 00:06:31

    快更新啊

    回复

  2. 大大的
    8月 27, 2017 @ 15:52:36

    哥哥让你爽 QQ3367674162

    回复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分类

版权声明

本站内容多为转载,由于部分文章年份较早,难以查清具体版权信息,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在相关文章后留言或发邮件至lvlili5201314@gmail.com

博客状态

  • 23,563,603 hits